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釣運動

保釣運動

總稱:中國護島保礁委員會

保釣運動,又稱保釣愛國運動,即保衛釣魚列島及南海島礁的愛國運動,始于1970年,是指針對日本在美國所謂的"美日安保條約"架構下恣意侵佔釣魚列島,海峽兩岸三地(中國大陸地區、港澳地區、台灣地區)及海外華人等民間力量自主發起的一系列愛國護島運動。其活動包括遊行示威和登船出海到釣魚島海域等方式。保釣運動在日本引起不滿,在台灣、香港及中國大陸三地亦未得到官方支持,甚至一度打壓保釣運動。2013年1月24日,台保釣船欲送媽祖神像上釣魚島,但因航程中一度遭日本公務船阻攔中途而返。

  • 中文名稱
    保釣運動
  • 外文名稱
    Defend Diaoyu Islands Movement
  • 時間
    1970年—
  • 組織
    中華保釣協會、世界華人保釣聯盟
  • 口號1
    “外抗強權、內除國賊”
  • 口號2
    “日本滾出釣魚島”
  • 形式
    集會遊行、抗議示威、出海登島

名稱由來

2003年6月23日 15名中國內地和香港人士組成的“保釣團”,乘漁船抵達釣魚島西部海域宣示主權。這是中國大陸民間首次組織的“保釣”運動。2003年6月23日 15名中國內地和香港人士組成的“保釣團”,乘漁船抵達釣魚島西部海域宣示主權。這是中國大陸民間首次組織的“保釣”運動。

保釣運動,又稱保釣愛國運動,即保衛釣魚列島愛國運動,始于1970年,是指針對日本在美國所謂的“美日安保條約”架構下侵佔中國釣魚列島,海峽兩岸三地(中國大陸地區、港澳地區、台灣地區)及海外華人等民間力量自主發起的一系列愛國護島運動。其活動包括遊行示威和登船出海到釣魚島海域等方式。

1970年8月12日,美國不顧中國反對,單方面于駐日本使館聲稱:“釣魚列島是琉球群島的一部分”,美國政府準備在一年之後將其與沖繩一並歸還日本。在此之前,日本國內就不斷有人製造輿論,稱釣魚列島是日本領土。在美國政府表態後,9月10日,日本外相愛知揆一公開聲稱:“尖閣群島(即釣魚列島)屬于日本,日本政府不準備同任何政府討論其領有權問題。”

美國政府將中國領土釣魚島“歸還”日本的無理做法和日本政府企圖並吞中國領土、公然侵犯中國主權的行徑,引起了全體中國人民的極大義憤,形成了一場以海外台灣留學生為主(當時大陸尚未向外派留學生)的聲勢浩大的保衛釣魚島運動。自此,保釣運動開始興起。

歷史大事

中國釣魚島示意圖中國釣魚島示意圖

1895年7月14日戰敗的中國(清政府)被迫簽訂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條約規定,中國割讓台灣及其附屬島嶼給日本。

1900年日本政府把襲用了幾百年的釣魚島等島嶼的名稱改為“尖閣群島”。

1945年日本在世界二戰中戰敗,中國作為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做出巨大犧牲和貢獻的國家,從日本收回被掠奪的領土台灣島,根據當時各種國際檔案,台灣及其周圍島嶼歸中國所有。日本政府將附屬于台灣島的釣魚島等島嶼以歸沖繩縣管轄為借口交由美軍“托管”。由于琉球群島(沖繩)被美國托管,因此釣魚島也成了美軍“靶場”,由美軍代管。

1970年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同時把釣魚島“送”給日本,日本遂派出軍隊赴釣魚島巡邏。而沖繩議會也在這一年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

1971年,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沖繩議會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中國發聲明表示抗議。台灣愛國青年及海外華人發動了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

1990年,日本右翼團體“日本青年社”成員在釣魚島建燈塔,再次引發華人“保釣”風潮。

保釣保釣

1996年7月14日,“日本青年社”成員在釣魚島新設定了燈塔。中國外交部表示對這一事件“嚴重關切”。海峽兩岸都強烈抗議。

2003年8月25日,“日本青年社”成員登上釣魚島。中國外交部以及中國駐日本使館分別奉命向日方進行了嚴正交涉,提出了強烈抗議。同年1月0,一些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人士發起“保釣”行動,並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

2004年3月24日上午6時26分,從浙江樂清市黃華港出發的馮錦華、張立昆等7名中國大陸民間“保釣”人士登上釣魚島,隨後被日本海上保全廳人員扣留。經中國政府反復嚴正交涉,7名中國公民于3月26日晚離開日本,安全歸來。

2008年6月10日上午,日本海上保全廳船隻在釣魚島近海域與一艘台灣漁船相撞,並導致該漁船沉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重申要求日方停止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的非法行動,以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2008年6月,日方不顧中方嚴正交涉和反對,放任部分國會議員前往釣魚島上空進行所謂“空中視察”,外交部亞洲司負責人奉命約見日本駐華使館官員,提出抗議。

2011年1月2日:世界華人保釣聯盟在香港成立。

2012年7月3日:全家福號保釣事件。

2012年8月15日,香港保釣船“啓豐二號”抵釣魚島,7位人員涉海登島成功。

組織架構

組織機構:“保衛釣魚島行動委員會”、中華保釣協會

運動口號:“外抗強權、內除國賊”

運動形式:保釣集會,保釣遊行,登船出海宣示主權,對美、日使館和政府機構進行抗議,登島行動。

成員分布:全球愛國留學生及台灣海峽兩岸三地

主要活動

20世紀

中國香港,保釣人士乘坐一艘漁船前往釣魚島。中國香港,保釣人士乘坐一艘漁船前往釣魚島。

在中國台灣,由張俊宏和陳鼓應等人于1968年所創立的改革派雜志<大學>,是台灣最早的保釣運動發聲通路之一,曾刊登學者丘宏達的相關文章。

1970年11月17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台灣留學生于開始組成“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表示“反對美日私相受授”、“外抗強權,內爭主權”,一方面抨擊美國與日本,另一方面也要求中國台灣政府應該力爭主權。1971年1月29日,二千多位台灣及香港留美學生在聯合國總部外面示威,高呼“保衛釣魚台”。兩周後,香港教師、學生組成“香港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發動學生上街示威,指控美日勾結,其中該年7月7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維園發起的77大示威,更演變成嚴重沖突。威利警司率領千多名警察,以近乎一比一比例,武力驅散示威者,由此為香港70年代的學運潮揭開了序幕。

1978年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日本簽署《和平友好條約》。日本右翼團體在政府默許下,于釣魚島修建直升機場,其後中國派出200多艘漁船到有關海域宣示主權,日本人放棄建機場計畫。

2000年代

2003年12月26日由中國918愛國網、愛國者同盟網在廈門舉行全球華人保釣論壇,匯集了海內外華人代表30多人,並決定成立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推選童增為會長。

2004年3月24日中國保釣人士馮錦華等7人成功登入釣魚島,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中國大陸人民首次登入釣魚島。

2008年6月10日,中國台灣聯合號漁船在釣魚島海域遭日本巡邏船撞沉,船上16人平安獲救,但船長何鴻義和兩名船員則被日本當局扣留二至三天後才獲釋返抵台灣。此一事件引發台灣社會的不滿。日本發表聲明,對巡邏艦撞沉台灣海釣船聯合號一事,承認日方確實有疏失,于當時台北縣政府出面打國際官司取得勝利之下,日方召開記者會發表了正式道歉聲明,九十度鞠躬對此表示遺憾,並正式賠償船員損失。

2010年代

香港保釣人士香港保釣人士

2010年9月7日,日本巡邏船在釣魚島海域兩度沖撞中國漁船,並扣押了中國船長。當日,中國大陸民間保釣人士在北京日本駐華使館前發起抗議示威,隊伍揮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手舉“滾”字牌和將“日本”二字打上黑叉的條幅站成一列高喊口號,並向日本大使館提交了內容為一張中國古代青銅掛鍾圖片(意為“送終”)的《抗議信》。參加遊行的保釣人士聲稱,日本此舉不是“挑釁”而是“侵略”,要求日本放人並賠償相關損失。保釣人士還稱,不排除國慶節再次登上釣魚島以及“在周邊打漁”的可能。

2010年9月13日,台灣的兩位保釣人士乘坐漁船到釣魚台海域時,遭受日本艦隻攔阻,隨行的海岸巡防署艦艇以探照燈、LED跑馬燈、廣播向日方宣示:“釣魚台為中國台灣海域,請勿幹擾本國漁民活動,海巡署有保護漁民活動的義務”。

2010年9月18日,來自台灣、中國大陸和港澳的華人在日本駐紐約總領事館前集會,是當地20年來最大規模的保釣示威。

2011年1月2日世界華人保釣聯盟在香港成立。

2012年06月14日,因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企圖“購島”的種種舉動,為應對該危機保釣聯盟決定于該月16日乘保釣船赴釣魚島,宣示和捍衛釣魚島中國主權和東海利益。但是出發當日中國大陸的參加人士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請回,導致行動被迫取消。而對于選擇大陸作為出發點是因為前幾次1月從香港和台灣出發,香港海事部門宣布“去釣魚台捕魚非法”隨後出兵阻止。

2012年8月15日,香港保釣船“啓豐二號”抵釣魚島,7位人員涉海登島成功。運動架構

組織機構:“保衛釣魚島行動委員會”、中華保釣協會

運動口號:“外抗強權、內除國賊”

運動形式:保釣集會,保釣遊行,登船出海宣示主權,對美、日使館和政府機構進行抗議,登島行動。

成員分布:全球愛國留學生及台灣海峽兩岸三地

大事記

1895年7月14日 戰敗的中國(清政府)被迫簽訂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條約規定,中國割讓台灣及其附屬島嶼給日本。

1900年 日本台灣“全家福6號”漁船出海保釣政府把襲用了幾百年的釣魚島等島嶼的名稱改為“尖閣列島”。

1945年 法西斯帝國日本在世界二戰中戰敗,中國作為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做出巨大犧牲和貢獻的國家,從日本收回被掠奪的領土台灣島,根據當時各種國際檔案,台灣及其周圍島嶼歸中國所有。日本政府將附屬于台灣島的釣魚島等島嶼以歸沖繩縣管轄為借口交由美軍佔領。由于琉球群島(沖繩)被美國托管,因此釣魚島也成了美軍“靶場”,由美軍代管。

1970年 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同時把釣魚島"送"給日本,日本遂派出軍隊赴釣魚島巡邏。而沖繩議會亦在這一年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

1970年11月17日香港學生在示威活動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台灣留學生組成「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表示「反對美日私相受授」、「外抗強權,內爭主權」

1971年1月29日2000多位中國大陸及台灣留美學生在聯合國總部前集會抗議;兩周後,香港教師、學生組成「香港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發動學生上街示威,指控美日勾結;7月7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維園發起的77次示威遊行,並與警方爆發沖突,揭開學生護國運動序幕。

1971年布朗大學「保釣運動」國是討論會以及密西根州安娜堡國是大會舉行,兩場會議辯論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左派台灣留學生首次公開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並決議1971年9月21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舉行九二一聯合國大遊行,爭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

1972年 中日建交。周恩來提出把釣魚島等島嶼的歸屬問題掛起來,留待將來條件成熟時再解決。當時雙方就這一點達成了協定2012年7月香港保釣登島運動(20張)。

1978年 中日簽署和平友好條約。鄧小平副總理表示,釣魚島問題可留日後慢慢解決。中國政府明確宣布,擱置(釣魚島)主權爭議,留待子孫後代解決。

1979年 日本在釣魚島上修建了直升機場,海峽兩岸都向日本提出了交涉和抗議。

1990年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建燈塔,再次引發保釣風潮。

1992年 中國通過《領海及毗連區法》,再次以檔案形式寫明釣魚島等島嶼是中國領土後,日本提出了“抗議”,中國外交部重申:釣魚島屬于中國。

1996年以後,香港和台灣民間多次組織了保釣的行動。但是日本每次都派出警船攔截,隻有極少幾次登島成功。

1996年7月14日 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新設定了燈塔。中國外交部表示對這一事件“嚴重關切”。海峽兩岸都強烈抗議。

1996年9月26日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陳毓祥等5陳毓祥是保釣運動中的第一位犧牲者人於釣魚台海域跳海示威,其中陳毓祥身亡,方裕源則被日本的直升機救起。陳毓祥的逝世以及當時大陸官方的過分克製立場激發了港、台兩地的保釣行動。

1996年10月6日也即陳毓祥舉殯當日,由台北縣金介壽議員和香港立法局的曾健成議員領導的新一輪保釣行動,於基隆租用了上千艘漁船出發駛往釣魚台列嶼。礙於船隻眾多,日本方面不便攔截,使參與者在10月7日成功登入釣魚島,並一同在島上同時揮舞五星紅旗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旗幟,以表示釣魚台是所有中國人的領土。

2003年12月26日 由中國918愛國網、愛國者同盟網在廈門舉行全球華人保釣論壇,匯集了海內外華人被日本方面非法扣押的閩晉漁5179號及其船長代表30多人,並決定成立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推選童增為會長。

2004年3月24日中國內地的馮錦華等7人成功登入釣魚島,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中國大陸人民首次登入釣魚島。

2005年7月7日澳門保釣行動委員會成立。

2008年6月10日台灣聯合號漁船在釣魚島海域遭日本巡邏船撞沉,船上16人平安獲救,船長何鴻義和兩名船員則被日本當局扣留二至三天後才獲釋;6月15日,12名台灣保釣人士搭乘「全家福號」漁船前往釣魚台宣示主權,並由台灣海巡署派出巡防艦保護,全家福號在釣魚台海域順利繞島一周後返航。之後日本發表聲明,對台灣侵犯領海表示遺憾。

2008年11月9日中華保釣協會在永和市成立,第一屆理事長劉源俊、執行長黃錫麟。

2008年12月8日中國大陸官方的海洋監測船「海監45」、「海監46」利用日本海上保全廳船隻交班時機,進入12海裏以內日本片面劃定的所謂“絕對禁止區”。13日,在日本福岡舉行的中日韓領導人峰會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日本首相麻生太郎會面時,就釣魚島主權問題發生爭執。

2010年9月7日日本巡邏船在釣魚島海域兩度沖撞中國漁船,並扣押了中國船長。當日,中國大陸民間保釣人士在北京日本駐華使館前發起抗議示威,香港保釣人士在日本領事館外焚燒日本國旗,手舉抗議標語、高喊“日本滾出釣魚島”,並向日方遞交請願書要求釋放被扣押的中國船長。同時,在廈門的保釣人士原先準備13日出海到釣魚島海域,但因被當地有關部門阻撓而無法成行被迫押後。這次撞船事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派遣中國漁政執法船對釣魚島海域的巡航常態化。

2010年9月13日 台灣的兩位保釣人士乘坐漁船到釣魚台海域時,遭受日本艦隻攔阻,隨行的海岸巡防署艦艇以探照燈、LED跑馬燈、廣播向日方宣示:「釣魚台為中華民國海域,請勿幹擾本國漁民活動,海巡署有保護漁民活動的義務」。[

2010年9月18日 來自台灣、中國大陸和港澳的華人在日本駐紐約總領事館前集會,是當地20年來最大規模的保釣示威。

2011年1月2日世界華人保釣聯盟在香港成立。

2011年6月29日世界華人保釣聯盟5名成員乘坐漁船“大發268號”前往釣魚島海域宣誓主權,最終停泊在日本毗連區域內。

2012年7月3日加拿大保釣世界華人保釣聯盟主席黃錫麟、理事張春明及會員遊嘉文等多名民間保釣愛國人士乘坐全家福六號漁船向釣魚島出發,4日上午6點15分左右駛入了釣魚島附近,成功繞釣魚島一周宣示主權。台灣海巡署得知訊息後,立即派出五艘巡防艦艇進行護航。外交部回應,維護釣魚島主權是兩岸的共同責任,並敦促日方不得採取任何危及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中方人員生命、財產安全的舉動;日方則回應聲稱對台灣此舉絕不容忍,外務省也向台灣當局表示了抗議[5]。

2012年8月15日,為回應日本右翼分子登島行動,值日本法西斯分子投降67周年之際,來自香港的保釣人士乘坐“啓豐2號”船隻前往釣魚島宣誓主權。在接近釣魚島時,被日方野蠻撞擊和水炮掃射,保釣船船頭、方向盤被撞損。16時36,分,香港保釣船採取沖灘的方式沖上釣魚島主島,方曉松、曾健成、伍錫堯、盧松昌、古思堯、陳裕南、王化民等7名保釣人士成功登島並插上中國國旗登島。之後,被日本海上保全廳當天以“非法入境”嫌疑扣押了包括7名登島勇士在內的14名保釣人士。中國外交部召見日本大使,兩次督促日方無條件放人;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則稱將根據“日本法令”進行嚴肅處理[6]。

2012年9月11日,日本野田政府簽署釣魚島 “買賣契約”,正式將釣魚島“國有化”。對于中方的抗議,日本表示“不接受”。日本官房長官藤村修在記者會上強調稱,“購島”之後,“將不做改變地實施各項工作”[7]。繼中方外交部10日公布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後,中央電視台天氣預報也正式將釣魚島納入國內地區預報行列。

2012年9月11日 中國海監46、中國海監49、中國海監51、中國海監66船駛向釣魚島外圍海域,宣示主權。此次巡航開啓了中國公務船巡航釣魚島的先河(2008年12月8日,海監46號和51號船首次貼近釣魚島特殊航行,是中國公務船首次進入釣魚島周邊12海裏區域)。此後中國海監船、中國漁政船數十次前往釣魚島海域巡航[8]。

2012年9月12起,面對日右翼分子購島鬧劇,中國大陸北京、上海、陝西、山東、廣東以及香港、台灣多地民間發起反日遊行示威。日本國內隨即也掀起反華浪潮。9月18日,時值“九一八事變”紀念日,2名日本人登上釣魚島主島。

2012年9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國家海洋局、民政部20日對外公布釣魚島等島嶼及其周邊海域部分地理實體的標準名稱及位置示意圖。

2012年9月21日,台灣“大瀚711號”工作平台船去釣魚島海域宣示主權,在靠近釣魚島時遭日海上保衛廳船隻前後包夾[9]。當日晚,日本海上保全廳部分保全官和沖繩縣警察本部的數十名警察以防止台灣“保釣”人員登島為名登上釣魚島[10]。次日,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表例行性強烈抗議。

2012年11月 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開始從中亞五國開始,在世界遊說宣揚其在釣魚島上的所謂“主權”和立場,不過反響冷淡,無功而返。

2012年11月5號至16號 日美在日本周邊海域舉行聯合軍演,參演自衛隊員3.7萬人、美軍1萬人。

官方態度

海峽兩岸在對待釣魚列島問題的態度上基本是一致的。中國以及台灣海巡船抵達釣魚島海域(7張)

2012年9月13日,台灣海巡部門派500噸級的連江艦與600噸級的花蓮艦赴釣魚島海域操演護漁。花蓮艦曾參與南海護漁及多次海上救援任務。

2012年9月14日,中國海監50船抵達釣魚島海域。當日6時許,由中國海監50、15、26、27船和中國海監51、66船組成的2個維權巡航編隊,抵達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海域,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附近海域進行維權巡航執法。這是中國政府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的聲明》後,中國海監首次在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海域開展的維權巡航執法,通過維權巡航執法行動,體現中國政府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管轄,維護中國的海洋權益。

大陸

1970年12月香港保釣人士29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明確指出:“日本反動派妄圖把釣魚島等屬于中國的一些島嶼和海域,劃入日本的版圖。佐滕反動政府的外相愛知一再叫嚷,這些島嶼的‘領有權’屬于日本,‘防衛廳長官’中曾根甚至公然把這些島嶼列入日本第四個擴軍計畫的‘防御’範圍。這充分暴露了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野心。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等島嶼,和台灣一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是任何人也改變不了的歷史事實。日本反動派不管製造什麽樣的借口,玩弄什麽樣的手法,它企圖霸佔中國神聖領土的陰謀,都是絕對不可能得逞的。”1971年6月,美、日不顧中國人民的強烈反對,簽訂《歸還沖繩協定》,正式把釣魚“島列入歸還區域。12月30日,中國外交部正式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和日本對中國領土主權的明目張膽的侵犯。聲明表示:“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等島嶼是台灣的附屬島嶼。它們和台灣一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日兩國政府在‘歸還’沖繩協定中,把我國釣魚島等島嶼列入‘歸還區域’,完全是非法的,這絲毫不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島等島嶼的領土主權。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中國人民也一定要收復釣魚島等台灣的附屬島嶼!”南昌保釣遊行

台灣

台灣地區“全家福號”保釣船出海在釣魚島問題上,國民黨本來就負有不可推倭的責任。海外台灣留學生的“保釣運動”興起後,台灣當局雖然也反對美國把釣魚島交給日本,但態度總顯得被動,行動上也軟弱無力,不敢表達強硬的立場。直到1971年4月,台灣當局的“外交部”才發表聲明,批評美國政府將釣魚島“歸還”日本。6月,台灣當局再次重申,釣魚列島的主權為中國所有,不承認美日《歸還沖繩協定》有關把釣魚列島劃入“歸還區域”。由于當時中國與日本、美國沒有外交關系,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也仍被台灣當局所竊據,因此,在外交上與美、日進行交涉,確保中國的領土釣魚島的主權不被侵犯,是台灣當局理應負起的責任。但台灣當局擔心得罪美國和日本,進而失去美國的軍事支持,所以不敢理直氣壯地維護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總是欲語還休,除了重申一些原則立場外,並沒有採取任何進一步的有力的行動。

台灣當局的軟弱和媚外,引起了廣大台灣民眾的強烈不滿和義憤。在海外“保釣運動”的影響下,島內青年和知識分子也保釣運動積極行動起來,譴責美日帝國主義的侵略,抗議當局奴顏卑膝、喪失民族立場的行徑,從而在台灣島內掀起了“保釣運動”的新高潮。1971年4月,台灣《大學》雜志發表93名知名學者和企業家聯名的“我們對釣魚台問題的看法”,帶動4000多名台灣學生在台北市舉行遊行示威。他們散發傳單,高呼口號,號召全體中國人民聯合起來,保衛釣魚島,保衛中國的領土和主權。“保釣運動”吸引了島內許多有為的熱血青年參加,喚醒了台灣青年的愛國熱忱,沉寂多年的台灣校園一時間興起了“關心國事”、“討論國事”的熱潮。

相較中國大陸而言,台灣民眾對於釣魚台主權爭議較為冷淡,並不會因為釣魚台主權爭議而對日產生反感。

運動影響

“保釣運動”對海外和港澳台內的青年學生的思想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他們從美、日帝國主義的囂張氣焰中看清了國際強權政治的本質,產生了強烈的民族意識,得出了這樣一條結論:要保衛釣魚島,維護中國的領土和主權完整,必須走統一之路,建立一個強大的、統一的中國,並由此產生了關于“台灣前途”的大討論。“保釣運動”也逐漸發展成為“中國統一運動”的一部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