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專家會議

伊朗專家會議

伊朗專家會議是選舉伊朗領袖的最高權力機構,成立于1982年12月,現有成員86人。專家會議選舉每8年舉行一次,其成員由選民根據各省市的人口比例從宗教法學家中選舉產生,任期8年,期間如有成員死亡或被免職可通過中期補選。專家會議每年舉行一次年會,討論國家大事,監督領袖行為,在領袖不稱職或失去領袖的必要條件時廢黜領袖。

  • 中文名稱
    伊朗專家會議
  • 性質
    伊朗最高權力機構
  • 舉行
    每8年一次
  • 成立日期
    1982年12月
  • 成員人數
    現有86人

免職主席

當地時間2011年3月8日,伊朗專家會議投票免去了拉夫桑賈尼所擔任的主席職務。

伊朗專家會議投票免去了現年77歲的前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所擔任的主席職務,繼任者是阿亞圖拉·穆罕默德·禮薩·馬赫達維·卡尼。有媒體分析認為,這表明以現任總統內賈德為代表的強硬路線者的權力將更加穩固。

在由86名資深宗教人士組成的專家會議中,63人投票贊成馬赫達維·卡尼出任該機構新主席。“考慮到國家利益……我曾經說過,如果馬赫達維·卡尼擔任主席,那麽我將離開以防止我們之間出現裂痕,”拉夫桑賈尼稱,“某些官員一直想壟斷領導層……而且作為最高領袖凌駕于派別政治之上的做法是錯誤的。”據悉,離任後的他將隻擔任伊朗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主席一職。

專家會議成立于1982年12月,是選舉和監督伊朗最高領袖的權力機構,甚至可在必要時廢黜最高領袖。該組織每年都舉行年會,討論國家大事及領袖的行為。2009年,拉夫桑賈尼以51張贊成票第二次當選專家會議主席。

有評論指出,實際上專家會議並沒有任何政治實權,所以這一選舉結果暫時還不會對伊朗的政治架構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拉夫桑賈尼失去這一職位意味著,他嘗試在強硬派和改革派之間進行溝通的努力失敗了,以現任總統內賈德為代表的強硬派勢力未來可能將更加激進。

在超過50年的政治生涯中,拉夫桑賈尼曾任議會議長、武裝部隊總司令等職務,並于1989年至1997年擔任總統,這使他成為伊朗政壇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2010年9月,拉夫桑賈尼表示伊朗正處于國際社會的最嚴峻“合擊”下,而政府不應把製裁當作“玩笑”,主張審視全球局勢,規避會惡化事態的做法,選擇使國家更加強盛的道路。

新任主席

第四屆伊朗專家會議年會2011年3月8日在德黑蘭開幕,宗教人士阿亞圖拉·穆罕默德·內扎·麥赫達維·卡尼在當天上午舉行的投票中獲得超過2/3的多數票支持,當選為專家會議新主席,任期兩年。

麥赫達維·卡尼現年80歲,1931年4月出生于德黑蘭市郊卡尼村一個宗教家庭。1949年前往什葉派聖地庫姆學習宗教學,先後師從大阿亞圖拉布魯傑迪、霍梅尼等著名宗教權威學者。1962年他回到德黑蘭從事教學,1964年擔任德黑蘭市中心一個清真寺的周五聚禮領拜人。1979年參加反對巴列維國王的伊斯蘭革命,多次被捕入獄。

伊斯蘭革命勝利後,麥赫達維·卡尼先後出任伊斯蘭革命委員會負責人、內政部長等職務。1981年8月30日,伊朗總理府發生爆炸,時任總統拉賈伊和總理巴哈納爾均被當場炸死。9月2日,麥赫達維·卡尼被任命為伊朗第三任總理。10月13日,哈梅內伊接任總統。但麥赫達維·卡尼僅僅當了一個多月的總理就宣布辭職,此後專心投入黨務和教學工作。他是伊朗最重要的保守派政黨——“德黑蘭戰鬥的宗教界協會”創始人之一,目前擔任該黨總書記。

麥赫達維·卡尼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當年辭去總理職務是為了打消哈梅內伊的顧慮。拉賈伊被炸身亡後,霍梅尼要哈梅內伊接任總統,但哈梅內伊有兩個顧慮:一是他身體不好,不久前也在爆炸案中受了傷;另外一個是他不願意外人說伊朗總統和總理都是阿訇。為了打消哈梅內伊的顧慮,麥赫達維·卡尼辭去總理職務,非宗教人士穆薩維被任命為伊朗第四任總理。

伊朗憲法規定,專家會議負責選舉和監督伊朗最高領袖。1989年6月霍梅尼逝世後,專家會議選舉哈梅內伊擔任伊朗最高領袖。第四屆伊朗專家會議成立于2006年6月,現有成員84人,每半年舉行一次全會,商討國家大事、評議領袖行為。

專家會議前主席拉夫桑賈尼是伊朗政壇與哈梅內伊資格相當的元老,1989年至1997年擔任伊朗總統。卸任後,他出任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主席。2007年7月被推舉為專家會議主席,2009年3月獲得連任。拉夫桑賈尼政治上屬于溫和派,其政治立場近來日益引起保守派的不滿,多數人認為他繼續擔任專家會議主席職務不合適。

值得關註的是,雖然拉夫桑賈尼被迫去職,但接替他的並不是排在第一位的副主席、激進保守派代表人物阿亞圖拉雅茲迪,而是淡出政界多年的麥赫達維·卡尼。這樣的安排顯示的是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為代表的傳統保守派的意圖。

伊朗議員侯賽尼揚8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專家會議是伊朗最重要的議會組織,麥赫達維卡尼出任專家會議主席有利于國家穩定和消除社會各界的不安。

最高領袖

1979年2月,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推翻了巴列維王朝,4月1日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宣布成立。同年12月,伊朗舉行公民投票通過新政權成立後的第一部憲法,確定伊朗實行政教合一、神權高于一切的政治體製,最高宗教領袖霍梅尼為伊朗國家最高領導人。

由于當時霍梅尼年事已高,推選其傳人問題迫在眉睫。根據伊朗新憲法,領袖去世之後,如果沒有合適的人選,應由一個有權威的宗教法學家組成專家會議,負責推選一名或若幹名知名宗教領袖組成領袖委員會接管國家權力。

參加專家會議的候選人必須具備的條件主要包括:可靠的、品行端正的宗教界知名人士;在大的神學院受過教育的神學專家;具有政治和社會見解,熟悉當前事務和沒有消極的政治社會背景等。

經過霍梅尼的批準,1982年12月,伊朗在全國舉行了首次專家會議選舉,產生了第一屆專家會議。1983年7月14日,專家會議在德黑蘭舉行第一次會議。

1989年4月,霍梅尼下令對憲法進行了部分修改,其中包括,領袖可由專家會議推舉一名宗教法學家擔任,而不一定是最高宗教權威。

1989年6月霍梅尼逝世後,通過專家會議推舉,哈梅內伊當選為伊朗最高領袖。

政治風向標

專家會議選舉的本質,並不在于誰將成為新一代專家會議成員或主席,而是在于哪一派勢力將影響未來最高領袖的任命,決定伊朗政治的方向。

2007年9月中旬,伊朗天空上的核陰雲依然密布,內賈德與布希的角力依然膠著。而此時,一個被媒體冷落許久的名字,又一次被高調提起。

他就是伊朗前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在2005年大選中,他輸給了年輕的內賈德。這一次再被關註,卻緣于他的勝利——9月4日,拉夫桑賈尼當選專家會議主席。專家會議有權選舉、監督伊朗最高領袖,在領袖不稱職或失去領袖的必要條件時廢黜領袖,對伊朗國家重大事件有發言權。觀察家指出,“它的實際影響力要大于伊朗總統和伊朗伊斯蘭議會”。

新華社援引伊朗分析人士看法認為,立場相對中立溫和、偏向改革派的拉夫桑賈尼,掌管有“伊朗政權製度重要支柱”之稱的專家會議,是對強硬保守陣營的打擊。

專家會議與最高領袖相互製約

“這是一個重要的政治事件,要分析它對伊朗的影響,我們必須先搞清楚,專家會議是個什麽機構,伊朗幾大政治派別如何對它施加影響。”外交學院教授、中東問題專家宮少朋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各派力量的變化,決定著伊朗未來的政治走向。”

1979年4月,伊朗宗教領袖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領導伊斯蘭革命,推翻巴列維王朝,建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是年,78歲高齡的霍梅尼成為伊朗最高宗教領袖。

同年12月,伊朗全民公決通過了新憲法。憲法規定伊朗實行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總統是國家領袖之後的最高領導人,負責協調三權。任期四年,可以蟬聯一屆。”這種政體使伊朗成為當今世界獨特的政教合一國家。權力製衡、以法治國、平等共和這些現代政治價值觀與伊斯蘭教什葉派教法結合在了一起。

3年後的12月10日,經霍梅尼批準,伊朗舉行首次專家會議(也叫專家委員會)選舉,第一屆專家會議成立。

專家會議由權威宗教法學家組成,成員86人,根據伊朗各省市的人口比例選舉產生,任期8年(去年選出的新一屆專家會議成員任期10年)。

“他們大都是宗教界的名人,是在宗教學院受過教育的學者,品行端正,有智慧有見解,能把握國家方向。”談起專家會議成員,在伊朗老城伊斯法罕一家酒店任職的卡奇米語氣裏充滿了尊敬。在伊朗,上層宗教人士不僅擁有優越的政治地位,還有優握的經濟收入,宗教基金和傳統宗教課稅是他們的主要經濟來源。

根據1979伊朗憲法,專家會議每年舉行一次,“設立初衷就是為了保證在霍梅尼去世後,選舉出新的最高宗教權威,繼續領導國家,鞏固伊斯蘭革命的成果。”宮少朋介紹說。但最高領袖對專家會議也有製約作用。專家會議所有候選人必須通過宗教考試,獲保衛者委員會批準,才有競選資格,而保衛者委員會成員由最高領袖任命。

“也就是說,最高領袖可以間接幹預專家會議,把靠得住的人安排到保衛者委員會或者推薦給專家會議。”常駐伊朗的中國記者張先生對本刊說。

派別政治左右伊朗

生命最後幾年中,霍梅尼疾病纏身。伊朗遭受戰爭重創、國內陷入殘酷政治鬥爭的現實,更令老人心急如焚。他不得不抓緊時間,為將來的伊朗做好打算。

1989年4月,霍梅尼下令修改憲法:必要時,專家會議可推舉一名宗教法學家擔任領袖,而不一定是最高宗教權威。這為最高領袖政治化鋪平了道路。兩個月後,1989年6月3日,霍梅尼溘然長逝。隨後,專家會議以2/3的多數票,推選50歲的總統賽義德·阿裏·哈梅內伊為伊朗最高領袖。有評論認為,哈梅內伊的當選完全是政治行為,他首先是政治家,其次才是宗教學家。

當年7月30日,務實派(又稱溫和保守派)拉夫桑賈尼從哈梅內伊手中接過總統權杖,連任兩屆,直到1997年。拉夫桑賈尼重視發展與西方國家關系,主張與美國修好;他成立“建設內閣”,主張有效率地發展經濟;他雖然支持不暫停鈾濃縮活動政策,但認為在核問題上應採取靈活妥協立場,反對一味強硬。不過,由于拉夫桑賈尼出身大富之家,政策往往照顧精英階層、資本家,引起了底層民眾強烈不滿。

此後,改革派代言人賽義德·穆罕默德·哈塔米連任第七、第八屆總統,他走得更遠。哈塔米改變了“不要東方,不要西方,隻要伊斯蘭”的治國理念,為“輸出革命”降溫,主張以“緩和和對話”取代“沖突和對抗”。他“文明對話”的思想給整個伊朗打下深刻烙印,給東方和西方都註入了一針強心劑,被公認為20世紀末期的重要國際關系理論。

“年輕女孩染頭發,長袍的顏色多起來,女人可以演電影,我們能聽流行歌曲,穿牛仔褲上街,即便有女友手拉手也不會再挨宗教警察的鞭打這些都是哈塔米帶來的。”卡奇米對記者說。但改革派內部不團結,哈塔米很多承諾沒有兌現,讓民眾失望。在伊朗社會呈現整體保守的情況下,2004年全國議會選舉中,保守派徹底打敗改革派。轉年,德黑蘭市長、前革命衛隊特種部隊司令艾哈邁迪-內賈德一躍成為“黑馬”,戰勝了“腐敗、貴族傾向嚴重”的務實派,當選伊朗第九屆總統。

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國際關系研究所所長劉強曾任中國駐伊朗使館副武官,在新著《伊朗國際戰略地位論》中,分析了派別強勢是內賈德勝利的重要因素:在保守派勢力佔優勢的伊朗社會中,內賈德的保守政策得到高層歡迎,特別深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賞識。動用國家宣傳機器、職能機關為其助選。

而西方不歡迎內賈德。他在核問題上的種種作為,被英美等國視為“強硬保守派,開倒車”。據西方媒體報道,內賈德上台後,溫和保守派和改革派就“屢遭排擠打壓”。

向強硬保守派“亮起紅燈”

專家會議成立以來,就一直由強硬派宗教領袖梅什基尼擔任主席。作為霍梅尼的戰友,梅什基尼參加了1979年伊斯蘭革命,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締造者之一。“一貫保守,仇視以色列”是他留給世人的印象。梅什基尼堅持不向西方尤其是美國妥協,多次批評改革派“建立自由和文明社會”的主張,斥之為“反伊斯蘭”言論、伊朗“最大威脅”。7月30日下午,梅什基尼在德黑蘭去世,終年86歲。

誰來接替梅什基尼執掌專家會議?伊朗國內外紛紛猜測。其實,答案在去年年底就逐漸清晰了。當時,伊朗同時舉行地方議會選舉和專家會議成員選舉。輿論稱這是對內賈德執政能力的首次檢驗。兩場考試中,強硬派成績不佳,改革派也不見起色,而務實派人氣猛漲。在9月4日專家會議成員的閉門投票中,拉夫桑賈尼擊敗現任憲法監護委員會主席賈納提和內賈德的導師亞茲迪,成功當選新一任專家會議主席。而後兩人都是強硬保守派人物。

于是,有分析說,務實派或者說溫和保守派“逐步取得優勢”,強硬保守派連受打擊,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美聯社評論說,“伊朗的政治情勢在現有政治架構內開始向溫和立場傾斜”。

“伊朗政教合一的特殊體製產生了一種對各派都相對製衡的力量,這種製衡也作用于專家會議。”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殷罡把專家會議選舉看成伊朗政治的風向標。“選舉結果表明,伊朗人民還是希望走穩定發展的道路,希望與西方國家保持正常關系,不願意被孤立。以革命衛隊為後盾的強硬派在這一點上沒有得到人民的擁護。”殷罡說。

就連伊朗一份保守派報紙也直截了當地批評:人民對強硬保守派和激進派說“不”了。對此,內賈德似乎並不在意,“讓媒體吵吵去吧”。他心裏的把握在于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支持和伊朗復雜的政治結構。

伊朗議會和總統由普選產生,政府受議會監督,而議會通過的法案要經憲法監護委員會批準;若二者有分歧,則由利益確定委員會裁決。目前,強硬派掌握憲法監護委員會,有能力阻擋很多議案,讓務實派和改革派難有作為。因此,無論對伊朗內政還是外交,一段時期內,強硬派不會因為在專家會議選舉上失勢就沉默下去。明年伊朗將舉行全國議會選舉和總統大選,各派別較量將更激烈。

“保守派過去一派獨大,落選專家會議是個打擊,但斷言這一事件會立刻對伊朗政局乃至外交產生重大影響,則過于簡單。”宮少朋這樣認為,“專家會議怎樣影響未來的伊朗,就要看溫和保守派、強硬保守派、改革派,還有激進派等等派別,如何施加力量。現在這個結果,會導致溫和保守派會和改革派聯手來遏製強硬派嗎?這還不好說。”

誰是最高領袖傳人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指出,拉夫桑賈尼當選不會對伊朗國家政策產生直接沖擊,但他出山“對伊朗政治動向最具先兆意義。”西方視拉夫桑賈尼為對話伙伴,甚至覺得他“可以挑戰哈梅內伊的權威”

哈梅內伊是個西方始終無法讀懂的人。作為霍梅尼的學生和助手,哈梅內伊繼承了堅定的伊斯蘭革命信念。而1981年至1989年,任伊朗總統期間,又在一些具體問題上“表現靈活”,比如,哈梅內伊認為伊朗應擺脫孤立的處境,與西方國家建立正常的外交關系。但現在作為最高領袖,他又多次力挺強硬派。

近來,西方輿論不斷傳出哈梅內伊“患前列腺癌”“時日不多”等訊息,引起關于領袖傳人以及伊朗政治鬥爭激烈化的猜測,“哈梅內伊當最高領袖快10年了,傳人很可能在本屆專家會議任期內產生,專家會議及其主席也就格外引人關註了。”

所以,專家會議選舉本質並不在于誰將成為新一代專家會議成員或主席,而在于哪派力量將影響未來最高領袖的任命,決定誰會繼任哈梅內伊,“這是伊朗政權延續的最深刻命題。”

西方觀察家們註意到,改革派在2005年總統大選和去年地方議會、專家會議選舉中都一敗再敗,殘餘人馬可能被拉夫桑賈尼收編,專家會議成了拉夫桑賈尼及其派別反戈一擊的最後陣地。

“英美等國更傾向于務實派+改革派的組合,西方力圖從經濟、政治支持等方面竭力促成這種組合。”駐伊朗的中國記者張先生說。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想象中已為伊朗政治做好安排:“為了避免伊朗走向政治極端主義,務實派與改革派結盟。”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