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海

何長海

何長海(1912年-1981年),浙江諸暨楓橋何趙(今趙家鎮花明泉村)人,徙居杭州。中國極具實力的武術家和技擊家,20世紀後半葉浙江省武術界泰鬥和領軍人物,著名武術家,"武林活拳"創始人。他8歲拜師韓慶堂,13歲學藝期間授徒,16歲拜我國著名武術家"江南第一腿"劉百川為師,攻學羅漢靈令門武功。

  • 中文名稱
    何長海
  • 出生地
    浙江諸暨楓橋何趙(今趙家鎮花明泉村)
  • 信    仰
    武術
  • 逝世日期
    公元1981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主要成就
    曾作為武術界代表擊敗白俄大力士馬嘉樂夫及
    一名日本柔道黑帶達人,為國揚威、名震江湖
  • 職    業
    武術家
  • 出生日期
    公元1912

少年學拳

何長海,

何長海何長海

1912年出生于浙江省,歷史上花明泉村和泉畈村為外界推尊為“尚武村”。清朝末年太平軍後期,該村傳奇人物何文慶率太平軍所部擊斃洋槍隊頭目,威震浙東。何長海祖輩世代務農,幼時家境貧苦,父親常在勞作之餘擔柴換取零錢或米、油維持生活,為生計所迫,積勞過度不幸早亡,母親也撒手而去。在阿麼、姑母的艱辛撫養下慢慢長大。受祖輩遺傳和村習武之風的影響,何長海孩童時就酷愛武術,常揮拳弄腳自樂,對武俠人物十分敬仰,並時常想投奔少林寺習武,以劫富濟貧流芳人世。 1920年(何長海8歲),經介紹,投著名拳師韓慶常習武,地點在杭州城隍山葯王廟,當時的第三國術教練所,所長為黃元秀。從此,何長海正式步人習武之途。初時隨韓師習彈腿、查拳洪拳、炮拳及刀、槍、劍棍等北派拳械,因何長海天資聰慧,又極盡刻苦勤練,基本功扎實,武功進步很快,深得韓師喜愛,更加悉心授業。幾年後,何長海脫穎而出,武功精進,在韓師的傾心傳授下盡得韓師摔跤擒拿、散打諸技真傳。13口14歲,韓師即允其學藝期間幫助授徒,並發給經費以供養阿麼及維持家用。

1926年拜當時極負盛名的武術家劉百川為師,(劉百川老師第一次來杭)學習羅漢門拳械及技擊絕技。

國術進修

1928年秋,

何長海何長海

南京成立了中央國術館,李景林何長海任國術館副館長。此前,國民政府曾派張之洞赴歐美考察,結論為中國武術優于西洋體育。當時廣招名師任教,選新秀培訓。在此情勢的帶動下,1929年9月,在杭州成立了浙江省國術館,省長任館長,辛亥革命老人黃元秀任副館長。並決定在同年11月與西湖博覽會同時召開“國術遊藝大會”,遍邀全國名家、達人來杭參戰。會後許多名家被留聘任教。杭州“國術遊藝大會”規模大、內容豐富、影響深遠,是中國近代武術史上的一件盛事。 何長海,蔣玉堃因當時年為16、15歲,無資格參戰,但倆人均參加了國術遊藝在會的表演賽,何長海表演了查拳、槍術,蔣玉堃何長海表演了炮拳、刀術,同時又演練了摔跤技藝,得到了名家的稱贊。國術遊藝會結束,大會組織了一批名家出訪東南亞諸國,進行宣傳和交流、何長海被破格入選,在對外交流交技中無一敗績,得到名家達人的贊揚。

“國術遊藝大會”後,原省國術館舉辦了首期師範班,挑選優秀年青人材進修。何長海、師叔蔣玉堃被首選深造。何長海受業孫祿堂、楊澄甫、田兆麟、高振東、劉金升、黃元秀、李椿年、丁彪等名師,何長海尊師重教,又刻苦好學,努力不怠,同時功力扎實,悟性極強,深得諸師喜愛,得諸家真傳。何長海精習武當劍法、羅漢少林刀法、羅漢神拳技擊絕技、形意拳、八卦掌、楊氏太極拳(老架、新架)太宗螳螂拳、八極拳等,在眾名師的精心傳藝下,何長海散打、太極散手、摔跤、擒拿等技擊更臻完備,功力已達爐火純青的地步,內外兼修,藝精而博。18歲時,何長海被聘為省國術館見習教師。33年通過南京國考,取得甲級優等。

體育運動

1936年何長海參加了在上海舉辦的十一屆奧運會拳擊選拔賽時,和張文廣、溫敬銘三人確認為集訓隊員,參加柏林奧運會,遺憾的是,不久因抗日戰爭爆發,經費不能落實而未能如願,實為何長海一大憾事。

何長海何長海

何長海除武學造詣頗深外,對舉重、射箭、籃球等體育項目也很喜愛,並取得了優異成績,據不完全統計,從35年10月至48年10月,何長海榮獲第六、第七屆全運會重量級舉重第三名、第二名,同時以501磅打破486磅的全國記錄,獲省三項全能第一名、獲省舉重、拳擊、摔跤三塊金牌。六屆全運會重量無差級摔跤亞軍。參加十一屆遠東運動會獲得優異成績…,據舊時浙江六屆全運會裁判長評述“浙江雖有文化之邦的盛名,但在體育運動水準上卻十分落後,唯一能擠身全國高水準的唯國術、舉重和拳擊而已,何長海何長海不愧是浙江武壇和體壇的一員驕將,是不可多得的人材”。

何長海的舉重得益于滄州二傑之一的王子平老師,在舉重項目上何長海帶出了當時均得過全國冠軍,健將級運動員二名。張榮生、單寶華。張榮何長海任省舉重隊教練。在練習舉重的同時,何長海隨著王子平老師學習石擔打花技法。何長海練習石擔打花與眾不同,他的練習密切結合了太極拳沾、粘、連、隨的拳法要求打花埋不用僵勁、不靠蠻力,主張石擔隨我意,我隨石擔走,石擔與人粘連為一體,輕松自如,隨心所欲。石擔的重量從120~200斤不等,何長海常對學生講,掌握、熟練石擔練功法後,再運用至太極推手、散打技擊中去,可屢見奇效。何長海傳授楊式太極拳二路,一為86式楊澄甫傳,另為89式老架,人稱老六路。

據何長海師弟華東輕量級摔跤冠軍,老拳師肖忠義評述見過長海兄和白振東的武技後,其他的就略顯遜色。看過何長海練拳操械是一種享受。剛柔、展合、起伏、騰跌、力與美的高度結合,令人賞心悅目。定勢穩健、優美、雙目神光四射,攝人心魄,靜如山岳,動如赤兔,行拳舒展、飄逸、神採飛揚,發力剛健、迅捷,手眼身法步協調一致,一動無有不動,令人嘆服。

武技切磋

1935年7月22日(民國二十四年)俄國大力士馬嘉樂夫來杭獻技,

何長海何長海

馬氏周遊世界,表演絕技,深受各國歡迎。此次從北京一路表演至杭,極受歡迎,(浙江日報前身當時的東南日報從7月22日-24日對此有連載詳細報道。)馬氏身高體壯,力大無窮,又善摔跤和西洋拳術,自表演至今,罕遇敵手。能輕易將猛牛摔倒、雙手折斷10寸鐵釘、卷厚鐵板、斷鐵鏈,繩索捆身十六人牽不動;一寸方鋼擱肩十六人彎之人挺立。自視威猛,天下無敵。來杭獻技張貼海報,掛橫幅上書“與猛牛角鬥”、“與中國大力士角鬥”狀極囂張,馬氏此舉激怒杭城武術界人士,公推何長海挑戰馬氏,何長海慨然應允。公開登報約戰,並由韓慶堂老師率何長海與師弟王子華前往馬氏處遞下戰書。馬氏心虛,比武前一天邀何長海在青年會商議比武事宜,何長海在師弟王子華陪同下前往。馬氏用言語相脅,要何長海取消比武,何長海不允,馬氏又要求印證拳技,何長海應允。馬氏拉開西洋拳架式,何長海兩腳開立,右腳稍前、穩穩挺立,兩手右上左下,護頭護胸護盹,目光神視。馬氏欺何長海年輕,人又矮小他一頭,虛晃一招,突發左直拳朝何長海面部擊來,何長海往左一偏頭急出左手按扣在馬氏左拳腕部,右手抬肘圈壓在馬氏左腕肘部,一團身一長身(一屈一發),隨即左拳借腰腿之力直奔馬氏下頷,馬氏被何長海一招羅漢拿拷送經殿打的仰摔在地、目瞪口呆。馬氏驚何長海絕技,俯首認輸,不敢再戰。為取消明天的公開比武,馬氏托原青年會總幹事朱孔陽及東南日報社秘書出面做工作表示願:1、公開登報道歉。2、復杭州第三國術教練所諸公認輸、指教。3、在聚景園設酒席向杭州武術界賠禮。何長海拒不出席酒宴,又責令馬氏公開道歉,並撕毀海報復原橫幅,限其三天內離開杭州。馬氏攝于何長海威力離開杭州。 何長海此舉是繼霍元甲韓慕俠孫祿堂、王子平、劉百川等先輩在京、津、滬擊敗外國大力士的又一壯舉,值得學習和崇敬。

1939年,一日本柔道黑段達人來中國訪達人,至杭聞何長海高技,約戰,何長海前往,雙方交手對方多被何長海牽引,摔倒在地,日本達人起身撲上,一跤接一跤,爬起又撲上,激得何長海性起,如此頑強之人,必施以重技才能製止,直至將對方摔得筋疲力盡不能起身才告結束,日本柔道達人佩服何長海技藝高超,功力深厚,信服。以後何長海才知曉,日本柔道判決勝負的規則與中國跤有很大區別,故出現以上情景。

1964年,何長海與學生二人前至“香海池”池室洗澡,其中一位學生帶著一根白臘桿,想到浴室大池中浸泡,以作槍桿,三人洗澡畢,拿著浸泡好的白臘桿,何長海隨即在澡室裏做了幾個扎槍動作,突聽得“好,好!”二聲喝彩,見一位壯者伸出大拇指贊道,如此漂亮,扎實的功夫已不多見了。經肖忠義何長海介紹,得知對方是人稱“活武松”的蓋叫天,雙方互道名姓,相見恨晚。以後蓋還叫二子跟何長海請教過武功,練過一段時間拳械套路。

何長海的摔技本已高超,又將太極拳空松拳理,結合運用沾粘連隨,聲東擊西,借力打力,我順人背之拳法,原理融人摔技中,收放輕松自如,動作幹脆利落,摔技更趨神奇,有人就親眼見何長海一人獨戰100多人的情景。國民黨中情局情報處長聽說何長海武技精絕,有心試探結識,隨派人相邀至杭州下城區大行盤訓練場,當時情報局憲兵一連人正在操練,該連官兵均學過博鬥術,其中不乏好手,同時個個年青力壯。該處長說:聞何長海大名,武功精絕,今挑5、6人與何長海對練,請不乞賜教。何長海答曰:不必請整隊,我一一與之交手。眾人聞言大驚,何長海來至場上,踢、勾、絆、別、彈、靠、撞,對方伸手投足間即被摔打在地,趴、仰、倒、翻滿地是人。該處長急忙上前阻止,抱拳贊道:何長海神技,吾等嘆服,望乞賜教,請勿推諉。何長海婉言拒之,未再施一技。

武德修養

何長海不但武技高超, 武德修養很高。為人謙虛友善,從不持技凌人,無門戶偏見。說到何長海為人,門內門外、朋友、師兄弟、徒子徒孫,不論年齡大小無不為何長海的藝高德重所敬佩。同輩中人相敬相濡,對下輩嚴格、愛護、盡心盡責。尊重其他門派,何長海以為,各門各派的拳種都有精華在,要善于涉取別家所長,不能自視清高,這樣會成井底之蛙了。何長海雖然藝高但從不小視別人,人前人後從不議人短長。何長海在尊敬別人的同時也贏得了眾人的尊敬,威望極高。朋友、師弟兄學生中或他們的家庭有矛盾、有難題,隻要何長海出面即可化解、解決。

何長海隨劉百川學技的同時,也學習掌握了治傷、療傷,接骨正位、針灸推拿等歧黃之術,學生在訓練中傷筋動骨、脫位的經何長海醫治都很快痊愈。碰到有人求醫的,不論何長海是在吃飯還是睡覺,隨叫隨到。無論病人是否認識,隻要有人介紹從不推諉,並不講報酬,街坊鄰居、朋友熟人,包括非親非故的,經何長海之手治愈不知其數。他們不光敬佩何長海的高明醫術,更為何長海救死扶傷,不計報酬的高風亮節所折服。諸暨鄉下有一臥床三年的病人,到處投醫,不見起色,慕何長海妙手托人前來求治。經何長海整位推拿、針灸整位並輔以湯葯,數月後康復,何長海因他家境貧苦不收分文,泣而謝之。

何長海雖為一名普通的民間武術家,但常懷報國之心,解放初期,1950年何長海積極組織參加了支援“皖南皖北水災”募捐義演活動。52年組織並參加了“為抗美援朝志願軍”募捐飛機大炮的義演活動,均得到市軍代表頒發的獎狀錦旗。

為人師表、身體力行是何長海教拳的一貫作風。一年365天,不管刮風下雨、下雪,三伏、三九天,沒有特殊困難,何長海每天早早就至公園教拳場,掃地、揀石子、整理器械,做好一切準備,何長海稍事活動開身體,學生也陸續到場。逢休息天、節假日也是何長海教拳最忙的時候,但何長海持之以恆,任勞任怨的授業不止。何長海的這種精神感染和教育了許多學生。無數學生都能自覺認真刻苦地習武健體。

學生提出的問題何長海總能有問必答,無保留,不保守。

四人幫橫行時,何長海也受到了沖擊。大字報、掛牌批鬥遊行,精神上徒受迫害,生活上倍添艱辛。但他心胸坦蕩,無畏無懼,樂觀豁達,在帽子紛飛、風險四起時仍堅持傳業傳藝不止。

晚年,何長海忠于繼承、勇于創新,將摔跤技法56法,揉合主要手法、腿法的匯編成拳,結構合理、內容豐富流暢,便于摔跤愛好者學生、掌握、熟記,同時也提高了練習者的連貫、彈性。何長海攜名家精華,結合自己幾十年的精粹為一體,創編了七十三式“武林活拳”留諸後世。該套路將武術內、外家的技擊精華拿、摔、打技法及西洋拳擊術科學地、合理地融合在一起,結構緊湊、步法靈活,攻防兼備,招法多變,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技擊性很強的拳術套路。在繼承傳統拳術的基礎上改編了“新十路查拳”、“純陽劍術”、“三路滑拳”、“太宗螳螂拳”、“新八卦掌”,這些改編的套路在市、省、全國比賽中均得過獎,受到大家好評。何長海留傳的武術拳械套路有武當對劍;羅漢神打;羅漢變式、八極、八卦單練、對練;六合對棍:楊氏太極老六路、極氏太極新架;太極刀、太極推手對演、拳擊擒拿術等等。

在許多學生的支持下,何長海著手對傳統武術套路作系統的詳盡的整理,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何長海從公園騎車回家,途中路遇意外猝死,享年六十九歲。臨終何長海唯一留下的一句話是:“綏和(師母名)有一件事沒有做好(指武術拳械整理、辦武術館),我不安心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