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紅雪

傅紅雪

古龍武俠小說《邊城浪子》和《天涯明月刀》中的主人公,古龍筆下的江湖中數一數二的刀客,所習刀法為「神刀無敵」白天羽一路,刀上仿佛帶著種來自地獄的力量,超越了形式和速度的極限。天涯刀客傅紅雪與飛劍客阿飛在古龍小說中是前後呼應的存在,好友是李尋歡之徒--葉開

在古龍的小說中寫到他叫紅雪,是因為出生當天流的血,將滿地的雪都染紅。

上天是殘忍的,給他一出生就安排了一場慘絕的大屠殺。

自幼被灌以仇恨的念頭,終日拔刀數萬次,于艱辛困苦中習得絕世刀法,誤以為其父乃白天羽,梅花庵中鮮血染紅了白雪,慘案如歷歷在目,卻終不過是人生棋局中一枚仇恨的棋子。

傅紅雪是古龍小說中很另類的一個大俠,他賦予傅紅雪孤獨、蒼涼、陰暗和決絕,用這樣一個人物一個故事講述著人性這個復雜的命題。

  • 中文名稱
    傅紅雪
  • 江湖稱號
    天涯刀客
  • 妻子
  • 職業
    俠客、刀客
  • 性格
    孤僻、堅韌、冷漠
  • 武功
    快刀
  • 國籍
    中國
  • 登場作品
    《邊城浪子》、《天涯明月刀》
  • 民族
  • 武器
    血刀
  • 性別
  • 好友

基本資料

姓名:     傅紅雪

所屬作品:     《天涯·明月·刀》、《邊城浪子

作者:     古龍

性別:     男

國籍:     中國

人物介紹

傅紅雪身世不明。自幼被灌以仇恨的念頭,終日拔刀數萬次,于艱辛困苦中習得絕世刀法,初,誤以為其父乃白天羽,梅花庵中鮮血染紅了白雪,慘案如歷歷在目,卻終不過是人生棋局中一枚仇恨的棋子。萬馬堂中人心惶惶,丁家庄裏卻留唏噓,最後一次拔刀向天而脫胎換骨。

傅紅雪

然跛足、癲癇之疾尤存,人在天涯,心亦如天涯般遼闊、如明月般高潔、如刀般寂寞,以血海深仇入世,于極度痛苦中出世,卻又在天涯處再入世,後人尊其為“刀聖”。

他叫紅雪,是因為當天的流血,將滿地的雪都染紅。上天是殘忍的,給他一出生就安排了一場慘絕的大屠殺。

傅紅雪的形象比較另類,一個處于陰暗邊緣的殺手。他的出生似乎就是為了復仇,為了仇恨而存活在這世上。他懂事起,他就聽到一個凄厲的聲音在他耳邊灌輸著復仇的理念。

她的聲音凄厲、尖銳,如寒夜中的鬼哭:“你生出來時,雪就是紅的,被鮮血染紅的!”

她走來,將紅雪撒在傅紅雪頭上、肩上:“你要記住,從此以後,你就是神,復仇的神!無論你做什麽,都用不著後悔,無論你怎麽樣對他們,都是應當的!”

自從傅紅雪能握緊那柄刀開始,他就一直在練功。每天光反復拔刀的動作,就不下萬次。直到那柄刀漸漸成了他手臂的衍生,與他的思想連成了一體,甚至出刀的速度還在他的思想之上,當思想到達的時候,刀已經赫然在那個位置。所謂的行在意先,大抵就是這個意思了。書中有幾次他出刀的描寫,都是相當駭人的。

也因為這樣神奇的刀速,傅紅雪的快刀通常會被古迷與小李飛刀相提並論,同樣的出手斃命,所不同的是,相比那柄救人的飛刀,傅的刀是被視為魔刀的存在,漆黑的鞘,漆黑的柄,象征了死亡。而他本人,在江湖人的心目中,也隻是個殺手。

天煌煌,地煌煌,眼流血,月無光,一入萬馬堂,刀斷刃,人斷腸;一入萬馬堂,休想回故鄉。

吳岱融版傅紅雪吳岱融版傅紅雪

同他獨步江湖的刀速一樣,傅紅雪是驕傲的。他是個殺手,但輕易不會動刀,哪怕是別人當眾萬般地羞辱他,逼他出手。他甚至會說出如果你不是我的仇人,就算你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殺你的這類話語。同時傅紅雪又是卑微的,他的一隻腳跛了,又有癲癇,每當心理壓力大至無法承受的時候,就會發病,比狗還不如。他仇視自己,他痛恨自己的病症,驕傲如他,又怎麽可以患上這樣的病症。

就如同傅紅雪的內心一樣,讀者在讀至所有有關他的描寫時候,心裏也會充滿了陰霾,看不透,凄厲又絕望。

葉開在古龍的書中,是屬于人物的主流角色:浪子。但是邊城中的葉開,也有稍許的差別。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他也是個有過去的人,當年的血淚往事,他都很清楚,隻是他一直隱藏得很好。葉開無論在什麽場合下,都永遠是松弛的,冷靜的,而傅紅雪總是緊張得像是一張綳緊了的弓,每分每刻都在待發的狀態。同樣看到仇人,傅紅雪會將刀柄緊握至虎口滴血,但是葉開看不出他太大的反應,或許也有恨,但是已經看淡了。到最終,葉開寬恕了一切。人性的光明刻畫到了極致,光明到有點不真實。

人生經歷

傅紅雪是個可憐人。他活著是為了報仇,但到頭來父親不是自己的父親,仇不是自己的仇。隻為他人做了嫁衣。

傅紅雪

翠濃,“萬馬堂”堂主馬空群的女兒,傅紅雪的初戀,也是傅紅雪一生中最鍾愛的女子。

為了報仇,他離開了翠濃。因為他覺得他不應該有愛,隻應有恨。愛會使他對“生”產生眷戀;愛會使他有弱點握于仇人之手。他不習慣有愛,不懂得表達愛,更不敢接受愛。

他也是一個孤獨的人。外表的冷漠是他用來掩飾自己內心孤獨又脆弱的工具。當翠濃正式與他見了面並跟他回小屋時,他隻是一個勁的往前走,一直走到床前,把他殘廢的腿放到床上,閉上了雙眼。此時他的心是狂亂的。他不知如何面對眼前的這個女子,這個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子;這個他幻想了無數次容貌為何的女子;這個無數次在客堆與他擦肩而過的女子。她不僅是樣子長得不錯,還是邊城很多男子仰慕的女人。傅紅雪不知道該怎樣應對生命中突然出現的這樣的一個女子,于是他選擇了沉默。他是那種害怕被拒絕,于是先拒絕別人的人。

他害怕被拒絕,因此當翠濃因為受不了被漠視而不再等他時,他失去了自我,開始自我放逐。這裏我一直在想,他的自我放逐有沒有自我懲罰的意味在裏面。懲罰自己愛上了翠濃這個女人,懲罰自己愛得那麽深。他失去翠濃感到的痛苦到底是如葉開所說,因為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拋棄而憤恨,還是因為失去摯愛而後悔。真是難以揣測,但我寧願相信是兩者皆有。

如果說前面傅紅雪對翠濃是兩者皆有的話,當翠濃回到他身邊並說了一番使他恢復信心的話之後,我相信傅紅雪對翠濃就隻剩下愛了。

傅紅雪

因為愛她,所以離開她。因為愛她,怕當翠濃再次離開他時無法承受那種椎心之痛,他選擇先離開翠濃。他這一生隻有一個目標:報仇!如果就這樣被愛擊到的話,他生存的意義就蕩然無存。怕被拒絕隻有先拒絕。

那天晚上他對翠濃說,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要永遠在一起。翠濃說,你變了。

是啊!傅紅雪是變了,變成一個懂得愛,懂得表達愛的人。但他沒變的是那顆脆弱的心。他終于還是拋棄了翠濃,帶走了翠濃的一隻珠花。他沒有騙翠濃,在那一夜後,他已經把他的心交給了翠濃。在他心裏他希望那一刻就是永遠,隻要他那時走了,翠濃就是愛他的。他們的心就會永遠在一起。他決定用一生來愛這個女人,隻是選擇了一種懦弱的方式。

傅紅雪

珍惜眼前人,這句話永遠不過時。傅紅雪終于為自己的懦弱付出了代價。隻是這個代價是他最終不可避免的成為了悲劇人物。他的出生是悲劇,是無法選擇的,他註定要走上替人復仇的道路。但之後的道路是他自己選的。翠濃活著,至少在他失去復仇這個生存意義後還有一個人等他,安慰他。翠濃死了,他除了仇恨什麽也沒有了。幸與不幸,在翠濃死後一切就成了定數......

我在想,就算這裏翠濃沒有死,隻要傅紅雪的恩怨沒有了結,有一天他還是會離開翠濃的。哪怕他多愛翠濃,多想和翠濃在一起。但復仇的心永遠不可能允許他這麽做。一天沒有報完仇,他一樣會選擇逃避愛。這樣說來,翠濃終有一天還是會為了愛他而死去。

傅紅雪,可憐的人啊!他的悲劇是仇恨引起的,也是他自己選擇的,卻是他性格決定的。

一副驕傲的面孔下隱藏著一顆脆弱的心......

傅紅雪的第一個女人並不是翠濃,而是沈三娘,傅紅雪開始以為是翠濃,不過最後還是知道了那是沈三娘,而且沈三娘也承認了的!不過,傅紅雪愛的是翠濃!

“屋子裏沒有別的顏色,隻有黑!連夕陽照進來,都變成一種不吉祥的灰黑色。

…… ……

一個黑衣少年動也不動的跪在她身後,仿佛亙古以來就已陪著她跪在這裏。”

——《邊城浪子》

出場

面對著人性這把雙刃劍,古龍迫切需要在他的武俠世界中創造一個迥異于李尋歡的人物。

而這個人,就是傅紅雪。他是比《邊城浪子》中成熟了十歲的傅紅雪。

初次見到這個名字(符號),我下意識地就想起了已故詩人海子的一句詩:血以後是黑暗,比血更紅的是黑暗。在我有限的理解中,海子的這句詩充滿了劇烈的張力,在一片血紅的黑暗中,世間萬物已經瀕臨瘋狂。而傅紅雪的人生,豈非也一開始就具有了這種矛盾的張力?在這種張力中,糾纏著愛與死、希望與絕望、光明與黑暗。

相比于李尋歡的飛刀,傅紅雪的刀所具有的象征意義從一開始就將人與事逼向絕境。“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裏握著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征的就是死亡!”手蒼白、刀漆黑,而這蒼白與漆黑,豈非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顏色?而死亡,豈非正是空虛和寂寞的極限?

更可怕的是,傅紅雪即刀本身。或者說,刀就是傅紅雪的生命。換言之,死亡即是傅紅雪的生命。這是怎樣一種悖謬和荒誕?處在這樣一種悖謬與荒誕中的傅紅雪,究竟該走向何方?從一出生始,伴隨著傅紅雪的,就隻有孤獨和黑暗。他的人生,從一開始就註定是為了復仇的人生。所以他的童年沒有歡樂隻有悲傷,所以他的回憶沒有光明隻有黑暗。當別的孩子們在池塘裏打滾、在草地上翻跟鬥、追逐草莓與蝴蝶的時候,他卻永遠隻有一次又一次的拔刀。就在這樣的迴圈往復的拔刀中,他的技藝日見精湛,而他的心,卻也漸如荒漠般枯燥了。

傅紅雪

在傅紅雪人生的頭十七個年頭中,“復仇”始終是他的生命信念,支撐著他所有的夢與人生。他從未懷疑這一信念的“合理性”。血和汗一滴滴滲入傅紅雪腳下的土地,他仿佛已經看見了人生的詩意和輝煌。

然而,人生是偶然的。如一列正在疾行的列車,隨時都有出軌的可能。而傅紅雪的生命列車就在他即將接近終點的時候出軌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根本不是那家人的後代,那所謂的“仇人”根本不是他的仇人。他隻是一個孤兒,被人訓練為復仇的工具。他與復仇根本無關,這一嚴峻的事實,直接摧毀了他復仇的基礎,從而也摧毀了他的整個生存根基。

信念之光一旦熄滅,傅紅雪的人生頓時遁入一片虛無。

傅紅雪如何度過從十七歲到三十七歲之間漫漫的二十年,古龍在小說中沒有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活下來了,並且為此付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他與虛無的戰鬥,一定進行的夠激烈,夠殘酷。而在他隱姓埋名的二十年間,他在江湖中卻聲名遠播。再度出場的時候,他早已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刀客。所謂“天上地下,獨一無二。”

但傅紅雪怎麽可能真正作到獨一無二呢?春天,十個傅紅雪復活。如果天上有一個傅紅雪,那麽,相對應的,在地下也必定有一個。甚至人間亦有一個。而在天上與人間,人間與地下的廣袤地帶,更是無數傅紅雪誕生的溫床。面對如此玄而又玄的命題,我不想過多糾纏。我隻想指出,有一個健康的傅紅雪,還有一個病態的傅紅雪。

傅紅雪有病。我常常稱他為“孤獨的殘廢”。他不僅跛足,而且患有先天的羊癲瘋。後者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了他心性上的殘缺和人格上的變態。當羊癲瘋發作的時候,他滿地打滾,口吐白沫,身體因痛苦而痙攣扭曲,喉嚨裏發出如野獸臨死般的低吼。在這種時候,他甚至不如路邊的一隻野狗。而又有誰知道他是天下無雙的刀客?

身體上的雙重殘疾是傅紅雪的一個致命缺陷。他無法選擇他的自然性。這也就註定了他悲劇性的存在。他因發病而帶來的痛苦,隻有他自己知曉。因為,身體是僅僅屬于他自己的。他無法選擇,亦無法逃避。

傅紅雪無時無刻不在反抗黑暗。無論是隱姓埋名還是重入江湖。要想摧毀那來自身體內部和外部環境的黑暗,他必須重新找到自己的信仰之光。

當傅紅雪遇見燕南飛、明月心的時候,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一種對江湖中血和暴力的反抗也許可以幫助他走出虛無,實現靈魂的救贖。

他投入了。投入到江湖的血雨腥風中。他死死盯著那個以公子羽為象征的血和暴力,奮然前行。即使因此而製造出更多的血和暴力,他亦覺得合理。在傅紅雪此時的邏輯裏,目的的正義是可以保障手段的正義的。

然而(又是然而),命運再次和傅紅雪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古龍是殘酷的,也是幽默的。我的心抽緊,想著傅紅雪不再發笑的日子。傅紅雪又一次錯了,他自始自終生活在一種真實的謊言中“——當你全心全意去對待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人卻出賣了你,這種痛苦有誰能想象。”在這樣令人窒息的絕望中,傅紅雪除了像條野狗般在黑暗中狂奔還能做什麽?一切他不能去想,也不敢去想。就讓他瘋狂。

再發病的時候,那條看不見的鞭子在他的身上瘋狂的抽打,在一陣陣疼痛與痛苦中,他仿佛看見了天上地下的群魔在沖他獰笑,而那群魔的嘴臉與他自己又是何其相似。

信念之光再度熄滅,傅紅雪再度陷入虛無之境。這一次,他還能挺的過去嗎?在燈火暗淡的地方迎接他的,難道竟已真的是死亡?

古龍給出的答案很簡單。活著本身即是對死亡的戰勝。而傅紅雪之所以能想到這一點,卻是有賴于一個女人周婷的幫助。盡管那隻是一個妓女,但卻給了傅紅雪生命中最燦爛的陽光。而傅紅雪的內心,在這陽光的照耀下,也漸漸濕潤了起來。他終于明白了生命的本質正在于不斷的奮鬥,他從別人無法忍受的苦難和折磨中找到了生命的真諦。自我和別人給他的打擊越大,他反抗的力量也越大。這種反抗的力量,竟使他終于掙脫了自己給自己設定的藩籬,走向光明。

傅紅雪

隻要心地光明,又何懼黑暗?

傅紅雪與公子羽的決戰孰勝孰敗已經顯得不那麽重要了。他們之間的一段對話很有意思:

“你什麽都有,隻少了一樣。”

“喔?”

“你已沒有了生趣。”

當傅紅雪意識到生命的生趣的時候,那麽他從不幸與苦難中走向愛與正義與希望也就顯得那麽自然而然了。當幸福像一朵鮮花般在傅紅雪和周婷眼中開放時,他也終于明白了人活著隻是為了心境的安靜與快樂,人活著正如草木的生長一般寧靜而自足。

當然,這篇小說的收尾是明顯顯得有些倉促的。傅紅雪的轉變也多少讓人感到有些突兀。我不知道是不是古龍在寫到後面心力衰竭的原因。但是我覺得,古龍為傅紅雪選擇的結局是符合人性的內在肌理的。而古龍在人性的追問上,終于突破了自身。

際遇

傅紅雪的第一次出場,是在關東萬馬堂,以復仇者的身份來到這裏。這裏藏著他的身世,也就是在這裏,他遇上了他的宿命:葉開。葉開太完美,葉開的形象比其師傅李尋歡還要完美。他繼承了李探花的絕技和善心,又有女人緣,更像是一條修煉千年的老狐狸一樣睿智。

無可畏言,他們倆第一次的相見,彼此因為宿命的聯系就產生了好感。但是傅紅雪與葉開並不同于阿飛與李尋歡。阿飛能接受李尋歡的友誼,傅紅雪卻從來沒有接受任何人,包括葉開。或許他的心中也承認了葉開的情誼,但是至少在表面,傅紅雪從沒表露過。

萬馬堂馬空群與神刀堂白天羽當年的恩怨已將告一段落,傅紅雪的仇恨仿佛馬上可以解脫,這時候事情卻突然有了轉變,真相被發掘,這場慘絕轟烈的復仇,原來竟與傅紅雪無關,他並不是當事人。那場大屠殺的後人原來是葉開而不是傅紅雪!而傅紅雪隻是個不知道哪裏來的孤兒!

他為復仇每天練功,光反復拔刀每天就練上萬次,一練十多年!現在,原來這刻骨銘心的仇恨是別人的而不是他的。

葉開每次看向傅紅雪的目光,都是惋惜和溫和的,他深深了解傅紅雪,他知道傅紅雪心中一直裝滿了仇恨,但是傅紅雪真正恨著無奈著的,是他自己的命運——他自己。每次他殺人的時候,都恨不得這一刀是插向了自己。他寧願死的人是他自己!

飛沙萬裏的邊城,葉開以他真正遺孤的身份,以慈悲的包容心寬容了一切,消融了往日的這段血仇。傅紅雪又能有什麽話說,自己已經不是當事人,連當事人都寬恕了仇人,自己又能去說什麽?

翠濃,這個傅紅雪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倒下了。傅紅雪靜靜看著她的身軀變涼,終于說了句話:我再也不會去恨任何人。

然後他就離開,用他那條跛腳以可笑又絕不好笑的姿勢緩緩離去。背影雖然依舊是筆直的,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蹣跚。這樣的打擊在別人看來是絕難以承受的,就連葉開都這麽認為。仇恨兩個字就是傅紅雪存活的脊梁,現在這脊梁已經失去了,人還能撐下去嗎?

但是傅紅雪終究沒有倒下去,在所有人甚至葉開都以為他會倒下的時候,他卻倔強地站住了。此刻,能撐著毫無生存意義的傅紅雪活下去的無疑是另一種信念:還有明天。這四個字代替了仇恨,頂住了他的脊梁。

至此,傅紅雪的人生開始向光明和希望發展。也所以有了後來《天涯·明月·刀》中的傅紅雪。《天涯·明月·刀》中,葉開並沒有直接出場。隻是在幾處以精神象征似的被人提到了幾次。

相比一直在陰暗處掙扎著的傅紅雪,葉開絕對代表了光明。古龍先生有意把李尋歡的精神在葉開手中發揚光大,葉開被塑造得更為完美。幽默,風趣,他還很會自嘲和自我欣賞。有葉開出現的地方,就絕沒有冷場。

葉開與傅紅雪,相比李尋歡,葉開勝在能破除對情的牽垢,更為清醒和瀟灑。對他的塑造,幾近完美。在很多讀者心中,葉開的形象已經存活在夢境中。而對于傅紅雪,則是太復雜太深刻。

人物相關

1、刀

這不是別人的刀,是傅紅雪的刀,一柄令人聞風喪膽的刀。傅紅雪的刀,並不名貴、並不起眼,刀鞘漆黑、刀柄漆黑,也許在很多人眼裏,實在算是一把醜陋的刀。可是,這卻是一把有魔力的刀,刀光,比閃電更耀眼、更迅疾。沒有人能看清這把刀,甚至是那些死在刀下的人。

“有刀就有人,有人就有刀。”“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這是傅紅雪的宣言,也是傅紅雪的行動。他的手始終握著刀,無論做任何事,都從沒有放下過這柄刀。因為,十八年的苦練和相伴,已賦予這柄刀不同尋常的意義。“這柄刀似已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它不再是單純的武器,而已成為傅紅雪的信念,傅紅雪的支柱。

2、仇恨

一個人,一把刀,邊城之行,傅紅雪的目的隻有一個——復仇!

他降臨在紅色的大雪中,被血浸染的大雪。他是仇恨的繼承人,是復仇之神的使者,一出生便背負著血淋淋的身世和沉甸甸的使命。他過去的生活是為復仇做著準備,他未來的生活將為了復仇而奔波殺戮。

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被人種在了他的心裏,扎了根。邊城的風沙肆虐,心中的仇恨卻始終屹立不倒,且日益繁茂。

這條路,並不是傅紅雪選擇的,因為他一生下來就已在這條路上,他根本沒有別的路可走。

漫漫復仇之路,仇恨是全部的行囊。

3、黑暗

黑暗的屋子,十八年的苦練,成就了一雙夜眼,成就了一把舉世無雙的快刀。黑暗的訓練為傅紅雪打造了復仇的裝備,也磨練了他的意志和性情,可以說,是黑暗造就了傅紅雪。

可惜,他的內心世界也被黑暗盤踞了太久,很難再容得下陽光。

4、跛子

寫下這兩個字時,心中有一些酸澀。

傅紅雪是個殘廢!從相識的最初我便為此而耿耿于懷,一直到現在仍無法釋懷。

“左腳先邁出一步後,右腿才慢慢地從地上跟著拖過去。”他那怪異而又奇特的走路姿態往往成為人們註視、嘲笑的焦點。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非常不解,古大俠為何要讓傅紅雪成為一個走路姿勢一點都不帥氣的跛子?因為在我的印象裏,武俠小說的絕大多數主角都是完美的,至少從外表看來是這樣。古龍小說中還有很多人物有缺陷:比如,李尋歡的癆病,楚留香的鼻子不靈,花滿樓的眼盲……傅紅雪算是缺陷比較明顯的一個。

每個人都有缺陷,身體上的,或是心理上的,世上本就沒有完美的事物。跛子,是傅紅雪最大的缺陷,也是最一目了然的缺陷,看不到的,是深深隱藏在內心的缺陷。現在想來,這不健全的身體或許正暗示著他不夠健全的性格。

有首歌叫《缺陷美》,缺陷裏,蘊含著獨特的美麗。或許,殘了一條腿的傅紅雪才是真正的傅紅雪,獨一無二的傅紅雪。

邊城空寂,蕭索的夕陽下,一個孤單的背影緩緩前行,怪異而奇特的姿勢在風沙裏卻顯得執著而堅定……多少年來,想到傅紅雪,腦海裏就會浮現出這樣一個畫面,彌漫著些許寂寥的意味。

5、癲癇

“一個最倔強、最驕傲的人,老天為什麽偏偏要叫他染上這種可怕的病痛?”

葉開不解,燕南飛不解,我也不解。也許這才是一種最大的諷刺,讓最強大的人在瞬間變的最弱小。

我不忍去想象傅紅雪發病時倒在地上的模樣,不停地抽搐緊縮著,沒有絲毫的保護能力,就是一個小小孩童都可以要了他的命。他是這麽的痛苦、無助、絕望,那一刻,勾起了我深深的憐惜。又有誰面對這樣的他不起惻隱之心呢?高傲如馬芳鈴也給予了發病的他前所未有的溫柔和憐憫。

傅紅雪太過冷靜,太過內斂,千百種情感都深深埋藏在心底。然而在發病時,他所有的情感洶涌而出,他可以肆意的拔出他的刀,也可以嘶聲大叫“我錯了……”,病痛折磨著他的身體,卻釋放了他的感情。

癲癇,或許是上天賜給他的一件禮物,一件宣泄的工具,而代價就是肉體的疼痛。

6、蒼白

漆黑的刀鞘,漆黑的刀柄,握刀的手卻是蒼白的。

漆黑的眸子,蒼白的臉,在陽光照射下,蒼白的近乎透明。

多麽強烈鮮明的視覺對比。

或許是過于強烈的仇恨消耗了他太多的血色,傅紅雪的膚色呈現出的是一種極不健康的蒼白。他的身體和他的心靈一樣,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折磨。

7、自信

“刀光一閃。

閃電也沒有他的刀光這麽凌厲,這麽可怕!

每個人都看到了這一閃刀光,但卻沒有人看見他的刀。

刀光一閃,已刺入了他的胸膛。”

傅紅雪拔刀,電光火石間,一刀斃命。所謂的達人,在傅紅雪面前沒有任何出手的機會。

“拔你的刀(劍)!”傅紅雪從不先拔刀。他自信,他有十足的把握,一拔刀,對方就得死!自信,為他的刀更增添了一種無以倫比的氣勢。

真正的達人,不單有驚世駭俗的武藝,還滿懷著無堅不摧的自信。

8、忍耐

如果說忍耐是一門藝術,那傅紅雪堪稱忍耐的大師。不論是冷嘲熱諷,還是辱罵挑釁,他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永遠堅持著自己的原則。如一片深沉的大海,盡管海底多麽洶涌澎湃,表面卻是風平浪靜。

蕭別離的店裏,公孫斷將傅紅雪喚做“臭羊”,一再謾罵羞辱,逼迫他拔刀,終未能得逞。

“他握著刀的手,青筋已凸起。”

“傅紅雪的手握著刀,握得好緊。”

“傅紅雪瞪著他,全身都己在顫抖。”

最後離開時,“傅紅雪的腳步突然加快,卻似已走不穩了,踉蹌了出去。”憤怒在心裏燃燒成熊熊的火焰,卻始終沒有爆發出來,傅紅雪的忍耐限度深不可測。

忍常人所不能忍之辱,必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

9、冷漠

他出神地凝視著手裏的刀,蒼白的臉上毫無表情,仿佛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他關心,也沒有任何人值得他多看一眼。

他拒絕葉開的友情,面對葉開多次出手相救仍冷漠的丟下一句:“你為什麽總是要來管我的事?”

甚至冷眼看著他最心愛的女人辛苦的追隨,都沒有隻言片語;在袒露真情後,竟還忍心棄她而去。

然而,外表的冷若冰霜豈不正是為了掩蓋他內心熱烈的情感?

傅紅雪,確實冷漠如冰山,一座被冰雪覆蓋的休眠火山!

10、寂寞

自古英雄皆寂寞,傅紅雪也許不是英雄,可是他比英雄更寂寞。他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他為復仇而生,他面對的隻有仇人和敵人。

葉開主動的走進他的生活,很真誠的視他為友,可他拒絕了!十多年的寂寞生活已經深入骨髓,寂寞的靈魂隻需要呼吸寂寞的空氣。

傅紅雪

翠濃的出現,讓他塵封多年的心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隻可惜,好夢易逝,紅顏薄命,翠濃最終香消玉殞。抱著漸漸冰冷的愛人,傅紅雪的心又再度墜落冰封的谷底。寂寞,原是如影隨形,難以擺脫的!

一把刀,一條沒有退路的征途;一個人,一個孤獨而又寂寞的靈魂!

作者簡介

古龍,本名熊耀華(1937-1985),祖籍江西。古龍畢業于台灣淡江大學外文系,是台灣著名武俠小說家,新派武俠小說泰鬥和宗師。

小說簡介

《天涯·明月·刀》的故事是古龍另一作品《邊城浪子》的外傳,書中的主角傅紅雪已是中年人。故事講述了一個在江湖中佔有著巨大財富和無上權威的名俠,同時也是武林之首的公子羽,以名利財富誘惑天下第一劍燕南飛做自己的替身,並派遣他和手下明月心前去刺殺傅紅雪。傅紅雪兩次戰勝燕南飛卻沒有殺死他。公子羽還製造出關于天下第一暗器孔雀翎的傳說,江湖人士受誘惑為爭奪這件武器而紛紛喪生。他派自己的手下卓玉貞當了孔雀翎主人秋水清的情婦,繼而血洗孔雀山庄。不明真相的秋水清臨死前將卓玉貞托付給傅紅雪,但傅紅雪從卓玉貞的行徑中認識到她的真相。他懷著堅忍不拔的毅力,殺死公子羽派來的一個個殺手,最後來到公子羽的住處,在決鬥中殺死了替代公子羽出戰的燕南飛。他拒絕學燕南飛一樣擔任公子羽替身,離開那些誘人的財富,回到一個真心愛他的女人身邊。而公子羽也意識到繼續下去是不行的,便放棄了名利,退隱江湖。[1]

影視演員

年份傅紅雪扮演者出自影視作品備註
1976年狄龍香港邵氏電影《天涯明月刀》傅紅雪專業戶,總共出演5次
1977年狄龍香港邵氏電影《明月刀雪夜殲仇》改編自《邊城浪子》
1977年狄龍香港邵氏電影《三少爺的劍》友情客串
1978年伍衛國香港佳藝電視《風雷第一刀》改編自《邊城浪子》
1980年凌雲台灣電影《月夜斬》改編自《天涯明月刀》,角色名改為馬玉龍(小馬)
1985年潘志文香港亞洲電視《天涯明月刀》
1989年惠天賜香港亞洲電視《傅紅雪傳奇》
1989年伍衛國台灣台視《邊城刀聲》
1989年吳岱融香港無線電視《邊城浪子》
1993年狄龍中港合拍電影《邊城浪子》
1993年狄龍中港合拍電影《仁者無敵》改編自《邊城浪子》
2000年邢岷山內地電視劇《策馬嘯西風》多部古龍小說糅合改編而成
2011年鍾漢良內地電視劇《天涯明月刀》改編自《天涯明月刀》和《邊城浪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