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倫敦 -美國著名現實主義作家

傑克·倫敦

傑克·倫敦,原名為約翰·格利菲斯·倫敦(John Griffith London),美國著名的現實主義作家,生于舊金山。20世紀初西方辱華作家的急先鋒。他在一個既無固定職業又無固定居所的家庭中長大。24歲開始寫作,去世時年僅40歲。從1900年起,他連續發表和出版了許多小說,講述美國下層人民的生活故事,揭露資本主義社會的罪惡。他的作品大都帶有濃厚的社會主義和個人主義色彩。他的作品在全世界都廣為流傳,是最受中國讀者歡迎的外國作家之一。

傑克·倫敦一生著述頗豐,16年中留下了19部長篇小說、150多篇短篇小說以及大量文學報告集,還寫了3個劇本以及相當多的隨筆和論文。最著名的有《馬丁·伊登》、《野性的呼喚》、《白牙》、《熱愛生命》等小說。

  • 中文名
    傑克·倫敦
  • 外文名
    JackLondon
  • 別名
    約翰·格利菲斯·倫敦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舊金山
  • 出生日期
    1876年1月12日
  • 逝世日期
    1916年11月22日
  • 職業
    作家
  • 其他作品
    《野性的呼喚》,《海狼》,《白牙》,《馬丁·伊登》

人物簡介

傑克·倫敦,美國小說家,生于舊金山,他來自“佔全國人口十分之一的貧困不堪的底層階級”。大約是個佔星術家的私生子,在一個既無固定職業又無固定居所的家庭中長大。是美國著名的現實主義作家。美國傳記小說家伊爾文·斯通在他的《馬背上的水手》裏稱他是美國無產階級文學之父。他的作品不僅在美國本土廣泛流傳,而且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歡迎。他在現代美國文學和世界文學都享有崇高地位。

傑克·倫敦

傑克·倫敦24歲開始寫作,去世時年僅40歲。十六年中他共寫成長篇小說19部,短篇小說150多篇,還寫了3個劇本以及相當多的隨筆和論文。這些作品共同為我們展示了一個陌生又異常廣闊的世界:那荒涼空曠又蘊藏寶藏的阿拉斯加,波濤洶涌島嶼星羅棋布的太平洋,橫貫美洲大陸的鐵路線,形形色色的鮮活人物,人與自然的嚴酷搏鬥,人與人之間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

生平經歷

傑克·倫敦自幼當童工,漂泊在海上,跋涉在雪原,而後通過半工半讀最終取得巨大成就的作家。他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生活經驗之豐富在世界作家之中是不多見的。他作品中的現實主義風格和多格化的題材,以及強烈顯示出來的作家的獨特個性,多少年來一直深深吸引著不同時代、不同經歷的讀者。

年少時光

窮苦和缺少歡樂的童年使 傑克·倫敦 早早地成熟了。傑克·倫敦從10歲起就不得不半工半讀,隻要有可能,他就會把時間都用在讀書上。不滿9歲時,傑克·倫敦就已經熟讀了華盛頓·歐文寫的西班牙旅行記《阿爾汗伯拉》。他還讀了一些從僱工那兒借來的一毛錢一本的小說,他抓到什麽就讀什麽。傑克·倫敦11歲離開牧場來到奧克蘭,在免費的公共圖書館裏如飢似渴地讀著能借到的第一本書。到16歲之前,他一直是做工—讀書、讀書—做工。因為貧困傑克·倫敦國小畢業後便去工作,十歲左右就開始做報童和罐頭工人,在街頭鬥毆中練就了一身本領,成了小流氓頭。他最喜歡的活動是駕駛船隻。十三歲時他曾經隻身駕駛小船穿過暴風雨中的舊金山灣,別人幾乎難以相信,可那是事實。後來他攢了一點錢,買了一隻小船,原來是為了好玩,不久之後卻結識了蚝賊,便也跟他們一樣做起不要本錢的買賣。他糾集了一伙同伴,駕船去偷舊金山灣養殖戶的蚝,甚至燒毀別人的船隻。他打架酗酒,大笑狂歡,在幾百英裏的海路上自由闖蕩。不久他結識了海灣巡警,又反過來做巡警去追捕蚝賊。

傑克·倫敦

十七歲時他上了一捕獵船做水手,經過朝鮮、日本,到白令海一帶去獵海豹。途中他經過了嚴寒、風暴、最沉重的苦役的鍛煉,參加了狩獵海豹的種種活動。因為從小在海灣裏玩船,他駕船很有一套,在船上年紀雖小卻深得船主和同行們的贊許。又因為從小飽經摔打,能夠參加水手們最野蠻的活動,所以他交了許多朋友,聽了許多有趣的和可怕的故事。這些都成了他的海洋小說的寶貴素材。《海狼》描寫的獵海豹船的豐富生活便是一個精彩的例子。 驚濤駭流中的海洋生活是艱苦的,但他沒有忘記讀書,在返航駛入舊金山灣時,他已經讀完了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和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第一次寫作獲獎

遠航歸來他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了一篇散文《日本海口的台風》,參加了《呼聲》雜志的寫作競賽,榮獲了第一名,得到獎金二十元(第二、三名都是大學生)。隻受過國小教育的傑克·倫敦第一次顯露出他的創作才能,這要歸功于他平時的勤奮學習——他認真閱讀文學大師們的優秀作品,並且養成了作筆記的習慣。也許他便是受此鼓勵,走上文學之路的。

教訓·醒悟

這時傑克·倫敦已經從早期的蒙昧裏醒悟過來。他立志掌握當時最先進的技術:電氣,便到奧克蘭電車公司去求職。他對經理說他為了掌握技術什麽苦都肯吃。經理讓他一天幹活十三個小時,沒有星期天,把他累的死去活來。後來他才知道實際上有兩個工人被他頂去了工作,那兩人每月各四十元,共是八十元,而他一個月才拿三十元。而且一個被他頂去了工作的人因為有一妻三子要養活,卻又無法為生,自殺了。這對于傑克·倫敦是一次極其深刻的教訓,他憤然拋下了手裏的煤鏟。

傑克·倫敦

這次苦役讓他懂得了一個可怕的真理:無論自己如何身強力壯,十年、二十年之後總會有更年輕力壯的人來接替他,把他扔到垃圾堆裏去。

那時正是美國大蕭條的一九零四年,他參加了從舊金山到華盛頓去請願的失業者隊伍,向東海岸進發。他途中因故脫離了隊伍,便偷乘火車在北美大陸流浪,跟車警、乘務員捉迷藏,周遊全國,以此為樂。他曾經被捕,罰作了三十天苦役,親眼見到了美國監獄裏駭人聽聞的現實。出獄後他偷乘西去的列車到了加拿大西海岸,再從那做水手南下,回到舊金山。這次特別形式的旅遊給了他豐富的人生體驗,尤其是貧困的流浪漢的體驗。他明白了一個道理:最能夠關心窮苦人的往往是窮苦人。

步入共產主義之門

他對讀書一直就有興趣,就連在做蚝賊時也在他的小艇上讀過許多書。流浪歸來他開始大量閱讀。他讀過聖西門、傅立葉、蒲魯東的作品,明白了私有財產的罪惡;他甚至讀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宣言》,大體懂得了共產主義是怎麽回事。

為了讀書他十九歲時進了奧克蘭中學,準備考大學,同時加入了社會黨。他參加工人集會,發表激烈的演說,主張破壞現有的社會秩序,並曾經因此被捕。

在奧克蘭中學讀書時他在學校的報紙上發表了小說《小笠原群島》,連載了兩個月,這樣,他從事文學的興趣更濃厚了。

淘金之旅

他曾經希望靠勞動為生,繼續讀書,卻發現那幾乎是個幻想。他在一家洗衣作坊工作,累得半死,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讀書。在他的讀書夢瀕于破滅時,阿拉斯加發現金礦的訊息傳來,給他帶來了新的希望。一八九七年三月傑克·倫敦踏上了淘金之旅。

傑克·倫敦

他求得了一點支持,和三個同伴籌備了八千磅物資準備在克朗克過冬。他們在寒冬到來之前克服了重重困難,經歷了千辛萬苦來到了靠近北極的育空河,在那兒度過了冬天。

在到育空河流域去的路上,倫敦的巧妙的駕船技術得到一次精彩的表演機會。他們自己砍伐木料,造了兩艘船,沿育空河往下遊航行。途中他們遇見了一段湍急凶險的河道,許多人都曾嘗試通過而失敗,說那段河是無法穿越的天險,但是傑克·倫敦卻說他有把握通過。他果然和兩個同伴駕了船在圍觀者的一片歡呼中安然度過了急流,再回來駕駛第二隻船。這件事引起了許多進退兩難的淘金人的註意,他們陸陸續續來請求傑克他們幫助把船隻駛過急流。傑克·倫敦向每隻船索要二十五元報酬,他掌舵,和伙伴們一起把一艘又一艘散的木船駛過了險區。他們為此掙了三千元之多。他們原可以再賺五千的,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們還得在嚴冬到來之前趕到下遊去。

他在育空河的冬季營地裏讀了許多書,如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斯賓塞的《首要原理》、馬克思的《資本論》,還有彌爾頓的《失樂園》和布朗寧的詩。這些我們在《海狼》裏見到海狼拉爾森讀過,也和範·魏登、布露斯特討論過。

可惜他們並沒有新鮮水果和蔬菜,傑克·倫敦得了壞血病,隻好回家。他和伙伴們駕了一隻船,用十九天走完了一千九百英裏的航程,來到白令海峽,從那裏回到了加利福利亞。在這一段時間裏他已經勾勒出了一些小說的輪廓,後來寫了出來,為自己贏得了不朽的名聲,也讓克朗代克的一些人和狗的故事廣泛流傳,其中便有《野性的呼喚》裏巴克那隻狗和其他一些人。從育空河回來以後他大約有了一點錢,便又讀了許多書。他讀的很辛苦,每天工作十九個小時。他讀經濟學,讀歷史學和歷史著作,讀生物學、人類學和哲學,也讀了大量的文學作品。在他的長篇小說《馬丁·伊甸》的主人公馬丁·伊甸身上我們看見了對這段極其艱苦的讀書生活的細致刻畫。

傑克·倫敦的父親去世後,為了負擔家庭生活,他又開始打零工。在找工作的時候,傑克·倫敦寫成了《順流而下》,可是稿子給退回來了。在等待退稿的日子裏,他又寫了一篇兩萬神出鬼沒的連載小說,不料也給退回來了。盡管稿子次次都被退回,傑克·倫敦卻仍然擠出時間來寫作,繼續寫新的題材。最後《大陸月刊》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說——《為趕路的人幹杯》,稿費隻給了5元錢。不久,《黑貓》雜志又出40元要他寫一篇小說,這樣,總算有了轉機。

名聲大震

一九零零年傑克·倫敦的第一本小說集《狼子》出版,立即為他獲得了巨大的聲譽和相當優握的收入。在美國作家中,傑克·倫敦可謂是多產的,在前後十六年的創作生涯中,他出版的作品達五十餘部,其中中長篇小說二十一部,短篇小說集二十部,劇作三部,政論、隨筆、特寫等文集多部,留下了豐富的文學遺產,傑克·倫敦以自己的創作實力在美國文壇贏得了聲望。值得一提的是,傑克·倫敦隻間接的接受過一些正規的教育,作為一位世界知名的作家,他是通過自學而獲得成功的。

記者生涯

他原可以在成功與安定的環境裏繼續寫作,但他不是個安分人,他的血管裏燃燒著火焰,總是渴望著新的沸騰的生活,于是他開始了記者生涯。

應美國新聞社的委派,他去非洲採訪波爾戰爭,到了倫敦,新聞社中途改變了計畫,來電不要他去了。這時他卻以美國水手的身份到倫敦貧民窟中住了三個多月,深入那裏的生活,作了詳細得調查,取得了第一手資料,回國後出版了報告文學《深淵裏的人們》。這本書讓他在美國社會主義者中名聲大振。

一九零四年他接受了赫斯特報系的聘請,去遠東採訪日俄戰爭的訊息。他來到日本,看出了日本政府故意留難各國記者的打算,便悄悄一個人去了長崎,想搭上一艘開往朝鮮的船到前線去,卻被日本警察當作俄國間諜抓了起來。釋放後他又搭了一艘小汽艇到了朝鮮的釜山。汽艇上沒有百人的食物,也無法遮風避雨,隻能在嚴寒的露天甲板上睡覺。到了釜山他弄到了一條無篷的船,僱了三個不會說英語的朝鮮人幫忙,靠自己的駕船本領駛進了黃海,沿著海岸行駛,在零下四十度的嚴寒和風濤裏航行了六天六夜,終于到達仁川。這時他已經遍體鱗傷,腳、手指和耳朵都凍壞了,但是他稍事休整之後便又出發。這回他是騎馬旅行的,連續幾個星期的馬背急行軍把他帶到了平壤,那已經是當時一切戰地記者所能夠到達的最北點。他在那裏第二次被日本人投入監獄。出獄後他來到距離戰線隻有四十英裏的地方,從那裏發出了一篇又一篇的報道和許多照片,完成了其他記者沒有完成的任務。他又因故再度受到被捕的威脅,直到引起了美國總統的幹預,才得以脫身。在這次完成採訪任務的履行裏,傑克多次在嚴寒之中駕駛著無篷船航行,對那樣嚴酷的生活有很切身的體會。《海狼》裏有對這樣生活的引人入勝的生動描述。

未實現的浪漫計畫

這時傑克·倫敦已經譽滿全國,有了豐厚的經濟收入,但他仍不滿足于平靜的生活。一九零六年,他決定建造一艘船,自己駕著去環遊世界。他預計旅行七年,繞地球一周,可他並不是一個好理財家,造船活動幾乎成了個笑話。那船原計畫花七千元,實際上讓他多花了好幾萬元,而且毛病很多。他不能夠再等待,仗著自己駕船的本領就出發了,可他勉強把船駕到了夏威夷,便不得不開始修理,修好後有很吃力地開到了澳大利亞。那船已經無法在前進,他便隻好把它以三千元的低價賣掉,結束這次雖然浪漫卻失敗的航行。

傑克·倫敦

但是,他在那次航行裏仍然創造了驚人的成績。他曾經駕駛那艘蹩腳至極的船從夏威夷直航馬克薩斯。當時的《太平洋航運指南》指出,由于赤道海流和貿易風的影響,那一帶海流異常復雜,從來沒有人勝利駕船通過,但是傑克·倫敦卻駕駛了一艘勉強修復的船經過九死一生闖了過去。他在途中染上了一身怪病。在《海狼》裏我們讀到的對于熱帶海洋和貿易風的很富詩意的描寫,其素生活素材大約便是從這裏獲得的。

寫作風格

他的作品獨樹一幟,充滿筋肉暴突的生活和陽剛之氣,最受男子漢的歡迎。有人說在他之前的美國小說大都是為姑娘們寫的,而他的作品則屬于全體讀者,不但普通讀者歡迎,就是大家閨秀們也喜歡放下窗簾關上大門偷偷去品味他那精力旺盛、氣勢逼人的作品。火一樣的性格——傑克·倫敦就是這樣的性格。他血管裏有火,生氣勃勃,一身丈夫氣,喜歡粗獷強烈的生活,他喜歡叱吒風雲,每每參加鬥爭常要鬥爭到極限。他把冒險裏的困難當做享受,把拓荒中的遭遇當做歡樂。我們在《海狼》裏看見了許多的令人蕩氣回腸的經歷,盡管這些已經經過了藝術的折射。

傑克·倫敦

就是在他富裕的日子裏,他的生活也是充滿冒險的。他買地產,辦牧場,種樹木,修建豪華的新居,宴請賓客,過著沸騰的生活。

代表作品

1900年出版了第一個小說集《狼子》(The Son of the Wolf),立即譽滿全國。到1916年已出版了51部著作,是很高產的作家。

傑克·倫敦

他的小說中最有名的有三個小說:《狼子》《熱愛生命》(Love of Life ,1907)《丟臉》(Lost Face ,1910); 長篇小說《燃燒的戴萊特》(Burning Daylight,1910)和《蹩腳·貝路》(The Abysmal Brute, 1913));此外有他別具一格的狗的小說《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 1903)和《白牙》(White Fang,1906) 。

海洋小說包括了小說集《南海的故事》(South Sea Tales,1911))和長篇小說《海狼》(The Sea Wolf,1904),還有一個狗故事《群島獵犬傑瑞》(Jerry of the Islands,1917) 。

描寫城市的作品有著名的長篇幻想小說《鐵蹄》(The Iron Heel,1908))、報告文學《深淵裏的人們》(The People of the Abyss,1903) 、小說《拳賽》、幻想小說《亞當以前》(Before Adam,1907) 、《馬丁·伊登》(Martin Eden, 1909)及《約翰·巴利科恩》(John Barleycorn,1913) 等篇什。

論文有論文集《階級戰爭》(The War of the Classes,1905)、《人類去向》(The Human Drift,1917)和《革命》(Revolution, and other Essays,1910) 等。

最後應該指出,傑克·倫敦的創作生涯雖然隻有短短的十幾年,然而他卻給人們留下了19部長篇小說,150多篇中短篇小說和大量文學報告集、散文集和論文。

其中,《熱愛生命》的節選部分被選入人教版九年級下冊第二單元第八課。

人物信仰

傑克·倫敦的信仰—社會主義

傑克·倫敦成名之後做過幾次演講旅行。在那時的美國,社會主義思想是很犯忌的。但是社會主義者傑克·倫敦卻總直言不諱地提出自己的觀點。他在加州大學大講其社會主義革命,受到強烈反對,卻得到主張言論自由的校長的保護。他到商人俱樂部大力宣傳其社會主義革命,並把一九零五年俄國革命中殺死過幾個沙皇官員的革命者稱作自己的弟兄,引起軒然大波,報紙攻擊他,說他把殺人犯當作自己的弟兄。他在耶魯大學發表題為《革命》的演說時,用經濟的解剖刀對資本主義剖析了一個小時,最後宣稱:“工人階級的七百萬人說:他們就是要是全體工人聯合起來,奪取政權。”他的報告受到了熱烈的歡迎,盡管聽眾裏真正相信他的理論的人寥寥無幾。

因為他的社會主義信仰,他曾經被提名做社會黨奧克蘭市市長候選人,甚至還做過社會黨美國總統候選人。

死亡之謎

傑克·倫敦之死至今是個謎。一九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二,傑克·倫敦計畫第二天去紐約,而且打算中途繞道去看看芝加哥賽牲會,買一些良種牛,但是那天晚上他卻服用了過量的嗎啡死去了。他桌上有個本子,上面寫了些計算葯量的數位。那時他患著尿毒症,但醫生認為把尿毒症看做他的死因時不能叫人信服的。那麽隻有兩種解釋:自殺,或是計算葯量錯誤。從他白天的安排來看,不像是自殺;但那麽重要的葯量計算竟也會出錯也叫人難以接受。

不過,如若說他是自殺也不是毫無道理的。那幾年的生活越來越令他煩惱。他和妻子離了婚,卻發現新的妻子跟原來的妻子具有同樣的毛病,而他鍾愛的女兒卻愛著母親,和他疏遠。朋友們因為財富而背叛他。他新修的別墅“狼舍”突然被火燒掉了,給他帶來了大筆債務。他種植的四十萬株樹苗全部死去;他牧場的良種馬和豬牛羊也陸續死光了。他心力交瘁,引發了疾病,其中最困擾他的是尿毒症。心理上的極端孤立,生理上的巨大痛苦使他借酒消愁,越來越沉湎在酒精裏,難以自拔。也許他那天晚上感到太疲倦,太需要解脫,于是就用嗎啡來結束自己的一生

傑克·倫敦之死的思考

1916年11月22日,傑克·倫敦在他的豪華牧場裏服用過量嗎啡自殺。他的死,為作家自殺現象提供了一個重要實例。我們可以列出一長串自殺作家的名單:弗吉尼婭·伍爾夫、海明威、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三島由紀夫、葉賽寧、馬雅可夫斯基、茨維塔耶娃、海子顧城、老舍等。人們在談論作家自殺現象時,總是企圖從作家的痛苦、孤獨與絕望中體會出某種哲學蘊含,這種過度闡釋有可能將作家自殺這一復雜現象簡單的詩化了。

當然,人類畢竟處于向死而生的境地中,生命的有限性使人類無法放棄對死的思考,而作家更加專註于人的內心世界,對自我理想的追求和對生命意義的追問更加強烈,對現實世界更加敏感和苛刻,所以,作家的自殺在很大程度上的確是一個精神事件、心靈事件。

在他的短篇小說《熱愛生命》中,主人公是一個飢寒交迫的淘金者,他在荒原上與一匹病狼遭遇,淘金者最終用強大的生命意志贏得了這場搏鬥,放射出生命的光芒。傑克·倫敦沒有賦予這位淘金者一個具體的名字,“他”是一個脆弱而又堅韌的抗爭者。傑克·倫敦描述這段生命奇跡的意圖並不在于塑造一個“強人”,而是著力表現人在絕境中所爆發出來的生命能量。在小說開篇,傑克·倫敦寫下了這樣一首詩:“這就是生命中唯一的財富\活過並經歷痛苦\能做到這一點也就不錯\即使輸掉了最後的賭註。”“我一定要達到目的。一切都有希望。我要成功。我就靠一種力量的感覺提起了勇氣,拋下嘈雜的地獄,走上甲板去,甲板上的霧氣在夜色中像鬼影般飄過,空氣很是甜美,純潔,寧靜。”這是傑克·倫敦在《海浪》中寫下的一段話。在傑克·倫敦看來,生活的目的是在粉碎障礙、戰勝挫折中實現的。

傑克·倫敦這樣寫道:“當生活變得又痛苦又讓人厭倦的時候,死亡就會前來哄你睡去,一睡不醒。”傑克·倫敦用作品和自己的人生經歷揭示了這樣一重悲劇,即一個人在困境的時候,可以靠夢想堅持下去,而一旦走出困頓獲得成功,生命的意義便成為一個問題。苦難可以使人的內心很強大,而成功卻能夠毀滅一切。

成名之後的傑克·倫敦陷入了金錢的泥沼,寫作粗製濫造,批量復製了一些低劣之作。他的生活也充滿了墮落氣息,在購置遊船、建造豪華別墅中,打發著內心的無聊。而這無聊成長到極限,死亡便成了唯一的選擇。傑克·倫敦用自殺的方式結束了他40歲的生命。這一結局,不僅僅是生命的終結,也是對空虛生活的一種否定,更是對人生意義的一種永遠被懸置的發問。傑克·倫敦用死亡的方式背叛了他的成功,為後人留下了數百篇魚龍混雜的作品。他可以忍受痛苦和磨難,卻不能面對快樂和舒適。(來源:《中華讀書報》作者:丁國強)

怎樣走完自己的一生,這真的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人物評價

傑克·倫敦的創作,筆力剛勁,語言質樸,情節富于戲劇性。他常常將筆下人物置于極端嚴酷,生死攸關的環境之下,以此展露人性中最深刻、最真實的品格。傑克·倫敦贊美勇敢、堅毅和愛這些人類的高貴的品質,他筆下那“嚴酷的真實”常常使讀者受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偉大的革命導師列寧在病榻上時,曾特意請人朗讀小說,其中就有傑克·倫敦的短篇小說《熱愛生命》。列寧給予這部小說很高的評價。

在一八七零年的聖弗朗西斯科的報紙上。評比結果,百分之五十的人認為中國人是比黑人更低劣的人種,百分之三十的人認為中國人的低劣程度相等于黑種人,百分之二十的人認為中國人不如黑人低劣。我們還談到傑克.倫敦,我問她是否知道這位中國人崇拜的小說家對中國人的評價,她說她不知道。我說我並不記得這位小說家的語錄,但大意我永遠不會忘。他認為中國人是陰險的,懶散的,是很難了解和親近的,也不會對美國有任何益處的。然後我笑笑說:他是我童年最喜歡的一個作家,因為他對于狼有那麽公正的見解。

____摘自嚴歌苓<扶桑>

個人名言

1、青年總是年輕的,隻有老年才會變老。 Youth is always young and elderly will only grow old.

2、得到智慧的惟一辦法,就是用青春去買。 The only way to get smart is to buy with the youth.

3、丟給狗一塊骨頭算不上慈善。和狗同樣飢餓,又能和狗分享一塊骨頭,才是慈善。

4、愛情待在高山之巔,在理智的谷地之上。愛情是生活的升華人生的絕頂,它難得出現。

5、世界上是先有愛情,才有表達愛情的語言的,在愛情剛到世界上來的青春時期中,它學會了一套方法,往後可始終沒有忘掉過。

6、凡是使生命擴大而又使心靈健全的一切便是善良的;凡是使生命縮減而又加以危害和壓榨的一切便是壞的。

7、人如果沒有本性自身的退卻,就不可能違背本性的鼓勵。

8、我願做一顆華麗的流星,願我的每一顆粒都呈現那動人的光輝,而不做那沉睡並永遠不滅的恆星。

9、生活並非抓到好牌就了事,而有時手氣差,就要打得好。

10、錢財帶著名譽來,走來的是名譽;錢財沒帶名譽來,走來的是錢財。

11、極度喜悅是生命巔峰的標志,出現以後,生命就不能向上攀伸。然而,人最有活力時,極度喜悅出現,出現的時候,人卻完全忽略全無知曉,這也是生活一咄咄怪事。

12、你不能光等著靈感,得拿著棍棒去追。

13、人的恰當功能是活,而不是生。我不會用延長日子,把時光浪費,我要利用時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