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骨丹心 -梁羽生創作武俠小說

俠骨丹心

梁羽生創作武俠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俠骨丹心》,是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

小說講述了一代大俠金世遺與其妻隱居海外並生子金逐流,二十年後,金逐流學成一身驚人的武功,扮成一個小叫化回到中原大陸,仗義行俠的故事。

  • 中文名稱
    俠骨丹心
  • 分類
    小說
  • 作者
    梁羽生
  • 類型
    武俠

簡介

《俠骨丹心》,是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小說講述了一代大俠金世遺與其妻隱居海外並生子金逐流,二十年後,金逐流學成一身驚人的武功,扮成一個小叫化回到中原大陸,仗義行俠的故事。

俠骨丹心

基本資料

卷首詩: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

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俠骨恐無多。

── 龔定盫 《已未雜詩》

主人公:金逐流史紅英

故事歷史年代:嘉慶年間

看點:老年金世遺、長輩的恩怨、下輩的友誼

前集:《風雷震九州

續書:《遊劍江湖

首發資料:1967年10月05日~1969年06月20日,新晚報

內容概要

《俠骨丹心》道盡“獨行長劍一杯酒,孤客高樓萬裏情;俠骨柔情現正義,青天碧海映丹心。

俠骨丹心俠骨丹心

一代大俠金世遺與其妻女俠谷之華隱居海外,生子金逐流,二十年後,金逐流學成一身驚人的武功,扮成一個小叫化回到中原大陸,仗義行俠。義救武當門人秦元浩,在其師兄江海天嫁女婚禮大典上挫敗邪派達人文道庄,震驚了武林。

這時六合幫主史白都,自恃武功超群,手創聲勢顯赫的六合幫,並投靠滿清大內總管薩福鼎,為江湖同道所不齒。在薩福鼎六十大壽之際,史白都挖空心思,尋求異寶進貢。不料一串珍珠被屬下李敦盜走,而鎮幫之寶玄鐵又被金逐流及其妹史紅英搶走。金逐流與史紅英不打不相識,而倍感意氣相投,兩心相悅。金逐流在京城又遇到原天魔教主厲勝男的侄子厲復生夫婦所生之子厲南星,結為兄弟。眾人會同俠盜尉遲炯夫婦大鬧薩福鼎之壽筵,劫奪大量壽禮珠寶。

史白都欲將其妹史紅英許配給在西昌鎮壓義軍的滿清將軍帥孟雄為妻,卻又利用其為誘餌,意圖加害厲南星,其間金逐流曾認為厲南星與史紅英相愛,內心甚是痛苦,後識破史白都陰謀,前往相救,一場大戰,厲南星負傷為紅纓會舵主公孫宏及其女公孫燕所救,在交往中,公孫燕漸愛上厲南星。史白都強令史紅英嫁給帥孟雄,在婚宴上,金逐流、厲南星、公孫燕會同義軍首領竺尚父等人,計破西昌城,大敗帥孟雄,迫使史白都身敗名裂,史紅英接替幫主之位,將六合幫變成為支持義軍的一股重要力量。

西昌之役後,厲南星與公孫燕雙雙墜崖,生死不明。江湖敗類陽浩等人,利用厲南星的名份,重新創立了天魔教。並設計毒傷仲長統,致使仲長統及江湖正派之士對“厲南星--天魔教 ”痛恨不已。金逐流原以為厲南星及公孫燕已死,不料又聽到厲南星出現江湖並且為非作歹的訊息後,自然是不能相信。因而與史紅英一起夜探天魔教,恰逢厲南星脫險之後也來夜探。很快就揭破了陽浩等人的奸謀。原來陽浩讓他的一個師侄冒充厲南星,以騙取原天魔教眾的信任與推崇,從而想獲得一種勢力與資本,以便投靠清廷。天魔教總舵所在地徂徠山一戰,厲南星、仲大勝陽浩,並廢了他的武功。而金逐流大戰文道庄亦是驚險異常,原來文道庄因練功過猛而出現了“走火入魔”之跡象,且在“走火入魔”之際,強運“天魔解體”,功力大增,危急關頭,江海天及時趕到,廢去了文道庄的武功,同時也為文道庄解去“走火入魔”之厄,從而化解了一場武林劫難。剛剛成立復出的天魔教再一次煙消雲散,大部分教眾投入義軍。眾人對江海天和金逐流的武功欽佩不已!這時一神秘達人出現,輕松打敗江海天和有玄鐵寶劍在手的金逐流兩大達人聯手!此人正是江海天的師傅,金逐流的父親——金世遺!金逐流之父母金世遺、谷之華都來到中原,期間他們曾挫敗千年後重出江湖扶桑七子

席間得知扶桑島一批達人來到中原,並已有一部分受到薩福鼎的收買利用。同時又得知薩福鼎設下毒計,欲使借刀殺人之計,準備聯絡青海的五個盟旗酋長,叫他們與西昌義軍相為難。在得知訊息後,金逐流自告奮勇,前往義軍中傳遞訊息,設法破壞清廷的陰謀,阻止青海酋長上當受騙,幾番驚險之後,終于使薩福鼎的陰謀又再次敗露並以挫敗而告終。金逐流一行凱旋歸來,在義軍的山寨之中,由金世遺、竺尚父等人為金逐流與史紅英,厲南星與公孫燕舉行婚禮,天下英雄為之祝福,熱鬧非凡。

正如書中所寫“俠骨柔懷諧好合,洞房紅燭映丹心”。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金逐流 金世遺之子。

史紅英 史白都之妹,後成為六合幫幫主。

厲南星 厲復生之子,金逐流的義兄。

公孫燕 公孫宏之女。

其他人物

秦元浩 雷震子的關門弟子。

江海天 天下第一達人,武學大師,金世遺之徒,華天風的義子。

江曉芙 江海天之女,宇文雄之妻。

封子超 原清廷大內侍衛。

封妙娥 封子超之女,後成為秦元浩之妻。

歐陽婉 歐陽仲和之女,葉沖霄之妻。

仲長統 丐幫幫主。

葉慕華 江海天的大徒弟,葉沖霄之子。

李光夏 江海天之徒,李文成之子。

耿秀鳳 葉慕華之妻。

一陽子 峨嵋派名宿,金光大師的俗家弟子,閒雲長老的師弟。

唐加源 唐經天之子。

白雄邙山派弟子。

金世遺 當世首屈一指的武學大師,真正的天下第一達人。

谷中蓮 邙山派第四代掌門,江海天之妻,葉沖霄之妹。

蕭志遠 青城派達人,小金川義軍首領。

谷之華 邙山派第三代掌門,金世遺之妻,孟神通之女,呂四娘之徒。

葉沖霄 馬薩兒國大王子。

林道軒 江海天之徒,林清之子,後成為天理會總舵主。

竺尚父 天下第二達人,武學大宗師,西昌大涼山義軍首領。

上官泰 天柱峰主。

竺清華 竺尚父之女,李光夏之妻。

上官紈 上官泰之女,林道軒之妻。

李敦 原史白都的記室,後成為六合幫副幫主。

陳天宇 江南武林領袖。

幽萍 陳天宇之妻,原冰川天女的侍女。

陳光照 陳天宇之子。

宮秉藩 紅纓會香主

石玄 紅纓會香主。

秦沖 紅纓會香主。

庄遠 紅纓會香主。

公孫宏 紅纓會舵主。

何建雄

何彩鳳 何建雄之女,後成為李敦之妻。

戴均 字宜之,震遠鏢局老鏢頭。

尉遲炯 關東馬賊,小金川義軍頭目。

戴謨 戴均的長子,四空上人之徒。

戴猷 戴均的次子。

丁彭 六合幫頭目,丁固之子,史白都的親信。

張宏獨腳大盜。

李壯 獨腳大盜,張宏的結拜弟兄。

祈聖因 “千手觀音”,尉遲炯之妻。

唐傑夫 天下第一鑄劍師,四川暗器名家。

空照大師 即四空上人,西山臥佛寺方丈。

王泰 丐幫濟南分舵舵主。

李茂 丐幫揚州分舵舵主。

石霞姑 陳光照的情侶。

春蘭 曹振鏞家的丫頭。

王吉 六合幫小頭目,李敦之友。

雲龍 水雲庄庄主。

雲中燕 雲龍之女,秦少陽之妻。

厲虎兒 飲馬川寨主。

張鵬飛 跳虎澗寨主。

林崗 雲龍的二徒弟。

秦少陽 雲龍的掌門大徒弟。

芍葯 史紅英的心腹丫鬟。

牡丹 史紅英的心腹丫鬟。

關大倫 義軍派在西昌的臥底。

孫百祿 長鯨幫幫主。

孫百壽 長鯨幫香主,孫百祿之弟。

韓正達 天魔教忠字堂副香主。

牟宗濤 扶桑派掌門弟子,虯髯客的第二十七代傳人,牟滄浪的後人。

甘人龍 邙山派四大弟子之首,甘鳳池的後人。

石衛 “扶桑七子”之一。

桑青 “扶桑七子”之一,石衛之妻。

林無雙 牟宗濤的表妹,飛魚島主之女。

練彩虹 “扶桑七子”之一,林無雙的兒時好友,宗神龍妻子的關門弟子。

宗達完真 白教大喇嘛,白教法王的大弟子。

反派人物

文道庄 御林軍副統領,文廷璧之侄。

文勝中 文道庄之子。

朱虎臣 大內侍衛。

車銳 大內侍衛。

帥孟雄 西昌將軍,關外第一達人。

歐陽堅 歐陽伯和之子。

陽浩 陽赤符之子。

龔平野 陽浩之徒。

史白都 六合幫幫主。

薩福鼎 大內總管。

圓海 六合幫四大香主之一。

青符 六合幫四大香主之一。

焦磊 六合幫四大香主之一,遠東獨腳大盜。

十三娘 六合幫四大香主之一,史白都的情婦。

杜大業 白虎幫幫主,高大成的師弟。

鄭雄圖 冀北獨腳大盜,後成為西昌將軍府衛士教頭。

高大成 青龍幫幫主。

錢大 沙千峰的心腹。

沙千峰 海砂幫幫主,史白都的八拜之交。

彭巨嶸 曹振鏞家的護院,少林寺叛徒。

連城虎 曹振鏞家的護院,青州連家子弟。

沙重山 沙千峰之子。

田峻 獨腳大盜。

魏琦 獨腳大盜。

賀大娘 厲勝男的侍女,石霞姑的奶媽。

曹通 曹振鏞之子。

安俊庭 西昌將軍府總管。

宗神龍 “扶桑七子”之首。

提到人物

雷震子 武當派掌門。

松石 雷震子的師弟。

文廷璧 東海無名島島主,一派武學大宗師。

歐陽仲和 大魔頭,歐陽伯和之弟。

唐曉瀾 天山派老掌門。

痛禪上人 少林派長老。

金光大師 峨嵋派名宿。

蘇蒙 大內達人

葉凌風 葉屠戶之子。

閒雲長老 峨嵋派掌門。

唐經天 天山派掌門。

大悲禪師 少林寺主持。

蕭青峰 蕭志遠的祖父。

姬曉風妙手神偷

江南 江海天之父,陳天宇、姬曉風的結拜兄弟,原陳天宇的書童。

毒龍尊者 金世遺之師。

呂四娘 邙山派第二代掌門,呂留良之女,獨臂神尼之徒。

喬北溟 厲勝男祖師,事跡見《聯劍風雲錄》。

赤神子 前輩魔頭。

歐陽伯和 邪派大魔頭。

冷鐵樵 小金川義軍首領。

孟神通 三四十年前的邪派第一魔頭。

陽赤符 孟神通的師弟。

厲勝男 天魔教祖師,武林第一達人,金世遺之妻。

厲復生 厲勝男之侄。

連城璧 連城虎的堂兄。

連城玉 連城璧的孿生弟弟。

曹振鏞 文華殿大學士

穆彰阿 相國。

宇文朗 震遠鏢局的鏢師。

丁固 震遠鏢局的鏢頭。

呂留良 明末清初的大儒。

石谷風 石霞姑的堂叔。

李文成 天理會香主。

羅大魁 秦嶺強盜頭子。

華天風 “天下第一名醫”,華山醫隱。

漱石道人 華天風之徒。

牟滄浪 唐代武學宗師,虯髯客的傳人。

鐵摩勒 事跡見《大唐遊俠傳》。

空空兒 事跡見《大唐遊俠傳》。

獨臂神尼 明朝公主,邙山派開山祖師。

凌未風 天山派祖師。

甘鳳池 江南大俠。

路民瞻 江南大俠。

白泰官 江南大俠。

李源 江南大俠。

白英傑 邙山派四大弟子之一,白泰官的後人。

路英豪 邙山派四大弟子之一,路民瞻的後人。

虯髯客 扶桑派開山祖師。

提摩達多 阿剌伯武學大師。

林清 天理會前任舵主。

張士龍 天理會總舵主,林清的結拜兄弟。

作品鑒賞

傳統武俠的回歸(作者:天山遊龍)

俠骨丹心為羽生先生中期的一部作品,羽生先生在作品以一首龔定盒的己未雜詩為開篇,“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俠骨恐無多”,或許正是察覺到江湖俠骨恐無多,羽生先生有意在本作中再揚江湖俠骨之氣,《俠骨丹心》承繼前傳《風雷震九州》,創作路子轉到轟轟烈烈的反清復漢,行俠仗義中來。但是本作抒寫的俠骨情懷顯得更為純粹,沒有太多的人性探求,沒有太多的心靈憂傷,沒有太多的兒女悲苦、情傷,有的隻是反清義士與清廷鷹犬那你死我活、激蕩人心的鬥爭。整個故事情節顯得精彩而激烈,大規模、大場面的碰撞場面常現于本書。

“回歸”的主題

本書的一個特點是“回歸”,豈不見金逐流歸來了,厲南星歸來了,葉沖霄歸來了,金世遺、谷之華夫婦也歸來了,連唐代的扶桑派中的扶桑七子、牟宗濤、林無雙也歸來了。整部小說從開始到結束貫穿了一個回歸的主題。遠方或許雖有樂土,但真正的俠士是不會拋棄苦難的眾生而獨善其身,而真正的權謀者野心家也更不會耐得住異邦的寂寞。身入江湖,要想真正的脫身又何談容易?因此眾多的俠士和權謀者紛紛選擇了歸來,有為蒼生而歸來,因為江湖俠骨恐無多;有為一已而歸來,因為亂世正是逞強時。在新的歸來者之間又將必然發生新的碰撞。羽生先生或許更想在此書中重溫一下白羽時期那傳統的武俠精神,借此消除那武俠小說界那俠氣漸消的現象。整部小說的創作路子更像回到白羽時期的武俠,強大陣容的正邪對壘,鬧婚宴、施暗算、劫壽禮、鬧壽宴、鑄寶劍、破西昌、正邪大對決,這邊江海天、金逐流、厲南星、仲長統、尉遲炯均是絕世達人,那邊文道庄、史白都、帥孟雄、歐陽堅、賀大娘、陽浩甚至扶桑七子也多為不世之才,強大陣容的雙方各顯神通、各逞心機的爭鬥使整個故事情節顯得精彩而激烈,從這個方面來,本作比《風雷震九州》更勝一籌。《風雷》中江海天太強了,隻要江海天一現,對手基本無抵抗之力。而本作中金逐流面對的眾多敵手以武功而言都不在他之下,甚至如史白都還稍在他之上,如金逐流更幾番陷于困境中,鬥力之上更要鬥智,使得整個過程跌宕起伏,引人追看。而絕世武功金世遺竟在劍術上輸了一招,更表現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理念,江湖何處不藏龍臥虎?在繼續轟轟烈烈的反清大業中,書中“回歸”的還有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最樸素俠義精神,宮秉藩、金逐流救助被官府子弟調戲的歌女而所捐棄前嫌,非常普通、非常常見的武俠小說情節,羽生先生于本書中再現,既然回歸就作徹底的回歸吧,這個武俠世界有著太多的“武”而太少的“俠”,讓“俠”的精神再次抒寫于本書。

由世遺而逐流

同樣的乞丐裝扮,同樣的玩世不恭,同樣的絕世武功,不同的是前者是讓人厭惡,更嫉恨世人的麻瘋,後者卻是時時唱著“蓮花落”充滿笑語,而讓人樂于接近的小叫化。從世遺到逐流,前者是為世所棄更仇恨于世的報復者,後者卻是融入世間,隨波逐流的俠士。金逐流,繼承了金世遺的玩世不恭,聰敏機變,也繼承著谷之華那善良及與生俱來的清逸之氣,他沒有金世遺般的憤世嫉俗,因為金世遺童年背負著悲慘的命運,而金逐流出生于名聞天下的大俠之家,這讓他避免了父親般悲慘童年的同時,也予他以一份救世濟人的沉重責任。金世遺初現身是到處捉弄人甚至羞辱人,而金逐流初現身卻是救了武當弟子,挫敗文道庄等破壞江海天嫁女婚宴的陰謀。他也沒有谷之華般的易于受騙,畢竟出自歷經磨難金世遺的熏陶,還有那昔日“武林第一神偷”姬曉風的指點,使他具備了甚至超過金世遺、姬曉風的機智,他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劫難。隨波逐流,讓有為之身融入那充滿苦難的蒼生,更在蒼生中盡展一身俠骨,憑一己之力救助世人,實踐那與生俱來的一份責任。而與金世遺、谷之華相同是那份至情至性,對史紅英那生死不渝的愛情,對厲南星那共生死、同患難的寶貴友情,甚至對每一個需要救助的人真心幫助那一份真情,都讓人看到金逐流那真性情的一面。

激烈的正邪碰撞

《俠骨丹心》一書,正邪雙方陣容的碰撞堪稱本書一大亮點。陣容宏大、各懷絕技、各逞身手,從而將情節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文道庄借江海天嫁女之機,冒充武當弟子,圖謀偷襲以破壞婚宴,卻被回歸的金逐流所挫敗。正派中人正慶祝勝利之時,卻傳來西昌城失守,竺尚父重傷之訊。然而這僅僅揭開了雙方爭鬥的序幕。全書共有三次大場面的碰撞,即鬧壽宴、攻西昌、決戰徂徠,一場比一場凶險,一場比一場激烈,而劫壽禮、力敗四大幫、海沙幫遇險、計鬥史白都、相會秘魔崖、惡戰六合幫等大大小小的戰鬥不斷,或為三大碰撞的鋪墊前奏、或另起枝節,或在當中感受真情,或在過程表現人物,讓人感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有目不暇接之感。金逐流固是武功、才智過人,史白都、文道庄、帥孟雄也是當世梟雄。而當中最為突出的當屬史白都,六合幫幫主,武功絕世、心機過人卻是利祿熏心,盡管如此也不失為一個人物,與金逐流拼酒的豪放、搭救薩福鼎之機心、計誘厲南星之陰毒、逼迫妹妹之無情、力拼正道人士之武功、及最後窮途末路之悲涼盡集于這個人物于一身,在羽生先生筆下的反面人物中,史白都無疑是較為出色的一位,然邪終不能勝正,任史白都絕世武功、百般機謀,卻終敗在金逐流之手,全書中金逐流仿佛史白都的剋星,憑的是正是身上的俠骨和一顆丹心。決戰徂徠中,金逐流手揮玄鐵重劍,先後力戰陽浩、文道庄和牟宗濤,正標志著金逐流完全走向了成熟,日後終成為繼金世遺之後的天下第一劍客。羽生先生也沒忘記讓他所鍾愛的人物金世遺露一露臉,避世多年而悄然歸來,戲弄教訓了弟子和兒子,原來真正的武林第一人仍是金世遺,如同張丹楓一樣,偶爾的出現仍有著最耀眼的光芒,即在日後的《牧野流星》中,羽生先生仍借其孫女金碧漪口中講述其往事,讓人重溫金世遺的昔日風採。

相逢一笑泯恩仇

雄偉蜿蜒的長城,見證了厲南星與金逐流兩位少年英才的寶貴友誼。琴劍相和,琴聲琮琮,寶劍龍吟,贈琴送劍,焦尾琴、玄鐵劍雖都是絕世寶物,但怎比得上兄弟的真摯情誼。初次相逢,彼此之間卻有著幾代人的恩恩怨怨。輕輕許下了生死之交的一聲承諾,從此同生死、共患難,更願為對方獻出自己的一切。或許彼此間都是俠骨丹心的性情中人,讓上代人的恩恩怨怨付之流水,他們永遠是肝膽相照的好兄弟。厲勝男真是金世遺一生所擺脫不了的影子,在生操縱著金的感情,而死後還要讓金承受著這麽多誤解,少年的厲南星也因誤信人言而一度懷疑金世遺,或許看到兩家後人成為生死之交,也是金世遺和厲勝男的心願。然肝膽相照的兩顆心,又再一次深陷于情感糾纏之中,兩個如此出色的兄弟竟同時愛上了史紅英,無論誰勝出另一方都會痛苦,所幸兩人在這場情場糾纏中都表現出足夠的理智,把選擇的鑰匙交到他們心愛的人手中,由她選擇開啓那一扇的心扉,另一方理智地為對方發出祝福之聲。或許在這裏又有人要非議羽生先生小說的“讓情”,然個人認為,既然所愛之人不愛自己,那麽就成全她之所愛,而為其發出祝福之聲,留存美好的回憶,保持地久天長的友誼,何嘗不是一個理智的選擇。既不能兩情相悅,就不用犧牲一切,最終傷了所愛之人也傷了自己,畢竟厲勝男式的愛情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如果每一個人都學厲勝男,那厲勝男也就不成為厲勝男。

平平淡淡見真情

《俠骨丹心》一書以婚宴開篇又以婚宴終篇,開頭和結尾都充滿喜氣洋洋的氣氛,事實上,本書的有情男女也都找到了心上人,稱得上是皆大歡喜。全書的愛情故事顯得傳統而又平淡。金逐流和史紅英,從不打不相識,相識而互有好感,相依而相戀,最終沖破重重阻力而有情人終成眷屬。極為傳統的愛情故事模式被帶入本書,成為男女主角的愛情主線。中間雖有厲南星暗戀史紅英,史白都計誘厲南星的一段小插曲,然而也沒引起多大波瀾,因為彼此之間都很理智,或指責金逐流在厲南星赴揚州時表現太過平靜,但是此時的金逐流尚不明白史紅英的心跡,正如厲南星在明白史紅英心中所愛後悄然退出一樣,既然愛一個人就尊重她的所愛,痛苦是難以避免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所愛的人能夠得到快樂。厲南星與公孫燕,女俠救助重傷的俠士,由感激而好感,經歷過一場生死患難,終結成愛侶,同樣是傳統的愛情故事模式,然公孫燕相隨厲南星跳下懸崖時,“眼前卻幻出了一幅畫圖,好似下面就是世外桃源,厲南星在繁花如海之中笑得比花更美,張開了雙臂在迎接她”,那麽的決絕,不帶一點留戀,甚至是滿懷著希望,愛情在這裏已戰勝了一切,成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在平淡中加一點熱情,使本書的愛情世界更為動人。秦元浩和封妙嫦、陳光照和石霞姑,出身門第不同而又互相愛慕,愛戀之心沖破門第障礙,而成就美好姻緣,更為傳統的愛情故事,五千年多少這樣美好的故事眾口流傳,代表著人們對美好愛情的良好願望,本書也順理成章獻上作者的祝福,中間那段公孫燕大鬧水雲庄,誤會新郞的故事又是一個小插曲,畢竟愛情路上多波折,多點這樣的考驗更能印證彼此間的真心。全書沒有驚天動地、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沒有生離死別、兩地相思的悲劇,有的隻是平平淡淡的愛情故事,或許有人指責這樣的描寫顯得過份平淡,但是生活本來就是平平淡淡,悲劇故事還是少一點好,平平淡淡的愛情故事難道不是生活中的一種體現?

《俠骨丹心》帶來的是那充滿刀光劍影的碰撞,小說在情節的激烈和起伏而言,在中期小說還是較為突出的,但是本作也有很多小缺陷,如江湖義士與清廷三次大碰撞中,以金逐流為代表的江湖義士基本不敗,第一次大鬧壽宴,順利劫走壽禮並得以脫身;第二次是群雄攻佔西昌,殲除史白都、帥孟雄;第三次則是盡除奸邪,給人感覺江湖義士總是技高一籌,每次都能取勝,且傷亡極少,作者太過堅持邪不勝正的理念,最終卻予人以不真實之感。從這個意義上講,電視劇的《俠骨》表現得較好,安排一個灰狼臥底擾得正道人士不安,而壽宴則以義士慘敗而終,許多人都是僥幸得脫,從這一點上講,電視的改編在某種程度上有勝出原著之處。金逐流、厲南星的內心世界發掘不深,這方面電視劇《俠骨》對厲南星的形象塑造也有超過原著之處。

作品目錄

第一回 荒山隱士迎佳客 美酒甜言惑少年

第二回 崎嶇世路湛嗟嘆 悵憫情懷可奈何

第三回 疑夢疑真謹異丐 半憂半喜救佳人

第四回 神功難測驚高弟 禍患潛埋闖喜筵

第五回 重來蹤跡從何覓 出處恩仇忍細論

第六回 豪士驚心談惡鬥 荒山動魄遇窮儒

第七回 錦帳低垂人已杳 瓊漿難得客歸來

第八回 明珠盡散滋疑慮 紅粉何嘗是禍胎

第九回 誰施妙手空空技 哪識芳心惘惘情

第十回 異寶輕拋真俠士 荒林談笑救佳人

第十一回 分離最是憐孤影 中伏何堪作楚囚

第十二回 詫見殘脂逃黑獄 變來解葯戲魔頭

第十三回 慨贈奇珍懷玉女 巧搓解葯戲魔頭

第十四回 弦索聲中來惡客 大明湖畔結良朋

第十五回 獨行長劍一杯酒 孤客高樓萬裏心

第十六回 玄鐵逞威鬥幫主 道旁仗義作媒人

第十六回 傾國傾城難與遇 樂山樂水易忘歸

第十八回 異寶紛陳招巨盜 華堂喧鬧現佳人

第十九回 拭目驚看龍虎鬥 傷心疑是鳳鸞儔

第二十回 願拼熱血酬知己 誤解芳心斷俠腸

第二十一回 鑄成寶劍還心願 掌擊桐棺報宿仇

第二十二回 拔劍狂歌傷往事 撫琴無語對良朋

第二十三回 秘魔崖下除妖孽 自玉環中識故人

第二十四回 禪機妙悟遊方外 舊夢難忘墜算中

第二十五回 歲月消磨嗟白發 心思多少為金釵

第二十六回 毒酒碎情愴往事 良宵驚夢晤佳人

第二十七回 洞房一語驚迷夢 花燭今宵隱殺

第二十八回 暗使酶針施酶手 且看神劍顯神威

第二十九回 沉江幸有漁舟過 搜匣猶驚寶劍寒

第三十回 覆雨翻雲施毒手 光風霽月見仁心

第三十一回 幾番惆悵歌金縷 無限傷心付玉蕭

第三十二回 九州慣鑄人間錯 一縷難抽繭底絲

第三十三回 四野龍蛇吟寂寞 九邊風雪路離迷

第三十四回 聯手雙雄擒惡賊 同心意共定良謀

第三十五回 拼教玉碎殲強敵 始信金堅是舊情

第三十六回 帕上脂痕刀上血 鏡中儷影霧中花

第三十七回 妙舞清歌騰殺氣 神拳寶劍拼存亡

第三十八回 眾叛親離終自斃 人亡城失嘆途窮

第三十九回 幽谷落花埋俠骨 青天碧海證丹心

第四十回 豈知陌路逢強敵 卻喜荒村遇故人

第四十一回 豪傑胸懷遭誤解 鬼魅伎倆最難防

第四十二回 疑雨疑雲終大白 亦真亦幻說前因

第四十三回 幽谷落花藏俠侶 曉星殘月證鴛盟

第四十四回 走火入魔難自拔 傳動運劍顯神通

第四十五回 中原並駕英豪在 海外連枝劍客來

第四十六回 鬱鬱但求忘舊怨 惺惺相惜結新知

第四十七回 玄功絕技驚豪傑 高士神拳顯異能

第四十八回 詫見劍痕留碧玉 為完心願訪同門

第四十九回 海外歸來求秘笈 華山巧遇試奇招

第五十回 柔枝代劍驚神技英 美目流波覓故人

第五十一回 神鞭暗器稱雙絕 快馬揮刀會七雄

第五十二回 但願有情成眷屬 卻嗟無處覓蕭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