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陰煞功

修羅陰煞功

「修羅陰煞功」傳自西域的一門奇功,以其具陰毒之力而被視為邪派武功,修羅梵語中「惡魔」的意思,喻其厲害。

武功最初源出印度,經過西藏白教喇嘛中一位大師的鑽研,更加完備,並正式定名為「修羅陰煞功」。

「修羅陰煞功」的奧妙,隻是對敵之人可以感受得到,外人決計看不出來。

其掌力陰寒之極,滲入對手體內,寒氣頓上心頭,遍體生涼,血液欲凝。

  • 中文名稱
    修羅陰煞功
  • 等    級
    共有5重
  • 傳    自
    西域的一門奇功
  • 派    別
    邪派

簡介

《修羅陰煞功》傳自西域的一門奇功,以其具陰毒之力而被視為邪派武功,修羅梵語中“惡魔”的意思,喻其厲害。

武功最初源出印度,經過西藏白教喇嘛中一位大師的鑽研,更加完備,並正式定名為“修羅陰煞功”。

佛教傳說中有九重境界,若練到第九重時,厲害無比,用來傷人,便像將人打入九重地獄一樣,永世不得超生。但一般人隻能練到五重。練到第七重。走火入魔的跡象已經顯露,隻要練到第八重,本身的定力鎮壓不住,就必然走火入魔,功虧一簣,除非獲得最上乘的正宗內功心法,才可以免此災難。

修羅陰煞功能夠練到第九重的隻有喬北溟孟神通兩個人,喬北溟獲得奇緣,悟出了正邪合一的內功心法才免除了走火入魔之險(見梁羽生《聯劍風雲錄》),孟神通是找到了喬北溟留下的秘笈才練到第九重的(見梁羽生《雲海玉弓緣》)。

修羅陰煞功的奧妙,隻是對敵之人可以感受得到,外人決計看不出來。其掌力陰寒之極,滲入對手體內,寒氣頓上心頭,遍體生涼,血液欲凝。

據說此功傳到西藏密宗一位高僧手中時,他覺得此功太過歹毒,便毀去練功秘籍,不傳弟子。

金國金超岳略通此功,因此多有建樹,位至國師(詳見《狂俠天驕魔女》)。

朱九穆以此功使韓大維雙膝受陰寒之氣而半身不遂(詳見《鳴鏑風雲錄》)。

修羅陰煞功的剋星是“玄功要訣”,“少陽神功”和“驚神指法”。

使用過的人

(以下由梁羽生家園百科版整理)

1.喬北溟

他剛才中了于承珠的七朵金花,七朵金花都打在他的重要穴道上,若是他人,隻要中上一朵,不死也得重傷。他仗著幾十年精煉的修羅陰煞功,不但閉了全身的穴道,而且將七朵金花都一齊震飛,表面看來,好像若無其事,但因為要運功防御,究竟也耗了不少真氣。此消彼長,本來是他稍佔上風的,這時已是主客勢易,反而被霍天都夫婦大大佔了優勢。

——《聯劍風雲錄》 第十五回

2.厲勝男

兩人的掌心一接,唐曉瀾立即感到冷得異常,心裏暗自笑道:“是了,她現在亦已練成了第九重的修羅陰煞功,怪不得要選在冰岩之上比試,好加強陰寒之氣。”

——《雲海玉弓緣》第51回

3.孟神通

唐曉瀾的內功、定力,都是當世一人,這種旁門左道的伎倆,當然不能令他心神分散,可是他卻也要凝神應付,孟神通說到最後的那個“教”字,突然合掌一揖,緊接著平推出去,表面看來,是他禮儀周全,在動手之前,還未忘記要向唐曉瀾施禮,實則已是暗中用上了第九重的修羅陰煞功掌力,而且是雙掌齊發,比起上次,威力強了一倍有多,端的有如暗流洶涌,突然間無聲無息的卷來!

——《雲海玉弓緣》第48回

4.陽赤符

陽赤符的“修羅陰煞功”已練到最後一重,一掌拍出,寒飆卷地,兩邊棚子裏的人離場甚遠,都感到冷意沁肌,功力稍弱的,牙關都格格作響。雲召首當其沖,全身被陰煞之氣所包,更是感到血液都似乎要凍結起來,但他練的是純陽內功,卻也還禁受得起。

——《冰河洗劍錄》 第45回

5.項鴻

孟神通定神一看,來的正是他的大弟子項鴻,但見他臉上劃有一道劍傷,這還不奇怪,更奇怪的是他一進門,就帶來了一股寒竟,而且渾身戰抖,好像發冷一般。項鴻的修羅陰煞功練到了第二重,在孟神通門下弟子之中武功最強,尋常江湖道上的一流好手也敵不過他。卻怎的剛發現敵人進來的跡象,就殺人傷了?

——《雲海玉弓緣》 第17回

6.龔平野、陽浩

原來這個面帶病容的漢子就是金逐流那日在封妙嫦房中搜出的那個人,他名叫龔平野,那日被金逐流打了他一掌,調養了三個多月,最近方始復原。這老者名叫陽浩,他的父親陽赤符是孟神通的師弟,得了“修羅陰煞功”的真傳。陽浩隻有龔平野這個徒弟,自孟神通、陽赤符相繼去世,中原的武林人物懂得修羅陰煞功的就隻有他們師徒二人了。

——《俠骨丹心》 第23回

7.金超岳

蓬萊魔女隻道武林天驕袖手旁觀,是有心看她出醜,登時被激起滿腔怒氣,一意爭雄、長劍翻飛,拂塵揮舞,拼了性命,與金超岳對搶攻勢。蓬萊魔女憑著一股銳氣,強攻猛打,令得金超岳也不禁心頭一凜,“這女娃子身受熱毒,居然還能夠如此強攻,倒是不可小視!”金超岳為了要在武林天驕面前爭一口氣,當下也是全力施為。右掌以“霹靂掌”與雷神指兼施,左掌拍出“修羅陰煞功”的掌力,寒風熱浪,迫人而來。武林天驕袖手旁觀,他去了顧忌,攻勢也比剛才大大增強了。

——狂俠天驕魔女 第二十五回

8.姬曉風

竺法休剛要抓著江南,姬曉風一掌拍去,把橫在他們中間的那件袈裟震蕩起來,竺法休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從脈門上直透上來,不由得吃了一驚,原來姬曉風的修羅陰煞功亦已練到了第七重的境界,可以“隔物傳功”了。

——《冰河洗劍錄》 第5回

9.朱九穆

宮錦雲伸了伸舌頭,道:“這朱九穆是什麽人,他用的是什麽功夫,如此厲害?”

公孫璞道:“這老魔頭的底細我也不知,隻知道他是當今之世獨一無二的把修羅陰煞功練到了第八重的人!”

宮錦雲吃了一驚,說道:“修羅陰煞功?這不是早已失傳的一種西域奇功嗎?”

公孫璞道:“不錯,這門功夫是從天竺傳來的,據說在百餘年前傳到了一位西藏密宗的高僧之手,這位高僧覺得修羅陰煞功太過歹毒,將練功秘笈毀去,從此不再傳授弟子。”宮錦雲道:“然則朱九穆這老魔頭卻又從何處學成?”

公孫璞說道:“後來不知怎的,大約在二三十年之前,修羅陰煞功又再出現人間。這人是金國的國師,名喚金超岳。但他似乎還未深悉練功的奧秘,修羅陰煞功隻練到了第三重,金超岳別出心裁,把修羅陰煞功與他本門的雷神掌合練,練成了陰陽五行掌。雙掌發出的掌風一冷一熱,等閒之輩,受不了他的一掌。金超岳倚仗這門絕技,縱橫江湖,做到了金國的國師。後來碰到了笑傲乾坤與蓬萊魔女這對夫妻,這才將他除去。”

——《鳴鏑風雲錄》第12回

10.陽繼孟

陽繼孟是四十年前邪派第一達人孟神通的再傳弟子,是當今之世,唯一會使修羅陰煞功的人。雖然他尚未能如他師祖當年之把修羅陰煞功練到第九重的最高境界,但他練到了第八重了。練到了第八重修羅陰煞功,發出的掌風,已是奇寒刺骨!

——《牧野流星》 第55回

11.盤石生

盤石生正自想:“十招之內我若打發不了這個小子,隻怕要給洞冥子輕視了。”見楊華不躲不閃,出掌接招,心頭大喜:“你這小子居然敢和我硬碰,那是最妙不過!”原來他這一掌已是用上了修羅陰煞功。哪知心念未已,雙掌齊飛,隻聽得咔唰一聲,盤石生的一條右臂已是脫了臼。

——《牧野流星》 第4回

12.喬少少

喬少少默運玄功,一股內力從掌心發出,那年老的隨從恭恭敬敬說道:“小人張三,多蒙大爺抬舉了。不敢請問高姓大名?”喬少少的“修羅陰煞功”已練到了第三重,江湖上的一流達人也禁不住他的一握,豈料他的內力發出,對方全無反應,竟似毫沒知覺一般,喬少少方自驚詫,忽覺一股寒風,直襲心頭,片刻之間,便似跌入冰窟之內一樣,奇冷難耐。

——《聯劍風雲錄》 第十七回

13.厲抗天

雲浩何等武功,焉能給他點著?在亂石叢中,一個“盤龍繞步”,聽風辨向,已是立即避招進招了。厲抗天把銅人舞得呼呼風響。劈頭打下。雲浩暗運內家真力,寶刀在銅人身上隻是輕輕一劃,但聽得聲如鳴鍾擊鼓,銅屑紛飛,銅人身上,又添上了一道傷痕。與此同時,雲浩也覺得一縷極為陰寒之氣,瞬息間便傳到了他的掌心,透過了他的手少陽經脈。雲浩心頭一震,“聽說喬北溟當年以第九重的修羅陰煞功和隔物傳功的本領稱霸武林,看來,這兩種功夫,厲抗天如今都已得到了他的衣缽真傳了。”雲浩猜得不差,不過也隻是猜中一半。厲抗天的“修羅陰煞功”隻練到了第七重,“隔物傳功”的本領也隻是僅及乃師的一半。要是他有喬北溟當年的本領,雲浩武功再強一倍也是難以抵擋。

——《廣陵劍》第一回

14.金鼎娘

“離門”被佔,“七煞陣”登時瓦解。金鼎娘慌忙逃跑,迎面碰上玳瑁,金鼎娘一掌拍出,使的是“修羅陰煞功”,金鼎娘的“修羅陰煞功”雖然不過五成火候,但玳瑁已是禁受不起,機伶伶地打了一個冷戰,刺出去的一劍也就刺了個空。金鼎娘從缺口沖出。宮昭文用“驚神筆法”迫退耿照,秦弄玉一招“玉女投梭”向他後心疾刺,可惜還是遲了一步,劍尖刺穿他的衣裳,未傷著他。宮昭文緊跟著妻子,也逃出去了。

—— 《狂俠天驕魔女》第一○九回

15.滅法和尚(聽過口訣)

這一日,日間孟神通傳授滅法和尚修羅陰煞功的口訣,晚上滅法和尚則給孟神通講解正宗內功的心法。將近三更時分,萬籟俱寂,滅法和尚隱隱聽到一種奇怪的音響,急忙停止講授,說道:“老孟,你聽聽是不是有夜行人來了?”孟神通道:“是麽?嗯,我還未聽見。”其實,他比滅法和尚更早發現,正在心中暗暗叫苦,想道:“這野丫頭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放了又來,這豈不是故意令我為難。”要知他之肯放走谷之華,除了父女之情之外,還有另一件心事,他怕擒了谷之華之後,滅法和尚定然要索取她的“玄女劍譜”,這劍譜是獨臂神尼當年留下來,專為克製了因和尚的。滅法和尚若然得了這本劍譜,又修煉了修羅陰煞功,那麽孟神通縱然將修羅陰煞功練到了第九重,滅法和尚也仍然要勝過他了。

——《雲海玉弓緣》第十七回

16.厲盼歸

那怪人的修羅陰煞功已練到了第七重,發掌便有陰寒之氣,幸虧金世遺曾得過唐曉瀾傳授正宗的內功心法,這才支持得了這許多時候,可是現在直接被他的手掌擊中背心,陰寒之氣登時從“大抒”、“肺愈”兩處穴道攻人,有如寒冬臘月浸在冰水之中,禁不住全身顫抖。

——《雲海玉弓緣》第二十四回

17.厲復生

江海天忽覺一股奇寒之氣襲來,雖有護體神功,在這剎那,也覺得有如突然墜到冰窟裏一般,冷得難受。他心裏也在暗自想道:“我本來不想傷他的,他卻使出了這般狠毒的修羅陰煞功來,說不得我隻好以少陽玄功來反擊他了。”

——《冰河洗劍錄》第十七回

18.吳蒙

另一邊,鍾展和武定球也是險象環生,岌岌可危,孟神通手下有兩個弟子學過修羅陰煞功,一個是大弟子項鴻,練到了第二重,一個是二弟子吳蒙,隻是初窺門徑。可是吳蒙一上去相助師兄,變成以二敵二,情勢便即扭轉。武定球心浮氣躁,一見情勢不利,便走險招,激戰中他一招“高帝斬蛇”,欺身直進,被項鴻的鐵扇順勢一搭,將他的長劍引開,吳蒙的判官筆疾如電掣,一下子便指到了他的咽喉。鍾展援救不及,嚇得失聲驚叫!

——《雲海玉弓緣》第八回

19.郝治

項鴻大怒,鐵扇一張,護著前心,右掌一抬,再次發出第四重修羅陰煞功的掌力,這一次是全力向白英傑打來,而他的師弟郝浩也已向白英傑撲上。郝浩用的是單筆點穴,招數亦是凌厲非凡,不過他的修羅陰煞功卻遠遠不及師兄,僅隻到了第二重的火候。

——《雲海玉弓緣》第四十三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