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若蘭

伍若蘭

伍若蘭(1903年-1929年2月1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統帥朱德的第五任妻子。1903年3月生于湖南耒陽縣。1926年冬天畢業于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春參加湘南暴動,認識朱德,並與之結婚,後隨朱德奔赴井岡山。曾任紅四軍政治部宣傳部長。1929年2月2日,在紅四軍從井岡山向贛南挺進途中,遭遇國軍何鍵部隊突襲,被捕。2月12日,在贛州衛府裏遭到殺害,頭顱被割下來,掛在城門前的木桿上示眾。據傳朱德後半生偏愛蘭花,與思念伍若蘭有關。

  • 中文名
    伍若蘭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03
  • 逝世日期
    1929
  • 職業
    紅四軍政治部宣傳隊長
  • 畢業院校
    第三女子師範學校

​人物簡介

伍若蘭(1903-1929)紅四軍政治部宣傳隊長,革命烈士.湖南省耒陽縣(今耒陽市)人,女,1903年3月出生于耒陽縣城南九眼塘村一戶農民家庭。8歲入私塾,12歲入耒陽縣女子職業學校。1924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學校,同毛澤東堂妹毛澤建同班讀書,結為摯友。

伍若蘭

她從少年時代起就同情貧苦大眾,嫉惡如仇,反對封建迷信,提倡婦女解放,帶頭剪發放足。1925年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後,她積極投入抗議日本帝國主義暴行的鬥爭,帶領青年婦女查抄仇貨,以實際行動聲援上海人民的反日鬥爭。1926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初,當選為社會主義青年團來陽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兼任婦女部部長,積極投身于農民運動,宣講革命道理。她編的“如今世道大不公,富的富來窮的窮,富人高樓飲美酒,窮人赤膊喝北風”的歌曲,富有鼓動性,在全縣流傳很廣。

長沙馬日事變後,遭到耒陽反動當局的懸賞通緝,她不懼風險,堅持地下鬥爭,幾次危急關頭,都在親友和民眾的掩護下脫險。1928年2月19日耒陽縣蘇維埃政府成立,當選為婦女界聯合會主席。她潑辣的工作作風,出色的組織能力,廣博的知識,深受朱德的贊賞和喜愛,經縣委同志介紹,同朱德結為夫妻,並隨紅軍上了井岡山。參加紅軍後,她不僅細心照顧朱德的日常生活,而且積極地協助丈夫做紅軍政治工作。調到軍部政治部任宣傳隊長後,不辭辛勞,帶著宣傳隊深入到寧岡新城的塘南村開展分田運動。塘南村封建勢力根深蒂固,反動氣焰囂張,她緊緊依靠貧苦農民,很快開啟了工作局面,懲處了村裏作惡多端的大土豪劣紳,受到湘贛邊區工農兵政府的通報表揚。她認真鑽研軍事技術,常請朱德教她射擊、投彈、刺殺等。她刻苦學習,軍事技術掌握很快,能雙手打槍,百發百中。她率領戰士參加保衛井岡山根據地的鬥爭,紅四軍向贛南進軍途中,同戰士一道行軍打仗,鼓舞了全軍將士。1929年2月1日,部隊途經江西尋鄔縣吉潭,遭國民黨軍劉士毅的一個團包圍。朱德率警衛排同敵人展開了激戰。她為保護朱德和毛澤東等軍部首長的安全,率一部分戰士從敵人側翼進行突擊,將火力引向自己。朱德和毛澤東等軍部領導脫離了危險,而她卻陷入敵軍重圍之中,因彈盡負傷被俘,押往贛州。敵人誘其同朱德脫離關系,自首投降,她威武不屈,怒斥敵人:“要我同朱德脫離,除非贛江水倒流!”錚錚話語,氣壯山河,驚得敵人目瞪口呆。1929年2月8日,年僅26歲的一代女英豪,被慘殺于贛州。更令人發指的是,敵人還將她的頭顱押送湖南長沙城示眾。

她犧牲後,朱德深感悲痛,並長久地懷念她,曾向美國作家史沫特萊深情地介紹說:“她是一個堅韌不拔的農民組織者,是一個又會搞宣傳,又會打仗,能文能武,智勇雙全的難得女子。

生平經歷

伍若蘭,生在教師家庭,在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師範讀書時,就接受了馬列主義,並于畢業的1926年秋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接著受組織的指示,到耒陽地區開展了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美國作家史沫特萊在《偉大的道路》一書中記述道:“她在農民裏無人不知,是不怕死的農民組織者。”

伍若蘭

伍若蘭工作大膽又耐心,有條又有理,能說會寫,講起話來聲音很宏亮,行書字寫得很流利,朱德誇她還是個“作家”。這是三師同學和戰友段子英對伍若蘭的回憶。1928年2月,由當時的耒陽縣委書記劉泰、鄧宗海介紹,朱德與伍若蘭結了婚。朱德詼諧地說:你是個辣不怕(指湖南人),我是不怕辣(指四川人),咱們倆人辣到一塊了。兩人結合後,共同投入了火辣辣的革命鬥爭。

井岡山的鬥爭如火如荼。伍若蘭上山後,在紅軍裏不光是一位優秀的宣傳員,而且有“雙槍女將”的美名。古代的女將射箭可百步穿楊,而革命的巾幗伍若蘭,左右手打槍能百步穿孔。她說過,我準備在戰鬥中右手被打傷,左手能照樣殺敵,這就是我苦練左右手射擊的原因。新七溪嶺戰鬥中有她的成績,黃洋界保衛戰中有她洪亮的殺聲。她身為軍部的宣傳幹部,又是軍長的妻子,對革命工作,凡事都帶頭幹,為人處事十分謙虛,從不居功自傲,更不擺任何架子。她行軍有馬不騎,總是把馬讓給病號和體弱的同志,自己穿著草鞋同戰士一道步行。深入民眾談心,了解情況,做細致的思想工作。她懷的第一個胎兒,就是在1929年1月四軍下山的行軍途中流產的。

林海怒吼,風雪嚴寒,到處是銀裝素裹。在密林深處的尋烏縣項山圳下村,是紅四軍主力在吉潭戰鬥後轉移休整的臨時駐地。2月2日,天還未亮,敵軍乘我軍人困馬乏之機,突然包圍了駐地,軍部在其中。情勢非常急,各部隊立即投入了戰鬥。陳毅同志在轉移時被敵人抓住,他用拳頭打倒兩個敵兵,擺脫了危險。這時伍若蘭十分著急,她急中生智,為了軍部和首長的安全,自己帶領警衛排首先突圍,把敵軍引向自己。天亮了,紅四軍沖出糗圍圈,而伍若蘭寡不敵眾,受傷被捕。敵人把她押解到贛州,劉士毅還電告蔣介石邀功請賞,並想從她的口中得到紅軍的機密。敵人問:“朱德、毛澤東在哪裏?”伍答:“在紅軍裏,在人民心裏!”又問:“你為什麽當土匪?”伍怒斥道:“真正的土匪是你們!我是共產黨,是革命者,要消滅你們這伙反動派!”敵人用繩子吊她,用杠子壓,灌辣椒水等種種酷刑,都未能動搖伍若蘭的革命信念。她說:“革命一定會成功,你們一定要滅亡!”“要想從我嘴裏得到你們所需要的東西,除非日從西方出,贛江水倒流!”年僅26歲的伍若蘭同志,于2月12日被敵人殺害于贛州市的衛府裏。凶惡的敵人還把伍若蘭同志的首級,掛在贛州城門示眾。

英勇就義

1929年1月2日凌晨,敵人偷襲井岡山紅軍根據部所在地,伍若蘭從睡夢中驚醒,她沖出屋子,手持雙槍,左右開弓向敵人射擊,和警衛一連的戰士一道,拼死掩護領導同志。天亮後,朱德、毛澤東、陳毅等領導同志沖出了包圍圈,安全脫險,伍若蘭卻身負重傷,伍若蘭被俘後,被解押到贛州,經嚴刑折磨,威武不屈。敵人無法,于1929年2月12日將她殺害,並將她的人頭懸掛在贛州城門上。

萬古流芳

全國勝利了。1962年3月4日,朱德委員長重上井岡山。他臨下山時,什麽也不耍,隻帶走一盆井岡蘭,是井岡蘭!這是一盆永不凋謝的井岡靈蘭!她香飄萬裏,長青萬年!

1927年5月“馬日事變”後,伍若蘭被縣政府當局懸賞通緝。但她堅持在當地鬥爭,化裝為村婦,四鄉聯絡同志。9月,鄧宗海被湖南省委派回耒陽,她與鄧宗海等重建了中共耒陽縣委。

1928年2月16日,伍若蘭、鄧宗海等率領耒陽農軍,配合朱德率領的工農革命軍第一師攻克耒陽縣城,建立耒陽縣工農兵蘇維埃政府,伍若蘭任婦女部長兼女子聯合會主席。2月底,經劉泰等介紹,與朱德結婚。

4月初,伍若蘭隨部隊轉移上井岡山,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政治宣傳隊長。伍若蘭到部隊後,同普通戰士一樣參加軍事練習,能熟練地用雙手打槍,被譽為“雙槍女將”。6月,她隨部隊參加了七溪嶺戰鬥,抗擊湘贛兩省“會剿”井岡山的敵人。戰鬥中,敵軍用七八挺機槍作掩護,佔領了笠月亭下面的風車口,嚴重地威脅紅軍軍部指揮所的安全。在這緊急關頭,伍若蘭手持雙槍,躍出戰壕,帶領戰士反沖鋒,奪回了風車口。

1929年1月14日,紅四軍主力離開井岡山向贛南轉移。2月1日,部隊在江西尋鄔吉潭同尾追的敵人激戰後,轉移到圳下休整。次日黎明,軍部突被劉士毅部包圍。這時朱德正在指揮紅軍與劉士毅部激戰。伍為了掩護朱德和軍部脫險,率領一部分紅軍戰士從另一個方向襲擊敵人,把敵人引向自己。朱德和軍部脫險了,但她卻負傷被俘。

相關信息

一九二八年,朱德的軍隊開進了耒陽,當時,紅軍的生活十分艱難,許多士兵都打赤腳,負責耒陽婦運工作的伍若蘭,看到這副情景,過意不去,就有日有夜,趕到夏塘、竹市、大市、東灣等地,花了五天五夜時間,發動民眾,組織婦女,編織了一大批草鞋,運進縣城,供給了朱德的軍隊,差不多每個士兵都發了一雙新草鞋。 那時候,在白色恐怖下,莫說一大批草鞋,就是兒雙草鞋也難得弄到手的。因此,朱德十分感謝,並認為伍若蘭是個有勇有謀的女子。 以後,縣團防局出了告示,說是“活捉朱德,賞洋十萬。”敵人都想發財,到處搜查,搞得人心惶惶。 一大早,朱德被故人圍追,躲到伍若蘭家裏,情況十分危急。伍若蘭急中生智,把木屑堆放在朱德身上。敵人沖進屋,七搜八搜,不見朱德的影子,隻好往回走,可是,沒料敵人當中還有些出歪主意的家伙,反轉身又來個“回馬槍”,朱德來不及躲藏,隻好裝作伍若蘭的丈夫,幫她燒火煮飯。敵人指著朱德問伍若蘭:“這是誰?”伍若蘭大大方方地說:“哪個不曉得他是我中老公!”就這樣朱德脫險了。 自此以後,朱德和伍若蘭建立了真摯的革命感情,通過一段時間的互相了解,就結為夫妻上井崗山去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