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蘋果我是梨

你是蘋果我是梨

《你是蘋果我是梨》 是由中視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出品,田迪執導,黃梅瑩、周韻、孫逸飛、郭曉冬主演的都市情感劇。

該劇講述兩代女人與互相影響、互相感染的故事。 該劇2007年2月2日在中央八套首播。

  • 中文名稱
    你是蘋果我是梨
  • 集數
    21集
  • 出品時間
    2006年
  • 導演
    田迪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拍攝地點
    北京通州
  • 首播時間
    2007年2月2日
  • 編劇
    萬方
  • 每集長度
    44分鍾
  • 製片人
  • 主演
    黃梅瑩,周韻,郭曉冬,孫逸飛
  • 類型
    都市情感劇
  • 出品公司
    中視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

劇情簡介

鄰居小希是湯梨華看著長大的,隨著她慢慢由一個小貓般的小女孩長成一個充滿魅力的女人,她們的感情也越發牢不可破起來。漂亮活潑的小希愛上了黃超,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熱情執著的男孩。他酷愛創作,決心要成為一名劇作家。

湯梨華、湯紅、楊耳三人形成了對峙局面,楊耳從此幾乎不進湯梨華的家門了,而他對那個女孩郭微微並沒有什麽超出一般的好感。湯紅瞞著母親去尋找多年未見的父親,父親是一所大學的美學教授。當見到父親的一剎那,她卻退縮了,那一聲"爸爸"並不是這麽容易就能叫出口的。

黃超是個善良、有追求的藝術青年,卻也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他不顧一切地追求他心中的藝術,舍棄了很多,選擇了一般人無法理解的生活方式。而這種狀態不可避免地影響了他和小希的生活,盡管小希非常愛他,他卻總是在不經意間傷害小希。

楊耳買了新房,因為和湯梨華不和,沒裝修楊耳帶著湯紅就搬了進去。不久,楊耳父母從西北農村來探望。湯紅每天操勞,湯梨華心疼女兒,以生病為由把女兒叫來休息。楊耳父母前去探望,卻從小希那裏得知湯梨華根本沒生病,楊耳心裏愈加不痛快。湯紅非常委屈,兩人之間越來越冷淡。而當湯梨華得知女兒和父親的聯系時,怒不可遏,這在她看來絕對是一個背叛。

艾明言因為湯紅的事情突然打電話約湯梨華見面,使她猝不及防。在小希的慫恿下,她竟然答應了前夫。湯梨華不禁有些埋怨小希,對她來說,面對這個傷痕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湯紅知道母親與父親開始有了聯系,她心中涌起一種復雜的感受。母親曾經那麽強烈地敵視楊耳,她自己卻和曾經拋棄她的人來往上了。更讓湯紅吃驚的是,她發現在小希的安排下,母親開始和男人約會了。湯紅感到羞恥,她甚至想不再回母親家。她激動地跟父親說起母親的變化,沒想到父親對此很理解。

小希下定決心與黃超分手,她與老譚交往,想忘掉黃超,卻發現他是個勢利虛偽的人,這與黃超的真摯形成了鮮明對比。

時間悄悄地改變著一切,一天,湯紅打電話告訴母親,她和楊耳要請他吃飯。楊耳要去西北創業,而湯紅決定追隨他。湯梨華難免為女兒擔憂,卻也勉強同意。雨夜,黃超來找小希。小希始終未開門,但當她在窗前看見黃超在滂沱大雨中依然固執地等待她時,終于不顧一切地沖了下去。與此同時,湯梨華接到女兒的電話,電話裏傳出女兒激動的聲音,她懷孕了。

分集劇情

第1集

湯紅下了班,做了媽媽愛吃的傈子雞。吃飯時湯紅欲言又止,湯梨華有所感覺,問有什麽事,湯紅沉吟。湯梨華說劉阿姨的兒子曹大成不從國外回來,想和湯紅見見面。湯紅說自己準備和大學同學楊耳結婚。楊耳家在西北偏遠地區,湯梨華覺得楊耳配不上女兒。湯紅再一次向媽媽講述楊耳的經歷,湯梨華打斷說:同情不是愛情。湯紅有些激動地表示自己愛楊耳,願意把一生交給他。湯梨華的鄰居夏小希是個十九歲的大學生,清純活潑,夏小希是大學話劇社的成員。一天劇社來了一個留著長發的年輕人--黃超,他是那種讓女孩眼前一亮的男孩兒。他拿來了一個自己寫的劇本,希望話劇社排他的戲。黃超告訴小希他正在準備考戲劇學院戲文系。湯紅來找夏小希,讓她跟媽媽做做工作,同意她和楊耳的婚事。兩個女孩兒談起對戀愛和婚姻的看法,顯露出各自不同的性情和生活態度。晚上,湯梨華也來找小希。小希主動提起楊耳,為他說好話。湯梨華根本不為所動。黃超到小希家來找她,小希不在,碰到了湯梨華。湯梨華看到長相穿著都十分酷的黃超,不由盤問起來。黃超不喜歡被盤問,回答不大客氣,給湯梨華留下糟糕的印象。楊耳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工作。湯紅來找楊耳,告訴他媽媽要和他談話。到了家門口湯紅讓楊耳自己進去,因為湯梨華要單獨見楊耳,讓女兒回避。

第2集

湯梨華向楊耳介紹了自家的情況,和前夫離婚時她讓女兒改了姓。湯紅從小就是好學生,各方面都很優秀,一直有人想給她介紹對象,而湯紅卻偏偏選擇了他。楊耳聽出湯梨華的語氣帶著遺憾,心裏很不舒服。湯梨華又問了楊耳種種問題,有的問題使他很尷尬,但他隱忍著。楊耳表示了對湯梨華的不滿,湯紅不願意聽楊耳說媽媽不好,極力辯解。楊耳玩笑地說希望湯紅不要像她的媽媽,湯紅不由問:不像我媽還能像誰,楊耳說:你還有爸爸呀。湯紅對楊耳說出自己想找爸爸,楊耳鼓勵她。湯紅遲疑地問媽媽,該不該讓爸爸知道我要結婚了。這話一下子觸怒了湯梨華,她質問女兒為什麽有這樣的想法,她姓湯,不姓艾,她的爸爸艾明言和她沒有任何關系。晚上,黃超來征求小希對劇本的意見。兩人討論得熱火朝天。湯梨華隔牆聽到小希家裏有男人的聲音,看看鍾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忍不住去敲小希的家門。湯梨華冷冰冰地示意時間晚了,黃超該離開。小希找到黃超新租的房子,是一處和另外三個人合組的鍋爐房。小希覺得條件太差了,黃超卻不以為然,說考上戲劇學院他就要住宿舍了。黃超的樂天給小希留下很深的印象。楊耳給湯紅買了結婚戒指,湯梨華覺得樣子不好看,俗氣,讓女兒換了。湯紅怕楊耳不高興,湯梨華對女兒的態度很不滿意。

第3集

黃超約小希吃飯,可臨時有人給了黃超一張戲票,他一激動就忘記了約會。看完戲想起約會,來找小希,敲門小希不開。黃超到樓下用石頭砸小希的窗子,被小區的聯防隊員抓走,小希隻得趕到聯防辦公室為他說情。出來後,黃超向小希道歉,接著就興致勃勃地講起剛剛看過的戲,邊評論邊表演,神採飛揚,小希不由被他的熱情吸引。二人的關系拉近了。湯紅決定找爸爸艾明言。她找到了艾明言教書的大學,找到辦公室,但艾明言不在。又一次她就要見到艾明言了,可心裏忽然感到極為緊張,不由自主地轉身逃跑了。結婚前夜,湯梨華第一次告訴女兒當年為什麽和他爸爸離婚,是因為他和一個風騷的壞女人于娜好了,背叛了她。她決不能原諒這樣的行為。湯紅結婚了。湯梨華自作主張地把女兒的戒指拿去換她喜歡的樣式,楊耳雖不高興也沒有過多計較。一天湯梨華下班回家時看到小希把鑰匙拉在門上,她推門進屋,卻發現床上睡的是黃超。小希來要醬油,湯梨華對她很冷淡。小希解釋說黃超正在緊張地準備考試,而他現在是三個人合租房子,沒法復習功課,她想幫他。湯紅從外地婆婆家回來,湯梨華很高興,和女兒撒嬌說:你要是再不回來我都餓瘦了。不曾想這一幕卻被楊耳看到,湯梨華和楊耳都感到尷尬。

第4集

湯紅做了好吃的湯梨華不像從前那麽高興了,總覺得湯紅是為丈夫做的。楊耳提出找房子搬出去。湯紅聽丈夫這麽一說,勸起楊耳來。湯紅又一次來到大學校園,遠遠地見到爸爸朝她迎面走來,湯紅想:如果他認出我我就認他,但艾明言擦肩而過,走了過去。湯紅一咬牙,叫道:艾教授,艾明言疑惑地問:你是那個年級,湯紅沒有回答,忽然離開了。艾明言忽然有所感覺,沖口而出:紅紅,湯紅問爸爸:你的妻子怎麽樣,艾明言說:我沒有妻子。湯紅驚訝:你沒結婚嗎,艾明言搖了搖頭。湯紅又問:一直沒有,艾明言點頭。湯紅驚異。湯紅回家和楊耳說了見到艾明言的情形。楊耳提醒她千萬不要讓湯梨華知道。湯紅卻忍不住問媽媽當年的情形,爸爸究竟和那個于娜怎麽樣了,湯梨華斷然回答,結婚了。話劇社活動,黃超忽然來了,很不正常。黃超給男演員的表演挑刺,兩人差點動手。黃超忽然哭了,原來他沒有考上戲劇學院。黃超在大街上滿無目的地走著,小希和他並肩走著。入夜,小希睡在自己的床上,黃超睡在沙發上,兩人都大睜著眼睛。黃超翻身起來,走到窗前望著外面的黑夜,小希下床走過來,從身後抱住他。艾明言是個美食家,他請女兒吃飯。

第5集

小希的媽媽要到北京來。小希希望華姨不要告訴媽媽自己有男朋友。湯梨華問她為什麽,小希說自己還沒有決定是不是和黃超好。小希的媽媽請湯梨華吃飯,湯梨華還是忍不住說出了黃超。小希緊張,但她的媽媽卻因為生意上的事太忙,根本顧不得女兒的事。湯梨華很生氣。楊耳工作努力得到了提升,公司給他配備了一個助手:郭微微。郭微微性格有點大大咧咧,楊耳對她並不滿意。楊耳提出要在外面租房子,湯紅有些猶豫,擔心媽媽一個人會孤單,不會照顧自己。黃超有幾天沒有露面,四處找不到。小希要去報警,被湯梨華攔住。湯梨華發現小希除了他的名字和家在外地以外,別的什麽不知道。湯梨華立刻覺得黃超可能是個騙子,由此教訓了小希一通。小希無言以對,又氣又急又難過。黃超忽然打來電話,他在上海,有一朋友排戲讓他來幫忙。小希匆匆找湯梨華借錢,去買飛機票。小希來到上海,當著眾人責問黃超。黃超不由生氣了,和小希爭吵起來。小希哭了,說自己再也不會理他,說完轉身就走,黃超忽然跑上來拉住她,小希拼命掙脫,黃超把她緊緊抱在懷裏。黃超的導演朋友及排練場的所有演員都為他們鼓掌,小希破涕為笑。風雨過後是彩虹。黃超和小希來到外灘,黃超已經又恢復了樂天的精神,他覺得世界依然非常美好,有那麽多的東西要學,有那麽多的事可以做。他有了新的打算,要當一個戲劇演員。小希微感驚訝,但黃超信心十足。小希被他的情緒所感染。

第6集

湯紅為爸爸收拾屋子,艾明言並不願意女兒為他收拾,卻不好意思阻止。湯紅和爸爸說起楊耳要搬出去住和她對媽媽的擔心,艾明言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他覺得女兒應該有自己的生活。一個業餘劇團排了黃超的戲,到了演出時小希請華姨一起去看戲,地點在艾明言教書的大學的小禮堂。小希在學校等華姨,忽然看到湯紅和一個男人走出來,湯紅看到小希一陣心慌,不由說出身邊的男人是她爸爸。小希大吃一驚。湯紅叮囑她不要告訴她媽媽,說她媽媽堅決反對她找爸爸。湯紅說從小到大我什麽都聽媽媽的,這件事是我自己想做的。小希表示理解。她讓湯紅快走,因為湯梨華隨時可能出現。正在這時湯梨華走來,湯梨華沒有看到他們。艾明言拉著女兒躲進了路邊的商店。黃超在戲裏和一個女孩兒演一對情人,小希看著心裏有點別扭,但在華姨面前她極力裝出滿不自在乎的樣子。楊耳找不到一份檔案,覺得是郭微微弄丟了,兩個人爭辯起來,楊耳一氣之下說:你別幹了,辭職吧。郭微微轉身走出辦公室,"嘭"地摔上門。湯紅加班沒有回來,楊耳回家又開始工作,湯梨華很不高興,自己到廚房做飯,楊耳意識到什麽,問:有什麽要我幫忙的嗎,湯梨華假意說:你忙你的吧。沒想到楊耳真的轉身走了,湯梨華幹脆也不做飯了,開啟電視看起來。湯紅回家看到這情形,趕緊做飯,可她心裏很委屈,大聲叫楊耳來幫忙。

第7集

湯紅和楊耳有了自己的小家,兩個人都感到放松了。而此時的湯梨華卻很傷感也很孤獨。夜晚,小希來到華姨家安慰她,問她一個人行不行,湯梨華故意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說自己沒有誰都能過。一天楊耳到一家公司辦事,看到郭微微在應聘,兩個人像不認識似的一句話也沒說。結果郭微微沒有得到這份工作,離開了這家公司。楊耳看到這情形心裏有一點不舒服。楊耳在家裏無意中發現了那份他以為丟失了的檔案,一問原來是湯紅給他收起來了。楊耳不由埋怨了湯紅幾句。黃超在一個話劇裏演了一個小配角,掙了錢,拿全部的錢給小希買了一個不值錢的戒指。小希又高興又感動,沖動地說:咱們結婚吧。黃超笑了,你還沒畢業怎麽結婚,小希這才奇怪地意識到自己怎麽也有結婚的想法,而她以前是根本不想結婚的。湯梨華到女兒的小家作客。楊耳表現得很客氣。湯梨華差點發現艾明言的書,湯紅情急之下把書拿進洗手間,把爸爸在扉頁上給她寫字的那一頁撕下來,把書藏在洗手間裏的幾本雜志下面。湯梨華上洗手間發現了艾明言的書,她拿了書來問女兒,湯紅假裝糊塗,楊耳急中生智說是自己買的。這件事才算過去了。湯梨華回到家仍然心存懷疑,她把自己的懷疑和小希說了。小希咬牙沉默,引起了湯梨華的懷疑,但小希終于還是沒有說。

第8集

湯梨華因為對女兒心存懷疑,到女兒家來想和女兒談話。湯紅還沒回來,隻有楊耳在家。這時電話響了,湯梨華拿起話筒,"喂"了一聲,就聽艾明言的聲音說:"紅紅嗎,我是爸爸。"湯梨華呆住了,默默掛斷了電話。湯梨華咬牙說:騙子,你們都是騙子,說完她摔門而去。湯紅回家,湯梨華不理女兒,湯紅對媽媽解釋。湯梨華忽然控製不住地大發脾氣,痛斥艾明言。小希聽到了湯梨華在發火,進來勸阻,結果泄露出自己也見到過艾明言。湯梨華情緒更加激烈,竟然哭出來。她走進自己的屋子,鎖上了門。艾明言找女兒詢問情況,湯紅說她不能再和爸爸來往了。艾明言很難過,但是他理解女兒的處境,反過來安慰女兒。季節變化,一年以後,早晨,小希跑出樓門,在街邊招手叫計程車,湯梨華從後面走來,問,你又打的上班,你一個月掙多少錢呀,小希說:沒辦法,要遲到了。楊耳當上了公司的部門經理,配備了汽車。他和小希在一條街上兩座相鄰的大廈上班,有時能碰到。一天楊耳去看一個樓盤,在那裏他又一次遇到郭微微來應聘。楊耳不由為郭微微說了好話,結果郭微微得到了這份工作。晚上湯紅說下個星期三是媽媽五十一歲生日,她在外地不能給媽媽過生日,留下一份禮物,讓楊耳到時候送給媽媽。楊耳答應了。艾明言的家裏仍然亂得一塌糊塗,看到亂糟糟的屋子他不由想女兒來,艾明言動手收拾屋子,收著收著忽然忍不住給女兒打了電話。可湯紅家沒有人。出差前湯紅告訴媽媽楊耳準備買房子,湯梨華不由微帶嘲諷地問:他這麽有錢嗎,小希來找華姨,她發了工資,還給華姨一千塊錢。湯梨華感慨小希花錢太大手大腳。

第9集

生日那天湯梨華根本忘記了自己的生日,想隨便做點吃的。電話響了,是女兒從外地打來祝她生日快樂。快下班時,小希接到楊耳的電話,問她回不回家,自己要去湯梨華家,她可以搭車,小希高興地下樓上車。湯梨華不想自己做飯了,決定去外面吃一頓。她穿戴整齊走出門,忽然想叫小希一起去。門一開湯梨華看見黃超滿身大汗,把她嚇了一跳。原來小希加班,黃超趁等小希的時間在屋子裏練起功來。湯梨華不由問起他現在在做什麽和今後的打算,黃超和湯梨華談起自己的計畫,學舞蹈,學聲樂,湯梨華越聽越不對勁,打斷他:那你靠什麽生活呢,黃超愣了愣,支吾地說小希現在幫他,將來等他掙了錢會加倍報答她。湯梨華問:怎麽報答,黃超支吾。湯梨華的臉色陰沉下來。汽車開到小希家樓下,楊耳把生日禮物交給了小希,讓她帶給湯梨華。楊耳用玩笑的口氣表示出自己不想見湯梨華,他送小希回家就是想讓她幫他這個忙。小希不再勉強他。小希飛跑上樓,見華姨在自己家裏,立刻提出請華姨吃飯。湯梨華和小希一起去吃泰國飯。湯梨華忍不住為小希打抱不平,指責黃超太不成熟,一點不懂得負責任,不會有出息,小希反駁,說到後來小希翻來覆去隻有三句話:我愛他,我不管,我願意。小希忽然說:找個丈夫吧。提出要給華姨介紹他們公司的會計師,湯梨華不許小希再胡說八道,兩個女人嘻嘻哈哈地說笑。郭微微來感謝楊耳,提出要請他吃飯。楊耳說:應該我請你吃飯,那份檔案我找到了。兩個人吃飯聊得很愉快,小希和幾個同事從大廈出來,一眼看到楊耳和一個女人的背影,她以為是湯紅,走了過去,沒想到那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兒。湯紅,湯梨華和楊耳一起去看房子,郭微微接待他們。楊耳隱隱得意地表示這家房地產公司和他的關系。

第10集

同學聚會散了,老譚扔下女朋友送小希回家。小希清醒過來,推開老譚並將他哄走。出門倒垃圾的湯梨華聽見了小希的哭聲,便去安慰她。興高採烈的黃超來找小希,看到湯梨華也很高興,興沖沖地告訴他們今天與投資人談得很好,並興奮地唱了一首歌。湯梨華走後小希突然發火了,黃超感到莫名其妙,問小希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小希不由自主用湯梨華說過的話指責黃超。過了一會兒,湯梨華就聽到隔壁傳來小希興奮的笑聲和叫喊聲。對于年輕人的忽風忽雨她既不以為然又十分無奈。楊耳分期付款買下了那套兩居室,但裝修的錢卻很緊張,湯紅提議和媽媽借錢,湯梨華答應資助女兒裝修。劉玉談起她的兒子曹大成和女朋友吹了,希望湯梨華幫兒子留意有沒有合適的姑娘。湯梨華想到小希,問她願不願意和曹大成見面。小希玩笑地說可以呀。湯梨華提出她得和黃超分手。小希問為什麽,為什麽一見面就是那種關系,交個朋友不成嗎。湯梨華作罷。湯梨華和女兒女婿提出對裝修的想法,楊耳不以為然,兩個人爭論起來。湯梨華生氣了。楊耳一氣之下決定先不裝修了。楊耳沒有和湯紅商量就退掉了租來的房子,找了個搬家公司,直接把東西搬進沒裝修的新房裏。艾明言感冒了躺在床上,很想女兒,不由給湯紅打電話,接電話的人說,不認識湯紅。艾明言有些不安。晚上,湯梨華在家裏聽音樂,隔壁黃超在練聲。湯梨華覺得黃超的聲音影響她聽音樂,不由敲牆。小希過來了,正在這時電話鈴響了,湯梨華接電話,話筒裏傳來艾明言的聲音。湯梨華下意識掛斷電話。艾明言以為湯紅出了事,立刻又打來電話,湯梨華在小希的逼迫下終于接了電話。艾明言希望湯梨華許允許女兒和他來往,湯梨華說她是個成年人了,我從來也不幹涉她。艾明言不由問:你說的是真心話嗎,湯梨華說我為什麽要騙你。艾明言語塞,他支吾地感謝湯梨華,並問候她的身體,湯梨華說沒什麽可謝的,就放下電話。

第11集

黃超要到外地找一位舞台美術的老師去和他學習。小希不同意。兩個人爭吵起來,小希說你要是離開我咱們倆就真的吹了。第二天黃超不辭而別。小希大病一場,決心和黃超斷絕關系。小希忽然提出想和曹大成見面,湯梨華很高興,同時給小希講了一番人生的道理。約好見面的那天曹大成來到湯梨華家,可小希卻遲遲沒有露面。湯梨華拿出小希和她合影給小曹大成看。等了一個小時還不見人影,曹大成並不介意,告辭了。小希回家,湯梨華立刻上門質問。小希突然趴到華姨懷裏哭了,說她想黃超,想得要命。艾明言來到湯紅的新家,艾明言把自己和湯梨華通電話的事告訴了女兒。他提議請女兒和女婿到自己家去吃飯,湯紅答應了。可楊耳忽然打電話和湯紅說自己有事,湯紅隻好自己去了。湯紅忍不住想爸爸透露了楊耳和媽媽的矛盾,艾明言並沒有說湯梨華的壞話,而是和女兒說出了自己對湯梨華的了解,艾明言平和的態度使湯紅和爸爸的感情更進了一層。一天小希和朋友去酒吧會面,進門時和一個青年不小心碰上了,那個人正是曹大成。兩個人互相道歉,曹大成看著小希,忽然問:你是夏小希嗎,小希驚訝:你是誰,我怎麽不認識你,曹大成自我介紹:我叫曹大成。湯紅主動告訴媽媽自己和爸爸見面。湯梨華沉默。聽到女兒的言語間露出對爸爸的好感,她生氣地打斷:不要說了,我不想知道艾明言現在怎麽樣,我非常了解他,他是個很壞的人。湯紅忍不住說:媽,你為什麽總是這麽偏激呢,湯梨華更加生氣。

第12集

曹大成到小希的公司來找她,約她一起出去吃飯。小希再次看到了楊耳和郭微微一起走進一家餐廳。郭微微工作的房地產公司暫時沒有新項目,楊耳讓郭微微到他的公司來,當自己的秘書。星期天湯梨華找小希一起逛街,小希問湯紅姐今天不來嗎,湯梨華沖口而出,她去看她爸爸去了。小希明白了華姨為什麽不順心,就和華姨打哈哈,說:我給你介紹個對象多好,就有人陪你了。曹大成開車和小希出去玩,他很喜歡小希,把她當成孩子似地哄著,小希感到新奇而滿足。小希看到楊耳和郭微微同出同入,忍不住上前問楊耳,郭微微是他的什麽人,楊耳說郭微微是他的秘書。小希沒有想到。她和華姨透露了楊耳和郭微微的事,湯梨華立刻十分警覺。湯梨華打電話給女兒,把湯紅叫回家,旁敲側擊地詢問,把湯紅搞得莫名其妙。湯梨華忍不住把小希的話告訴了女兒。湯紅愣了,可想想覺得不對,她說自己認識郭微微。湯梨華覺得楊耳現在地位變了,人也變了,女兒應該小心點,不要太糊塗。湯紅心裏憋著氣離開。在樓下湯紅看到曹大成開車送小希回家。湯紅終于忍不住問了郭微微的事,讓小希以後不要再和湯梨華亂說。湯紅回家後情緒低落,楊耳有所感覺,問她怎麽了,她先是不說,但最後還是憋不住,問起了郭微微。

第13集

湯梨華再到女兒家時,房子已經裝修完畢。她四下看看,沒有說什麽。湯紅告訴媽媽準備把楊耳的父母接來住一段。湯梨華問女兒是不是弄清了楊耳和郭微微的事,湯紅替楊耳解釋。小希在家裏對鏡梳妝,穿上了晚禮服,鏡子裏的她就像變了一個人,她告訴湯梨華今晚要和曹大成去參加一個外國公司舉行的PARTY。正在這時她聽到有人敲自己家的門,以為是曹大成來了,跑了出去,小希呆住了。是黃超站在她家門口。黃超身穿一件藏兮兮的牛仔服,看到小希的樣子他不由呆住了,贊嘆不已。小希告訴黃超自己要和男朋友去參加一個活動。黃超微微怔住,沉默。半晌小希問黃超有沒有女朋友,黃超沉吟地說我和我的女朋友剛剛分手。小希問為什麽分手,黃超說你不是看見了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小希半天不說話,忽然對黃超大發脾氣,質問他憑什麽說她是他的女朋友,他說走就走,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是個混蛋,根本不配有女朋友。黃超卻說自己一直愛小希,這種愛並不會由于時空的阻隔而發生改變,他不認為兩個人時時刻刻在一起就是愛,愛是一個人心裏的感覺。湯梨華出現了,她是擔心黃超的出現會影響曹大成和小希的關系。黃超很快走了。湯梨華叉開話題,說起小希的晚禮服,評頭品足。曹大成來接小希,和湯梨華禮貌地說笑幾句,和小希一起離去。路上,小希坐在曹大成的汽車裏沉默不語,曹大成有所感覺,問她怎麽了小希卻不說。曹大成把哭成淚人的小希送回家,讓華姨照顧她,而自己還得回酒會上去。小希昏沉沉地倒在床上。湯梨華問她心裏的想法,小希流露出對黃超的留戀。湯梨華勸說。楊耳的父母來了。湯紅和楊耳去車站把他們接到家中。這是一對非常老實的老好人。湯紅的生活秩序完全被打亂了。楊耳父母的生活習慣和湯紅相距甚遠,她不得不遷就他們。湯梨華請親家吃飯,立刻感覺到女兒的疲憊。

第14集

曹大成告訴小希自己有一個出國工作的機會,如果小希和他結婚就可能一起出去。小希說:那我得想想。小希對出國的事有些動心,但還是猶豫是不是為此和曹大成結婚。她去征求湯梨華的意見。湯梨華堅決贊成她和曹大成好,但她認為出不出國並不是關鍵,重要的是曹大成是個可以信賴的人,和他在一起小希的生活就有保障了。湯梨華給楊耳打電話,說自己病了,需要湯紅回家照顧。湯紅回家發現媽媽並沒有病,而是想讓自己回來休息休息。湯梨華替女兒感到委屈,湯紅心裏雖然也不平衡,卻不由得和媽媽爭辯,她的內心十分扭曲。小希有些心神不定,感到悵然若失。她忍不住找到黃超家,黃超看到小希來了非常高興。楊耳的父母聽說湯梨華病了,讓兒子一起去看親家母。湯梨華不在家,上班去了。他們碰上小希,不知內情的小希說湯梨華好好的,根本沒病。楊耳十分不悅。他讓郭微微帶父母去玩。湯紅下班回家,看到郭微微送楊耳的父母回來,心裏很難受。楊耳回來,故意問湯紅湯梨華的病怎麽樣了,湯紅支吾。湯紅做飯,忍不住問楊耳為什麽讓郭微微陪他父母,楊耳理直氣壯地說因為你不願意陪他們。湯紅剛想爭辨,但楊耳的父母聽到了,兩人趕緊不再出聲。飯後,湯紅忍不住壓低聲音和楊耳理論,楊耳揭穿了湯梨華根本沒有病的事實,湯紅無話可說。湯梨華回家,聽到小希清脆的笑聲,不由敲門,黃超開的門。湯梨華愣住,看到小希笑得在沙發上打滾。湯梨華找小希,問她為什麽又和黃超攪一起,小希說不出理由,隻是說她的感覺告訴她想和黃超在一起。湯梨華問,那曹大成呢。小希沉默。湯梨華說人不能憑感覺生活。小希反問為什麽不能,兩個人爭論,各不相讓。

第15集

楊耳要出差,父母聽說了立刻提出要回家。湯紅挽留,但他們還是走了。湯紅知道了楊耳和郭微微一起出差,再也忍不住內心的委屈和氣惱,回到家裏和媽媽傾訴。湯梨華氣憤之極,立刻讓女兒和楊耳離婚。湯紅被媽媽那麽激烈的態度嚇住了,不知所措。半夜湯紅從惡夢中驚醒,撲到媽媽懷裏痛哭,媽媽悲嘆:你怎麽也和我一樣,這麽可憐啊,湯紅忽然推開媽媽,把對湯梨華的不滿一股腦發泄出來。母女二人大吵起來,湯梨華讓女兒走,不要再認她這個母親。湯紅半夜離開家。小希想到湯紅可能是去找艾明言了。果然湯紅來找爸爸,艾明言一句話都沒有問,湯紅精疲力竭,很快睡著了。湯梨華深更半夜來到艾明言家,見到了二十年未見的前夫。看到湯梨華仍然對自己抱著敵意,艾明言覺得有些可笑。艾明言希望兩個人的關系能正常起來,就像老熟人老朋友那樣,湯梨華說:那怎麽可能呢。艾明言問為什麽不可能,湯梨華說如果不是女兒的原因,她這輩子絕對不想見到艾明言。兩人談不下去了,湯梨華離去。曹大成出國工作的事不順利,但他並沒告訴小希,而是和她說一切都在進行中,他們的婚事也應該提到議事日程上。小希不置可否。小希向黃超坦白地說出自己和曹大成的事,說自己雖然也動心,想出國,但她還是不能抗拒愛情。黃超對出國很不以為然,他一如既往地堅信自己會大展宏圖。小希覺得他有點可笑,但又那麽可愛,不由嘆口氣說,就算你要飯我也認了。

第16集

湯紅和爸爸述說自己和楊耳的狀況,艾明言默默傾聽。她問爸爸自己該怎麽辦,要不要和楊耳離婚,艾明言沉默了片刻,沒有回答女兒的問題,而是講述了自己當年和湯梨華的婚姻,以及和于娜的那段往事。于娜是艾明言的表妹,兩個人是青梅竹馬,可家裏不同意他們好,結果艾明言就和大學同學湯梨華結婚了。湯紅問:那你愛不愛媽媽呢,艾明言沉默良久,說:應該說我更愛的是我的表妹。湯紅問:那你為什麽不和她結婚,艾明言答因為家裏的大人都反對。艾明言告訴女兒自己和于娜之間沒有發生關系,甚至連親吻都沒有,隻是寫情書被湯梨華看到。湯紅問那媽媽為什麽不原諒你,艾明言沉默。以往湯紅聽媽媽談到于娜是個很壞的女人,她不由指責于娜,可艾明言卻毫不記恨她,無論對湯梨華還是于娜,他都抱著寬容理解的態度。湯紅的心平靜了許多。楊耳出差回來,湯紅什麽話也沒有說,就像什麽都沒發生似的。湯紅和母親說自己不想像媽媽那樣,說離婚就離婚,堅決不容忍,不原諒。湯紅的話刺痛了湯梨華的心。她覺得是艾明言對女兒施加了壞影響,要和艾明言算賬。女兒勸阻。休息日楊耳和湯紅一起到湯梨華家,湯梨華顯得客氣而冷淡。小希聞到飯菜的香味,跑來了,三言兩語就說出了郭微微,楊耳尷尬,兩個人互相冷嘲熱諷,對峙起來。湯紅很生小希的氣,和小希急了,要趕她走。湯梨華不讓小希走,說這是她的家,接著就把事情說開,指責楊耳。楊耳離開湯梨華的家。湯紅想追他,被湯梨華製止。晚上湯梨華想和女兒說話,但湯紅卻把門鎖上了。

第17集

湯梨華來到艾明言家,艾明言掙扎著來開門。他的病了。湯梨華陪艾明言去醫院,看完病又陪他回家。艾明言真心地謝謝她。湯梨華什麽話也沒說,離去。小希去找曹大成,說出要和他分手,曹大成問她為什麽,小希不想刺激他,推說性格不和,曹大成不信,點出黃超來。接著他冷靜地勸說小希,分析利弊,讓她再好好考慮考慮。曹大成對她的好意使小希有些感動。曹大成出國的事遇阻,他的情緒低落。曹大成去找小希,仍然對小希隱瞞真情,甚至編造事情的進展,說服小希和他結婚。小希仍然沒有答應。小希來找華姨,湯梨華不在家,小希和湯紅談起來。小希關心湯紅姐的婚姻,問她打算怎麽辦。湯紅問小希,如果是你你怎麽辦,小希想了一下:關鍵是你愛不愛這個人。湯紅不由反問她:真這麽簡單嗎,愛就能決定一切嗎,那你為什麽還猶豫不決呢。兩個女孩兒的談話不由越來越深入,談出了各自內心的矛盾和困惑,這是她們倆第一次這樣談話,彼此都有些激動。湯梨華回到家,發現女兒已經回自己的家去了。湯梨華從劉玉那裏知道了曹大成不能出國的事,她告訴了小希。小希很生氣,覺得曹大成一點也不了解她,用出國作為結婚的條件是對她的侮辱,把她當成一個滿心物欲的女孩兒。小希找到曹大成,說出自己決定和黃超好,和他分手。曹大成說我知道你為什麽和我分手,當然是因為我不能出國了。

第18集

曹大成來找黃超,對黃超說小希因為自己不能出國了,決定和他分手。黃超卻不認為小希是這樣的人,反而指責曹大成的行為像個小人。小希來了,正碰上二人爭吵,她在一旁聽著,沒有露面。曹大成差點和黃超打起來,小希沖出來阻止。小希和黃超互相對視,小希撲哧笑了,黃超也笑起來,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湯梨華去看艾明言。兩個人在廚房交談起來。艾明言說出自己對湯梨華的看法,他的話句句真切,讓湯梨華無話可說。吃飯時湯梨華忍不住微帶嘲諷地說:你這麽一個風流男子竟然這麽會做飯,艾明言問:你真的認為我風流嗎,兩個人開始心平氣和地交談。艾明言問起女兒的情況,湯梨華說出了自己的擔憂,猶豫之後她還是說女兒應該離婚。艾明言說出當年湯梨華堅持離婚時自己內深處的想法,兩人開始有了溝通。湯梨華臨走時和艾明言說不要讓女兒知道他們之間的交往。艾明言答應。楊耳和湯紅的關系處于一種若即若離的膠著狀態。兩個人都不主動說話,這種人為的沉悶氣氛有時顯得有些可笑。黃超和朋友在謀劃一出新劇的演出。小希在一旁聽著,他們談到很晚,小希不由睡著了。黃超和小希打車回家,小希假裝沒有睡醒,黃超抱著小希上樓。又一天,湯梨華在樓道遇到小希,小希主動和她說起自己和黃超的事。湯梨華,一反常態,沒有表示任何的抗告。小希有所感覺,不由問華姨是怎麽了。湯梨華隻是笑了笑說:沒什麽,我尊重你的選擇。

第19集

楊耳老家的一個很大的企業來找他,提出請他去當經理,給他提供了十分優越的條件。節日快到了,老譚給小希打電話,提出同學聚會。楊耳和湯紅說自己過節要回家看望父母。湯紅猶豫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去,但看到楊耳隻準備自己回去,她就什麽話也沒有說了。節日到了,湯梨華打電話問候艾明言的身體,並向艾明言打聽一本書。他們約好在艾明言的學校門口見面。兩人站在學校門口談了一會兒,結果湯紅來看望爸爸,差點看到他們倆。小希和黃超一起參加了同學的聚會,老譚希望能幫助父親找到一個新妻子。小希想到湯梨華,提出可以介紹他們倆認識。小希和湯梨華說了老譚父親的事,湯梨華堅決拒絕。小希問她為什麽,湯梨華說出自己的理由,但她的態度不像以前那麽自信。黃超籌劃的新劇遇到了經費困難,小希幫黃超拉贊助,但拉不到。黃超十分沮喪,小希安慰他,勸他放棄。心情惡劣的黃超發了脾氣。小希傷心。為了排練能進行下去,黃超的朋友賣掉了自己的DV,但不過是杯水車薪。他自己做主張取走了小希存折裏的錢,去交場租。小希知道後和黃超吵起來。兩人在氣頭上極力說出傷害對方的話,直至吵翻、分手。小希在家裏痛哭,像生了一場大病。她給老譚打了電話。

第20集

老譚來看望小希。老譚有意提起湯梨華和他父親的事,老譚和小希商量讓湯梨華在小希家裏和老譚的爸爸見面。老譚的父親來到小希家送東西,湯梨華不知就裏,請譚父進屋坐坐。譚父侃侃而談,湯梨華覺得老先生的談吐很有趣,譚父客氣地問詢了湯梨華的情況,使她微感詫異。小希從老譚那裏得到的信息是兩個人彼此都感覺很好。小希于是和湯梨華說出真相,湯梨華忽然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小希不由向華姨說出自己對愛情的悲觀看法。楊耳回到老家,見到父母,詢問他們對自己何去何從的意見。父母不希望楊耳婚姻破裂,因此不贊成他和妻子分開。他們對婚姻的看法,對楊耳有所觸動。楊耳從老家回來,他的父母給湯紅帶了許多土特產。湯紅說要送給爸爸媽媽,楊耳贊成。夫妻二人的關系似乎有所緩和。湯梨華把女兒帶來的土特產給艾明言送了一些,結果看到艾明言已經有了。艾明言問湯梨華為什麽這麽多年一直一個人生活,湯梨華不回答,反問他。二人談出各自的感受。她不由說出小希安排的這次見面,自己覺得那麽別扭,不能適應。艾明言開導她。湯紅來看爸爸,走到門外聽到了屋裏有女人的聲音,不由悄悄諦聽。聽出是媽媽,很驚訝,她想了想,轉身離去。吃飯時,湯紅忍不住和楊耳說起爸媽見面的事,問他該怎麽辦。深諳人情世故的楊耳讓她什麽都不要說,就當不知道。晚上躺在床上,湯紅想和楊耳親熱。她有所表示,楊耳微微遲疑,終于回應了。小希和老譚交往起來,兩個人的感覺完全是老朋友,而不是情人。老譚的父親主動上門來看湯梨華。湯紅回家聽到譚父來了,不由生氣。湯紅去找爸爸,出乎她意料的是爸爸對母親"相親"的事竟是那麽寬容。湯梨華走上過街天橋,忽然看到黃超在賣光碟。湯梨華把黃超的問候告訴了小希,小希克製住自己的情緒,說自己準備和老譚好。小希也來到湯梨華遇到黃超的那過街天橋上,她忽然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小希下班回家,看到黃超坐在台階上等她。小希問你來幹什麽,黃超說來還錢。小希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嘭"地關上了門。楊耳把自己想回老家去工作、創業的想法告訴了湯紅。湯紅表示理解。楊耳和湯紅進行了一次深談,談出對彼此的看法,也談了自己的性格和局限,還談到父母和家庭,楊耳甚至主動地提起郭微微,說明了自己和她的關系,最後湯紅問楊耳:你還愛我嗎,楊耳沒有回答,輕輕親吻了湯紅一下。

第21集

湯梨華把錢交給小希,告訴她是黃超還她的,別的什麽話也沒說。小希獨自一人沉思默想,終于她給老譚打電話,上來第一句話就問:老譚,你願意和我好嗎,湯紅去看爸爸,拐彎抹角地想試探艾明言願不願意和媽媽和好,艾明言明白女兒的心意,他婉轉地表示自己一個人過慣了,和一個女人一起生活並不容易,楊耳決定去老家工作一年。他辭了職。湯紅和楊耳一起回湯梨華家,說出楊耳即將去老家工作的事。湯梨華十分意外,忍不住又用以往的口吻盤問楊耳。湯紅截斷了媽媽的話,說這是她和楊耳共同的決定。湯紅和楊耳決定兩個人一同去西北發展。黃超再一次來到小希家,說自己參加了一個話劇的演出,送你兩張票。小希關上了門。黃超把票從門縫地下塞進去。小希把戲票給了湯梨華。譚父來電話約湯梨華見面,湯梨華竟然答應了。兩個人一起在飯館吃飯,飯館裏又進來了一對上了年歲的婦女和譚父打招呼,原來是譚父在婚姻介紹所認識的。湯梨華心裏有些不是滋味,最終沒有把戲票給譚父。湯梨華和女兒一起來看戲。散場後黃超讓湯梨華給小希帶去一盤自己刻錄的CD。湯梨華感慨黃超身上有可愛的一面,她從黃超談到小希,談到自己。她感到自己內心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湯梨華自己在家裏聽了黃超的CD,聽了黃超說的那首為小希寫的信,聽著聽著湯梨華的眼睛濕潤了。湯梨華給艾明言打了個電話,約他到見面。這次艾明言準時到了。話題轉到了他們自己身上,艾明言不由再次對當年和于娜的事道歉,湯梨華反省了自己當年絕決的態度,兩個人一起對人生、婚姻和感情的感慨萬千。天下起雨來。黃超來了,他問小希聽沒聽他的CD,小希說根本就沒有接受那張CD。黃超說沒關系,朗誦起來,小希似乎被一股魔力懾住,呆望著黃超。小希含淚讓黃超不要再折磨她了,黃超走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湯梨華不由走到窗前觀望,一個閃電,湯梨華忽然發現黃超站在雨中,仰頭望著小希的窗子。小希躲在窗簾後面望著黃超。小希再也忍不住了,沖出家門。湯梨華在窗前閉住氣望著。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湯梨華黃梅瑩 ----
湯紅周韻 ----
黃超薛皓文 ----
夏小希孫逸飛 ----
張導文謙 ----
楊耳郭曉冬 ----
艾明言鄭邦玉----
譚立功朱銘洋----
郭微微梅麗娜 ----
曹大成孟召重 ----
楊父尚鐵龍 ----
楊母高靜梅----
劉玉李蘊傑 ----
譚父吳候金----
小辯吳瑕 ----
小馬甄渤華----
小賈趙康----

職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湯梨華 | 黃梅瑩

湯紅的媽媽,比較任性,在與子女的交流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同時自己的情感也遭遇著一些困惑。[9]

湯紅 | 周韻

是一個家庭生活很優越的女孩,與楊耳的相愛從一開始就遭到母親的反對。雖然兩人順利結婚,但長輩的偏見、身份背景的差異加上種種的巧合與誤會,讓夫妻二人一度面臨婚姻危機。[10]

楊耳 | 郭曉冬

是一個從農村考上大學並在城裏工作的年輕人,喜歡湯紅,出身背景的巨大差異使兩人的相愛從一開始就遭到湯紅母親的反對。雖然兩人順利結婚,但長輩的偏見、身份背景的差異加上種種的巧合與誤會,讓夫妻二人一度面臨婚姻危機。最終包容和理解讓兩人最終重新牽手。[10]

夏小希 | 孫逸飛

湯梨華的鄰居,十九歲的大學生,清純活潑。是大學話劇社的成員。與黃超發展出一段戀情並終成眷屬。[4]

音樂原聲

曲目音樂錄音小提琴獨奏大提琴獨奏片頭片尾設計
純音樂藍信鋼劉雲志蔣力行薛佳

播出信息

電影片道播出時間
央視八套2007年2月2日
央視八套2007年2月27日

劇集評價

該劇是萬方繼《空鏡子》之後又一部深入探討當代女性情感世界的作品。同她以往的作品相比,《你是蘋果我是梨》保持了萬方一貫的細膩風格,表現了女性的情感困惑和追求,並展現出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女性對待愛情的不同認知及觀念。與之前反響強烈的《空鏡子》不同的是,年輕時尚一族的愛情生活成為本劇展現的重點。(騰訊網評)

與《空鏡子》一樣,萬方講述的仍是她最擅長的情感話題,不同的是,年輕時尚一族的愛情生活成為本劇的亮點。他們個性鮮明,有自己的情感認知和表達方式,他們與長輩之間的情感態度正如劇名所概括的那樣---"你是蘋果我是梨"。"蘋果"和"梨"在一起產生了有趣的矛盾和磕碰,人物迥異的性格和生活態度構成了戲核與沖突。(新華網評)

《你是蘋果我是梨》中一句"你是蘋果我是梨,我理解不了你的愛情觀"是該劇的中心,壓抑下的既定的生活不能自怨自艾,隻能尋找突破口。和家庭戲比起來,《蘋果梨》相對溫和一點,基調清淡,矛盾點到為止,並沒有過分的激化和渲染,看起來很舒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它略顯平淡和乏味。(新華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