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天增

倪天增

倪天增(1937--1992),祖籍嘉善縣西塘鎮,前上海市副市長,為上海市建設作出了貢獻。浙江寧波人。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系。曾先後擔任華東工業建築設計院助理的技術員,華東工業建築設計院第一設計室副主任,上海工業建築設計院四室主任工程師,上海工業建築設計院副總建築師,上海工業建築設計院副院長。1983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長。倪天增並是上海市第7和8屆的人大代表,並是中共上海市第5次代表大會的代表。

  • 中文名稱
    倪天增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浙江寧波市
  • 出生日期
    1937年8月
  • 逝世日期
    1992年6月7日
  • 職業
    建築師,上海原副市長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
  • 性別

人物簡介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倪于196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清華大學建築系畢業。先後任華東工業建築設計院第一設計室副主任,上海工業建築設計院四室主任工程師、院副總建築師、副院長。

1982年,倪任上海市城市規劃建築管理局局長助理,分管規劃建築管理工作,在協調靜安寺地下人行立交通道及歷史保護建築徐家匯天主教堂視覺走廊控製管理方面,運用其建築師特長,對城市地下空間綜合開發及景觀規劃管理作出貢獻。

1983年4月,倪任上海市副市長,分管城市規劃管理工作,提出上海近期東西建築發展軸整體構思,從虹橋機場,經虹橋經濟技術開發區、靜安寺、上海展覽中心人民廣場、外灘延伸至陸家嘴,形成一條有主要建築景觀和城市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廣場組成的發展軸,以更好地集中反映上海的城市意象、城市景觀。上海城市整體規劃採納了這個意見。倪在指導和審批人民廣場地區規劃、虹橋經濟技術開發區規劃、南京東路改建規劃、上海電視塔選址在陸家嘴規劃、陸家嘴金融貿易區以及地下鐵道車站廣場規劃中,都體現了整體發展城市景觀的整體構思。在1986年國務院批準的上海市城市整體規劃方案編製過程中,多次深入市規劃院指導工作。1984年,倪組織虹橋新區詳細規劃審定,支持城市規劃管理部門推出建設基地8項要素控製模式。1988年又主持上海市虹橋新區第26號地塊首次有償出讓,推動了城市開發。1990年,主持<上海市土地使用規劃和區劃法規研究>課題鑒定。

研究課題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為了貫徹國務院關于上海市城市整體規劃方案和浦東開發開放的決策,倪執行中共上海市委、市人民政府決定,在1983年亞太地區第二次城市建設會議、1986年橫濱MM21及1990大阪國際水都會議上,宣傳介紹上海及浦東規劃。1991~1992年,他組織城市設計國際聯合咨詢活動,陸家嘴金融貿易中心區規劃的國際競賽,認真貫徹浦東新區開發要創造具有國際水準的指導思想。在組織編製浦東新區整體規劃綱要、整體規劃方案中,作出顯著成績。

在上海市重大城市設計(詳細規劃)中,倪多次主持實施外灘改建工程規劃(包括人民英雄紀念塔、陳毅塑像廣場等設計方案蘇州河建閘,外灘防汛牆外移、開闢遊覽觀光道等規劃),註重防汛規劃、城市交通規劃與城市景觀結合起來,使改建後的外灘,形成了紀念廣場、綠化和一條錯落有致的沿江風景帶,成為上海的十大景觀之一。

倪重視城市綜合開發規劃,支持市規劃院關于鐵路新客站要地上、地下統籌規劃、綜合開發的建議,即在鐵路線和新客站線路廣場下方同步預建地下鐵道折返線、車站和出入口等,做到站內換乘,方便乘客。在人民廣場改建規劃中,倪支持、決定把人防設施、地下停車場、商場、商業街和地下鐵道車站結合起來綜合規劃,統一開發建設,實踐證明都是很正確的。

人物年表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1937年生,浙江寧波人。

196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系。

1982年任上海市城市規劃建築管理局局長助理,高級建築師。

1983年任上海市副市長。是上海市第七、八屆人大代表,中共上海市第五次代表大會代表。

1992年6月因突發心肌梗塞,英年早逝,壯志未酬,終年僅54歲。

個人著作

《偉大的跨世紀工程》

<上海與水>

個人榮譽

1992年11月,被上海市政府追授為上海市市政建設特等科技功臣。

事跡及評價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最年輕的副市長

倪天增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系,畢業後分配在華東建築設計院,從事建築設計。他是個出色的設計師。他的作品曾榮獲過國家和上海市的設計獎。他曾經是上海設計院中最年輕的副總建築師,他也曾經是上海各設計院中最年輕的副院長。1983年,他出任上海市副市長,又是上海市歷屆政府中最年輕的副市長,第一次上任,年才45歲。第一屆任職期滿,參加第二屆副市長差額選舉時,他的得票數最高。

老城廂的平民

一位優秀的知識分子,一位優秀的設計師,一位不負眾望的副市長。長期以來,他過的完全是平民生活。他原先住在南市區老城廂一間平房裏。沒有衛生設備,沒有煤氣。他當副市長2年多時間,妻子、女兒、兒子也依然擠在這間平房裏。副市長的家和左鄰右舍一樣,要倒馬桶,要買煤餅、要生煤爐……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台為工作需要而裝的電話機,可是沒有適當的地方安置,隻得放在五鬥櫥上。當年,有記者找到倪天增家採訪,沒有想到副市長會住在連車也開不進的弄堂裏,會住在這樣一間平房中。有一次市建委的一位負責人找他匯報工作,還遇上他在給煤爐加煤餅,看著副市長侍弄煤爐的那熟練的動作,他許久說不出話來。

燒煤餅深知生活艱辛

倪天增是主管城市建設和管理的副市長,煤氣、液化氣也全歸他管。可誰會料到,管煤氣、液化氣的副市長那時還用不上煤氣,還依舊在家裏生煤爐!他和往年一樣,每月買一次煤餅,每次都是他用扁擔挑著回家,鄰居們經常可以看到這一介書生,費力地挑著煤餅擔子的情景。倪天增一定要自己買,自己挑,有他自己的想法,一則因為孩子當時還小,幫不上忙,二則他想從中直接了解煤餅供應和質量情況。清貧知識分子了解老百姓的難處。一次,有人要拆除某一煤餅供應站,引起居民的不滿。他得知之後便明確表示,要把居民用煤作為大事來抓,在無煤氣、液化氣的居民區要做好煤餅供應,要抓好煤餅質量,不能輕易復原供應點,要方便市民生活。

副市長家庭要用煤氣,本來是件小事。市建委負責人當時就曾提出可以先批個液化氣供他家用,而倪天增婉謝了,他說:左右鄰居、前後街坊都在用煤爐,我怎能用液化氣。共產黨的幹部不能搞特殊化!”

(圖)倪天增(圖)倪天增

鄰裏間親來密往

倪天增去世了,他的鄰居至今都在懷念他。他與鄰居關系始終很好。鄰居們總是抱怨說他“官越做越大,在家時間越來越少”。當了副市長,常到天增家串門的鄰居們依然到他家串門,為他照顧年幼的孩子。有時也找倪天增談談心,請倪天增幫著為他們家中的事“拿個主意”。後來,倪天增搬家了,鄰居們又象親戚一樣相互走動。有位鄰居,天增叫她“大阿嫂”。“大阿嫂”的拿手戲是包粽子。倪天增搬家後,每逢端午節“大阿嫂”都給他送粽子去,希望他多吃些愛吃的肉粽子。

吃不起大閘蟹生活清廉

倪天增的生活一直比較清苦。他結婚時,家具是小倆口上街買的,放電話機的五鬥櫥也還是那時買的。後來,需要什麽添什麽,家裏的家具式樣不配套,顏色不配套,成色也不配套。他總是認為家具隻要能用就行,不講究擺設,不講究時髦。他家中的那張寫字台,小得可憐。台上堆滿書籍、資料,用來批檔案的地方也沒幾個巴掌大。

倪天增夫人鄭禮貞有一次去市郊出差,遇上賣大閘蟹的,價錢比市區便宜許多。不少同行者都買上幾隻,帶回家全家嘗嘗鮮。後來有人發現她沒買,就輕聲問她為啥不買點?她回答說,“吃不起”。副市長家連蟹也吃不起?說來叫人難以置信,可知道倪天增個人收入,這是不難明白的。他當了副市長,連所有的津貼加在一起,月收入僅有250元。

抓房改不讓兒子免費分房

倪天增有一子一女。兒子倪進從小胖胖的,愛笑,很招人喜歡。要爸爸抱,最喜歡騎在爸爸的肩上。倪天增當了副市長,就經常教育兒子要從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兒子長大成人,要結婚了,婚房也落實了,他就是不讓兒子辦理進戶手續。有人勸他:“馬上要房改了,方案一出台,分房要買債券的。你經濟也不寬裕,早點讓兒子辦手續吧。”倪天增說:“我是分管住房的副市長,是市房改領導小組組長。上海要房改,我家就得參加。我就是知道出台方案中分房要買債券,所以不讓兒子現在辦手續。”結果,房改方案拖了一年才出台,他讓兒子買了債券,為此,兒子的婚期也耽擱了一年。

支持女兒從事教育事業

女兒穎穎更是倪天增的掌上明珠,穎穎高中畢業時,面臨如何填報聯考志願。女兒找父母拿主意。倪天增和夫人商量後,和穎穎談了一次話,講清這是人生一次重要的選擇,現在選擇的專業可能會成為一個人終身的職業,他們尊重女兒的選擇。穎穎告訴父母,她從小喜歡孩子,想報考幼兒師範。天增的夫人很贊成。幼兒師範生要學會彈鋼琴,穎穎讀到幼師二年級時,走讀了,無法在校練琴,心中有點不快。天增了解後,與夫人商量後借錢買了一架鋼琴。當時誰也不相信副市長要借錢買琴。穎穎畢業後,在幼稚園當上了幼兒教師。那時,她才知道,父親一個季度的獎金還不如一個幼兒教師一個月的獎金呢。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