傑桑·索南達傑

傑桑·索南達傑

傑桑·索南達傑(1954年-1994年),藏族人,曾擔任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縣委副書記,于1992年創立治多縣西部工作委員會(西部工委 ),開展可可西裏地區生態保育的工作。1994年1月18日,在與盜獵者的搏鬥中身亡。1996年5月,中國國家環保局、林業部授予索南達傑"環保衛士"的稱號。

  • 中文名稱
    傑桑·索南達傑
  • 國籍
    中國
  • 民族
    藏族
  • 出生地
    治多縣索加鄉
  • 出生日期
    1954年
  • 逝世日期
    1994年1月18日
  • 職業
    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縣委副書記
  • 畢業院校
    青海民族學院
  • 主要成就
    獲“環保衛士”稱號

人物簡介

傑桑·索南達傑生于1954年,1974年畢業于青海民族學院。傑桑·索南達傑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成長起來的黨的優秀領導幹部。他忠于黨和人民的事業,充滿對祖國、對人民的無限熱愛。他從青海民族學院畢業後,放棄留在城裏的機會,毅然回到養育他的故鄉,立志把自己的一切獻給治多草原。在縣民中任教期間,他辛勤培育下一代,被學生和家長稱為好園丁、好老師。在任教育局副局長時,為發展藏族地區的教育事業日夜操勞,做出了顯著成績。在索加鄉任黨委書記時,他的足跡踏遍了索加鄉的山山水水,為改變索加鄉的貧困面貌付出了大量心血。

傑桑·索南達傑生前照片傑桑·索南達傑生前照片

索南達傑是青海玉樹治多縣索加鄉人,1974年畢業于青海民族學院,後擔任索加鄉黨委書記、治多縣縣委副書記。1991年治多縣人民政府將他《關于管理和開發可可西裏的報告》的提案上報玉樹州人民政府,請示成立可可西裏保護機構,1992年7月,索南達傑組織中國第一支武裝反盜獵的隊伍:治多縣西部工委(別稱野氂牛隊),並兼任西部工委書記,由于可可西裏富含豐富的礦產及野生動植物資源,引此許多盜獵者的覬覦,他們結黨營私,與幫派勾結,西部工委成立的目的便是專門負責該地區自然資源的保護,索南達傑任內曾12次進入可可西裏無人區,親自進行野外生態調查及以藏羚羊為主的環境生態保育工作,總計抓獲非法持槍盜獵集團八伙,有效打擊了盜獵者囂張的氣焰。

對于盜獵者的無法無天,索南達傑曾嘆到:"這裏不是無人區,而是無法區。"他在到可可西裏親自考察過後,成立了"野生動物保護辦公室"及"高山草場保護辦公室"。另外他也對保護可可西裏地區的礦產(包括金礦與鹽礦)做出貢獻。

治多縣任縣委副書記兼治多工委書記時,致力于開發利用資源,振興民族經濟做出了貢獻。他還先後十二次率領工作組進入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的可可西裏無人區,進行了野生動植物資源的調查和從事以藏羚羊命運為主題的野生動物保護工作,成為可可西裏野生動物保護第一人。組織成立了"可可西裏野生動物保護"辦公室和"可可西裏高山草地保護"辦公室,向有關部門申請成立了"西部林業公安分局"和"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1994年1月18日,40歲的索南達傑和4名隊員在可可西裏抓獲了20名盜獵分子,繳獲了7輛汽車和1800多張藏羚羊皮,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陽湖附近時,遭歹徒襲擊,索南達傑為保護藏羚羊在無人區與18名持槍偷獵者對峙,流盡了最後一滴血,被可可西裏-40℃的風雪塑成一尊冰雕,成為包括了藏族民眾的所有熱愛生命的人們心中的英雄。

傑桑·索南達傑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實踐了黨章中規定的黨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則,實踐了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在他身上充分體現了黨的領導幹部的優秀品質和始終保持與人民民眾血肉聯系、傾聽民眾呼聲、關心民眾疾苦、盡力為民眾排憂解難的高尚情操,贏得了全省各族人民民眾的贊譽,為全省共產黨員和領導幹部樹立了光輝的榜樣。傑桑·索南達傑被中共青海省委授予"黨的優秀領導幹部"稱號,還被國家有關部委授予"環保衛士"的稱號。

犧牲紀實

1994年1月17日早上,索南達傑帶車隊出發,前方是租來的卡車,後面是西部工委的北京吉普,中間夾著幾輛盜獵者的車。風雪交加中折騰一天隻走很少的路,天黑後便宿在大雪峰上。索南達傑讓卡車車廂上的盜獵者下來,坐在駕駛室裏,否則會凍死。他自己駕車出去尋路。

傑桑·索南達傑烈士紀念碑傑桑·索南達傑烈士紀念碑

盜獵者中後來被抓住的人供認,他們夜裏悄悄商量,想把索南達傑吉普車下面的機油帽擰掉,這樣第二天開不多久機油漏掉,索南達傑困住,他們乘機逃跑。可晚上一直沒機會下手,索南達傑手持沖鋒槍守夜,一夜沒睡。盜獵者于是密謀了另一方案--把西部工委的人抓住,再趕上扎多的車,搶走傷員。這一夜奇寒難忍,索南達傑走到靳炎祖和韓偉林跟前問:"有沒有凍壞腳?"給他們脫下鞋來替他們揉腳,生怕二人入睡後凍傷。如是者一夜三次。第二天走了大約四五十公裏,來到太陽湖附近的馬蘭山,此處地面犬牙交錯,北京吉普顛簸嚴重,索南達傑已經三天沒吃飯,幾天沒睡覺,身體極度虛弱,受不了顛簸,于是坐到老馬的卡車上。卡車比吉普車平穩一些。西部工委的北京吉普裏隻韓偉林和靳炎祖兩人,以及所有的資料、筆記、地圖、行李和幾十條槍。行至太陽湖西岸時,索南達傑所乘卡車兩個左輪爆胎,索南達傑對韓、靳說,加速前進攔住車隊,讓他們燒水做飯,"幾天沒吃飯了,一會兒我們過來喝個熱茶。" 靳、韓領命而去。晚上8點,他們在太陽湖南岸趕上大車隊,讓租來的車去接索南達傑,其他所有的吉普車和大車排成"一"字形,他們則將西部工委的吉普車停在車隊的對面。"好好好!"盜獵者連連答應。韓偉林坐在駕駛位上,下體裹著大衣,冷得要命。太陽要落山了,可可西裏能將人輕易凍死。靳炎祖好久沒見那些人下車燒水,對韓說:"我去看看。"他把沖鋒槍放座位上,挎著一把手槍徑直走向中間的吉普車。"你們怎麽不燒水?"他問。一人下車說:"水燒著呢,局長,外面太冷了,進來坐。"他們都喊政府的人"局長",也不知哪來的規矩。一人在吉普車裏拿噴燈噴著火,火上是一個鐵杯子,裏面的水快冒汽了。靳炎祖好幾天沒喝水吃飯,那杯熱水具有巨大的誘惑力,于是他徑直上了後座。副駕駛位上一人急轉回身,一把抓住他頭發,旁邊的人抓住他胳膊,外面的人開啟門,將他三下兩下拉出去,正想掙扎時,一個鐵棒砸在腰上,將他打翻在地。韓偉林正在車上昏睡,什麽也沒看見。一個盜獵者走過來招呼:"我們茶燒好了,你把碗拿過來。" 韓偉林比靳炎祖警惕,說:"不要了,我不喝茶,"他又補了一句,"再說我也沒有碗。" "沒關系,我們有,給你端過來。" 那人一手端著碗開水,一手托著碗炒面過來。韓偉林把沖鋒槍放副駕駛座上,開啟車門,兩手去接水和炒面,眼看要接到時,那人手一松,兩隻碗掉在地上,韓偉林"啊喲"一聲,那人順勢抓住他的雙手往外急扯,韓偉林腿上裹著大衣,無法借力,"撲通"摔倒在地。一盜獵者從另一邊開啟門,拿起沖鋒槍,七八個人圍上來毒打,打昏過去,醒來再打,很快身上血肉模糊。 盜獵者將兩人扔到西部工委的吉普車裏,韓偉林被反綁在駕駛座上,嘴裏塞了床單。靳彥祖被反綁在後排座上,頭被狐皮帽套上,擋住了眼睛。韓偉林雖不能動,但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他眼看盜獵者拿出吉普車裏的幾十支槍,裝上子彈。 眼看他們人手一槍,排兵布陣。 眼看他們將車發動,一輛輛車排成弧形,形成半包圍圈,面對索南達傑來的方向。 眼看車燈熄滅,可可西裏陷入沉默和黑暗,像死亡一樣令人窒息。 眼看遠處車燈閃亮,索南達傑來了!他的車在車陣前50米停下,過了幾秒鍾,索南達傑下車,像是有所警惕地慢慢走過來。 眼看盜獵者們慌亂起來,舉起槍,槍口對準他。索南達傑下車前,他的司機聽到他自言自語:"可能出事了。"索南達傑拔出那支生銹的五四式手槍,"太大意了。"他說,然後走上前去。 一個盜獵者從對面走過來,好像與他打招呼,走到跟前,那人突然一個虎撲將索南達傑抱起,兩人廝打起來。隻見索南達傑一下將其摔在地下,抬手一槍,那人再也不動。五四式手槍居然打響了! 槍聲"叭叭叭叭"響起,一排排子彈射向他。所有車燈開啟,照著索南達傑。他手持手槍沖那一片車燈射擊,就像舞台上的孤膽英雄,又像一隻藏羚羊,在燈光照射下失去視覺,任人槍殺。突然,索南達傑似乎中彈了,一條腿跪下,艱難爬起繞到車後。人看不見了,但槍聲持續,韓偉林和靳炎祖不斷聽到"嘩啦"、"砰砰"的聲音,那是子彈擊中汽車。後來方知,索南達傑憑一支舊槍打爛了大部分車燈。 槍不響了,可可西裏靜悄悄的,一片死寂。 過了好久,一個盜獵者沖索南達傑的卡車司機喊:"把車開走,要不吃肉喝湯一塊幹!" 那司機"轟轟"地將車開走。燈光下,隻見索南達傑匍匐于地,右手持槍,左手拉槍栓,怒目圓睜,一動不動,猶如一尊冰雕。 沒人敢過去。即便死了,他也令人膽寒。

索南達傑自然保護站索南達傑自然保護站

家庭人員

索南達傑的妻子多沙才仁,丈夫遇害後當上玉樹州人大代表與黨代會代表,他的妹夫扎巴多傑原本擔任玉樹州人大法製委員會副主任,在索南達傑遇害後,主動申請接任他生前的職務──治多縣委副書記及西部工委書記,繼承索南達傑的工作。

後續工作

索南達傑的死震驚了各界及輿論,中國政府于1995年批準成立"可可西裏省級自然保護區",並在1997年升格為"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自1995年前,由環保志工楊欣發起的"保護長江源,愛我大自然"活動多次前往可可西裏地區,進行考察與參加建設保護站,並和札巴多傑連絡,共同討論保育藏羚羊的事宜,並尋求國際援助。1998年,札巴多傑突然死亡(據說是在家附近遭受槍擊),但西部工委的工作並未因此中斷,直到2001年,西部工委爆發貪污醜聞,八名成員因為在執行任務中收受私款、放走歹徒,而被格爾木市檢察院逮捕,西部工委被迫解散,其工作移交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為了紀念索南達傑,可可西裏保護區的第一個保護站便以他的名字命名,"索南達傑保護站"是可可西裏地區建站最早、名氣最大的的保護站,主要任務是接待遊客與救治藏羚羊。

案件進展

(2011-12-04) 盡管已經過了漫長的17年,可"環保衛士"索南達傑槍戰盜獵分子並英勇犧牲的故事仍在被人們傳揚,公安機關更是沒有停止過對槍殺他的在逃犯罪嫌疑人的緝捕。最近,在玉樹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和化隆回族自治縣公安局的努力下,6名17年前在可可西裏參與槍殺索南達傑的在逃犯罪嫌疑人相繼投案自首。

在這漫長的17年裏,玉樹州公安局的民警,特別是當年參與過案件偵破的偵查人員們,始終沒有忘記和動搖過當年立下的誓言,所有民警也從沒有放棄對槍殺索南達傑的在逃犯罪嫌疑人的緝捕。在"清網行動"啓動後,玉樹州民警更是將追捕和規勸在逃人員投案自首工作作為重中之重。在民警的感化下,6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分別于11月20日、23日、29日和12月1日前往化隆縣公安局投案自首。

目前,槍殺索南達傑的犯罪嫌疑人尚有3人在逃。

名言警句

在中國辦事不死幾個人是很難引起社會重視的,如果需要死人,就讓我死在最前面。

相關作品

2005年,中國導演陸川執導的電影《可可西裏》,描述1993年到1995年中國官方的藏羚羊保護過程,其中主角日泰便是以索南達傑為原型創作的。

電影劇照電影劇照

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萬科館"尊重‧可能"廳中播放的關于環保的影片中,有片段描述索南達傑在可可西裏保衛自然的事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