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麥 -二戰德國戰列艦

俾斯麥

俾斯麥號戰列艦,是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由漢斯·布洛姆造船廠建造的,以前德國首相俾斯麥的名字命名的一艘王牌戰列艦。該艦始建于1936年7月,1939年2月下水,1940年8月建成服役,是當時噸位最大的戰列艦之一。

  • 中文名稱
    俾斯麥號戰列艦
  • 外文名稱
    KM Bismarck
  • 建造時間
    1936年7月1日
  • 下水時間
    1939年2月14日
  • 服役時間
    1940年8月24日
  • 沉沒時間
    1941年5月27日
  • 標準排水量
    4.17萬噸
  • 首任艦長
    奧托·恩斯特·林德曼
  • 國家
    德國
  • 服役年限
    1940年8月24日-1941年5月27日
  • 滿載排水量
    5.04萬噸

命名起源

奧托·馮·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1815年4月1日—1898年7月30日),普魯士宰相兼外交大臣,是德國近代史上傑出的政治家和外交家,被稱為“鐵血首相”。俾斯麥是德國近代史上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作為普魯士德國容克資產階級的最著名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他是自上而下統一德國(剔除奧地利)的代表人物。​

俾斯麥

俾斯麥號戰列艦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俾斯麥號戰列艦(Bismarck battleship)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德國海軍主力水面作戰艦艇之一,是俾斯麥級戰列艦的一號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所建造的火力最強的戰列艦。

俾斯麥號的戰績是在建成後第一次出海作戰中于1941年5月24日的丹麥海峽海戰中于開戰後6分鍾內擊中了英國海軍的精神象征,一戰時服役到現在的胡德號的彈葯庫,導致其殉爆沉沒。

英國皇家海軍因此派遣了大量軍艦前往攔截俾斯麥號,3日後,1941年5月27日被以“英王喬治五世”號、“羅德尼號”戰列艦和“勝利號”、“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為首的60餘艘英國皇家海軍的各型軍艦及數型飛機圍攻後,因抗損性差,開戰15分鍾後主炮塔被擊毀兩座,30分鍾後炮塔全部啞火。英國軍艦對其進行了幾小時炮轟後,俾斯麥號帶著德國海軍的希望沉沒于大西洋底。

建造過程

該艦早在1932年代開始設計,原本計畫在英德海軍協定的限製內建造35,000噸級的戰鬥艦。但德國海軍司令埃裏希·雷德爾認為35,000噸級的軍艦無法滿足德國的需要,因此開始秘密研究建造更大型的戰列艦。

當法國新一代的敦刻爾克級戰鬥艦開始建造後,德國為了同法國海軍抗衡,決定建造排水量40,000噸以上的超級戰列艦,當時的代號“F”。F號戰鬥艦在1936年7月1日在漢堡布洛姆·福斯造船廠安放龍骨,該艦隨後被命名為俾斯麥號。其後在1939年2月14日下水、在1940年8月24日正式竣工。首任艦長為奧托·恩斯特·林德曼海軍上校。

俾斯麥號服役時,標準排水量為41,700噸,超過英德海軍協定規定的35,000噸。至于滿載排水量,俾斯麥號及其姊妹艦提爾皮茨號已經達到50,900噸。相較于其他的戰列艦,俾斯麥號因受基爾運河水深限製而顯得比較寬,使它可在波濤洶涌的北大西洋上穩定地航行,另外載油量較大亦令其可參與類似太平洋上的遠距離行動。

主炮為雙連裝8門47倍口徑380毫米SK/C-34炮,其主炮最大射速很高,最小仰角射速為3發/分,最大仰角射速為2.3發/分,達到同期戰列艦(包括任意角度填裝的法國戰列艦)的最高水準,在一戰後建造的戰艦主炮中屬于中遊,弱于大和、衣阿華和維內托級,和黎塞留級、南達科它級、納爾遜級大致相當,但強于喬治五世級。

主炮塔採用前後對稱呈背負式布局,艦橋前後各布置兩座,射程亦不低于納爾遜級的45倍口徑16英寸主炮,性能在當時很先進。主炮穿甲彈採用“高初速輕型彈”,在中近交戰距離擁有很好的威力,但遠距離著靶存速性能相應降低,加上它的彈道低伸不利于遠距炮戰。但其裝甲防護沿用 “Incremental Armor Scheme”的舊設計模式(稱為“全面防護”),導致其裝甲厚度遠低于納爾遜級的355MM,擁有同期戰列艦中的最大防護尺度,其主裝甲堡側壁覆蓋了70%的水線長度和56%的舷側高度,同時裝甲總重量達到同期戰列艦中的最大比重,佔標準排水量的38.2%。此外該艦在實現大防護尺度的同時,依賴大防護尺度提供的空間補償,將主水準裝甲安排在第三層甲板,讓其與主舷側裝甲同時重疊在彈道上,使艦體要害部位的防護也得到了很大強化,超越同期建造的其它戰列艦。

它的TDS(魚雷防御系統)設計為抵御250千克TNT的水下爆破,實際上卻可以抵御300千克hexanite烈性炸葯(德國當時使用的製式魚水雷用裝葯,由60%TNT與40%六硝基二苯胺組成,其威力約相當于純TNT的107%。巴掌的譯文將其誤譯為C4的主要成分黑索金,結果令俾斯麥的水下防御能力憑空成長了至少三分之一。但話又說回來,300公斤hexnite仍舊是相當驚人的。)

總的來說俾斯麥級的火炮和裝甲方案沿襲一戰時的巴伐利亞級,比起同時代的英王喬治五世級和黎塞留級,大部分部位裝甲薄了一點。堅固的焊接艦體和優質的裝甲保護,以及30.8節的航速,令俾斯麥號能有效地吸引及相當程度上應付任何敵軍戰列艦。其主炮的威力亦可輕易地摧毀遇到的敵方護航運輸隊。以上條件可使俾斯麥號突破並進入大西洋的廣闊水域,由德國油輪負責補給燃料,逗留在大西洋並攻擊敵方護航運輸隊而不被英國及美國的航空器、潛艇及軍艦發現。

詳細參數

基本資料
艦長(米)250.5
艦寬(米)36
吃水(米)標準9.3、滿載10.7
排水量(萬噸)
  
標準4.17、滿載5.04
動力

12x 瓦格納式高壓重油鍋爐、3x 布洛姆·福斯式蒸汽渦輪機

最大功率1.50170馬力

3軸三車螺旋槳推進

航速(節)
  
30.8
續航力
  
9280海裏/16節、8525海裏/19節、6640海裏/24節
編製艦員
  
2092人(103名軍官)
武裝

4x 雙聯裝 380毫米/52倍徑SK-C/34主炮

6x 雙聯裝 150毫米/55倍徑SK-C/28副炮

8x 雙聯裝 105毫米/65倍徑SK-C/33/37高射炮

8x 雙聯裝 37毫米/83倍徑SK-C/30對空機炮

2x 四聯裝 20毫米/65倍徑MG C/38對空機炮

12x 單裝 20毫米/65倍徑Flak 30對空機炮

艦載機4x 阿拉多Ar 196 水上偵察機
  
裝甲

側舷裝甲 145-320mm、甲板 50-120mm、防雷裝甲 45mm

首尾橫向隔牆 100-320mm、主炮塔 130-360mm

副炮塔 40-100mm、主炮座 340mm、司令塔 350mm

裝甲總重量 17450噸

本級艦

艦名造船廠下水服役沉沒

俾斯麥號(KM Bismarck)

德國漢堡布洛姆·福斯造船廠1939年2月14日1940年8月24日1941年5月27日

提爾皮茨號(KM Tirpitz)

威廉港戰爭海軍造船廠1939年4月1日 1941年2月25日
1944年11月12日

作戰經歷

突破大西洋

俾斯麥號的第一次及唯一一次的任務,是于1941年5月18日實行的萊茵演習行動(Rheinübung),伴隨的有重巡洋艦歐根親王號。德國另外的主力軍艦,包括兩艘沙恩霍斯特級戰列巡洋艦因機械故障或戰損而不能參加該行動;而俾斯麥號的姊妹艦提爾皮茨號還未完成海上測試。

“俾斯麥”號戰列艦“俾斯麥”號戰列艦

艦隊由剛瑟·呂特晏斯(Günther Lütjens)海軍上將指揮。德軍的目標包括:盡量襲擾盟軍的船舶以使英軍暫緩派出護航運輸隊,令雙方在地中海及北非的勢力暫時平均;轉移地中海的英國皇家海軍力量令隆美爾及其部隊由克裏特島入侵利比亞的計畫風險減低。

英國海軍部早已懷疑德軍會突破大西洋,而俾斯麥號已經出發的訊息亦被Ultra情報機關解密(破解恩尼格瑪密碼訊息)證實,並且瑞典巡洋艦哥得蘭號已發現了俾斯麥號的行蹤。在3日後,俾斯麥號于接近卑爾根的挪威格裏姆斯塔峽灣(Grimstadfjorden)下錨時被噴火式偵察機發現並拍下了照片。皇家海軍的戰列艦及其他軍艦己作好部署,密切留意俾斯麥號進入大西洋時將會途經的各條航線。

德軍先取北航向,再取西北航向,成功平安無事地穿過挪威海,向格陵蘭方向前進,駛向冰島與格陵蘭之間的丹麥海峽,即大西洋入口。

由于艦隊的航線距離北極圈很近,因此英國航空偵察沒有發現德國人。由于德國人的主要目標是運輸隊,呂特晏斯希望能在濃霧的幫助下悄悄地突入大西洋。

5月23日傍晚,德軍被配備有雷達的重巡洋艦薩福克號及諾福克號發現,當時兩艦正在丹麥海峽巡邏,期待德軍的突破。對方艦隻在短暫交火後,英軍巡洋艦自知不是對手,被迫釋放煙霧並退往德軍的射程範圍外,以雷達尾隨德軍。同時,俾斯麥號主炮射擊產生的巨大震動導致桅桿上的凝結冰脫落砸壞其雷達,迫使呂特晏斯命令歐根親王號行駛至艦隊前方,為艦隊提供前方的雷達搜尋。該決定在之後使英軍分不清德軍艦隻,因為兩艘德艦自身的輪廓十分相似,艦身噴塗的偽裝也一樣。

丹麥海峽

5月24日,星期日,凌晨5時,德軍艦隊準備離開丹麥海峽,歐根親王號的聲納探測到在左舷處有2艘未判明艦隻。德艦立即做好了戰鬥準備。

俾斯麥號戰列艦下水俾斯麥號戰列艦下水

英國攔截艦隊包括剛完工的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及胡德號戰列巡洋艦,由蘭斯洛特·霍蘭海軍中將指揮。英國編隊由胡德號打頭陣,威爾士親王號墊後。胡德號被視為皇家海軍的驕傲,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戰列巡洋艦,但其弱點是甲板裝甲相當薄弱。

霍蘭中將命令己方艦首對準德艦,以圖盡快縮短雙方距離。因為他知道胡德號的甲板裝甲很薄弱,而假如炮戰中雙方距離超過10,000碼的話,敵方的炮彈就很可能會落到己方軍艦的甲板上,反之則會落到裝甲帶上。5時49分,霍蘭命令向德軍領頭艦——歐根親王號開火,因為英國人誤將歐根親王號當成了俾斯麥號。胡德號在5時52分主炮搶先開火,威爾士親王號隨後也向歐根親王號開火。

直到打了2輪齊射後,霍蘭才發現攻擊的目標是錯誤的,立刻命令將火力轉向俾斯麥號,但已浪費了很多時間,並造成了一些混亂。當時雙方距離大約為12.5英裏,即10.9海裏左右。

5時55分,德國編隊開火還擊,集中火力攻擊胡德號。由于英艦的錯誤判斷,所以一開始炮擊時並未命中德艦,反觀德艦就沒有犯這種錯誤,所以炮彈不斷準確地向英艦射去。盡管霍蘭擁有比德艦更強大的火力,但戰場情勢對呂特晏斯有利——由于英國戰艦艦首正對德艦,胡德號和威爾士親王號分別隻能使用四門前主炮和六門前副炮,而德國軍艦卻能使用全部火力向英國人還擊。

此時俾斯麥號發射第三次齊射,命中胡德號中部,造成救生艇甲板產生火災,並迅速蔓延。霍蘭中將此時意識到己方處于不利地位,于是命令左舵二十度,以發揮全部火力。6時整,胡德號剛完成轉向,俾斯麥號進行第五次齊射,一發(一說2發)炮彈貫穿了胡德號的薄弱的甲板裝甲,引爆了主彈葯庫。胡德號瞬間折成兩半,迅速沉入海中,包括霍蘭中將在內的1418名官兵陣亡,僅有3人獲救。

德艦立刻將炮火指向威爾士親王號。該艦艦橋遭一發15英寸炮彈擊中,除艦長與一信號兵外所有艦橋人員陣亡。另外各處遭4發15英寸炮彈及4發8英寸炮彈擊中,艦體受重創,數門主炮因故障與戰損而無法發射,在重傷之下失去戰鬥力,被迫退出戰鬥。

德國人也為勝利付出了很大代價。俾斯麥艦中彈三發,位于艦艏的二號燃料槽受損破裂;左舷被命中一發水中彈(來自威爾士親王號),導致左舷一座鍋爐被擊毀,2號發電機艙被水淹沒,艦體首傾3°左傾9°,右側螺旋槳尖出水,航速下降至26節。為日後被圍殲埋下了禍根。

追擊

英國人很快確定了俾斯麥號的位置,並集結了大量的軍艦前來圍擊,包括約翰·托維上將指揮的本土艦隊及詹姆斯·索默維爾中將指揮的地中海H艦隊。

1941年5月24日,俾斯麥號遭到從勝利號航空母艦上起飛的劍魚式魚雷機的攻擊,被命中1枚魚雷,但僅造成了輕微的損傷。

隨後歐根親王號繼續前進,進入大西洋,俾斯麥號則轉向前往法國聖納澤爾以修理損傷。其後英國人差點失去了同俾斯麥號的接觸,但艦長呂特晏斯的錯誤決定(呂特晏斯以為英軍仍然知道他在哪裏,所以向本土發了電報,該電報被英軍截獲)使英軍再次發現了俾斯麥號。

最後戰鬥

戰前態勢

1941年5月27日清晨, 天空中雲層低垂,6級大風正從西北方向吹來,令海面上波濤洶涌,俾斯麥號正以7節的航速搖搖晃晃的向西北方向開去。此時,這艘幾天前還紅透半邊天的戰列艦已經陷入無可挽救的絕境。

在1941年5月24日,俾斯麥號在丹麥海峽的戰鬥中擊沉了英國海軍著名的戰列巡洋艦胡德號並擊傷了戰列艦威爾士親王號。但是在與威爾士親王號的戰鬥中,俾斯麥號自身也被對手的3發14英寸炮彈命中。具體損傷狀況如下:水上飛機彈射器被摧毀,導致該艦無法放飛水上飛機;艦艏的燃料艙被擊中,炮彈貫穿了艦艏左舷的60毫米裝甲帶(也可能是更低的位置),穿入燃料艙內,隨後穿出了右舷,(根據幸存者的描述,炮彈在穿出右舷的時候發生了爆炸,撕開了一個直徑達1.5米的破口。)在兩側的船體上撕開了兩個大洞。

這不僅造成燃料的大量泄漏,而且導致了嚴重的進水,而進水又污染了艦內的部分燃料,這使該艦的燃料狀況出現短缺;一發炮彈從水下命中了左舷的一個鍋爐艙,彈體撞在鍋爐艙外45毫米厚的防雷隔壁上並發生了爆炸,損壞了船體,產生的彈片和裝甲碎片切斷了艙內的蒸汽通路,隨後大量的進水導致該鍋爐艙關閉。

在1941年5月24日和5月26日,從英國航空母艦上起飛的劍魚式攻擊機兩次空襲了俾斯麥號。其中,5月24日勝利號的艦載機發射的一枚魚雷擊中了右舷前桅位置的船體,但是由于定深器失靈,這枚魚雷隻擊中了該艦的主裝甲帶,並未造成什麽實質性的損害。

而5月26日的空襲則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這次空襲有兩枚魚雷命中該艦。其中一枚魚雷在左舷主裝甲帶下輪機艙外的位置炸開,VII號隔艙外的一段防雷縱壁的焊縫被撕裂,造成包括左舷傳動軸通道在內的部分艙室發生進水。好在進水很快就被損管人員控製住了。另外一枚魚雷從左舷命中了後部裝甲隔壁之後約1至2米的部位,摧毀了操舵系統並損壞了螺旋槳,還導致方向舵被卡死在左轉12度的位置上,同時還造成船體外側嚴重損壞並伴有大量進水。損管人員很快就明白這一創傷是無法修復的,隻能通過調整兩側螺旋漿的轉速來勉強航行,但是航速大減。

由于此時該艦正在向東航行,西北方吹來的大風和洋流使海水不斷灌入艙內,導致損管工作難以進行。因此德國人隻得硬著頭皮將戰艦掉頭向西北方向迎著風浪開去,以此減少進水,而那裏正是英國艦隊開來的方向。已經有名無實的“艦隊司令”呂特晏斯將軍悲痛的發出電報:我艦已不堪操縱,將戰至最後一彈。

而在1941年5月25日夜至5月26日凌晨,英國艦隊就已經開始開始提速追趕德艦。其中以多塞特郡號的命令最為誇張,馬丁(Martin)艦長下令全速航行,準備截擊俾斯麥號,並且可以在必要的時候撞擊對手。現由于魚雷攻擊機的功勞,英國人將得償所願,一場復仇之戰即將開始。

1941年5月26日夜間至5月27日凌晨,數艘英國驅逐艦率先追上了俾斯麥號並開始用魚雷對其進行攻擊,而俾斯麥號也向對手回敬了猛烈的炮火。英國驅逐艦毛利人號(Maori)後來聲稱命中了1枚魚雷,很多資料都將其計入命中數量中,並據此說明俾斯麥號水下防護對魚雷的抵抗能力十分卓越。

不過事實上由于夜間能見度太低,雙方發射的炮彈或魚雷均未命中目標,包括槍炮官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von.Mullenheim-Rechberg)在內的德方幸存人員後來也證實夜間並沒有魚雷命中了俾斯麥號。倒是俾斯麥號的前甲板在夜間發生了一場小火災,原因可能是由于照明彈落到了該處甲板上,火焰後來被海浪撲滅,很可能正是這一火災使英國驅逐艦的艦員誤以為魚雷命中了目標。

但是俾斯麥號則由于這些騷擾而無法進行有效的損管,人員也沒有得到休息。英國驅逐艦為避免損失,在日出前撤離了戰場。此時,俾斯麥號全艦上下都彌漫著絕望的氣氛,疲憊不堪的水兵們抱著聽天由命的心態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戰鬥。揭開不沉戰艦的神秘面紗——俾斯麥號戰列艦最後的戰鬥。

此時,兩艘英國戰列艦喬治五世號羅德尼號正從西北方向乘風順水而來,水兵們摩拳擦掌,士氣高漲。羅德尼號原本正在遂行為商船護航任務,但是與其說是護航,不如說是與商船同行更為恰當,該艦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前往美國的波士頓船廠進行整修。由于隻是參加護航行動,因此羅德尼號沒有攜帶滿額彈葯,這是該艦在後來的戰鬥中出現穿甲彈不足的狀況的原因。不僅如此,該艦的鍋爐此時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故障,最大速度隻剩下21節,船員中也有許多缺乏經驗的新兵,因此該艦的整體狀況可說相當不好。

胡德號沉沒之後數小時,該艦臨時接到命令,中止了當前的護航任務,加入到了追擊俾斯麥號的行列中,並于5月26日傍晚6點左右與喬治五世號匯合。而始終負責監視俾斯麥號的兩艘重巡洋艦多塞特郡號和諾福克號則在西面繼續履行著自己的任務。戰列巡洋艦聲望號雖然也在艦隊之內,但是由于其裝甲薄弱,並沒有被投入到最後的戰鬥中去,而是遂行為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護航的任務。

這支艦隊的司令官托維上將此時正坐鎮在喬治五世號的艦橋,仔細的思考著當前的狀況。他已經知道俾斯麥號受到了魚雷機的打擊,機動性肯定受到了很大影響,但是對于這個對手究竟還剩下多少戰鬥力則不是十厘清楚。他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向正東方向航行,開過俾斯麥號的前方,攔在德艦的北面,這樣可以用全部側舷火力形成對德艦的T字型陣勢。另一種是向東南方向航行,從西面接近俾斯麥號,由于此時正是日出後不久,東面的天空光線良好,正好可以襯托出德艦的身影,方便炮兵瞄準目標。經過一番權衡,托維下令艦隊提速,向東南偏東方向開去,佔領俾斯麥號西面的有利射擊陣位。這可能是考慮到德艦僅有一艘,轉向不受佇列限製,因此佔據T字頭的價值不大。但事實上俾斯麥號此時已經不堪操縱,轉向頗為困難,如果向正東方向進行攔截的效果可能會更好一些,不過英國人對此時狀況的了解頗為有限,因此沒有採取這一措施。

7點08分,托維上將下達了另一道命令,賦予羅德尼號在戰鬥中自由行動的權力。這可能是考慮到己方的參戰艦艇數量並不多,而且對手也僅有一個,因此不必強迫各艦拘泥于相對缺乏彈性的戰列線。

8點20分,諾福克號重巡洋艦再次報告了俾斯麥號的方位,2艘戰列艦按照這一方位修正了航向,向戰場進發。戰鬥即將打響,軍官們都開始對下屬下達命令。英國軍官按部就班的對水兵們下達了一系列教科書式的指令,而且作戰條件令他們無可挑剔。而德國人則在做最後的準備,由于德國軍艦上的105毫米高平兩用炮和其他小口徑防空武器沒有任何裝甲保護,在戰鬥中橫飛的彈片將對暴露在甲板上的彈葯以及操作這些武器的水兵造成嚴重威脅,考慮到這些武器對英國戰列艦並沒有什麽威脅,因此艦長林德曼命令操作這些武器的水兵都撤下戰位,躲進了有輕裝甲保護的艙室裏,作為其他部門的後備人員隨時待命。

最後,8門380毫米主炮與12門150毫米副炮做好了戰鬥準備,對于英國人的數量則沒有什麽人太介意:在這種必敗的戰鬥中敵人的數量究竟有多少並沒什麽區別,反正頂多也隻能被擊沉1次。相比于上一艘被貫之以“不沉戰艦”頭銜的塞德利茨號戰列巡洋艦,俾斯麥號並沒有碧玉錨地之外的淺海沙床可以墊底,在她的身下隻有一個深達數千米的深淵——這是一個足以讓任何一艘水面戰艦萬劫不復的深度,一旦沉下去可就再也沒有打撈修復的機會了。

8點43分,羅德尼號的防空軍官在大約25,000碼的距離上望見俾斯麥號的身影出現在晨曦之中,漢密爾頓艦長隻對艦員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話:“前進,祝好運”。與此同時,在俾斯麥號上,警報聲響徹全艦:左前方2艘英國戰列艦!盡管這一天的風浪較大,但是戰場上的能見度卻出乎意料的好,俾斯麥號的槍炮官施耐德(Adalbert Schneider)和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等人都很快就認出了2艘英國戰列艦是喬治五世號和羅德尼號。盡管這幾乎是一場無懸念的戰鬥,但是緊張的氣氛還是在雙方水兵中迅速的蔓延,雙方都忐忑的等待著炮聲響起。

註1:曾經廣泛流傳的說法稱該艦由于舵機卡死而無法轉向,因此不得不向西北方向航行說法,事實上是不正確的。對于多軸推進的軍艦來說,通過調節左右兩側螺旋槳的轉速也可以進行轉向。俾艦的螺旋漿雖有受損,航行能力劇降,但是勉強仍可使用,並非完全不能轉向。

外科手術

(8:47 — 9:13)

上帝並沒有過多的考驗雙方水兵的耐心。8點47分,羅德尼號率先打響了這次戰役的第一炮,該艦在大約24000碼的距離上使用A,B兩座主炮塔的6門16英寸大炮對俾斯麥號實施了一次齊射。

1分鍾後,英國艦隊旗艦喬治五世號的前主炮群也發出了怒吼,一串14英寸炮彈呼嘯著飛向遠在23400碼外的德國戰列艦。

8點49分,英國軍艦上的觀測人員看見一團碩大的桔色火球在俾斯麥號的前主炮群上升起,片刻之後,在距離羅德尼號大約200碼的地方升起了4條巨大的水柱,這標志著德國人開始還擊了。就這樣,在3分鍾內3艘戰列艦相繼開始了炮擊,而2艘英國重巡洋艦則依舊保持沉默,全速向她們的陣位開去。

由于交火距離很遠,而且雙方艦艇正在異向行駛導致迅速增加距離,這都給觀測與火控工作帶來了一定程度的麻煩。炮彈需要花費半分鍾以上的時間才能飛過約23000碼的距離,而槍炮官們在觀測到彈著點之後才能對彈道進行修正,因此雙方的射擊頻率都比較緩慢。但是由于能見度良好,雙方火控人員的測距工作整體來說都比較成功。

英國火控人員們在一開始似乎是過高的估計了俾斯麥號的航速,羅德尼號的頭兩輪炮擊都落在海裏,彈著點與德艦距離甚大。而俾斯麥號的前主炮群在第二次齊射中發射的4枚炮彈中有3枚從英國軍艦上方一躍而過,但最後一枚炮彈則在距離羅德尼號僅約20碼的海中爆炸,爆破的彈片飛上了羅德尼號的甲板,造成了一場小火災,但是火勢旋即被撲滅。(這發近失彈常常被誤認為是命中。)而德艦後主炮群的4門主炮則由于射擊角度的限製而無法指向羅德尼號,于是隻能保持沉默。如果允許這兩座炮塔獨 立射擊,它們就可以向喬治五世號發射炮彈了,顯然這是個出乎意料的情況,不過德國人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解決這一問題。

此後羅德尼號進行了成功的規避航行,躲開了德艦的第3撥炮彈。在交火中兩艘英國戰列艦相繼向南轉向,佔據了位于德艦西側的陣位。

在雙方戰列艦的大口徑炮彈你來我往的時候,北面的2艘英國重巡洋艦繼續全速向西航行,從俾斯麥號前方越過,然後轉身南下,佔據了德艦東側的射擊陣位。8點54分,急不可耐的諾福克號重巡洋艦在2萬米的距離上開始向俾斯麥號的右舷發射炮彈,于是德國人陷入了被左右夾擊的困境中。(註3)大約與此同時,羅德尼號的6英寸副炮也開始向俾斯麥號發射炮彈。

經過槍炮官們的修正,羅德尼號主炮的第三次齊射夾中了俾斯麥號。此時,俾斯麥號的厄運再次降臨了。大約在8點58分到9點00分之間,羅德尼號在大約18000米的距離上進行了第4次和第5次齊射,共有2發16英寸炮彈命中了俾斯麥號艦體前部主炮群坐落的區域,導致前主炮群嚴重受損。

在德國人反應過來之前,諾福克號發射的一發8英寸炮彈命中了前桅樓,破壞了前部火控室。9點02分又有一發16英寸炮彈命中了前主炮群的B炮塔,這發炮彈貫穿了炮塔正上部180毫米厚的裝甲板穿入塔內並發生爆炸,塔內2門主炮的升降裝置被破壞,英國水兵們很快就觀測到這2門主炮的炮口向上抬起到30度的最大仰角,這座炮塔也完全喪失了戰鬥力。就這樣,開戰剛剛15分鍾,俾斯麥號已經喪失了一半的主炮火力和前部火控室。

9點04分,多塞特郡號重巡洋艦在18,000米的距離上開始向俾斯麥號射擊。此後英國人的炮火越發精確,喬治五世號先前由于在彈著點識別方面發生了一些錯誤,導致一直沒有積分,但在9點10分左右,該艦的主炮連續將5發14英寸炮彈送上了俾斯麥號的甲板,一連串的劇烈爆炸使俾斯麥號全艦都受到猛烈的震動,其中一發炮彈還將位于左舷的62號副炮炮塔的頂蓋和側後的圍壁一起扯飛。

軍士長(Chief Petty Officer)Gerhard Sanger很快接到報告,稱62號副炮的彈葯庫內發生火災,他急忙越級向損管人員Josef Statz直接下令馬上往62號副炮彈葯庫裏灌註海水以避免發生殉爆,此時仍有一些水兵沒有逃出,不過為了保全軍艦,也隻能犧牲他們了。灌入艦內的海水迅速消耗了該艦的儲備浮力,增加了艦體的吃水深度,並且使艦體向左側傾斜的角度逐步增大。損管中心不得不向右側艙室進行對稱註水來恢復船體的平衡。位于右舷的副炮群在差不多同一時段裏也遭到英國重巡洋艦8英寸炮彈的攻擊,情勢岌岌可危。

另有一枚16英寸炮彈命中了105毫米高炮炮彈的儲藏室,導致其中的炮彈殉爆,還炸死了許多在附近艙室裏待命的高射炮兵,熊熊火焰開始在艦體舯部甲板和上層建築上蔓延。這些大口徑高炮使用的彈葯由于缺乏嚴密的保護措施,在戰鬥中多次發生殉爆事件,成為嚴重的安全隱患,其中一次爆炸事件甚至將左舷的一座對空射擊指揮儀完全肢解。事實上這也是德國大型軍艦的通病之一,1940年在挪威的奧斯陸峽灣戰沉的布呂歇爾號重巡洋艦也曾因此而大吃苦頭,可惜俾斯麥號並未針對這一缺點進行任何的改進,于是這一幕悲劇在時隔一年之後再度上演。

此時,俾斯麥號後部火控站的第四槍炮官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已經在艦內控製電話裏聽見前部火控站喪失戰鬥力的訊息,隨後就接到了艦橋發來的命令:由于前主炮群的2座炮塔已經喪失戰鬥力,前部火控儀器也已經被毀,因此隻能由後部火控站控製後主炮群繼續進行戰鬥。根據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本人的回憶,他是在戰鬥開始約20分鍾之後(大約是9點07分)接到這一指令的(而且這是整場戰鬥中他從指揮部門接到的唯一一條命令。),同時還表示後主炮在他的指揮下一共進行了4次炮擊。根據英國方面大約在9點13分確認俾斯麥號喪失了有效的還擊能力,隨後暫停炮擊並進行戰術機動的情況來看,可以認為男爵對時間的估計是相當準確的。

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立即就對C,D主炮塔下達了相關指令,並把打擊目標改為喬治五世號,因為他已經觀測了這個目標一段時間。2座後部主炮轉向喬治五世號戰列艦,雙方此時的距離約為11000米。良好的能見度對男爵的測距工作起到了很大幫助,經過三輪試射,他已經測定了雙方正確的距離,在第四輪炮擊中俾斯麥號發射的炮彈在喬治五世號的兩側揚起了巨大的白色蘑菇狀水柱,這意味著她夾中了對手。炮彈爆炸時發出的巨響使喬治五世號上的許多水兵感到非常緊張,擔心被俾斯麥號的下一撥炮彈命中。

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時刻,如果俾斯麥號能夠再進行一到兩次齊射,就很有希望命中喬治五世號。幾乎與此同時(時間大約在9點12分),羅德尼號發射的一枚16英寸炮彈命中了俾斯麥號的艦橋,艦橋內的人員頓時死傷慘重,此後艦橋一再的遭到炮火的襲擊。大約一分鍾後,另一發大口徑炮彈命中並貫穿了俾艦的後桅塔樓,將後部光學測距儀連底座一起扯飛,火控軍官使用的目鏡鏡片也被震碎了。俾斯麥號的火控部門就這樣喪失了指揮主炮的最後手段,沮喪不已的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眼睜睜的看著良機逝去而無可奈何,隻能下達了讓最後2座主炮塔各自為戰的命令。

至此,距開戰後大約26分鍾,俾斯麥號總計被命中2發8英寸炮彈,5發14英寸炮彈和4發16英寸炮彈,2座前主炮塔,艦橋,前後測距儀相繼被毀。這意味著該艦繼喪失有效機動能力之後,又喪失了統一的指揮與火控,基本喪失了戰鬥力。用“點穴”或者“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之類的辭彙來形容這一時段的炮擊可謂恰如其分,接下來等待俾斯麥號的將是多如牛毛的炮彈。

註3:有資料稱諾福克號和多塞特郡號在9點之後才開始射擊,但是根據英國方面的戰鬥記錄,在9點左右即有8寸炮彈命中了前部測距儀。根據這一事實,諾福克號應該在9點之前就開始炮擊,經過數輪試射之後在9點左右命中目標。

註4:亦有資料稱英艦羅德尼號在8點50分左右進行了第3輪炮擊並命中1彈,但是從當時雙方的距離上看這顯然不太可能,而且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一點,英德雙方的參戰人員大都表示首次命中發生在9點左右。而且以當時參戰的雙方人員的回憶錄來看,雙方在初期相互炮擊時的射擊頻率都很慢,俾斯麥號在8點49分到9點之間的約11分鍾時間裏也僅僅進行了6輪齊射,因此自8點47分開始炮擊的羅德尼號在8點50分就發射了第3撥炮彈的可能性不大。鑒于這些情況,本文不採納這一說法。

註5:Josef Statz,原為一名造船工人,1940年10月入伍,于1941年4月剛剛轉到俾斯麥號上服役,在該艦的損管部門工作。他隨艦參加了萊因演習行動,在俾艦沉沒後被英國軍艦多塞特郡號救起,卒于1999年6月24日。由于他當時在損管中心工作,並曾前往艦橋,因此對當時艦內的損傷情況提供了許多非常有價值的證詞。

最後的抵抗

(9:13 — 9:31)

9點13分,羅德尼號暫時中止了炮擊。3分鍾後,羅德尼號在大約1萬米的距離上用水下魚雷發射管向俾斯麥號發射了1條622毫米魚雷,但是未能命中。(註6)

此後鑒于俾斯麥號已經基本喪失了戰鬥力,英國戰列艦大搖大擺的開始了戰術機動,首先是羅德尼號向右舷轉了個圈後掉頭北上,與德艦的相對位置也由異向同舷改為同向異舷。而距離德艦較遠的喬治五世號在停火後選擇了向左舷回轉北上的路線,這樣也縮短了與目標之間的距離。俾斯麥號的後主炮群的2位炮長則不約而同的重新將距離較近的羅德尼號作為打擊目標,陸續進行了一些零星的獨立射擊,但是由于沒有統一的火控,無法對英國軍艦造成太大威脅。而兩艘英國戰列艦在相繼完成了轉向之後,重新恢復了對德艦的炮擊行動。

9點20分,戰場之外的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開始起飛劍魚式魚雷攻擊機,共有12架飛機陸續起飛,隨後向戰場飛去。

9點20分,喬治五世號的A炮塔的老毛病犯了,炮塔內的機械設備發生了極為嚴重的故障,在接下來的大約30分鍾時間裏竟然一炮未發!氣急敗壞的艦長當即下令全部副炮也要開始向俾斯麥號發射炮彈。該艦使用的14英寸主炮為維克斯公司的產品,其良好的射擊精度經受了實戰的檢驗,但是由于生產多聯裝炮塔的技術不過關,導致其可靠性較低,經常發生機械故障,這一問題一直到1943年才得到部分解決。但在這場戰鬥中,這類問題嚴重困擾著喬治五世號戰列艦,使其在這場戰鬥中的很大一部分時間裏無法完全發揮火力,並且間接延長了戰鬥的時間。

同一時間,諾福克號重巡洋艦轉向東北,不久又轉向西行,繼續在較遠的距離上發射8英寸炮彈。而正向東航行的多塞特郡號則向右舷轉向,該艦的主炮“發言”較少,但卻頗為精確,多次命中俾斯麥號的要害部位,給德艦上的人員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此時,羅德尼號正緩緩轉舵向東,開始接近俾斯麥號。而俾斯麥號似乎已經不受控製,正遙遙擺擺的繼續向西北方前進。

一撥又一撥的炮彈不斷的飛向該艦,使其已經飽受炮火蹂躪的上層建築再次遭到重大打擊。殘存的150毫米副炮此時依然在向對手噴吐著火舌,但是並沒有產生什麽效果。橫飛的大口徑炮彈很快就將它們一掃而光。艦橋和B炮塔相繼被多發炮彈命中,一枚16英寸炮彈在艦橋前部非裝甲艙室的頂上劃開了一個可怕的裂口,還有一枚14英寸炮彈命中並貫穿了B炮塔的炮座,使得大火開始在炮塔內蔓延,後來還引發的劇烈的爆炸。非常令人意外的是,最早被炮彈命中的A炮塔此時倒沒有再遭到什麽重大傷害,塔內的炮兵們正在緊張的進行修理,嘗試讓這座炮塔恢復戰鬥力。

大約在9點21分,正指向左舷前方的俾艦D炮塔被一枚14英寸炮彈命中正面,炮塔右側的那門主炮立即失去作用,炮塔裏還發生了不明原因的火災。但在炮長Friedrich Helms的率領下,炮兵們仍然堅持用尚存的左側身管發射了2發炮彈。隨後烈火和濃煙很快就迫使全體炮組成員逃離了崗位,于是這成為又一座喪失戰鬥力的主炮塔。在此之後,D炮塔相繼又被數枚大口徑炮彈命中,其中2發貫穿了炮塔,另一發在貫穿了50毫米的露天甲板裝甲後砸在了炮座上,由于這枚炮彈的被帽被露天甲板剝除,在小法線角的情況下對裝甲的貫穿能力劇減,所以被220毫米的下部炮座裝甲成功彈開。9點27分,A炮塔內的水兵們的努力獲得了成果,380毫米主炮意外的進行了一次射擊,將雙方水兵都嚇了一跳。

但是這隻是回光返照,英國方面越來越凌厲精確的炮火徹底粉碎了德國人的抵抗,A炮塔很快就再度被打啞。9點31分,C炮塔又進行了一次齊射,炮彈再次落在了距離羅德尼號戰列艦不遠的地方,這是俾斯麥號主炮最後的絕唱,一發14英寸炮彈隨即命中了C炮塔正面,雖然沒有貫穿裝甲板,但是使升降和轉動系統遭到破壞,炮塔左側的主炮無法繼續使用,此時炮塔指揮官明白大勢已去,隻得下令全體成員撤離,于是這最後一座碩果僅存的主炮塔也喪失了作用。各個被貫穿的炮塔內部均發生了不同程度的火災或者輕微的爆炸,為了避免更嚴重的殉爆,尚在堅守崗位的損管人員照例開始向幾個彈葯庫裏註水。

動力系統也在同一時段遭到重大打擊,根據損管中心的幸存者Josef Statz的回憶,時間大約在9點20分到9點30分之間,有一發炮彈在右舷的一座鍋爐艙內爆炸,造成少量燃油起火,另有若幹水兵被泄漏的高壓蒸汽燙傷。左側的輪機艙也被炮彈命中,停止了運轉。此時,這艘軍艦完全成為一座漂浮的死亡之城,艦體向左舷傾斜的角度也繼續穩步加大,然而她的戰旗還在桅桿頂端高高飄揚,這就意味著戰鬥還在繼續。不過這或許並不完全是勇氣的體現,由于全艦已經失去統一指揮,船員已經陷入一片混亂,絕大多數部門都已經失去了掌握局面的能力。

此時,羅德尼號航向東北,駛過了俾斯麥號的左前方,雙方的距離已不足6000米,而轉向困難的俾斯麥號已經無法回避,搖搖擺擺的撞向英國人的炮口。剛剛完成了轉向的多塞特號重巡洋艦也從東面開來,死亡的陰影頓時籠罩在德艦的周圍。

註6:俾斯麥號的幸存者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回憶說羅德尼號在大約1萬米的距離上連續向俾斯麥號發射了6枚魚雷並且無一命中。不過根據其他一些資料,羅德尼號隻裝備有2枚魚雷,並且該艦的戰鬥報告表明,在當天上午10點左右曾經向德艦右舷發射了一枚,因此推斷9點13分這個時點上英艦應該僅發射了1枚魚雷。

註7:這發炮彈推定為英國重巡洋艦發射的8英寸炮彈,因為當時2艘英國戰列艦均在德艦左舷一側,因此命中右舷的炮彈勢必來自英國重巡洋艦。這枚炮彈如果命中主裝甲帶以上的船體則必定會被主裝甲帶或者主裝甲甲板阻擋,所以唯一的可能是在命中了主裝甲帶以下的船體並貫穿了船殼和防雷壁之後飛入鍋爐倉的。至于燃油起火的原因則無法考證,可能是由于炮彈爆炸產生的火焰造成的,也有可能是被當時從鍋爐或蒸汽通路內泄露出來的高溫蒸汽引燃的。

註8:這發炮彈推定為英國戰列艦發射的主炮炮彈,在貫穿了3層甲板之後落入輪機艙爆炸。原本在這樣的近距離炮彈要貫穿50毫米厚的露天甲板是幾乎不可能的,因為近距離飛來的炮彈落角太小,會被水準裝甲彈開。但是此時船體的左傾增大了左側來襲炮彈與露天甲板的夾角,使得從6000米到9000米這樣的近距離上飛來的炮彈也有可能貫穿50毫米的露天甲板裝甲。炮彈在貫穿50毫米的裝甲後失去了風帽與被帽,並且導致彈道向下偏轉,(根據美國著名專家Nathan Okun的論述,上述情況均會減弱炮彈在接近垂直的彈著角度時的貫穿裝甲板的能力,但是在大 法線角的情況下則會增強的貫穿能力)隨後貫穿了無裝甲保護的第二甲板和80毫米厚的主裝甲甲板(第三層甲板)飛入輪機艙。另一種可能是炮彈由水下命中了船體並穿入了鍋爐艙,但是考慮到該艦當時已經向左傾斜,使左側主裝甲帶深入水下,應當能夠抵擋水下射彈的攻擊,而且在這種近距離也很難將炮彈射入水下,因此這種可能性並不大。

打靶

(9:31 — 10:21)

此時,俾斯麥號已經完全成為一條靶船,英國軍艦圍繞在周圍,肆無忌憚的傾瀉著各種口徑的彈葯。由于德艦上煙火繚繞,而炮彈的落點又十分密集,使得英國槍炮官們的觀測工作遇到了很大困難,這一問題臨時倒成了德國軍艦的保護傘,降低了英國艦隊的炮擊效率。但是盡管如此,仍有相當數量的炮彈命中了德艦,大多數命中還是集中于上層建築,其中又以前桅樓受創最為嚴重。

羅德尼號一邊開火一邊從俾斯麥號前方開過,此後就一直在俾斯麥號附近徘徊,並于無意中將打擊重點變成了右舷。自無畏艦時代以來,還是首次在大白天出現如此近距離的戰列艦之間的戰鬥(如果這還能被稱為一場戰鬥的話)。

據Josef Statz回憶,執行軍官Hans Oels在9點20分到9點30分之間的某個時點下達了開啟通海閥的命令。這很令人費解,此時俾艦的主炮還沒有喪失戰鬥力,C炮塔持續戰鬥到9點31分方被摧毀。據此推測,可能是Josef Statz對時間點的記憶或者估計略有偏差,下達這一命令的時間應該是在C炮塔被毀(9點31分)之後。另外還有幾位生還的德國水兵回憶說曾經在艙室內遇到Oels,當時Oels對他們說全部主炮都已經無法射擊了,所以必須棄艦自沉。由此看來,下達這一命令的時間的確應該晚于9點31分,這位執行軍官才可能接到全部主炮均無法使用的報告,此後他離開了自己的崗位,這樣他在艙內和別人說全部主炮均已無法使用的情況才合情合理。從邏輯上說,指揮官也不應該在軍艦尚有還擊能力的情況下下達自沉的命令,但是也有可能是這位執行軍官對戰局已經絕望,因此提前下達了棄艦自沉的命令。不過由于Oels本人未能生還(根據幸存者的回憶,這位執行軍官最後被一發14英寸炮彈炸死在後部食堂),因此沒有辦法確定這一命令究竟是在什麽時候下達的。

在下達了自沉的命令之後,Hans Oels很令人驚訝的離開了指揮崗位。不過將此稱為擅離職守恐怕是不妥當的,根據其他幸存者的證詞來推測,這應該是由于當時艦內的通訊系統失靈,即使下達命令也無法傳遞至其他部門的緣故。估計造成這一情況的原因應該是位于主裝甲甲板以上的一些通訊纜線遭到了炮火的損壞。該艦由于主裝甲甲板的位置過低,艙下空間狹小,不得不為此作出了很大的犧牲,不僅延長了防護區域的長度,而且導致許多電纜和通訊纜線都被放置到主裝甲甲板以上,這嚴重降低了軍艦的整體防護水準。在通訊設備隨著戰鬥的進行而遭到逐步破壞之後,艦內聯絡狀況也趨于惡化,最終使全艦陷入混亂。

當時艦內通訊系統失靈的情況得到了多方面的證實,很多人因此並沒有及時收到或者根本沒有收到棄艦自沉的命令。如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就根本沒有收到這條命令,他使用艦內電話聯系其他部門,但卻幾乎全部打不通。中央輪機室的指揮官Gerhard Junack則是從輪機控製中心收到了棄艦自沉的命令的,隨後也和外界失去了聯系。他隻得一面派人去打聽情況,一面率領輪機兵們匆匆開始做自沉的準備工作。可是直到自沉的全部準備工作都完成了,這些輪機兵們也沒有接到任何進一步的指令。Gerhard Junack這才明白通訊已經完全中斷,于是隻得下令所有水兵離開主機室,由機械長留下來在主機上安置炸葯,設定了9分鍾的起爆引信。直至機械長離開的時候,主機仍然在按照最後的命令的運轉著。不久之後,已經逃到上層艙室的Gerhard Junack聽到從輪機艙裏傳來了炸葯爆炸的聲音。此時右舷的儲備浮力已經用完,所有傾斜控製水箱裏都已經註滿了海水,損管中心的人員在通訊系統失靈之後也隨即逃散,這時候後部火控站裏已經急的團團轉的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把電話打進了損管中心,這次總算是打通了,拿起電話的正是Josef Statz,于是男爵詢問他是誰在負責指揮軍艦,具體狀況如何。可是這位十分緊張的損管員卻答非所問的告訴他損管部門的兩位負責軍官都已經逃離了損管中心,末了還說他自己是這個損管室裏的最後一個人了,也得趕緊逃走。馮.穆倫海姆-雷希貝格男爵這才知道大事不好,盡管他仍然沒接到棄艦的訊息,但是事實上也並不需要這樣的命令了。英國軍艦的炮彈不斷的落在俾斯麥號上,男爵認為躲在有裝甲保護的後部火控站裏要比冒著橫飛的炮彈和彈片沖出去安全,所以決定暫時不離開崗位。而Josef Statz則意外的遇到了另外兩名返回損管中心的戰友,三人稍做商議之後決定冒險前往指揮塔確認一下情況。(返回的兩位水兵的姓名是Heinz Moritz和Erich Seifert)

由于通訊不暢,棄艦的命令很快就在水兵中造成了嚴重的恐慌氣氛。艦上的水兵大多是缺乏經驗的新兵,在這種生死關頭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一古腦兒的向露天甲板上涌去。而許多艙門已經被關閉或者卡死,升降扶梯也已經停止運轉,使下層艙室的許多水兵難以逃出,這更是加劇了水兵的心理壓力,被困住的人從包括彈葯提升通道在內的一切出口向上攀爬,不過罕有成功者。艦上的大多數軍官很快就失去了對局面的控製,使得混亂狀態變得不可收拾。有些幸運的人倒是很快就逃到了露天甲板上,不過糟糕的是由于沒有人及時降下艦旗,不明就裏的英國艦隊仍然有條不紊的發射著炮彈,將這些逃到甲板上的德國水兵炸得血肉模糊。

9點40分,B炮塔內發生了一次劇烈的爆炸,估計是在塔內蔓延的火焰引燃了儲存在炮塔後部的炮彈或者發射葯包。劇烈的爆炸將厚達320毫米的炮塔後部圍壁炸倒,火焰從炮塔頂端的各個破口裏涌出,附近的木質甲板也開始起火,景象甚為慘烈。片刻後終于從狹窄的通道到達前部艦橋的Josef Statz等人意外的目擊了這一場面,頓時驚得目瞪口呆。此後他們在艦橋附近還發現了兩具軍官的屍體,Statz認出其中一個正是半個多小時前,當62號副炮的彈葯庫裏起火時,直接越級向他下令向該艙室註水的軍士長Gerhard Sagner,此時他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9點50分左右,隨著俾斯麥號艦向左側的傾斜度不斷加大,已經殘破不堪的前主桅即將油盡燈枯。此時桅樓的左側又遭到2枚大口徑炮彈命中(估計是喬治五世號發射的14英寸炮彈),再次嚴重破壞了桅樓的建築結構,導致桅樓隨後從中折斷,轟然向左舷倒下。尚在艦橋的Josef Statz等人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都幸免于難。9點54分,喬治五世號的主炮終于擺脫了各種故障的困擾,能夠發揚全部的火力打擊俾斯麥號。在過去的34分鍾裏,兩座四聯裝主炮塔裏的八門主炮飽受卡彈或者回轉機構失靈之苦,嚴重限製了彈葯投放量,大大降低了炮擊效率,隻有那座2聯裝主炮塔的運轉還算正常。

10點左右,羅德尼號向俾斯麥號的右舷發射了本艦的最後一枚622毫米的魚雷,後來艦員聲稱這枚魚雷命中了目標,但是未能得到其他證據的佐證,不能肯定是否真的如此。當時德艦自身煙火繚繞,其周圍則是彈如雨下,在一片混亂之中誰也說不清楚具體的狀況。

10點整,一發14英寸炮彈貫穿了有145毫米裝甲帶保護的左舷上部船體,在穿過了幾個艙室後飛入後部食堂並爆炸,食堂內原本鼎沸的人聲頓時被凄慘的哀鳴與呻吟取代。有超過100名在食堂及附近艙室內避難的德軍官兵被炸死,另有不明數量的艦員受傷。(也有資料稱這發炮彈造成的死亡人數高達200!)死者中包括了前面提及的執行軍官Hans Oles,此人在大約半小時前下達了開啟通海閥的命令,不過不清楚他具體是在什麽時間退到後部食堂的。據目擊者的描述,他是在升降扶梯和餐廳之間的某個位置被炸死的,當時他正在向餐廳裏的人喊著說立即棄艦。這一記命中也得到了英國方面的證實,並且很可能是當天由單發炮彈所造成的人員傷亡的最高記錄。

10點14分,羅德尼號停止了炮擊。

10點15分,皇家方舟號上起飛的12架飛機飛臨戰場上空,喬治五世號上的高射炮兵大吃一驚,誤以為是德國飛機趕來支援,立即用高炮向飛機發射炮彈,不過並未擊中。此後的聯絡消除了這些誤會。這些飛機並未找到向德艦投彈的機會,德艦上彌漫的煙火以及如雨點般落在德艦周圍的炮彈迫使飛行員們打消了搶頭功的念頭,悻悻而回。這也說明英國艦隊缺乏足夠的溝通和協調,使這些魚雷機空跑一趟,如果此時英國軍艦能暫停射擊,讓這些魚雷機能夠順利的發起進攻,那麽這場戰鬥將立即結束。

10點21分,喬治五世號停火。

死刑

10:21 — 10:39)

此時大多數英國軍艦的燃油狀況均已告急,德國潛艇和遠程轟炸機隨時可能出現的訊息更是令英國人坐立不安。托維上將也明白該是結束戰鬥的時候了。于是上將下達了最後一道作戰命令:所有有魚雷的軍艦全部駛向俾斯麥號,將其擊沉。此時隻有多塞特郡號重巡洋艦上還攜有魚雷,早就憋得不耐煩的馬丁艦長火急火燎的拍馬殺來,結果他們幹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蠢事。

10點25分,多塞特郡號行駛至距離俾斯麥號右舷約3000米的位置,艦員們已經一秒都不肯再等了,他們在幾乎毫無幹擾的情況下向德艦發射了2枚533毫米魚雷。兩枚魚雷在海面上劃出兩條白線,直奔目標而去。不久,在俾斯麥號艦橋右後側船體的位置,2支巨大的水柱騰空而起。盡管這兩枚魚雷的定深較淺,但是由于德艦向左傾斜時抬高了右側的船體,因此這兩枚魚雷應該是命中了右舷接近船底的部位。多塞特郡號的水兵們得意洋洋,準備觀看德艦沉沒時的壯觀景象。然而事與願違,已經嚴重左傾的德艦依舊沒有沉沒。原因很簡單,此時德艦的左舷大量進水,處于向左翻覆的過程中。命中右舷的魚雷非但對這一過程毫無幫助,反而在無意中義務充當了俾斯麥號的臨時損管,魚雷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撕開了右舷的下部艦體,造成大量的進水,起到了平衡註水的作用,暫時延緩了俾艦的翻覆。

有一種傳統的說法稱,在這一段時間裏俾斯麥號的副炮仍在向英國軍艦發射炮彈,這實際上是不太可能的。當時在右舷確實還有一座150毫米副炮完好無損,不過此時艙下的水兵在執行軍官下達自沉命令的時候應該就已經逃散,而通海閥也已經開啟了許久,很難想象在棄艦命令下達約1個小時之後還會有人呆在下層的彈葯庫和操作間內,繼續向副炮塔上提升炮彈(這還得是在電力供應沒有中斷並且彈葯庫仍然沒有被海水淹沒的前提下)。而左舷的情況更糟糕,不要說150毫米副炮,就連一門可用的105毫米高炮都沒有了。不過有資料顯示德艦上有極少數的輕型高炮當時仍在射擊。

如今筆者無從得知馬丁艦長是否意識到自己犯的錯誤,在10點35分,多塞特郡號觀測到俾斯麥號左傾大約15度,露天甲板左舷一側有相當部分已經沒入海面以下,這與Josef Statz的描述基本一致(此人在英國軍艦停止炮擊之後用一條繩梯從艦橋爬了下來,在10點30分左右投海逃生,後被多塞特郡號救起)。海水從左舷的所有彈孔和破口上灌入艙內,使艦體繼續穩步向左傾斜,事實上此時已經可以斷定該艦無可挽救了。10點36分,多塞特郡號從大約2000米的距離上向俾斯麥號的左舷發射了一枚魚雷,這枚魚雷的定深很淺,在大約2分鍾後命中了位于煙囪左側露天甲板以下的船體(也很有可能是直接命中了露天甲板)。爆炸的巨大威力對附近的上層建築,上部船體和露天甲板均造成重大破壞,露天甲板和上部船體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大量海水涌入船體內,迅速填滿了俾艦缺乏水密結構的上層艙室,4萬多噸的龐大身軀頓時轟然向左倒下。

滅亡

隕落

1941年5月26日,俾斯麥號再遭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的“劍魚”式魚雷轟炸機空襲,被3枚魚雷擊中,其中1枚擊中艦尾,沉重的結構受到損壞後向下壓迫到舵機,導致俾斯麥號的舵角卡死在15度。這使俾斯麥號已無法回避英國艦隊的攻擊(在海流和風的影響下,俾斯麥隻能向北北西方向前進,而這是英軍的包圍網中央),速度再度降低,而且很難控製航向。

追擊俾斯麥號的戰鬥過程追擊俾斯麥號的戰鬥過程

1941年5月27日晨,英軍的主力追擊艦隊趕到,包括英王喬治五世號羅德尼號戰列艦及諾福克號和多特塞郡號用炮彈、魚雷輪番對操縱失靈的“俾斯麥”號進行輪番攻擊。于八點左右俾斯麥號進入戰列艦主炮射程,兩艦迅速接近,並用其16英寸及14英寸主炮轟擊俾斯麥號。俾斯麥,前後火控站先後被擊破,甚至在前20分鍾內艦艏的兩門主炮就先後報廢。事實上,從戰鬥開始,到戰鬥結束,俾斯麥號一直隻攻擊羅德尼號,但是15英寸炮無法貫穿“BIG SEVEN”中以驚世駭俗防護能力著稱的納爾遜級戰列艦羅德尼號。俾斯麥號被最少數十枚,甚至上百枚大口徑穿甲彈以及數百枚小口徑炮彈擊中,加上至少1枚魚雷。最後的一枚16英寸炮彈是在極近的距離發射的(大約3,000碼)。但直到10時25分俾斯麥號仍然沒有沉沒,甚至引擎尚在運轉。在沒有希望的情況下,德國人開始準備自行炸沉軍艦以避免被俘獲。英國多塞特郡號重巡洋艦隨後在近距離發射了3枚魚雷,全部命中。10時36分,俾斯麥號終于沉沒于布雷斯特以西400海裏水域。“永不沉沒的戰艦”沉沒了,大西洋海成為它的水下墳墓 。前後,皇家海軍派遣了大量軍艦前往攔截俾斯麥號,包括多達8艘戰列艦及戰列巡洋艦,和2艘航空母艦,即皇家海軍約半數的力量,才最終將俾斯麥號擊沉。英軍指揮官托維上將在戰鬥後說:“就像一戰時的德意志帝國海軍一樣,俾斯麥號進行了一次最勇敢的戰鬥,抵抗著數倍于己的敵人,以至于在她沉沒時她的旗幟還在飛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