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骨丹心 -1971年香港經典老電影

俠骨丹心

1971年香港經典老電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1971年的香港電影《俠骨丹心》改編自梁羽生的同名著作,由張鑫炎導演,傅奇、王葆真主演,長城電影公司出品。

明朝中葉,太監劉瑾把持朝政,民不聊生,紛紛起義。以六合幫為首的一批江湖敗類乘劉瑾大壽之機,準備上京投靠劉瑾,換取功名富貴。 江湖遊俠金逐流行俠仗義,無意中從六合幫手中救下了遭其追殺的原六合幫記室李敦,並殺了六合幫高手青符和焦磊。原來李敦盜取了六合幫準備用於劉瑾祝壽的賀禮夜明珠,金逐流從李敦口中知六合幫主史白都準備上京祝壽,遂踏上上京之路。這時,劉瑾府高手文道莊前往六合幫總舵,商量剿滅義軍之毒計。

  • 中文名稱
    俠骨丹心
  • 外文名稱
    The Patriotic Knights
  • 製片地區
    香港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愛奇藝
  • 導    演
    張鑫炎
  • 出品時間
    1971年2月25日
  • 地    區
    香港
  • 類    型
    武俠
  • 主    演
    傅奇,平凡
  • 上映時間
    1971年2月25日
  • 色    彩
    黑白
  • 片    長
    100分鐘
  • 編    劇
    梁羽生
  • 出品公司
    長城電影製作有限公司

電影簡介

電影名:《俠骨丹心》

劇照劇照

英文名:The Patriotic Knights

導演:張鑫炎

編劇:梁羽生

主演: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傅奇----
--王葆真----
-- 劉蘇----
--金沙----
--何清----
--平凡----
--梁錦燊----
--良鳴----
--李次玉----
--周驄----
--朱克----
--徐力----
--侯沛文----
--江雷----

地區::香港

上映:1971年2月25日

出品公司:長城電影製作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明朝中葉,太監劉瑾把持朝政,民不聊生,紛紛起義。以六合幫為首的一批江湖敗類乘劉瑾大壽之機,準備上京投靠劉瑾,換取功名富貴。

劇照劇照

江湖遊俠金逐流行俠仗義,無意中從六合幫手中救下了遭其追殺的原六合幫記室李敦,並殺了六合幫高手青符和焦磊。原來李敦盜取了六合幫準備用於劉瑾祝壽的賀禮夜明珠,金逐流從李敦口中知六合幫主史白都準備上京祝壽,遂踏上上京之路。這時,劉瑾府高手文道莊前往六合幫總舵,商量剿滅義軍之毒計。

途中,金逐流又遇護送第二份禮物"玄鐵"的六合幫高手圓海和董十三娘,金決定下手奪走玄鐵,孰料在爭鬥中,玄鐵竟被另一蒙面人所奪走,金緊追蒙面人而去。蒙面人取得玄鐵於路途中,又遇到紅纓會高手宮秉藩等的攔截,形勢危急,幸得金逐流出手相助,方化險為夷,原來蒙面人竟是史白都之妹史紅英,兩人一見如故,史紅英將玄鐵贈予金逐流,金誤會李敦是史紅英之戀人,惹得史紅英生氣而去。

金攜玄鐵進京,於黃河渡口誤中海砂幫暗算,為其所擒,幸得史紅英相救,兩人澄清了誤會,感情又再度加深,然史紅英有事在身,不能陪伴金一同進京。

金逐流繼續前行,在酒樓中遇到了同為江湖俠士厲南星,這時史白都也趕到酒樓,金厲兩人惡鬥史白都並得以脫身,後結為兄弟。

金逐流抵達京師,找尋父親故友戴均,卻見戴均家中正辦喪事,一番試探,原來戴為假死,目的為避史白都,金在戴家住下。戴也是著名鑄劍師,金懇請他將玄鐵鑄成寶劍,戴概然應允。這時史白都也到戴家,並在靈前以隔物傳功之技震碎棺中磚頭。史正欲離開之際,又碰上前來尋訪金逐流的厲南星,史遂邀厲到其京師住所述談。

厲依約而至,史白都假裝改邪歸正,並欲將史紅英許配厲南星,厲南星不知有詐,當即應允,然在新婚之夜,史紅英方告知此為史白都的毒計,目的是利用厲南星剿滅義軍,並告知厲南星其深愛之人為金逐流,厲知後深深為他們祝福,並欲將這一訊息告知金逐流。

史白都毒計被揭穿,欲下毒手,終被聞訊趕至的金逐流阻止,眾人均告脫險,這時戴均也將寶劍煉成。

劉瑾壽辰終於到了,金逐流、史紅英、厲南星等紛紛改裝進入壽堂,壽席之上,義軍尉遲炯、宮秉蕃等出手挾持劉瑾,卻被史白都救下。壽堂頓時刀光劍影。金、厲、史和混進來的義軍紛紛出手,一番大戰,金逐流以新煉成的玄鐵寶劍手刃史白都,而劉瑾也死在戴均劍下,金逐流、史紅英等大獲全勝,踏上義軍之路。

作品鑑賞

傳統武俠的回歸(作者:天山游龍)

俠骨丹心為羽生先生中期的一部作品,羽生先生在作品以一首龔定盒的己未雜詩為開篇,"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俠骨恐無多",或許正是察覺到江湖俠骨恐無多,羽生先生有意在本作中再揚江湖俠骨之氣,《俠骨丹心》承繼前傳《風雷震九州》,創作路子轉到轟轟烈烈的反清復漢,行俠仗義中來。但是本作抒寫的俠骨情懷顯得更為純粹,沒有太多的人性探求,沒有太多的心靈憂傷,沒有太多的兒女悲苦、情傷,有的只是反清義士與清廷鷹犬那你死我活、激盪人心的鬥爭。整個故事情節顯得精彩而激烈,大規模、大場面的碰撞場面常現於本書。

"回歸"的主題

本書的一個特點是"回歸",豈不見金逐流歸來了,厲南星歸來了,葉沖霄歸來了,金世遺、谷之華夫婦也歸來了,連唐代的扶桑派中的扶桑七子、牟宗濤、林無雙也歸來了。整部小說從開始到結束貫穿了一個回歸的主題。遠方或許雖有樂土,但真正的俠士是不會拋棄苦難的眾生而獨善其身,而真正的權謀者野心家也更不會耐得住異邦的寂寞。身入江湖,要想真正的脫身又何談容易?因此眾多的俠士和權謀者紛紛選擇了歸來,有為蒼生而歸來,因為江湖俠骨恐無多;有為一已而歸來,因為亂世正是逞強時。在新的歸來者之間又將必然發生新的碰撞。羽生先生或許更想在此書中重溫一下白羽時期那傳統的武俠精神,藉此消除那武俠小說界那俠氣漸消的現象。整部小說的創作路子更像回到白羽時期的武俠,強大陣容的正邪對壘,鬧婚宴、施暗算、劫壽禮、鬧壽宴、鑄寶劍、破西昌、正邪大對決,這邊江海天、金逐流、厲南星、仲長統、尉遲炯均是絕世高手,那邊文道莊、史白都、帥孟雄、歐陽堅、賀大娘、陽浩甚至扶桑七子也多為不世之才,強大陣容的雙方各顯神通、各逞心機的爭鬥使整個故事情節顯得精彩而激烈,從這個方面來,本作比《風雷震九州》更勝一籌。《風雷》中江海天太強了,只要江海天一現,對手基本無抵抗之力。而本作中金逐流面對的眾多敵手以武功而言都不在他之下,甚至如史白都還稍在他之上,如金逐流更幾番陷於困境中,鬥力之上更要鬥智,使得整個過程跌宕起伏,引人追看。而絕世武功金世遺竟在劍術上輸了一招,更表現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理念,江湖何處不藏龍臥虎?在繼續轟轟烈烈的反清大業中,書中"回歸"的還有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最樸素俠義精神,宮秉藩、金逐流救助被官府子弟調戲的歌女而所捐棄前嫌,非常普通、非常常見的武俠小說情節,羽生先生於本書中再現,既然回歸就作徹底的回歸吧,這個武俠世界有著太多的"武"而太少的"俠",讓"俠"的精神再次抒寫於本書。

由世遺而逐流

同樣的乞丐裝扮,同樣的玩世不恭,同樣的絕世武功,不同的是前者是讓人厭惡,更嫉恨世人的麻瘋,後者卻是時時唱著"蓮花落"充滿笑語,而讓人樂於接近的小叫化。從世遺到逐流,前者是為世所棄更仇恨於世的報復者,後者卻是融入世間,隨波逐流的俠士。金逐流,繼承了金世遺的玩世不恭,聰敏機變,也繼承著谷之華那善良及與生俱來的清逸之氣,他沒有金世遺般的憤世嫉俗,因為金世遺童年背負著悲慘的命運,而金逐流出生於名聞天下的大俠之家,這讓他避免了父親般悲慘童年的同時,也予他以一份救世濟人的沉重責任。金世遺初現身是到處捉弄人甚至羞辱人,而金逐流初現身卻是救了武當弟子,挫敗文道莊等破壞江海天嫁女婚宴的陰謀。他也沒有谷之華般的易於受騙,畢竟出自歷經磨難金世遺的薰陶,還有那昔日"武林第一神偷"姬曉風的指點,使他具備了甚至超過金世遺、姬曉風的機智,他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劫難。隨波逐流,讓有為之身融入那充滿苦難的蒼生,更在蒼生中盡展一身俠骨,憑一己之力救助世人,實踐那與生俱來的一份責任。而與金世遺、谷之華相同是那份至情至性,對史紅英那生死不渝的愛情,對厲南星那共生死、同患難的寶貴友情,甚至對每一個需要救助的人真心幫助那一份真情,都讓人看到金逐流那真性情的一面。

激烈的正邪碰撞

《俠骨丹心》一書,正邪雙方陣容的碰撞堪稱本書一大亮點。陣容宏大、各懷絕技、各逞身手,從而將情節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文道莊借江海天嫁女之機,冒充武當弟子,圖謀偷襲以破壞婚宴,卻被回歸的金逐流所挫敗。正派中人正慶祝勝利之時,卻傳來西昌城失守,竺尚父重傷之訊。然而這僅僅揭開了雙方爭鬥的序幕。全書共有三次大場面的碰撞,即鬧壽宴、攻西昌、決戰徂徠,一場比一場兇險,一場比一場激烈,而劫壽禮、力敗四大幫、海沙幫遇險、計斗史白都、相會秘魔崖、惡戰六合幫等大大小小的戰鬥不斷,或為三大碰撞的鋪墊前奏、或另起枝節,或在當中感受真情,或在過程表現人物,讓人感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有目不暇接之感。金逐流固是武功、才智過人,史白都、文道莊、帥孟雄也是當世梟雄。而當中最為突出的當屬史白都,六合幫幫主,武功絕世、心機過人卻是利祿薰心,儘管如此也不失為一個人物,與金逐流拼酒的豪放、搭救薩福鼎之機心、計誘厲南星之陰毒、逼迫妹妹之無情、力拚正道人士之武功、及最後窮途末路之悲涼盡集於這個人物於一身,在羽生先生筆下的反面人物中,史白都無疑是較為出色的一位,然邪終不能勝正,任史白都絕世武功、百般機謀,卻終敗在金逐流之手,全書中金逐流仿佛史白都的剋星,憑的是正是身上的俠骨和一顆丹心。決戰徂徠中,金逐流手揮玄鐵重劍,先後力戰陽浩、文道莊和牟宗濤,正標誌著金逐流完全走向了成熟,日後終成為繼金世遺之後的天下第一劍客。羽生先生也沒忘記讓他所鍾愛的人物金世遺露一露臉,避世多年而悄然歸來,戲弄教訓了弟子和兒子,原來真正的武林第一人仍是金世遺,如同張丹楓一樣,偶爾的出現仍有著最耀眼的光芒,即在日後的《牧野流星》中,羽生先生仍借其孫女金碧漪口中講述其往事,讓人重溫金世遺的昔日風采。

相逢一笑泯恩仇

雄偉蜿蜒的長城,見證了厲南星與金逐流兩位少年英才的寶貴友誼。琴劍相和,琴聲琮琮,寶劍龍吟,贈琴送劍,焦尾琴、玄鐵劍雖都是絕世寶物,但怎比得上兄弟的真摯情誼。初次相逢,彼此之間卻有著幾代人的恩恩怨怨。輕輕許下了生死之交的一聲承諾,從此同生死、共患難,更願為對方獻出自己的一切。或許彼此間都是俠骨丹心的性情中人,讓上代人的恩恩怨怨付之流水,他們永遠是肝膽相照的好兄弟。厲勝男真是金世遺一生所擺脫不了的影子,在生操縱著金的感情,而死後還要讓金承受著這么多誤解,少年的厲南星也因誤信人言而一度懷疑金世遺,或許看到兩家後人成為生死之交,也是金世遺和厲勝男的心愿。然肝膽相照的兩顆心,又再一次深陷於情感糾纏之中,兩個如此出色的兄弟竟同時愛上了史紅英,無論誰勝出另一方都會痛苦,所幸兩人在這場情場糾纏中都表現出足夠的理智,把選擇的鑰匙交到他們心愛的人手中,由她選擇開啟那一扇的心扉,另一方理智地為對方發出祝福之聲。或許在這裡又有人要非議羽生先生小說的"讓情",然個人認為,既然所愛之人不愛自己,那么就成全她之所愛,而為其發出祝福之聲,留存美好的回憶,保持地久天長的友誼,何嘗不是一個理智的選擇。既不能兩情相悅,就不用犧牲一切,最終傷了所愛之人也傷了自己,畢竟厲勝男式的愛情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如果每一個人都學厲勝男,那厲勝男也就不成為厲勝男。

平平淡淡見真情

《俠骨丹心》一書以婚宴開篇又以婚宴終篇,開頭和結尾都充滿喜氣洋洋的氣氛,事實上,本書的有情男女也都找到了心上人,稱得上是皆大歡喜。全書的愛情故事顯得傳統而又平淡。金逐流和史紅英,從不打不相識,相識而互有好感,相依而相戀,最終衝破重重阻力而有情人終成眷屬。極為傳統的愛情故事模式被帶入本書,成為男女主角的愛情主線。中間雖有厲南星暗戀史紅英,史白都計誘厲南星的一段小插曲,然而也沒引起多大波瀾,因為彼此之間都很理智,或指責金逐流在厲南星赴揚州時表現太過平靜,但是此時的金逐流尚不明白史紅英的心跡,正如厲南星在明白史紅英心中所愛後悄然退出一樣,既然愛一個人就尊重她的所愛,痛苦是難以避免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所愛的人能夠得到快樂。厲南星與公孫燕,女俠救助重傷的俠士,由感激而好感,經歷過一場生死患難,終結成愛侶,同樣是傳統的愛情故事模式,然公孫燕相隨厲南星跳下懸崖時,"眼前卻幻出了一幅畫圖,好似下面就是世外桃源,厲南星在繁花如海之中笑得比花更美,張開了雙臂在迎接她",那么的決絕,不帶一點留戀,甚至是滿懷著希望,愛情在這裡已戰勝了一切,成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在平淡中加一點熱情,使本書的愛情世界更為動人。秦元浩和封妙嫦、陳光照和石霞姑,出身門第不同而又互相愛慕,愛戀之心衝破門第障礙,而成就美好姻緣,更為傳統的愛情故事,五千年多少這樣美好的故事眾口流傳,代表著人們對美好愛情的良好願望,本書也順理成章獻上作者的祝福,中間那段公孫燕大鬧水雲莊,誤會新郞的故事又是一個小插曲,畢竟愛情路上多波折,多點這樣的考驗更能印證彼此間的真心。全書沒有驚天動地、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沒有生離死別、兩地相思的悲劇,有的只是平平淡淡的愛情故事,或許有人指責這樣的描寫顯得過份平淡,但是生活本來就是平平淡淡,悲劇故事還是少一點好,平平淡淡的愛情故事難道不是生活中的一種體現?

《俠骨丹心》帶來的是那充滿刀光劍影的碰撞,小說在情節的激烈和起伏而言,在中期小說還是較為突出的,但是本作也有很多小缺陷,如江湖義士與清廷三次大碰撞中,以金逐流為代表的江湖義士基本不敗,第一次大鬧壽宴,順利劫走壽禮並得以脫身;第二次是群雄攻占西昌,殲除史白都、帥孟雄;第三次則是盡除奸邪,給人感覺江湖義士總是技高一籌,每次都能取勝,且傷亡極少,作者太過堅持邪不勝正的理念,最終卻予人以不真實之感。從這個意義上講,電視劇的《俠骨》表現得較好,安排一個灰狼臥底擾得正道人士不安,而壽宴則以義士慘敗而終,許多人都是僥倖得脫,從這一點上講,電視的改編在某種程度上有勝出原著之處。金逐流、厲南星的內心世界發掘不深,這方面電視劇《俠骨》對厲南星的形象塑造也有超過原著之處。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