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

修身

修身,是指修養身心,修身的具體行為表現日常生活中就是擇善而從,博學于文,並約之以禮。修身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並不是看了些聖賢書就成為甚至超越聖人了。至于那些無助于個人陶冶情操、慷慨意志的雜學,不但無益于修身,還會讓人自高自大,自認為無所不知,誇誇其談。

修身的本質是一個長期與自己的惡習和薄弱意志作鬥爭的過程,時時檢束自己的身心言行,用誠心、仁愛、謙卑的情操來祛除掉思想中的雜質,對治那些令我們輕浮、驕傲、自大、邪僻的外因、內因。修身最切實的辦法就是擇善而交,通過善友相互勉勵來成長德行,培養志趣,用最樸實無華的態度切磋關于仁愛的學問。

  • 詞目
    修身
  • 拼音
    xiū shēn
  • 英文
    cultivate one's moral character
  • 解釋
    陶冶身心,涵養德性,修持身性。

詞語概念

基本信息

【詞目】修身

【拼音】xiū shēn

【註音】ㄒㄧㄨ ㄕㄣ

【英文】cultivate one's moral character

基本解釋

陶冶身心,涵養德性,修持身性。

如:詹瀛生《題載敬堂》楹聯:"載福綏仁惟造福;敬身有道在修身。"

引證解釋

陶冶身心,涵養德性。儒家以修身為教育八條目之一。

元稹《授杜元穎戶部侍郎依前翰林學士製》:"慎獨以修身,推誠以事朕。"魯迅《南腔北調集·真假堂吉訶德》:"意思其實很明白,是要小百姓埋頭治心,多讀修身教科書。" 參閱《禮記·大學》。

相關文獻

墨子修身

君子戰雖有陳(2),而勇為本焉;喪雖有禮,而哀為本焉;士雖有學,而行為本焉。是故置本不安者,無務豐末;近者不親,無務求遠;親戚不附,無務外交;事無終始,無務多業;舉物而暗,無務博聞。

是故先王之治天下也,必察邇來遠,君子察邇而邇修者也。見不修行見毀而反之身者也,此以怨省而行修矣。譖慝之言,無入之耳;批扞之聲,無出之口;殺傷人之孩(3),無存之心,雖有詆訐之民,無所依矣。

故君子力事日強,願欲日逾,設壯日盛。君子之道也:貧則見廉,富則見義,生則見愛,死則見哀;四行者不可虛假,反之身者

[注解]

(1)本篇主要討論品行修養與君子人格問題,強調品行是為人治國的根本,君子必須以品德修養為重。篇中提出。"君子之道"應包括'貧則見廉,富則見義,生則見愛,死則見哀'以及明察是非、講究額度、註重實際等內容。(2)陳:同"陣"。(3)孩:畢沆雲:"當讀如根荄之荄。"(4)辯:同"辨"。(5)彼:借為"非"。情:為"惰"之形訛。(6)戴:同"載"。

[白話]

君子作戰雖用陣勢,但必以勇敢為本;辦喪事雖講禮儀,但必以哀痛為本;做官雖講才識,但必以德行為本。所以立本不牢的,就不必講究枝節的繁盛;身邊的人不能親近,就不必講究招徠遠方之民;親戚不能使之歸附,就不必講究結納外人;做一件事情有始無終,就不必談起從事多種事業;舉一件事物尚且弄不明白,就不必追求廣見博聞。

所以先王治理天下,必定要明察左右而招徠遠人。君子能明察左右,左右之人也就能修養自己的品行了。君子不能修養自己的品行而受人詆毀,那就應當自我反省,因而怨少而品德日修。讒害誹謗之言不入于耳,攻擊他人之語不出于口,傷害人的念頭不存于心,這樣,即使遇有好詆毀、攻擊的人,也就無從施展了。

所以君子本身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加強,志向一無比一天遠大,庄敬的品行一天比一天完善。君子之道(應包括如下方面):貧窮時表現出廉潔,富足時表現出恩義,對生者表示出慈愛,對死者表示出哀痛。這四種品行不是可以裝出來的,而是必須自身具備的。凡是存在于內心的,是無窮的慈愛;舉止于身體的,是無比的謙恭;談說于嘴上的,是無比的雅馴。(讓上述四種品行)暢達于四肢和肌膚,直到白發禿頂之時仍不肯舍棄,大概隻有聖人吧!

意志不堅強的,智慧一定不高;說話不講額度的,行動一定不果敢;擁有財富而不肯分給人的,不值得和他交友;守道不堅定,閱歷事物不廣博,辨別是非不清楚的,不值得和他交遊。根本不牢的,枝節必危。光勇敢而不註重品行修養的,後必懶惰。源頭濁的流不清,行為無信的人名聲必受損害,聲譽不會無故產生和自己成長。功成了必然名就,名譽不可虛假,必須反求諸己。專說而行動遲緩,雖然會說,但沒人聽信。出力多而自誇功勞,雖勞苦而不可取。聰明人心裏明白而不多說,努力作事而不誇說自己的功勞,因此名譽揚于天下。說話不圖繁多而講究富有智慧,不圖文採而講究明白。所以既無智慧又不能審察,加上自身又懶惰,則必背離正道而行了。善不從本心生出就不能保留,行不由本身審辨就不能樹立,名望不會由苟簡而成,聲譽不會因詐偽而立,君子是言行合一的。以圖利為重,忽視立名,(這樣)而可以成為天下賢士的人,還不曾有過。

荀子修身篇

《荀子·修身篇》原文

見善,修然必以自存也;見不善,愀然必以自省也。善在身,介然必以自好也;不善在身,菑然必以自惡也。故非我而當者,吾師也;是我而當者,吾友也;諂諛我者,吾賊也。故君子隆師而親友,以致惡其賊。好善無厭,受諫而能誡,雖欲無進,得乎哉!小人反是:致亂而惡人之非己也;致不肖而欲人之賢己也;心如虎狼,行如禽獸,而又惡人之賊己也。諂諛者親,諫爭者疏,修正為笑,至忠為賊,雖欲無滅亡,得乎哉!詩曰:"嗡嗡呰呰,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此之謂也。

扁善之度——以治氣養生,則後彭祖;以修身自名,則配堯禹。宜于時通,利以處窮,禮信是也。凡用血氣、志意、知慮,由禮則治通,不由禮則勃亂提僈;食飲,衣服、居處、動靜,由禮則和節,不由禮則觸陷生疾;容貌、態度、進退、趨行,由禮則雅,不由禮則夷固僻違庸眾而野。故人無禮則不生,事無禮則不成,國家無禮則不寧。詩曰:"禮儀卒度,笑語卒獲。"此之謂也。

以善先人者謂之教,以善和人者謂之順;以不善先人者謂之諂,以不善和人者謂之諛。是是非非謂之知,非是是非謂之愚。傷良曰讒,害良曰賊。是謂是,非謂非曰直。竊貨曰盜,匿行曰詐,易言曰誕。趣舍無定謂之無常。保利棄義謂之至賊。多聞曰博,少聞曰淺。多見曰閒,少見曰陋。難進曰偍,易忘曰漏。少而理曰治,多而亂曰秏。

治氣養心之術:血氣剛強,則柔之以調和;知慮漸深,則一之以易良;勇膽猛戾,則輔之以道順;齊給便利,則節之以動止;狹隘褊小,則廓之以廣大;卑濕重遲貪利,則抗之以高志;庸眾駑散,則劫之以師友;怠慢僄棄,則照之以禍災;愚款端愨,則合之以禮樂,通之以思索。凡治氣養心之術,莫徑由禮,莫要得師,莫神一好。夫是之謂治氣養心之術也。

志意修則驕富貴,道義重則輕王公;內省而外物輕矣。傳曰:"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此之謂矣。身勞而心安,為之;利少而義多,為之;事亂君而通,不如事窮君而順焉。故良農不為水旱不耕,良賈不為折閱不市,士君子不為貧窮怠乎道。

體恭敬而心忠信,術禮義而情愛人;橫行天下,雖困四夷,人莫不貴。勞苦之事則爭先,饒樂之事則能讓,端愨誠信,拘守而詳;橫行天下,雖困四夷,人莫不任。體倨固而心埶詐,術順墨而精雜污;橫行天下,雖達四方,人莫不賤。勞苦之事則偷儒轉脫,饒樂之事則佞兌而不曲,闢違而不愨,程役而不錄:橫行天下,雖達四方,人莫不棄。

行而供冀,非漬淖也;行而俯項,非擊戾也;偶視而先俯,非恐懼也。然夫士欲獨修其身,不以得罪于比俗之人也。

夫驥一日而千裏,駑馬十駕,則亦及之矣。將以窮無窮,逐無極與?其折骨絕筋,終身不可以相及也。將有所止之,則千裏雖遠,亦或遲、或速、或先、或後,胡為乎其不可以相及也!不識步道者,將以窮無窮,逐無極與?意亦有所止之與?夫"堅白"、"同異"、"有厚無厚"之察,非不察也,然而君子不辯,止之也。倚魁之行,非不難也,然而君子不行,止之也。故學曰遲。彼止而待我,我行而就之,則亦或遲、或速、或先、或後,胡為乎其不可以同至也!故蹞步而不休,跛鱉千裏;累土而不輟,丘山崇成。厭其源,開其瀆,江河可竭。一進一退,一左一右,六驥不致。彼人之才性之相縣也,豈若跛鱉之與六驥足哉!然而跛鱉致之,六驥不致,是無它故焉,或為之,或不為爾!道雖邇,不行不至;事雖小,不為不成。其為人也多暇日者,其出入不遠矣。

好法而行,士也;篤志而體,君子也;齊明而不竭,聖人也。人無法,則倀倀然;有法而無志其義,則渠渠然;依乎法,而又深其類,然後溫溫然。

禮者、所以正身也,師者、所以正禮也。無禮何以正身?無師吾安知禮之為是也?禮然而然,則是情安禮也;師雲而雲,則是知若師也。情安禮,知若師,則是聖人也。故非禮,是無法也;非師,是無師也。不是師法,而好自用,譬之是猶以盲辨色,以聾辨聲也,舍亂妄無為也。故學也者,禮法也。夫師、以身為正儀,而貴自安者也。詩雲:"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此之謂也。

端愨順弟,則可謂善少者矣;加好學遜敏焉,則有鈞無上,可以為君子者矣。偷儒憚事,無廉恥而嗜乎飲食,則可謂惡少者矣;加愓悍而不順,險賊而不弟焉,則可謂不詳少者矣,雖陷刑戮可也。老老而壯者歸焉,不窮窮而通者積焉,行乎冥冥而施乎無報,而賢不肖一焉。人有此三行,雖有大過,天其不遂乎!

君子之求利也略,其遠害也早,其避辱也懼,其行道理也勇。君子貧窮而志廣,富貴而體恭,安燕而血氣不惰,勞倦而容貌不枯,怒不過奪,喜不過予。君子貧窮而志廣,隆仁也;富貴而體恭,殺埶也;安燕而血氣不衰,柬理也;勞倦而容貌不枯,好交也;怒不過奪,喜不過予,是法勝私也。書曰:"無有作好,遵王之道。無有作惡,遵王之路。"此言君子之能以公義勝私欲也。

題解

第一段:敘說人們對善與不善應採取的態度,指出君子隆師親友、好善不厭,因而能夠取得成功。

第二段:講述什麽是善以及致善的具體方法。文中指出通過修身使品德高尚是公認的善,而修身則必須在禮的製約下完成,即使具體的修養方法也離不開禮和老師。

第三段:講述是良好品德修養的意義。指出良好的品德修養可以使人輕視富貴權力,這樣的人可以橫行天下,轉危為安。

第四段:指出修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無論聖人、君子、還是士,要達到完滿的境界,必須不休不輟。而深明法度真義,是修身的基礎,依法度行事才能體現出修養的魅力。

第五段:文中再次強調禮與師在修身中的重要作用,並指出君子的良好品德可以感召世人,可以在任何環境下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荀子認為,君子是淡泊名利、深謀遠慮、珍惜名譽、勇于為理想獻身的人。

大學

《大學》第一章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翻譯:

大學的宗旨在于弘揚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讓百姓仁愛敦睦、明理向善,在于使人達到最完善的境界。

知道應達到的境界才能夠有堅定的志向;志向堅定才能夠鎮靜不躁;鎮靜不躁才能夠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夠思慮周詳;思慮周詳才能夠達到最完善的境界。

每樣東西都有根本有枝末,每件事情都有開始有終結。明白了這本末始終的道理,就接近事物發展的規律了。

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揚光明正大品德的人,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要想治理好自己的國家,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要想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先要修養自身的品性;要想修養自身的品性,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思;要想端正自己的心思,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誠;要想使自己的意念真誠,先要使自己獲得知識;獲得知識的途徑在于認識、研究萬事萬物。通過對萬事萬物的認識、研究後才能獲得知識;獲得知識後意念才能真誠;意念真誠後心思才能端正;心思端正後才能修養品性;品性修養後才能管理好家庭和家族;管理好家庭和家族後才能治理好國家;治理好國家後天下才能太平。

上至國家元首,下至平民百姓,人人都要以修養品性為根本。若這個根本被擾亂了,家庭、家族、國家、天下要治理好是不可能的。不分輕重緩急,本末倒置卻想做好事情,這也同樣是不可能的!

這就叫做抓住了根本,這就叫知識達到頂點了。

論權者謀

《論權者謀·修身篇》

《修身篇》原文

子曰:"虎兕出于龜玉毀于,憂在蕭牆之內"。商湯亦雲:"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故,權者欲達事,須四修其身:一修山容海納之懷,二修納諫如流之聰,三修貼律奉法之表,四修大中至正之性。容舟者,人必敬之;容川者,眾必臣之;容天者,賢必瀚之。反亦,量淺者,人必怨之;量狹者,眾必棄之;量嫉者,賢必敵之。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水至清則無魚,璧無瑕則不玉。修得山容海納之懷者,當容人瑕疵而謀人賢長,容人疏失而助善賢能,容人傲愎而恩報賢勤,容人蜚語而矯取賢誠。一孔之隙,足沉豪舟;一針之坼,足崩盤石。是以,權者居高攬局必修納諫如流之聰。古來勝敗之君,多福于善諫,禍于惡諫。善諫者,其意圖遠難行而謀長,其言逆耳傷尊而利行;惡諫者,其意近利易作而斷道,其言悅耳詠譽而逆行。然,偏于善者,順賴其諫而製于人;偏于惡者,逆行大道而敗于人。故,權者欲得諫之明,當以善不面許、惡不罷黜,凡事親察以立己意而不製于人、不敗于人。貼律奉法者,其下之眾律己必嚴,嚴則行事井然而局不亂。上不表法則法不服眾,上不循法則法不趨眾;眾不服則法不行,法不行則勢不定;眾不趨則事不謀,事不謀則業不立。上表則法行,法行則勢定,勢定則業謀;上循則眾信,眾信則事謀,事謀則業立。是以,權者當以身表法而服法于眾、循事明法而驅眾護法。老子有雲:"以其無私,故能成其私"。大中至正之性者,賞罰擢貶之事必正,正則激人揚力而諸事盡,盡則萬業通達而成其私。有道是:人不患寡而患不均。權者修得大中至正之性者,當以均幸平施、酬勤貧怠、擢能罷庸、斷是明非、護善除惡。

題解

《論權者謀》是融合中國古今管理思想的管理學系統著作。《論權者謀·修身篇》主要對領袖魅力的培養進行系統論述,該篇強點:管理者要培養領袖魅力重在"四修其身",既:要有寬闊的胸懷,要善于聽取諫言,要有遵紀守法的表率,要有公正不阿的品格。

經典釋義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禮記·大學》)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對一個有德之人的人生價值的最高、最完美的概括。要達到"治國"、"平天下"的至高境界,自然非常人所能及,但在自己的事業範圍內,我們應當把它作為一種價值追求。而"修身",則是做人的基本追求。

儒家學說中的"仁、義、禮、智、信"無不與"修身"有關。修身,在《論語》中論述得尤其精闢,說一部《論語》半部論"修身",絲毫沒有誇大之嫌。所以,《論語》堪稱教人修身的百科大典。日本也好,新加坡也好,香港也好,他們的學校將《論語》作為修身教材,絕不是應景之舉,他們是有眼光的。

修身,一是修德,二是修智,德才兼備,便是修身的理想結果。而修德又是修身的首要任務。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說的是,先要懂得"孝悌"、"謹信"、"仁愛",然後"學文",這就明白告訴我們,應以修德為先。"仁、義、禮、智、信"被稱作中華倫理的"五常",儒家倡導"仁、義、禮、信"旨在修德。走進《論語》,你會發現,修德之道無處不在。如"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已是家喻戶曉的至理名言。《論語》還告誡我們,庄重、寬厚、誠信、勤敏、慈惠(恭、寬、信、敏、惠),乃人之"五德"。至于修智,《論語》不僅指明了學習知識"敏而好學,不恥下問"的正確態度和"舉一隅"而"三隅反"(舉一反三)的學習方法,更闡明了書本知識與實踐的關系。孔子說過,即使"誦詩三百",不能用于實踐("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又有何用("雖多,亦奚以為")?所以他主張讀書人要做"躬行君子"。他還教導讀書人,知識面不要狹窄,要廣博,提出"遊于藝"(就是要學習"六藝":禮、樂、射、御、書、數)。

由此可以看出,《論語》對修身的評價是相當高的。所以,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遵循著這麽一條古訓:"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禮記》)。學校是育人的聖地,修身,自然是學校的主要任務,無論師生,當"以修身為本",學會做人。

相關知識

修養身心

指修養身心,努力提高自身的思想道德修養水準。道家、儒家、墨家都講修身,但內容不盡相同。儒家自孔子開始,就十分重視修身,並把它作為教育八目之一。儒家的"修身"標準,主要是忠恕之道和三綱五常,實質上是脫離社會實踐的唯心主義修身方法。他們認為修身的過程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是本,齊家、治國、平天下是末。由此通過"反省內求"的方法,使個人的行為同封建道德相吻合,為其封建統治和政權的鞏固培養人才。道家的修身要求做到順應自然;墨子則要求做到"志功合"興利除害、平天下。

修身術

七個修身術 塑造完美身材

人人都羨慕超模那修長纖瘦的身材,但超模身材並不是與生俱來,如果不加鍛煉也會瞬間走形。普通人怎麽能練就超模般完美身材呢?7個修身術喚醒你心底的完美主義身材。

自我牽引放松術

兩手十指交叉握,手心逐漸向上翻轉,在頭上方向上伸直雙臂,上臂盡量靠近頭。自我感覺似乎把頭部和腰部向上牽拉,。每次拉兩個八拍後松開十指,慢慢從兩側放下手臂,間隔1個八拍後再重復上述動作。

挺腰拉伸術

坐在椅子前三分之一處,膝關節伸直,兩腳綳直緊緊貼在地面;腰部向上挺起使得軀幹、下肢保持180度;上背三分之一處壓住椅子的上部邊沿,將上肢舉過頭,全身保持180度,維持兩個八拍,做打哈欠狀放松一個八拍為一組。共做4組。

收臀提踵伸脖

打電話時或和別人談話時站立起來,有意提臀收腹,將脖子伸長,並掂起腳尖數秒鍾;

上臂贅肉消除術

上身直立坐在辦公椅上,手握寶特瓶,手自然下垂。如舉手般將手抬高,手肘盡量貼近頭部,背脊不可彎曲,力量適中即可。手舉至頂點時慢慢放下回到準備動作,如此反復左右各做20次。

美腹運動

坐在辦公椅的1/3處,雙腳並攏腳背朝上,腳尖向前略施力下壓,雙手伸直手掌輕扶辦公桌邊緣,臉部朝下。緩緩吸氣,同時將雙腳抬起,使腹部略感壓力,維持10秒後恢復準備動作。重復20次,每天兩回即可。

大腿運動

雙手交叉置于胸前,雙腳開啟與肩同寬,腳尖朝向正前方站直。雙手動作維持不變,身體重心擺在臀部,往下蹲(尚不及半蹲姿勢),維持數秒後再起立站直。

小腿運動

坐著就可以保持小腿修長美麗而且有力量的秘訣:背脊挺直,坐在辦公椅2/3處,腳下放幾本書(約20釐米高),將腳尖置于書本上。接著踮腳,腳跟向下壓後再盡量提高,小腿腹部用力,重復做20次左右。

現在修身的意思大多數人們都會認為買衣服衣服修身 實際不是這樣的 真正的含義如上文描述的。

服裝修身

服裝裏常說的修身

修身不等于緊身。實際上修身就是版型較瘦的,而緊身是緊于身體的,緊貼近皮膚,而修身僅僅是版型比較瘦,間隙比較小,很顯身材,但沒有緊身那麽貼身。服裝裏常說的修身簡單來說就是合身,與寬松不同,也就是說這件服裝在你身上很合身,版型很適合你,不寬松,很靠近你的身體,不寬松,間隙不大,修身的服裝還是很流行的,而像小腳褲鉛筆褲,特點就是緊身,讓它們可以百搭得淋漓盡致。

古論修身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禮記·大學》修養好自身的道德,管束好自己的家庭,從而治理好國家大事,使天下太平安定。

●人有恆言,皆曰:"天下國家。"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孟子·離婁下》恆言:經常這樣說。本:根本。國家是天下的根本,家庭是國家的根本,而個人又是家庭的根本,所以個人自身的修養是基礎。

●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

《孟子·盡心下》守:奉行,遵守。修其身:培養自己的品行。平:太平。君子所奉行的原則,是修養自身而使天下太平。

●身不修則德不立,德不立而能化成于家者蓋寡矣,而況于天下乎。

唐·武則天《內訓·修身》不修養自身則道德不能確立,道德不確立而能夠化育治好家庭的事很少有,更不必說治理好國家大事了。

●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

《禮記·大學》 欲:想。齊:整治。修:鍛煉,修養。要整治好家庭,先要修養好自己。

●天下者,國之本也。國者,鄉之本也。鄉者,家之本也。家者,人之本也。

《管子·權修》本:根本,關鍵所在。個人的道德修養,是治理好家庭以至整個國家的關鍵所在。

●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猶貌甚惡而責妍影于鏡也。

北朝·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名實》修身:鍛煉品德修養。令名:美好的名聲。惡:醜。責:索求。妍:美。隻有修身立德,才能獲得聲譽。

●源靜則流清,本固則豐茂;內修則外理,形端則影直。

《魏子》 江河的源泉潔凈水流就清澈,樹木的根牢固枝葉就繁盛;人自身修養好外部關系就融洽,形體端正則影子不會歪斜。

●立身者,立天下之大本也。

宋·王艮《答問補遺》修養自身的道德,這是處世的根本。

●臣聞《大學》之道,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以修身為本,而家之所以齊,國之所以治,天下之所以平,莫不由是出焉。

宋·朱熹《癸未垂拱奏札》大學:書名。天子:舊時稱國君。庶人:舊時稱百姓。壹是:都是。齊:管理好。治:治理好。平:太平。莫不:無一不是。自身的道德修養是管家、理國、使天下太平的根本。說明個人品質修養的重要。

●行高者,名自高。……才大者,望自大。

清·李毓秀《弟子規》品行高尚的人,他的名聲自然高;有才能的人,他的威望就自然大。

●君子以道德輕重人,小人以勢力輕重人。

清·宋纁《古今葯言·憬然錄》輕重人:衡量人。君子從道德衡量人,小人則從權勢衡量人。

●根本固者,華實必茂;源流深者,光瀾必章。

明·張居正《翰林院讀書說》樹根穩固,花果必然茂盛;源流深遠,波瀾才會壯觀。比喻道德、學問的功夫深厚,才能有所作為。

●末流之竭,當窮其源;枝葉之枯,必在根本。

明·葉子奇《草木子·雜俎篇》末流:下遊。竭:幹竭。凡事應從根本上找原因。

●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周易·系辭上》默默專註而有成績,不事標榜而受人額度,這完全是由于德行。

●作德,心逸日休;作偽,心勞日拙

《尚書·周官》心逸日休:心裏舒坦,整天高興。休,吉慶,喜。心勞日拙:費盡心機,反而越被動難堪。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詩經·小雅·車轄》止:表示確定語氣。景行(xìng):高尚的德行。仰望著高山,效法著大德。表示對德高望重的人的敬仰。

●財不如義高,勢不如德尊。

漢劉向《說苑·說叢》富有錢財不如道義高尚,有權勢不如道德品行崇高。

●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

《後漢書·張衡列傳》患:擔憂,憂慮。不擔心名位的不顯要,而擔心品德的不高尚。

●立事者不離道德,調弦者不失宮商。

漢·陸賈《新語·術事》立:處理。弦:樂器上發聲的線。宮商:古代分宮、商、角、徵(zhǐ)、羽五音。此泛指樂音。建立功業的人要有道德修養,正如調弦試音的人要懂得音律一樣。

●道者,人之所共由;德者,己之所獨得。

宋·朱熹《朱子語錄》謂道理、規律是人們所共同遵循的,品德、操行是通過自身的修養面獲得的。

●君子之遊世也以德,故不患乎無位;小人之遊世也以勢利,故患得患失,無所不為。

宋·胡宏《胡子知言·好惡》遊世:與世交遊。德:德行。患:擔憂。位:名位。勢利:權利和利益。君子以德行處世,所以不計較個人之得失;小人以勢利處世,所以患得患失,大膽妄為。

●德者事業之基。

明·洪自誠《菜根譚》道德是事業的根基。

●通于天地者,德也;行于萬物者,道也。

《庄子·天地》貫通于天地間人們的行為規範和事物特徵的為德,支配著萬物的發展變化的規律為道。

●仁義為友,道德為師。

清·史襄哉《中華諺海》以仁愛、道義為朋友,以道德為師友。

●道義重,則輕王公矣。

《荀子·修身》看重道義,那麽就輕視王侯了。

●功高後毀易,德薄人存難。

宋·王安石《寓言》功勞高大而後人把它毀掉非常容易,道德修養淺薄的人則難于在世上立足。

●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

《谷梁傳·僖公十五年》流:播。卑:低下。品德純厚的留下美名,品德淺薄的留下惡名。

●苟無濟代心,獨善亦何益!

唐·李白《贈韋秘書幹春》如果沒有匡濟時代的雄心,即使個人的品德修養再好,于國家並無好處。

●不修其身,雖君子而為小人。

宋·歐陽修《答李詡第二書》不註意自身的道德修養,雖是有文化素養的人,也會變成品格低下。

●才出于學,器出于養。

清·趙爾巽《清史稿》才能出于學問,器度出于修養。

●人之立身,所貴者惟在德行,何必要論富貴?

唐·吳兢《貞觀政要·教誡太子諸王第十一》惟:僅。做人最可貴的是德行,而不是金錢地位。

●修之至極,何謗不息。

唐·張九齡《上姚令公書》個人的道德修養到了完美的境地,一切毀謗都將自行止息。

●根淺則末短,本傷則枝枯。

《淮南子·繆稱訓》末:樹梢。本:草木的根或莖幹。傷:損傷。比喻做事打好基礎的重要性。

●人亦有言:"顛沛之揭,枝葉未有害,本實先撥。

《詩經·大雅·蕩》古人說過:"樹木倒地以後,根部翻出了,枝葉雖然沒有受損害,但樹根已壞。"顛沛,此指跌倒。揭,高舉。撥:此是"敗"的假借字

●源浚者流長,根深者葉茂。

唐·張說《起義堂頌》源頭經過疏浚,河水會流得很遠;樹根扎得深,葉子就會長得茂盛。喻凡事都應從根本做起。

●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

唐·韓愈《答李翊書》遂:飽滿。曄:同"燁",火光明亮悅目。根柢壯茂的樹果實就結得飽滿,土壤肥沃的土其光澤就明亮悅目。

●白玉度尺,雖有十仞之土,不能掩其光;良珠度寸,雖有百仞之水,不能掩其輝。

漢·韓嬰《韓詩外傳》度(duó):計算,量度。仞(rèn):古時以八尺或七尺為一仞。掩:遮蓋,遮蔽。比喻道德高尚才華出眾的人,總不會被埋沒。

●人到純乎天理方是聖,金到足色方是精。

明·王守仁《傳習錄》上 純乎天理:做事都能按天理運行的法則。聖:聖人,此指傑出的人。足色:純金。精:指純金。做人和研習學問,永無止境。

●珠藏澤自媚,玉幅山含輝,此涵養之重要。

明·薛瑄《薛子論道·中篇》蘊藏珍珠的水澤自然美好,蘊藏寶玉的山隱含著光採。說明個人的修養非常重要。

●蘊輝珠處淵,含英金在礦。

清·李果《示兩兒》深淵裏的珍珠蘊藏著光澤,礦石中的黃金煥發著光採。

●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

晉·陸機《文賦》謂礦石中藏著寶玉,山嶺就倍增光輝;水中有著珍珠,川流將更加媚人

●山藏異寶山含秀,沙存黃金沙放光。

明·馮夢龍《醒世恆言》卷四十 山嶺上藏著奇珍異寶,山嶺就非常秀麗;礦沙存在著黃金,礦沙就放出光採。

●山無本必枯,水無源必竭。

明·馮夢龍《東周列國志》第38回 本:指樹木。源:源泉。

●神仙本是凡人做,隻為凡人不肯修。

明·馮夢龍《醒世恆言·李道人獨步雲門》凡人:普通的人。修:指自身品德的修養。任何人都可以通過修養成為高尚聖潔的人。

●德與年俱進,如日升月恆。

明·歸有光《少傅陳公六十壽詩序(代)》德行隨年歲的成長不斷進步,好象太陽升起月亮放光一樣。

救寒莫如重裘,止謗莫如自修。

《三國志·魏書·王昶傳》御寒最好的是厚皮衣,消除毀謗最好的是加強自我道德修養。

●珠瑩則塵埃不能附,性明而情欲不能染也。

北朝·北齊·劉晝《防欲》珍珠晶瑩明亮,塵埃就不能沾上去,人的品性高尚,就不會沾染壞的習慣。

●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

《庄子·德充符》德:道德。形:形貌。

●修道雖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

清·史襄哉《中華諺海》修道:指個人在思想修養方面的鍛煉。自有天知:古人以為老天是有意志的。

●治外物易,治己身難。

唐·林慎思《伸蒙子·治難》管理外部的事物是不難的,難的是對自己的管理。

●德比于上,欲比于下。

漢·荀悅《申鑒·雜言下》德行要與標準高的人相比,利欲要與要求低的人相比。

●德,福之基也。

《國語·晉語六》德行是幸福的基礎。

●君子懷德,小人懷土。

《論語·裏仁》懷:關心。德:道德。土:田地。君子關心的是道德,小人溺其所處之安。

●平生德義人間誦,身後何勞更立碑。

唐·徐夤《經故翰林楊左丞池亭》德義:品德義行。誦:稱述。身後:死的諱稱。好的品德義行,後人總不會忘記。

●以德分人謂之聖,以財分人謂之賢。

《庄子·徐無鬼》分:給與。聖、賢:同指德行好的人,而聖人高于賢人。以仁德施分給人可稱為聖人,以錢財分贈給可稱為賢人。

●溫良者,仁之本也,敬慎者,仁之地也。寬裕者,仁之作也。

《禮記·儒行》溫良是人的根本,恭敬和謹慎是仁的基礎,寬裕是仁的開始。

●寶己以德,毋寶珠玉。

明·許仲琳《封神演義》寶:珍愛。德:品德。要珍惜自己的品德,不要隻珍愛珍珠玉石等寶物。

●崇道而忘勢,行義而忘利,修德而忘名。

宋·蘇軾《文與可字說》推崇聖哲的道義而忘掉權勢,實行仁義而忘記私利,修養道德而忘去名位。

●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周易·說卦》用正道去樹立別人,就是仁和義。

禮義廉恥,士君子居身之本系焉。

清·黃宗羲《子劉子行狀上》謂崇禮、行義、廉潔、知恥,是立身的根本。

●令名,德之輿也。德,國家之基也。

《左傳·襄公二十四年》美名,是德的車轎;道德,是國家的基礎。

眾人重利,廉士重名,賢士尚志,聖人貴精。

《庄子·刻意》一般的人重視利益,清廉的人註重名聲,賢良的人崇尚志趣,傑出的人重在思慮精深。

世濟其美,不隕其名。

《左傳·文公十八年》後世承前世之美,不敗壞前世之名。

高名塞于宇宙,盛業光于天壤。

《隋書》崇高的名望天下知聞,顯赫的功業輝映于天地。

●及時立功德,身後猶光明。

唐·劉駕《勵志》及時建樹功業和德政,死後美名就傳揚不滅。

●自顧行如何,毀譽安足論。

唐·白居易《續座右銘》 隻須自己註意到品行端正,別人的毀謗或稱贊不必去計較。

●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立。

清·杜文瀾《古謠諺》卷五十 比喻有本事有實績不必吹噓,別人也會知道。

●凡夫愛命,達士殉名。

三國·魏·曹植《任城王誄》 凡庸的人顧惜自己的性命,通達事理的人卻勇于為保全名節而犧牲。

●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竊名。

北朝·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名實篇》 上等士人忘記個人的聲名,中等士人樹立個人的聲名,下等士人竊取美好的聲名。

●老冉冉其將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戰國·楚·屈原《離騷》 冉冉:漸漸。修名:美名。感嘆年歲漸老還沒有為國家作出貢獻。

●劍之鍔,砥之而光;人之名,砥之而揚。

唐·舒元輿《貽諸第砥石命》 鍔(è):刀劍的刃。磔(dǐ):細的磨刀石。此指砥礪,磨練。比喻人的美名要經磨礪才能傳揚。

●論久而後公,名久而後定。

宋·陸遊《何君墓表》 論:評論。公:公正。 名:名聲。 定:確定。時間的積淀長些,人們的評論才會趨于公正,名聲也才能最後確定。

●生無一日之歡,死有萬世之名

《列子·楊朱》 在世時沒有一天的歡樂,死後卻世代傳美名。

●千裏傳聲,萬裏傳名。

清·史襄哉《中華諺海》 美名比聲音傳播得更廣遠。

●身與草木俱朽,聲與日月並彰。

漢·王充《論衡·自紀》 身:人的軀體。朽:腐朽。聲:名聲,聲譽。 彰:顯揚,顯著。 人雖死了,而聲名卻長存。

●成功于一時,重業于萬世。

《後漢書·馮異傳》 垂:傳下去,傳留後世。成功是在一定的時間條件下取得的,但聲名業績卻世代相傳。

●悠悠百世後,英名擅八區。

晉·左思《詠史》 悠悠:長遠貌。英名擅八區:擅,揚,意謂英名傳揚全國廣大地區。

●名聞海內,威震天下。

《史記·淮陰侯列傳》威震天下:威望震動天下。

●貪夫殉財兮,烈士殉名。

《史記·賈誼傳》 有貪欲的人為了錢財而死。志在建功立業的人為了榮譽而勇于犧牲自己。

●功列光于四海,仁風行于千載。

《後漢書·章帝紀》功勛業績聞名天下,仁政之風世代相傳。

●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同光。

戰國·楚·屈原《九章·涉江》 與天地一樣久長,同日月一樣光輝。

●奮名于百代之前,而流譽于千載之後。

三國·魏·桓範《序作》 奮名:為獲得好名聲而奮鬥流譽:傳揚聲名。

●立千載之功,建萬世之安

《漢書·陳湯傳》載(zǎi):年。 世:代。 安:安寧,安定。立下大功,世代安居樂業。

●名節重泰山,利欲輕鴻毛。

明·于謙《無題》 謂聲名,節操比泰山還重,私利欲望比鴻毛還輕。

高名千載留。

南朝·梁·蕭綱《登琴台》 美好的聲名,千年百載留傳。

●盡功于竹帛,流音于管弦。

《後漢書·鄧皇後紀》 功勛載入史冊,並被弦歌贊頌。竹帛:史書。古人在竹簡、絹帛上記事。流音:指美好的品德和聲名。

●德音流千裏,功名重泰山。

《後漢書》德音: 好的德行和聲譽。功名:功業和聲名。好的德行和聲譽遠揚千裏,功業和聲名比泰山還要重。

●功名著于鼎鍾,名稱垂于竹帛。

《三國志》 著:顯出。鼎鍾:古銅器之稱,上面銘刻文字,或表彰功德,或記事。竹帛,竹筒和白絹,古代供書寫之用。功績和聲名都被史書收錄。

●威動天地,聲懾四海。

《淮南子·泛論訓》 威:威名,威勢。懾(shè):恐懼,害怕,引申作鎮服。比喻威望極高,聲名極大。

●人生芳穢有千載,世上榮枯無百年。

宋·謝枋得《和曹東谷韻》 芳:芳香,喻美好的名聲或德行。穢:鄙賤邪惡的行為和名聲。榮枯:喻政治上的得志和失意。

●得失一朝,而榮辱千載。

《後漢書·荀悅列傳》一時的得失關系到身後的長久榮辱。

●千載之勛,一朝可立。

南朝·後魏·許謙《遺楊佛嵩書》 把握好機遇,可以建立不朽功勛。

●留得聲名萬古香。

宋·文天祥《沁園春》 萬古香:千年萬代都贊頌備至。香:名聲的美好。留下美好的名聲,萬古流芳。

●丈夫垂名動萬年。

唐·杜甫《赤霄行》 丈夫:指"大丈夫",泛指有大志、有作為、有氣節的男子。垂名:名聲留傳。大丈夫要建功立業流芳百世。

●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

晉·陶淵明《詠荊軻》荊軻雖然死去,但千載以後他的英俠義舉仍長留在人們心中。

●人患志之不立,亦何憂令名不彰邪?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自新》 患:憂慮。令名:好名聲。彰:明顯。隻怕不立志,不怕無聲譽。

●根深而枝葉茂,行久而名譽遠。

漢·徐幹《中論》 謂長期砥礪志行,名譽便傳揚開去。

●君子雖殞,善名不滅。

唐·武則天《臣軌下·誠信》 有德行和知識的人雖然死了,但美好的聲音卻不會消失。

●官達者,才未必當其位,;譽美者,實未必副其名。

晉·葛洪《抱樸子·博喻》官運亨通的人不一定稱職,名譽很高的人,名實不一定相符。

●盛名之下難為居。

《新唐書·官管贊》 居:居住,引申為做人。

●溺私利者則傷名。

唐·李延壽《晉史》 沉溺于私利的人有損自己的聲名。

●身沒聲名在,多應萬古流。

唐·賈島《哭孟郊》 沒(mò):死亡。人死了,而聲名猶存。

●事業功德,老而益明,死而益光。

唐·韓愈《上考功崔虞部書》 功:功勞。德:德行。益:更加。明:光大,卓著。 光:光榮。

●古人日以遠,青史字不泯。

唐·杜甫《贈鄭十八賁》 青史:史書。古人在竹簡上記事,故稱。泯(mǐn):滅。謂人已死去很久,但名字在史冊長存。

●名終埋不得,骨任朽何妨!

五代·裴諧《經杜甫墳》 聲名是埋沒不了的,人死骨腐有什麽要緊。

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五代史·王彥章傳》 皮:珍貴的皮毛。名:美好的名聲。為人應留下好的聲名。

●但憂死無聞,功不掛青史。

宋·陸遊《投梁參政》 青史:古代在竹簡上記事,因稱史書為青史。為人要建功立名。

●邪正古來觀大節,是非死後有公論。

宋·陸遊《觀史》 大節:重大的節操。公論:公正的評論。

●去國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于山。

宋·李師中《送唐子方之貶所》去國:離開朝廷不作官。高名:高尚名節。

●蓋棺公論定,不泯是人心。

宋·李曾伯《挽史魯公》 蓋棺公論定:指史魯公死後,對他一生的全部表現作出結論。蓋棺,蓋上棺蓋。泯:消滅。泯滅。

●男子須流芳百世。

宋·劉克庄《次韻徐守宴新進士》流芳百世:形容美名長遠流傳。

●骨朽人間論自公。

宋·陸遊《落魄》論:對死者的一生所作所為作出結論。公:公平,公道。

●功業逐日以新,名聲隨風而流。

唐·韓愈《與鳳翔邢尚書》 功名業績不斷發展,名氣聲譽傳播四方。

●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宋·範仲淹《嚴先生祠堂記》 蒼蒼:深青色。泱泱:深廣貌。風:風範。贊美嚴子陵的高潔品行。

●生有聞于當時,死有傳于後。

宋·王安石《祭歐陽文忠公文》 聞:出名,有名望。在世時有威望,死後留聲名。

●生則有涯,死宜不泯。

宋·範仲淹《東染院史種君墓志銘》 泯:消滅,泯滅。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聲名不能泯滅。

●所守者道義,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節。

宋·歐陽修《朋黨論》 守:遵守。行:實行。惜:珍惜。

●勸君不用鐫頑石,路上行人口似碑。

宋·普濟《五燈會元》 鐫(juān):刻。德行高潔,自然聲名留傳。

●大夫忠烈後,高義金石貫。

宋·蘇軾《徐夜病中贈段屯田》 大夫:古代指任官職者。高義金石貫:金,鍾鼎;石,豐碑。意謂高風亮節鑄在鍾鼎,刻在豐碑。

●所不朽者,垂萬世後,孰謂公死,凜凜如生。

《宋史·辛棄疾傳》 不朽:不會磨滅。垂:流傳。孰:誰。凜凜如生:氣勢威嚴,好象健在一樣。凜凜:嚴肅,可敬畏的樣子。

●功勛人丹青,名跡萬世香。

宋·蘇舜欽《舟中感懷寄館中諸君》丹青:古代丹冊紀勛,青史紀事,丹青猶言史籍。名跡:名聲事跡。功勛載入史書,聲名世代留傳。

●百年身世酣歌裏,千古功名感慨中。

宋·陸遊《三月一日府宴學射山》 雖一生在優遊佚樂中度過,但千古功名未立,不勝感慨系之。功名標示于史書上,長久傳揚。

●人鹹樂乎生,而愧于苟生;人鹹惡乎死,而尚于有名。

明·宋濂《周君墓銘》 人們都樂于活著,但以苟且偷生為恥;人們都不想死去,但以殉名取義為榮。

●秦淮水逝,跡往名留。

清·汪中《經舊苑吊馬守貞文》逝:流逝。往:消失。

●聲名留落天地間。

明·方孝孺《吊李白》 聲望和英名留傳于天地之間。

●富貴一時,名節千古。

《明史·趙光抃傳》 人生的富貴是短時間的,而聲名節操卻長久流傳。

●身後的惠澤,要流得長。

明·洪自誠《菜根譚》 惠澤:給人的好處恩德。人死後要留下美德聲名。

●忠心正氣,千古不磨

明·馮夢龍《古今小說》 一個人的忠誠無私之心和剛正之氣,千秋萬代也不磨滅。

●人生富貴駒過隙,唯有榮名壽金石。

清·顧炎武《秋風行》 駒:指白駒,即日影。人生的富貴榮華就象白駒過隙,瞬間即逝;唯有榮譽聲名卻象堅硬的金石,永遠留存。

●重如泰山輕鴻羽,流芳遺臭俱千古。

清·繆鍾渭《紀大東溝戰事吊總兵世昌》 人的價值有重如泰山或輕如鴻毛的,有的流芳千古,有的遺臭萬年。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唐·杜甫《戲為六絕句》 你們這些(嘲弄詩人)的人早已聲名俱滅,他們的成就卻象江河一樣,流傳千秋萬代。今也喻英才萬古流芳。

●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足復遺臭萬載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尤悔》 既然不能給後世留個好名聲,也不可給後世留個壞名聲。

●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

《管子·牧民》 維:綱。 禮:禮法。 義:正義。 廉:廉潔不貪,品行方正。 恥:羞愧之心。 謂禮、義、廉、恥是治國的四綱。

●仁義禮善之于人也,闢之若貨財粟米之于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貧,至無有者窮。

《荀子·大略》 仁義禮善:泛指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佔統治地位的道德規範。 闢:同"譬",比喻。 謂仁義禮善這一整套道德規範應為全社會一體遵從。

●人之有禮,猶魚之有水也。

晉·葛洪《抱樸子·譏惑》 比喻禮儀對于人的重要。

●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是禮三本也。

《荀子·禮論》 天地是生命之本源,祖先是我們的本源,君師是政治的根本。……因此,這(事天地,尊祖先,敬君師)是禮的三大根本。

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

《論語·泰伯》 葸(xǐ)畏懼。 絞:說話尖刻、刺人。 一味恭敬而不用禮來作指導就會疲勞,小心謹慎而不用禮來作指導就會畏懼,勇敢無畏而不用禮來作指導就會作亂,心直口快而不用禮來作指導就會尖刻。

●禮身之斡也,敬身之基也。

《左傳·成公十三年》 禮:泛指古代的社會規範和道德規範。 敬:戒慎,不怠慢。 禮和敬是立身處世的根基。

●禮,與其奢也,寧儉

《論語·八佾》 奢:奢侈,講排場。 儉:節儉。 舉行禮儀,寧可節儉,不可奢華。

●博學于文,約之以禮。

《論語·雍也》 謂君子廣博地學習典籍,並用禮來約束自己。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論語·顏淵》 禮:儒學家學說中約束人的思想行動、有利于統治階級的禮節和道德。 謂不合于禮節和道德的東西不看,不合于禮節和道德的話不聽,不合于禮節和道德的話不談,不合于禮節和道德的事不做。

●禮之用,和為貴。

《論語·學而》 禮儀的套用,以和順為可貴。

克己復禮為仁。

《論語·顏淵》 克製自己,使言行合于禮,這就是仁。

●聖人以禮示之,故天下國家可得而正也。

《禮記·禮運》 謂聖人用禮儀來教化天下。

●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

《禮記·曲禮上》 禮:禮節。 尚:註重。 在禮節上註重有來有往。也指互相對等的行為。

●樂所以修內也,禮所以修外也。

《禮記·文王世子》 修內:自身的修養。 修外:處理好人與外部世界關系的修養。以音樂來陶冶自己的性情,用禮製來協調人與人的關系。

●忠信,禮之本也;義理,禮之文也。

《禮記·禮器》 本:關鍵。 文:文彩,形式。 忠誠守信是禮的關鍵,經義名理是禮的形式。

●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禮記·樂記》 大樂大禮都簡易而不鋪張。

●和寧,禮之用也。

《禮記·燕義》 與諸侯國和好安寧,這是禮儀的實際套用。

●乾坤覆載,以人為貴;立身處世,以禮儀為本。

晉·無名氏《沙彌十戒法並威儀序》 乾坤:天地。

●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詩經·墉風·相鼠》 儀:威儀,嚴肅態度、端庄行為。 何為:即"為何"的倒文。

●以禮為翼者,所以行于世也。

《庄子·大宗師》 禮:禮儀。 行:通行。

●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

《禮記·表記》 失足:舉止不慎重。 失色:對人容貌不庄重。 失口:言談不當。 君子待人,舉止慎重,庄重有禮,言談得當。

●樂行而志清,禮修而行成。

《荀子·樂論》 志清:志氣清正。 行成:行動有結果。

●繩者直之至,衡者平之至,規矩者方圓之至,禮者人道之極也。

《荀子·禮論》 至:最。 極:頂端。 謂墨線是取直的標準,衡器是取平的標準,規矩是取方圓的標準,禮是人道的標準。

●服美動目,行美動神。

晉·裴頠《女史箴》 服:衣裝服飾。 行:行為。 動目:引人註目。 支神:感動人心。 衣裝服飾華美隻能使人註目,行為美好才能令人敬重。

●禮讓一寸,得禮一尺。

三國·魏·曹操《禮讓令》 你禮讓別人一寸,別人就會禮讓你一尺。

●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

《史記·項羽本紀》 大行、大禮:指大事。 細謹、小讓:指小節。 幹大事業、顧大局的人,不必拘泥和顧及小節。

●溫故而知新,敦厚而崇禮。

《禮記·中庸》 溫習過去學過的,可成長知識;篤實誠厚,是用來尊奉禮儀的。

●人不徒貴儉,而貴不禮。

晉·程本《子華子》 徒:隻 謂人不僅隻註重節儉,還要註重禮節。

●殺人可恕,無禮難容。

宋·晉濟《五燈會元》 殺人有時尚可寬恕,不合禮教倒是不能容忍的。

●人有禮則生,無禮則死。

宋·司馬光《易說》 形容人生中禮儀的極端重要。

●禮之至者無文,哀之深者無節。

宋·蘇軾《賜文武百寮太師傅已下上第一表清舉樂不允批答》 至:極,最。 文:此指禮節儀式。 節:法度。 最高的禮節沒有一定的儀式,最深重的哀悼沒有一定的法度。

●禮貴從宜,事難泥古。

宋·王安石《乞皇帝御正殿復常膳表》 從宜:遵從適當。 宜:適合,適當。 泥古:拘泥于古製。 禮製最可寶貴的是適合時代的需要,做事不可拘泥于古製。

●禮有經、亦有權。

清·吳敬梓《儒林外史》第4回 禮節有常規的,也要有變通。

●貧者不以貨財為禮。

《禮記·曲禮上》 窮人送的禮,不能用金錢的價值來衡量。

●物薄而情厚。

《國小·善行》 物雖然微薄但帶著深厚的情意。

●千裏送鵝毛,禮輕人意重

清·史襄哉《中華諺海》 形容禮物雖微不足道,卻表明情意深重。

●禮雖純為天理之節文,而必寓于人欲以見。

清·王夫之《讀四書大全說》 謂禮儀雖然純粹屬于天道法則的一種形式,但應該貫串于人生的追求過程中。

●老不拘禮,病不拘禮。

清·吳敬梓《儒林外史》 老年人和病人不必拘泥禮節。

●將求于人,則先下之,禮之善物也。

《左傳·昭公二十五年》 將要對別人有所求,就首先要謙恭自抑,這在禮節上是善于處理事物。

●禮下于人,必有所求。

宋·佚名《名賢集》 在禮節上降抑自己的身分去待人,一定是對人有所祈求。

●與人以實,雖疏必密;與人以虛,雖戚必疏。

漢·韓嬰《韓詩外傳》 實:忠誠老實。 虛:虛情假意。 謂待人誠實,疏遠的人也會親近你;待人虛偽,親友也會疏遠你。

●結交接物,恭而有禮。

《晉書·杜預傳》 接物:與人交際。 待人接物,謙恭而有禮貌。

●凡事謙恭,不得尚氣凌人,自取恥辱。

宋·朱熹《朱子全書·學五·教人》 尚氣凌人:驕橫傲慢,氣勢逼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