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成政 -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士

佐佐成政

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佐佐成政(1536-1588),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士,織田家臣。通稱內藏助、陸奧守,父名盛政。自稱為室町名門佐佐木氏的分支,信長黑母衣眾大將,參加過朝倉討伐戰、長筱之戰、本願寺一揆攻擊。

  • 中文名稱
    佐佐成政
  • 外文名稱
    さっさ なりまさ,Sassa Narimasa
  • 別名
    內藏助,陸奧守,與左衛門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1536年
  • 逝世日期
    1588年5月14日

人物簡介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假名 さっさなりまさ

羅馬字 SassaNarimasa 從信長的父親信秀起就開始出仕織田家。兄隼人正戰死于桶狹間,弟孫介在信行謀反時被柴田勝家討死,因此繼任家業,成為春日井郡比良城城主。因為在進攻美濃時作戰勇猛,永祿年間選拔赤母衣眾時擔任了筆頭。

長篠合戰中,成政與前田利家、稻富秀勝、鎬直之率領鐵炮隊參戰,立下大功。1579年,成為柴田勝家部將受封越前,與前田利家、不破光治一起成為柴田勝家手下的“府中三人眾”。

參加了對上杉家的所有戰鬥。1581年,受封尚未平定的越中國。次年二月,攻陷富山城,成為富山城主。

本能寺之變後,佐佐成政協助柴田勝家對抗羽柴秀吉。勝家兵敗後,成政又與歸順秀吉的能登國前田利家對抗。小牧之戰時,與信雄、家康的舉兵相呼應。甚至在家康與秀吉議和後,成政還親自到三河勸家康不要停戰。這使秀吉在成政歸順後仍對其心存芥蒂,這一點成政自己也清楚。因此當自己的領地肥後發生暴動後,成政在秀吉表態之前自殺。

佐佐氏源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佐佐氏源有很多種說法,一般認為宇多源氏佐佐木氏支流。佐佐氏的起源,一種說法是從佐佐木氏六角滿綱之孫、六角四郎政堯開始。政堯在六角家家業的爭奪中失敗後,在應仁之亂中與宗家六角高賴對立,加入了東軍。 文明3年(1471)11月12日,政堯于清水鼻城兵敗自害。政堯之子成義投靠京極氏,逃往伊香郡餘語庄。後來成義與當地土豪餘語氏的女兒結婚,生子成宗(即成政之父)。成宗隨母姓餘語氏,改名為餘語右衛門大夫盛政。多年後,盛政出仕尾張斯波家,改姓佐佐。

這種說法是最普遍的,可是和其他的觀點一樣,沒有確實的證據能證明它的可靠性。除此之外,也有學者認為佐佐氏先祖是六角久賴;或者是佐佐木盛綱的支流,因為領有上總國佐佐庄而改姓為佐佐。這些都屬于宇多源氏佐佐木氏支流說。因為佐佐家家紋是“滋目結”,這就說明了佐佐氏與佐佐木氏之間存在某種關系。(佐佐成政的家紋通常是“滋目結”,不過“棕櫚十三葉花紋”也很常用)

另外,也有佐佐氏是藤原氏流的說法。在一個大永二年鑄造的佛鍾上,刻有“佐佐下野守藤原貞利”。與成政子孫有關的比良早川家系圖中,佐佐氏與藤原氏一樣,代代都以“貞”字作為通字。

佐佐成政生于天文五年(1536),尾張比良城主佐佐成宗第五子(三男),幼名與佐衛門,元服後改名為內藏助成政。天文11年(1542),三河小豆阪合戰,成政的兩個兄長佐佐隼人正政次(成吉)和佐佐孫介(成經)立下了戰功,兄弟兩人被列入小豆坂七本槍,此戰也是佐佐成政的初陣。當時的成政隻有7歲,所謂的初陣隻是個儀式而已。天文19年(1550),15歲的成政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天文22年(1553),其父成宗將家督與比良城主位讓與長子政次後,于翌年去世。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成政少年時期的記載甚少,隻有一則關于成政修學的逸話:相傳成政少時師從于尾張比良城客座學者千田吟風,千田給成政講授了許多古今名將的言行和兵法。有一日,成政偷懶貪玩耽誤了學業,千田引用古時名將的話告誡他要認真學習。可是成政並不服氣,還反駁說,懷疑那些古將是否真的說過那樣的話。千田聽後也不生氣,隻是說,既然你懷疑古將的言行,那為何你對自己現在所做的這些無益遊玩卻沒有疑問呢?成政聽後,深刻反省了自己的行為,認真致力于學業。 弘治2年(1556)8月,信長之弟織田信行在柴田勝家、林秀貞等織田家重臣的擁護下起兵攻打信長,以柴田勝家為大將的信勝勢攻略信長方名冢砦。在名冢合戰中,21歲的年輕武將佐佐成政斬殺敵將角田新五,距初陣14年後,成政終于在自己的戰績史上寫下第一筆。可是,成政的次兄佐佐孫介與姐夫山田治部左衛門戰死,其弟政綱(長穐)也身受重傷。

關于成政在織田家內亂中的立場,各類史料有不同說法。據《信長公記》首卷記載,成政屬信行方,並且策劃了一次暗殺信長的行動,然後在名冢合戰中討取了信長方的松浦龜介。當時,成政的兩個兄長都效忠于信長,成政又是信長的小姓,謀反暗殺一事似乎不太可能,並且《信長公記》的首卷一直都被懷疑是否真的出自太田牛一之手。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永祿3年(1560)5月,東海巨人今川義元親率二萬五千大軍上洛,一路屢戰屢勝。信長面對織田家有史以來的最大危機,賭上織田家的命運,于桶狹間奇襲今川軍本陣,成功擊殺今川義元。群龍無首的今川軍無心戀戰,全部撤退回駿河,織田家滅亡的危機解除。如此重要的一戰,成政一定參加了戰鬥,可是史料卻沒有相關記載。另外,成政長兄佐佐政次在桶狹間奇襲前率三百餘人攻擊今川軍的前衛部隊,結果因寡不敵眾戰死。

此後,成政接任家督、比良城主,並繼佐佐政次後成為信長馬回、入黒母衣眾。父兄的接連離世,使振興佐佐家的大任落在了成政的肩上,成政也繼承了兄長們的勇猛,開始在這個戰亂的時代嶄露頭角。

永祿3年8月,剛取得桶狹間合戰勝利的信長迫不及待的攻入美濃,織田、齋藤兩軍在大垣激戰,成政不斷的突入敵陣,立下戰功。永祿5年(1562)1月11日,織田信長與松平元康訂下“清州同盟”,織田家此時再無後顧之憂,專心攻略美濃。5月23日,美濃輕海合戰,成政與池田恆興(一說前田利家)合作斬殺稻葉又右衛門立下大功,戰後兩人又互相推讓功勞,因此留下美談。同日,成政的長子松千代丸誕生。

南征北討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永祿10年(1567),佐佐成政被信長提拔為黒母衣眾筆頭,與其對應的是赤母衣眾筆頭前田利家。自永祿10年8月的稻葉山城合戰到天正3年(1575)8月的越前一向一揆討伐,8年中成政作為黒母衣眾筆頭追隨信長南征北討,參加了歷次著名的合戰,因為表現活躍多次被信長賞賜嘉獎。在這8年的戰亂中,成政不僅生存了下來,也逐漸成長為一個有勇有謀的武將。 永祿10年8月15日,稻葉山城落城,齋藤龍興降伏。至此,美濃一國全部納入了織田家的版圖。隨後,信長將本城從尾張小牧山城移至稻葉山城,並改稻葉山城為岐阜城,開始“天下布武”。永祿11年(1568)7月27日,信長在立正寺與流亡中的將軍足利義昭會面,義昭請求信長幫助他上洛。信長就此事聚集眾臣征求意見時,成政與佐久間信盛向信長進言率義兵上洛,其他家臣也紛紛贊同。

永祿11年(1568)9月7日,織田軍打著擁護將軍的旗號開始上洛,順利平定南近江,于同月26日入京。上洛途中,成政與柴田勝家一起攻略日野城,日野城蒲生氏降伏。

織田信長在基本平定畿內之後,開始進攻南伊勢。同年8月28日,織田軍攻略大河內城,北畠具教、具房籠城。因為織田軍夜襲失敗,而開始包圍戰,佐佐成政與柴田勝家在城東側布陣,參與包圍。大河內城一直堅守到10月27日才開城降伏,然後信長次子茶筅丸(即織田信雄)成為了北畠家嗣子,南伊勢落入信長手中。

元龜元年(1570)4月,織田信長率領近3萬人通過他的妹夫淺井長政的領地進攻越前朝倉家。朝倉家措手不及,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織田軍一路進軍順利。雖然織田家和淺井家有聯姻關系,但是朝倉家也是淺井家的世代盟友,夾在兩者之間的淺井長政最後還是選擇了背叛信長,開始準備對織田軍發動進攻。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為了避免遭受兩面夾擊,信長撤退了。這個時候的殿軍是木下藤吉郎,藤吉郎抵御住朝倉軍的攻擊,使全軍成功撤退,這便是著名的金崎撤退戰。在這次作戰中,佐佐成政則是作為木下藤吉郎的援助力量——據《武功夜話》記載,“佐佐鐵炮隊沿著山脊布陣,由兩組鐵炮兵輪流打擊,當一組射擊完畢填裝彈葯時便換另一組向越前軍射擊……”。佐佐成政的鐵炮隊在這個時候就已經使用二段擊,被視為是後來長篠之戰中三段擊的原型。不過,由于《武功夜話》的可信度不高,成政在此戰中使用二段擊的記載值得懷疑。 同年6月,信長為了報復淺井長政的背叛,兵發小谷城。織田軍在面對小谷城的虎御前山設陣,並且在小谷城下發火。最後關頭,朝倉家的援軍到達,信長不得不將本陣轉移。因為是在敵人眼前的撤退,所以殿軍任務十分艱難。信長給予佐佐成政、中條家忠和簗田廣正三人五百鐵炮、五十張弓,交予他們殿軍任務。戰前,信長的十幾個馬回眾因為與成政關系要好,從本陣秘密溜出前往援助成政,可見成政在織田家中人緣極佳。22日,三田村表撤退戰,織田軍勝利,此戰佐佐成政建立了轟動一時的功名,世人稱之為“三田村表の殿”。交戰過程中,成政選擇有利地勢以弱勢兵力迎戰敵軍,且身先士卒作戰勇猛,成功完成殿軍任務。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因為成政等人的奮戰,織田軍本陣順利從虎御前山撤退至龍之鼻,淺井、朝倉軍則駐扎于大依山。28日,兩軍于姊川展開決戰,織田、德川聯軍勝利,成政斬殺淺井方上坂源五。姊川合戰雖然沒有給予淺井、朝倉兩家致命一擊,但是使兩家暫時無力對織田家發動強大攻勢。 同年8月,信長為了討伐三好三人眾從岐阜城出征,進攻攝津野田、福島,三好笑岩、細川六郎籠城。9月,信長此時已考慮了對大阪石山本願寺的作戰,在大阪十町築砦,由齊藤新五、稻葉伊予、中川八郎左衛門守備;另在大坂川口築砦,由佐佐成政、平手監物等人一起守備。9月14日,本願寺五、六千人出陣森口,春日井堤合戰,成政“一番槍”(兩軍交戰時第一個沖入敵陣的人)。18日,成政參與中島合戰。

元龜2年(1571)9月,火燒比睿山延歷寺;天正元年(1573)4月12日,上洛中的武田信玄病故,武田大軍退回甲斐;同年7月18日,信長追放將軍足利義昭室町幕府滅亡;8月,織田軍發動一乘谷城合戰和小谷城合戰,朝倉、淺井家先後滅亡。織田信長徹底掃除了畿內的威脅,而他也成為了世人畏懼的第六天魔王。天正2年(1574)元旦,信長設宴招待眾臣,席間端出由朝倉義景、淺井久政和淺井長政三人頭蓋骨所製成的漆金酒器,眾人皆駭然。據說散席後,諸將都退出了,成政留下來向信長諫言,援引<後漢書>中的言辭,請求信長能夠重視以德服人。信長聽後大喜,遂引成政入內室討論政務。

天正2年7月,長島一向一揆討伐。不幸的是,成政的長子(同時也是獨子)松千代丸在長島一向一揆討伐中被鐵炮射殺,年僅13歲。在佐佐家系譜中關于松千代丸的記載不多,這次出征很有可能還是他的初陣。次年,成政收不破河內守盛國的次子成光為養子,即佐佐右馬頭成光。

天正3年(1575)5月,不甘心上洛失敗的武田勝賴終于忍耐不住,不管眾人的勸告,點起甲信大軍,主動挑起戰端,直奔駿河。武田軍與織田、德川聯軍在長篠設樂原對陣,織田?德川聯軍運用新的戰法——防馬柵與鐵炮三段式填裝法,以此戰勝了武田勝賴的騎兵團。“三段式填裝法”即是將鐵炮兵分為三列,在同一時刻,第一列的士兵射擊,第二列的士兵處于點火狀態,第三列則在填裝彈葯。佐佐成政與前田利家等人在長篠合戰中作為鐵炮奉行,表現活躍。

長篠合戰後,織田家的進攻矛頭開始指向北陸。天正3年8月,成政隨信長出陣討伐越前一向一揆,此戰是成政作為信長直屬的最後一戰。戰後佐佐成政、前田利家與不破光治(府中三人眾)被信長分封在越前,成為柴田勝家的寄騎,同時負責對柴田勝家的監督工作。20日,成政等人又被授予府中二郡,成政此時也開始修築自己的本城小丸城。

越中入國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天正6年(1578)3月,有著“軍神”之稱的上杉謙信突然病死,隨後謙信的兩個養子景勝和景虎開始爭奪家督之位,即御館之亂。織田信長並沒有放過這個天賜良機,信長于同年4月在二條城對神保長住下達了入侵越中的命令。長住原本是越中神保長職的嫡子,因為自己親近一向宗及武田家,而與親上杉勢的父親發生矛盾。永祿12年(1569),長職在上杉謙信的援助下徹底鎮壓了家中的反上杉勢力,長住也被追放出越中。流浪的長住前往投靠信長,信長認為長住有很大的利用價值,于是收留了他,並且予以厚待。 4月下旬,神保長住與成政之弟佐佐政綱(長穐)率軍經由飛騨國進入越中,長住很快便拉攏了一批國人眾,在越中立足。此時離神保長住被追放出越中的時間已過8年之久。

天正7年(1579),成政被任命為陸奧守,信長似乎在這時就已打算將來讓成政負責對陸奧方面的攻略。天正8年(1580),信長將妹妹嫁與神保氏,同時派遣佐佐成政進入越中援助神保家,與上杉家對抗。佐佐成政雖然被授予一國知行權,但這也隻是形式上的,實際上成政的權利隻限于礪波、新川兩郡,並且當時的新川郡還在上杉家的支配之下。盡管如此,成政依舊在越中入國後大展身手,成為獨鎮一方的大將。

當時的越中水患不斷,剛剛赴任的成政利用冬季的停戰期(11月~翌年3月左右)致力于越中的治水事業——越中有神通川與常願寺川兩大河川,山上的雪融水多由這兩條河川註入日本海。越中水災頻繁,特別是常願寺川洪水的泛濫當地人帶來很多麻煩,常願寺川一次泛濫的水量可達45000噸,為平時正常水量的750倍。水流在碰上松木?岡田之間的懸崖後,會向右改道,然後在岩峅寺的懸崖處向左改道,在河川西岸的馬瀬口形成大洪水。成政在馬瀬口修築了一道“佐佐堤”,堤長150米,三面鋪石,底寬45米,這道堤把洪水推回河川中央,降低了洪水對河西岸的危害。佐佐堤建于天正8年(1580),是越中的第一道“霞堤”,所謂的“霞堤”,並不是與河川平行,而是有一定的斜度,用以推開洪水。“佐佐堤”的修建安定了領內的生產,也使成政獲得了領內農民的景仰。

天正9年(1581)2月28日,信長在京都舉行“馬揃”。3月9日,趁佐佐成政和神保長住上洛面見信長、參加“馬揃”之際,上杉方河田豐前守、上杉景勝圍攻成政方小出城。成政在向信長獻上鞍,鎧,黑鎧等禮物後,便迅速回到越中指揮作戰。3月24日,成政軍越過神通川、六道寺川進入越中中部。上杉勢聞訊後開始撤退,成政軍勢渡過常願寺川、小出川繼續追擊,不過最終沒能趕上。戰後信長對此戰大為贊賞,並任命成政為越中守護。在這一年中,佐佐成政對越中的各個反對勢力如安養寺御坊、瑞泉寺等進行攻伐,對土肥政繁等親織田的國人勢力進行扶持,同時修繕防御工事,以此在越中穩住陣腳。

天正10年(1582)2月10日,柴田勝家率佐佐成政、前田利家等人進攻上杉方魚津、松倉兩城。3月11日,神保長住父親——神保長職的舊臣小島職鎮、唐人親廣等越中國人眾趁成政軍勢在外,佔領富山城並幽禁長住。柴田勝家得知後方有變,立即率眾將返回進攻富山城。據說成政為了保全長住的性命,希望能夠以議和的方式解決此次事件,因而與主張強攻的柴田勝家激烈爭吵了一番。3月13日,甲信方面織田軍攻滅武田家的勝報傳來,圍城的織田軍士氣大振,借此機會一舉奪回富山城,其後揮軍東進繼續進攻魚津、松倉。富山城佔據事件之後,神保長住失去了信長的信任,被追放出越中,成政得到了越中四郡的知行權。

神保氏的失勢,讓佐佐成政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越中國主,成政的本城也從守山城移至富山城。

6月2日,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及子信忠身死。毫不知情的織田軍依舊對魚津城發動攻擊,6月3日,魚津城落城,守將中條景泰以下13人自刃。次日,正當對松倉城的攻擊接近尾聲的時候,本能寺之變訊息傳來。8日,織田軍匆忙撤退。13日,羽柴秀吉的中國討伐軍火速撤回,在山崎擊敗明智光秀,後者在逃亡過程中被土民所殺。27日,清洲會議,織田家諸重臣矛盾激化,柴田勝家認為應該擁立信長三子神戶信孝為家督,羽柴秀吉則主張擁立信忠幼子三法師。因為織田家另一重臣丹羽長秀的支持,秀吉的主張得以實現。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織田家發生巨變,加之柴田勝家的大軍返回越前,上杉方須田滿親趁勢率軍奪取魚津城與小出城。另外,一部分國人勢力接受上杉方勸誘,開始與成政為敵。天正11年2月7日,秀吉與越後上杉景勝結盟,約定夾擊柴田勢,越中的局勢逐漸變的不利于成政。2月上旬,成政在鏡川設陣,截斷了越後對魚津城的後援,再次對魚津城發起進攻;同時,成政分兵攻打反叛的國人土肥政繁。3月下旬,被團團包圍的魚津城守將須田滿親與成政議和,讓出魚津城和小出城後經海路退回越後。4月,孤立無援的土肥勢不得不向成政方送出人質求和,然後退往越後。至此,越中國內的敵對勢力已經全部平定,成政完成了越中統一。 正當成政忙于平定越中的時候,畿內的爭霸戰開始了。天正11年3月,柴田勝家出兵近江。4月21日,柴田、羽柴兩軍在賤岳決戰,柴田勝家兵敗後返回居城北庄城。24日,柴田勝家與其妻阿市在北庄城一起自刃。接著,羽柴秀吉攻入北陸,能登前田利家降伏。成政見柴田勝家身死,為了在戰亂中生存下去,隻好向秀吉方送出一個女兒作人質,換取越中一國的安寧.秀吉在接收了成政方的人質後,率大軍返回近畿;越後的上杉景勝也因為家臣新發田重家的叛變而無力西進。之後,成政一面推動與前田家的聯姻,一面與上杉方和談,希望能把這份平靜維持的更久。

北陸孤狼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好景不長,天正12年(1584)3月,小牧·長久手之戰爆發,在德川勢取得初期的勝利之後,羽柴軍、德川、織田聯軍之間陷入僵持。自武田家滅亡後,甲信地方為德川家所佔有,德川家康害怕秀吉的盟友越後上杉勢南下進攻甲信地方,于是透過信長次子織田信雄請求成政加入己方,牽製上杉勢。既然是故主遺孤的請求,成政不好回絕,可是又有女兒在秀吉方作人質。因此,成政左右為難,隻好先答復信雄,承諾“如果上杉勢進攻信州,那越中就出兵援助。” 雖然與上杉方的和談沒有成果,但是與前田家的聯姻事宜一直順利進行著,成政準備把一個女兒嫁給利家次子又若(利政)。不料,富山城茶坊主養頓(據說是前田方的間諜)向前田方密告(成政與德川方的聯盟動向),前田利家立即在加越國境的朝日山築城,同時向成政方的松根城方向出兵。利家的一系列舉動使成政下定決心與前田方開戰,他放棄了自己的女兒,後來人質被秀吉處死,年僅九歲。8月28日,成政進攻朝日山城,因為大雨無功而返。而後,成政準備進攻能登半島咽喉部位的末森城,如果攻下末森城,那麽就能切斷能登加賀兩國、將前田家的領地一分為二;能登一國就會因為沒有利家主力的援助,更容易被攻佔。末森城攻略,成政計畫採取奇襲,其時將近重陽節(9月9日),那時城內的很多士兵都會外出祭祀,因此成政把攻擊時間定在9月9日。為了隱蔽攻擊目的,成政在末森城北面的勝山築砦,另外派兵南下佯攻加賀國內的鳥越城。

9月8日夜,成政率一萬五千大軍向末森城開進,在離末森城4.5千米的坪和山設陣。9日,成政親率八千軍勢突然包圍末森城,奇襲使前田方措手不及。次日拂曉,佐佐軍開始總攻,五千主力軍勢在西面的大手口展開攻擊,成政方強大的鐵炮隊成功壓製了城內的火力。然後,吉田口方向的攻擊也開始了,兩邊都順利的突破城門攻入城內。城內卻因為奇襲沒有配置充足的兵員,隻能放棄外城和三之丸,在二之丸集中兵力抵抗。可是佐佐軍並沒有給對方一點喘息的餘地,如同雪崩一樣的軍勢將前田軍擊潰。前田軍撤入本丸,一千五百的城兵隻剩下三百餘人。

一切都如當初的計畫順利進行著,而後來事態的發展卻出乎成政的意料。盡管連兵糧倉庫也被奪去,但自末森城守將奧村助右衛門以下全部守軍仍以玉碎的覺悟頑強抵抗;尾山城(又名金澤城)中的前田利家收到急報後不顧眾臣的反對,立馬整軍出發救援。前田利家三千軍勢(一說二千五)在雨中急行軍,從背後奇襲佐佐軍,成政無可奈何隻好向坪和山本陣撤退。決定成政、利家二人命運的關鍵一戰,成政徹底失敗了。

末森城合戰之後,成政率軍向南開進,佐佐、前田兩軍在加賀國北部的俱利伽羅山野發生激戰;同時,能登國內的前田軍開始反擊,攻略佐佐軍的勝山砦。10月23日,上杉景勝應秀吉請求,從越後出兵回響前田勢,成政方越中宮崎城、境城落城,上杉軍直逼滑川城下。然後因為進入冬季休戰期,上杉軍于各處放火示威後撤退。正當成政在越中陷入困境的時候,又一個壞訊息傳入了他的耳中——織田信雄與羽柴秀吉單獨議和了,憤怒的成政決定親去浜松城請求信雄、家康二人繼續作戰。11月13日,正值嚴冬,成政抱著必死的覺悟率領家臣30餘人(一說百餘人)通過常願寺川、蘆峅寺、彌陀原、松尾峠、湯川谷,然後穿過獅子岳和鷲岳之間的佐良峠,經由五色原再翻越針之峠進入大町。這條路線是一條通往東海方向最短距離的“鹽道”,非冬季節是一條連線北陸和東海地方的商道,但從沒有人在冬季大雪封山的時候使用這條“鹽道”。最後,成政等人通過諏訪,于12月25日到達德川家康的浜松城,這便是被後人津津樂道的“さらさら越え”(大穿越?)。從北陸到東海,成政一行並不是盲目的橫越山區,他們由精通當地地理的蘆峅寺僧人協助,判斷氣候、製定周密的行進計畫。然而,更令人嘆服的是成政本人的勇氣,能忍受零下二、三十度的嚴寒向渺無人煙的深山挺進。在當時,嚴冬季節的八山八谷以北被人們傳言居住著妖魔鬼怪,因此無人敢在冬季進入山區。不僅如此,群山本身也存在很多危險,山區內的積雪通常厚達18-20CM,雪崩也經常發生。“さらさら越え”是日本集體登山史上的最早紀錄,成政等人也被視為集體登山的先驅。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經歷了艱難險阻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可是成政卻沒有得到等價的回報,家康也于12月與秀吉議和、交換了人質。議和後的家康已經無意再戰,成政無奈之下,隻能再次翻越群山回到越中。成政完全被孤立了,可是他並沒有就此放棄,仍然在為來年的戰鬥積極準備著。(另一種說法是,成政此時已經意冷心灰,打算與秀吉議和,不過眾家臣堅持再戰。) 翌年,天正13年(1585),成政與利家之間的對決再次展開,不過這一年中,佐佐方攻勢銳減,雙方在加越國境展開拉鋸戰。2月,前田軍首先發動攻勢,進攻越中礪波郡蓮沼城;3月,佐佐軍作為還擊,襲擊加賀石川郡鷹巢城;4月,前田軍進攻佐佐方鳥越城。4月14日,接受前田方調略的阿尾城主菊池武勝倒戈,惱羞成怒的成政命令神保氏張奪回阿尾城。6月24日,阿尾合戰,神保氏張、氏則父子率五千軍勢與前田慶次率領的兩千軍勢發生激戰,最後神保軍兵敗撤退。

7月間,成政通過家康向秀吉轉達自己的降伏之意,被秀吉拒絕了。不得已,成政隻好加強領內防御工事的修築,以示對抗決心。8月,平定了四國的秀吉接受利家的請求,開始越中平定,十萬大軍從加賀出陣。兵臨城下,自知毫無勝算的成政通過織田信雄再次轉達了自己的降伏意願。25日,秀吉同意了成政的降伏請求,不過要求成政切腹,在前田利家和織田信雄的懇求下,秀吉方才寬恕成政。最後,成政被沒收越中一國,其領地隻剩下新川郡。

降伏後的成政離開富山城,隨秀吉進入大阪,然後成政被給予攝津國能勢郡一萬石的封地。成政的降伏,標志著信長譜代眾中的反秀吉派被完全消滅。在一系列鞏固自身政權的措施出台後,秀吉入侵朝鮮和大明國的計畫浮出水面,而侵略朝鮮,就必須征服九州地方。正在這時,九州豐後國的大友家因為被島津家攻打,向秀吉請求援助。秀吉借這個機會,開始了九州攻略。

成政的最後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天正15年(1587),秀吉統領20萬大軍從大阪出發,開始九州征討戰,佐佐成政率領小姓組五百人隨軍出陣。秀吉直屬軍勢共1萬4千人,分為前備軍、脅備軍、後備軍和小姓組(一說成政所率小姓組隸屬于羽柴秀長部)。小姓組中除了成政,還有織田信雄、蜂屋賴隆等活躍于信長時期的武將,與其稱作“小姓組”,不如稱為“親織田軍”更合適。秀吉本陣軍勢從豐前小倉進入九州地方,經築前、築後、肥後隈本南下薩摩川設陣,沿途原本依附島津家的地方豪族紛紛歸降。大軍壓境之際,島津義久將家督位讓與弟弟義弘,在成政等人的遊說下,島津家向秀吉表示臣服。九州征討戰結束,秀吉用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統一了九州地方。 在回師大阪的途中,秀吉任命成政為肥後國主,入隈本城;原隈本城主城久基前往大阪待命。另外,秀吉把小早川隆景、黑田如水和森吉成等人都分封在九州。

成政雖然被提拔為一國大名,但是對于肥後其他國人眾,秀吉則保留了他們的領地。肥後的城主(國人眾)共有52人,他們之間因為血緣關系而團結一致,各自獨立統治著自己的領地,並不是完全隸屬于秀吉,就如他們在戰國時期一樣,在獨立自治的基礎條件上,哪方的勢力較強就投靠哪方。而秀吉此時已經計畫侵略朝鮮和大明,希望國內的戰亂能早日結束,更重要的是,秀吉的構想是從博多津派遣軍隊入侵朝鮮半島,肥後則成為了重要的後方補給基地。出于這些打算,秀吉對肥後國內的實際割據局面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也是引起後來“肥後國人一揆”的根本原因之一。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鑒于肥後國的特殊地位,秀吉給成政下達了5條“製書”(統治方針): 一、按照秀吉的決定發放給肥後國人知行

二、3年不檢地

三、體察農民的疾苦

四、避免發生一揆

五、3年不用為中央政權(秀吉)的普請活動出力

當時的秀吉正在全國範圍內積極推行“兵農分離”和“太閣檢地”,卻對肥後國網開一面,秀吉對肥後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成政當然也應該明白其中關系,可是剛上任之際便違反秀吉下達的“製書”,開始實施檢地,令人不解。成政為什麽要實施檢地?有一種可能是,當時富山和大阪的佐佐家臣在得知成政肥後入國後,都迅速趕往肥後會合,一時膨脹起來的家臣團所需俸祿是一城之地無法負擔的,因此成政想依靠檢地來增加收入。

關系到自身利益,肥後國人眾也不會輕易讓步。隈府城主隈部親永對成政的檢地發出抗告:“秀吉公保留肥後國人眾原來領地,我們沒有理由接受隈本城主佐佐成政的檢地要求。”並且,隈部親永之子山鹿城主親安對成政採取敵視態度,開始籠城備戰。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天正15年7月初旬,肥後國人眾一揆爆發。佐佐成政首先進攻隈部氏,可是採取籠城策略的隈府城、山鹿城卻不是那麽容易就攻克的。趁成政在外作戰,以甲斐宗立和菊池武國為中心的阿蘇家、舊菊池家聯合軍勢共約三萬五千人(其中大多是農民)包圍了隈本城。沒有成政留守的隈本城抵擋不住聯合軍的猛攻,當二之丸陷落,馬上就要落城之時,成政及時趕回來救援了。經過一番激戰,一揆軍勢終于撤退,成政進入城中。此後,一揆勢力仍然在各地籠城抵抗,絲毫沒有停息的跡象。9月,在大阪的秀吉收到肥後一揆報告後,為了避免波及鄰國,立刻動員小早川、黑田等九州、四國諸大名支援成政,徹底鎮壓一揆。同年12月田中城和仁氏降伏,從7月開始的肥後國人眾一揆終告結束。翌年,鎮壓軍在各地清剿一揆殘黨,根除一揆軍。肥後國人眾52人中的48人討死,其餘的也受到了處分。 天正16年(1588)2月,成政去大阪謝罪,秀吉隻是讓他去尼崎隱居,同時派遣淺野長政等7人前往肥後調查。當淺野長政等人回到大阪復命、將一揆原因上報給秀吉的時候,秀吉卻不能再寬恕成政了。因為一揆的主要原因是成政違反了秀吉“製書”中的一條,實施檢地。5月14日,成政遵從秀吉的命令,在尼崎剖腹自殺,享年53歲。

人物評價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縱觀成政一生,在信長身邊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作為,最輝煌的時期是在他越中入國至末森合戰短短4餘年,之後便沒落了,即使被轉封肥後也無法再興。末森合戰前,有一個人與成政有著非常相似的經歷,那就是前田利家。成政與利家兩人在信長身邊都是馬回眾筆頭;越前時期又同為“府中三人眾”;織田家侵入北陸後,一個被封在越中,一個被封在能登,共同協助柴田勝家攻略北陸。末森一戰,原本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功成名就的戰友互舉刀槍,此戰成為了成政與利家兩人人生的轉捩點。勝利的利家得到了大部分越中國,後來更是位居五大老,在豐臣政權中風光顯赫;戰敗的成政則險些喪命,封地從一國減至一郡,後來因為引發肥後一揆被問死罪。不過,末森合戰成就了利家的功名利祿,也成就了成政的人格形象. 某位高人在他的書作中寫到:“失敗英雄,因無事業可依附,而更見出色”、“此等人物乃被其所努力之事業拋棄在外,因而其全心全人格反而感得特別突出。”(錢穆<中國歷史研究法>)

或許有人會說成政不能算一個忠臣,因為在柴田勝家兵敗身死之後,成政選擇了議和降伏;後來,又因為無視天下人秀吉的命令實施檢地。沒錯,成政的確沒有效忠過勝家和秀吉,從來都隻是把他們當作同僚而已。因為由始至終他隻忠于一個人,那就是信長。板蕩識誠臣,信長死後,家中的各重臣紛紛忙于爭奪權利領地,信長的子孫多被用來當作政治籌碼。那些先前拜服于信長腳下的家臣,對信長無論是敬佩也好、畏懼也好,總之沒有幾人會把那種忠心花費在那些沒有實力的信長後裔身上。可是成政卻不同——末森合戰前,成政已經與秀吉議和,保住了自己越中的領地,原本可以安安穩穩的經營越中一國,可是後來卻因為無法拒絕故主遺孤的請求而再次陷入困境。成政一定很清楚,與德川?織田聯軍結盟,就意味著從強勢的一方跳到弱勢的一方,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忠于織田家,使自己從人生事業的最高峰跌了下來。加上成政“さらさら越え”的壯舉、德川家康等人的過河拆橋,最終成就了他悲劇角色的形象。

身處毫無忠義可言的亂世,卻始終執著于自己的小忠小義,而自身才能也僅能治國不足以平天下,隻得甘受背叛、任人擺布。這或許就是成政被一些日本學者稱為“悲劇知將”的原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