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島

俠客島

俠客島,金庸武俠小說俠客行》中位于南海的一個孤島,距大陸有四天的航程。

每隔十年龍木島主就會以喝臘八粥的名義邀請中原武林各門派掌門上島參習島上驚天動地的武功秘訣《太玄經》圖譜。

最終石破天在該島上誤打誤撞參透上繁奇古奧的《太玄經》。

  • 中文名稱
    俠客島
  • 島主
    龍島主、木島主
  • 島上武功
    太玄經
  • 位置
    南海
  • 出處
    《俠客行》

地理環境

「俠客島」上的「賞善罰惡使」每隔十年前往中原大陸,向各大幫派幫主發出銅牌,邀請至島上喝一碗臘八粥,不願前往的幫派即遭二使滅門。

三十年中有三批武林達人前赴「俠客島」,竟無一人回還,「俠客島」之行已被視為死亡之途。

「俠客島」「俠客島」

在第四批武林達人上得島後,才知這裏並無凶險,而是該島兩位島主龍木島主,無法參透偶然發現于島上二十四洞中的《俠客行》武功。

誰知前三批武林達人上島後個個沉溺其中,不思飲食,不返故鄉。

恰恰第四批上島者中,有見義勇為頂替「長樂幫」幫主赴難的石破天

不識字的石破天自然無法參詳繁奇古奧的《太玄經》,無聊之下將文字當做圖形來看,一看輒覺身上經脈跳動,卻正好暗合了破譯洞中武功的法門,于是練就奇功。

兩位島主嘔心瀝血一生,皓首窮經,卻不料有如此結果,欣然之餘,亦復悵然。遂囑群雄回歸中原,二人炸毀洞窟,坐化仙去。

背景設定

主人公石破天自小沒名沒姓,和一個他以為是自己母親的女人,僻居于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上。那女人叫他做狗雜種,他便以為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那女人脾氣古怪,動輒打罵于他,他也習以為常。他從國小會了砍柴、做飯等種種家務,卻大字不識一個,于世事、人心更是一無所知。一天那女人忽然不見了,他自小相伴的那條叫"阿黃"的狗也不見了,便出去到處尋找。結果人和狗都沒找著,自己卻迷了路。

當他來到一個叫侯監集的小鎮上時,適逢許多武林人物為一枚玄鐵令大動幹戈。他是個小乞兒的樣子,誰也沒註意,卻因為飢餓太甚,撿了個混戰中撒落在地的燒餅吃,意外地得到了玄鐵令。正在眾人發現,各各威逼利誘之時,玄鐵令的主人謝煙客適時趕到。將玄鐵令奪回。但這個魔頭恪于諾言,必須答應為持令者做一件事,他怕眾人教唆這個小乞兒讓他幹不利于他的事,便連令帶人一起攜走。不料他想盡辦法也不能讓石破天求他一件事,石破天告訴他,母親對他的唯一教誨,便是不管怎樣也不能求人。他雖然是乞兒卻從不乞討,別人給他吃他就吃,別人不給,他實在餓了,便拿了就吃,他也不知道這叫偷,也不覺得有什麽不對。

謝煙客無奈隻好帶他回自己隱居的摩天崖,途中石破天遇見幾個武林人物圍攻一個叫大悲老人的老頭,他挺身而出,雖然沒救成大悲老人,卻在他臨死之前做了他的朋友,得了他一套載有武功的泥人。到了摩天崖,謝煙客傳授他兩種極陰、極陽的內功,想讓他走火入魔而死,以絕後患。

不料正在石破天陰陽交戰,即將走火入魔的時候,長樂幫來人硬說石中玉是他們的幫主,將他劫回幫中。幫中的醫道達人貝海石將石破天救活,反而成就了他陰陽合一的無上內功。幫中人都認定他就是名叫石中玉的幫主,他怎麽解釋也無濟于事。後來他自己也懷疑起來,等到他結識了一個名叫丁當的女孩,那女孩指給他看,她從前在他肩頭咬傷的疤痕時,他就更懵懂了。他喜歡丁當又不敢喜歡,因為他還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誰。

幸好在他最為難的時候,真的石中玉被幫中人捉回。原來貝海石等人知道"狗雜種"不是真的石中玉,但因他長相與石中玉酷似,當初貝海石找來石中玉要當長樂幫幫主去俠客島石中玉不久也明白貝海石的用意,于是逃離長樂幫總舵淪為乞丐。人算不如天算石中玉又被長樂幫西北分舵抓住了。貝海石命令西北分舵馬上把石中玉押解到長樂幫總舵。沒想到石中玉又耍詭計逃走了軍師貝海石無奈,石中玉逃回玄素庄沒想到被梅芳姑截走誰想到貝海石卻說幫主已經回到了長樂幫還說幫主這次隻是受了點驚嚇等身體康復就會來料理幫內大事為了恭賀幫主回來幫主決定遍撒綠林貼廣招天下所有的英雄豪傑相聚長樂幫特別是石清閔柔夫妻鬼祟你們倆個人就去請石清閔柔夫妻,石清閔柔夫妻聽說後信以為真貝海石說"真是稀客敝幫能有黑白正直雙俠光臨真是三生有幸。石清說貝先生我石清今日造訪貴幫隻是想見我的玉兒。

貝海石說不忙不忙令郎是本幫幫主也是我們大家推選的'他年輕老成德高望重才智過人武藝超群實在是難得的人才。石清卻說貝先生真是高抬犬子了貝先生主持長樂幫日理萬機幾年的時間就把長樂幫變成江湖上人人盡知的泱泱大幫真是可喜可賀不過我的玉兒年輕的很肩太嫩擔當不起如此重任你還是讓我把他帶走吧。貝海石說"貝某備了些酒肉便菜不知二位肯不肯賞光長樂幫雖然不是武林至尊卻還可以和雪山派抗衡眼下雪山派正在緝拿幫主這中間又有不三不四在中間攪擾難道二位大俠能確保幫主平安無恙嗎石清說當然能有我石清在世上就有公理在。貝海石說什麽公理呀?石清說我石清不是沽名釣譽之徒石破天本是石中玉他既然違犯了雪山派的門規犯下罪錯我夫妻也應該先帶他去凌霄城聽從發落倘若僥幸生還我會親自把他帶到貴幫的閔柔說我們夫妻說話何時又不算數了近一年我們走遍天涯就是為了要找到我兒中玉既然你們迎他回歸這也是有緣分了。突然嘍啰祟祟走進來說"幫主醒了請貝海石去風雨台議事、貝海石說二位大俠咱們現在就一起去風雨台見幫主吧,石清閔柔夫妻一走近這個幫主就掉進了陷阱,閔柔說"你們幫主我的玉兒決不會饒過你們的。貝海石說閔大俠敝人正是奉了幫主之命在下也是有苦難言。

貝海石命令鬼祟"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見石清閔柔夫妻你們倆個要嚴加防範石清閔柔夫妻決不能放走石清閔柔夫妻明白嗎。"鬼說"屬下也些不明白。"貝海石說"你講。"鬼又接著說"你說你把石清閔柔夫妻扣押起來幫主他還能回來嗎?"貝海石說"幫主是個大孝子我們扣住石清閔柔夫妻就是為了要請幫主回來江湖上十年一次的劫難日益臨近你們說幫主不在我們能抵擋得住嗎。"祟祟說"不能。"貝海石又接著說"鬼祟聽著傳令遍撒綠林貼讓天下所有的門派都知道石清閔柔夫妻已經到了我們長樂幫。祟祟說"貝先生幫主一輩子不回來我們是不是要供奉石清閔柔夫妻一輩子。貝海石說"我再說一遍你們倆個要嚴加防範石清閔柔夫妻決不能放走石清閔柔夫妻石清閔柔夫妻萬一有個閃失別怪我貝某。石清說道石清啊石清你聰明一時糊塗一世大風大浪都過來了今天怎麽就翻在小河溝。"閔柔說"清哥都怪我不好這些年我思兒心切還把你拖累成這樣。石清說閔妹什麽都不要說了你也不必自責我石清何嘗不是思兒心切。閔柔說自從在水磨坊見到玉兒後我的心都快碎了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麽會變成了這樣玉兒就算再糊塗也不至于把我們扣在這。侍劍來監獄送飯,閔柔說姑娘告訴你們幫主他的父母石清閔柔夫妻到了長樂幫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把話帶給你們幫主。祟祟說"我倒是可以給你送信那得需要些黃的。鬼說這年頭說話的時候響當當。祟祟說"給錢的時候就都打焉了。閔柔說"我求求你們把石清放下來時間長了血脈不通他會變成殘廢我求你們。鬼說這就叫是龍你得盤著是鳳你得臥著要放他那得等到鐵樹開花。祟祟說你看閔大俠這棵老鐵樹不是已經開花了嗎。

誰也沒想到侍劍盜走貝海石的扇子來到監獄說貝海石要放了石清閔柔夫妻。鬼說這不對呀貝先生怎麽又中途改變主意了。侍劍說我怎麽知道。祟祟說是啊侍劍姐姐貝先生那可是深不可測。"鬼說"這不對呀放走了石清閔柔夫妻二人幫主什麽時候能回來呀。祟祟說是呀我得去問問貝先生。"侍劍說"難道你們連貝先生的命令都不聽了。祟祟正要開啟鐐銬。鬼說"等等我總感覺這件事有蹊蹺貝先生還說什麽了。"侍劍說"貝先生說石清閔柔夫妻二人知道幫主的下落放了石清閔柔夫妻幫主自然就會回來這叫引蛇出洞。"祟祟說"引蛇出洞有石清閔柔夫妻二人幫主都沒回來若放了。侍劍說貝先生運籌帷幄難道幫內有什麽大事都得讓你們知道不成好你們不放石清閔柔夫妻是吧我這就告訴貝先生。鬼說別我們放就是了。侍劍又送他們到了城外裏說"石大俠其實幫主根本就沒有回幫中我已經把馬給偷了你們看翻過前面那坐山就到江邊。說完侍劍就回去了在路上遇見了鬼祟。鬼說你把我們倆都耍了侍劍你可真會吃裏扒外呀你盜走了貝先生的扇子放跑了石清閔柔夫妻。祟祟說說你把石清閔柔夫妻藏哪了。侍劍說石清閔柔夫妻已經過江了。這個時候貝海石趕來了把扇子給拿回去了說道真想不到你你從小失去父母我苦苦把你撫養了十幾年你就這們對待我。侍劍說貝先生我也是為了你好啊你想那石清閔柔夫妻真有個什麽閃失我怕幫主回來不好交待呀。貝海石說那你就不怕我嗎真是越親近的人越難防侍劍你太讓我失望了。侍劍說"那我這就去死。貝海石說那好我成全了你。侍劍說貝先生不用勞你大駕你常告訴我士為知已者死為了幫主我甘願。侍劍準備服毒自盡貝海石搶下毒葯說若不念在我撫養你十幾年的份上。最後貝海石決定把侍劍趕出長樂幫]隻得找了忠厚老實但相貌酷似石中玉的石破天來頂替他做長樂幫幫主

以替他們消解即將到來的災難,而石破天肩上的傷疤,也是貝海石在他昏迷時用手術弄上去的。這時石破天已以幫主的身份接了俠客島的賞善懲惡令,而在雪山派作了惡又冒名石破天逃出來做了長樂幫主,後又逃走的石中玉卻又冒充"狗雜種",石破天騙得了謝煙客的信任。石破天剛在石中玉父母那兒得了一點溫暖和愛意,石中玉的到來使他隻好又離開了。

他先和人見人怕的賞善懲惡使交上了朋友,結為兄弟,後又邂逅雪山派祖師白自在的妻子小翠和她的孫女阿綉。開始他被誤認為石中玉,差點被殺,但等誤會澄清,小翠卻收他作了金烏派的掌門弟子,阿綉與他也漸漸兩情相悅。他們趕回雪山派,石破天憑借自己的蓋世神功消解了雪山派的門戶之變,治好了白自在的瘋病。這時謝煙客在石中玉的唆使下,趕來向雪山派尋仇,但石破天的出現終于使一切真相大白,而丁當也徹底棄石破天而去。

不久石破天隨白自在等武林達人持令前往俠客島,在島上經歷一番驚險後,終于弄明白了三十年來許多武林達人前往俠客島一去不返的真相:島上一個山洞裏的石壁上刻著李白的那首叫做《俠客行》的五言古詩,其中隱含了一項絕頂神功。俠客島主從中土以賞善懲惡令逼來眾多武林高乎,隻是為了一起參詳這項神功,但各人見仁見智,誰也破解不了,而對武學的酷嗜,卻使這些人面對石壁神智痴迷,再也不想離開這個山洞。石破天聽著眾人的爭論,看著他們痴迷的樣子,隻是感到害怕,卻不明所以。眾人都在詩句分解注解的各個小山洞,他因為不識字,在那兒既害怕又看不出個究竟來,便來到刻著整篇詩的大洞。不料他往石壁上一看,目中所見都是一把把形態、劍勢、劍意各各不同的利劍,所有的文字于他毫無實際的意義可言。他順著劍勢、劍意看去,內息自然而然隨之流動,手舞足蹈,待得從頭至尾看完一遍,這項神功已是被他練成了。

回歸中土後,為解一樁武林疑案,他隨丁當的叔祖丁不四等去尋找他的女兒,終于又回到了小時候居住的荒山。當他看到那條與他闊別已久的狗"阿黃"時,欣喜若狂,看來,在石破天的心中,絕世武功遠比不上"阿黃",比練成"俠客行"武功更高興萬分。然而他的身世依然是個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