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

任盈盈

任盈盈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女主角,登場回目為第十三章《學琴》。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獨生女,東方不敗奪權任我行之後,為籠絡人心維護日月神教穩定,優待任盈盈,任盈盈一面討好東方不敗,一面厚待日月神教教眾伺機營救父親,被尊為日月神教"聖姑"。容貌絕色,如仙人白玉,秀麗絕倫,明艷絕倫,嬌美不可方物。冰雪聰明,行事果決,足智多謀,玲瓏心,智計過人,算無遺策。極擅音律,可一人琴簫分奏《笑傲江湖》曲。其御下時恩威並施,臨敵處果斷狠辣,聰慧沉靜,頗顯聖姑手段。在情郎前卻是嬌羞靦腆,溫婉大氣,十足小女兒情態。與令狐沖自傳琴而致知音,由知己終成伴侶。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Yingying Ren
  • 出生地
    黑木崖
  • 配    偶
  • 性    別
  • 民    族
  • 國    籍
    古代明朝時期的中國
  • 代表作品
    琴曲《有所思》、《清心普善咒》、《笑傲江湖曲》、《碧霄吟》
  • 居住地
    黑木崖 洛陽綠竹巷 杭州梅庄
  • 主要成就
    出席恆山掌門大會,奪旗挫敵識破東方不敗陰謀,巧計化解展開
  • 父    親
  • 職    業
    日月神教聖姑(後繼任教主)
  • 出生日期
    1486年
  • 別    名
    盈盈、聖姑、姑姑、婆婆,妖女,任大小姐
  • 武    器
    長短雙劍
  • 年    齡
    登場十七到二十一歲
  • 門    派
  • 樂器
    七玄琴、洞簫

基本資料

姓名:任盈盈

性別:女 

任盈盈

民族:

朝代:

年齡:十八到十九歲

身份:日月神教聖姑,任我行去世後繼位日月神教教主,後傳位給向問天

父親任我行

父親:任我行父親:任我行

母親:任夫人

兄弟姐妹:無

老師:曲洋

任盈盈

夫婿:令狐沖

初次出場:洛陽綠竹巷

出嫁地點:杭州西湖梅庄

樂器:七弦琴、洞簫  出嫁地點:(杭州)西湖梅庄 

贈令狐沖的定情物:燕語古琴、琴譜

性格:溫柔中帶著堅韌,含蓄中蘊含熱情,寬容大度,外柔內剛,聰慧沉靜。

對愛人(令狐沖)稱呼:沖哥、沖郎

夫妻:令狐沖夫妻:令狐沖

他人對盈盈的稱呼:

(1)姑姑——綠竹翁適用

(2)婆婆——令狐沖專用

任盈盈任盈盈

(3)盈兒——任我行專用

(4)盈盈——任我行、令狐沖、東方不敗

(5)聖姑——江湖群豪、日月教徒

(6)任大小姐——恆山女尼、師太,江湖正派

(7)女、魔教女子——岳不群左冷禪等正派人士

(8)女施主——方證大師

(9)桃萼仙——令狐沖

主要成就:

身為日月神教聖姑,統領群豪 

綠竹巷邂逅令狐沖,教曲療傷 

背負令狐沖上少林,舍命求救 

出席恆山掌門大會,奪旗挫敵

人物出處

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人物,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之女。

任盈盈任盈盈

任盈盈是金大俠小說中數一數二的好姑娘,她的好處當然不會隻是美貌,連念念不忘小師妹的令狐沖都不得不承認,任盈盈比小師妹美麗多了,但更主要的是她有著高潔美好的情操和品德。金庸筆下妖女之一。

人物特征

外貌描寫

(1)那竹簾之內,又障了一層輕紗,令狐沖隻隱隱約約的見到有個人影,五官面貌卻一點也無法見到,隻覺有【三根冷冰凍的手指】搭上了自己腕脈。

(2)再看水中倒影時,見到那姑娘的半邊臉蛋,眼睛緊閉,睫毛甚長,雖然倒影瞧不清楚,但【顯然容貌秀麗絕倫,不過十七八歲年紀】。他奇怪之極:“這姑娘是誰?怎地忽然有這樣一位姑娘前來救我?”水中倒影,背心感覺,都在跟他說這姑娘已然暈了過去,令狐沖想要轉過身來,將她扶起,但全身軟綿綿地,連抬一根手指也無力氣。他猶似身入夢境,【看到清溪中秀美的容顏,恰又似如在仙境中一般】,心中隻想:“我是死了嗎?這已經升了天嗎?”

任盈盈

(3)那姑娘道:“你甚麽?我偏不吃老和尚的臭葯丸,你尋死給我看啊。”令狐沖道:“婆婆,【原來你是一個……一個美麗的小……小姑娘】。”

(4)令狐沖的目光和她臉頰相距不到一尺,隻見【她肌膚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隱隱透出來一層暈紅】,說道:“害得我婆婆長、婆婆短的一路叫你。哼,真不害羞,你做我妹子也還嫌小,偏想做人家婆婆!要做婆婆,再過八十年啦!”

(5)盈盈笑道:“我將來真的成為老婆婆,又不會改名,仍舊叫作盈盈。”令狐沖道:“你不會成為老婆婆的,【你這樣美麗,到了八十歲,仍然是個美得不得了的小姑娘】。”

(6)令狐沖低下頭來,見到她【嬌羞之態,嬌美不可方物,心中一蕩】,便湊過去在她臉頰上吻了一下。

(7)淡淡月光下隻見盈盈微微一笑,扮個鬼臉 ,【一副天真爛漫的模樣,笑容說不出的動人】。

(8)他眼光慢慢轉過去,隻見盈盈倚在柱上,【嬌怯怯地一副弱不禁風模樣,秀眉微蹙,若有深憂】,突然間憐念大盛。心想:“我怎忍讓她在此再給囚禁十年?她怎經得起這般折磨?”

(9)祖千秋道:“咱們在五霸岡上聚集,聖姑竟然會生這麽大的氣。其實男歡女愛,理所當然。像令狐公子那樣瀟灑仁俠的豪傑,也隻有【聖姑那樣美貌的姑娘】才配得上。為甚麽聖姑如此了不起的人物,卻也像世俗女子那般扭扭捏捏?她明明心中喜歡令狐公子,卻不許旁人提起,更不許人家見到,這不是……不是有點不近情理嗎?”

任盈盈任盈盈

(10)令狐沖再度睜眼,見盈盈【一雙妙目】正凝視著自己,滿臉都是喜色。

(11)小轎停下,轎帷掀開,走出一個身穿淡綠衣衫的【艷美少女】,正是盈盈。群豪大聲歡呼:“聖姑!聖姑!”一齊躬身行禮。

(12)樂厚萬料不到這樣一個【嬌怯怯的美貌女子】說打便打,事先更沒半點朕兆,出手如電,一劍便刺了過來,拔劍招架已然不及,隻得側身閃避。

(13)令狐沖轉過身來,輕輕揭開罩在盈盈臉上的霞帔。【盈盈嫣然一笑,紅燭照映之下,當真是人美如玉】。

(14)她說這話時,將臉側了過去。星月微光照映之下,【雪白的臉龐似乎發射出柔和的光芒】,令狐沖心中一動:“【這姑娘其實比小師妹美貌得多】,待我又這樣好,可是……可是……我心中怎地還是對小師妹念念不忘?”

(15)次日醒轉,見盈盈正坐在澗畔洗臉,又見她洗罷臉,用一隻梳子梳頭,【皓臂如玉,長發委地,不禁看得痴了】。

(16)令狐沖見到她的側面,【鼻子微聳,長長睫毛低垂,容顏嬌

任盈盈任盈盈

嫩,臉色柔和】,心想:“【這樣美麗的姑娘】,為甚麽江湖上成千成萬桀驁不馴的豪客,竟會對她又敬又畏,又甘心為她赴湯蹈火?”

任盈盈任盈盈 任盈盈任盈盈

(17)令狐沖凝望著她,其時朝陽初升,日光從窗外照射進來,桌上的紅燭兀自未熄,不住晃動,【輕煙的影子飄過盈盈皓如白玉的臉,更增麗色】。

任盈盈任盈盈 任盈盈任盈盈

(18)嘆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說著【嫣然一笑,嬌柔無限】。

(19)盈盈噗哧一笑,想起初識令狐沖之時,他一直叫自己為“婆婆”,神態恭謹之極,不由得【笑靨如花】,坐了下來,卻和令狐沖隔著有三四尺遠。

(20)晚膳之時,盈盈陪著令狐沖小酌。店房中火盆裏的【熊熊火光映在盈盈臉上,更增嬌艷】。

(21)令狐沖道:“我抬起頭來看天,看天上少了哪一顆星,便知姑娘是甚麽星宿下凡了。【姑娘生得像天仙一般,凡間哪有這樣的人物】。”那姑娘臉上一紅,“呸”的一聲,心中卻十分喜歡。

(22)令狐沖道:“【你說話聲音這樣好聽】,世上哪有八十歲的婆婆,【話聲是這般清脆嬌嫩】的?”那姑娘笑道:“我聲音又粗糙,又嘶嗄,就像是烏鴉一般,難怪你當我是個老太婆。”令狐沖道:“你的聲音像烏鴉?唉,時世不大同了,今日世上的烏鴉,【原來叫聲比黃鶯兒還好聽】。”

(23)她娓娓說來,【聲音清脆,吐屬優雅】,說到兩位師太時,帶著幾分傷感之意,說到“令狐公子”之時,卻又掩不住靦腆之情。令狐沖在木匾之後聽著,不由得心情一陣陣激蕩。

(24)東方不敗:“隻不過我一直很羨慕你。【你這般千嬌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處,別說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25)儀琳道:“【他二人都這麽好看】,生下來的兒女,一定可愛得很。”

(26)他心中不由得一陣心酸:【那麽美麗的姑娘】,江湖中人為什麽會敬畏到這地步?

(27)然而感激之意雖深,卻並無親近之念,隻盼能報答她的恩情;聽到任我行說自己是他女婿,心底竟然頗感為難。這時見到【她的麗色】,隻覺和她相距極遠極遠。

(28)令狐沖道:“你佔盡了天下的好處,未免為鬼神所妒,臉上小小破一點相,那便後福無窮。”盈盈道:“我佔盡了甚麽天下的好處?”令狐沖道:“【你聰明美貌】,武功高強,父親是神教教主,自己又為天下豪傑所敬服。兼之身為女子,東方不敗就羨慕得不得了。”盈盈給他逗得噗嗤一笑,登時將臉上受傷之事擱在一旁。

(29)其時暮色蒼茫,【晚風吹動她柔發,從後腦向雙頰邊飄起。令狐沖見到她雪白的後頸】,心中一蕩,尋思:“她對我一往情深,天下皆知,連東方不敗也想到要擒拿了我,向她要脅,再以此要脅她爹爹。適才懸空寺天橋之上,她明知毒水中人即死,卻擋在我身前,唯恐我受傷。有妻如此,令狐沖復有何求?”伸出雙臂,便往她腰中抱去。

(30)令狐沖見到【盈盈皎白如玉的臉頰】上一道殷紅的血痕,想起適才的惡戰,兀自心有餘悸,說道:“若不是盈盈去對付楊蓮亭,要殺東方不敗,可當真不易。”

(31)儀琳柔聲道:“令狐大哥,你別難過。儀和、儀清師姊她們都說,任大小姐雖是魔教中人,但【容貌既美,武功又高,哪一點都比岳小姐強上十倍】。”

(32)令狐沖見【她露出了小兒女的靦腆神態,洞外熊熊火光照在她臉上,直是明艷不可方物,不由得心中一蕩】,伸出手去握住了她左手,嘆了口氣,不知說甚麽才好。

任盈盈任盈盈 任盈盈任盈盈

(33)令狐沖心下感動,左手在自己光頭上打了個暴傈,嘆道:“但世上既有這樣一位【如花似玉】的娘子,大和尚隻好還俗。”

(34)盈盈身子微向右靠,右肩和令狐沖左肩相並。令狐沖轉過頭來,隻見她【臉色雪白】,眼中略有懼意,便伸出左手,輕輕摟住她腰。

(35)盈盈不揭霞帔,伸出【纖纖素手】,接過簫管,引宮按商,和令狐沖合奏起來。兩人所奏的正是那《笑傲江湖》之曲。

(36)她娓娓說來,【聲音清脆,吐屬優雅】,說到兩位師太時,帶著幾分傷感之意,說到“令狐公子”之時,卻又掩不住靦腆之情。令狐沖在木匾之後聽著,不由得心情一陣陣激蕩。

(37)令狐沖閉住眼,隻感【她掌心溫軟柔滑,在自己臉上輕輕的抹來抹去,說不出的舒服】,隻盼她永遠的這麽撫摸不休。

服飾描寫

(1)“正是。好在我現下跟你都穿了鄉下庄稼人的衣衫,旁人未必認得出。”

(2)尤其那件農婦的衫子十分寬大,鑲著白底青花的花邊,式樣古老,並非年輕農家姑娘或媳婦的衣衫。這些衣物中還有男人的帽子,女裝的包頭,又有一根旱煙筒。

任盈盈

(3)他微微側頭,向聲音來處瞧去,隻見一名身材臃腫的虯髯大漢倚在一塊大石之旁,懶洋洋的伸手在頭上搔癢。在這嵩山絕頂之上,如這般的虯髯大漢少說也有一二百人,誰都沒加註意,令狐沖略一凝神,突然從那大漢的眼光之中,看到了一絲又狡獪又嫵媚的笑意。

(4)小轎停下,轎帷掀開,走出一個身穿淡綠衣衫的艷美少女,正是盈盈。

(5)令狐沖腦中一陣暈眩,但見她身穿一身粗布衣衫,容色憔悴。

琴技描寫

初時所奏和綠竹翁相同,到後來越轉越高,那琴韻竟然履險如夷,舉重若輕,毫不費力風這一曲時而慷慨激昂,時而溫柔雅致,令狐沖雖不明樂理,但覺這位婆婆所奏,和曲洋所奏的曲調雖同,意趣卻大有差別。這婆婆所奏的曲調平和中正,令人聽著隻覺音樂之美,卻無曲洋所奏熱血如沸的激奮。奏了良久,琴韻漸緩,似乎樂音在不住遠去,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數十丈之遙,又走到數裏之外,細微幾不可再聞。(笑傲江湖曲)格的便轉了上去。(笑傲江湖曲)

演奏水準

(1)那女子又嗯了一聲,琴音響起,調了調弦,停了一會,似是在將斷了的琴弦換去,又調了調弦,便奏了起來。初時所奏和綠竹翁相同,到後來越轉越高,那琴韻竟然履險夷,舉重若輕,毫不費力的便轉了

任盈盈任盈盈

上去。令狐沖又驚又喜,依稀記得便是那天晚上所聽到曲洋所奏的琴韻。這一曲時而慷慨激昂,時而溫柔雅致,令狐沖雖不明樂理,但覺這位婆婆所奏,和曲洋所奏的曲調雖同,意趣卻大有差別。這婆婆所奏的曲調平和中正,令人聽著隻覺音樂之美,卻無曲洋所奏熱血如沸的激奮。奏了良久,琴韻漸緩,似乎樂音在不住遠去,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數十丈之遙,又走到數裏之外,細微幾不可再聞。

琴音似止未止之際,卻有一二下極低極細的簫聲在琴音旁響了起來。回旋婉轉,簫聲漸響,恰似吹簫人一面吹,一面慢慢走近,簫聲清麗,忽高忽低,忽輕忽響,低到極處之際,幾個盤旋之後,又再低沉下去,雖極低極細,每個音節仍清晰可聞。漸漸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躍,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漸增,先如鳴泉飛濺,繼而如群卉爭艷,花團錦簇,更夾著間關鳥語,彼鳴我和,漸漸的百鳥離去,春殘花落,但聞雨聲蕭蕭,一片凄涼肅殺之象,細雨綿綿,若有若無,終于萬籟俱寂。

任盈盈任盈盈

簫聲停頓良久,眾人這才如夢初醒。王元霸、岳不群等雖都不懂音律,卻也不禁心馳神醉。易師爺更是猶如喪魂落魄一般。

(2)迷糊之中,耳際聽到幾下丁冬、丁冬的清脆琴聲,跟著琴聲宛轉往復,曲調甚是熟習,聽著說不出的受用。他隻覺全身沒半點力氣,連眼皮也不想睜開,隻盼永遠永遠聽著這琴聲不斷。琴聲果然絕不停歇的響了下去,聽得一會,令狐沖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任盈盈任盈盈

(3)聽了一會,覺得琴音與她以前在洛陽城綠竹巷中所奏的頗為不同,猶如枝頭鳥喧,清泉迸發,丁丁東東的十分動聽。

(3)那婆婆嗯了一聲,琴韻又再響起。這一次的曲調卻是柔和之至,宛如一人輕輕嘆息,又似是朝露暗潤花瓣,曉風低拂柳梢。睡夢之中,仍隱隱約約聽到柔和的琴聲,似有一隻溫柔的手在撫摸自己頭發,像是回到了童年,在師娘的懷抱之中,受她親熱憐惜一般。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迷迷糊糊中聽到幾下柔和的琴聲,神智漸復,琴聲優雅緩慢,入耳之後,激蕩的心情便即平復,正是洛陽城那位婆婆所彈的《清心普善咒》。

(4)隻聽得草棚內琴聲輕輕響起,宛如一股清泉在身上緩緩流過,又緩緩註入了四肢百骸,令狐沖全身輕飄飄地,更無半分著力處,便似瓢上了雲端,置身于棉絮般的白雲之上

過了良久良久,琴聲越來越低,終于細不可聞而止。令狐沖精神一振,站起身來,深深一揖,說道:“多謝婆婆雅奏,令晚輩大得補益。”

(5)兩人所奏的正是那《笑傲江湖》之曲。這三年中,令狐沖得盈盈指點,精研琴理,已將這首曲子奏得頗具神韻。令狐沖想起當日在衡山城外荒山之中,初聆衡山派劉正風和日月教長老曲洋合奏此曲。二人相交莫逆,隻因教派不同,雖以為友,終于雙雙斃命。今日自己得與盈盈成親,教派之異不復能阻擋,比之撰曲之人,自是幸運得多了。又想劉曲二人合撰此曲,原有彌教派之別、消積年之仇的深意,此刻夫婦合奏,終于完償了劉曲兩位前輩的心願。想到此處,琴簫奏得更是和諧。群豪大都不懂音韻,卻無不聽得心曠神怡。

​經典語錄

(1)“琴簫合奏,世上哪裏去找這一個人去?”

(2)“你師弟不是你殺的,你真氣不純,點那兩個穴道,決計殺不了他。你師弟是旁人殺的。”

(3)“緣之一事,不能強求。古人道得好:‘各有因緣莫羨人’。令狐少君,你今日雖然失意,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

(4)“令狐少君,臨別之際,我有一言相勸。” :“江湖風(百度)波險惡,多多保重。”

任盈盈

(5)“你不用難過,你師父、師娘、小師妹不喜歡你,難道……難道世上便沒旁人喜歡你了?”

(6)“你身受重傷,朝不保夕,偏偏還有這麽好興致來說笑。如此憊懶家伙,世所罕有。”

(7)“我叫祖千秋他們傳言,是要你……要你永遠在我身邊,不離開我一步。”

(8)“你一天比一天瘦,我……我……我也不想活了……”

(9)“這‘三屍腦神丹’服下之後,每年須服一次解葯,否則毒性發作,死得慘不堪言。東方不敗對那些江湖豪士十分嚴厲,小有不如他意,便扣住解葯不發,每次總是我去求情,討得解葯給了他們。”

(10)“眾位聽了,咱們今日到來,都是來投恆山派的。隻要令狐掌門肯收留,咱們便都是恆山弟子了。恆山弟子,怎麽算是妖邪?”

(11)“你為甚麽這樣說?連少林方丈、武當掌門,對你也禮敬有加,還有誰敢瞧你不起?你師父將你逐出華山門牆,你可別永遠將這件事放在心頭,自覺愧對于人。”

(12)“你身為恆山掌門,已于天下英雄之前揚眉吐氣。恆山華山兩派向來齊名,難道堂堂恆山派掌門,還及不上一個華山派的弟子嗎?今日已有近千名英雄好漢投入恆山派麾下,五岳劍派之中,說到聲勢之盛,隻嵩山派尚可和你較量一下,泰山、衡山、華山三派,又怎能及得上你?”

(13)“但願你事事順遂,早日前來。我……我在這裏日日夜夜望著。”

任盈盈

(14)“沖哥,我真是快活。”,“你率領群豪攻打少林寺,我雖然感激,可也沒此刻歡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寺中,你為了江湖上的義氣,也會奮不顧身前來救我。可是這時候你隻想到我,沒想到你小師妹……”

(15)“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終于是念著我多些,念著你小師妹少些。”

(16)“我知道,因此從來沒勸過你一句。如果你入了神教,將來做了教主,一

天到晚聽這種恭維肉麻話,那就……那就不會是現在這樣子了。唉,爹爹重上黑木崖,他整個性子很快就變了。”

(17)“我若隨你而去恆山,乃是不孝;倘若負你,又是不義。孝義難以兩全,沖哥,沖哥,自今而後,勿再以我為念。反正你……”,“反正你已命不久長,我也決不會比你多活一天。”

(18)“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

武功描寫

(1)方生手中並無兵刃,覺月使的是方便鏟,黃國柏使刀,辛國梁使劍,那婆婆使的是一對極短的兵刃,似是匕首,又似是蛾眉刺,那兵刃既短且薄,又似透明,單憑日影,認不出是何種兵器。那婆婆和方生都不出聲,辛國梁等三人卻大聲吆喝,聲勢威猛。令狐沖心下駭然:“這婆婆好厲害的武功!適才方生大師以袖風擊斷樹木,內力強極,可是那婆婆以一敵四,居然還佔到上風。”

(2)賈布手持一對判官筆,和盈盈手中一長一短的雙劍鬥得甚緊。令狐沖和盈盈交往,初時是聞其聲而不見其人,隨後是見其威懾群豪而不知其所由,感其深情而不知其所蹤。當日她手殺少林弟子,力鬥方生大師,令狐沖也隻是見其影而不見其形,直至此刻,才初次正面見到她與人相鬥。但見她身形輕靈,倏來倏往,劍招攻人,出手詭奇,長短劍或虛或實,極盡飄忽,雖然一個實實在在的人便在眼前,令狐沖心中,仍是覺得飄飄緲緲,如煙如霧。賈布所使的一對判官筆份量極重,揮舞之際,發出有似鋼鞭、鐵鐧般聲息。盈盈的雙劍始終不和他判官筆相碰。賈布每一招都是筆尖指向盈盈身上各處大穴,但總是差之毫釐。

(3)傳音入密:令狐沖轉過頭來,向西首瞧去,耳中忽然傳來細若蚊鳴的聲音:“沖哥,你是在找我嗎?”令狐沖又驚又喜,聲音雖細,但清清楚楚,正是盈盈的聲音。

盈盈傳音說道:“別過來,不可拆穿了西洋鏡。”這聲音如一縷細絲,遠遠傳來,鑽入他耳中令狐沖當即停步,心想:“我倒不知你有這樣的傳音功夫,定然又是你父親的一項秘傳了。”

(4)盈盈舞動短劍,十餘招間,餘下五名青城弟子盡皆受傷,兵刃脫手,隻得退開。

(5)盈盈短劍一揮,一劍將騾頭切斷,幹凈利落之極。令狐沖輕聲贊道:“好!”他不是贊她劍法快捷,以她這等武功,快劍一揮,騾頭便落,毫不希奇,難得的是當機立斷,竟不讓騾子發出半點聲息。

(6)一言未畢,身子微晃,左手中已多了柄寒光閃閃的短劍,疾向樂厚胸口刺去。樂厚萬料不到這樣一個嬌怯怯的美貌女子說打便打,事先更沒半點朕兆,出手如電,一劍便刺了過來,拔劍招架已然不及,隻得側身閃避。他更沒料到盈盈這一招乃是虛招,身子略轉之際,右手一松,一面錦旗已給對方奪了過去。

(7)盈盈身子不停,連刺五劍,連奪了五面錦旗,所使身法劍招,一模一樣,五招皆是如此。嵩山派其餘四人都是樂厚的師兄弟,拳腳功夫著實了得,左冷禪派了來,原定是以拳腳襲擊令狐沖的,可是盈盈出手實在太快,一霎之間,給她奇兵突出,攻了個措手不及,與其說是輸招,還不如說是中了奇襲暗算。

居所描寫

(1)首次出場——洛陽·綠竹巷

經過幾條小街,來到一條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盡頭,好大一片綠竹叢,迎風搖曳,雅致天然。眾人剛踏進巷子,便聽得琴韻丁冬,有人正在撫琴,小巷中一片清涼寧靜,和外面的洛陽城宛然是兩個世界

任盈盈

一行人去後,小巷中靜悄悄地一無聲息,偶然間風動竹葉,發出沙沙之聲。

令狐沖隨著他走進小舍,見桌椅幾榻,無一而非竹製,牆上懸著一幅墨竹,筆勢縱橫,墨跡淋漓,頗有森森之意。桌上放著一具瑤琴,一管洞簫。

(2)幼年居住——河北省黑木崖

黑木崖是在河北境內,由恆山而東,不一日到了平定州。

任盈盈

離平定州西北四十餘裏,山石殷紅如血,一片長灘,水流湍急,那便是有名的猩猩灘。更向北行,兩邊石壁如牆,中間僅有一道寬約五尺的石道。到得對岸,一路上山,道路陡峭。

沿著石級上崖,經過了三道鐵門,每一處鐵閘之前,均有人喝問當晚口令,檢查腰牌。到得一道大石門前,隻見兩旁刻著兩行大字,右首是“文成武德”,左首是“仁義英明”,橫額上刻著“日月光明”四個大紅字。

過了石門,隻見地下放著一隻大竹簍,足可裝得十來石米。到得崖頂,太陽已高高升起。日光從東射來,照上一座漢白玉的巨大牌樓,牌樓上四個金色大字“澤被蒼生”,在陽光下發出閃閃金光,不由得令人肅然起敬。

(3)美好時光——無名翠谷  

令狐沖道:“那也說得是。”隻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厘清幽的所在。

兩人便在這翠谷之中住了下來,烤蛙摘果,倒也清靜自在。

(4)之子于歸——杭州·梅庄

縱馬來到一個所在,一邊倚著小山,和外邊湖水相隔著一條長堤,更是幽靜。兩人下了馬,將坐騎系在河邊的柳樹之上,向山邊的石級上行去。向問天似是到了舊遊之地,路徑甚是熟悉。轉了幾個彎,遍地都是梅樹,老幹橫斜,枝葉茂密,想像初春梅花盛開之日,香雪如海,定然觀賞不盡。

穿過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條青石板大路,來到一座朱門白牆的大庄院外,行到近處,見大門外寫著“梅庄”兩個大字,旁邊署著“虞允文題”四字。

沖盈之間

一.學琴

【三聯版】但令狐沖始終未見過那婆婆一面,隻是聽她語音輕柔,倒似是位大家的千金小姐,哪像陋巷貧居的一個老婦?料想她雅善音樂,自幼深受熏冶,因之連說話的聲音也好聽了,至老不變.

【新修版】 但令狐沖始終未見過那婆婆一面,隻是聽她語音輕柔,倒似是位大家的千金小姐,哪像陋巷貧居的一個老婦?料想她雅善音樂,自幼深受熏冶,因之連說話的聲音也好聽了,至老不變.

一日令狐沖問道:婆婆,我曾聽曲前輩言道,那一曲笑傲江湖是從嵇康所彈的廣陵散中變化出來,而廣陵散則是書寫聶政刺韓王之事,之前聽婆婆奏這笑傲江湖曲,卻多文雅輕快之情,似與聶政慷慨決死是情景頗不相同,請婆婆指點。那婆婆道:曲中溫雅之情,是寫聶政之姐的心情。他二人姐弟情深,聶政死後,她姐姐去收屍,使其弟名垂後世。你能體會到琴韻中的差別,足見于音律頗有天分。頓了一頓,聲音低了下來,說道:你我如能相處時日多些,少君日後當能學得會這首笑傲江湖之曲,不過......那要瞧緣分了。令狐沖這些日子在綠竹巷中學琴,常聽著那婆婆溫雅親切的言談,想到婆婆年老,自己壽命也是不久長,這等緣分不知何日便盡,心中一酸,說道:但願婆婆健康長壽,弟子性命亦得多延時日,便可多得婆婆教誨。那婆婆嘆了口氣,溫言道:人生無常,機緣難言。這笑傲江湖之曲,跟廣林散的確略有不同。聶政奮刀前刺時,音轉肅殺,聶政刺死韓王,其後為武士所殺,琴調轉到極高,再轉上去琴弦便斷;簫聲沉到極低,低到我那竹侄吹不出來,那便是聶政的終結。此後琴簫更有大段輕快跳躍的樂調,意思是說:俠士雖死,豪氣長存,花開花落年年有俠士俠女笑傲江湖。人間俠氣不絕,也因此後段的樂調便繁花似錦。據史事雲,聶政所刺的不是韓王,而是俠累,那便不足深究了。令狐沖一拍大腿,說道:婆婆,您說得真好。弟子能得婆婆這般開導,再受十倍冤屈挫折,也不算什麽。那婆婆不再言語,琴韻響起,又是奔放跳蕩的樂音。

二.傾心

【三聯版】一個老者道:“福建泉州東南五百多裏海中,有座蟠龍島,聽說人跡不至,極是荒涼。”那婆婆道:“正是這座小島,你們立即動身,到蟠龍島上去玩玩罷。這一輩子也不用回中原來啦。”

【新修版】一個老者道:“福建泉州東南五百多裏海中,有座蟠龍島,聽說人跡不至,極是荒涼。”那婆婆道:“正是這座小島,你們立即動身,到蟠龍島上去玩玩罷。過得了七年八年,再回中原吧。”

三.密議

【三聯版】走了一陣,盈盈道:“我爹爹說過,你既不允入教,他去奪回日月教教主之事,便不能要你相助,可是……可是……”說著紅暈上臉。令狐沖道:“我雖不屬日月教,跟你卻不是外人。就算你爹爹見了我,要攆我走,我也是厚了臉皮,死賴活挨。”

【新修版】走了一陣,盈盈道:“我爹爹說過,你既不允入教,他去奪回日月教教主之事,便不能要你相助,可是……可是……”說著紅暈上臉。令狐沖道:“我雖不屬日月教,跟你卻是生死與共。就算你爹爹見了我,要攆我走,我也是厚了臉皮,死賴活挨。”

四.綉花

【三聯版】盈盈道:“隻要你此心不渝,今後咱們相聚的日子可長著呢。”

【新修版】盈盈道:“隻要你我此心不渝,今後咱們相聚的日子可長著呢。”

【三聯版】令狐沖道:“盈盈,你不妨擔心別人,卻決計不必為我擔心。我生就一副浪子性格,

永不會裝模作樣。就算我狂妄自大,在你面前,永遠永遠就像今天這樣。”盈盈嘆了口氣,道:“那就好了。”

【新修版】令狐沖道:“盈盈,你不妨擔心別人,卻決計不必為我擔心。我生就一副浪子性格,永不會裝模作樣。就算我狂妄自大,在你面前,永遠永遠就像今天這樣。”盈盈嘆了口氣,道:“那就好了。”隨即笑問:“像今天這樣,是怎麽樣?”令狐沖正色道:“千秋萬載,萬載千秋,令狐沖是婆婆跟前的一個乖孫子。”盈盈嫣然一笑,道:“這樣,我才真正佔盡了天下的好處。什麽千嬌百媚,青春年少,全不打緊。千秋萬載,萬載千秋,我任盈盈也永遠是令狐大俠身邊的一個乖女孩。”

【三聯版】令狐沖道:“是了!”伸嘴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盈盈滿臉飛紅,嬌羞無限,伸手推開了他。

新修版:令狐沖道:“是了!”伸嘴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盈盈滿臉飛紅,嬌羞無限。

五.復仇

【三聯版】她(盈盈)心中反而感到一陣甜意:“他從前確是對你很好,可是現下卻待我好得多了。

這可怪不得他,不是他對你變心,實在是你欺侮得他太也狠了。”

【新修版】她(盈盈)心中反而感到一陣甜意:“他從前確是對你很好,可是現下卻待我更加好得多

了。這可怪不得他,不是他對你變心,實在是你欺侮得他太也狠了。”

【三聯版】盈盈心道:“誰說隻有你媽媽一人?”

【新修版】盈盈心道:“誰說隻有你媽媽一人?還有我呢!”

六.聚殲

【三聯版】盈盈道:“正是。爹爹其實很喜歡你,何況你又是他神功大法的唯一傳人。”令狐沖道:“我決不願加盟神教,甚麽‘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甚麽‘文成武德,澤被蒼生’這些肉麻話,我聽了就要作嘔。”

【新修版】盈盈道:“正是。爹爹其實很喜歡你,何況你又是他神功大法的唯一傳人。”令狐沖道:“其實我對你爹爹也是既尊敬又投機,何況他又是我婆婆的爹爹,長了三輩。可是我決不願加盟神教,甚麽‘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甚麽‘文成武德,澤被蒼生’這些肉麻話,我聽了就要作嘔。”

【三聯版】盈盈縱身躍下,令狐沖搶將上去,擲下長劍,將她摟在懷裏。兩人都是喜極而泣。令狐沖輕

吻她面額,低聲道:“剛才可真嚇死我了。”

【新修版】盈盈縱身躍下,令狐沖搶將上去,擲下長劍,將她摟在懷裏。兩人都是喜極而泣。令狐沖輕

吻她嘴唇,低聲道:“剛才可真嚇死我了。”

七.拒盟

【三聯版】令狐沖轉頭向盈盈瞧了一眼,見她紅暈雙頰,臉露喜色,待眾人笑了一會,朗聲說道:“承教主美意,邀晚輩加盟貴教,且以高位相授,但晚輩是個素來不會守規矩之人,若入了貴教,定然壞了教主大事。仔細思量,還望教主收回成議。”任我行心中大怒,冷冷的道:“如此說來,你是決計不入神教了?”令狐沖道:“正是!”這兩字說得斬釘截鐵,絕無半分轉圜餘地。一時朝陽峰上,群豪盡皆失色。任我行道:“你體內積貯的異種真氣,今日已發作過了。此後多則半年,少則三月,又將發作,從此一次比一次厲害,化解之法,天下隻我一人知道。”令狐沖道:“當日在杭州梅庄,以及在少室山腳下雪地之中,教主曾言及此事。晚輩適才嘗過這異種真氣發作為患的滋味,確是猶如身歷萬死。但大丈夫涉足江湖,生死苦樂,原也計較不了這許多。”任我行哼了一聲,道:“你倒說得嘴硬。今日你恆山派都在我掌握之中,我便一個也不放你們活著下山,那也易如反掌。”令狐沖道:“恆山派雖然大都是女流之輩,卻也無所畏懼。教主要殺,我們誓死周旋便是。”......(令狐沖)當下哈哈一笑,向任我行抱拳行禮,又向向問天及諸長老作個四方揖,說道:“令狐沖在

見性峰上,恭候諸位大駕!”說著轉身便走。

【新修版】令狐沖轉頭向盈盈瞧了一眼,見她紅暈雙頰,臉露喜色,待眾人笑了一會,朗聲說道:“承岳父美意,邀小婿加盟貴教,且以高位相授,但小婿是個素來不會守規矩之人,若入了貴教,定然壞 了岳父大事。仔細思量,還望岳父收回成議。”任我行心中大怒,冷冷的道:“如此說來,你是決計不入神教了?”令狐沖道:“正是!”這兩字說得斬釘截鐵,絕無半分轉圜餘地。一時朝陽峰上,群豪盡皆失色。任我行道:“你體內積貯的異種真氣,今日已發作過了。此後多則半年,少則三月,又將發作,從此一次比一次厲害,化解之法,天下隻我一人知道。”令狐沖道:“當日在杭州梅庄,以及在少室山腳下雪地之中,岳父曾言及此事。小婿適才嘗過這異種真氣發作為患的滋味,確是猶如身歷萬死。但大丈夫涉足江湖,生死苦樂,原也計較不了這許多。”任我行哼了一聲,道:“你倒說得嘴硬。今日你恆山派都在我掌握之中,我便一個也不放你們活著下山,那也易如反掌。”令狐沖道:“恆山派雖然大都是女流之輩,卻也無所畏懼。岳父要殺,我們誓死周旋便是。”......(令狐沖)當下哈哈一笑,向任我行抱拳行禮,說道:“岳父大人,小婿今日對不住了!”又向向問天及諸長老作個四方揖,說道:“令狐沖在見性峰上,恭候諸位大駕!”說著轉身便走。

八.曲諧

【新修版】在最後新加一段話作為結尾:

令狐沖一生但求逍遙自在,笑傲江湖,自與盈盈結褵,雖償了平生之願,喜樂無已,卻不免受到嬌妻溫

柔的管束,真要逍遙自在,無所拘束,卻做不到了,突然之間,心中響起了《笑傲江湖之曲》的曲調,

忽想:“我奏這曲子,要高便高,要低便低,隻有自己一個人奏琴,才可自由自在,然如和盈盈合奏,

便須依照譜子奏曲,不能任意放縱,她高我也高,她低我也低,,這才說得上和諧和拍。佛家講求涅磐,

首先得做到無欲無求,這才能無拘無束,但人生在世,要吃飯,要穿衣要顧到別人,豈能當真無欲無求?

”涅磐是‘無為境界’,我們做人是‘有為境界’,在‘有為境界’中,隻要沒有不當的欲求,就不會受

不當的束縛,那便是逍遙自在了。”

評論:歷經千難萬險,沖盈二人的愛情終于修成正果。很多人看到舊版後記中說“盈盈的愛情得到圓滿,她

是心滿意足的,令狐沖的自由卻又被鎖住了。或許,隻有在儀琳的片面愛情之中,他的個性才極少受到拘

束,”進而認為沖盈的結合是被動的,勉強的,甚至認為令狐沖犧牲了自己後半生的幸福與自由而被迫與

盈盈結合,對于這些猜測,新修版的這段結局無疑作了最好的解釋,“得償平生之願,喜樂無已”,這就

是令狐沖與盈盈結縭之後的感受。不僅如此,這段話還包含了金老近年來對人生的感悟與思考,很值得大

家去理解和深思。

名字由來

任盈盈的名字蘊含著古韻之美,金老盡其豐富的想象力,來把詩中那憂傷的美麗的女子引領出來,把讀者引領到了一個幽靜的綠竹巷。關于她名字的出處,有很多說法,下面逐次列出。

之一:『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  

第一種說法,是任盈盈的名字和金庸另兩部小說中的女子溫青青殷素素的名字,都出自同一首詩,《古詩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巧的是,這三位女子都以美貌如花,刻畫生動的形象問世金書。

之二:『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第二種說法,是出自《古詩十九首》的另一句詩詞,比喻牛郎織女無法相見的相思之情。

由于這句詩詞的被認可範圍最廣,被許多金庸讀者誤以為主角間無法心意相通,始終被往事所擾。

從另一重境界而言,男女之間,貴乎“心有靈犀”四字,言語可以作假,琴簫為心聲,卻是萬萬不能作假。任盈盈與令狐沖生死與共,互相信任,並不需要言語就能明白彼此想法。

之三:“大盈若沖,其用不窮”,又雲:“道沖,而用之或不盈”。

也有一說,沖盈二人的名字出自《道德經》。盈和沖是道家的兩個狀態,就比如是一個容器滿和空,正應了二人的身份與性格。

之四: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此詞出自辛棄疾《青玉案》,詩中是一個經典的少女形象。

在春天的深夜,恍然間見到詩中的那少女俏立于燈火闌珊處,衣帶當風,她眼中含著閃爍的水波,正凝睇著回首的人微笑。

于衣香鬢影中穿梭,曲水流觴裏行遍,原來,你所尋覓的竟然在這裏。你跌跌撞撞,兜兜轉轉,卻不知道她始終在背後默默等候著,不離不棄。打破這僵局的,隻是你不經意的“一回首”。

這一說法,與《笑傲江湖》中“傾心”一章的情節也是相符合的。

詩寄我情

【詞】蘇幕遮·盈盈

作者:蘆葦文

綠竹巷,幽徑長,纖手如玉,凈琴為君張。弦挑流水洗客愁,眉間心上,千千結丁香。 露沾衣,古寺涼,莫弄清簫,此聲最斷腸。 黑木崖上誰成王? 笑傲江湖,何妨共子狂?

【詞】放歌江湖· 笑傲江湖

任盈盈

紅塵鬧,俗世多紛擾。有誰似我身如飛鳥,心也高渺?

盈盈笑,月容花間照。踏遍山水終生攜手,撫琴弄簫。

江湖老,碧血染弓刀。爭爭鬥鬥總為名利,誰能逍遙?

憑嘯傲,任我天下笑。喜樂無邊瀟灑自在,恩仇盡了。

【詞】虛花悟·任盈盈

作者:孤影驚鴻

仿《紅樓夢》金陵十二曲,套用原書曲譜。醉紅顏之虛花悟為其中一首。

幽巷閒栽雅菊,瑤琴寂寞覓歸途。

劍客尋絲訪竹,淑女許意情殊。

君傷懷,魂系華山月,終沉玉泉湖。

有所思,長嘆雙眉蹙。

花解語,清心淡看人逐鹿,唯思他日鳳棲梧

勇相隨,求得鴛侶白頭約。

正邪異,疏狂一笑恩仇泯,紅燭古曲齊來祝。

伉儷行,平川踏遍棲幽谷。

年年醉,浮名累世易榮枯,怎及我含情目?

【歌】隔篁曲諧·沖盈 ← ← ←【薦】

作詞:薇風蘭影 演唱:雨亭居士&微微風兒吹

(女)夢回洛陽道裏 依稀斜陽小巷藏下墨筆幽篁意

琴簫兩別離 是易奏一場流水落花不相惜

這日我著步搖香衣 悄卷簾動依依

君子如玉 仿佛昨昔

(男)美人隔花如迷 滄浪似血明月如刀痛過千萬裏

琴簫兩相聚 是笑傲此生風歌一舞為知己

那日我裝低頭有禮 不敢大聲呼吸

你弄柔夷 笑問今期

(女)攜手看煙雨 絲絲點點你擋起

(男)同心觀並蒂 團團葉葉我折取

清風吹葉長(合)相知相憶 五岳之巔拾你蹤跡

(女)雙飛又雙棲 一生求一個結局

(男)本是浪子無行 是誰嫣然臨水照花醉我千騎

看青山隱隱 鴻不鳴水不轉隻因無人合弦七

今夜江湖人聲岑寂 還披氈帽蓑衣

有所思意 有所思極

(女)清心普善緣起 誰料你動我芳心繚亂情如許

望洛水旖旎 梵音牽長一念具足三千世間語

今宵小樓風聲靜寂 洞簫又吹春曲

幽幽鳴兮 悠悠思極

(女)攜手看煙雨 絲絲點點你擋起

(男)同心觀並蒂 團團葉葉我折取

(女)畫樓桂堂唱(男)相知相憶 執手偕老心有靈犀

(女)雙飛又雙棲 一生求一個結局

(合)雙飛又雙棲 一生隻一個結局

(合)攜手看煙雨 絲絲點點你(我)擋起

同心觀並蒂 團團葉葉我(你)折取

清風吹葉長相知相憶 五岳之巔拾你蹤跡

雙飛又雙棲 和這笑傲江湖曲

【詞】念奴嬌.盈盈曲

作者:名世淑倫風雲(daiminb3517)

浮世如海,淘盡了,痴情兒女幾許。任他滔滔,數浪花,琴簫笑傲江湖。思過崖

雪,君自傷懷,不意一回顧。簾幕幽幽,一曲有所思悟。

江湖腥風血雨,佳人清心彈,花亦解語。五霸岡鬧,古寺涼,情到深處難觸。眉

目溪澗,騾子車外霧,攜手共度。江南紅燭,天涯從此同赴。

註:簾幕,通戀慕。

清心:暗指清心普善咒,盈盈所創。

琴簫之戀

"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唯有我知音"

謹以曹公此句,相贈令狐少俠與任大小姐。話說雲開霧散,花好月圓,在那江南梅庄,武林終于平平安安、風風光光地張羅了一場喜事,此事哄動江湖,皆來相賀。其中有桃谷六仙大鬧新房,有莫大先生的胡琴助興,就連武林泰鬥方證大師與沖虛道長,也不自禁地感染了喜氣。令狐沖遭逢人生至樂,在輕輕掀起蓋頭的剎那,面對著美人如玉劍如虹,柔情繾綣,佳期如夢,是耶非耶,亦真亦幻,這真可謂是十四部小說中最溫馨美滿的瞬間。當此際,讓我們與他一起且盡杯中之酒,讓往事成為過眼雲煙。

任盈盈

跟隨著金庸的一支妙筆,我們一起走遍高峰和險灘,感受著激揚與慨嘆,直至笑傲江湖,才終于走到了這一幕圓滿。

在這一段直指人心的江湖旅程之中,令狐沖跌跌撞撞地走上了漫漫的天涯孤旅,在風霜撲面之中踽踽而行。這個天地的過客,江湖的浪子,帶著眉宇間透出的傲骨,胸臆間沖出的不平,將要看盡人情冷暖,山河涼熱,迎接那命運無情的怒潮。

在五岳劍派和黑木崖六座崢嶸山峰的對峙裏,闢出那條洇洇潤潤的綠竹巷,它如此悠長如此深邃,在亂石荊棘之間曲徑通幽。沿著這曲折的小徑,令狐沖即將否極泰來,在人生的大失意之際,聽到那一曲安寧美好的清心普善咒,猶如久旱之人忽嘗甘露,足以撫慰平生:

“琴韻又再響起,這一次的曲調卻是柔和之至,宛如一人輕輕嘆息,又似是朝露暗潤花瓣,曉風低拂柳梢……睡夢之中,仍隱隱約約聽到柔和的琴聲,似有一隻溫柔的手在撫摸自己頭發,像是回到了童年。”

隨著雅致的琴韻丁冬,這一段的敘述有如行雲流水,漸趨空明。而在那竹簾之後秘密綻開的心事,更如同清風徐來,水波不興。伴著花開的聲音,一場愛情正被急急送往春天,它是那笑傲江湖之曲的前奏,將要傳遍江湖盡人皆知的這一場愛情的起興。

于是在傳琴授譜的數日之中,在令狐少俠的意料之外,人生的歌行體已悄然開始了它優美的吟詠。如果說對于學琴的令狐沖,一曲清澈高亢的碧霄吟,是在訴說著自由之歌,那是生命終究難舍的藍藍的白雲天。那麽低回婉轉的清心普善咒,則深藏在盈盈的心底,那是愛的秘語,是心中泛起的綠水之波瀾。曲調的宮商暗合著人生的平仄,從此,沿途便是那辛酸與歡笑同飛,愛情共自由一路。在江湖的險途之上,憑借著這一份美好的情感,令狐少俠就此能一路平安。

----“鴻雁不來,之子遠行。所思不遠,若為平生。”

這樣安靜美好的詩句,多麽像是寫給此時的任大小姐,寫給她女兒家脈脈的情懷。這個正值豆蔻年華的姑娘,拋棄了所有的權柄風光,寧願隱居在深深的陋巷。這是因為她有一顆寧靜的心,這顆心從不為世事繁華而跳動,隻等待為了愛情而綻放。任憑江湖有多少刀光劍影,這片心湖之中,卻始終是一派朗月清風。而當心湖泛起了水波,她的世界便也經歷著一場初闢鴻蒙。痴情的種子在土壤中萌發,那些欲說還休的心事,有遲疑也有向往,有羞澀也有慌張。這可真難煞了這位矜持的任大小姐,隻因萬縷情絲,盡皆系在了那一個浪子身上。

以金庸的世事通明,人情練達,寫到笑傲已能遨遊四海卻又收發隨心,不寫歷史而能直詰歷史,花樣文章而成傳世文章。在對沖盈二人的愛情描寫之中,有些是硬梆梆的實寫,有些是輕飄飄的虛寫,悲涼時有著深深的慰汲,歡喜中卻也帶著小小的戲謔。此時,他有意要對二人開上一個江湖大玩笑,當清澈的小溪映出了水中的倒影,在小小輕喜劇的氛圍之中,描寫盡得清新曼妙之態,萬物寂寥乾坤清澄,像一首短小歡快的如夢令:

----令狐沖感到那姑娘柔軟的軀體,又覺她一頭長發拂在自己臉上,不由得心下一片茫然。再看水中倒影時,見到那姑娘的半邊臉蛋,眼睛緊閉,睫毛甚長,雖然倒影瞧不清楚,但顯然容貌秀麗絕倫,不過十七八歲年紀……隻見她肌膚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隱隱透出來一層暈紅……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這個奇異的姑娘,像一首抒情詩一樣出現在月華之中,水為佩,風為裳,如同明珠著暈,美玉生光。她的長發在輕風中飄拂,她的倒影在波光裏蕩漾,這多像是那首歌所唱出的:

----是這般柔情的你給我一個夢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隱隱地蕩漾

與出場時的神秘婉約相比,此時的盈盈,雖然仍是羞澀任性,卻也多了三分溫柔可親。至此,筆墨已寫盡她的美,而比她的外表之美更可珍貴的是,她是令狐沖真正的知己,她能讀懂他琴曲中的心語,便能理解他磊落的為人。盡管令狐沖命在旦夕,兼且心有所屬,迷霧掩蓋四野,前路既阻且長,她卻要帶著愛的勇氣,毅然逆流而上。她曾經那麽羞澀,此刻卻無比堅強,她的愛是如此婉轉,卻也無比坦蕩。當她明白自己的心之所向,便寧願讓它驅散以往所有的驕傲與張狂,萬縷情絲,化成了一腔執著的愛意,當她負起令狐沖前赴少林,這一番舍身忘我,才終能換得未來的地久天長。

在金庸所有的女主角之中,盈盈有一顆最明凈的心,她深深通曉著愛的真諦,那就是紀伯倫所說的,真愛與疑忌永無交集。既然愛他,便信任他,回護他,等待他,與他並肩攜手,一同迎接那前路的風霜。這樣的愛,是如此簡單沉靜,卻能帶給你悠揚與芬芳。于是當琴心遭遇了劍膽,漂泊的小舟找到了歸去之纜。在蒼涼的世間,兩顆寬容的心,兩種真摯的情懷,終于漸漸貼近,如膠似漆水乳交融。當刻骨銘心的初戀如同螢火消散,這份愛情,卻能如清風明月之永恆。于是:

----如果我們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難改變

至少我還擁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顏

----令狐沖(對盈盈)道:“我是你的心肝寶貝,也隻有用我,才能向你換到解葯。”

此一際,是令狐少俠又在語出輕薄,耍個貧嘴。此時隔閡盡去,雨過天青,輕言密語,耳鬢廝磨之間,又帶了三分幸福,七分甜蜜。金庸雙手送與他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不禁令人深深感到:他才是“佔盡了天下諸般好處。”相比而言,令狐沖和盈盈的相遇和相知,最能讓人懷念起那些戀愛中的情懷,似愁似喜,若即若離,從陌生到熟悉,從尊敬到親昵。在靜靜的良宵,亦可以竊竊私語,說出那句“千秋萬載,永為夫婦”的八字真經,結下天長地久、生生世世的諾言。

盈盈的故事是知音的故事

這知音二字,是迷途遊子的路向,更是心靈永恆的故鄉。在青蔥歲月裏,我們也曾像令狐沖一樣,在漂泊之中尋找著煙霧中的雲彩,酒杯中的大海,這些,都是屬于我們年輕時代的浪子的情懷。而終有一天,當浪子回頭,倦鳥歸飛的時候,便可深入那醉鄉安穩處。無論人生曾如何失意,世事再怎麽摧殘,如今歸去溫柔鄉,祝願你能找到那個溫柔的羞澀的姑娘,她美好的情懷,她寬容的原諒,永遠都像是故鄉。當琴簫終于合奏出笑傲江湖之曲,在江湖上的半生風雨磨涅,一番踉蹌失意,便都冰雪消融了去。天上人間,有什麽能比此刻更加旖旎溫馨?人間天上,又有什麽能比此時更加平安喜樂?

遠去了陰謀與刀光,卻還有自由與愛情,隻要放縱著自由的腳步,終能找到那心靈的田園。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在梅庄江南,在世外桃谷,有她攜手便是天涯,有她相依便是故鄉,當琴簫終于合奏出這笑傲江湖之曲,便圓了那個自範蠡以來的千古未圓之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觀眾評價

金庸在後記(三聯版笑傲)裏感嘆,任盈盈雖然如願得與令狐沖結合,但令狐沖的自由卻從此被“鎖住”了,這或許很不公平,任盈盈知道令狐沖討厭日月神教的謅媚奉承,明知有可能與他分開也不開口勸他入教,這樣尊重他的自由的女子,還說“鎖住”令狐沖,實在大過分了

雖然感到任盈盈氣度高華,但說到底她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妖女”,這個矛盾,除了把武俠小說中的殺人視為卡通之外,無法化解。但蔡炎培先生的一個提示,使我醒悟過來,雖然未經證實,寫出來也頗有趣。

蔡先生說當年有一天見金庸挾著一疊《文學雜志》回報館,次日便寫了任大小姐,他懷疑構想是從奧菲尤斯與優裏狄加(Orpheus and Eurydice)的故事來。

希臘神話中,奧菲尤斯是一位豎琴聖手,琴聲能感動萬物,他的夫人優裏狄加不幸一病而逝,懷念不已,要求冥王放優回人世,冥王不肯,奧菲尤斯遂鳴琴哀訴,冥後感極而泣,于是求冥王許他夫妻團聚,冥王答允,但條件是直至脫離地府,奧不能回頭望優。奧遂得下地府帶優出來,但禁不住因她呼喚而回頭望,優從此消失,永不復見。

金庸借用的,就是這“不許回頭”,令狐沖在綠竹巷中的初遇任盈盈,一直隔簾傾談,根本沒有見過她的容貌,綠竹翁一聲“姑姑”,使他誤會她是德高望重的老太太,于是以“婆婆”相稱,自居晚輩。

到了五霸崗上,盈盈匿身草舍之中,令狐沖要帶她離開險境,她要他先答應不回頭看望,連她一片衣裙也不許看。令狐沖答應了,但路上一番難險,兩人滾下山坡,清流倒映,這才發現是個妙齡少女,溫文爾雅的“婆婆”從此消失,代之而出現的是一個宜嗔宜喜。忽喜忽怒的任大小姐。

這個構思,不單用得新奇有趣,而且解決了一些問題。以令狐沖的個性,若看見盈盈,一定不會老實將心事盡訴,盈盈亦沒有機會對他傾心,但這個“婆婆”又不能永遠維持下去,那麽索性以戲劇化手法揭穿,“婆婆”消失,兩人的關系才可以繼續發展下去。此外,慈和有禮的婆婆,居然是殺人不眨眼的魔教妖女,也能增加戲劇效果。

人物評價

盈盈是個極可愛的女孩兒,可愛處在她內在的豁達和外表的羞澀。

應該說任盈盈是很羞澀的女孩兒,並怕羞怕得出了名堂。因為羞澀,她使得五霸岡的江湖豪客聚會一陣風似地散了;因為羞澀,她讓見了她和令狐沖在一起的幾個漢子,自己戳瞎了眼睛。連什麽都不在乎的令狐沖都怕她的“羞”勁兒,兩個人相對時,連玩笑話兒也不敢多說一句,怕羞惱了任大小姐,真的會幾天不理人了。

就這麽怕羞的女孩兒, 內在還是很豁達大度的,正是如此,她才能和令狐沖情投意合,也正是如此,她才贏得了令狐沖。

盈盈是金大俠筆下很少不在情人面前使小性子,不打翻醋瓶的漂亮乖女孩兒(似乎使小性子,打破醋瓶子、 醋罐子、 醋壇子都是漂亮小姐的專利),說她是乖女孩兒,不是單指她溫柔,和順,而是明事理,懂得理解人。但任盈盈也不是故作大方,或真是大方到情郎心裏還有別人也不在乎的地步。 她也希望情郎心裏隻有她, 但她知道這急不得,所以,等到有一天她發現令狐沖關心她比關心小師妹多了,不無欣慰地說:“我終于在你心中多了一些。”

盈盈和令狐沖是絕配,正像令狐沖和任盈盈能把《笑傲江湖》彈奏得天衣無縫, 凡人隻能羨慕而已。

任盈盈集美麗,善良,溫柔,聰慧,武藝,大氣,才情,寬容于一身。

任盈盈是金大俠小說中數一數二的好姑娘,她的好處當然不會隻是美貌,念念不忘小師妹的令狐沖都不得不承認,任盈盈比小師妹美麗多了,但更主要的是她有著高潔美好的情操和品德。

任盈盈的出現,充滿了戲劇性,且又是合情合理,否則真的很難將她與令狐沖拴在一起。

任盈盈為什麽會對令狐沖如此愛慕著迷?當然不是令狐沖的英俊(林平之比令狐沖英俊多了),而是她被令狐沖的品德和情操打動了。

在綠竹巷之時,令狐沖誤以為她是一個年老德高的婆婆,就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故事,特別是對小師妹那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向任盈盈傾吐。可以說,是因為任盈盈能理解,能體諒,能知道令狐沖,這才是任盈盈愛情的堅實基礎,這樣的愛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是理性和成熟的。所以無論令狐沖今後怎樣,任盈盈都尊重他的選擇,對他體貼入微。

任盈盈對令狐沖的愛意傳出去了,因為她是魔教的“聖姑”,曾做過不少讓下屬們感恩戴德的好事,所以才有那麽多江湖奇人趕來向令狐沖大獻殷勤,這些人當然不懂得女兒家的心事,如此大肆張揚,女兒家的自尊往哪裏放?所以五霸崗上眾人的聚會倏然又散了個幹凈。

倪匡先生推測寫任盈盈跟在令狐沖身後,不許令狐沖回頭,是借用了希臘神話中的一個典故。那是關于奧菲尤斯與優裏狄加的故事:

“希臘神話中,奧菲尤斯是一位豎琴聖手,琴聲能感動萬物。他的夫人優裏狄加不幸一病而逝,奧菲尤斯懷念不已,要求冥王放優裏狄加回人世,冥王不肯,奧菲尤斯遂鳴哀訴,冥後感極而泣,于是求冥王許他夫妻團聚,冥王答允,但條件是直到脫離地府,奧菲尤斯不能回頭望優裏狄加。奧菲尤斯遂得下地府帶優裏狄加出來,但禁不住因她呼喚而回頭望,優裏狄加從此消失,永不復見。”

令狐沖從溪水中看到了任盈盈的少女美貌的面容,謎底至此才揭開。

不過與那個希臘神話相反的是,兩人並不是永不復見,而是從此比翼齊飛,相互憐惜,共赴人生艱難的旅途。

令狐沖本是個很重感情的人,心中有了小師妹,雖明知了無希望,也不會再去註意別的女孩子。但任盈盈出現的情節一層層地遞進,合情合理地發展,使他不知不覺間就陷了進去,當最後戲劇性地發現真相時,回想任盈盈的一片苦心痴心,怎能不讓令狐沖感動?

陰差陽錯,任盈盈終于如願以償,得到了令狐沖的感情。

令狐沖呢?他也擺脫了單戀的痛苦,找到了人生完美的歸宿。

盈盈被扣押在少林寺中,令狐沖猛然想起要去救盈盈。但想到要救盈盈的原因卻是“我何不趕在頭裏,求方證方丈將盈盈放出,將一場血光大災化于無形”?

唉,我又要為盈盈不平,原來這麽好的姑娘,此時還沒有刻骨銘心地在令狐沖心中扎下根。

盈盈最後出現,雖然她一身粗布衣衫,容色憔悴,卻依然掩不住其金子一般燦爛的真善美。令狐沖為之腦中一陣眩暈,他總算長了眼睛。和盈盈患難之後再次歡聚,令狐沖終于揮慧劍斬斷以前的孽情,要死心塌地相報盈盈知遇之情。

盈盈好聰明,看令狐沖隻是念著相救之恩,不提相愛之情,直接叫破:

“你直到現下,心中還是在將我當作外人?”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令狐沖海誓山盟,今後要真心對盈盈好,可心中不知不覺間,總還是有一絲鬼魅般的陰影。令狐沖才對盈盈全身心許諾,後來一見小師妹,又心神激蕩,不能自已了。他不顧一切沖出去殺了魔教眾徒為小師妹解圍。

盈盈的好處在于她和令狐沖一樣深情而專註。既然她已不悔地進行了選擇,她就有耐心,有信心,不急不躁,她寬容地給令狐沖以時間去愈合心中的傷口。誰笑到最後,誰才笑得最好,她必將會有最美的笑容。

盈盈永遠是令狐沖的福星,她不僅了解令狐沖受嵩山派指責其妄交匪人之困窘,而且帶眾草莽一齊投入恆山派,大壯了令狐沖掌門的聲勢,又建了“恆山別院”,既約束了眾豪傑,又不損恆山女尼們的清修,一舉數得。這使得令狐沖也自在多了,否則,一雄領眾雌,確是有些不便。

盈盈來了,令狐沖驚喜交加,滿臉微笑。看來他確實並非薄情寡義之人,在令狐沖的內心之中,盈盈終于有了一些分量。盈盈縹緲有仙女之姿,一往情深的真摯怎能不使令狐沖熱血上涌,再無他想。

盈盈面頰被東方不敗刺傷時,令狐沖對盈盈說“你佔盡了天下的好處,未免為鬼神所妒,臉上小小破一點相,那便是後福無窮”。 太過完滿,會遭天忌。此句話,大有深意。

盈盈最後對令狐沖道:“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終于念著我多些,念著你小師妹少些。”

影視演員

(01)施思1978年電影版《笑傲江湖》

(02)陳秀珠1984年香港無線版《笑傲江湖》

(03)劉雪華1985年台灣台視版《笑傲江湖》

(04)張敏1990年電影版《笑傲江湖》 

(05)關之琳1992年電影《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

(06)梁藝齡1996年香港無線版《笑傲江湖》

(07)袁詠儀2000年台灣中視版《笑傲江湖》 

(08)範文芳2000年新加坡版《笑傲江湖》 

(09)許晴2001年央視版《笑傲江湖》

(10)袁姍姍2012年于正版《笑傲江湖》 

在中國的電視劇史上,一共拍攝了六部《笑傲江湖》,其中香港拍攝了兩部,台灣拍攝了兩部,大陸拍攝了兩部,除此之外,新加坡電視機構也拍攝了一部。下面就是這七部《笑傲江湖》中的任盈盈。

一、1984年香港無線版《笑傲江湖》

主演:陳秀珠

二、1985年台灣台視版《笑傲江湖》

主演:劉雪華

三、1996年香港無線版《笑傲江湖》

任盈盈

主演:梁藝齡

四、2000年台灣中視版《笑傲江湖》

主演:袁詠儀

五、2000年新加坡電視機構版《笑傲江湖》

主演:範文芳

六、2001年大陸央視版《笑傲江湖》

主演:許晴

七、2012年于正版《笑傲江湖》

主演:袁姍姍

另外,2008年台灣偶像劇《黑糖群俠傳》,黑girl 小薰(黃瀞怡)飾,是改編版現代任盈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