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詠華

任詠華

任詠華,女,原籍廣東鶴山,1963年2月10日生于香港,1985年畢業于香港大學化學系,1988年獲該校博士學位。無機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學化學系講座教授兼系主任,是中國最年輕的女院士(至2013年)。兼任Inorganic Chem.,New Journal of Chem., Inorg. Chim. Acta等國際雜志編委。曾榮獲裘槎基金會"優秀科研者"稱號。

  • 中文名
    任詠華
  • 出生地
    香港
  • 職業
    無機化學家
  • 性別

簡介

任詠華任詠華

任詠華 院士1985年畢業于香港大學化學系,1988年獲該校博士學位。香港大學化學系講座教授、系主任。系統地設計和合成了新的無機發光分子材料和化學感測器配合物;利用各種橋連配體,設計及合成了多種多核金屬簇體系的發光材料;利用炔基在結構上呈剛性及線性排列的優點,設計了新型有機金屬錸、銅和銀的發光剛性棒材料;並以弱金-金成鍵相互作用作為開關的新概念,設計出可用作分子磷光信號感測器及光電開關的雙核金冠硫配合物;這些工作成績受到國際同行關註,被邀在Chem. Comm., Angew. Chem.(國際版),Chem. Soc. Rev.等雜志撰寫重點文章或綜述文章。此外,她還擔任Inorganic Chem.,New Journal of Chem., Inorg. Chim. Acta等國際雜志編委。曾榮獲裘槎基金會"優秀科研者"稱號。200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2012年5月當選為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研究成果

系統地設計和合成了新的無機發光分子材料和化學感測器配合物;利用各種橋連配體,設計及合成了多種多核金屬簇體系的發光材料;利用炔基在結構上呈剛性及線性排列的優點,設計了新型有機金屬錸、的發光剛性棒材料;

獲獎情況

任詠華任詠華

1990—2000:傑出學者獎,香港大學

2000—2001:Croucher高級研究獎,Croucher基金會

2002:十大傑出青年,香港青年會

2002—2004:RMIT基金國際訪問學者,皇家墨爾本工業大學研究院

2004:海外傑出研究獎,英國皇家化學會百年紀念

2011: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1年度世界傑出女科學家獎。

國際雜志任職

任詠華任詠華

1、2004—2006,Coordination Chemistry Review雜志國際編委(Elsevier Science)

2、2001—2006,New Journal of Chemistry雜志國際編委(英國皇家化學會)

3、2001—2003,Inorganic Chemistry雜志國際編委(美國化學會)

4、2002,2005,Dalton Tansactions雜志國際編委(英國皇家化學會)

5、2004—2006, Journal of Organometallic Chemistry雜志國際編委(Elsevier Science)

6、1999—2005,Inorganica Chimic Acta雜志國際編委(Elsevier Science)

7、2004—2007,Journal of Photochemistry and Photobiology A: Chemistry雜志國際編委(Elsevier Science)

8、“感光科學與光化學”雜志編委

挫敗造就出科學家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去年底公布了2010年度世界傑出女科學家獎獲獎者名單,香港大學化學系講座教授任詠華榜上有名,成為第三位獲得此項被譽為“女性諾貝爾獎”殊榮的中國女性。

“有些人問這是否到達了高峰?我會說這是個新開始。”有著科學家一貫理性特質的任詠華對獲獎感到欣喜,卻沒有沉醉于頒獎台下的掌聲中,因她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隻希望以獎項鼓勵自己做得更好。而多年來,在科研路上遇到過大大小小的挫折,正是造就這位傑出科學家創出佳績的重要元素。

付出一分耕耘,隻求半分收獲

今年3月初,任詠華在丈夫陪同下前赴法國巴黎領取世界傑出女科學家獎,她于日前在港大校園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形容領獎那一刻心情興奮,並認為此次獲獎對她及其研究隊伍來說是莫大的鼓舞和肯定。但任詠華強調說,做科研並非為獎項,否則會失掉科研原本的意義。

“如果做研究是為了拿獎,會令人不能投入做好研究,這對我來說是雜念。”任詠華認為,若每件事都為了某個目的而為,過分看重回報,這樣會變得功利化,甚至成為人生路上的絆腳石。“一分耕耘,有半分收獲已經很開心了。”

1985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港大化學系大學部,3年後取得化學博士學位;1997年任港大化學系教授;2001年成為中科院院士,其後曾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裘槎基金會優秀科研者獎項、香港傑出專業女性大獎……任詠華走的顯然是一條經過悉心鋪排的學術之路,但她形容自己“不是一個很有計畫的人”。

“很多人一早計畫好自己要走什麽路,我則傾向順其自然。”任詠華表示,選讀化學是因為她喜歡從事客觀理性的分析工作,而她一直以來隻是在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沒想過要達到什麽目標,父母也沒有刻意為她安排一條康庄大道,而讓她自由地決定自己的前途。

挫敗成就出優秀人才

這項國際矚目的殊榮,把任詠華從實驗室拉到聚光燈下。不太習慣面對媒體的她,談起得獎感受時表現得有點靦腆,但一講到跟化學研究和培育學生等有關的課題,馬上變得侃侃而談,可見她對科研和下一代的未來發展更為關註。

沒有被父母施加“望女成鳳”的壓力,任詠華仍時刻提醒自己要事事傾盡全力,尤其科研這條路並不好走。這位自言“習慣了失敗”的化學系教授,常與學生彼此互勉,一定要堅持到底,直到找出答案。

“做科研碰釘子的機會比成功的機會多很多,如果每次實驗都成功就不叫科研。”任詠華說,在研究過程中經常會遇到挫敗,研究者碰上此路不通便得想法子解決問題,因此修讀研究生課程對年輕人來說是極好的鍛煉,不論他們將來從事任何職業,這些經驗都將畢生受用。

訪問當天,任詠華帶記者到實驗室拍照,再到會議室進行訪談。從她比一般人快的步伐和語速,到她選擇坐在正對著牆上掛鍾的位置,足見她有很強的時間觀念。她笑言,自己屬于性急一族,總想要快快把手頭的事情辦妥,但對于做研究卻有無比耐性。

“我不會看到一點點結果便急著發表,越重要的發現便越要審慎。”她強調,做研究一定要花時間反復求證,若最終找不到具說服力的結果,寧可不發表,以免影響信譽。因此她經常抱著“不信任”的態度反問學生,為要他們肯定驗證過程沒有出錯。

談到當下年輕人進大學選學科,往往看重哪些專業能在畢業後帶來可觀的金錢回報時,任詠華表示,這是無法避免的世界趨勢,最重要是他們做自己真心喜歡的事,若能做出成績來,這也不是壞事。

家庭支持有助女性發展科研事業

自得獎以來,任詠華的日程排得更滿,除了如常地每天工作十多小時,還要應付各大媒體的訪問。她更于本月初在北京獲中科院院長白春禮,以及中國婦聯和中國科協等代表接見,就中國科學界的發展現狀和中國女性科技人才培養等話題展開討論。

2010年是居裏夫人獲得諾貝爾化學獎100周年,大會因而把本屆世界傑出女科學家獎的評選主題定為“女性與化學”。對于女性從事科研會否與其社會及家庭角色產生沖突,任詠華認為,首先女性在思考分析能力上不比男性遜色,而家庭給予的支持也十分重要。她自覺十分幸運,除了得到同樣搞科研出身的丈夫的理解,也有婆婆幫忙照顧孩子,讓自己能專心做研究。

專註于研究合成化學的任詠華,憑著在發光材料和太陽能創新科技方面的突出成就而勇奪獎項。她正在就可發光的物料進行研究,希望研發出一種即使減少用電量也能達到同樣光度的照明產品,從而降低能源的消耗,達到環保的效果。

隨著內地與香港交流日趨頻繁,科研方面也不例外。任詠華表示,目前香港設有多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在地學者也能參與內地很多重要的研究項目,這些政策均有利于香港科研發展。此外,內地近年為香港提供不少科研人才,從而促進內地與香港學生之間的交流學習,可產生正面的相互影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