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雪

任雪

任雪,女,漢族,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新安縣,因被礦長誘奸等問題于1991年將新安縣礦長的小女兒丁某某殺害。1992年夏,被河南省新安縣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任雪家人不服,提出抗訴,後被駁回,不久便執行槍決。

  • 中文名稱
    任雪
  • 外文名稱
    Ren Xue
  • 出生地
    河南省新安縣
  • 畢業院校
    新安鋁礦技校
  • 性    別
  • 逝世日期
    1993年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定    罪
    殺人罪
  • 刑    法
  • 現    狀
    已槍決
  • 出生日期
    1971年

人物簡介

任雪,女,漢族,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新安縣,因被礦長誘奸等問題于1991年中將新安縣礦長的小女兒丁某某殺害,于1992年夏(從其衣服涼鞋可以看出)被河南省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剝奪公權終身。

關于任雪,坊間說法不一,然同情者居多。各大論壇均有其故事,但真相一直在網友們的考證之中。 傳聞一:

任雪,1968年出生,河北石家庄人.1992年因被當地的一個惡霸趙某某欺負,無力的反抗招致她更大的傷害——家破人亡了。因為惡霸有後台,所以沒有人敢管這件事,她想用“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都辦不到。這唯一弱勢群體的保護者似乎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任雪任雪

隻可惜當今社會再也沒有梁山好漢,或者教父了。所以,痛苦的任雪姑娘為了避免進一步的傷害,隻能選擇逃跑。麻木不仁的民眾也對此事無動于衷,都是明哲保身的自私小人,人的正義感和良知在當今的社會裏蕩然無存。

因此誰都不會對一個可憐的小姑娘關心一下,漸漸的忘了此事。直道一年以後,可憐無助的姑娘在上告無門,無人申冤的情況下,無奈的採用了當年"武松血戰獅子樓"的義舉,用智慧毒殺了趙某某等四個該殺的惡徒!終于自己替自己伸冤了。但付出的代價是自己善良的生命。

"血案"發生後,可憐的任雪很快就被如虎似狼的警察抓捕了,石家庄市中級法院立刻判決其死刑,剝奪公權終生。任雪提出抗訴,1993年7月份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抗訴,維持原判。一周後,任雪被執行死刑。

河南法院的官方言論:

任雪從鋁礦技校畢業,未被分配工作,賦閒在家, 被害者小丁是任雪技校同班同學,小丁父親是鋁礦礦長,家境富裕。和任雪同年從技校畢業之後,考上洛陽的一所大學。任雪及曹琳琳因為妒忌小丁富裕的家庭和美好的前程,且上學期間和小丁有摩擦,于是兩人合謀將小丁騙出來,將她殺害了。時間是1992年中,曹琳琳將小丁從家中騙出來,引至後山,半路上任雪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扳手,猛敲小丁頭部,將小丁擊暈。然後曹琳琳及任雪將小丁拖到後山,扒掉小丁衣服,掰開雙腿,嘗試製造強奸的假象。不料小丁未死,突然睜開雙眼,大喊救命。情急之中,任雪及曹琳琳隨手撿起地上的石頭再次猛砸小丁的頭部……直到小丁一動不動了。用秸稈和事先準備好的汽油,放到小丁身上,放火焚燒。

事後三天,曹琳琳忍不住炫耀似的把此事經過告訴了一個護士,護士極其害怕,又告訴她媽媽。她的媽媽報警了,曹琳琳被抓,禁不住拷打,又供出任雪。時至1992年夏,被河南中級人民法院執行死刑,任雪是六號重犯,曹琳琳是五號。

幕後真相

2006年,河南平頂山一位好奇網友曾到新安當地實地考察,事後寫過一篇任雪家鄉尋訪記,其中詳細記載了任雪老家的當地的老百姓的記憶。老百姓的回憶是任雪被鋁礦礦長(就是小丁的父親)欺負,為了安撫任雪答應給她好工作,並以任雪一家人的工作為要挾,不允許任雪報警。因為當時的礦長的權利就像是當地的土皇帝,故而任雪敢怒不敢言,為了家人隻能委曲求全。後來礦長因為偷稅漏稅被民眾舉報,上頭下來調查的工作組某人在鋁礦招待所吃飯時,看見漂亮的任雪,一眼相中,並向礦長要挾,若礦長能搞定任雪,就不追究他的偷稅漏稅問題,否則,定要徹查到底。礦長無奈,隻能威逼利誘任雪,並說明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必將給她好的工作,而且會照顧她的家人的工作。事後,礦長及調查工作組都滿載而歸,可憐任雪依然是個臨時的女招待。任雪幡然醒悟,原來自己隻是礦長一個玩物。憤怒之下,伙同好友曹琳琳,騙出礦長女兒小丁,將其殺害。

任雪任雪

任雪二哥在鋁礦礦護衛隊工作,事情敗露後,帶妹妹前去自首,希望能換取寬大處理。任雪大哥本想安排任雪逃到南方,未果。因此,在任雪被槍決後一月餘,離開了家,18年杳無音信,生死不明。

現從“新任雪”吧中摘取曹琳琳和任雪的行刑照片,以及尋訪記作者到當年法場及看守所拍的照片予以佐證。

執行回憶錄

1993年的一天,故意殺人犯任雪,被槍決,拍下了這個,算是留在世間的一點紀念。行刑時會要求犯人張嘴,這樣子彈從後腦射入,口部穿出,大家看她是不是所說的就是任雪姑娘。

我當兵在福建的晉江。一個美麗的僑鄉。

那時我已經是第2年了,在晉江市看守所,離退伍還有2個月,國慶節剛剛到,我也是最後一次執行槍決任務,記的那天早上7點還沒有到,就把我集合起來了,指導員給我們編了號碼.然後我們就去拉犯人出來,他們都是今天12點前就要死的人,等到8點.警通中隊的大東風已經在外面排好車隊了。我在4號刑車,新兵把我要執行槍斃的犯人拉出來了以後,我整個傻了。好漂亮的女子。我等會就要結束她。

那個女孩子,很清純...是那種看過去不用化妝就很漂亮的那種。我一見到她就有點喜歡上她了,無助。絕望的眼神,我也為她感到難過,很多戰友都說長的很漂亮.(故意殺人)然後就架到了車上.開到紀嚴中學宣判,原來她毒死了4個人。哎...怎麽會那麽想不開呢?一個在地人,為了一個負心的男人。做這樣的傻事。她的家人還特意為她打扮了一下,才19歲,一下子蒼老了很多。..我們也沒有象以前對待死刑犯一樣對她動太大的動作(比如把頭按下去.或是口頭警告辱罵)我真的覺得她好可憐。

宣判完了以後就是遊街了。我一直都心情很沉重,我一直在看著她。她的目光呆滯,望著前方。好象也沒有什麽感覺了。不會笑一不會哭。

我的心情一直都很緊張,以前都不會。

拉到了殯儀館附近的刑場。

指揮員叫發彈員給我發好了子彈,關上了81步的保險。把他們象拉畜生一樣的都拉下來,跪在土堆前,每個人都已經被五花大綁好了。2個新兵一人一邊把她按著。

預備!!!開保險!!! 我註視著指揮員手中的指揮旗。

砰!!!2個新兵用力往下一推,我雙手擒槍轉過身去,沒有膽子再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