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沃·安德裏奇

伊沃·安德裏奇

伊沃·安德裏奇(克羅埃西亞語:Ivo Andrić,1892年10月9日-1975年3月13日),小說家,196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其代表作有《德裏納河大橋》等。

  • 中文名稱
    伊沃·安德裏奇
  • 國籍
    前南斯拉夫
  • 出生地
    特拉夫尼克
  • 出生日期
    1892年10月9日
  • 逝世日期
    1975年3月13日
  • 職業
    文學 小說家
  • 主要成就
    196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德裏納河大橋》
  • 所處時代
    近代、現代

人物生平

早年

伊沃·安德裏奇1892年10月9日生于特拉天尼克附近的多拉茨村。兩歲喪父,跟母親一齊到了姑母家,在維舍格勒讀國小。架設古城郊德裏納河上的11孔大石橋給予幼小的安德裏奇以豐富的精神營養,幾個世紀以來關于此橋的種種傳說和故事在他心靈深處播 下了良好的文學種子,對他後來的文學創作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十三歲時,伊沃·安德裏奇自家鄉的國小畢業,來到波斯尼亞的首府薩拉熱窩上中學。安德裏奇在薩拉熱窩讀完中學,並積極參加愛國學生運動。1914年6月28日,該組織的年輕革命家加夫裏洛·普林西普在薩拉熱窩刺殺了奧國王儲斐迪南大公,從而觸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伊沃·安德裏奇是"青年波斯尼亞"一個文藝團體的負責人,又是普林西普的朋友,因而受到牽連,被奧地利當局逮捕入獄。

伊沃·安德裏奇伊沃·安德裏奇

青年

1917年安德裏奇獲釋。1918年,《南方文學》雜志創刊,安德裏奇即是該刊的創始人之一。以後,他以《南方文學》為陣地,發表了一系列充滿愛國主義激情的詩歌,散文詩和文學評論,積極獻身于民族解放事業。1920年,他考進薩格勒布大學,後轉往波蘭的克拉科夫大學,最後于一九二三年畢業于奧地利格拉茨大學,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從1921年到1941年的二十年間,伊沃·安德裏奇曾在南斯拉夫駐外使館任職,先後在羅馬、布加勒斯特、的裏雅斯特、格拉茨、日內瓦、柏林等地擔任過領事或大使。但在任職期間他從未停止過文學活動。

輝煌時期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安德裏奇隱居在貝爾格菜德,拒絕同法西斯合作,埋頭文學創作作。寫出了《特拉夫尼克記事》(1945)、《德裏納河上的橋》(1945),《女士》(1945)部長篇小說。它們取材子波斯尼亞歷史、採用記事體,註重歷史事實的準確性,並大量運用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特拉夫尼克記事》寫法國駐波斯尼亞領事達維爾尋求正確的人生道路及其理想的幻滅。《女士》則記述了拉伊卡·拉達科維奇的一生。而《德裏納河上的橋》以一座大橋的興廢,追述了16世紀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期間波斯尼亞在奧斯曼帝國和奧匈帝國的佔領下所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反映了波斯尼亞人民為爭取民族狸立所進行的英勇鬥爭。此外,安德裏奇還著有《澤科》(1950),《萬惡的庭院》(1954)等作品,他于196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1956年,曾來中國訪問,參加魯迅逝世20周年紀念大會,寫下《魯迅故居訪問記》等文。1975年3月30日逝世于貝爾格萊德。國家為他建立了幾座紀念博物館,並設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文學獎金。

作品介紹

伊沃·安德裏奇的代表作是被稱為"波斯尼亞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德裏納河上的橋》(1945)。這部長篇小說以一座大橋為主線,通過一系列各自獨立但又有內在聯系的真實感人的故事,追述了十五世紀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約四百五十年間,波斯尼亞在奧斯曼帝國和奧匈帝國佔領下所發 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反映了波斯尼亞各階層人民在漫長的歲月中遭受佔領者壓迫的悲慘命運,以及為爭取民族獨立而進行的英勇不屈的鬥爭。

伊沃·安德裏奇伊沃·安德裏奇

"波斯尼亞三部曲"的另兩部為長篇小說《特拉夫尼克紀事》(1945)和《薩拉熱窩女人》(1945)。前者記述了拿破崙時代外國在波斯尼亞的特拉夫尼克城設立領事館時期,歐洲三大強國、四種宗教之間你死我活的鬥爭,描繪了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帝國的興衰以及土耳其蘇丹謝裏姆三世的統治和滅亡。後者描寫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來自薩拉熱窩的一位女士拉伊卡·拉達科維奇的一生,她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一九五四年出版的長篇小說《罪惡的庭院》是作者後期創作的一部重要作品。它雖然是一部歷史小說,寫的是一個無辜的正教修士陷入土耳其牢獄的不幸遭遇,實際上是整個人間和現實生活的象征,罪惡的牢院是一切時代暴政的縮影。這部小說雖有現實主義題旨,但許多地方成功地運用了意識流的表現手法。此外,還有中短篇小說集《大臣的象》(1948)、《新短篇小說集》(1948)等。其中《賣柴》即為伊沃·安德裏奇後期創作的一個短篇佳作。

寫作特點

正如有些評論家所指出的,伊沃·安德裏奇的作品在客觀展示人類歷史的同時,融入了高度理性的觀照和博大深沉的反思,以悲壯的情調反映了人類要求相互溝通、和解,並進而追求永恆價值的願望,表達了用理性戰勝荒謬,願世界充滿愛的強烈信念。

伊沃·安德裏奇的作品糅合了現代心理學的觀點與《天方夜譚》的宿命論。他對人類懷著極大的關懷與熱愛。他不曾從恐怖與暴力的面前退縮,因為在他看來,恐怖與暴力足以證明邪惡確實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伊沃·安德裏奇擁有一系列高度獨創性的寫作主題。可以這麽說:他在一張白紙上落筆,描述了一部這個世界的大事記。我們也可以這麽說:從巴爾幹奴隸痛苦靈魂的深處,他對我們的良 心發出了最哀愁的祈求。

他還在一部中篇小說裏,通過一位年輕醫師,追憶了二十年代他住在波斯尼亞時的感受:"在薩拉熱窩,如果你躺在床上,通宵不寐,那麽你便可以學會辨認薩拉熱窩之夜的種種聲音。天主教大教堂的鍾,以豐富、堅實的聲音敲著午夜兩點。悠長的一分鍾過去了。然後你會聽到,稍稍微弱些,但帶著顫音的東正教教堂的鍾,也是敲著午夜兩點。接著,稍稍刺耳,而且比較遙遠些的貝格清真寺的鍾敲了十一響。陰森森的土耳其式的十一點--根據那個遙遠國度特異的時間區分法而訂出來的十一點。猶太人沒有鍾可以用來敲聲報時。隻有上帝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麽時間。隻有上帝才知道,西班牙猶太人和德國猶太人日歷上所指示的究竟是什麽數目。就這樣,甚至于在深夜,當每一個人都在沉睡時,這個世界還是分割的。人為了要計算夜裏的時刻而將它分割了。"

這一富有暗示性的夜的氛圍,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徹底了解伊沃·安德裏奇作品中所探討的基本問題。以伊沃·安德裏奇在歷史與哲學兩方面的造詣而論,他必然會質問:在敵對與沖突的打擊、折磨下,一個國家,或者一個民族究竟是由什麽力量塑造成的?要了解伊沃·安德裏奇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就得先知道他的精神態度。在探討這些敵對與沖突時,伊沃·安德裏奇的內心是寧靜而安謐的,這是一種從磨煉中獲得,又經過深刻省察的寧靜而安謐。在思索整個問題時,他始終抱著一種客觀而又富人情味的態度。歸根結底,我們將會在伊沃·安德裏奇的這一精神態度中找到他作品中最基本的一個主題。

人物評價

1961年安德裏奇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授獎原因是"由于他作品中史詩般的力量--他籍著它在祖國的歷史中追尋主題,並描繪人的命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