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文化

仰韶文化

仰韶文化是黃河中遊地區重要的新石器時代文化,于1921年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被發現。仰韶文化的持續時間大約在公元前5000年至3000年(即距今約7000年至5000年,持續時長2000年左右),分布在整個黃河中遊從今天的甘肅省到河南省之間。當前在中國已發現上千處仰韶文化的遺址,其中以陝西省為最多,總計2040處,佔全國的仰韶文化遺址數量的40%,是仰韶文化的中心。仰韶文化的名稱來源于其第一個發掘地——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的仰韶村遺址。

  • 中文名稱
    仰韶文化
  • 分布
    黃河中下遊,陝、豫、晉、甘為主
  • 文化類型
    新石器時代文化
  • 中心區
    關中、豫西、晉南
  • 代表性遺址
    仰韶村遺址、半坡遺址
  • 年代
    距今約7000年-5000年
  • 社會結構
  • 發現者

​基本介紹

分布

  仰韶文化是距今約7000~5000年中國新石器時代的一種彩陶文化。因1921年首次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發現,故按照考古慣例,將此文化稱之為仰韶文化。主要分布于黃河中下遊一帶、以秦晉豫三省為核心的中原地區,以陝西大部、河南西部和山西西南的狹長地帶為中心,東至河北中部,南達漢水中上遊,西及甘肅洮河流域,北抵內蒙古河套地區。

仰韶文化

1921年澠池仰韶村遺址發現後,到2000年為止,全國有統計的仰韶文化遺址共5213處,其分布範圍,以華山為中心分布。東起豫東,西至甘肅、青海,北到河套內蒙古長城一線,南抵江漢,中心地區在陝西關中、陝北一帶。分布省份有陝西、甘肅、河南、山西、河北、內蒙古、湖北、青海、寧夏等9個省區,具體分布情況是:陝西省2040處、河南省1000處、山西省1000處、甘肅省1040處、河北省50處、內蒙古自治區約50處、湖北省23處、寧夏回族自治區7處、青海省3處。其中,陝西省主要分布在關中和陝北南部的延安地區,兩地相加達1774處,遺址數量大大超過周邊省份。目前,仰韶文化分布區面積最大的遺址,是陝西關中地區耀縣的石柱塬遺址,面積竟達300萬平方米。

漢族的先民據先秦文獻記載的傳說與夏、商、周立都範圍,漢族的遠古先民大體以西起隴山、東至泰山的黃河中、下遊為活動地區;主要分布在這一地區的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這兩個類型的新石器文化,一般認為即漢族遠古先民的文化遺存。

仰韶文化

仰韶遺址位于洛陽市西80公裏澠池縣東北的仰韶村。仰韶村北面不遠處是屬于崤山山脈的韶山,峰巒疊翠,山清水秀,抬頭仰望,心曠神怡,這大概就是仰韶村名的由來。1961年國務院公布仰韶遺址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發現

1916年6月當瑞典人安特生教授在山西勘探銅礦資源的時候,偶然的機會讓他發現了一批古新生代的生物化石,這一發現結合當時礦藏資源勘探工作難以為繼的狀況,安特生教授以及當時地理測繪研究所所長丁文江先生隨即調整了工作重心,轉而進行對古新生代化石的大規模收集整理工作,同時這一工作也得到了當時民國農商部以及瑞典皇家的支持,于是,安特生先生的考古生涯自此也拉開了帷幕。

仰韶文化主要分布于黃河中下遊一帶,以河南西部、山西西南的狹長地帶為中心,東至河北中部,南達漢水中上遊,西及甘肅洮河流域,北抵內蒙古河套地區。已發掘出近百處文化遺址,出土文物均反映出較同一的文化特征。

仰韶文化

仰韶文化遺址總面積近30萬平方米,文化層厚約2米,最厚達4米。1951年,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對該遺址進行了小規模發掘,發現這裏有四層文化層相疊壓,自下而上是仰韶文化中期-仰韶文化晚期-龍山文化早期-龍山文化中期。由于以彩繪陶器為特征的文化現象首先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發現,故命名為“仰韶文化”,從而使仰韶村遺址聞名中外。1961年3月國務院將仰韶文化遺址定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4年,中國歷史博物館組織中國和美、英、日等國的考古專家進行國際田野文物考察,在仰韶村附近的班村,發現了大量珍貴文物,其中最有價值的是數十斤5000年前的小米,說明中國農業發展具有悠久的歷史。

價值

通過對仰韶文化遺址的發掘,及對陝縣廟底溝與三裏橋遺址、洛陽王灣遺址和孟津妯娌遺址等的發掘,結合陝西半坡遺址等大面積發掘,考古工作者進一步明確了仰韶文化時期的基本面貌。

仰韶時期的人們過著定居生活,擁有一定規模和布局的村落;原始農業為主要經濟形式,同時兼營畜牧、漁獵和採集;主要的生產工具是磨製石器;生活用具主要是陶器;此時反映人們意識形態的埋葬製度已經初步形成。

仰韶村遺址的發掘,第一次證實了中國在階級社會之前存在著非常發達的新石器時代文化,並從此開始把考古學的研究領域擴大到舊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和鐵器時代。傳說中的炎帝、黃帝、帝嚳等大的部落的真實的經濟生活和文化活動,都可以以仰韶文化為依據來進行探討。仰韶遺址的考古與發掘,無可辯駁地證明了中國不但有新石器時代的遺存和文化,而且相當發達,使過去宣揚的“中華文化西來說”不攻自破。仰韶文化以黃河中遊為中心,分布廣泛,南到江漢平原,北達內蒙古草原,目前發現的遺址有一千餘處。仰韶文化上下數千年,縱橫幾千裏,在世界範圍內來說也是罕見的。仰韶文化是距今約5000~7000年中國新石器時代的一種彩陶文化。因1921年首次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發現,故按照考古慣例,將此文化稱之為仰韶文化。主要分布于黃河中下遊一帶、以秦晉豫三省為核心的中原地區,以陝西大部、河南西部和山西西南的狹長地帶為中心,東至河北中部,南達漢水中上遊,西及甘肅洮河流域,北抵內蒙古河套地區。 1921年澠池仰韶村遺址發現後,到2000年為止,全國有統計的仰韶文化遺址共5213處,其分布範圍,以華山為中心分布。東起豫東,西至甘肅、青海,北到河套內蒙古長城一線,南抵江漢,中心地區在陝西關中、陝北一帶。分布省份有陝西、甘肅、河南、山西、河北、內蒙古、湖北、青海、寧夏等9個省區,具體分布情況是:陝西省2040處、河南省1000處、山西省1000處、甘肅省1040處、河北省50處、內蒙古自治區約50處、湖北省23處、寧夏回族自治區7處、青海省3處。其中,陝西省主要分布在關中和陝北南部的延安地區,兩地相加達1774處,遺址數量大大超過周邊省份。目前,仰韶文化分布區面積最大的遺址,是陝西關中地區耀縣的石柱塬遺址,面積竟達300萬平方米。 漢族的先民據先秦文獻記載的傳說與夏、商、周立都範圍,漢族的遠古先民大體以西起隴山、東至泰山的黃河中、下遊為活動地區;主要分布在這一地區的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這兩個類型的新石器文化,一般認為即漢族

仰韶文化

遠古先民的文化遺存。 仰韶遺址位于洛陽市西80公裏澠池縣東北的仰韶村。仰韶村北面不遠處是屬于崤山山脈的韶山,峰巒疊翠,山清水秀,抬頭仰望,心曠神怡,這大概就是仰韶村名的由來。1961年國務院公布仰韶遺址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發現 1916年6月當瑞典人安特生教授在山西勘探銅礦資源的時候,偶然的機會讓他發現了一批古新生代的生物化石,這一發現結合當時礦藏資源勘探工作難以為繼的狀況,安特生教授以及當時地理測繪研究所所長丁文江先生隨即調整了工作重心,轉而進行對古新生代化石的大規模收集整理工作,同時這一工作也得到了當時民國農商部以及瑞典皇家的支持,于是,安特生先生的考古生涯自此也拉開了帷幕。 仰韶文化遺址發掘現場

仰韶文化主要分布于黃河中下遊一帶,以河南西部、山西西南的狹長地帶為中心,東至河北中部,南達漢水中上遊,西及甘肅洮河流域,北抵內蒙古河套地區。已發掘出近百處文化遺址,出土文物均反映出較同一的文化特征。 仰韶文化遺址總面積近30萬平方米,文化層厚約2米,最厚達4米。1951年,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對該遺址進行了小規模發掘,發現這裏有四層文化層相疊壓,自下而上是仰韶文化中期-仰韶文化晚期-龍山文化早期-龍山文化中期。由于以彩繪陶器為特征的文化現象首先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發現,故命名為“仰韶文化”,從而使仰韶村遺址聞名中外。1961年3月國務院將仰韶文化遺址定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4年,中國歷史博物館組織中國和美、英、日等國的考古專家進行國際田野文物考察,在仰韶村附近的班村,發現了大量珍貴文物,其中最有價值的是數十斤5000年前的小米,說明中國農業發展具有悠久的歷史。 價值 通過對仰韶文化遺址的發掘,及對陝縣廟底溝與三裏橋遺址、洛陽王灣遺址和孟津妯娌遺址等的發掘,結合陝西半坡遺址等大面積發掘,考古工作者進一步明確了仰韶文化時期的基本面貌。 仰韶時期的人們過著定居生活,擁有一定規模和布局的村落;原始農業為主要經濟形式,同時兼營畜牧、漁獵和採集;主要的生產工具是磨製石器;生活用具主要是陶器;此時反映人們意識形態的埋葬製度已經初步形成。 仰韶村遺址的發掘,第一次證實了中國在階級社會之前存在著非常發達的新石器時代文化,並從此開始把考古學的研究領域擴大到舊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和鐵器時代。傳說中的炎帝、黃帝、帝嚳等大的部落的真實的經濟生活和文化活動,都可以以仰韶文化為依據來進行探討。仰韶遺址的考古與發掘,無可辯駁地證明了中國不但有新石器時代的遺存和文化,而且相當發達,使過去宣揚的“中華文化西來說”不攻自破。仰韶文化以黃河中遊為中心,分布廣泛,南到江漢平原,北達內蒙古草原,目前發現的遺址有一千餘處。仰韶文化上下數千年,縱橫幾千裏,在世界範圍內來說也是罕見的。 鷹鼎

仰韶文化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文化,其村落或大或小,比較大的村落的房屋有一定的布局,周圍有一條圍溝,村落外有墓地和窯場。村落內的房屋主要有圓形或方形兩種,早期的房屋以圓形單間為多,後期以方形多間為多。房屋的牆壁是泥做的,有用草混在裏面的,也有用木頭做骨架的。牆的外部多被裹草後點燃燒過,來加強其堅固度和耐水性。選址一般在河流兩岸經長期侵蝕而形成的階地上,或在兩河匯流處較高而平坦的地方,這裏土地肥美,有利于農業、畜牧,取水和交通也很方便。 已發掘出近百處文化遺址,出土文物均反映出較同一的文化特征。生產工具以較發達的磨製石器為主,常見的有刀、斧、錛、鑿、箭頭、紡織用的石紡輪等。骨器也相當精致。有較發達的農業,作物為粟和黍。飼養家畜主要是豬,並有狗。也從事狩獵、捕魚和採集。 仰韶文化屬于母系氏族公社製繁榮時期的文化。早期盛行集體合葬和同性合葬,幾百人埋在一個公共墓地,排列有序。各墓規模和隨葬品差別很小,但女子隨葬品略多于男子。 仰韶文化距今大約7000年左右,是我國新石器時代彩陶最豐盛繁華的時期。它位于黃河中遊地區,遍及陝西、河南、山西、甘肅、河北、寧夏、等地。

主要分類

由于時間跨度與分布地域的不同,仰韶文化必須分類加以區別,主要有半坡類型、廟底溝類型兩大類型。

半坡類型

代表:西安半坡村和臨潼姜寨遺址出土的彩陶

器型:圓底或平底的盆、小口長頸大腹壺、圓唇直口鼓腹罐

風格:樸實厚重 彩繪紋樣:動物紋(人面紋、魚紋、 魚鳥結合紋、 鹿紋) 幾何紋 (寫實紋飾-抽象幾何紋)編織紋

作品:1、人面魚紋彩陶盆

這件陶盆上畫有人面,人面兩側各有一條小魚附于人的耳部。有的學者根據《山海經》中某些地方曾有巫師“珥兩蛇”的說法以為人面魚紋表現的是巫師珥兩魚,寓意為巫師請魚附體,進入冥界為夭折的兒童招魂。

鹿紋彩陶盆 人面魚紋盆 魚鳥紋細頸瓶

2、彩陶船形壺

這件陶缽的底部有布紋印痕,是製陶時把未幹陶坯放在麻布上襯墊所致。

廟底溝類型

代表:河南陝縣廟底溝和陝西華縣泉護村出土的彩陶器型:大口小底曲腹盆和碗

仰韶文化

風格:挺秀飽滿、輕盈而穩重

彩繪紋樣:紋樣多為兩端相交組成的新月形、葉形、花瓣形紋(植物紋),以及弧線與直線相交

而構成的三角形紋(幾何紋),還有少量的動物紋和編織紋。

代表作品:彩陶花瓣紋盆、勾葉紋彩陶盆、植物紋彩陶盆、魚鳥紋彩陶盆、彩陶鯢魚紋瓶、漩渦紋曲腹盆、鸛魚石斧缸

發展階段

當時瑞典的安特生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仰韶村參與發掘仰韶文化遺址後曾經認為仰韶文化來自西方的論點,但是後來他自己又加以否定。現在一般認為陝西地區的仰韶文化是繼老官台文化之後發展起來的,按時代順序可以分為半坡類型、廟底類型和半坡晚期類型三個不同的發展階段。河南龍山文化被看做它的繼承文化。

經濟狀況

仰韶文化是繼承裴李崗文化、磁山文化等新石器時代早期文化發展而來的,社會經濟比原始農業初期階段有了較大的發展。各地氏族部落在河谷階地上建設了大大小小的部落,過著比較穩定的定居生活。氏族成員主要從事農業生活,同時飼養豬、羊等家畜,兼營狩獵、採集和捕撈水中的魚蚌。這一時期的原始手工業也比較發達,製陶業、石器製造和其它手工業技術在各種類型的氏族經濟生產中普遍得到推廣和傳播,一些先進技術已影響到長江流域和東北、西南地區。仰韶文化的兩千年發展,既是中華民族形成的重要階段,也是原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環節。

(1)農業和家畜飼養

仰韶文化各個部落繼承了前仰韶時期各種文化的傳統生產方式,農業生產仍以種植粟類作物為主。粟的遺存在各重要遺址中經常發現,如西安半坡一座房子內的罐、瓮中都盛放著粟,另一座房子的小窖穴中也發現了粟殼遺存,特別是有一個窖穴中粟殼堆積達數鬥之多。在重要遺址北首嶺、泉護村、下孟村、王灣,也都發現了或多或少的粟殼。臨潼的姜寨遺址,還發現了另一種耐旱作物黍。靠近長江北岸的河南淅川下王崗遺址,發現了稻谷痕跡。此外,在洛陽孫旗屯、鄭州林山砦、淅川下集等遺址,也都發現了糧食遺跡。上述情況表明,仰韶文化範圍內的農業生產比較發達,糧食作物品種不僅是一種粟。同時,人們還掌握了蔬菜種植技術,半坡遺址的一座房子內,一個陶罐裏裝滿了已經炭化的白菜或芥菜之類的茶籽。

仰韶文化處于原始的鋤耕農業階段,採用刀耕火種的方法和土地輪休的耕作方式,生產水準仍比較低下。早期階段可能有尖木棒等木質工具及石鏟、石鋤等挖掘土地。這時的石斧大多形體厚重,橫斷面呈橢圓形,適于砍伐林木以開墾荒地。收割農作物則用兩側有缺口的長方形石刀和陶刀。加工糧食使用石磨盤、石磨棒和木杵、石杵等。中晚期的廟底溝、大河村類型,出現了大量舌形或心形的石鏟,磨製得比較平整光滑。在臨汝大張村、鄭州大河村等遺址,還出土一種大型、通體磨光的長條形石鏟或有肩石鏟。這一時期收割谷穗改用磨光的長方形石刀,有的還帶穿孔。這些工具都比早期的半坡類型有所進步,生產效率也因此得到提高。

家畜飼養業比新石器時代早期也有一定進步,飼養的家畜有豬、狗和羊,馬的骨頭也有少量發現。雞骨發現較多,可能已經馴化為家禽了。

(2)採集和漁獵經濟

仰韶文化時期,黃河中遊各部落的採集和漁獵經濟佔有比較重要的地位。根據考古發現的資料,當時的採集品中有榛子、傈子、松籽和樸樹籽等,還有水中的螺螄。其它如植物塊根、鳥蛋、蜂蜜以及昆蟲等,也是採集的對象,這些與過去沒有多大區別。

各氏族營地附近,都有大小河流和比較寬闊的水域,水產十分豐富,利于捕撈活動。遺址中普遍發現了石、陶製網墜和骨製魚鉤、魚叉等工具,說明當時氏族先民的捕撈方法既有網捕,也有垂釣和投叉擊刺。許多遺址的彩繪陶器上都有魚網的描畫。半坡類型的彩陶盆內及其它一些彩陶器皿上常有魚網紋和魚紋,顯然是長期捕撈活動的真實寫照。

狩獵主要是男子從事的活動,一般集體圍獵較大和較凶猛的野獸。半坡遺址出土的獵獲物骨骼較多,有斑鹿、水鹿、竹鼠、野兔、狸、貉、獾、羚羊等等,有的遺址還出土了一些飛禽的骨骼。狩獵所用的工具多種多樣,最常見的是用骨、石、角磨製的箭頭,有三角形、柳葉形、帶翼和圓錐狀等十多種不同的形式,都磨製得很鋒利。還發現了較多石、角製的矛頭和投擲用的石球。從這些遺物可知,當時的狩獵方法包括射擊、投擲和集體圍打等幾種,鹿是狩獵的主要對象。

(3)手工業經濟的發展

仰韶文化的手工業經濟與農業、畜牧業經濟一樣,主要從事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活動,以物易物的交換形式已普遍存在,商品經濟的萌芽還沒有產生。在各個部落裏,氏族成員從事的生產勞動主要是以性別和年齡為分工的。手工業生產中的一些專業性技術,開始由氏族內部長期從事、積累了一定經驗的成員掌握,這些專業分工尚不十分明確和規範。當時的手工業生產,主要是製陶業和製石、製骨、製革、紡織、編織等。

仰韶文化的農耕石器包括石斧、石鏟、磨盤等,除此之外還有骨器。除農耕外仰韶文化的人顯然還進行漁獵。在出土的文物中有骨製的魚鉤、魚叉、箭頭等。仰韶文化前期的陶器多是手製的,中期開始出現輪製的。一些陶器上留有布和編織物印下來的紋路,由此可見仰韶文化有編織和織布的手工業。在發掘的動物骨頭中除獵取的野生動物外還有大量狗和豬的骨格,羊比較少。

對仰韶文化墓地的發掘為對它的認識帶來了許多貢獻。墓地的隨葬品和下葬的方式為當時的生活方 式、信仰、生活條件帶來了許多啓發。

仰韶文化

生產工具以較發達的磨製石器為主,常見的有刀、斧、錛、鑿、箭頭、紡織用的石紡輪等。骨器也相 當精致。有較發達的農業,作物為傈和黍。飼養家畜主要是豬,並有狗。也從事狩獵、捕魚和採集。各種水器、甑、灶、鼎、碗、杯、盆、罐、瓮等日用陶器以細泥紅陶和夾砂紅褐陶為主,主要呈紅色,多用手製法,用泥條盤成器形,然後將器壁拍平製造。紅陶器上常有彩繪的幾何形圖案或動物形花紋,是仰韶文化的最明顯特征,故也稱彩陶文化。

仰韶文化製陶業發達,較好地掌握了選用陶土、造型、裝飾等工序。多採用泥條盤築法成型,用慢輪修整口沿,在器表裝飾各種精美的紋飾。陶器種類有缽、盆、碗、細頸壺、小口尖底瓶、罐與粗陶瓮等。其彩陶器造型優美,表面用紅彩或黑彩畫出絢麗多彩的幾何形圖案和動物形花紋,其中人面形紋、魚紋、鹿紋、蛙紋與鳥紋等形象逼真生動。不少出土的彩陶器為藝術珍品,如水鳥啄魚紋船形壺、人面紋彩陶盆、魚蛙紋彩陶盆、鸛銜魚紋彩陶缸等。陶塑藝術品也很精彩,有附飾在陶器上的各種動物塑像,如隼形飾、羊頭器鈕、鳥形蓋把、人面頭像、壁虎及鷹等,皆栩栩如生。在半坡等地的彩陶缽口沿黑寬頻紋上,還發現有50多種刻劃符號,可能具有原始文字的性質。在濮陽西水坡又發現用蚌殼擺塑的龍虎圖案,是中國迄今所知最完整的原始時代龍虎形象。

中國的仰韶文化距今約五、六千年,這時的陶器是以紅陶為主,灰陶、黑陶次之。紅陶分細泥紅陶和 夾砂紅陶兩種。主要原料是粘土,有的也摻雜少量砂粒。在仰韶陶器中,細泥彩陶具有獨特造型,表面呈紅色,表裏磨光,還有美麗的圖案,是當時最聞名的。細泥陶反映了當時製陶工藝的水準,具有一定代表性,所以考古上常將仰韶文化稱為彩陶文化。西安市半坡村發掘的彩陶盤也是屬于仰韶文化的產品。

(4)製陶業仰韶文化的製陶業比較發達,製陶技術最能代表當時的手工業經濟發展的水準。從考古發現看,各部落都掌握了相當成熟的經驗,包括選用陶土、塑坯造型、燒製火候等一系列技術和繪畫、貼塑裝飾的工藝。

不過,製坯還停留在手製階段,不少小件器物仍採用直接捏塑的簡易方法。仰韶文化中期以前,一般都採用泥條盤築法製坯造型,後來出現了用慢輪修整口沿部分的技術。製陶的工匠能夠在器物表面施加各種紋飾,有的用特製的模具拍打,有的用工具刻劃,有的裝飾主要是為了加固器體,有的則僅僅是為了美觀。其中裝飾作用最明顯的是彩陶花紋。

仰韶文化各種類型遺址發現的彩陶花紋形式與風格互有區別,但也有它們的共同特點。早期以紅地黑彩或紫彩為多,中期流行先塗繪白色或紅色陶衣為地,再加繪黑色、棕色或紅色的紋飾,有的黑彩還鑲加白邊,十分美麗。繪畫所用的顏料、磨硯、研磨錘等工具,在西安半坡、臨潼姜寨、寶雞北首嶺等遺址的營地、墓葬中都有發現。從彩陶圖案紋飾的痕跡分析,當時繪畫已經使用毛筆一類較軟的工具。

各地的居住營地中,有專門燒製陶器的窯場和作坊

仰韶文化

。目前已發現仰韶文化各時期的陶窯上百座,構造分為橫穴窯和豎穴窯兩種,以橫穴窯最為常見。橫穴窯是較原始的一種陶窯,由火膛、火道、窯箅和窯室四部分組成。其特點是火膛、火道與窯室作橫向排列,窯室在火膛後方並略傾斜向上,兩者通過兩條或更多的火道相連。窯室底部為窯箅,上有箅孔(即火眼),火苗經過火道和火眼進入窯室。橫穴窯還可依其火道和箅孔的長短、形狀而細分為四種形式。至于豎穴窯,主要特點是火膛位于窯室的下部,兩者基本相垂直。如在偃師湯泉溝所見的一座典型的豎穴窯,火膛中還立木柱以支撐上部有 7個火眼的窯箅。

仰韶文化的陶器,主要是泥質紅陶,夾砂紅陶,泥質灰陶幾種,也有一些泥質黑陶和夾砂灰陶器。半坡類型的陶器主要是夾砂陶罐、小口尖底瓶、缽和卷沿彩陶盆。器表多飾繩紋、線紋、錐刺紋、指甲紋和弦紋,彩繪圖案是在缽的口沿外繪畫一周紫色、紅色寬頻紋、盆的內外繪畫人面、魚、鹿、植物等象生性花紋和三角形、圓點組成的幾何形圖案。在圜底缽口沿的寬頻紋上,發現有二十多種不同的刻劃符號,可能是中國古代文字的淵源。廟底溝類型的陶器主要有曲腹碗、曲腹盆、小口尖底瓶、小口平底瓶、斜沿罐、釜、灶等,彩陶紋飾除象生性的蛙紋外,最富特征的是大量以圓點、曲線、渦紋、弧線、三角渦紋、方格紋組成的繁雜圖案。西王村類型是仰韶文化晚期的遺存,彩陶已很少,出現了一批形製較小的泥質紅陶平沿盆。後岡類型的陶器以紅頂碗、缽、圜底罐形鼎居多,彩繪紋飾流行成組的平行短線,具有鮮明的地方特征。

大河村類型的仰韶文化分為早晚兩個發展階段,早期階段的文化特點基本上與廟底溝類型一致,陶器種類與彩陶紋飾也大體相同,不過更多的彩陶施以淡黃或白色陶衣;這種類型的晚期文化堆積很典型,陶器主要有各式鼎、盆、缽、壺、瓮、罐、豆、甑、缸及大口尖底器,彩陶花紋有六角星紋、太陽紋、星月紋、網紋、~紋、X 紋等等。大河村類型發展到最後階段,有許多因素與相鄰的山東大汶口文化、湖北屈家嶺文化相同或相似,表現出向龍山文化過渡的同一趨勢。

仰韶文化

大司空村類型是在後崗類型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仰韶文化晚期遺存,這時期的陶器以灰陶為主,紅陶降于次要地位,代表器型的直口圓唇折腹盆、敞口淺腹盆、斜腹或折腹缽、碗、罐等,刻劃與拍印紋飾與仰韶文化其它類型一致,彩陶風格如紋樣則較為特殊,在暗褐色地上施黑、紅二種色彩,花紋為弧線三角、曲線、波浪等,斷續構成帶狀圖案,其間並綴以葉紋、S 紋、同心圓紋、睫毛紋等。下王崗類型是仰韶文化早期階段最南部的一個類型,分布于豫南唐河、白河流域和鄂北漢水中遊一帶,可能是裴李崗文化移民的後裔創造的一種古老文化。這種類型的陶器以泥質和夾砂紅陶為主,種類包括罐形錐足鼎、缽、罐、盆等,有些器物與半坡類型的極為近似,鼎與長頸壺與裴李崗文化有一定淵源。這種類型的晚期階段陶器種類增加,彩陶也以紅地黑花或灰衣紅彩居多,紋飾有條帶紋、三角紋、斜十字紋、葉紋、渦紋和方格紋。

黃河中遊地區仰韶文化各種類型的製陶業,在近二千年的發展過程中,生產規模和工藝技術非常穩定。總的趨勢是泥質紅陶和彩繪陶器逐漸減少,灰陶、黑陶的比重越來越大,最終發展到以黑陶為主的龍山文化時期。

(5)石器製造業和其它手工業

仰韶文化的石器製造業比較發達,早期打製的多,使用直接打擊法,製出的砍砸器和刮削器往往不加修整即行使用,比較粗糙。中期以後,磨製石器已明顯佔居主導地位,器形也有很大改進,數量大批增加。各類型遺址中出土的磨製石器,都是先打出初坯然後細致研磨成器的。與磨製相聯系,切鋸石材和穿孔的技術普遍使用,穿孔石斧在各遺址都有發現。穿孔主要使用鑽穿,但往往先鑿出淺窩再施鑽,也有的是先磨出凹槽而後施鑽的。穿孔石器是為了更好地裝柄以製成復合工具,進一步提高生產效率。

文獻記載

一 仰韶文化

在河南澠池縣仰韶村,曾經發現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遺址。遺址中器物有石器,骨器,陶器多種。石器有刀、斧、杵、鏃及紡織用的石製紡輪。骨器有縫紉用的針。陶器有缽、鼎等形製。仰韶陶器多數是粗陶,其中有一種彩陶,以表面紅色,表裏磨光,帶有彩繪為特征。考古學上命名為仰韶文化或彩陶文化,當作同系統文化的代表名稱。

仰韶文化散布在廣大西北地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甘肅、青海、陝西等省以及華北、中原等地區。從這些遺址和多量的遺物裏,可以推想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況。

(一)農業在生產部門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各遺址多有石斧的發見,石斧是用來進行農業生產的一種工具。遺址多在河谷裏,那裏土地肥沃,便于種植。山西夏縣西陰村遺址,東西約五六○公尺,南北約八○○公尺,面積很不小。遺址中有長方形土坑,四面有壁,象個小屋。許多小屋相互接連,形成一個村落。如果當時居民不是從事農業,不可能有這種相當鞏固的定居生活。近年來陝西西安半坡遺址的發見,有力地證明了農業在生產中的重要地位。半坡遺址提供出豐富的資料,說明當時居民的生活情況。生產工具有石斧和骨鋤,農產物有粟。一陶罐粟在居室內發見,一陶缽粟是作為殉葬物放在墓葬裏,足見當時人生活已經離不開農業,粟尤其是重要的食物。

(二)畜牧業也是重要的生產部門仰韶遺址中有許多豬、馬、牛的骨骼,其中豬骨最多。豬的大量飼養,也說明當時居住地已相當安定。

(三)手工業陶器、陶片發見最多,西陰村遺址發見的多至數萬片,製造技術和紋飾,一般說是很精美的。西陰村和大賚店(河南濬縣)遺址都有紡輪,骨針、骨錐各遺址都有,足見紡織與縫紉已是一種普遍的手工業。石刀、石斧是各遺址常見的器物,有了這些工具,可以進行多種生產。

(四)弓箭的使用弓箭是中石器時代後期或新石器時代早期出現的工具。有了弓箭,狩獵生活逐漸過渡到原始畜牧業。仰韶文化各遺址多有石鏃、骨鏃,可見當時已普遍使用弓箭。

(五)貨物交換在甘肅各遺址的墓葬中,發見磨製的玉片、玉瑗和海貝,據推測,玉可能是從新疆來的,貝是從沿海地區來的,想見甘肅居民對沿海地區已經有了交換關系。列寧說“遺產製度以私有製為前提,而私有製則是隨著交換的出現而產生的。已經處在萌芽狀態的社會勞動的專業化和產品在市場上的出賣是私有製的基礎。”由于交換關系的繼續發展,氏族內部逐漸分化了,而且開始有奴隸,也就在這種情況下,階級開始了它的胚胎狀態。半坡遺址有公共墓地,埋葬本氏族的死者。死者一般是仰身葬,帶有殉葬物,主要是陶器等日常生活所用的器皿,也有些是裝飾品。還有一些死者是俯身葬,都沒有帶殉葬物。這是死者身分不同的表示。春秋時晉國大夫子犯說,仰的人叫做“得天”,俯的人叫做“伏其罪”(《左傳》僖公二十八年)。俯身的人是罪人,奴隸是被看作罪人的。

(六)藝術仰韶文化遺址的陶器,一般是美觀的。發展到了屬于銅器時代的辛店遺址的陶器,紋飾較為復雜,紋飾間還點綴著犬羊的圖形,有的還塗有人形紋。

根據上述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況,農業、畜牧業已經是重要的生產部門。陶器、武器和一般工具,種類頗多,說明手工業也在發展。氏族內部開始有某種程度的分工,私有製度萌芽了。

仰韶文化是中國先民所創造的重要文化之一,距離現代約有四五千年。據傳說,神農氏時代完了以後,黃帝、堯、舜相繼起來,那時候製作衣裳,“刳木為舟,剡木為楫”,“斷木為杵,掘地為臼”,“弦木為弧,剡木為矢”(《易·系辭傳》)。這些傳說在仰韶文化遺址中大致有跡象可尋,因之推想仰韶文化當是黃帝族的文化。

二 後岡下層的仰韶文化

河南安陽縣後岡地方,曾發見累疊著小屯、龍山和仰韶三種文化的遺址。小屯文化在上層(商文化),龍山文化在中層(夏文化),仰韶文化在下層。仰韶層陶器一般是紅色陶片上畫簡單的紅色花紋,與其他仰韶文化遺址所見陶器紅地或黃地,綴以黑色或紫色花紋,顯然有些區別,因此,這種陶器也叫做赤陶。傳說中炎帝又稱赤帝(《大戴禮記·五帝德篇》),炎帝族先于黃帝族自中國西北部進入中原地區。後岡下層的仰韶文化可能就是炎帝族文化的一個遺址。(摘錄于範文瀾 《中國通史》第一編

其他資料

社會結構

對于仰韶文化的內部分類、時間上的分類以及各個遺址之間的相互關系在學術界還有爭論。對仰韶文化的也還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數學者今天認為它主要是一個父系社會,早期的母系社會的論點現在隻有比較少的人支持了。仰韶文化向人們展示了中國母系氏族製度繁榮至衰落時期的社會結構和文化成就。

仰韶文化

聚落建築的布局整齊有序。半坡聚落儲存較完整,居住區在中心,外圍繞一周大壕溝,溝外北部為墓葬區,東邊設窯場。共揭露出40多座房屋遺跡,有一座大房子為公共活動的場所,其他幾十座中小型房子面向大房子,形成半月形布局。仰韶文化居民死後按一定的葬俗埋葬,多長方形土坑墓,墓中有陶器等隨葬品,小孩實行瓮棺葬。盛行單人仰身的直肢葬,但合葬墓佔一定比例。合葬的人數不等,多的達80人。葬製中實行女性厚葬和母子合葬,反映了以女性為中心的特點。聚落房子朝向中心廣場的統一布局,則表明當時維系氏族團結的血緣紐帶根深蒂固。

成年男女合葬墓、成年男子與小孩合葬墓,以及大量小型房址,說明一夫一妻製家庭日趨增多並佔據統治地位;“灰坑葬”說明非自由民(奴隸)的存在。體現男性生殖器崇拜的陶(石)祖、男根圖,以及表現“貴族的感情”的遺跡、遺物,則是父權與君主(世襲酋長)統治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反映。種種跡象表明,中原地區在仰韶文化早期開始進入父系氏族社會,中期則普遍進入父系氏族社會。

甘肅仰韶文化

仰韶中期的發掘相對早、晚期顯得單薄一些,但仍可初步確立甘肅仰韶中期的界定標準,提供了一定的研究空間。它的主要文化特征歸納如下:(1)遺址大多位于山谷中的河邊台地,隴東黃土塬的塬邊及溝壑也被先民選作居住地,對環境條件的 適應生存能力比早期有所提高,海拔較高的甘南臨潭發現的此類遺存就是明證。已經發掘的三個重要遺址都是在早期遺存的原址之上擴展而成,調查發現的中期遺址往往含有早期遺存,顯示出早、中期一脈相承的親緣關系。聚落布局因資料所限不甚清晰,但大地灣遺址表明,聚落內已存在多個處于相等地位的中心,社會組織呈現出多級分化的趨勢;

仰韶文化

(2)房屋仍為半地穴式建築,大地灣遺址中的房屋均為方形或長方形,師趙村發現一座圓形房屋遺址。大多在穴壁立柱,這說明穴坑之上已增設立面牆體,室內空間增大,採光也好,比早期房址進步。少數房址採用“料姜石”作未加工的居住面,以此提高防潮性能。灶坑以圓形桶狀為主,出現雙聯灶,即前後兩個灶坑相通,表示人口及炊事活動的增加。房址可分為大、中、小型。大型房址面積近70平方米,出土眾多陶、石、骨器,並有精美彩陶,表明房址主人應是氏族首領。中型房址面積在25平方米—50平方米之間,可能是大家族長和未成年子女的居室。小型房址面積大多在15平方米—20平方米之間,當屬一般社會成員的居室;

(3)陶窯均為橫穴窯,大地灣、師趙村均有發現。一般分為火塘和窯室兩部分,火塘是添柴生火之處,呈圓形或長方形,有火道通人窯室。窯室均呈圓形,周邊設環形火道,受熱較勻。火塘一般低于窯室,由下往上火勢自然加強,燒陶技術比早期有顯著提高;

(4)本期墓葬資料甚少,按常理推測應有集中的公共墓地,但至今未見蹤跡。不僅甘肅未見,其他省區也未發現。這一奇特現象或許表明了中期的先民們選擇了尚不可知的埋葬習俗。我省僅在大地灣發現3座零星墓葬,均為成人單身葬,其中1座側身屈肢,另2座仰身直肢。都有隨葬品,分別為陶瓮和骨笄;

(5)陶器以細泥紅陶、夾砂紅陶為主,還有少量的橙黃陶、灰陶以及褐陶。飲食器多為細泥紅陶,其中不少是彩陶,罐、缸、瓮等炊器和盛儲器則以夾砂紅陶為主。器形以平底為主,少量為尖底,偶見圜底,這是陶器形製的重大改變,平底陶器終于基本取代了圜底器,在史前文化上首次成為主流器形。常見器物有斂口平底缽、曲腹彩陶盆、雙鋈盆、多孔盆形或缽形甑、雙唇口尖底瓶、弦紋或繩紋短頸罐、大口小底缸、曲腹瓮等,器類較前復雜,大型器物增多。紋飾仍以繩紋為主,其次為弦紋和線紋,還有少量的剔刺紋、附加堆紋等。製陶以泥條盤築法為主;

(6)陶製生產工具以紡輪、陶刀為主,仍有少量的陶銼,形製較前復雜。細泥捏塑的紡輪增多,陶片改製的減少。陶刀形製更為規整,數量增多。陶製裝飾品仍是常見的陶環,但陶質細膩,小巧玲瓏,還出現酷似羊角的陶製裝飾品;

(7)石器的形態和技術比早期有所進步,加工較為精細,如常見的石斧更為厚重,石鏟刃部更為鋒利,石刀鑽孔由近背部向中部轉移;

仰韶文化

(8)骨器種類、數量與早期相比有較明顯減少,表明狩獵在經濟生活中地位下降。出現不少精品骨鏃、骨笄。

從文化特征上可以看出,甘肅仰韶中期是在早期的基礎上孕育發展而來,其陶器繼承了早期的許多文化因素,但又有明顯的變革,其經濟形態與早期大體相同,但狩獵比重下降。與陝西等鄰省同期文化面貌相比,差異不大,但有分化的趨勢,地方區域性特點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凸顯出來。

彩陶紋飾特點

吉祥紋飾從古陶開始

製陶是新石器時代出現的最重要的三種手工業之一(另外兩種是冶金和紡織),中國人早在8000年前就懂得將泥質紅陶和夾砂紅陶用火燒硬,塑造成經久耐用的日用器皿。在製造陶器時,部分聰明的工匠發現,如果在器物成形時先在胎體上刻畫圖案,陶器燒成後這些圖案也能永久地保留下來。出現在裴李崗、磁山文化陶器上的劃紋,篦點紋、指甲紋、乳釘紋、細繩紋、席紋等,就是這一時期工匠們的傑作。古人刻畫這些紋飾是單純為了美觀還是另有寓意?由于年代太久遠,現代人不得而知。

然而,距今約7000年至5000年的仰韶文化彩陶上的紋飾卻很明顯地具有某種含義,可以將其視為中國陶瓷吉祥藝術的開端。正如美學家李澤厚先生所說的:“仰韶、馬家窯的某些幾何紋樣已比較清晰地表明,它們是由動物形象的寫實而逐漸變為抽象化、符號化的。由再現(模擬)到表現(抽象化),由寫實到符號化,這正是一個由內容到形式的積淀過程,也正是美作為‘有意味的形式’的原始形成過程。即是說,在後世看來隻是‘美觀’、‘裝飾’而無具體含義和內容的抽象幾何紋樣,其實在當年卻是有著非常重要的內容和含義。”

花瓣紋是彩陶主要紋飾

從吉祥藝術的角度講,仰韶文化彩陶上的紋飾從寫實演變成非寫實的幾何紋樣,隻是形式上產生了變化,其所蘊含的內容和含義是沒有變的,雖然我們目前還不能對這些紋飾的吉祥含義給出“標準”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彩陶上的紋飾寄托了古代先民們對生活的美好願望。由于延續時間長,分布範圍廣,仰韶文化可細分為北首嶺、半坡、廟底溝等類型,彩陶上的紋飾最常見的是花卉圖案、幾何形圖案以及動物圖案,這些圖案多裝飾在細泥紅陶缽、碗、盆和罐的口部、腹部。

花瓣紋是仰韶文化彩陶的主要紋飾,以黑色為主,兼用紅色,形似綻開的花朵。花瓣紋有兩類:一類是由彩繪實體紋組成,花瓣如半月形或橄欖形,由中心向周圍展開;另一類是由多個弧邊三角紋相接而成,空白處形成花瓣圖案。這種圖案不僅在遠古文化中獨一無二,還與華夏民族的稱謂有著密切的關系。古代的“華”字即“花”字,是由一朵盛開花朵的象形字演變而來。《說文解字》稱:“開花,謂之華”,又說:“五色為之夏。”根據以上釋義,可以將“華夏”解釋成“五色的花朵”。“華”在古代是漢族的稱謂,如《左傳·襄公十四年》“我諸戎飲食衣服不與華同”一句的“華”就指漢族。而“華夏”既指漢族,又是中原地區的代稱,如《三國志·蜀志·關羽傳》中的“羽威震華夏”就是說關羽威震中原。發展到後來,“華”和“華夏”不僅是漢族的稱謂,還是整個中華民族的稱謂。

印刻在仰韶文化彩陶上的大量花瓣紋表明,色彩繽紛的花朵在古代先民心目中有著非同一般的吉祥含義,它是民族生存繁衍的象征,陶器上的花瓣紋是中原地區民族的標志。隻要看到繪有花瓣紋的彩陶,其他民族都知道它們出自哪裏。我們可以大膽地猜測,早在夏商周以前就有其他民族稱中原地區的民族為“花族”,隨著文字的產生和演變,才變成後來的“華族”和“華夏民族”。

魚紋鳥紋寓意漁獵豐收

仰韶文化彩陶動物圖案最有名的是魚紋、鳥紋、蛙紋和鹿紋。魚紋是半坡類型彩陶的主要紋飾,在中學歷史教科書及有關中華文明史的電視專題片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半坡遺址出土的魚紋彩陶盆:在陶盆的內壁或腹外,黑色線條勾勒出的魚形圖案形態各異、栩栩如生。還有一種圖案更為奇特;在魚形圖案的輪廓裏面,還出現了人的面孔,可見古代先民們多麽渴望得到水中的魚。自從魚紋出現在彩陶上之後,魚紋便與中國的吉祥文化結下了不解之緣,它成為自由和財富的象征,幾乎在所有傳統藝術品當中都有魚紋出現。其實,不管是魚紋、鳥紋,還是蛙紋、鹿紋,這些彩陶上的動物圖案都有可能表達了當時人們希望漁獵豐收的美好願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