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主義

修正主義

"修正"(拉丁文reisio)的含義是"修改、重新審查"。修正主義,是在共產主義運動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馬克思主義的一類資產階級思潮和政治勢力,是國際工人運動中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機會主義思潮。

修正主義是一個用來指責別人思想的辭彙,任何人、任何一方都不會承認自己是修正主義,就像中國說蘇聯是修正主義、阿爾巴尼亞說中國是修正主義一樣。產生于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其社會基礎是資本主義"和平"發展時期逐步形成起來的工人貴族階層以及補充到工人階級隊伍中的小資產階級

  • 中文名稱
    修正主義
  • 拼音
    xiū zhèng zhǔ yì
  • 拉丁文
    reisio

​基本概念

逼使它的敵人披上馬克思主義的外衣來反對馬克思主義。在恩格斯逝世後,德國社會民主黨人伯恩施坦公然提出對馬克思主義的全面“修正”,亦稱伯恩施坦主義。伯恩施坦之後,主要代表是考茨基。修正主義用資產階級的思想體系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體系,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在哲學上背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鼓吹唯心論和形而上學;在政治經濟學上修改馬克思主義的剩餘價值學說,竭力掩蓋資本主義的矛盾,否認資本主義製度的經濟危機和政治危機;在政治上宣揚階級合作和資本主義“和平長入”社會主義,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學說,反對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誘騙工人民眾為謀取暫時利益而犧牲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否認無產階級政黨必須為共產主義這一最終目的而奮鬥的任務。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隨著帝國主義時代的到來,曾在歐洲各國泛濫一時,成為一種國際現象。

修正主義

主要特點

無產階級革命導師列寧高舉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旗幟,領導全世界無產階級同修正主義進行了堅決的鬥爭。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斯大林逝世後,以赫魯曉夫為首的修正主義集團背叛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赫魯曉夫在1956年2月主持召開了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會上,赫魯曉夫拋出“三和”(和平過渡、和平共處、和平競賽)路線,歪曲馬克思列寧主義關于不同社會製度國家和平共處的思想,並在所謂“反對個人迷信”的幌子下大反斯大林,竭力醜化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製度,推行一整套修正主義路線。1958年底,赫魯曉夫又使用陰謀詭計奪取了蘇聯部長議會主席的職位。1959年他通過蘇共“二十一大”進一步推行修正主義,清洗老布爾什維克,最終在一九六四年被迫下台。

另一位修正主義頭子勃列日涅夫取代了其職位,因為勃列日涅夫提出了“有限主權論”和“社會主義大家庭論”等有利于蘇聯擴張領土權力的理論,歪曲“國際主義”精神,所以,又叫當時的蘇聯是“社會帝國主義”國家。

戈爾巴喬夫是蘇聯修正主義的集大成者,他在位期間,用激烈語氣攻擊侮辱斯大林,進而否定列寧,否定十月革命,否定無產階級專政。

蘇聯經過三十多年的修正主義統治之後,最終落得資本主義復闢的下場。

修正主義主要特征

魏巍同志根據對前蘇聯等國復闢資本主義的觀察,總結出現代修正主義具有如下的特征:

修正主義

(一)打的是社會主義的旗子,走的是資本主義的路子,他們一般都依然打著馬克思主義或種種社會主義的旗號,但卻以實用主義的方法閹割其革命的靈魂。他們口頭上掛著人民民眾,實質上卻代表著新舊資產階級的利益,是以復闢資本主義製度為目的的。他們共同的手法是欺騙。因為他們深深懂得在社會主義國家內以反社會主義的面貌出現,是不得人心的,是無法得逞的。因此,他們往往以改革社會主義社會的弊端為名,幹的卻是改變社會主義製度之實。他們有時甚至隻做不說,或者做成再說。他們是從來不說出自己真實的動機和目的的,僅僅以實用主義的口號和眼前的利益吸引民眾,實際上卻天天都在改變著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破壞著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一步一步地把人民引向資本主義的深淵。當人民覺察時大勢已去為時已晚。戈爾巴喬夫其人直到前蘇聯社會主義大廈傾覆時才最後說出:“他一生的主要事業已經完成了”。原來他的本意就是要改變蘇聯的社會製度。他在回憶錄中坦率承認,他是從大學時代開始對共產主義懷疑的,並認為:“隻有從這個製度的頂端,才能有效地改革這個製度。”他一生的事業確實完成了。(二)在國際問題上,對帝國主義妥協退讓,實行無原則的和平共處,是現代修正主義者的共同特征。因此他們必然放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旗幟和反帝的旗幟。赫魯曉夫的“和平共處”與戈爾巴喬夫鼓吹的“全人類的利益超過一切階級、集團的利益”就是他們的口號。列寧說,帝國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現在是帝國主義與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其實並沒有過時,但卻被他們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修正主義

(三)在社會主義國家內部,現代修正主義的顯著特征是推行全民國家全民黨的主張,或借口所有製改造的初步完成,不再提或漠視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鬥爭,包括在意識形態領域中相當激烈的階級鬥爭。他們這樣做,實質上是放任資產階級思想對無產階級的進攻。前蘇聯等國幾乎沒有一國不是造成極端的思想混亂而垮台的。前美國駐蘇大使馬特洛克在其《蘇聯政變親歷說》中曾說:“隻要蘇聯領導人真的願意拋棄這個觀念(指階級鬥爭的學說),那麽他們是否繼續聲稱他們的指導思想為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無關緊要了。這已是一個在別樣的社會裏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這個別樣的社會則是我們大家都可以接受的。”這句話確實說要害處。放棄階級鬥爭,是社會主義國家垮台的致命因素。

(四)在建設路線上,他們共有的特征是對市場經濟萬能論和私有製驅動力的迷信。為了掃除改變製度的強大阻力,他們聲嘶力竭地把計畫經濟貶斥為“斯大林的模式”,把它說得一無是處,而實際上卻難以解釋蘇聯為何在短短的時期內發展為如此強大的國家。其目的無非是以資產階級有新自由主義來代替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以資本主義的私有製來代替已經實現的公有製而已。

(五)在依靠誰的問題上,他們天天都說依靠人民,依靠工人階級,實際上卻天天都在改變其主人翁的地位,收回其已經到手的福利,並且使其淪為資本的僱傭奴隸。而其真正依靠的卻是黨內外的資產階級,把無產階級專政演變資產階級專政。

現代修正主義的表現

政治文化的墮落和腐朽化

站在“先富裕起來”人的立場上,操縱各種宣傳和媒介工具故意宣揚與推銷“富人”的政治、思想、文化觀點和理念——剝削別人有功和崇尚追求高檔的生活方式,不斷地向往吃、喝、玩、樂、嫖、賭的天堂。追求資產階級的時尚風度,並隨著資本主義復闢的深化和發展,從政治思想上加深了宣揚對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社會製度的優越性,高唱金錢專製優于一切,並通過鼓勵電影、電視、文學作品的具體神化描寫,激發人們如何地實現發財致富轉化為人上人的美夢、如何地過放蕩的神仙般生活。

正義和公平受到弱化

修正主義

馬克思主義被當作口號和騙人招牌——虛化為空無內容的殼,全面拋棄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和系統性原理的指導性,在建設社會主義和推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情況下,對社會發展的腐朽被動地適應——入耳、入腦、入心,最後正義和要求公平的神經也隻能麻木地進入了為獲得資本而各自奮鬥的角色,把撈錢擺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公務機構之中行賄受賄大到億元之貪,小到一餐飯、一包煙乃至口頭的阿諛奉承——無所不包,表現的差異僅隻是與職位及權力的大小相關聯;社會上的假政治、假政績、假言論、假貨物、假官員、假鈔票、假信息、假事實無奇不有,艷羨大款們呼風喚雨、日進萬金、燈紅酒綠、夜夜歡歌的,在夢想達不到的情況下產生一種極強的失衡心理——世風日下——恨貧愛娼,為錢而發瘋不擇手段,又不斷地朝著更高的消費目標邁進。

產生發展

綜述

自從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這對“雙胞胎”正式登上人類社會歷史舞台——資本主義社會的形成與發展,在工人階級與資產階級矛盾尖銳的鬥爭運動中,馬克思主義與修正主義也基本同時形成和發展起來。由于馬克思主義革命的徹底性,論述革命理論中的完整性、嚴密性和科學性,在無產階級中獲得了崇高的聲譽,成為了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行動指南。而修正主義一改以往的方法,也“崇拜”起馬克思主義來,對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核心原理部分進行了“必要修正”,使之成為麻痹無產階級鬥志、調和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矛盾——實質上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工具,從而成為與馬克思主義爭奪無產階級革命運動領導權的重要勢力,大受剝削主義特別是資產階級推崇和歡迎的東西,成為引導無產階級中自身進行異化的一股強大力量和逆流,最終把轟轟烈烈的無產階級革命運動引入了岐途。

修正主義

修正主義的開山鼻祖:伯恩施坦

修正主義形成體系並成為集大成者,是開山鼻祖伯恩施坦(1850年—1932年),因伯恩施坦在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後不久的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曾首先提出對馬克思的學說進行“修正”,從而公開地、全面地篡改馬克思主義,故又稱伯恩施坦主義。伯恩施坦1850年1月6日生于柏林一個火車司機之家,青年時期受反普魯士君主專製運動的影響,具有了自由主義和民主主義的思想,由于受到各種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並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後開始信仰社會主義。早期的伯恩施坦思想受馬克思主義尤其是恩格斯的重大影響,在擔任《社會民主黨人報》主編期間傾向于馬克思主義。早期的伯恩施坦在革命活動中明顯地表現出機會主義傾向,曾受到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嚴厲批評。因有力地批評了拉薩爾主義甚至得到了“正統派馬克思主義者”的稱號,並被恩格斯生前指定為遺囑執行人之一。恩格斯逝世後,伯恩施坦又熱情地贊揚拉薩爾主義並將拉薩爾譽為自己的“導師”,發展成為了長期擔任德國國會議員、德國社會民主黨和第二國際的右派、修正主義的主要首領和標志性人物。

修正主義重要繼承者:考茨基

修正主義最重要的第一繼任者、創新發展者考茨基(1854年—1938年),是德國社會民主黨和第二國際中修正主義的領袖、理論家。考茨基1854年10月16日生于布拉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1874年進維也納大學哲學系學習,1875年參加奧地利社會民主黨,1877年轉入德國社會民主黨,1881年在倫敦結識馬克思和恩格斯,1883—1917年任德國社會民主黨中央理論刊物《新時代》主編,並以此身份參加黨的領導機構的活動,多次代表德國社會民主黨參加第二國際的大會,成為第二國際的領導人之一。

修正主義

產生根據

“修正主義”是工人運動和共產主義運動中產生的,與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既有區別,又有著緊密聯系的一種社會思潮,其最根本和最本質的,是主張以維護和鞏固資本主義的存在與發展為前提。在維護和發展私有製特別是資本主義的存在方面,充當了與資產階級同唱“雙簧”的角色,在鞏固和發展資本主義問題上,構成了與資產階級同台“唱戲”的社會態勢。修正主義在工人運動中的產生與發展,既有著十分復雜的歷史根源,也有著十分復雜的經濟根源和社會背景,是一個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現象。

資產階級的腐蝕拉攏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製度下,執政的資產階級政黨為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推行有利于自己擴大利益的“自由主義”、“民主主義”等方法和改良政策,採取有重點和巧妙的拉攏、腐蝕策略。一部分無產階級中的意志薄弱者經不住金錢、美女、地位的誘惑被收買過去,由于在經濟和其它相關方面得到資產階級的支持與援助,遂成為資產階級反對無產階級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附庸,並積極為私有製和資本主義的統治而搖旗吶喊、助威,變成修正主義的積極鼓吹者和代言人,成為資本主義社會裏的一部分靠販賣無產階級與勞動大眾利益,在社會革命運動中逐步發展成叛徒式的實踐者和受益者。

害怕革命者自動加入

當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鬥爭異常尖銳殘酷、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與資產階級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異常復雜的條件下,無產階級中的一部分意志不堅強者或害怕革命的膽小怕事者,也會自發地跑到資產階級的陣營裏為資本主義的社會穩定鼓噪,幫助資產階級勸說無產階級不要採用過激方式進行暴力革命,生怕引起導並致所謂社會革命或引發大規模的社會動亂,而使生存條件更加惡化或失去生存條件,直接或變相地成為資產階級和修正主義的提倡者和主張者。

成功人士的賣身投靠

地位已經處于無產階級和勞動者階級中的領導層或享有特權的部分人士,由于所處的特殊地位或已經實現了由“無產階級”過渡為“有產階級”的成功人物,即工人和勞動大眾中參加了資產階級政府的,或已參加了“民主政府”中的部分“管理工作者”。由于這些人在政治上、思想上、經濟上、文化上,都變成了資產階級統治集團陣營裏的一個有機組成分子,成為了代資產階級管理無產階級勞動大眾中的“貴族”或“官僚”,他們就自然而然地會站在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立場上說話,鼓吹“民主”地、“和平”地參加政府的好處,成為修正主義的積極提倡者、擁護者和推行者。

資產階級天然型俘虜

在資本主義生產條件下,極少數天生成就的“資產者的性無產者的命”的所謂“無賴型”無產者,由于長期被十分低劣的社會環境影響,造就了十分低下的社會地位,構成了十分不正常的社會心理,再由于長期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和私有製的束縛,在沒有先進革命理論和傑出領袖的指導下,很難成長為自覺的革命分子。這部分人在其頭腦裏和血液、骨子中始終就生長著大量能夠快速繁殖的私欲膨脹型細胞,是私有製和剝削主義的堅定支持者,壓根就不會形成馬克思主義和無產階級、階級鬥爭的基礎意識,頭腦裏一個剝削階級代替另一個剝削階級的——改朝換代的意識特別強烈。這類人不管有事或無事都容易站在資產階級一邊從中撈些好處,不自覺地成為了資本主義的天然型俘虜。隻要有修正主義的存在,就會自發地跑到其陣營中,變成忠實而堅定的追隨者或執行人。

狹隘民族主義

在資本主義條件下,當本國資產階級非正義陣營與國外無產階級或正義陣營的鬥爭十分復雜,涉及到國與國、正義與非正義、階級利益與階級利益之間的激烈沖突格局形成時,一部分狹隘無產階級中的民族主義者,就會離開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原則和無產階級的鬥爭原則,不研究自己國家的言行是否代表正義還是非正義,而盲目地自發站在自己國家——資產階級國家的立場上說話辦事,支持代表非正義的國家反對代表正義的國家,變成資產階級和修正主義利益的追隨者或捍衛者。

盲目追求革命者

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和特定的環境條件下,由于無產階級革命運動中缺乏偉大的、正確的、意志堅強的、威信崇高的領袖人物來領導革命,形不成正確的目標和革命的路線,更缺乏正確的方針和政策、策略來引導。在這種情況下,當修正主義產生出來後,由于缺乏必要的鬥爭經驗和鬥爭水準,在不一定的歷史時期不能從根本上識破修正主義,也不可能對修正主義進行徹底的揭露和批判,很容易產生和形成很多不明真相的修正主義路線的追隨者,構成修正主義能夠產生、形成和發展的社會土壤與環境溫床等條件,客觀上會對修正主義的發展起到促進和保障作用,也將會導致修正主義勢力的增強和泛濫。

其他資料

反對修正

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的鬥爭,是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革命鬥爭中的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是全世界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奴役的解放鬥爭的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不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進行長期的、堅決的、頑強的鬥爭,就根本談不上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就根本談不上反對資本帝國主義,就根本不可能取得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就根本不可能建立起無產階級專政,就根本不可能建成社會主義並過渡到共產主義。現在,修正主義正在以各種面貌出現,有的已經混入到黨內,甚至竊居高職,所以,我們必須對于意識形態領域一切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潮進行堅決的批判。

沒有對抗就沒有進步。這是文明直到今天所遵循的規律。到目前為止,生產力就是由于這種階級對抗的規律而發展起來的。

馬克思:《哲學的貧困》(一八四七年上半年),《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第一O四頁

在當前同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隻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其餘的階級都隨著大工業的發展而日趨沒落和滅亡,無產階級卻是大工業本身的產物。

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一八四七年十二月——一八四八年一月),一九六四年版第三十五頁

工人階級知道,他們必須經歷階級鬥爭的幾個不同階段。他們知道,以自由的聯合的勞動條件去代替勞動受奴役的經濟條件,需要相當一段時間才能逐步完成(這是經濟改造);……他們知道,這個復興事業將不斷地遭到既得利益和階級自私的反抗,因而被延緩、被阻撓。

馬克思:《“法蘭西內戰”草稿》(一八七一年四——五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七卷第五九四頁 小

資產階級是用漂亮的言詞和吹噓它要完成什麽功績來鼓勵起義的;當起義完全違背它的願望而爆發起來,它就急于攫取權力;但它使用這種權力隻是為了毀滅起義的成果。每當一個地方的武裝沖突到了危急關頭,小資產階級就十分害怕所造成的、對他們是危險的局勢:害怕接受了他們的浮誇的號召而認真武裝起來的人民,害怕已經落在他們手裏的政權,尤其是害怕他們被迫採取的政策會給他們自己、給他們的社會地位和他們的財產帶來的後果。

恩格斯;《德國的革命和反革命》(一八五一年八月——一八五二年九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八卷第一O七頁

糟糕的社會主義者總以為資本家會立刻放棄自己的權利。這是不會的。世界上還沒有這樣善良的資本家。社會主義隻有同資本主義作鬥爭才能發展。世界上還沒有一個不經過鬥爭就自動下台的統治階級。

列寧:《在勃列斯尼亞區工人代表會議上的演說》(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列寧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三四O——三四一頁

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以後,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並沒有終止,相反地,這種鬥爭會變得更廣泛、更尖銳和更殘酷。

列寧:《關于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的基本任務的提綱》(一九二O年七月),《列寧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一六六頁

無產階級專政不是階級鬥爭的結束,而是階級鬥爭在新形式中的繼續。無產階級專政是取得勝利、奪得政權的無產階級進行階級鬥爭,來反對已被打敗但還沒有被消滅、沒有絕跡、沒有停止反抗、反而加緊反抗的資產階級。 列寧:《“關于用自由平等口號欺騙人民”出版序言》(一九一九年六月),《列寧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四三頁

階級鬥爭還在繼續,隻是改變了形式。這是無產階級為了使舊的剝削者不能卷土重來,使分散的愚昧的農民民眾聯合起來而進行的階級鬥爭。階級鬥爭在繼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使一切利益都服從這個鬥爭。

列寧:《青年團的任務》(一九二O年十月),《列寧選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三七三頁

馬克思說過:任何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這就是說,今天無產者和資本家之間進行著經濟鬥爭,明天他們也不得不進行政治鬥爭,他們就這樣用雙重性的鬥爭來保護自己的階級利益。

斯大林:《階級鬥爭》(一九O六年十一月),《斯大林全集》第一卷第二五九頁

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階級自動退出舞台的事情。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資產階級不嘗試用盡全部殘餘的力量來衛護自己的生存的事情。

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果》第十二卷第三十五頁

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垂死的階級自願放棄自己的陣地而不企圖組織反抗。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在階級社會中,工人階級不經過鬥爭和波折就能向社會主義前進。

斯大林:《聯共(布)中央全會:論工業化和糧食問題》(一九二八年七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一卷第一五O頁

當然,舊製度是在毀壞,在解體。這是真的。然而人們正在作新的掙扎,正在用另一些方法、用所有的辦法來捍衛、拯救這個正在滅亡的製度,這也是真的。……一種社會製度被另一種社會製度所代替,是一個復雜的長期的革命過程。這並不簡單地是自發的過程,這是鬥爭,這是與階級沖突相聯系的過程。資本主義已經腐朽了,但是不能把它簡單地跟一棵已經十分腐朽、自己一定會倒在地上的樹相比。不,革命,一種社會製度被另一種社會製度所代替,總是鬥爭,是痛苦的殘酷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鬥爭。每當新世界的人們得到了政權,他們就應該防衛舊世界用暴力恢復舊製度的企圖,新世界的人們總是應該保持戒備,準備回擊舊世界對新世界的侵犯。 斯大林:《和英國作家赫。喬。威爾斯的談話》(一九三四年七月)

我們有些同志既然看不見戴上新的假面具的階級敵人,既然不善于揭穿他們的欺騙手腕,就往往安慰自己說,世界上已經沒有富農了,農村中的反蘇維埃分子已經由于消滅富農階級政策的實行而被消滅了,……同志們,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富農被擊潰了,可是還遠沒有被徹底消滅。而且,如果共產黨員泰然自若,打起瞌睡來,以為富農會按所謂自發的發展方式自己跑進墳墓去,那末富農是不會很快就被徹底消滅的。

斯大林:《關幹農村工作》(一九三三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第二O五——二O六頁

不通過殘酷的階級鬥爭能不能排擠資本家,鏟除資本主義的根底呢?不,不能。 依靠資本家長入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能不能消滅階級呢?不,不能。這樣的理論和實踐隻能培植階級並使階級永久存在,因為這個理論是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相矛盾的。 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二卷第三十頁

托洛茨基分子活動的基本方法,不是公開而誠實地在工人階級中間宣傳自己的觀點,而是掩飾自己的觀點,卑躬屈節和阿諛逢迎地頌揚自己敵人的觀點,假仁假義和口是心非地詆毀他們自己的觀點。

斯大林:《論黨的工作缺點和消滅托洛茨基兩面派及其他兩面派的辦法》(一九三七年三月)

修正主義,或者右傾機會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潮,它比教條主義有更大的危險性。修正主義者,右傾機會主義者,口頭上也掛著馬克思主義,他們也在那裏攻擊“教條主義”。但是他們所攻擊的正是馬克思主義的最根本的東西。他們反對或者歪曲唯物論和辯證法,反對或者企圖削弱人民民主專政和共產黨的領導,反對或者企圖削弱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在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取得基本勝利以後,社會上還有一部分人夢想恢復資本主義製度,他們要從各個方面向工人階級進行鬥爭,包括思想方面的鬥爭。而在這個鬥爭中,修正主義者就是他們最好的助手。

毛澤東:《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九五七年三月)

蘇聯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共產黨是列寧創造的黨。雖然蘇聯的黨和國家的領導現在被修正主義篡奪了,但是,我們勸同志們堅決相信,蘇聯廣大的人民,廣大的黨員和幹部是好的,是革命的,修正主義的統治是不會長久的。無論什麽時候,現在,將來,我們這一輩子,我們的子孫,都要向蘇聯學習,學習蘇聯的經驗。不學習蘇聯要犯錯誤。人們會問:蘇聯被修正主義統治了,還要學嗎?我們學習的是蘇聯的好人好事,蘇聯黨的好經驗.至于蘇聯的壞人壞事,蘇聯的修正主義者,我們應當看作反面教員,從他們那裏吸取教訓。

毛澤東:《 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一九六二年一月)

毛澤東同志曾說過:“修正主義上台就是資本主義上台,而且是最壞的資本主義,是法西斯資本主義。”所以,現代廣大幹部民眾應當努力學習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特別是革命導師關于反修防修的思想,提高認識,防止蘇聯的悲劇在中國重演。

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歷史雄辯地證明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是戰無不勝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之所以萬能,就是因為它正確。馬克思列寧主義幫助無產階級認清自己的鬥爭目標,了解事變的全部規律性,堅定地沿著既定的方向前進,可靠地取得勝利和鞏固勝利。盡管修正主義者、機會主義者可以喧嚷一時,但是在整個共產主義運動中,它畢竟是一股逆流,終究要被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洪流所淹沒。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夠阻擋馬克思列寧主義勝利前進!

修正主義

綜述

修正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想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變種形式,表現為以實現個人利益最大化為最終目的,是以維護、鞏固人類社會的私有製和人剝削人製度為目標的思潮和勢力,其本質上的私欲膨脹性、相互聯合協作性、國際性都有是十分顯著的。自正式產生以後的一百多年來,就像瘟疫一樣地在共產主義運動和無產階級政黨中傳播開來,特別是當歷史發展到了20世紀下半葉,這種瘟疫曾一次又一次地以執政黨——共產黨的特殊形式,在社會主義國家中大規模地泛濫起來,一步一步地摧毀了共產黨人向共產主義目標奮鬥的先鋒模範作用,把共產黨改造成了一個個“社會民主黨”,甚至是把共產黨搞成了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的天然敵人;把社會主義製成了資本主義,把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引向了邪路和不歸路,給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造成了嚴重和甚至是致命的危害,導致了社會主義陣營的最終被瓦解。這之後短短幾年時間裏,又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先後把幾乎所有的無產階級政黨和社會主義國家搞垮,使這些代表正義力量的國家絕大多數走上了亡黨亡國之路。

蘇聯赫魯曉夫

戈爾巴喬夫操縱集團

修正主義

赫魯曉夫修正集團,在強大的帝國主義集團勢力和國內新生貴族勢力形成的情勢下,代表已經形成的新生資產階級貴族勢力集團,採取聰明的迂回戰術,不斷地歪曲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本質,用部分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否定整體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用修正主義來替代馬克思列寧主義。于1961年10月公開在蘇共二十二次代表大會上提出“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全民國家”、“全民黨”的“三和兩全”等修正主義綱領的政治路線,推出欺騙性十分強的“在1980年前在蘇聯基本建成共產主義社會的口號和目標”。一是赫魯曉夫集團在政治路線方面,全面推行和實施某些資本主義國家可能實現社會主義的“和平過渡”,認為無產階級專政在蘇聯已經不再是必要的,蘇維埃國家已變成“全民的國家”,蘇聯共產黨已變成“全體人民的黨”。二是赫魯曉夫集團在經濟方面,提高農產品收購價格、擴大集體農庄、農場自主權,進行工業、建築業管理改組,用地區原則取代部門原則和把經濟管理重心從中央移向地方,提倡利潤原則、強化物質刺激等。三是赫魯曉夫在對外關系方面,推行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個社會經濟體系和平共處、和平競賽的原則,認為世界大戰並非絕對不可避免;在處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社會主義國家關系上,推行大國主義、大黨主義和分裂主義,破壞共產主義政黨之間的兄弟黨準則,否定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

1964年10月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內部發生重大分裂,蘇共作出“鑒于赫魯曉夫犯有主觀主義和唯意志論的錯誤”,解除赫魯曉夫蘇共中央第一書記和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職務、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職務。但赫魯曉夫開創的政治、經濟、文化等修正主義局面並沒有結束,仍然被勃列日涅夫及其領導的蘇共較完整地保持下來,直至傑出的繼承人戈爾巴喬夫上台,最後把蘇聯共產黨搞垮、把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搞到全面消失,才宣告赫魯曉夫修正主義歷史使命的勝利結束。

戈爾巴喬夫的復闢資本主義的政治、經濟、文化的徹底“改革”,引發了蘇聯和東歐歷史上思想、經濟、文化領域的大混亂、大動蕩,導致了1991年“8·19事件”的發生,並由戈氏親自提拔的葉利欽發起了各加盟共和國的獨立運動,之後被迫辭去有名無實的“蘇共中央總書記和蘇聯總統”的職務,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也隨之名正言順地宣告解體。 戈爾巴喬夫在蘇聯黨和國家的最高位上推行民主化、改革與開放,想踴躍式地進行不動武、不流血的改革——回歸資本主義,所以在西方世界裏贏得了高度的贊揚和推崇,1990年3月獲得了西方主宰的該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但由于是搞垮蘇維埃聯盟和覆亡蘇聯共產黨的罪魁禍首,1992年被俄共開除黨籍。

產生根源

綜述

共產黨領導人民大眾推翻了資本主義而進入了社會主義,共產黨雖然成為執政黨,但由于社會主義不僅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存在著特殊的天然聯系——前者由後者經過革命而形成,仍然存在和運用著大量資產階級的法權,以及存在著許多可能讓私欲繼續膨脹的優握條件,存在著相當數量的孳生資產階級分子和修正主義者的土壤氣候;而且國際上還存在著數量上佔多數的資本主義國家勢力集團,在軍事上、經濟上、經驗上掌握著絕對優勢的資產階級勢力集團。如果不時時警惕和防止,就很容易出現各種形式的與資產階級志同道合的修正主義集團勢力,甚至造成嚴重泛濫的後果,半途而廢地把馬克思主義開創的,經過億萬無產階級流血犧牲獲得的革命成果徹底斷送。

舊社會殘餘勢力的影響和作用

由資本主義脫胎而降生的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在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中,遺留下許多原社會存在與發展中固有的政治、經濟、文化、思想、意識等方面的舊痕跡,存在著數量不少的小生產者和私有者,存在著勢力不小且自人類文明誕生以來就遺傳下來的、根深蒂固的縱容私欲膨脹的舊思想、舊道德的影響和作用,從根本上來說這些勢力對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社會就不那麽贊賞,很大一部分人談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不知是什麽,但談起過去人吃人、人剝削人製度和曾有過的“輝煌”卻津津樂道。

失去生產資料和政治統治權的地主、資產階級——剝削階級,率領著小資產階級和小生產者不斷地鼓噪,憑借其在政治上的熟練老道和經濟上曾有過的實力、信仰上的決心,不斷地要爭取到輿論上的發言權和控製權,通過特殊的“公民”參政議政權而發揮作用,妄圖恢復能“隨心所欲”發財致富的已經消滅了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些“理論”對社會主義社會裏的勞動大眾尤其是處于執政地位的領導層,必然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腐蝕和瓦解作用,而且這些原剝削階級總是要變換手法從執政的集團中尋找自己利益的代表人物,而這些當了俘虜的代表人物,就會利用其所掌握的“發言權”和“代言人”的位置,又總是自不而然地為其所代表的階級利益伺機而動,遇有合適的條件就主張並推行走資本主義道路,執政黨稍不警惕就會順水推舟、“順應天時,合乎民意”地推行起修正主義來——走資本主義道路。

帝國主義和平演變戰略的實施

社會主義社會的建立,帝國主義國家和資產階級是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失去“親兄弟”,而成長起一個天生與自己作對的掘墓人,總是要千方百計地推行其“胡蘿卜加大棒”的戰略,運用非法的政治和軍事的高壓措施、經濟封鎖手段;運用和平演變的戰略和策略,通過合法的“經濟援助”收買,或者是“相互協作”進行滲透,或提供“文化理論”研究探討園地擴大影響,或謀求合適的政治上的“代言人”、或尋找經濟上的“代理人”。帝國主義和大資產階級通過潛心培養出數量相當的,其意識形態能夠與馬克思主義對立的,選擇的發展道路是能夠與社會主義相反的各種層次的“精英”分子,使之形成明裏暗裏與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較量的骨幹。

這些人應運而生的神通廣大的“精英”和“能人”必然要按主子或明或暗的意圖行事,幹一些力所能及的勾當。如果容忍其長期的存在,其發揮作用的重要陣地、佔據領域與市場將會越來越擴大,其不斷要求尋求走世界的“大同”道路——復闢資本主義老路的呼聲也會越來越高,產生的能量和市場的範圍也會越來越大。這樣,修正主義的產生、發展的“燈”就會常綠、大門就會洞開,泛濫和猖獗的趨勢也在所難免,復闢資本主義就會可能與時俱進地成了客觀的實在。

革命隊伍中的蛻化變質

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一方面是由于這種社會革命運動的主體是由堅持各種理論和理想的,包括各種階級和階層、各種思想的人組成的浩浩蕩蕩大軍,金子和泥沙混雜、雜草和五谷並生,其中就不乏許多投機鑽營之徒,也不乏許多意志不十分堅強者。在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引下革命取得節節勝利的時候,或是在大革命的洪流席卷下不贊成甚至是反對馬克思主義的人物,也必然會由于某種特殊原因被卷入,這些善于偽裝的機會主義者往往裝扮成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的擁護者,以不同的形式加入到革命隊伍中來。如果說這些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水準和革命性是表面的或短暫的,而謀求到比別人高一等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利益則,是根本所在和永恆的,所有的和一切的“主義”都是為自己轉變成為上等人服務的。

當這些人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謀到理想的上等人位置後,其革命性就可能消耗殆盡或者說是到了盡頭,主要的目標變成了採取各種最有效的辦法竭盡心力地維護和發展已有的優越地位,甚至是千方百計地享受起“打天下坐天下”的上等人生活來——一群剝削階級代替另一群剝削階級,對一起奮鬥過的勞動大眾要麽“施”點——“仁政”,要麽發點——“善心”給予適當的安撫。如果說還有進取心,那就是再往上爬並把這種成功的奮鬥永遠固化下來,把勞動大眾奮鬥得來的幸福轉化給自己的子孫萬萬代——希望盡快走資本主義道路——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並保護下來。另一方面是革命運動中的一些意志不堅定或缺乏革命理論武裝的追隨者,也可能經受不住國內外資產階級政治的、思想的、經濟的、文化的、生活方式的引誘和拉攏,而逐步順水推舟地發展或者蛻化變質後站到修正主義——資本主義的立場上,從實踐當中感到——走資本主義道路生活原來是這麽的豐富多彩,變成了修正主義的幫凶和積極實踐的推行者。

知識分子產生的特殊作用

知識分子在各個社會階段的歷史中,都是構成社會及推動社會發展不可缺少的重要有機組成部分。在社會主義社會條件下的知識分子,同樣是由學習和掌握、研究和發展、推廣和套用各種科學、知識、理論的人員構成,是推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一支生力軍。但由于歷史的慣性作用,有很大一部分的知識分子,天然存在著一種高人一等的遺傳因素——精英意識,一部分還存在著一種天然的統治別人的意識——精英情節,對廣大的勞動大眾與自己平起平坐心裏總是感到有一種莫名的不舒服,總認為自己要高于工農勞動大眾一籌,而且由于知識分子天然地與資產階級及資本主義,存在著一種特殊的感情上的交往關系,在接觸中很容易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和腐蝕,也很容易掌握並接受一些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東西。

知識分子頭腦中的這些奇怪東西,包括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特有的政治、經濟、文化形態的形式與內容,對提倡平等、和諧的人總報有一種逆反心理,對論述平等、和諧的理論總覺得不值一顧,遇有適合的條件或氣候就會發作,就要對提倡平等、和諧的人及理論進行大肆攻擊和任意貶低,自覺或不自覺地與修正主義形成一種一唱一和的格局及氛圍,甚至是人為地故意妖化和魔化,自覺或不自覺地為提倡資產階級的等級思想,復闢資本主義的等級製度創造理論及輿論環境,成為了修正主義在推行資本主義中自覺或不自覺的鋪路人。

探索道路上可能造成的失誤

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嶄新的社會製度,由于沒有現成的理論和可供借鏡的成功道路,逼著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的革命者不斷地探索、不斷地總結、不斷地健全完善,不斷地有所創新、不斷地有所發展,在探索發展道路的過程中,這就可能導致用百倍的精力奮鬥,卻收到微不足道甚至相反的效果,如果造成失誤,還要承擔失敗的完全責任。這就需要革命的無產階級隊伍中,產生出一大批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為共產主義社會而奮鬥終身的傑出領袖集團。否則,將可能走進半途而廢的死胡同。

資本主義在戰勝封建主義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其在政治、經濟、文化、民主、法製等方面建設,也已經歷了好幾世紀的歷史,其成功之道堪稱博大精深,其精神的糟粕性和巨毒性既十分強,也十分豐富,雖然有許多可供借鏡的經驗,卻更多的是為數不少很容易中毒的精神鴉片。在社會主義的建設中,如何對資本主義的成功之道進行借鏡,借鏡的範圍是哪些,借鏡到什麽程度?這些都是每個馬克思主義者應該慎重處理和嚴肅對待的問題。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不乏其主觀上是要把社會主義的事辦好,實踐中要麽生搬硬套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模式,要麽全盤引進資本主義的管理模式。這樣的方法倒也簡單,運行起來得心應手,出了問題也有解決的國際慣例可以遵循。但卻從根本忽視了自己的國情——堅持把馬克思主義根本原理並同自己的實際相結合,走出自己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之路;或者走與社會主義根本原則相反的道路——取消公有製——維護和擴大階級分化和加深剝削程度,忽略社會公平和社會公正、按勞取酬和共同富裕。這些難于確定變動因素,都很容易導致精明人辦傻事——不知不覺滑到修正主義的泥坑中。

權力高度集中是公開橫行、泛濫的利器

縱觀社會主義國家所走過的政治體製軌跡圖來看,基本上都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原理,建立起了高度集中的有計畫、按比例發展的模式,這既有社會主義社會要徹底消除資本主義社會無序競爭蔽端的原因,也有被帝國主義全面而又重重包圍的客觀原因,還有社會主義建設需要集中力量辦大事、打殲滅戰的現實原因,再有無產階級領袖威望崇高的歷史原因,更有的就是長期一黨一人執政難變的特色原因,等等。

權力高度集中的體製,如果最高權力是掌握在堅定的無私奉獻的馬克思主義者手裏,所賦予的所有權力都用到為無產者和勞動大眾謀福利上,用到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上,這種高度集權應該說是非常必要,更是不可缺少的。倘若這種高度集權的最高權力被私心嚴重的資產階級野心家和陰謀家所利用,甚至篡奪,這些人掌權後通過運用手中所掌握的權力,操縱各級政治、經濟、軍事組織為自己謀取福利來,用集權所賦予的各種能量實行起資產階級階級專政,把無產階級的權力轉變成為推行修正主義路線的狼牙大棒,虛化、烏化和污化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千方百計打擊和迫害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費盡心機地採取各種手段把廣大工人農民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物質大廈基礎,不斷地轉化為自己和少數人的私有財產,進而合理合法地對工人階級和勞動大眾進行分而治之式的無情剝削、壓迫,使用國家的鎮壓大權把勞動者再次淪為名符其實的一無所有的無產者。

也由于新產生的無產者在資本和資產階級專政的多重壓迫下,沒有人承頭也不敢承頭起來反抗——爭取自己的天然權力,更缺乏必要的組織領導而導致——勢單力薄和相互孤立無援的狀況,勞動大眾又被現代修正主義整體地推到了革命前的境地——弱勢群體。在這種情況下,這種高度的集權的體製,很容易轉化成為限製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再次進行革命運動的桎梏工具,變成資產階級陰謀家和野心家為自己私欲膨脹的溫床,變成修正主義能夠相當長時期內公開泛濫的利器。

修正主義手法與本質

馬克思主義天生就是指導無產階級如何掘資本主義墓的徹底革命理論,所以一出現就遭到資產階級的切齒痛恨,馬克思主義者理所當然地、天然地成為了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敵人。而修正主義的天然祖宗是資產階級,骨髓深處唯有資本主義是可以追求的正統目標,天然就是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盟友——隻是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手法不同罷了,是天然與馬克思主義勢不兩立的敵人——把無產階級革命和共產主義運動引向邪路上。

修正主義

縱觀修正主義的罪惡形成和發展史歷史都是一脈相承,其產生和發展有著各種特定的歷史根源——紛繁復雜的政治、經濟條件和社會、文化條件,無論是在資產階級執政的資本主義社會裏,還是在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社會裏,都存在著產生修正主義的特殊環境,修正主義正是在這些條件下不斷地孕育、發展,也就是說是在特定環境條件下,存在著馬克思主義與各種各樣社會思潮、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與帝國主義的向外擴張、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鬥爭異常復雜的情況下,修正主義都可能不斷形成和發展、壯大起來的,並在一定條件下能夠發展成佔統治地位的反動思潮。

修正主義的在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革命的不同歷史時期的產生與發展,是有著其深層次的條件——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等社會基礎的,並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以不同的特定形式表現出來,本質和主要特征卻是一脈相承的——換湯不換葯。對于修正主義來說,雖然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也有著大小之分和涉及範圍程度之別,但從修正主義的實質上來分析,卻都是從根本上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使馬克思主義變成各式資產階級都能夠共同享用的東西,使之蛻化為毫無生氣、缺乏革命性的玄學與閒學,總是打著各種旗號——發展和創新馬克思主義,變換著各種手法——採取公開或隱蔽的手段和方式否定馬克思主義的科學體系;創造各種理論——對革命的本質進行“修正”和“閹割”,使馬克思主義變成不陰不陽的怪物,變成資本主義的可以直接利用工具。

修正主義在社會中的出現並佔據主導地位,徹底地敗壞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聲譽——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馬克思主義原理看成一堆什麽問題也解決不了的無用之物,嚴重損壞所有共產黨的崇高形象——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共產黨都看成了一伙名符其實的政治騙子,摧毀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所具有的天然徹底革命性——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社會主義社會看成了實實在在的陷阱。

一、奪取有利于資本主義發展話語霸權

二、故意淡化或抹殺階級與階級鬥爭的存在

三、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反馬克思主義

四、用社會主義之名推行資本主義

五、借口代表人民而為資產階級利益奮鬥

六、用陰謀詭計代替革命的鮮明光明正大性

七、用腐朽和剝削代替公平與正義

八、用國際霸權代替無產階級國際主義

修正主義一詞,是在共產主義運動中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歪曲、篡改、否定的一類資產階級思潮和政治勢力。產生于十九世紀九十年代。由于馬克思主義在理論上的勝利,逼使它的敵人披上馬克思主義的外衣來反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毛主席早在1957年就教導我們說: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這就是修正主義。 

1958年,毛澤東在談修正主義時說:修正主義上台,就是資本主義上台,而且是最壞的資本主義,是法西斯主義;如果這樣的共產黨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掛著羊頭賣狗肉,那麽人民就要自發組織起來,以武裝的革命堅決打倒共產黨!推翻其在中國的罪惡統治!並全部、幹凈、徹底地消滅一切附著在這個奸偽集團上的官僚買辦漢奸勢力。說修正主義是最壞的法西斯主義,是因為,他們搞官僚政黨製,實行官僚私有製。他們排斥公有製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全民所有製的經濟基礎,卻接受官僚專製的特權。完全違背了兩種不同社會形態的製度設計。簡言之,就是無法無天。修正主義的典型特征和主要表現就是,對外曲服投降,對內使用最暴力的手段鎮壓人民的反抗。以維護他們的統治。在完全扭曲了的社會中,財富迅速向少數權貴階層集中。貪腐盛行,法製淪喪。人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修正主義往往從否定階級和階級鬥爭開始。不承認階級和階級鬥爭的存在,特別是否認社會主義的階級和階級鬥爭的存在,也就同時否認了社會主義時期的階級鬥爭的具體形式——無產階級的專政。 

修正主義的最終結果就是,當各種不利因素積聚到一定程度時,引發新一輪的革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