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益

伯益

伯益(約公元前21世紀),一作伯翳、柏益,又稱大費,皋陶的兒子,嬴姓。他是梁氏、徐氏、黃氏、江氏、趙氏、馬氏、葛氏、裴氏與秦朝王室之祖,是黃帝第五代孫。

由于伯益助大禹治水有功,被舜帝賜予黑色的旗旒,並賜為嬴姓,又將其女兒賜伯益為妻。

相傳禹本來要按照禪讓製傳位給皋陶,皋陶早亡,就決定傳給皋陶子伯益。禹子啓眾心所歸,"禹子啓賢,天下屬意焉。及禹崩,雖授益,益之佐禹日淺,天下未洽。故諸侯皆去益而朝啓,曰:"吾君帝禹之子也"";及三年喪滿,伯益遂讓于啓,"三年之喪畢,益讓帝禹之子啓,而闢居箕山之陽";啓遂即天子之位, " 于是啓遂即天子之位,是為夏後帝啓。"

  • 中文名稱
    伯益
  • 外文名稱
    Boyi
  • 別名
    伯翳、柏翳、柏益、伯鷖、大費
  • 國籍
    中華
  • 民族
    華夏族
  • 職業
    部落聯盟首領 九州牧
  • 信仰
    德讓為先、精誠待人處事治國
  • 代表作品
    益井 訓鳥術 訓獸術 治水術

基本簡介

伯益,嬴姓,名益,又名大費,是高陽帝顓頊的苗裔,古代嬴姓各族的祖先,大業之子,是春秋戰國時代秦國趙國的祖先。

益善于畜牧和狩獵,助禹治水有功,夏對舜說:“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對伯益說:“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皂遊。爾後嗣將大出。”因而被禹選為繼承人。《史記》記載禹死禪讓予益繼位,但四方諸侯比較屬意禹之子啓,于是益禪讓予啓後隱居到箕山南麓。

據《竹書紀年》記載,禹死後由禹之子啓繼位,而益因與啓發生爭執,帝啓六年,被啓殺死。

出身信息

《史記·秦本紀》記載:“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大業即皋陶,可知伯益父系具有東夷族少昊與黃帝族顓頊血統,母系一方則來自少典氏,它是中國上古時期中原地區非常著名的氏族,黃帝炎帝都是由這個氏族誕生的。伯益之稱大費,大概是因為他居住在封國費地,且其後嗣以費為氏的緣故。伯益所封之費國,至今已不能確指,但其所居之費與皋陶所處之曲阜相距甚近,均在少昊氏族活動範圍之內,則是無可懷疑的。

後嗣資料

伯益生有二子,一名大廉,一名若木。大廉後代稱作鳥俗族,趙氏是其直接的傳人;若木的後人用其祖父的名字為氏,稱費氏。在夏不見于史傳。

但他的家族後裔卻十分繁榮昌盛,所分衍出黃、趙、江、秦等十多個姓氏,都尊他為始祖。

生平簡介

年少有為

年輕時的伯益,就很聰明,有才智,《呂氏春秋·勿躬》說他發明了以封佔卜歲時吉凶的方法,又最早發明打井取水。

由于伯益富有才華,夏禹就向當時中原氏族聯盟政權首領帝舜推薦他,帝禹派他輔佐夏禹治水。在佐禹治水的過程中,他立下了大功。

輔佐帝王

<國語·鄭語>上說,伯益能議百物,以佐帝舜。伯益來自東夷少昊鳥氏族,所以傳說他能知禽獸之言,能與飛鳥通話,《漢書·地理志》雲:“伯益知禽獸。”《後漢書·蔡傳》雲:“伯益綜聲于鳥語。”說的都是這個意思,這與中國最早的史書《尚書》上所言伯益“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的意思是相通的,所以舜曾任命他為官。《孟子·滕文公上》另有記載,說舜派遣伯益擔任火官,伯益用火焚燒山澤,迫使猛獸逃匿,使過著畜牧流徙生活的人們從此過上了安居懇種的生活。後世尊他為保佑人們免遭猛獸傷害之神——“百蟲將軍”,並修廟祭祀他。

舜出于對伯益的信任和器重,便將自己美麗的小女兒姚氏嫁給了他,並且封伯益于費,所以伯益又叫大費。或叫費侯。

棄王位遭害

夏禹在位10年,東巡會稽時逝世,臨終遺言傳位給伯益。傳說伯益為夏禹守喪三年後,將王位避讓給了夏啓,自己在箕山之北隱居下來。夏啓即天子位以後,便開始消滅伯益的勢力,在夏啓六年,將伯益殺害。

作品資料

中國最早的唯一記述東方帝俊神系的<山海經>據傳是伯益所作。西漢劉歆《山海經表》:“ 已定《山海經》者,出于唐虞之際……禹別九州,任上作貢,而益等類物善惡,著《山海經》”。東漢王充《論衡•別通篇》:“禹主行水,益主記異物,海外山表,無所不至,以所記聞作《山海經》” 。東漢趙曄《越王無餘外傳》:“(禹)與益、夔共謀,行到名山大澤,召其神而問之,山川脈理、金玉所有、鳥獸昆蟲之類,及八方之民俗、殊國異域、土地裏數:使益疏而記之,故名之曰《山海經》”。

功績詳情

伯益最突出的貢獻就是佐禹平治水土,這點可見于<史記>之<夏本紀>、<秦本紀>等。伯益不僅治水卓有成就,而且在治水過程中還立下了其他功勞。

民生貢獻

其一,伯益在遭受洪水侵襲的地方,根據當地地勢低窪的特點,教給民眾種植稻谷,促進了農業的發展。因此,當禹在平定洪水後,帝舜賞賜伯益以皂遊(一種黑色旗幟),還將自己家族的女子許配給伯益。此後,伯益就在舜的手下擔任虞官(<尚書·堯典>),掌管山澤,繁育鳥獸。而伯益的後人,包括費昌仲衍造父、處父輩以長于訓鳥獸成立于世。

其二,傳說伯益發明了鑿井技術。<經典釋文>卷二井卦因<世本>雲:“化益作井。”《呂氏春秋·勿躬篇》:“伯益作井。”這大概與其佐禹治水不無關系,畢竟在長期與水土打交道的過程中,是易于發現地下水的秘密的。當代考古發掘證明,我國水井的出現恰當與堯舜時期相差不遠的龍山時代,可知傳說有其根據。鑿井技術的發明有重大的意義,在此技術發明之前人們不得不靠近河流定居,忍受河水泛濫的威脅。鑿井技術發明後,中國古代北方廣大平原地區逐漸為各氏族充斥,得以開發。

其三,伯益參加平治洪水,也促進了本氏族的發展。據考證,夏商時期的“其氏”便是伯益之族,且其氏的源起,便是與治水密切相關的。

政治輔佐

伯益在政治上也很有建樹。他曾告誡大禹,凡事要有前瞻性,要慮事周全。不要違背法則、製度,不要過度遊樂享受,不要違背規律去追求百姓的稱譽,不要違反民意而滿足自己的欲望。治國不能懈怠,政事不能荒廢,謙虛會受到益處,自滿能導致失敗,要選賢任能、除奸去邪。

在處理民族矛盾方面,伯益亦表現出遠見卓識。舜時,三苗族離心離德,舜便派大禹武力征服,三苗不服,伯益提議,要恩威並舉,德武相濟。大禹接受了伯益的建議,撤退軍隊,實行文教德治,三苗族受到感化,終于歸順。伯益還將跟隨大禹治水時所經歷的地理山川、草木鳥獸、奇風異俗、軼聞趣事記錄下來,成為<山海經>的素材。

爭位信息

禹虛傳帝位

伯益佐禹治水大獲成功,得到帝舜的賞識,獲得了與帝舜聯姻的殊榮,政治地位大為提高。禹繼任舜擔任部落聯盟首領之後,舉薦伯益之父皋陶為自己的繼承人,然而皋陶未及受政而亡。《史記·夏本紀》載禹“舉益,任之政”。<墨子·尚賢>:“禹舉益于陰方之中,授之政,九州成。”

不過此時禹由于擁有天下九州之地,已儼然具有了後世國王的威勢,已非部落聯盟時氏族合作的情勢,禹開始致力于培養自己家族的勢力。他一方面欣賞伯益的賢能,表示要把天下傳給伯益,一方面卻又註意專門選拔自己兒子啓的手下充當各級官吏。結果,伯益徒擁大禹繼承人的虛名,“而勢重盡在啓也”,一種說法是,等到禹歿後,啓便“與友黨攻益而奪之天下”,並將益殺死。也有記載說,益為了讓啓而隱居于箕山之陰。無論如何,伯益從此消逝于歷史舞台。

歷史記載

關于伯益和夏啓間的事,雖然也有“益于啓位,啓殺之”(《古本竹書紀年輯校訂補》)的說法,但《戰國策·燕策一》)和<韓非子>都記載了夏啓與其友黨曾攻打伯益、最後殺害伯益的事。《戰國策·燕策一》說:“禹授益而以啓為吏。及老,而以啓為不足任天下,傳之益也。啓與友黨攻益而奪之天下。”<楚辭·天問>也說:“啓代益作後,卒然離孽,何啓惟憂而能拘是達?皆歸射鞠而無害厥躬,何後益作革而禹播降?”這段話晦澀難懂,特錄郭沫若《屈原賦今譯》中的這段譯文:“夏啓代替伯益做了國王,而終于殺死了伯益,從在失意的情況中,啓為什麽又能夠轉入得意?未行征誅,同受禪讓,為何伯益失敗,夏禹繁昌?”據以上所說,伯益被殺,實為啓幹益位,而不是“益幹啓位”。傳說伯益被害時,已年過二百歲。伯益死後,夏啓以隆重之禮厚葬伯益,又“歲善犧牲以祠之”(《越絕書·吳內傳》),即每年都以犧牲來祭祀他的亡靈。這既是後世傳言對夏啓內疚于心的籠絡人心之舉。

政見資料

伯益的主要政見言論可見于<尚書·大禹謨>。 伯益提倡德治,認為隻要由衷地信奉帝堯所代表的仁德,治國之謀就會取得成功,群臣輔弼君王就會彼此和諧,方方面面的朝政就會相得益彰。

伯益認為治國要小心謹慎、忠于職守。強調未雨綢繆,這樣遇到偶發事件時就不會毫無準備失了分寸。要有原則與法度,不能貪圖享樂。不能以違背自然本性為代價,好大喜功,盲目冒進;也不要拂逆萬民的心願,來屈從強權者的一己之欲。這樣一來,才能撫順四夷。

在作為副帥輔佐大禹攻打三苗時,伯益認為隻有以美德才能使人順服,謙受益,滿招損,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對三苗也是可以起作用的。大禹接受了伯益的建議,撤退軍隊,實行文教德治,三苗族受到感化,終于歸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