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俄語:Ива́н Алексе́евич Бу́нин,1870年10月10日-1953年11月8日)俄國作家。 193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的作品繼承了俄羅斯古典文學的傳統;他的小說簡練、緊湊、優美、擅長人物語言、形象、心理和自然景色的描寫,有對往昔充滿憶戀的挽歌情緒,尤其十月革命後寓居海外的作品中懷鄉思舊的情緒愈甚,但這沒有妨礙他在作品中對俄羅斯農民的命運的敏銳的描寫和對社會的批判。蒲寧的中短篇小說尤其以描寫愛情見長,優秀之作幾乎全是愛情小說。

  • 中文名稱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 外文名稱
    Ива?н Алексе?евич Бу?нин
  • 國籍
    俄國
  • 出生地
    俄羅斯中部沃羅涅什鎮
  • 出生日期
    1870年10月10日
  • 逝世日期
    1953年11月8日
  • 職業
    作家
  • 主要成就
    193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代表作品
    《冬蘋果》、《兄弟》

人生經歷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昔日繁華今不在蒲寧于1870年俄歷10月22日生在俄羅斯中部沃羅涅什鎮的一個破落地主家庭,祖上曾是顯赫的貴族。當時俄國宣布廢除農奴製已有10年,他的父親是個喜歡及時行樂的人,祖上的家業日見衰敗,隻剩了一個庄園。

在遍地都是花卉芳草、庄稼林木,一片宜人的田園寧靜氣氛中度過的。美麗的自然景色給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並對他以後的文學創作產生了影響。

破落的家庭使蒲寧少年早慧,他從小酷愛文學,崇拜普希金、萊蒙托夫等俄國古典詩人,盡管命運不濟,他卻接受了世襲的貴族的許多階級偏見。他對自家的高貴門第十分自豪,對本家族昔日的豪華生活十分向往,深深感到生不逢時。

蒲寧的大哥是家中惟一的大學畢業生,他因為參加民意黨的活動而被捕,出獄後一直在家受監視。年輕的蒲寧就在大哥的指導下自修並開始詩歌創作。他在創作中顯示了出色的才華,17歲時便首次在《祖國》雜志上發表詩作《獻在曼德遜的墓前》。

由于生活的貧困,蒲寧讀完中學便獨自出外謀生,他先後當過圖書館的小職員、政府部門的統計員,他擺過書攤,還斷斷續續地為幾家報館工作過。後來雖然也曾上過大學預科,還進莫斯科大學念了一年書,但終究未能完成高等教育。貧困的生活沒有使他意志消沉,他寄情于詩歌創作,始終保持著愉悅的身心。各種各樣的職業使他成長了見識,豐富了閱歷。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1891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詩集<在露天下>,後來又出版了詩集<落葉>,這兩部詩集可以說是俄國優秀詩歌的藝術楷模。同時蒲寧還致力于翻譯歐美著名詩人拜倫、朗費羅等人的作品。1901年蒲寧由于詩集《落葉》而獲得俄國科學院頒發的普希金獎金,因此成為全國著名的詩人。在他早期的詩歌中充分反映了作者對童年時代家鄉田園生活環境的熱烈感情。

蒲寧深受法國19世紀末葉高蹈派的影響,但他同時又反對先鋒派創作傾向而熱烈信奉普希金的浪漫主義詩歌傳統。在他的詩歌中,大都是贊美河山、謳歌散發清香的鄉村和遼闊的森林原野。他通過描繪自然風光來抒發心中的感受和聯想,表現出對往昔貴族地位的留戀和家業衰敗的惋惜,文筆生動細膩。

從19世紀最末幾年開始,蒲寧轉入小說創作。中篇小說《鄉村》(1910)通過農民庫茲瑪的破產和四處流浪的不幸遭遇的描寫,突出地反映了1905年俄國革命失敗後,農民失去土地、自由和希望破滅和痛苦命運;另一部中篇小說《幹旱的溪谷》則揭露了俄國貴族精神腐敗和經濟衰落的社會面目。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在蒲寧早期的短篇小說中,他對資本主義在俄國農村的發展持否定態度。在他心目中,資本主義是萬惡之源。他認為俄國的貴族與農民這兩個對立的階級應當攜起手來,共同對抗資本主義在俄國的發展。並且認為礦山、鐵路這些新興事物,不僅破壞了農村的安寧,使貴族庄園破落,農民更加貧困,而且毀壞了自古以來的大自然的和諧。蒲寧的優秀短篇結構嚴謹,語言簡潔,心理描寫傳神,景物描寫玲瓏剔透。高爾基稱他是俄國“當代優秀的文體學家。”

1905年後,薄寧拋開一切事情出國旅行去了。他用了數年的時間周遊世界很多地方,足跡幾乎遍及整個歐洲,並到過非洲和亞洲的許多國家。四出旅行既成長了知識又鍛煉了身體。沿途他一邊了解民風民俗,欣賞優美的自然景色,一邊寫了很多描述異國風土人情、神話故事的詩歌,如《海神》、《該隱》、<太陽廟>等。1909年蒲寧被推舉為俄國科學院院士。

1911至1912年間,蒲寧又創作了一系列取材于農村生活的短篇,有《歡樂的庭院》、《夜話》、《一百零八》等。蒲寧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日臻完善,他的小說題材也開始變得多樣了。

魂牽夢縈思故鄉

蒲寧在遵循果戈理、屠格涅夫開創的、列夫·托爾斯泰推向高峰的俄羅斯文學的偉大原則中是做出了一定貢獻的,他繼承和發展了俄羅斯現實主義的傳統,所以1914年曾被<真理報>譽為與高爾基、阿·托爾斯泰相並列的重要作家。西方評論家把蒲寧看成是俄國文學中最後一位具有特色的文體作家,並認為他對俄羅斯鄉村社會傳統的敏感分析和對那裏的環境氣氛的卓越描寫足以產生一種縈繞于人們心頭的、真摯而強烈的感情。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蒲寧再次出遊歐洲和東方各國,後來寫成了短篇小說《弟兄們》和《來自舊金山的先生》。他的感情色彩主要是傾向于對舊貴族衰敗命運的悼念和對沙皇政權即將滅亡之前所謂俄羅斯傳統消亡的追懷。正是這種沒落的、懷舊的情緒直接造成了蒲寧對十月革命的抵製,他沒有像高爾基、阿·托爾斯泰那樣去迎接蘇維埃政權的新生,當革命到來時,他起初茫然不知所措,繼而採取公然敵視的態度,在刊物上咒罵革命,最終抱著咒詛態度,逃離了祖國。

1920年10月26日,50歲的蒲寧擠上了開往法國的最後一艘郵輪。他在驚恐混亂的人群中向自己的祖國留下了難忘的一瞥。他對這裏的土地是懷有深厚感情的,他留戀那裏的一切,但頑固的舊貴族立場又促使他對紅軍的即將到來懷著莫名的恐懼情緒,他在惆悵的心情中,踏上了流亡的道路……

後來,他在短篇小說<最後的撤退>中曾對自己的復雜心情作過真實的描述。這位已經在俄羅斯文學史上建立了卓越聲譽的詩人兼小說家,由于政治觀念的不同,終于成了一名流亡者。從此以後他雖然日思夜念俄羅斯大地,但一直未能再見到她。

到了法國之後,蒲寧定居在巴黎,因為他的成就和名聲成了當時逃亡到法國的白俄知識分子的頭面人物。然而流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亡異國的蒲寧越來越悲觀、苦悶、消沉。在他身上逐漸出現了一種由于想象中的俄國理想貴族社會的失敗而產生的憂鬱症和隨之而來的懷鄉病,他沉湎在唯心主義和悲觀主義之中,失去了對社會研究和觀察的興趣,文思枯竭,隻能寫些早年的回憶,抒發一下個人內心的感受。他的作品也就成了無本之木,常常為主觀臆斷和偏見左右。他的這種思想苦悶、精神幻滅的情緒具體地表現在短篇小說《完了》(1923)之中。這篇作品揭開了蒲寧“流亡文學”的第一頁。

不久,蒲寧再次遊歷了歐洲、亞洲和非洲,但是,以往周遊世界時的輕松和悠閒心情卻不復存在了。如今的他是一個背井離鄉的流亡者。遊歷之後他創作了<米佳的愛情>(1924)、<阿薩涅夫的生活>(1927)、《莉卡》(1933)、《幽暗的鄉間小徑》(1938)等近兩百個中篇小說和自傳體長篇小說《阿爾謝尼耶夫的一生》(1927-1933)、回憶錄《不幸的日子》(1926)。這些作品的情調大都很沉悶,悲觀,其中人物的命運也都很凄慘。

這一時期蒲寧的作品無論是思想性還是藝術性都遠遠不能與他過去的作品相比,消極和失望情緒籠罩著他作品的全部,他的藝術才能從逃亡到法國之後就幾乎喪失殆盡了。《米佳的愛情》寫的是大學生米佳失戀的悲劇性故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事,小說極力渲染地主少爺的高尚品格和優雅風度,而作者筆下的那些農民則都是愚笨的蠢貨,農家的姑娘也個個是見錢眼開的貪婪鬼。《莉卡》是一部描寫一個自暴自棄的消沉的貴族青年與美貌而短命的姑娘莉卡之間的短暫愛情為題材的言情小說,作品彌漫著一種消沉、憂鬱的氣氛。長篇小說《阿爾謝尼耶夫的一生》是一組貴族生活的挽歌。書中描繪了俄羅斯的自然風光和古城莫斯科的雄姿。作者通過對鄉村社會豐富多彩的生活的回顧來寄托對祖國的懷念心情。

思鄉的情緒時時刻刻地牽動著蒲寧對俄羅斯大地的向往,要回到祖國去的想法一直支撐著他的創作和生活。1937年和1941年他曾兩次寫信給阿·托爾斯泰和捷列曉夫,表示了要求回歸祖國的意願,但不久希特勒就發動了對蘇聯的進攻,此願未遂。在德國軍隊佔領法國期間,蒲寧停止了寫作,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營救蘇軍俘虜,並在抗擊法西斯地下鬥爭中作出過一些努力。他的最後作品是出版于1950年的<回憶與描寫>,文中攻擊了高爾基等許多作家和詩人,表明了他立場的頑固性和搖擺性。1953年11月8日,流亡33年的83歲的蒲寧在巴黎病逝,終究未能落葉歸根。

寫作生涯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蒲寧的創作生涯始于詩歌。1887年開始發表詩作,1892年出版第一個詩集,1903年以詩集《落葉》獲莫斯科學術院的普希金獎。他的詩以祖國及其貧窮的村庄和遼闊的森林為題材,詩句優美。

蒲寧的創作成就主要是中短篇小說,1897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說集《在天涯》,得到評論界的註意。早期作品主要描寫中文貴族庄園生活,批判貴族階級精神上的貧困、墮落,又為其沒落挽歌,如短篇小說《田間》(1892)、<安東諾夫卡蘋果>(1900)、<末日>等。

1899年與高爾基相識後,參加知識出版社工作,這對他民主主義觀點的形成起了促進作用。這一時期的優秀短篇小說、<松樹>(1901)<新路>(1901)、<黑土>(1904),反映了作者對俄羅斯命運的概括性思考,也流露出對已逝去的時代的留戀與惋惜,對現實生活的冷漠。

1910年,中篇小說《鄉村》問世,標志蒲寧的創作視野有了新的變化,由狹窄的貴族庄園轉向廣闊的社會,更加關心農民和俄羅斯的命運。這部作品使他成為俄國文壇上的第一流作家。1911至1913年間,蒲寧又創作了一系列農村生活的在中短篇,如《蘇霍多爾》、<歡樂的庭院>、《蟋蟀》、<夜話>,《扎哈爾·沃羅比約夫》、<莠草>等。這些作品真實地描寫了農村的落後和黑暗,農民的愚昧無知。但情調低沉,沒有微型機,沒有希望。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寫了《弟兄們》(1914)和《來自舊金山的紳士》(1915),表現了他對資本主義文明的憎惡。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流亡國外以後,蒲寧的創作仍充滿活力。他創作了近200篇中、短篇小說,主要創作有關青年時代的抒情回憶錄,除了自傳體長篇小說《阿爾謝尼耶夫的一生》而外,還有將近200篇短篇小說,其中較出色的有《米佳的愛情》、<中暑>、<三個盧布>、《幽蟬的小徑》、《大烏鴉》和<巴黎>等。還著有關于列夫·托爾斯泰的哲理性文學論文《托爾斯泰的解放》(1937)。他的散文繪聲繪影、簡練生動。他還是一位出色的修辭學家和翻譯家。

蒲寧的創作繼承了俄國古典文學的現實主義傳統,是寫作中短篇小說的達人。他的小說不太重視情節與結構的安排,而專註于人物性的刻畫和環境氣氛的渲染,語言生動和諧,富于節奏感,被高爾基譽為“當代優秀的文體家”。1933年,“由于他嚴謹的藝術才能,使俄羅斯古典傳統在散文中得到繼承”,蒲寧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的眾多的充滿矛盾的創作遺產,具有很強的美學與認識價值。

文學成就

業績:193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1901年獲俄羅斯科學院頒發的普希金獎金。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俄國著名作家,在時間上是最後一位俄羅斯文學經典作家。他一生創作有幾百部中短篇小說,以及詩歌。代表作有詩集《在露天下》、《落葉》。小說《冬蘋果》、<塔尼卡>、《鄉村》、《幹旱的溪谷》、《弟兄們》、《來自舊金山的先生》、《米佳的愛情》、《阿爾謝尼耶夫的一生》。

寫作風格

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伊凡·亞歷克塞維奇·蒲寧

蒲寧早期的文學活動,與社會上的文學流派、團體沒有聯系。從19世紀90年代起他才與高爾基等作家所舉辦的文學團體有了交往,這些交往對蒲寧的創作有一定的影響。蒲寧和高爾基都維護真實的、徹底的現實主義藝術。但蒲寧政治上的保守使他們很難進一步成為志同道合的戰友。蒲寧以纖細靈巧的作品形式、形象鮮明的比喻手法、抒情性的筆調、強烈的色彩和其他使人易于感覺的藝術因素而使他的作品受到當時包括契柯夫、高爾基在內的國內外讀者的好評,並因此而成為聖彼得堡作家集團中著名的一員。

他以屠格涅夫、列夫·托爾斯泰作為自己的榜樣,嚴格按照俄羅斯正統的現實主義方法去描寫和刻畫社會與人。在他早期的短篇中,自然景色仍佔很重要地位,他同作品人物的內心感受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其中著名的有以抒情的筆調來表達舊俄時代即將衰落的貴族命運的《安東諾夫卡蘋果》(1900,又譯《冬蘋果》)、家業衰敗,苟延殘喘的貴族如何死守凋零的庄園的《末日》(1903)、反映俄國農民悲慘境地的《塔尼卡》(1892)、涉及到俄國農村應該走向工業化還是保持舊日閉塞狀況的《新路》等短篇小說。《塔尼卡》描述一個農村小姑娘眼見父母被迫賣掉最後一匹馬的故事,塔尼卡在絕望中遇到了一個善良的地主老爺,他收留了塔尼卡。蒲寧認為像塔尼卡這樣的“人物”,他們的命運歸根結底是與善良的老爺的命運是一致的。

獲獎情況

1933年蒲寧以法國作家的身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金。授獎的理由是為了表彰他“嚴謹的藝術才能,使俄羅斯古典傳統在散文中得到繼承”。其實,薄寧流亡到法國後的作品,無論從思想上或藝術上來說,較前都大為遜色。

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霍爾斯陶穆這樣評價他的作品:“一部《鄉村》小說,使40歲的蒲寧名聲鵲起。在小說中,他抨擊了那些有民族自大狂的農民,對那些鄉愚的嘴臉作了入木三分的刻畫。作者雖未從歷史的角度分析農民的沒落,隻簡述了兩位主角的祖父被庄園主縱犬追逼而死,但這個情節耐人尋味,它暗示了一種先天的精神壓迫,蒲寧以對這種精神壓迫的描寫來暗示自己對這種高壓手段的鄙視。蒲寧的這部作品完整地體現了俄國文學的本色——陰鬱加殘酷。”

他之所以在這個時期獲獎恐怕是政治因素在起主要作用。當然,全面衡量蒲寧一生的創作成就,可以肯定的是他對俄羅斯社會和環境具有清澈而準確的富有特色的描寫,以人物心理的特征為主要目標的現實主義敘述乃是對列夫·托爾斯泰風格傳統的直接繼承,也是對整個俄羅斯文學的一份貢獻。蘇聯文學界從60年代開始對他的創作和思想逐漸進行了評論,並出版了蒲寧的文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