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

在不同的語境下,或者不同的歷史階段,擁有不同的含義,但它們都有類似的本質:是一種強調既有價值或現狀的政治哲學。保守主義一般是相對激進而言的,而不是相對進步而言的。保守主義並不反對進步,隻是反對激進的進步,寧願採取比較穩妥的方式。

  • ISBN
    9787806572450
  • 書名
    保守主義
  • 頁數
    269
  • 作者
    德.曼海姆著
  • 出版社
    譯林出版社
  • 譯者
    李朝暉

思想發展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從來不曾產生過、也不太可能會產生如霍布斯的<利維坦>或洛克的<政府論>一般的系統性著作。也因此,保守主義一詞的真正涵義在今天依然有待爭論,許許多多的(也經常是互相矛盾的)政治意識型態或政黨都與保守主義有所牽連。 雖然政治思想在起源時便包含了許多可以被歸類為保守主義的成分,一直到啓蒙時代、尤其是1789年前後的法國大革命震撼歐洲後,保守主義才以一種政治態度或思想的面貌嶄露頭角。許多人指出在宗教改革時期,聖公會的神學家理查·胡克(RichardHooker)強調為了社會和諧和公共利益而必須在政治上保持穩定,顯現出了早期的保守主義思想。但保守主義一直要到埃德蒙·伯克寫下<對法國大革命的反思>(ReflectionsontheRevolutioninFrance)後成為系統性的意識形態。

英裔愛爾蘭的政治家埃德蒙·伯克大力的反對法國大革命,但仍支持美國革命的目標。這些早期的保守思想通常堅持保守主義並非一種意識形態,因為他們認為意識形態與烏托邦的理想有所牽連。伯克反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對一個完全由抽象的理性所引導的“啓蒙”社會。許多人認為伯克發展出了對于現代主義的批評,不過伯克從來不曾使用這一詞,這一詞也要直到19世紀末才出現。伯克擔憂啓蒙運動將會帶來無法收拾的動亂,因此他主張應該保持傳統的價值。 伯克主張,一些人的理性必然少于其他人,因此如果這些人純粹依靠理性行動,他們所運作的政府將會非常糟糕。對于伯克而言,政府的架構不該是由抽象的“理性”所組成,而是應該遵循國家長久以來的既定發展模式、以及如家庭和教會等重要的社會傳統。

“我們擔憂人們會依照自身的理性主導其生活和交易,因為我們懷疑每個人的理性其實是相當有限的,因此個人最好是依靠于國家的既有傳統。許多哲學家們都不會試著挑戰傳統,而是會利用他們的聰敏,尋找尚未被他們發掘的智慧。如果他們真的找到了,他們也會選擇繼續保留傳統,同時將理性融入其中,而非完全拋離傳統單純依靠理性;因為傳統,夾帶著其本身的理性,也會允許理性有所活動,這種互動關系是永恆不變的。”

伯克主張,比起純粹抽象(例如“理性”)的事物,傳統更能作為立身處世的依據。因為傳統經歷了數個世代的智慧和考驗,“理性”則可能隻是一個人的偏見,不但未經時間的考驗,最多也隻能代表一個世代的智慧。任何既有的價值觀或傳統都是經歷了過去的時光考驗才流傳下來的,因此都應該被尊重。

不過,保守主義並不反對變革。如同伯克所寫道的:“無法接受改變的國家是無法生存的。”但他們堅持變革必須是透過有系統、有條理的改變,而非突然爆發的革命。革命為了某種理論或學說,會嘗試改變人類社會中復雜的人類互動關系,這將會造成無法預料的後果。伯克大力呼吁應該避免道德風險的可能性。對于保守主義者而言,人類社會有時是根深蒂固而體製健全的;為了達成某種意識形態的計畫而隨意修改之和形塑之將會造成無法預料的災難。保守主義也強烈支持財產的權利。對于18世紀的輝格黨而言,沒有任何東西比財產權利更為神聖的了,財產權使得個人的利益考量高過那些華麗卻不實際的理論。

隨著拿破崙時代的結束,維也納會議象征了保守主義在歐洲復興的開端,抗衡經由法國大革命產生的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勢力。

文化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文化保守主義是一種主張儲存自身文化或民族傳統的哲學。文化在這裏指的可以是相當廣泛的西方文化或是中國文明、又或者小至西藏文明。文化保守主義嘗試採納過去遺留下來的傳統和製度。這種傳統可能是不切實際的,例如在英國反對公製度量衡的運動,要求保持英國傳統的度量衡標準。保守主義也可以是製度性的:在西方這可能包括了騎士製度和封建製度、或者是資本主義和法治。而在東方,中國的國家科舉製度、以及在印度的文化寬容傳統都是保守主義的例子。 而依據社會保守主義的理論,傳統也可以是道德性的。例如在某些文化裏墮胎和同性戀被認為是錯誤的。一些文化裏則禁止婦女在公共場合暴露她們的面貌或四肢,認為那是不道德的舉動,那些文化裏的保守主義者也往往會支持以法律禁止那樣的舉動。其他的保守主義者則採取較正面的做法,支持好撒馬利亞人法、或者其他需要公共慈善協助的法律,以此發揚他們的傳統文化。

文化保守主義通常主張,由于既有的傳統已經在文化或製度上佔有其一席之地,也因此應該被保留。文化保守主義並不一定會接受其他不屬于他們的文化,這取決于他們的開放性程度。許多保守主義者相信普世的道德價值,但其他一些人則認為道德可能因為國家和民族差異而有所不同,因此隻支持屬于他們既有的文化。因此對一個文化保守主義者而言,在法國已被普遍接受的某種概念,並不一定適合套用至德國和其他國家。

宗教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宗教保守主義嘗試儲存特定宗教的教義,有時會試著傳播這些教義的價值觀,又或者會嘗試將這些價值觀寫入法律條文。宗教保守主義也可能會支持現世的傳統。有時候宗教保守主義可能會感到其自身與當地的文化產生沖突。而在一些國家,兩個或多個宗教的保守主義者也可能會產生沖突,兩派都宣稱自己的觀點才是正確的,並指責對方的觀點。 宗教保守主義與其他形式的保守主義不同,因為他們的形式相當多。許多宗教保守主義者反對一切改變,因為他們認為其信仰是來自于全能而不變的上帝。被宗教保守主義所影響的政府可能會以實際政策提倡其傳統價值,例如在歐盟就有一些保守主義的團體試著將特定的保守價值寫入歐盟憲法。若望·保祿二世也曾遊說歐盟在憲法裏提及上帝,但最後仍沒有成功。

而一些既有宗教的基本教義派運動,則顯示出了宗教保守主義也可能會與現有社會秩序產生矛盾,他們可能會嘗試推翻既有現況,以回歸理想中更為傳統和正當的社會,有時也會以相當嚴格的方式解釋聖經字句。這樣的激進運動有時也可能是為了對抗既有政治體製的濫用、腐敗、或違背教義。新教的宗教改革便是這樣的例子之一。

在伊斯蘭裏,伊斯蘭原教主義(Salafi)運動經常在政治和社會上採取激進行動,也因此常被大多數主流的伊斯蘭政府所壓製。原教主義者試著將他們對于伊斯蘭社會的理想—亦即穆罕默德那個時代的社會,強加于他人之上,他們也經常會使用暴力的手段。他們反對伊斯蘭社會後期的發展,也因此常被分類為激進的宗教保守主義。

類似的現象事實上在全世界的許多宗教裏都曾發生,有時候,這種沖突反映了傳統社會與過去500年內才出現的現代西方社會之間的文化沖突。許多在現代世界被稱為激進宗教保守主義標簽的運動,其實隻是將傳統宗教理想混合上現代的、歐洲革命哲學的融合—有時甚至是馬克思主義

財政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財政保守主義是一種經濟哲學,強調政府在開支和借債上應採取謹慎保守的態度。埃德蒙·伯克在<對法國大革命的反思>裏寫下了這個原則: 一個公民社會最初的理念所保障的,在于每個公民所擁有的財產,而非國家所要求的債主權利。公民對于其財產的權利是最首要的、最至高無上的、而又最不可侵犯的。個人的財產,無論是透過自行掙取而來、或是透過遺產繼承、或者來自其他人所贈與的物品,在任何情況下,皆不屬于國家所擁有…政府無論是由君王或是議會所統治,其所擁有的財產僅隻限于公共財產,而其公共財產也隻能來自于大多數公民所自願給予的財產部分。

換句話說,一個政府並沒有權利去借取大量債務、而又將其負擔加諸于納稅人的身上;納稅人所擁有的抵抗苛刻稅賦的權利,甚至要早于幫忙政府償還債務的義務。

經濟保守主義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經濟保守主義延伸了財政保守主義對于金融政策的保守態度,主張政府不應該隨意幹預市場的運作。有時候這種保守態度也延伸至“小政府”的哲學。經濟保守主義支持自由市場、以及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在意識形態上,經濟保守主義可以追溯至“古典自由主義”的傳統,亞當·斯密弗裏德裏克·哈耶克、米爾頓·佛利民、路德維希·馮·米塞斯都是經濟保守主義的代表,因此經濟保守主義也被稱為經濟自由主義。 古典自由主義和自由意志主義在道德和意識形態上都支持自由市場的理念:從支持個人自由的理念延伸至對于自由市場的支持。艾茵·蘭德和路德維希·馮·米塞斯都從道德層面切入,主張自由市場是唯一道德的經濟體製。傳統自由主義反抗專製的政治權威、支持個人的自決,因此認為資本主義的經濟體製是唯一道德的經濟體製。

而在另一方面,現代的保守主義者—以歐美為主的保守主義,則是以實際的層面切入支持自由市場,他們主張自由市場是最具生產力的市場。因此現代保守主義對于自由市場的支持不一定是絕對性的,而僅是出于實際上的考量。這種支持不是道德性或意識形態的,而是出于埃德蒙·伯克的理念:能夠運作的最好的體製就是正確的體製。

歐美保守主義在經濟上支持小政府的理念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重視公民社會的重要性。如果政府在經濟上扮演極大的角色,人們便會感覺自己不須負擔太多的社會責任,也因此這種責任會被政府所承擔下來,而高昂的稅賦便不可避免了。

應該註意的是,雖然古典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在歷史上達成自由市場理念的途徑並不相同,但在今天這種差異卻相當難以區分。很少有政治家會支持自由市場僅僅是出自于“因為那較具生產力”或“因為那是正確的”,而是通常會混合這兩者。這種混淆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自古典自由主義和現代保守主義在政治運動上都處在同一張“保守主義雨傘”下所造成的。

財政保守主義和經濟保守主義對于資本主義和經濟自由主義的支持、以及對于自由市場經濟的支持,並不一定會和社會保守主義及宗教保守主義的理念相符合。除此之外,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的運作也大幅改變了既有的社會秩序,如同圈地運動和其他類似的改革,將原先傳統淳樸的農業社會轉變為工商業為主的現代社會,同時也可能改變社會上對于性議題的態度,例如對于色情產業的態度。在這些經濟社會政策交叉問題上,不同流派的保守主義之間也可能會產生極大的沖突。

地區政治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參見:右派政治

在西方世界民主國家,“保守派”和“右派”兩詞經常是可以互換的,幾乎成了同義詞。雖然這並非完全正確,但兩者的確重疊性極高。同樣的兩者所反對的事物也幾乎一樣:左派(雖然左派團體和個人也可能抱持著保守的社會和文化態度,但他們在政治上通常會被與保守主義運動區隔開來)。而在經濟政策和經濟製度上,保守派和右派通常都支持自由市場—盡管這在歐洲比較少見。而在道德和倫理的議題上—例如對于墮胎的反對—也經常都是那些被稱為保守派和右派的人士。 埃德蒙·伯克的保守主義支持穩定、逐步的改革而非激進的改變。許多保守派也反對那些排外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然而這些人通常也被歸類為政治的右派,這就如同許多自由主義者也反對左派的共產主義思想一般。貿易保護主義和反移民的政策也經常會和那些支持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的保守派產生沖突。受到了早期英國保守主義思想家如埃德蒙·伯克和大衛·休謨的影響,一些保守主義者也反對軍事的幹預主義,伯克認為帝國主義是與保守主義的傳統完全沖突的,因為帝國主義嘗試建立一個新的殖民社會。

不過,一些支持神權政治、民族主義沙文主義的人也常被稱為保守主義,帝國主義種族主義也常被歸類為保守派,有時候一些“正統的”保守派也會與這些人聯合。英國保守黨便是大英帝國概念的強烈支持者。

“正統的”保守派與那些被稱為極右派的人士之間的重疊程度通常是取決于一些政治上的禁忌,而非相當嚴謹的意識形態差異。在歐洲的議會製度下,保守派通常會與中立派甚至是左派相結盟,而非仇外而又民粹主義的極右派,雖然許多批評者也認為保守派採取了極右派的理念。

美國保守主義

美國,保守主義一詞是集合了眾多政治意識形態的稱呼,包括了經濟保守主義、經濟自由主義、社會保守主義、和宗教保守主義,同時支持維持一支強大的軍隊、反對國際主義、並提倡地方州的權利。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現代的美國保守主義在20世紀後半期結合為一股政治意識形態,以回應20世紀初期以來因為經濟大恐慌而出現的許多社會和政治改變,在冷戰中美國保守主義強調與蘇聯和共產主義的對抗,並在1970年代末期和1980年代初期在經濟上展開一連串復原管製的自由放任政策,反對羅斯福以降的新政。 美國政治兩百年來基本是兩黨政治。兩個政黨之間,雖然共同擁有一些基本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但也存在著許多分歧,尤其在面向變革方面,正好存在著一個相對支持變革的政黨,又稱為左翼;和一個相對反對變革的政黨,又稱為右翼。前者就是民主黨,後者則是共和黨。美國的共和黨,並不是18,19世紀的英國托利黨。托利黨主張加強王權,加大政府的權力。相反,美國共和黨反對大政府,反對政府幹預市場,反對政府過大權力對公民造成損害。雖然美國共和黨被稱為保守主義政黨,但和經典的保守主義,還是不同的。這也證明了為什麽保守主義在不同歷史階段和不同地區,都擁有不同的含義。雖然保守主義在兩大黨都曾經有一定數量的派系存在,但到了今天民主黨內的保守主義派系早已消失殆盡,目前幾乎所有的保守派都自認為共和黨支持者。在2000年和2004年,大約80%自稱為保守派的人都投票給了共和黨。

美國現代共和黨在政治和理論上的基礎,可以追溯到20世紀幾位著名的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經濟學家:哈耶克,佛利民等。哈耶克就自稱是一個老輝格黨人。隻是相對于現代西方的自由社會主義思潮,他們堅守19世紀自由主義傳統,反對社會主義,因此被稱為保守主義。

在美國,“自由主義”一詞早已改變了原意,哈耶克認為涵義的改變是從羅斯福任內開始的,羅斯福實行的新政在當時被貼上社會主義和左翼的標簽,由于擔心這些標簽的負面影響,羅斯福于是改自稱為自由主義者。自從那時開始,“自由主義”一詞在美國改變了涵義,與原本18和19世紀的自由主義完全不同了。哈耶克便主張他並不是所謂的保守主義者,反而他才是真的自由主義者,而那些新自由主義者隻是冒充者,他也因此一直拒絕放棄這種稱呼。

流派

美國保守主義又有許多不同的定義,保守主義一詞也可以套用至各種的理念或意識形態。

1.經典保守主義或稱傳統保守主義、古典保守主義:反對在政府和社會製度上的激進變革,這種形式的保守主義其實是反意識形態的,因為其強調程式(穩定而不急躁的改革)高過特定結果(任何形式的理想政府)。對于經典保守主義而言,隻要改變是經由正當的法治程式、而非經由革命或突然的變動,那麽不管最後的政府是屬于右派或左派都是正當的。

2.意識形態保守主義又稱右派保守主義:與反意識形態的經典保守主義相較,右派保守主義如同其名稱所代表的,支持特定的意識形態。其意識型態通常又可以分為上述的社會保守主義、財政保守主義、和經濟保守主義。這些子意識形態包含了許多英語國家的保守派支持者,這些子意識形態也常會被個別地吸納入其他政治立場上。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3.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是美國近年來出現的一種保守主義,由于有別于美國共和黨傳統保守主義,因此稱為“新保守主義”。新保守主義主要是從自由主義轉變而來。一些左派自由主義分子,反對20世紀60年代的自由主義的激進變革,思想趨于保守,從而形成新保守主義。他們的思想根源,和傳統保守主義不一樣,傳統保守主義的哲學基礎,是建立在伯克思想基礎上的。但新保守主義並不信奉伯克的思想。美國新保守主義者倡導建立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和平,也不得不與鷹派妥協,去打擊世界上奉行“恐怖主義”與“包庇主義”的國家或地區,這就是“先發製人”戰略,也經常被人戲稱為“國家恐怖主義”,其典型正是伊拉克戰爭。 4.古保守主義(Paleoconservatism)在1980年代為對抗新保守主義而崛起,強調傳統、公民社會、古典聯邦主義以及基督教的傳統。他們認為社會民主主義、中央集權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嘗試改造人性的邪惡舉動。古保守主義者主張,西方社會的主流政治勢力已經拋棄了創造和形塑其文明的傳統和價值觀,也因此他們認為保守派必須反對現狀。在政治上,他們極力反對中央集權,強調權力分散、地方自治、私人財產、以及將官僚機構最小化[5]。在社會上他們主張傳統主義,支持基督教道德秩序,並宣稱小家庭為人類文明的軸心。他們認為多文化、多種族、而又奉行平等主義的社會在本質上是絕對不會穩定的。他們也反對美國幹預他國的戰爭

英國保守主義

埃德蒙·伯克經常被視為是英美地區的保守主義之父。在英國,伯克的保守主義繼續發展,但其影響早已不限于英國本土,遍及美國的發展使其不再特定于英國的保守主義了。伯克的保守主義與當代的英國保守主義並沒有相當明確而有系統的連結。身為一個老輝格黨員,伯克絕對不是所謂“保守派的創始人”。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最早的保守主義產生于英國革命和法國大革命。那些反對激烈變革,反對革命的人,被稱為保守分子。由于當時的革命對象是君主和貴族,所以保守分子又被稱為王權分子或者保皇黨人。18世紀和19世紀初,經過光榮革命後的英國,已經進入現代民主政治,或者說政黨政治。也有人稱之為披著君主外衣的共和國。當時英國政壇有兩個主要政黨,輝格黨和托利黨。輝格黨人具有自由主義色彩,主張變革,反對王權。托利黨人則堅守傳統,反對變革,支持王權。相對于輝格黨,托利黨被稱為奉行保守主義的政黨。輝格黨後來逐漸演變成了英國的自由黨,托利黨則是現在保守黨的前身。 托利黨反映了農村地主階級的政治態度,並且支持君王體製、聖公會、家庭倫理,並支持私人財產以保障社會秩序。到了工業革命的開端,工業和科技的發展顯然將會破壞這些以農村為主的架構,新出現的產業精英份子也被視為是社會秩序的大敵。在這個時候,羅伯特·皮爾(RobertPeel)爵士嘗試將新的工業階級與托利黨傳統的地主階級融合,在1846年他說服了地主們支持復原谷物法。在他的努力下,一個新的政治團體出現了,他們在試著保障傳統秩序的同時也接受自由放任和自由貿易的概念。傳統地主和產業份子的融合最後產生了新的保守黨。

本傑明·迪斯雷利給了這個新政黨一個政治意識形態。在年輕時他被浪漫主義運動和當時流行的中世紀復古風潮所影響,並發展出了一套對于工業主義的批評。他所提出的解決方法,是回歸到一個理想中合作性的社會,在之中每個人都必須對其他人或團體負起責任。這種統一概念在英國政治裏仍是重要的傳統之一。這也啓發了後來許多保守派政府所進行的社會改革。由迪斯雷利領導的保守派政府承認了勞工階級的投票權利。他主張許多勞工的政治理念和價值觀也可以是傳統保守的。

自由派和保守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結盟、加上工黨的崛起,加速了自由主義在1920年代的垮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保守黨接受了許多由工黨提出的社會主義政策,這種讓步在實際上是為了重新獲取權力,但很大一部分也是因為自20世紀初期開始計畫經濟以及國有化的概念成了當時跨政黨的共識,這主要是受到了凱恩斯主義的影響。

不過,到了1980年代,在瑪格利特·撒切爾的領導下,保守黨回歸到了古典自由主義的經濟理念,並私有化了大量的國有企業。

歐洲

保守主義保守主義

在歐洲大陸,保守主義的主流通常是以基督教民主主義政黨為代表。這些政黨組成了歐洲人民黨(EuropeanPeople'sParty)—歐洲議會裏的主要政黨聯盟之一。這些政黨通常是起源自19世紀末期和20世紀初期的天主教政黨,擁護天主教的社會理念。隨著時間發展,保守主義逐漸成了他們的主要政治意識形態,天主教色彩也逐漸淡去。德國的基民黨、以及其聯盟政黨拜恩基督教社會聯盟都是屬于新教-天主教結合的政黨。 而在北歐,保守主義通常是由自由保守主義的政黨如瑞典的溫和黨(ModerateParty)和丹麥的保守人民黨為代表。在國內政策上,這些政黨通常支持市場為主的政策,一般也會從商業團體和白領職業階級獲得支持。而在國際上,他們則會支持歐盟以及國防的重要。

一般而言歐洲的保守派在許多社會和經濟議題上會比美國保守派採取更為溫和的態度。他們也較少反對福利國家政策的那些目標,雖然他們也會關心商業環境的發展。不過,一些團體也採取了更進一步的自由放任政策,尤其是因為受到了撒切爾主義的影響。歐洲的保守主義團體通常強調在政治上採取謹慎、溫和的態度,主張應以已經實踐過的做法為主,反對激進主義和未經實踐的社會實驗。對于高階文化和既定政治製度—如君主政體的支持也在歐洲保守派之間相當常見。主流的保守派團體通常也堅定的支持歐盟。

中國

清朝末年,康有為主張在原有的法統上循序漸進地改良,反對孫中山的暴力革命,可稱為中國保守主義鼻祖。

六四之後,中國學者李澤厚發表《告別革命》一文,對中國激進主義革命進行了反思,率先打出中國當代保守主義旗號。

保守主義的價值特征

處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每個人對于不同的事物往往有著不同的選擇傾向性,這種選擇傾向性在根本上就是不同價值類型的選擇傾向性。不同的“主義”,體現了人對于不同類型事物的價值選擇傾向性。意志是人腦對于自身行為價值關系的主觀反映,意志的強度與自身行為的價值率高差的對數成正比(即意志強度第一定律)。人的意志特徵千差萬別,冒險主義與保守主義體現了人的兩種不同的意志特徵,即體現了人在決策過程中所表現出不同的決策傾向。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行為能力,並產生對于自身行為價值關系的不同評價,從而表現出不同的決策傾向。

由于概率價值等于狀態價值與狀態發生概率之乘積,因此根據所重視的是行為事物的狀態價值還是行為事物的狀態發生概率,決策者可分為冒險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

冒險主義者總是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行為能力來改變事物原有的發生概率,使好結果的發生概率得以增加,使壞結果的發生概率得以減小,因此他隻關心行為事物的狀態價值,而不關心行為事物狀態的發生概率,並把行為事物的最大狀態價值作為其行為方案的選擇標準。這種類型的人總是存在僥幸心理,把難以出現的小概率事件,當成容易出現的大概率事件來對待,很容易忽略可能面臨的巨大困難,很多容易忽略可能面臨的巨大危險。

保守主義者不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行為能力來改變事物原有的發生概率,因此他隻關心行為事物狀態的發生概率,而不關心行為事物的狀態價值,並把行為事物的最大狀態發生概率作為其行為方案的選擇標準。這種類型的人從來沒有僥幸心理,完全忽略所有可能的小概率事件,認為小概率事件完全不可能發生,他不知道許多的小概率事件將會構成大概率事件,他容易過分誇大可能面臨的巨大困難,過分誇大可能面臨的巨大危險,這樣,他就容易失去不少的發展機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