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瓦西裏耶維奇(Иван III Васильевич,1440-1505),是莫斯科大公,在位時間1462-1505年。 伊凡三世是使俄羅斯取得了獨立的莫斯科大公

  • 中文名稱
    伊凡三世·瓦西裏耶維奇
  • 外文名稱
    Иван III Васильевич
  • 國籍
    俄羅斯(莫斯科大公國)
  • 民族
    俄羅斯族
  • 出生地
    莫斯科
  • 出生日期
    1440
  • 逝世日期
    1505
  • 職業
    莫斯科大公(1462-1505)
  • 信仰
    東正教
  • 主要成就
    統一俄羅斯結束蒙古—韃靼人的統治繼承羅馬帝國遺產
  • 代表作品
    伊凡三世法典

人物簡介

15至16世紀,俄羅斯國家由封建割據逐漸走向統一。在實現俄羅斯國家的統一這一歷史使命過程中,伊凡三世是個值得一提的人物。

一位19世紀畫家的作品,表現的是伊凡三世拒絕納貢的情景一位19世紀畫家的作品,表現的是伊凡三世拒絕納貢的情景

伊凡是莫斯科大公瓦西裏二長子,生于1440年1月22日,自幼聰慧狡黠。瓦西裏二世在戰爭中失去雙目,是位“瞎眼大公”。伊凡10歲時,就輔佐雙目失明的父親進行統治。1462年,父親去世,伊凡繼位,史稱“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繼位時,莫斯科大公國經過他的祖輩和父輩的經營,已經很強盛了。伊凡三世繼承他們的事業,為完成俄羅斯國家的統一而戰。他第一個目標就是兼並諾夫哥羅德封建共和國。諾夫哥羅德共和國,土地廣袤,物產豐饒,水陸交通便利,雄跨西北一隅,具有很大的獨立性。

1471年5月,伊凡三世在莫斯科召開準備進攻諾夫哥羅德會議,號召與會的王公貴族、主教和將領們瓜分這塊“肥美贓物”。他出動三支大軍,7月14日在舍朗河一役徹底擊敗諾夫哥羅德,迫使其簽訂條約,保證“真誠而嚴格地擁護”大公的統治。1475年,伊凡三世又挑動和利用諾夫哥羅德的下層市民對上層貴族的鬥爭,派兵進駐諾夫哥羅德。1478年,伊三世最終消滅了這個共和國,將其領土並入莫斯科公國。不久,特維爾公國也被擊敗,臣服莫斯科公國。之後,其他的王公幾乎毫無抵抗就被貶黜為單純的地方長官。這樣一來,分裂了300多年的俄羅斯公國,基本上統一在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的麾下。伊凡三世在完成基本統一、消除內憂外患之後,大刀闊斧地進行國內改革。他進行行政機構改革,加強了中央集權的國家機關,他推行軍事製度改革,建立一支由自己直接控製的國家常備軍;實行財政改革,統一幣製,鑄幣權為大公所專有。他基本上完成了國內改革之後,靠強大的國力,開始發動對外擴張的戰爭。進軍立陶宛,出兵波羅的海沿岸,東征至托博爾河、額爾齊斯河鄂畢河流域,直至1505年10月27日病逝。他不僅是俄羅斯中央集權國家的奠基者,也是沙皇俄國對外擴張的鼻祖。

成長經歷

十五世紀四十年代,風雲一時的金帳汗國面臨著分崩離析,從金帳汗國分裂出來的幾個韃靼汗國內訌不已,在東歐平原上由斯拉夫人建立的上百個大小城邦也相互攻伐不休。在斯拉夫人建立的古羅斯諸城邦中,最強大富庶的是莫斯科大公國,因此莫斯科大公國經常遭到韃靼人的侵襲。

伊凡三世伊凡三世

公元1440年,莫斯科大公國的領主瓦西裏二世的第二個兒子出生了。瓦西裏二世的第一個兒子尤裏早年夭折,因此瓦西裏二世對這個孩子給予了很大希望。根據莫斯科公國大主教的提議,這個孩子起名為伊凡,他就是後來著名的伊凡三世。

伊凡五歲的時候,莫斯科公國東邊出現了一個新的汗國--喀山汗國。喀山汗國在立國之初就成為莫斯科大公國的勁敵。1445年,喀山汗國的穆罕默德汗發兵莫斯科,前來侵襲。瓦西裏二世身為大公,親自引兵拒敵。雖然莫斯科大公國集合起來了上萬人的軍隊,但面對韃靼鐵騎,仍然不堪一擊。瓦西裏二世的親征也沒能給公國帶來勝利,在戰鬥中瓦西裏身負重傷--左臂被箭射穿,幾個手指被砍掉,頭上也傷痕累累。莫斯科大公國的軍隊被擊敗,大公被俘。

瓦西裏二世被俘後,莫斯科大公國和韃靼人進行了談判。最後莫斯科大公國以25000盧布(在當時屬于巨額賠款)和割讓莫斯科以西的一片土地為條件,韃靼人同意撤軍,放還被俘的瓦西裏二世。

在瓦西裏被俘期間,莫斯科城中的行政事務由瓦西裏的表哥,茲韋尼哥羅德大公舍米亞克代理。舍米亞克不想放棄到手的權利,因而策動了政變。在瓦西裏走到莫斯科城附近時,舍米亞克下令關押瓦西裏二世的家眷,在城外同時也扣押了瓦西裏二世。舍米亞克指控瓦西裏二世叛國投敵,命令將其雙眼刺瞎,流放到沃洛格達。政變後,舍米亞克自封莫斯科大公。

但是舍米亞克不具備治國的能力,很快莫斯科大公國內部就民怨沸騰,教會和軍隊公開要求瓦西裏二世復位。迫于壓力,舍米亞克隻好前往瓦西裏的流放地--沃洛格達,請求瓦西裏寬恕並回莫斯科復大公位。瓦西裏二世表現出驚人的寬宏大量,寬恕了舍米亞克,重新回莫斯科復位。

舍米亞克並未就此甘心,此後他又率軍發動了一系列進攻,企圖奪回莫斯科大公國,但歷次軍事行動均以失敗告終。1450年舍米亞克和終于莫斯科大公國的特維爾大公之間的戰爭稱為古羅斯城邦國家之間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攻伐戰爭。舍米亞克戰敗,自此一蹶不振,1453年中毒身亡。

莫斯科大公國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沒有發生戰事,得到了生養休息的喘息機會。1449年,當伊凡不滿十歲的時候,瓦西裏二世做出決定:以後莫斯科大公國的所有官方檔案均以瓦西裏二世和伊凡兩個人的名義簽署,也就是說莫斯科大公國從此有了兩個大公。瓦西裏二世的決定當然是因為失明促成的,但這個舉動同時也是為了培養伊凡的權威。

1451年,韃靼人再次進犯莫斯科。莫斯科大公國的兵力微弱,不足以和韃靼人抗衡,很快韃靼人就兵臨城下。瓦西裏二世和伊凡連夜前往伏爾加河流域的古羅斯諸城邦,勸說援軍。當時韃靼人已經進攻到克裏姆林宮城牆下,當夜韃靼人在城下安營扎寨。但是夜間韃靼人聽到城中喧嘩大作,鍾鼓齊鳴,韃靼人以為是瓦西裏二世的援軍到了。擔心後路被包抄,造成全軍覆沒,韃靼人做出了連夜撤兵的決定。至今為何韃靼人連夜撤軍,歷史上沒有明確記載。

此後十餘年,莫斯科大公國進入一個短暫的和平期。

政治生涯

瓦西裏二世在1462年病逝,22歲的伊凡即位,史稱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即位時的莫斯科大公國地處平原,強敵環伺,生存環境很艱苦。在北方和西北方向是富庶的諾夫哥羅德大公國,西邊有立陶宛大公國,西南方向是烏克蘭諸城邦和哥薩克騎兵,南方草原上有新崛起的克裏木汗國,東南方向是已經衰落的金帳汗國(稍後是相對弱小的阿斯特拉罕汗國),東面就是勁敵喀山汗國

製定一個足以存身立國的發展戰略,成為年輕的伊凡三世面臨的第一個難題。

伊凡三世自幼飽經憂患,故而養成了凡事反復權衡、謹小慎微的性格。但同時由于瓦西裏二世的多年培養,在即位時伊凡三世已經具有豐富的從政和外交經驗。以伊凡三世為首的莫斯科大公國很快就製定出了奪取諾夫哥羅德大公國的計畫。因為諾夫哥羅德大公國的領地從波羅的海一直延伸到伏爾加河流域,控製著古羅斯諸城邦通往歐洲的交通要道,此外諾夫哥羅德一直控製著同歐洲的裘皮貿易。裘皮在當時屬于重要的戰略資源,地位類似今天的石油,被稱作"軟黃金",直至17-18 世紀,和歐洲的裘皮貿易一度佔到俄羅斯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奪取諾夫哥羅德,無疑對莫斯科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此外,諾夫哥羅德雖然同屬羅斯城邦,但它一直依附于立陶宛大公國,在西北方對莫斯科大公國構成了潛在威脅。

在攻打諾夫哥羅德之前,伊凡三世認為必須首先剪除後患,首先應該解除喀山汗國這個後顧之憂。1467年,養精蓄銳多年的莫斯科大公國發兵喀山汗國。戰爭持續了三年,雙方資源殆盡,無力再發動大規模進攻。為了儲存實力,完成佔領諾夫哥羅德的戰略目標,伊凡三世決定在莫斯科佔領上風時撤軍。對喀山汗國發動的戰爭雖然沒能徹底征服喀山汗國,但是喀山汗國在長時間內喪失了侵襲莫斯科的能力,莫斯科大公國還在東部徹底確立了韃靼人建立的卡西莫夫汗國的依附地位,作為莫斯科大公國和喀山汗國的戰略緩沖地帶,此外卡西莫夫汗國也成為莫斯科大公國最終征服喀山汗國的橋頭堡。

在同喀山汗國的戰爭中,伊凡三世意識到,沒有各個羅斯城邦的團結一致,僅靠莫斯科大公國的力量,戰勝韃靼人的汗國是不可能的。這更加堅定了他佔領諾夫哥羅德公國的決心。但是考慮到諾夫哥羅德一貫依附于當時的東歐強國立陶宛大公國,伊凡三世針對諾夫哥羅德的軍事行動必定要招致立陶宛的反擊。此外,在結束同喀山汗國的戰爭以後,莫斯科的軍隊雖然戰鬥力得到加強,但資源臨近枯竭,無法再次進行長期戰爭。因此伊凡三世製定了以製造聲勢、恐嚇和速戰速決為主的攻心戰術,力求在整體上達到不戰而勝的目的。

1470年,伊凡三世在稍事休養後準備發兵諾夫哥羅德。懾于莫斯科大公國東征強敵喀山汗國成功所顯示出的軍事實力,諾夫哥羅德緊急派出特使,前往波蘭-立陶宛大公國,面見大公卡西米爾四世,尋求波蘭-立陶宛的保護。諾夫哥羅德的意圖在于和立陶宛簽訂條約,並入立陶宛,把防務問題整個交給立陶宛處理。卡西米爾四世權衡再三,也不願意和莫斯科大公國發生正面沖突,所以決定和諾夫哥羅德簽訂合並條約,但是不向諾夫哥羅德派兵增援,隻是找了一個名叫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的人代表立陶宛去諾夫哥羅德做大公,而且這個人按照家譜排序,竟然是伊凡三世的表哥。卡西米爾四世希望以此阻擋莫斯科大公國吞並諾夫哥羅德的決心。

出乎卡西米爾四世的意料,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到任後不久,即不辭而別。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最終去向不明,史書上沒有記載。與此同時,伊凡三世的軍隊步步進逼,在1471年夏進入諾夫哥羅德外圍領地。諾夫哥羅德在群龍無首的條件下,由城內的貴族會議組織了4萬人的民兵,出城抵抗莫斯科軍隊,同時向卡西米爾四世告急。在舍倫河畔,伊凡三世擊潰了諾夫哥羅德的軍隊,還俘虜了率領這支軍隊的親立陶宛派貴族的首領波列茨基大公。莫斯科前鋒部隊銜尾而追,直逼諾夫哥羅德城下。立陶宛的援軍遲遲不到,無奈之下,諾夫哥羅德的貴族們隻好派出城內的主教和伊凡三世談判。

在談判中,伊凡三世表現得頗有君主風度,對喪失抵抗能力的諾夫哥羅德公國表現了寬容大度。伊凡三世要求諾夫哥羅德向莫斯科大公國投降,宣誓歸順,莫斯科大公國獲得對諾夫哥羅德的宗主權,所有諾夫哥羅德的司法審判權歸莫斯科所有;在經濟方面僅提出要諾夫哥羅德在一年內償還軍費。前去談判的諾夫哥羅德主教還帶回了伊凡三世致諾夫哥羅德公國的詔書,在書中伊凡三世寫到:"吾固棄前嫌,不使汝等有刀兵之禍,今當歸撫俘降之眾,但履新朝可乎!"在貴族會議進行討論後,諾夫哥羅德同意了這個條件,承認了莫斯科的宗主地位,伊凡三世也沒有在諾夫哥羅德派駐一兵一卒。

此時伊凡三世已經向往統一羅斯諸城邦,建立一個以莫斯科為首都的統一的封建集權國家,抵抗來自韃靼人和立陶宛的侵襲。所以伊凡三世把諾夫哥羅德看成是自己潛在的財富,對戰敗的諾夫哥羅德提出了非常寬和的停戰條件。按照當時的慣例,已經獲得勝利的軍隊通常是在毀城之後大肆燒殺掠奪,把敵方的物質財富充作戰利品運走。伊凡三世通過談判方式和平解決了諾夫哥羅德問題,一方面保證了此後莫斯科能夠獲得額外的經濟來源,另一方面為征服其他羅斯城邦樹立了良好的先例。

伊凡三世的舉動進一步促成了諾夫哥羅德貴族中親立陶宛和親莫斯科兩派政治勢力的形成,也同時加劇了兩派的鬥爭。此外,伊凡三世對諾夫哥羅德擁有的宗主地位也給莫斯科大公國帶來了收入,成為莫斯科大公國進一步鞏固霸主地位的經濟基礎。

感情生活

1472年11月份,莫斯科大公國第二次慶祝伊凡大公的婚禮。伊凡三世的第二任妻子就是拜佔庭帝國的末代皇帝的侄女索菲婭·帕列奧洛格公主。

伊凡三世的第二任妻子——索菲婭·帕列奧羅格伊凡三世的第二任妻子——索菲婭·帕列奧羅格

伊凡七歲那年,父親瓦西裏二世在諸羅斯城邦的大公女兒中,選中了特維爾大公的女兒瑪麗婭作為伊凡未來的妻子。特維爾大公沒有表示反對,因為這樁婚姻象征著莫斯科大公國和特維爾公國的和解。在伊凡即位後發兵攻打喀山汗國那年,瑪麗婭突然暴病身亡。伊凡本打算在戰事結束後,在羅斯諸城邦中找一個妻子,但羅馬教廷出人意料地遣使來莫斯科,提出和索菲婭公主聯姻。

1453年,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滅亡。拜佔庭末代皇帝的弟弟帶著自己的女兒索菲婭,逃往羅馬教廷避難。面對擴張勢頭咄咄逼人的土耳其義大利首先感到焦慮,因為在奪取君士坦丁堡、滅掉東羅馬帝國之後,土耳其人攻佔了巴爾幹半島,直接威脅著義大利各國的東部邊界。羅馬教皇西斯科特四世想通過聯姻這種方式,以拯救基督教文明的名義,說服莫斯科大公國在北線向信仰伊斯蘭教的土耳其發動戰爭,以減緩歐洲所面對的土耳其的威脅。此外,在拜佔庭帝國滅亡後,以莫斯科為首的羅斯諸城邦成為東正教的最後支柱,而羅馬教廷一直嘗試將已經分裂達千年之久的天主教和東正教合二為一,建立一個以羅馬為中心的統一的基督教會。所以把索菲婭公主嫁到莫斯科大公國,鞏固歐洲和莫斯科之間的聯系,將為兩教合並打下基礎。

很快就傳來了伊凡三世對教皇提議的回信。伊凡三世表示同意這樁婚事,但伊凡三世派來的特使提出一個條件:伊凡三世和索菲婭公主所生子女,不得繼承莫斯科大公之位。索菲婭公主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口答應下來。據史書記載,索菲婭公主為人非常聰明,同時有很強的政治野心。在繼續留在羅馬教庭,寄人籬下和遠嫁不為人知的莫斯科大公國,實現政治抱負之間,索菲婭公主選擇了後者。在當時的歐洲人心目中,羅斯諸城邦雖然也信仰基督教,但那裏經濟落後,自然生存環境惡劣,居民屬于半開化的野蠻人,比起韃靼人來,文明程度高不了多少。所以很多人都驚訝于索菲婭公主的決定。

遠在莫斯科的伊凡三世也在熱切地等待索菲婭公主的到來。迎娶東羅馬帝國的末代公主,在法律上意味著莫斯科大公國成為拜佔庭的合法繼承人,莫斯科大公國至少在名義上從此可以成為羅斯諸城邦的首都,而伊凡三世的地位也將由大公而變成各個城邦集合起來的國君,而羅斯諸城邦可以名正言順地並入莫斯科版圖。至于西斯科特四世希望莫斯科大公國以拯救基督教文明的名義,發動對土耳其的戰爭,則這個想法實在過于天真。對莫斯科大公國來講,首要的戰略目標是統一羅斯諸城邦,建立中央集權的統一國家,抵御外敵入侵,而不是以拯救宗教的名義,貿然發動對土耳其的戰爭。此外莫斯科大公國在當時也不具備和土耳其交戰的能力,至少要首先征服南方草原上的克裏木汗國和哥薩克人,在當時這顯然是不現實的目標。

經過長時間的旅途,索菲亞公主抵達莫斯科。11月份,在莫斯科舉行了伊凡三世和索菲婭公主的盛大婚禮。

在索菲婭加入莫斯科大公國以後,莫斯科的政治生活發生了一些顯著的變化。首先是逐漸出現了新的國號。原有的"羅斯"這個國號逐漸為"俄羅斯"所代替。按照希臘語的組詞習慣,重音後移,"俄羅斯"這個名稱逐漸開始出現在官方的正式檔案中。其次,莫斯科大公國名正言順地稱為東羅馬帝國的繼承人,東羅馬帝國的雙頭鷹國徽也就成為俄羅斯的國徽,從此雙頭鷹也成為俄羅斯的一個象征。在這個時期出現了"俄羅斯就是第三個羅馬帝國"的說法,這在以後相當長的一個時期裏成為俄羅斯國家意識形態的一個主要方面。

伊凡三世不滿足于"莫斯科大公"這個稱號,但又不想自稱"國王"。最終選擇了"沙皇"這個稱號,這個稱號來源于凱撒大帝,德語中稱作Kesar,到了俄語中就變成了Tsar。這個時候的伊凡三世還沒有想到過自稱"皇帝",因為他還沒有一個包納眾多民族、王國和公國的帝國,這個願望隻能留給後世去實現了。暫時,伊凡三世是擁有眾多城邦宗主地位的莫斯科大公國的大公。盡管如此,伊凡三世在今後的正式檔案中,他完整的自稱是"上帝垂恩之全俄君主及莫斯科大公國大公伊凡三世"。

索菲婭公主嫁入莫斯科的時候,帶來了大量的書籍,都是在東羅馬帝國滅亡前夕從君士坦丁堡搶運出來的。一方面,這批書籍對俄羅斯的文化發展起到了一定作用,另一方面,莫斯科大公國對拜佔庭文化的繼承和發展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從這一點上說,莫斯科是第三個羅馬帝國的觀點還是有一定根據的。自從索菲婭來了以後,莫斯科大公國的宮廷製度就按照拜佔庭帝國的標準作了改革,從此莫斯科大公國的各種規章禮儀日漸完整,成為一個完整的體系。宮廷內舉行的各種儀式也要求進退有節,因而更加庄嚴更加隆重,體現出大國風度。

伊凡三世在俄羅斯各個城邦中的威信不斷上升,威福日甚。據史書記載,這個時候的伊凡三世才真正成為一個一言九鼎的君主,很多宮女在看到伊凡三世發怒時的眼神,甚至能嚇得昏倒。有一次伊凡三世在召集會議的時候坐在寶座上睡著了,周圍的大臣隻好垂手站在伊凡三世周圍,寂靜無聲,又不敢走開,直到伊凡三世醒來。

索菲婭對宮廷製度的改革招致了很多人的不滿,守舊的大臣們採取消極對抗的辦法,對很多革新舉措拖延或者找各種借口不予執行。索菲婭是一個政治野心很強的人,所以她逐漸認識到,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為,必須擺脫"外人"的形象,必須得到莫斯科臣民的愛戴。而想要做到這一點,第一件事就是:必須為伊凡三世生個兒子。

伊凡三世也有這個願望,但他隻是喜歡男孩而已。

1474年,即伊凡三世和索菲婭公主婚後兩年,索菲婭公主終于生下了和伊凡的第一個孩子:是一位公主。讓反對索菲婭的貴族們感到高興的是,在接下來的兩年裏,索菲婭的兩個孩子還是公主。索菲婭不停地禱告,希望能生一個兒子。最終在1479年3月26日凌晨,索菲婭和伊凡的第一個兒子出世了。伊凡為了紀念自己的父親,把孩子叫作瓦西裏。在接下來的幾年裏,索菲婭又為伊凡生了五個兒子和三個女兒。這樣,伊凡三世和索菲婭公主一共生養了十二位子女。

索菲婭對長子瓦西裏給予很大希望,她希望瓦西裏能夠代替伊凡和前妻所生的兒子伊萬,成為莫斯科大公。但是伊凡三世從未想到過廢黜王儲,所以索菲婭決定待機而動。

鞏固統治

1476年,金帳汗國遣使來到莫斯科大公國,目的是索要貢賦。 此時莫斯科大公國和金帳汗國已經斷絕關系很多年,莫斯科實際上已經完全獲得了獨立,盡管在名義上和金帳汗國還有藩屬關系。成吉思汗的長孫拔都西征,在1236年至1241年間征服了羅斯諸公國,1243年在伏爾加河和裏海的出海口處建都薩萊,自此建立了東起額爾齊斯河,西至第聶伯河、奧卡河和伏爾加河流域的龐大的封建軍事帝國。

伊凡三世伊凡三世

蒙古大軍在征服羅斯諸城邦後,並沒有將它們劃入金帳汗國直屬疆域,並沒有派兵佔領、指派行政官員,實行有效統治,金帳汗國的做法是和羅斯諸城邦保持藩屬關系。所有羅斯城邦的大公在即位前,必須在金帳汗國得到汗的誥命,或者在即位時有金帳汗的特使在場;各個公國必須向金帳汗國繳納什一稅和貢賦,而且還要為金帳汗國服兵役和驛役,戰時還要向金帳汗國提供車馬和其他作戰物資。

為了維護統治,金帳汗國利用手中的誥命權,適用各種挑撥手段,甚至使軍事手段,鼓動公國之間的不和,挑起紛爭。在金帳汗國統治期間,為了得到金帳汗國的誥命,弗拉基米爾大公國時期,直至後來的莫斯科大公國時期,幾乎每一個繼承人即位,都要引發公國間的攻伐戰爭。

在金帳汗國成立半個世紀以後,在十四世紀初期,汗國實現了相對溫和的伊斯蘭化,這標志著金帳汗國突厥化的完成。這一時期,突厥語成為金帳汗國的通用語言,一個信仰伊斯蘭教的韃靼民族自此誕生。金帳汗國橫跨歐亞,地域廣闊,境內民族繁多,但各民族的經濟文化發展水準差距巨大,宗教信仰和歷史傳統各異,它的最終分崩離析是不可避免的。

烏茲別克汗在位期間,金帳汗國把莫斯科大公國指定為羅斯諸公國之首,通過莫斯科大公國向其他公國征收貢賦、鎮壓叛亂,逐漸地莫斯科公國獲得了比其他羅斯城邦更高的地位,莫斯科公國也逐漸地發展成為羅斯諸城邦中最強大和富庶的公國。十四世紀中期以後,金帳汗國陷入內亂,韃靼王公貴族們為爭奪汗位大動幹戈,造成政局動蕩。十四世紀後期,來自中亞地區撒馬爾罕的鐵木爾汗率軍橫掃歐亞大陸,兩次攻入金帳汗國腹地,最後一次攻佔了金帳汗國的首都薩萊,將薩萊夷為平地。自此金帳汗國元氣大傷,一蹶不振。

1423年,金帳汗國穆罕默德汗繼位。穆罕默德汗在位期間,金帳汗國徹底分裂,東歐平原上的喀山汗國和南方的克裏木汗國從金帳汗國中分裂出去。此後,分裂浪潮一發不可收拾,相繼在原金帳汗國境內出現了阿斯特拉罕汗國、西伯利亞汗國等,在中亞還出現了數個烏茲別克汗國和哈薩克汗國。但現在,金帳汗國雖然已是強弩之末,但國力尚未消耗殆盡,仍然像以前一樣派出特使,前往莫斯科大公國索要貢賦。

伊凡三世在即位之初,所求無非自保。但是隨著莫斯科公國的日益強大,他逐漸產生了統一羅斯諸公國的想法。自從索菲婭公主嫁入莫斯科公國、伊凡三世以"第三羅馬"自居之後,把諾夫哥羅德等俄羅斯城邦並入自己版圖、消滅強敵喀山汗國、與立陶宛和金帳汗國等抗衡的局勢已經不可避免。

擴大結盟

為了有效地對抗金帳汗國和立陶宛大公國,伊凡三世不惜血本,花了大量金錢買通克裏木汗國上層貴族,終于和克裏木汗國結成同盟。在烏格拉河戰役中,克裏木汗國的支持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此後克裏木汗國也不斷侵襲立陶宛公國,克裏木汗蒙哥吉雷率領大軍,曾數次攻入立陶宛大公國腹地,攻克基輔等地。此外,伊凡三世還主動與從金帳汗國分裂出來的其它汗國保持良好關系,其中包括諾蓋汗國和西伯利亞汗國等,最終莫斯科大公國、克裏木汗國、諾蓋汗國和西伯利亞汗國結成了聯盟。

伊凡三世時期的宮殿(油畫作品)伊凡三世時期的宮殿(油畫作品)

面對金帳汗國特使帶來的繳納貢賦的要求,伊凡三世並為多想,做出了拒絕。金帳汗國特使在驚詫之餘不禁怒火中燒,當堂和伊凡三世爭吵起來。一向以行事謹慎的伊凡三世也一反常態,動怒之餘把金帳汗國特使帶來的索要貢賦的國書撕毀,並下令將汗國特使處斬。

伊凡三世的舉動宣告了和金帳汗國正式脫離關系,也就是說,金帳汗國對莫斯科大公國長達兩個半世紀的統治結束了。但在當時很多人並沒有為此歡欣鼓舞,他們更多的是擔心金帳汗國的報復。伊凡三世此刻最關心的就是把諾夫哥羅德並入版圖。

在當年東征喀山汗國、第一次北伐諾夫哥羅德之後,伊凡三世苦心經營,把莫斯科周圍的一些城邦公國相繼並入版圖。伊凡三世推崇上兵伐交、屈人之兵而非戰的戰略思路,通過外交手段把羅斯托夫、雅羅斯拉夫爾、韋列亞等城邦收為己有。羅斯托夫城幾乎是被伊凡三世花錢買下來的。伊凡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諾夫哥羅德。

自從莫斯科成為諾夫哥羅德宗主國之後,莫斯科將該城的司法審判和立法權收歸己有,但同時不觸動城中貴族的經濟利益,這當然不至于讓親立陶宛情結極強的諾夫哥羅德貴族們對莫斯科產生抵觸情緒。數年之後,城中分化除了親立陶宛和親莫斯科兩派貴族。前往莫斯科進行民事訴訟、經商的諾夫哥羅德人越來越多,政治經濟聯系日益緊密,此時的莫斯科,看上去很像是首都。城中兩派貴族鬥爭的日益激烈,親莫斯科一派貴族主張改變目前諾夫哥羅德和莫斯科的法律關系,認為把諾夫哥羅德並入莫斯科版圖的時機已經成熟。

1474年,從諾夫哥羅德來了兩個親莫斯科的貴族,這兩位貴族自稱受城中貴族會議委派,前來莫斯科覲見伊凡三世。在覲見中,兩位貴族極為謙恭,一改此前諾夫哥羅德對伊凡三世的"宗主"稱號,而是反復稱伊凡三世為"陛下"。這等于間接承認了莫斯科對諾夫哥羅德的主權。伊凡三世對諾夫哥羅德的表態頗感意外,在興奮之餘,派出特使前往諾夫哥羅德,召集貴族會議,詢問諾夫哥羅德貴族是否如同這兩位貴族所說,承認莫斯科的主權。

在貴族會議上,親立陶宛一派的貴族們激烈反對伊凡三世,聲稱從未派出特使前往莫斯科覲見伊凡三世,諾夫哥羅德也不會並入莫斯科版圖,諾夫哥羅德非常希望保留現在的半獨立的法律地位。伊凡三世的特使悻悻而歸。當晚,意猶未盡的親立陶宛派貴族們帶領家丁,逐戶沖擊了親莫斯科派貴族的住所,並搗毀了這些貴族們的多處房屋。

諾夫哥羅德傳來的訊息讓伊凡三世頗為震怒。1477年9月30日,伊凡三世向諾夫哥羅德發去詔書,宣布同諾夫哥羅德斷絕一切關系,從即日起雙方處于戰爭狀態。10月9日,伊凡三世帶兵離開莫斯科,前去諾夫哥羅德征討。11月27日,伊凡三世的軍隊抵達諾夫哥羅德,將城包圍起來。伊凡三世再次採取了圍而不攻,攻心為上的策略,逼迫諾夫哥羅德貴族們在糧草斷絕的威脅下,自己主動出城談判。12月5日,如同6年前一樣,諾夫哥羅德再次派出城中主教,前往伊凡三世駐地談判。伊凡三世在談判中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沒給諾夫哥羅德回旋餘地。他直截了當地宣布:"朕欲永世為此城之主,一如朕永世為莫斯科之主。"

談判毫無結果地持續了幾天之後,伊凡三世覺得應該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作些讓步,以此換取諾夫哥羅德的妥協。伊凡三世宣布,諾夫哥羅德必須並入莫斯科版圖,但是城中貴族可以保留自己的領地,貴族子弟也不必為莫斯科軍隊服役,諾夫哥羅德人服兵役不必遠離本城。等到了第二年的1月4日,城中還沒有回信。伊凡三世考慮再三,在原有的條件上又加上了一條:城中教會所有的土地和財產,必須拿出一半來上繳給莫斯科。伊凡三世的這個主意算計得可謂恰到好處。諾夫哥羅德教會非常富有,而這一舉動又不牽扯城中貴族利益,這樣既能充實莫斯科的國庫,又不會招致主政的貴族們反對,實際是等于是犧牲了教會利益,雙方達成妥協。6日,處在飢寒交迫之中的諾夫哥羅德同意了伊凡三世的條件。15日,諾夫哥羅德全城舉行儀式,向伊凡三世宣誓效忠。伊凡三世在接收諾夫哥羅德之後,委派了一位督軍,留在諾夫哥羅德,代表莫斯科處理政務,同時把城中的貴族會議召開地址遷到雅羅斯拉夫爾。作為莫斯科擁有主權的象征,伊凡三世在撤軍時,把城中議政大廳上的大鍾拆下來,運回莫斯科。就這樣,諾夫哥羅德從此並入莫斯科版圖。

伊凡三世兵不血刃,未放一槍一彈,成功地把領土向北方擴張了數百裏。這時莫斯科東部邊境上,除了諾夫哥羅德就是受其控製的卡西莫夫汗國,而莫斯科大公國的勁敵,喀山汗國,由于內訌不斷,對莫斯科的威脅已經大大減少了。兼並諾夫哥羅德之後過了兩年,莫斯科久候不至的金帳汗國終于領兵殺上來了。

重要成就

擊敗金帳汗國

在伊凡三世撕書斬使之後,金帳汗國的阿合馬汗並沒有馬上出兵報復莫斯科,而是積極和立陶宛大公國建立聯系,結成聯盟。雙方商定,金帳汗國和立陶宛大公國同時出兵,從東西兩線夾擊莫斯科。立陶宛大公國對日益強大的莫斯科也深懷不滿,在諾夫哥羅德並入莫斯科版圖後,與金帳汗國很快就達成了協定。1480年,阿合馬汗親自領兵,前來攻打莫斯科。這次戰役註定是莫斯科公國和金帳汗國之間的決定性戰役。

(油畫作品)伊凡三世準備集合軍隊與金帳汗國對峙(油畫作品)伊凡三世準備集合軍隊與金帳汗國對峙

阿合馬汗的軍隊前鋒很快就抵達了距離莫斯科不足200公裏的奧卡河南岸。伊凡三世也集合軍隊,在奧卡河北岸和金帳汗國軍隊對峙。看到河對岸的莫斯科軍隊嚴陣以待,阿合馬汗決定避開鋒芒,改為迂回戰術。于是他下令移師西進,繞過莫斯科軍隊的集結地,從南方進入立陶宛大公國的領地,迅速推至烏格拉河南岸,意圖是從南方向莫斯科發動攻擊;同時還派人疾馳至立陶宛大公國,請求卡西米爾二世速發援軍,夾擊莫斯科。

伊凡三世猜出了阿合馬汗的戰略意圖,他急忙派自己的兒子伊萬和弟弟安德烈二人率精銳騎兵,兼程趕往烏格拉河北岸。伊萬和安德烈到達北岸時,阿合馬汗竟然還在路上。于是伊萬和安德烈下令封鎖所有通往南岸的渡口,列陣等待阿合馬汗的到來。阿合馬汗抵達烏格拉河南岸後,發現河對岸竟然又出現了莫斯科的軍隊,既沒有渡河船隻,又無力跨河強攻,阿合馬汗隻好下令就地安營扎寨,同時等待立陶宛援軍的到來。當時已經是深秋,阿合馬汗希望進入冬季後,烏格拉河解凍,屆時與立陶宛合兵一處,一鼓作氣消滅對岸的莫斯科軍隊。10月26日,烏格拉河終于上凍了。伊凡非常擔心阿合馬汗和立陶宛援軍的進攻,因為對岸的長子伊萬和他的弟弟安德烈率領的騎兵數量非常有限。伊凡命令前線的騎兵收縮兵力,後退到30公裏後盧扎河畔的小城克裏緬涅茨與莫斯科主力匯合。但是非常出乎伊凡三世的意料,阿合馬汗沒有馬上進兵,原來他正在等待立陶宛的援軍。而這時候,立陶宛的援軍正忙于應付莫斯科的盟友--克裏木汗國的進攻,已經無力增援阿合馬汗了。阿合馬汗在烏格拉河南岸等到了11月11日,立陶宛援軍還是沒有到來。阿合馬汗躊躇再三,沒能下達過河追擊莫斯科軍隊的命令。在望北興嘆一番後,下令撤兵,兩手空空地回南方的金帳汗國去了。就這樣,雙方沒來得及兵刃相見,就結束了這場史稱"烏格拉河對峙"的戰役。

烏格拉河對峙標志著金帳汗國對羅斯諸城邦240年的統治正式結束。阿合馬汗從烏格拉河撤退後,在返回金帳汗國途中遭到西伯利亞汗國伊巴赫汗軍隊的狙擊,阿合馬汗戰敗被殺。1502年,克裏木汗國軍隊在蒙哥吉雷汗的率領下,攻克金帳汗國首都薩萊,享祚兩個半世紀的金帳汗國徹底滅亡了。

在烏格拉對峙後,伊凡三世持續統一大業。很快,伊凡三世確定了下一個目標:特維爾大公國。特維爾大公國在莫斯科西北方向不到200公裏處,可以稱得上是莫斯科的西北門戶。

吞並特維爾公國

1484年,伊凡三世獲悉,特維爾大公米哈伊爾同莫斯科的勁敵立陶宛大公卡西米爾四世私交甚深,此外還娶了卡西米爾四世的孫女為妻。伊凡三世以此為借口,向特維爾公國宣戰。莫斯科軍隊一路勢如破竹,很快就佔領了特維爾。大公米哈伊爾希望立陶宛能夠出動援軍,擊退莫斯科軍隊,但這次如同以往,卡西米爾四世仍舊不願意和莫斯科發生沖突。米哈伊爾無奈,隻好向伊凡三世請降。伊凡三世接受了投降,米哈伊爾同時也保證中斷和立陶宛的關系。但是第二年伊凡三世的手下就抓獲了米哈伊爾派往立陶宛的信使。這一次伊凡三世決定徹底佔領特維爾。9月8日,莫斯科軍隊包圍了特維爾,10日莫斯科軍隊佔領特維爾外城。第二天城中的貴族們紛紛來到伊凡三世的軍營中,懇請伊凡三世原諒並向伊凡宣誓效忠。當夜特維爾大公米哈伊爾逃往立陶宛。9月12日,特維爾人在主教帶領下,傾城而出,向伊凡三世投降並宣誓效忠。伊凡將自己的長子,也就是王儲伊萬冊封為新的特維爾大公,此後特維爾的領地逐漸並入莫斯科版圖。伊凡三世相繼在各個城邦指派代表莫斯科的地方官,各個公國的獨立性喪失,逐漸形成了以莫斯科為首都的新型的俄羅斯國家。

在這一時期,喀山汗國勢力日益衰退,莫斯科大公國大力扶植汗國中的親莫斯科勢力,終于在1487年把親莫斯科的穆哈默德·阿明扶上汗位。這樣,在俄羅斯東部邊界上出現了兩個受莫斯科控製的汗國:彈丸之地的卡西莫夫汗國和喀山汗國。接下來伊凡三世把莫斯科的勢力滲透到烏拉爾山西部地區,相繼征服了彼爾姆,沃古爾,維亞特卡等地。短短十幾年時間裏,莫斯科大公國一躍成為東歐平原上的一個大國。

拒絕神聖羅馬帝國

1486年,一個居住在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西利西亞人,尼古拉·波佩裏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莫斯科大公國。回到歐洲後,波佩裏向歐洲人講述了他的所見所聞。在此前歐洲人普遍以為莫斯科大公國是和韃靼人類似的半開化民族,處于立陶宛大公國統治之下;波佩裏的講述無疑是給充滿偏見的歐洲人上了一堂課。莫斯科大公國的強大,伊凡三世的富有給歐洲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伊凡三世召開大臣會議伊凡三世召開大臣會議

1489年,波佩裏再次來到莫斯科大公國,覲見伊凡三世,這一次,他是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三世的特使的名義前來莫斯科的。在莫斯科,為了避人耳目,波佩爾秘密覲見了伊凡三世,並帶來了腓特烈三世的口信:如果伊凡三世向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請求冊封為王,則腓特烈三世將滿足伊凡三世的這個請求。按照當時統治整個歐洲的神聖羅馬帝國的邏輯,向帝國皇帝請求冊封成為國王,是"名正言順"地獲得一方領土統治權、獲得歐洲認可其統治合法的唯一途徑。當然,獲得神聖羅馬帝國冊封,從本質上講,是用歐洲對俄羅斯國際地位的法律承認換取形式上對神聖羅馬帝國的附庸地位。

伊凡三世不需要這種承認,當然更不會屈尊于他人。盡管伊凡三世對歐洲君主們的傲慢和無知頗不以為然,但他還是做出了謙虛但不失尊嚴的回答:"上帝俯垂,祖宗蔭庇;朕以寡德,得承大統。惟君權神授,自古皆然;父祖皆仰承天運,未敢以執鐙而求全。故先人之所不為者,亦為朕所不欲也。"這就是說,我們祖祖輩輩都是因為上帝恩典而成為大公,不是靠誰冊封而繼位的,所以我伊凡三世現在也不想得到別人的冊封和承認(這個有些吹噓成份,伊凡三世的父親瓦西裏二世的大公位子就是靠著金帳汗國的誥命得來的)。伊凡三世覺得這還不夠,特意委托波佩爾代為轉達了一封給腓特烈三世的一封國書,在這份重要的對外檔案中,伊凡三世自稱"上帝垂恩之全俄君主及莫斯科大公國大公伊凡三世",這就表明,伊凡三世不是什麽等待冊封的國王,而是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可以平起平坐的一位國君。在伊凡三世看來,這對神聖羅馬帝國已經是比較客氣的了,對其它周邊的小國,伊凡三世已經開始自稱"沙皇"了。

征服東歐諸國

1487年間,正是莫斯科和立陶宛大公國第一次戰爭時期。伊凡三世念念不忘在西部和西北方向上開疆拓土,首要目標就是把所有俄羅斯城邦納入自己版圖,哪怕這些城邦位于立陶宛大公國統治之下,也要冒著和立陶宛開戰的風險,達到自己預定的軍事政治目的。另一方面,懾于立陶宛大公國的軍事實力,伊凡三世也不敢貿然大打出手。為了避免和立陶宛的全面戰爭,伊凡採取了"小步快跑"的戰略,加緊了在西部、西北和西南邊境上的蠶食活動。

伊凡三世宣布,隻要這些斯拉夫人建立的小公國承認以莫斯科大公國為首都的俄羅斯的主權,願意削去公國藩號,並入俄羅斯版圖,那麽莫斯科隻保留在這些公國的國防和外交權力,同時允許原有的大公們保留自己的領地以及領地上所有財產。莫斯科大公國隻向這些公國派出數量不多的軍隊,用于"保護"公國們有可能遭到的外來侵略。這樣,伊凡三世逐漸不再親自率領軍隊,征討周邊的大小公國,而是通過掌握外交和國防權力、向各地派駐軍隊、任命督軍的方式進行領土擴張。在這一時期,伊凡三世外交和軍事並用的手段發揮了效力:以別廖夫大公國等為首的西部城邦紛紛前來投降。在伊凡三世準備在開疆拓土方面大展宏圖之際,家裏出現了重大變故。

1492年,波蘭國王及立陶宛大公卡西米爾四世逝世。卡西米爾的兩個兒子瓜分了原本統一的波蘭-立陶宛王國,長子成為波蘭國王,次子亞歷山大成為立陶宛大公。王國的分裂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軍事實力,立陶宛實際上已經無力抵抗莫斯科的軍隊了。伊凡三世看到了一個擴大疆土的良機。他立即聯絡南方的克裏木汗國,共同發兵進攻立陶宛。戰爭剛開始,莫斯科的軍隊就深入立陶宛領土,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的城邦。與歷次戰爭不同,這次伊凡三世不是親自領兵,而是像所有大國君主表現得那樣,為各路軍隊指定率兵作戰的將領,事先為這些將軍們下達戰略目標,同時在每佔領一個城市以後,還要從莫斯科指派一個督軍前往統治。

伊凡三世還是採用軍事手段和外交手段並用的策略,在加強對立陶宛軍事打擊的同時,還向克裏木汗國、羅馬教廷和神聖羅馬帝國治下的各國王國派出外交代表,對莫斯科的軍事行動做出解釋。這些代表們稱,莫斯科軍隊佔領的城邦,原本就是羅斯城邦,居民以斯拉夫人為主,而且這些城邦原來就在立陶宛和莫斯科之間搖擺不定,所以伊凡三世的軍事行動是鞏固俄羅斯國家邊疆的合法舉動。

伊凡三世的軍事行動獲得了巨大成功。莫斯科的軍隊佔領了梅曉夫斯克、謝爾佩伊斯克、維亞濟馬、梅採茨克等城邦。立陶宛大公亞歷山大向伊凡三世求和,雙方停戰。亞歷山大認為他獨自無力和莫斯科對抗,于是想通過聯姻和莫斯科達成和解,保護自己的領土。亞歷山大派人向伊凡三世提親,提出要娶伊凡三世的長女為妻。談判持續到了1494年,伊凡三世勉強答應了亞歷山德的請求。當年2月5日,伊凡三世和亞歷山大簽訂和約,立陶宛承認莫斯科對梅曉夫斯克等城邦的主權,伊凡三世同意把長女嫁給亞歷山大為妻。

自古以來的歷史證明,聯姻這種政治婚姻並非可靠的外交手段。很快,新婚的亞歷山大和妻子反目成仇,伊凡三世的長女離開立陶宛回到了莫斯科。立陶宛和莫斯科邊境上的一些小城邦紛紛倒向莫斯科,雙方鬥爭加劇,短暫的和平關系無法繼續維持下去。1500年,立陶宛和莫斯科之間終于爆發了全面戰爭。

戰爭開始後,莫斯科在南方的盟友克裏木汗國全力而出,極大程度上促成了莫斯科在軍事上的成功。烏克蘭各個城邦的大公們懾于莫斯科和克裏木汗國雙重打擊的威脅,紛紛向莫斯科宣誓效忠,甘願成為莫斯科大公國的藩屬。

宮廷鬥爭

1490年,伊凡三世的長子、莫斯科大公國王儲伊萬患病臥床。伊萬是伊凡三世和前妻,也就是特維爾大公的女兒瑪麗婭所生,當年這門親事還是伊凡在七歲時由父親瓦西裏二世做主定下來的。伊萬身為王儲,一舉一動自然備受關註,而王儲患病在床,簡直就是政治事件了。

伊凡三世在位期間莫斯科大公國國徽伊凡三世在位期間莫斯科大公國國徽

伊凡三世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拜佔庭公主索菲婭,在法律上是伊萬的後母,當然也不能冷眼旁觀。索菲婭向伊萬推薦了她身邊最好的一位拜佔庭醫生,還是當年索菲婭嫁入莫斯科時從羅馬一起帶過來的。伊萬對後母的好意深信不疑,立刻就接受了這位醫生的治療。過了兩個月,王儲伊萬不治身亡。公國內頓時傳言四起,說索菲婭公主借治病為名,謀殺了伊萬,以便索菲婭和伊凡三世的長子瓦西裏能夠成為王儲,繼位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的喪子之痛很快就轉為憤怒,遷怒于索菲婭,認為是索菲婭在幕後策劃了王儲之死的陰謀。但是沒有真憑實據,伊凡三世隻能把治病的醫生處死。為了安撫伊萬的妻子葉連娜和城中貴族們,伊凡三世宣布,將孫子,也就是伊萬的兒子,年幼的德米特裏立為王儲。索菲婭公主並沒有就此停止對王儲位子的爭奪。伊萬染病身亡,如果德米特裏再被廢黜,就沒有人能和索菲婭的長子瓦西裏爭奪王儲的位子了。正當伊凡三世躊躇滿志,隻待揮鞭斷流的時候,索菲婭策劃的一場陰謀迫使他把註意力再次轉向王儲的廢立問題上。

這個時候王儲德米特裏已經十五歲。索菲婭和長子瓦西裏認為不能讓德米特裏做大,必須要把德米特裏除掉,這樣才能為瓦西裏成為王儲掃除障礙。索菲亞和瓦西裏聯絡了一些貴族,策劃在近期內找機會除掉德米特裏。但是這些貴族們有很強的本土思想,他們一向認為索菲婭是外人,而索菲婭在嫁入莫斯科時曾許下諾言,她和伊凡三世的子女不得繼承大公的位子。如果現在這些貴族支持瓦西裏,就等于是索菲婭前言反悔,而且瓦西裏即便即位,從國法和情理上也說不過去。所以這些貴族就把索菲婭和瓦西裏策劃除掉德米特裏的陰謀泄露給了伊凡三世。伊凡三世聞訊大怒。他先是軟禁了瓦西裏,接著就逮捕了索菲婭周圍所有的近臣,將他們處以極刑。面對伊凡三世的雷霆之怒,索菲婭表現得倒很從容,過了一段時間,不知道索菲婭使用了什麽手段,伊凡三世和她竟然和好如初。

索菲婭繼續為瓦西裏的王儲地位暗地裏活動。按照她的囑咐,瓦西裏盡一切可能,在伊凡三世面前表現得極為恭順,絲毫不敢有觸逆伊凡三世的舉動。而王儲德米特裏,也就是伊凡三世的孫子,卻是一個生性暴躁、舉止粗魯的少年,整日以宴飲狩獵為樂,並且屢屢違背伊凡三世的意志行事,一點看不出來未來國君的影子。莫斯科宮廷內外對這位王儲的治國能力頗為懷疑,很多大臣雖然明裏依舊支持德米特裏,但是暗中不免仍憂心忡忡。大家明白,瓦西裏實際上完全有資格成為王儲,妨礙他的障礙隻有兩個:一是索菲婭當年曾做出過許諾,她的子女不會繼承王位;二是如果瓦西裏即位,莫斯科大公國不免將受到以索菲婭為代表的拜佔庭勢力的影響。原本已經有了定論的王儲問題,現在變成了王儲廢立的問題。這個問題困擾了伊凡三世很長時間。暫時瓦西裏的表現很讓伊凡三世滿意,于是他下令解除了對瓦西裏的軟禁。就在瓦西裏和德米特裏叔侄和他們周圍的人為王儲位子爭奪加劇的時候,一個意外的政治事件的爆發使得瓦西裏獲得了莫斯科公國上下的一致支持。

這時候在莫斯科城內抓獲了一伙宣傳邪教的人。在宗教氣氛極為濃厚的莫斯科大公國,隻要不信奉東正教就被視為異端,何況信仰偶像崇拜的原始宗教。這伙人被捕後承認,他們活動時間如此之長,範圍如此之廣,完全是因為有貴族在暗中保護的原因。經過追查,這個保護邪教的貴族竟然是王儲德米特裏的母親、伊凡三世的兒媳葉連娜!伊凡三世震驚之餘,再次大發雷霆之怒,下令廢黜德米特裏的王儲身份,將兒媳送入修道院出家,轉而將瓦西裏宣布為繼承人。這個回合的宮廷鬥爭以索菲婭的大獲全勝而告終。

退位讓賢

宮廷鬥爭此後又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伊凡三世在1503年突然中風癱瘓。病重的伊凡三世無奈,隻好提前將讓位給瓦西裏。23歲的瓦西裏成為新的莫斯科大公,也就是新的全俄君主及莫斯科大公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