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新民

任新民

任新民(1915年12月05日-),男,祖籍盛康鎮任家灣 ,出生于安徽省寧國市,航天技術與液體火箭發動機技術專家,中國飛彈與航天技術的重要開拓者之一。

1940年畢業于重慶軍政部兵工學校大學部。1945年獲美國密執安大學研究院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1985年當選為國際宇航科學院(IAA)院士 。領導和參加了第一個自行設計的液體中近程彈道式地地飛彈液體火箭發動機的研製,曾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2項、求是基金傑出科學家獎、中國載人航天工作突出貢獻者功勛獎章、"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等。

任新民是中國航天事業五十年最高榮譽獎得主,從事飛彈與航天型號研製工作,在液體發動機和型號整體技術上貢獻卓著。曾作為運載火箭的技術負責人領導了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發射;曾擔任試驗衛星通信、實用衛星通信、風雲一號氣象衛星、發射外國衛星等六項大型航天工程的總設計師,主持研製和發射工作。 是兩彈一星元勛之一、"中國航天四老"之一。

  • 中文名稱
    任新民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安徽寧國
  • 出生日期
    1915年12月5日
  • 職業
    航空航天
  • 畢業院校
    國立中央大學
  • 主要成就
    兩彈一星元勛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的功臣衛星通信工程的總設計師南京大學世紀校友
  • 逝世日期
    -

個人履歷

1915年12月5日,生于安徽省寧國縣(今寧國市),曾祖籍湖北省谷城縣盛康鎮任家灣,依《寧國縣志》記載,曾祖父遷至安徽寧國。

任新民任新民

1934-1937年,南京國立中央大學(國立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肄業。

1937-1940年,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造兵系學習,畢業。

1940-1945年,任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助教、講師;兵工署重慶21廠技術員。

1945-1949年,赴美辛辛那提磨床銑床廠實習;後就讀于密歇根大學研究院,獲機械工程碩士和工程力學博士學位;1948年被布法羅大學聘任為講師。

1949-1952年,任南京華東軍區軍事科學研究室研究員。

1952-1956年,任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教務處副處長、教授、教授會(教研室)主任、炮兵工程系副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校軍銜。

1956-1965年,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整體研究室主任、設計部主任、分院副院長兼設計部主任。

1965-1982年,任第七機械工業部第一研究院副院長兼研究所所長,部科研生產組副組長、七機部副部長。

1982-1988年,任航天工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

1988-1993年,任航空航天工業部高級技術顧問。

1993年,任航天工業總公司高級技術顧問。

2002年,獲得南京大學百年校慶期間獲"南京大學世紀校友學術成就金質獎章"。

2006年,獲得"中國航天事業五十年最高榮譽獎"。

職業生涯

任新民,1915年12月5日出生于安徽省寧國縣,祖父任國霖是位勤勞節儉的農民,父任海清曾任安徽寧國縣國小教師、校長,縣教育局局長、縣銀行行長等職,更是教誨子女讀書上進、掌握真本事。這些對任新民立志攻讀、渴求知識產生了深刻的影響。1927年年底,他國小畢業。1928年春考入安徽省宣城第四中學,時值北伐軍攻佔了宣城、寧國一帶。剛剛步入青年時期的任新民,開始閱讀一些革命進步書刊,萌生了隻有革命才能救中國的樸素信念。1929年10月,年僅14歲的任新民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1年,宣城孫埠暴動失敗,他與組織失去了聯系,于是暗下決心:走科學技術救國、強國、富國之路。

任新民任新民

國中畢業後,在寧國小當了半年教師。強烈的求知欲望,促使他又考入南京鍾英中學高中部。1934年高中畢業,考取南京國立中央大學。1937年"蘆溝橋事變"後,他又考入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造兵系,1940年畢業。任兵工署重慶21廠技術員、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助教和講師等職。

1945年6月,公費赴美國辛辛那提磨床、銑床廠實習,後考取美國密歇根大學研究院的研究生,先後獲機械工程碩士和工程力學博士學位,1948年9月,被美國布法羅大學機械工程系聘任為講師。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即將誕生,身居大洋彼岸的任新民歡欣鼓舞,感到報效祖國有望了。他幾經周折和艱辛,于1949年8月回到了故鄉,9月應南京華東軍區軍事科學研究室招聘任研究員。1952年8月,隨該研究室並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歷任院教務處副處長、炮兵工程系教授、火箭武器教授會(教研室)主任、系副主任等職,1955年被授予技術上校軍銜。

1956年8月調赴北京,參加籌建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歷任整體技術研究室主任、一分院液體發動機設計部主任、一分院副院長兼液體發動機設計部主任;1965年任第七機械工業部一院副院長兼液體發動機研究所所長,1975年6月被任命為第七機械工業部副部長;1982年任航天工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1989年任航空航天工業部高級技術顧問;1993年任航天工業總公司高級技術顧問。

任新民曾擔任多項大型航天系統工程的技術負責人或總設計師。從1979年起,他連續當選為中國宇航學會第一、二屆理事長,第三屆名譽理事長。1985年起,他一直擔任國防科技國家科技進步獎評審委員會的副主任,並兼任航天行業評審組組長。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學部委員(現稱院士);1985年當選為國際宇航科學院(IAA)院士,1988年又被該院聘任為理事;1988年被國務院聘任為國家學位委員會委員。他還被哈爾濱工業大學、華東工程學院等院校聘任為兼職教授;1988年還被美國國際空間大學創辦者協會聘任為初始會員。

科技成就

技術帶頭人

1956年10月8日,成立了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擔任整體技術研究室主任的任新民和創業者們一起,開始向飛彈與航天這一全新技術領域攀登。他們組織了飛彈與火箭各專業技術講習班,採用互教互學和測繪蘇聯提供的P-1模型飛彈的辦法,探求著飛彈與火箭知識。任新民曾親赴滿洲裏接收從蘇聯引進的P-2飛彈,他還作為中方代表在協定上簽字。

任新民任新民

飛彈與航天技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發展起來的一門新興的套用技術,是多種基礎學科和現代科學技術的高度綜合與運用。50 年代中期的中國,經濟基礎和工業技術基礎都還十分薄弱,相當多的專業技術和學科領域尚屬空白。當時隻有錢學森教授在美國參加過飛彈與火箭的研究、試驗工作。1958年1月,開始了P-2飛彈的仿製工作。液體火箭發動機被稱為飛彈的"心髒",是飛彈仿製中的重要關鍵技術之一。當時擔任液體火箭發動機設計部主任的任新民和同事們先後克服了材料、工藝、設備及推進劑等方面的重重困難,終于在1960年下半年仿製成功P-2飛彈的液體火箭發動機。1960年12月,成功地發射了中國製造、使用國產推進劑的兩枚近程彈道飛彈。中國人在掌握飛彈技術的道路上邁出了可喜的第一步,中國有了自己造的飛彈,從而掀開了中國武器裝備嶄新的一頁。

在中近程飛彈的自行設計工作中,他擔任這一型號的副總設計師,主管發動機研製工作。自行研製遠比仿製困難得多,他夜以繼日地工作著,挫折和困難接踵而至。1960年,蘇聯撤走了專家,國內經濟建設出現了暫時性的困難,他和同事們沒有在困難面前低頭,終于在1962年1月獲得第一台自行研製的液體火箭發動機的試車成功。

在向尖端技術進軍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1962年3月21日進行的第一枚中近程彈道飛彈飛行試驗遭到了失敗,但他們沒有氣餒,很快開始了緊張的故障分析。他主持了多種發動機系統方案的分析論證工作,並進行了不同方案的地面試驗,有針對性地對設計進行了修改,提高了發動機結構的抗振強度和比推力,接著進行了性能、可靠性和全彈試車。還同其他分系統的科技人員進行了這一中近程飛彈的整體技術方案、控製分系統、彈體結構分系統等的設計修改與地面試驗。經過改進後的中近程飛彈于1964年6月29日再次進行飛行試驗,取得圓滿成功。這標志著中國已掌握了自行研製飛彈的技術,邁開了獨立研製飛彈的步伐。

中近程飛彈研製成功後,又轉入了一個全新型號--液體中程彈道飛彈的研製工作。他主持這一飛彈的液體發動機研製工作,同有關科技人員、工人一起,先後解決了發動機的不穩定燃燒、高轉速高性能渦輪泵的設計、四機並聯技術、推力室的真空釬焊、波紋板成型、等離子噴塗、材料的相容性等關鍵技術。特別是在突破燃燒室高頻不穩定燃燒這一技術難關時,他親自進行分析計算、參加試車、參加討論,經過多個技術方案的反復比較和百餘次的試車,最後採用了隔板、液相分區的方案,圓滿地解決了這一關鍵技術。為這一中程飛彈的研製成功提供了必要的條件。1965年後他全面負責這一飛彈的研製工作,帶隊赴試驗基地領導飛行試驗,雖已年過半百,在塞北的寒冬臘月,住在簡易的宿舍裏,得了重感冒,仍堅持在測試工作的第一線。他為這一飛彈按期研製成功作出了重要貢獻。

他受命擔任中遠程彈道飛彈和由此飛彈改進而成的長征一號運載火箭的技術負責人,而且同年輕的科技人員一起在戈壁大漠中尋找飛彈殘骸;在洲際液體彈道飛彈的研製工作中,他主持了液體發動機方案的論證與設計工作,參加了關鍵技術的攻關工作;在向太平洋預定海域進行發射試驗時,他擔任發射場區的總指揮;爾後,他還作為試驗隊隊長,組織領導了由這一飛彈演變而成的長征二號、風暴一號運載火箭發射套用衛星的試驗任務,均獲圓滿成功。他幾乎參加了中國所有的第一代液體彈道飛彈和運載火箭的研製工作,並作出了卓著的貢獻。

人造地球衛星

任新民是發射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的長征一號運載火箭的技術負責人。正當長征一號研製工作進入關鍵時期,"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科研生產隊伍和秩序都受到了嚴重的破壞與幹擾,他自己也受到了程度不同的沖擊。由于得到周恩來總理的點名保護,才使他能專心致志地從事型號研製工作。從整體方案到各分系統,他深入現場親自對各種技術問題進行認真的分析研究、校核、審查和落實。經過五年多的艱苦奮鬥,終于在1970年4月24日,成功地用長征一號發射了中國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從而使中國掌握了研製多級運載火箭和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技術,揭開了中國航天活動的序幕。長征一號運載火箭也光榮地載入了中國航天史冊。他同著名科學家錢學森等研製試驗的有功人員,于當年"五一"國際勞動節晚上,在天安門城樓上受到了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周總理稱他們是"中國放衛星的人"。

任新民任新民

總設計師

試驗衛星通信工程于1977年9月被列為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80年代前期三項重點任務之一。任新民被任命為工程總設計師。早在60年代中期,擔任液體發動機研究所所長時,根據國外動力裝置技術發展的動態和趨勢,他就組織少數科技人員開展液氫液氧發動機的預研工作。到了70年代,該工程立項後,他作為分管技術工作的副部長,一直領導和關註著這一工程的運載火箭的研製。特別是第三級採用常規推進劑(偏二甲肼和四氧化二氮),還是採用低溫高能推進劑(液氫和液氧)兩個技術方案的論證中,他申明自己的見解:"盡管氫氧方案的關鍵技術多,難度比較大,工作量大,研製周期長,但能提高運載能力,且又是今後航天技術發展所需要的,這個台階遲早得上。而且我們已具備了初步的技術條件與設施設備條件,經過努力是可以突破這一技術關鍵,我們應知難而進。"經過他和他的同事的力爭,最後領導決定發射通信衛星的運載火箭第三級採用液氫液氧為第一方案,並將這一運載火箭命名為長征三號。

任新民任新民

氫氧發動機的研製試驗艱難曲折,攻克了一個個技術上的"明堡暗碉"。例如:低溫給材料工藝技術帶來的難題、液氫液氧的泄漏問題、二次啓動問題、滑行段的推進劑管理問題、渦輪泵的次同步共振問題、啓動縮火問題等等。他作為一名技術指揮員,在艱難險阻和挫折面前不退縮、不動搖,極大地鼓舞了士氣。他身先士卒,親自分析研究試驗資料,現場查看實物,審閱設計圖紙,查閱國內外有關的技術資料,親自提出或與其他科技人員一起討論確定了一系列有針對性或綜合治理性的技術措施,使多種技術難題終得解決。1983年5月,全系統試車獲圓滿成功。

長征三號的重大技術關鍵還有縱向耦合振動(國外文獻稱為POGO問題)、火箭低頻振動環境管理等。在這些關鍵技術的解決中,從理論分析計算,到技術方案、試驗方案的製訂與審定,他都親自參加和進行決策。特別是在解決大型運載火箭的縱向耦合振動問題時,他首先提出這個問題,並選定為此而開展的研究課題,組織隊伍、落實經費,並進行了大量的技術協調,還審定了試車台的改台方案和試驗方案,親赴現場指導試驗。最後根據各種研究試驗結果,決定在一、二級氧化劑系統泵前加皮囊式蓄壓器,燃燒劑系統不再加蓄壓器。通過多次飛行試驗的結果證明,這一措施有效地抑製了運載火箭的縱向耦合振動,為長征三號發射成功提供了保證。POGO問題的解決標志著中國在大型運載火箭結構與液路系統動態特徵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不僅為中國今後大型運載火箭的研製積累了新的、可貴的經驗,還帶動了國內有關技術學科的發展。

要把試驗通信衛星送到距地面36000公裏的赤道上空,與地球自轉角速度相同,與地球同心且與赤道面共面的地球靜止軌道,完成通信廣播任務,除研製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外,還要研製通信衛星,研製和建設跟蹤、測量與控製系統,研製和建設發射場系統,以及通信廣播地面站系統等。擔任工程總設計師的任新民,不僅領導長征三號的研製,負責五個系統的技術協調和對重大技術問題進行決策,還親自領導和參加了通信衛星、跟蹤測量與控製、發射場、通信廣播地面站等系統的重大技術關鍵的攻關與決策。他在1972 年以後,還兼任新成立的、承擔微波統一測量系統地面設備研製任務的"450"工程辦公室主任,直接領導了研製試驗工作和大量復雜的技術協調工作。這一微波統一測量系統的研製成功,保證了中國衛星測控通信任務的需要,也使中國的測控通信技術跨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經過十幾個寒暑的奮戰,1984年1月29日,長征三號第一次執行發射東方紅二號的任務,但由于第三級氫氧發動機的第二次啓動出現了在地面無法認識和發現的故障,未能將衛星送入地球同步轉移軌道。他承受住了各種壓力,查看遙測、外測等飛行試驗資料,分析故障原因,製定改進措施。特別是他親自提出了一條經過後來飛行試驗考驗是有效的、且一直採用的重要措施。改進後的長征三號于1984年4月8日,成功地將第二顆東方紅二號送入了地球同步轉移軌道,4月16日定點于東經125°赤道上空,性能指標符合設計要求,這次發射任務獲得圓滿成功。至此,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80年代前期的三項重點任務全部完成,表明中國運載火箭技術已進入世界先進水準,衛星通信技術也開始邁向世界先進水準。在帶有低溫推進劑的運載火箭技術和地球靜止軌道衛星的發射與測控技術等方面,都有可喜的進步。他作為工程總設計師指揮了多次實用通信衛星的發射與定點,為國民經濟有關部門和軍事單位提供了通信、廣播、電視等的服務,收到了巨大的經濟與社會效益。

1990年4月,他作為發射外國衛星工程的總設計師,用長征三號成功地將美國休斯公司研製的亞洲一號通信衛星送入了地球同步轉移軌道,圓滿地完成了商業發射契約,實現了中國運載火箭國際商業發射服務零的突破,使海內外的炎黃子孫受到了極大的振奮,贏得了良好的國際信譽。

衛星研製貢獻

在他擔任第七機械工業部副部長時,就分管風雲一號氣象衛星工程,特別是對發射用的長征四號A更給予了極大的關註,從技術方案的確定,到重大技術關鍵的解決,他都親自參加、親自決策。後來,他被任命為風雲一號試驗氣象衛星工程的總設計師,就更潛心致力、盡職盡責地抓長征四號A、風雲一號及其他系統的研製工作。1988年9月和1990年9月,他兩次組織領導了長征四號A的成功發射,第一顆風雲一號雖隻正常運行39天,但地面接收的圖像已接近美國第三代業務套用氣象衛星的水準,當時正在北京參加亞太地區氣象會議的代表,在國家氣象局氣象衛星資料處理中心觀看接收到的衛星雲圖時,都交口稱贊。這第二顆試驗氣象衛星為在北京召開的第11屆亞運會的氣象預報作出了貢獻,並為特定的科學探測衛星和中國的南極考察提供了氣象保障。這兩顆試驗氣象衛星取得了多項科學技術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任新民任新民

他擔任著風雲一號○二批(風雲一號改進型)工程的總設計師。他還是另外兩項返回式科學技術試驗衛星工程的總設計師。其中一項已進行了兩顆衛星的成功發射與回收;另一項已研製成功了長征二號D運載火箭和新的返回式科學技術試驗衛星,並于1992年8月和1994年7月進行了兩次成功的發射與回收。這兩項工程都已圓滿地完成了科學探測與技術試驗任務,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他除盡心盡力地完成上述各項航天工程總設計師的職責外,還擔任著新一代大容量通信衛星東方紅三號工程的技術顧問,並且于1994年2月和1994年11月兩次赴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參加了長征三號A發射實踐4號和配重星、長征三號A發射東方紅三號的組織領導工作。

思想品格

任新民領導衛星通信工程的過程,也突出地反映了他的道德風範、思想品格和治學態度。他非常註重深入科研生產第一線處理和解決技術問題。在這方面他確有深刻的體會:"一個科技人員判斷和處理技術問題,一是靠他的基礎技術知識和實踐經驗;二是靠他不斷深入實際,從廣大科技人員、工人那裏,從實踐中汲取和補充知識;三是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他還經常深有感觸地說:"搞工程性技術工作的,即使是再有造詣的專家,不深入實際就會退化,會'耳聾眼花',三年不接觸實際,就基本上沒有發言權了。"

飛彈與航天工程大多是復雜的系統工程,涉及到諸多的專業和學科。任新民在主持型號研製工作中發揚技術民主、集思廣益。處理和解決技術問題時,既充分聽取各方面的意見,特別是第一線科技人員的意見;又敢于發表、堅持和修正自己的技術見解,敢于負責,敢于對重大技術問題適時而果斷地作出決策。這正是他難能可貴之處。

他通過多年的研製實踐切身體會到,研製過程中的任何一個環節,甚至是一個元器件、螺釘、螺帽、焊點、導線出了問題,都會導致整個型號飛行試驗任務的失敗,直至出現重大的傷亡。因此,他始終牢記著周恩來總理親自為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研製工作製定的"嚴肅認真,周到細致,穩妥可靠,萬無一失"的16字方針,並將其落實到全體參加人員,型號的研製、試驗、生產的全過程,狠抓、細抓與飛彈航天事業生死攸關的質量、安全與可靠性這個頭等大事。他恪守一條原則:在地面能做的工作、能進行的試驗,一定要做透、做充分;發現的問題和疑點,一定要查清,並舉一反三,徹底解決和排除,決不能帶著問題、疑點和隱患上天。正是由于這種科學的精神、嚴格的管理,才使一系列型號研製得以勝利完成。

領導管理

早在1956年春天,任新民在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擔任教授時,曾作為科技專家的代表參加了中國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的製訂工作。

60年代中期,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組織科技專家討論飛彈技術發展方向、技術途徑及規劃,他深思熟慮,對"火箭技術發展途徑"和"發展規劃"都實事求是地提出了一些意見與建議,特別是從液體火箭發動機這一專業技術角度分析了這一規劃的必要性與可行性。這對中國第一代彈道飛彈和運載火箭的發展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在70年代後期,國防科委主任張愛萍主持了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80年代前期三項重點任務的討論。他當時擔任第七機械工業部的副部長,從技術方向、技術途徑和技術方案以及技術可行性等方面進行了翔實的論述,為確立這三項重點任務提供了重要論據。

他還多次主持了中國液體火箭發展方向、技術途徑、規劃、技術方案等的討論,特別是力主盡早開展新型氫氧發動機的研製。當代,中國液體發動機的研製已初步形成系列,且具有較高的質量與可靠性,為各種運載火箭的研製提供了保證。這些都凝集著他的心血與辛勞。他還領導了中國液體火箭發動機試車台的建設,從規劃的製訂,技術方案的確定、設計、審查,到建設的實施,他都親臨第一線,參加討論和決策。從而為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的發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礎和前提。一些外國宇航界的同行參觀了中國的試車後,稱贊有特色,中國人在航天事業上走出了自己的發展道路。

1984年,中國的試驗通信衛星發射成功後,時隔不久,他反復地講:"前30年我們走過來了,後30年幹什麽、如何幹。"還經常宣傳他構想的中國飛彈與航天技術新的發展藍圖:"中國的運載火箭要改進、完善,動力系統與控製系統等都要提高技術水準;要有一個新的長遠規劃,要提高運載能力、形成系列、降低成本;要努力提高質量與可靠性;要努力進入國際商業發射服務市場。套用衛星要努力提高研製水準,包括各種技術性能指標,如:長壽命、高可靠、提高有效載荷與衛星總質量之比等;要使一些主要的套用衛星建立長期、穩定、協調、持續的運行系統;要以國民經濟建設、國防建設的需求為牽引,增加套用衛星的品種與種類,逐步配套;套用衛星要與套用方法研究、地面套用系統等統籌規劃、協調發展,以充分發揮其在國民經濟建設、國防建設、科學技術進步等方面的效益。"

任新民曾兩次主持了宇航學會召開的關于"航天技術與國民經濟建設"的研討會。他在大會上作報告,並帶領有關人員向李鵬總理等中央領導作了匯報,提出了建立長期、持續、穩定、協調的套用衛星運行系統的建議。

他多方呼吁:"要對中國的載人航天技術提早進行規劃與論證和關鍵技術的預先研究,以保持中國航天技術的發展勢頭,在世界航天高技術領域繼續佔有一席之地。"1985年7月,他以部科技委的名義,親自發起並主持召開了"關于空間站問題的研討會",會後出版了文集,對中國載人航天技術的研究與發展作了開拓性的工作。

他在中國航天科技工業的規劃性工作中不斷地作出貢獻,並提出多項具有遠見卓識的見解,這與他通過實踐熟悉各類航天型號的研製情況,並積累了豐富的研製試驗和科技管理經驗等是密切相關的。他堅決執行國家給航天科技工業製定的"自力更生為主,力爭外援和利用資本主義國家已有的科學成果"的方針,堅信中國人行,可以用自己研製的運載火箭發射自行研製的通信衛星,還可以進行外國衛星的商業發射服務。他還深有感觸地說:"中國的飛彈與航天事業之所以能取得一些成績,在世界有了發言權,自力更生、艱苦奮鬥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尊重科學、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這也是他研究規劃和領導型號研製工作所遵循的又一個重要原則。他考慮問題的基點是客觀和科學,時刻註意按科學規律辦事,嚴格執行型號研製程式。他還經常告誡科技管理人員:"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不抓好預先研究,搞好技術貯備,那是會受到科學規律懲罰的。"

由于他在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上的成就與貢獻,贏得了廣大科技人員和工人的普遍贊譽:"樸實勤奮,德高望重",為航天人敬重的楷模和典範。老驥伏櫪,霜重葉紅,這位接近耄耋之年的老航天仍一如既往,奔波于研究所、工廠和衛星發射中心,在他眷戀的飛彈與航天園地裏辛勤地耕耘著。

獎項榮譽

任新民曾當選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被連選為第三、四、五、六、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六、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

他多次立功受獎,1984年榮立航天部一等功;1985年,他作為項目的主要完成人之一榮獲"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等兩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89年和1990年,因在航天型號工程研製試驗中的成績突出,榮獲兩次航空航天部通令嘉獎;1990年,被批準為首批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1992年,被評為航空航天部有突出貢獻的老專家;1994年,獲求是科技基金會傑出科學家獎。1995 年,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

任新民參加了中國飛彈與航天事業建立、發展的全過程,撰寫、審查了大量的科技報告和型號研製技術總結。他在科學技術上的成就與貢獻,更主要的是集中地表他為液體火箭發動機、運載火箭以及大型航天系統工程的研製成功,所付出的巨大勞動和心血。他在中國飛彈與航天技術發展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主要論著

《中國大百科全書·航空航天卷》1985年

《當代中國的航天事業》編輯委員會(任新民為副主編)1986 年

任新民《顧既往,瞻前途--話中國航天事業·回顧與展望(1949-1989)》1989年

Ren Xin min.China's Space Development Policy.Space Utilization and Applications in the Pacific,Volume 73 AAS,1990

任新民《中國航天發展戰略探討.套用衛星與衛星套用研討會文集(二)》1991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