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事件

仰光事件

仰光爆炸事件是指1983年10月9日,時任韓國總統的全鬥煥在蘭貢(即現在的仰光)進行國事訪問,在緬甸舊首都仰光的昂山將軍墓地發生的一起暗殺事件。在這次事件中,共炸死一名副總理和三名部長在內21名韓國政府人士和緬甸人,數十人受傷。這次襲擊事件的主謀是朝鮮。

  • 中文名稱
    仰光事件
  • 時間
    1983年10月9日
  • 全稱
    仰光爆炸事件
  • 事件
    仰光的昂山將軍墓地發生一起暗殺

案發過程

1983年10月,韓國總統全鬥煥率領代表團訪問緬甸。朝鮮事先得到情報,10月9日全鬥煥將到緬甸獨立運動的奠基人昂山將軍(Aung San)的紀念堂獻花圈。于是,朝鮮方面派特工在紀念堂的屋梁內安裝了遙控炸彈。炸彈在全鬥煥抵達前爆炸,而先期抵達的韓國官員共17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內閣部長。

導致陪同全鬥煥的副總理徐錫俊、外交部長李範錫等17名韓國官員和4名緬甸官員共21人當場炸死,另有韓緬雙方數十人受傷。全鬥煥總統和夫人李順子因為遲到,僥幸逃出鬼門關。

調查分析

後來,大失臉面的緬甸認定這起恐怖爆炸是朝鮮特工所為。同年11月4日,緬甸憤然宣布同朝鮮斷絕外交關系。 這起震驚世界的"仰光事件"之後,緬甸政府凍結了朝鮮使館及資產,以及逮捕涉及爆炸事件主犯之一、原朝鮮特工姜民哲上尉等。52歲的姜民哲是惟一活著的刺客,仍在仰光仁盛監獄服刑(2008年死亡),朝方一直要求將其放回朝鮮。

處理結論

恐怖爆炸後,緬甸當局抓捕了幾名朝鮮人,他們後來承認是受朝鮮特務機構"第39室"的指派來暗殺韓國總統全鬥煥的。緬甸當局隨後宣布驅逐朝鮮外交人員,並與該國斷絕了外交關系。

5年後,緬甸再次發生爆炸案,不過這次爆炸的地點改在了空中。1987年11月29日,由巴格達飛往首爾的大韓航空KAL858班機在緬甸上空爆炸,機上115人全數罹難。

參與行動的朝鮮特務之一金賢姬後來招供,炸機的政治目的是為了製止韓國的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召開。

案發背景

韓國經濟起飛

當時的韓國經濟迅猛發展,號稱亞洲"四小龍"之一,並取得了奧運會主辦權。包括中國和蘇聯在內的大多數朝鮮昔日盟國都表明了將派團參加1988年漢城奧運會,朝鮮領導人不願意看到自己被越來越孤立。

1990年3月27日,金賢姬被首爾地方法院判處死刑。後蒙盧泰愚總統特赦,于一年後被釋放。後在韓國安全企劃部的保護下,金賢姬在韓國生活。在一本名為《我曾經是恐怖分子-金賢姬懺悔錄》的自傳中,金賢姬講述了自己的特工生涯。

1980年3月,出身于外交官家庭的金賢姬被朝鮮勞動黨"調查部"選中,接受特工培訓。1983年"學成"之後,她共接受了三項特工任務。

朝鮮南北沖突

1968年1月,朝鮮向韓國境內派遣31人的特種部隊執行暗殺韓國總統的任務,他們一直滲透到達總統府青瓦台,才在激戰後被衛隊擊退;

1974年8月15日,第29屆韓國光復節當天,韓國總統舉行演講時遇到刺殺事件,第一夫人與一名附近的聽眾不幸遇害,肇事者是一名22歲的旅日韓僑,他交待說受到了朝鮮的指使;

1974年11月15日,在軍事分界線附近巡邏的一名韓國士兵無意中把刺刀插在地上,結果發現地底下有一條人工隧道,北方哨所對他進行射擊,韓國軍隊進行了武力還擊;後來證實他發現的是朝鮮建造的秘密運兵通道,必要時每小時可以運送500-700人進入韓國境內;

1975年2月,韓國軍方發現另一條通往境內的秘密運兵通道;

1976年8月18日,板門店"安全區"內一棵樹需要修剪,由10名美韓士兵護送的5位韓國工人前去執行任務,他們跟那裏的駐軍(兩名朝鮮軍官、9名士兵)發生口角,隨後釀成槍戰,兩名美國人被殺;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基辛格聲稱要"以血還血";

1983年10月9日,韓國總統全鬥煥訪問緬甸,一名朝鮮軍官引爆炸彈發動襲擊,致使4名韓國內閣成員、2名總統高級顧問和駐緬甸大使喪生,事後緬甸宣布與朝鮮斷絕外交關系;

1987年10月7日,2名朝鮮特工人員在大韓航空858航班上安置炸彈,飛機在泰國海域爆炸墜毀,機上共115人全部遇難,據信發動這起恐怖主義事件的目的是破壞韓國首爾奧運會的順利舉行;

1994年,南北雙方進行會談時,北方威脅南方稱朝鮮可以讓首爾變成"一片火海",暗示必要時會發動核打擊;

1998年8月31日,朝鮮方面在未對日本政府發出警告的情況下向該地區發射中程飛彈一枚,飛彈的二級推進系統落在日本海域,彈頭則飛越日本領空掉在太平洋中,日本當局的回應是中止兩國外交關系,並停止對朝鮮的糧食援助;

1999年6月15日,朝鮮南北雙方的海軍自朝鮮戰爭後第一次發生正面沖突,一艘朝鮮炮艇被擊沉,數艘遭到重創,約30人陣亡;

朝鮮戰爭後,南北雙方並未簽署和平條約,北方武裝人員經常嘗試穿越軍事停火線進入韓國地區,而且韓國東海岸的江陵海域還曾有北方潛艇擱淺,後來在其中找到11具屍體,據信他們是在偵察任務失敗後由于害怕被捕而自殺。

朝鮮南向重大行動

1978年1月,綁架韓國導演申相玉、演員崔銀姬夫婦;勞動黨調查部;本案由金正日直接下令。

1983年10月9日,暗殺韓國總統全鬥煥未遂事件。人民軍偵察局負責。

全鬥煥率閣員訪問緬甸,朝鮮特務在緬甸首都仰光,全鬥煥等人將造訪的廟宇屋梁內,安裝遙控炸彈。但炸彈在全鬥煥抵達前2分鍾爆炸。韓國人員17人(含4名閣員)死亡,全鬥煥僥幸逃過一劫。緬甸方面則有4人死亡,47人輕重傷。

1987年11月,由仰光飛首爾的大韓航空班機,被朝鮮特務安放炸彈,從仰光起飛後不久在緬甸外海爆炸墜毀,機上115人全數罹難。

參與行動的朝鮮特務之一"金賢姬",後來在仰光被捕,並被送往首爾。金賢姬後來接受韓國政府招降,供出有關朝鮮派遣特務滲透韓國的許多情報。金氏住在由韓國情報單位保護的特別住宅中。勞動黨調查部負責。

朝鮮間諜入侵日本

除了韓國,日本也是朝鮮間諜特工人員活動的主要地區。而日本人被朝鮮特務綁架,滯留在朝鮮,成為其特務工作的資源,又造成被綁者家屬的人倫悲劇。

日本和朝鮮的建交談判中,歸還被綁架者成為雙方無法達成共識的最大障礙。日本首相森喜朗曾說,朝鮮可以把被綁架的日本人送到第三國,然後以"意外發現"的方式結案,避免雙方尷尬。但是朝鮮特務侵入日本,不僅造成社會不安,更是對日本主權的侵犯,因此森喜朗的言論,在日本國內引起軒然大波。

居留在日本的韓裔(ethnic Koreans)約65萬人,其中約1/3是效忠或認同朝鮮的朝鮮人(認同韓國的稱"韓國人")。一般都引用這個數位,但是它不盡正確。因為戰後留在日本的朝鮮人,有的因為不認同韓國(當時日本隻承認大韓民國,且強調大韓民國是"整個朝鮮半島唯一合法政府"),因此沒有登記國籍,隻登記出生地"朝鮮"(不論南北)。這些人和他們的後代,在政治立場上很分歧,所以很難統計。

"在日朝鮮人總聯合會"(簡稱"朝總聯"或"總聯")等代表朝鮮利益的政治團體。事實上,"朝鮮總聯"根本就和黑幫無異。他們和多起日本人被綁架到朝鮮的事件,以及朝鮮人額度組合的金融弊案有密切關聯。但許多日本官員、民眾對此噤若寒蟬,怕遭到朝鮮總聯人員以暴力報復。通過在日本的朝鮮人(朝鮮人)組織,把在日本賺的錢匯到朝鮮。

1996年9月,韓國江原道江陵地區,朝鮮特務入侵事件後,韓國軍隊從擊斃的13名朝鮮特務(另有11人自殺)身上,起出的部份裝備品。依任務不同,每次滲透所攜帶的物品和裝備有異。主要有:比利時製白朗寧手槍、RPG-7反裝甲火箭、M-16步槍、AK系列步槍、手槍和步槍彈葯、日製通訊器材、日製短波收音機、暗號用亂數表、日製夜視望遠鏡、日製攝影機等偵察用器材、潛水服及潛水裝備、食品、日用品等、偽裝為民間人士所用的便服、偽裝為韓國軍所用的韓國軍戰鬥服等等。

朝鮮間諜入侵日本記事

日本被朝鮮間諜入侵,是從戰後初期的1948年就開始,當時是由朝鮮內政部的政治保衛局主導對日特務工作,當時基本上是模仿蘇聯諜報機關的體系,征召在戰前就住在日本、並在日本受過高等教育的韓僑,回到朝鮮接受諜報訓練,再派回日本從事諜報工作。

到了1960年代,許多朝鮮間諜都從香港和上海偷渡到日本,再以偽造的船員證和身份證,以半合法的方式入境。也有以購買的漁船潛入日本港口,伺機潛入日本或脫離的案例。而隨著日本對出入境管理趨向嚴格,朝鮮間諜後來又改由漁船接近日本,再以橡皮艇趁黑夜偷渡上岸。

1960年代後半期,偽造身份成為朝鮮間諜入侵的另一種主流,除了偽造外國人的身份證或護照,一些已經歸化日本籍的韓裔,如果在前往朝鮮之後死亡,其身份證常被間諜盜用,以合法身份掩護潛入日本。

到了1970年代,朝鮮的對日諜報工作,由內政部移轉給朝鮮勞動黨的對外連絡部(現已改稱為"社會文化部"),而金正日在1975年視察過諜報機關之後,指示大幅改變入侵日本的方法。

有鑒于之前盜用日本人(或在日韓裔)身份的做法容易被發覺,朝鮮從1970年代開始展開所謂"工作員(諜報員)日本人化教育",方法就是積極綁架日本人到朝鮮,來訓練朝鮮的諜報員,使其精通日本語言、熟悉日本文化,更容易混入日本社會。這也是1970年代日本人遭朝鮮綁架達到高峰的原因。

據統計,1990年代以後,朝鮮間諜入侵日本的案例大幅減少,但同一時期開始,日本附近海域的"不審船(不明船隻)"事件卻屢次發生,因此可以看出朝鮮間諜進入日本的方式又有了新的改變,包括前面提過的身份盜用、以非法身份合法入境,依然是主要的手段。有不少台灣到日本的觀光客在日本遺失護照,這些護照的黑市價格據說高達新台幣數十萬元,通常會落入朝鮮間諜或中國大陸非法移民的手中,作為入境日本的掩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