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祥美

何祥美

何祥美:,漢族,江西崇義人,1981年10月出生,1999年12月入伍,2003年5月入黨,大專文化程度,現任南京軍區某旅八連連長上尉軍銜。先後被授予"全軍愛軍精武標兵",2011年被評為"2010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2011年9月20日,在第三屆全國道德模範評選中榮獲全國敬業奉獻模範稱號。

  • 中文名稱
    何祥美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1981年10月
  • 主要成就
    全軍愛軍精武標兵 感動中國人物

經歷軍旅

初入軍旅

1999年12月入伍時,何祥美隻是一個國中文化水準的農村青年。當兵第6年,南京軍區抽調了一批訓練尖子組成狙擊手集訓班,何祥美幸運入選。

集訓一開始,教官就把營院裏的400米跑道改造成

何祥美何祥美 何祥美何祥美 何祥美何祥美

了意志訓練場。隊員們每天要在刺耳的槍聲和硝煙彌漫的環境中,不間斷地在上面完成過螞蟻坑、扛圓木、上懶人梯、闖火線、匍匐過低裝網等項目。半何祥美和他心愛的狙擊步槍天的訓練下來,滿身泥土的戰士們經常累得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了。要成為狙擊手中的王者,就要強迫自己去忍受煉獄一樣的生活。

為保證持槍的穩定性,何祥美把圓石子、彈殼放在槍管上,兩小時不能掉,掉一次加練10分鍾。2個小時下來,他的身體已經僵硬到幾乎動不了的程度。為提高識別目標的能力,他每天盯著手表秒針訓練,做到5分鍾不眨眼,迎風迎光迎沙不流淚。外部環境變化對射擊精度有很大的影響。何祥美就強迫自己在最短時間內判定風向、風速,目測距離和高低角,判斷現場景物。

10個多月的魔鬼訓練,何祥美練出了一身“槍王”的真功夫。把自己當對手,在一招一式中積淀、寂寞廝殺中突擊,何祥美一步步向優秀狙擊手目標逼近。在部隊,他先後參加了跳傘、機降、潛水、動力三角翼、槍械等集訓,在各種“戰場”上摔打歷練。第一次跳傘便遇到險情,他冷靜應對,成功把兩根壓住傘衣的傘繩張開;動力三角翼集訓時,他啃下英文版說明書,成為第一個單飛的學員;敢于挑戰極限的他,稍加訓練便潛水至十二米以下。

體能鍛煉

為鍛煉超強體能,他一直堅持提前一小時起床,穿沙背心跑步,早晨一個五公裏,下午一趟十公裏,如今負荷二十公斤長途奔襲健步如飛;為練就一槍斃敵的絕殺本領,他把圓石子、彈殼放在槍管上,進行據槍定型訓練,掉一次自罰加練十分鍾,能達到兩個小時不掉;識別目標,他堅持盯著手表秒針訓練,做到連續五分鍾不眨眼,迎風迎光迎沙不流淚;狙擊手對環境特別敏感,風、雨、光和氣溫、氣壓、距離等稍有變化,便要對瞄準點進行“修風”,他把數千個參數寫在小卡片上,一有空就掏出來背,如今能準確判定風向、風速,目測距離和高低角,誤差接近于零[1] 從此,一名具備“三棲”作戰能力的全能戰士誕生了!

士兵本色

2001年冬天,何祥美面臨軍旅生涯的一次抉擇。兩年的服役期已滿,多病的母親打來電話,催促他退伍回家。部隊從隊伍建設的大局出發,挽留何祥美。何祥美愛自己的母親,但他更懂得沒有國就沒有家的道理。何祥美說服母親,留了下來。

有絕技在身,有人瞄上了何祥美。一次,一名民營企業家找到何祥美,允諾每月8000元薪金,再給一套三室兩廳的住房,讓何祥美負責他的安全。8000元是何祥美月工資何祥美為士兵講解射擊要領的三四倍;三室兩廳的住房,更是他和家人的念想,但何祥美毫不猶豫地謝絕了邀請。在何祥美看來,當一名好兵,守衛好祖國這個大“家”,更有意義、更光榮。

先進事跡

駕馭翼傘,如雄鷹掠過海面;跳入水中,如蛟龍潛遊上岸;撲進灘塗,瞬間失去蹤影。南京軍區某部上士何祥美在一幫媒體記者的眼皮底下“人間蒸發”了。

“出來吧!”部隊領導一聲令下。身著迷彩蓑衣的何祥美“唿”地從草皮底下鑽了出來,黑洞洞的槍口已經伸到了眾人眼前……

飛天無蹤,踏海無聲,遁地無形。這就是“三棲精兵”何祥美!

“當兵就當能打仗的兵”——入伍12年,何祥美牢牢鎖定這個目標,像一顆上了膛的子彈,像一支上了弦的利箭。入伍第一年跳傘訓練,他是新兵“第一跳”;海底潛水考核,他在同批學員中潛得最深;輕武器射擊,200米目標他指哪打哪,成為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安保任務中的“1號狙擊手”。

寶劍鋒自磨礪出。誰也想不到,蛙人”何祥美原本是個“旱鴨子”。當新兵時,參加全連3000米遊泳比武,他倒數第一。知恥後勇,一次次挑戰極限,一回回喝了海水又吐出來,他終于成為“浪裏白條”。

軍人的職業註定要與風險與艱辛相伴。何祥美有句名言:“要當個好兵,最舒服的日子永遠是昨天。”他把練就打贏本領當作自己最高的追求,把對黨的忠誠、對祖國的摯愛化作一次次對極限的挑戰。

2005年,部隊首次組織狙擊手集訓。何祥美把圓石子、彈殼放在槍管上,兩個小時不掉。為了有效識別目標,他盯著手表秒針練眼力,5分鍾不眨眼、不流淚。有一次在無名小島進行潛伏訓練,何祥美面對300名教官的“拉網搜捕”,連續潛伏3個晝夜,硬是沒挪窩,創造了部隊狙擊手潛伏時間最長的紀錄。

打仗需要什麽,何祥美就練什麽、鑽什麽、精什麽。他能進行低空、水上、夜間和“三無”跳傘及定點著陸,能駕馭動力三角翼遠距離掠海飛行,能下潛到30多米的海底進行水下突擊,能操縱“蛙人”運載器、各類沖鋒舟和水上摩托艇,成為掌握30多種特戰技能的“三棲精兵”。

何祥美何祥美

所獲榮譽

2006年以來,先後參加20多次匯報演示,被上海合作組織峰會、APEC會議等指定為安保人員、1號狙擊手。

2007年11月,給軍委徐才厚副主席匯報演示時,一發準確命中目標靶心,受到徐副主席的表揚和肯定,並單獨接見和合影。被表彰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榮立三等功2次。2010年1月,中央軍委授予何祥美“愛軍精武模範士官”稱號

2011年,當選“2010感動中國人物”

2011年9月20日,在第三屆全國道德模範評選中榮獲全國敬業奉獻模範稱號.

個人稱號

中國槍王

1999年年底,18歲的何祥美走出群山環抱的江西老家,入伍來到南京軍區某部。

當兵第6年,南京軍區抽調了一批訓練尖子組成狙擊手集訓班,何祥美幸運入選。

訓練中,何祥美總是第一個端槍,最後一個放槍。無依托據槍,是狙擊訓練最苦最難的課目,狙擊手的肘部都磨破了,血水、汗水和迷彩服粘在一起,脫衣時鑽心的痛。身邊戰友陸續戴上了護肘,何祥美不願戴。他說,戴上護肘,總覺得據槍動作不真切了,怕會影響射擊感覺。

為了保證據槍的穩定性何祥美在執行任務,他把圓石子、彈殼放在槍管上,兩個小時不能掉,掉一次自覺加練10分鍾。為提高識別目標的能力,他進行盯手表秒針訓練,做到5分鍾不眨眼,迎風迎光迎沙不流淚。他給自己設計了一個方格靶,分成5個區域,每個區域的靶心由原來的10釐米縮小成2釐米。

作為一名狙擊手,何祥美不僅懂得如何射擊,還深入學習和掌握射擊原理。憑著一股韌勁,他啃下《射擊學》、《終極狙擊手》等專業書籍;常年閱讀《輕兵器》、《兵器知識》等雜志;整理筆記3萬餘字,繪製各種圖表60多張,記錄各種資料850組,打下扎實的射擊理論基礎。

狙擊手因射程遠,對射擊環境格外敏感,稍有變化便要調整瞄準點,俗稱“修風”。這也是狙擊手達到“人槍合一”境界的必經之路。為邁過這道坎,何祥美把毫無規律可循的數千個射擊參數,牢牢“烙”在腦海裏,在實踐中用心體味揣摩。如今,射程隨你定、目標可大小,何祥美抬頭一瞟,幾秒鍾內便能判定風向、風速,目測距離和高低角,得出正確的修正值。其結果多次與測量儀比對,誤差接近于零。身高一點六九米、體重八十公斤的何祥美,身體條件並不優越,但他善于琢磨、揚長避短。過去,他轉體出槍快速射擊,速度比別人稍慢。幾經琢磨,他先甩頭捕捉目標再轉體,射擊速度更快了。這一經驗在所在部隊得以推廣。

魔鬼般地訓練,鑄造出一個又一個神奇:何祥美精通狙擊步槍匕首槍微型沖鋒槍等8種輕武器射擊,在200米距離上指哪打哪,發發命中要害;手槍速射,從拔槍、上膛到擊發,僅需0.58秒……

過硬的本領使他被戰友們封為“槍王”。

槍法:上天無蹤,踏海無聲,遁地無形。 東南沿海某地,他駕馭翼傘掠海飛行,水上跳傘,潛遊上陸,在眾目睽睽下突然失去蹤影。

何祥美就潛伏在三棲精兵——何祥美這裏,請你們把他找出來。”部隊長田偉東指著一片方圓200米的區域說。

這片區域,草木稀疏,大活人還能找不到?一群記者像過箅子一樣梳理了兩遍,何祥美卻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出來吧!”田部隊長一聲令下。隻見身著迷彩蓑衣的何祥美,“唿”地從草皮底下鑽了出來。記者猝不及防,黑洞洞的槍口已經伸到了眼前……“正前方600米目標,射擊!”部隊長話音未落,何祥美槍聲已響,26個啤酒瓶應聲開花。

三棲精兵

當一名神槍手的目標實現後,何祥美又有了新的目標——成為“空中獵鷹” 。他廣泛涉獵和鑽研相關知識,不舍晝夜。第一次駕機升空,何祥美就遭遇險情。爬到70多米高空時,突然一陣橫風吹來,飛行器傾斜側滑,急劇下墜。突如其來的險情,讓戰友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但何祥美坦然應對,迅速調整操縱桿,化險為夷。4個月的訓練時間,何祥美成功處置10多次險情。憑借過硬的貭素和技術,何祥美試飛某飛行器成功並當上教員。

當兵第二年,何祥美作為營裏唯一的義務兵參加了跳翼傘訓練。經過嚴格考核後,何祥美終于獲準參加首批試跳。然而,第一次試跳,死神就與他擦肩而過。

當時,何祥美第一個跳出艙門,主傘卻都不能正常張開。“開啟備份傘!”地面指揮員通過對空廣播喊話。“如果直接開啟備份傘,很可能與主傘纏在一起,更危險。”危急時刻,何祥美的腦子卻異常清醒,

就在距地面不到300米的時候,何祥美作出了一個明智的抉擇:先拔掉飛傘把柄,甩掉主傘,再拉開備份傘手拉環,開啟備份傘。何祥美安全著陸了。

幾年的磨礪下來,何祥優秀“蛙人”——何祥美美已經熟練掌握了陸上、空中等多種作戰技 可是,喜歡挑戰的何祥美又給自己找到了新目標——潛水。潛海是一項高難度、高風險課目,稍有不慎,水壓便會對人產生致命傷害。 考核時,何祥美第一個跳入冰冷的海水。他1米1米慢慢地下潛,每下潛2米都會進行一段時間抗壓。當他潛到水下7米的時候,他感到胸口發悶,呼吸困難,耳膜和鼻子幾乎要爆炸。

他當時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決不能上浮。剩下的3米距離,他每下潛1米停留的時間就更長,一直潛到12米。等他上岸時才發現,隻有他一個人完成了10米海底下潛的訓練任務。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