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沖

令狐沖

令狐沖,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的男主角。由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撫養長大,傳授武功,為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生性放蕩不羈,爽朗豁達,豪邁瀟灑,不拘小節,喜歡亂開玩笑,卻有高度的忠義心,天生俠義心腸,並且深情不移。鍾情青梅竹馬的小師妹岳靈珊,後因緣際會結識並愛上了"老婆婆"的任盈盈,至此成為靈魂伴侶,最終與其結為夫妻,退隱江湖。

  • 中文名稱
    令狐沖
  • 年    齡
    登場25歲,結局31歲
  • 內    功
    易筋經,吸星大法
  • 配    偶
  • 青梅竹馬
    岳靈珊
  • 國    籍
    中國
  • 民    族
    漢族
  • 出    處
  • 劍    法
    獨孤九劍,五岳劍法,沖靈劍法
  • 職    業
    俠客,恆山派掌門
  • 主要成就
    擊殺東方不敗,阻止武林動亂
  • 愛    好
    喝酒,彈琴
  • 別    名
    風二中,吳天德
  • 師    傳
    岳不群風清揚,任我行,方證

背景故事

幼時父母雙亡,由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夫婦收為首徒,撫養長大。

令狐沖令狐沖

衡山派劉正風金盆洗手,同眾人前去衡山。

途遇恆山派儀琳受採花賊田伯光脅迫,便與田伯光鬥智鬥力,身受重傷,被日月教長老曲洋所救。

適逢福州福威鏢局大難,岳不群收福威鏢局少鏢頭林平之為徒。

劉正風金盆洗手之際,因被誣蔑勾結魔教長老曲洋,被五岳盟主左冷禪阻撓,慘遭滅門。

令狐沖巧遇曲劉二人,被授《笑傲江湖》曲譜。因其行事任性,屢犯門規,令狐沖違逆師命,被罰面壁思過。

在思過崖上機緣巧合,得華山前輩風清揚獨孤九劍,自此劍法大進。

後與華山劍宗奪門之人惡鬥,內力大傷,桃谷六仙不戒和尚胡亂醫治,內力盡失,命不久長。

來到洛陽林平之外祖父家中,幾經周折,《笑傲江湖》曲譜被當做《闢邪劍譜》,為洗脫冤屈,來到洛陽郊外請熟知音律之人辨識。此番相遇,與奏琴之人結緣,更感人間情誼,多日來此處習琴品酒。

從洛陽辭別,卻在途中大受江湖中人殊遇,在五霸岡上與群雄聚會。不知何故,群雄紛紛散去,卻見當日授琴的“婆婆”。

種種糾纏、惡鬥,令狐沖再受重傷,才知這位“婆婆”其實是位年輕姑娘,名叫盈盈,已對自己情愫暗生。

此後輾轉少林寺,承蒙住持願傳《易筋經》治療內傷,又得知已被華山派逐出。令狐沖不願皈依,毅然離去。

無意中與魔教向問天聯手,共御正邪強敵,終出虎口,兩人義結金蘭

為治令狐沖內傷,兩人前往梅庄,向問天以琴棋書畫珍品為餌,賭梅庄中無人能劍勝令狐沖。無奈,令狐沖五戰梅庄好漢,盡皆告捷。梅庄四位庄主垂涎寶物,請令狐沖到梅庄深處囚室與一位任姓前輩較量。向問天從中使計,偷天換日。令狐沖不明不白誤入囚室,卻習得吸星大法,內傷得愈。

令狐沖故伎重施,得以脫困。而任姓前輩竟為魔教前任教主任我行,軟硬兼施,邀令狐沖入魔教。令狐沖不願受迫,憤然離去。途中搭救恆山派眾人。

令狐沖令狐沖

令狐沖回恆山接任掌門,遭東方不敗手下暗算,任盈盈及時出現挫敗魔教陰謀。令狐沖安排好恆山事宜與盈盈等人趕往黑木崖,一場苦戰,險勝東方不敗,任我行重任教主。

為阻止左冷禪合並五岳劍派,令狐沖率領恆山派到嵩山。令狐沖難忘舊情,比武中被小師妹所傷。而岳不群竟使出闢邪劍譜的武功,刺瞎左冷禪雙眼,奪得五岳盟主。

下嵩山,群雄散訖,令狐沖與盈盈相聚,二人幾經生死患難,終成知心情侶。眼見林平之復仇,劍法亦是闢邪劍法。重重糾葛,小師妹喪于林平之之手,師母自盡,令狐沖悲痛不已。

恆山派中,令狐沖、任盈盈二人被儀琳之母為難;思過崖洞內,憑借磷光,二人僥幸脫身。出山洞後遭岳不群擒住,幸得儀琳及時相救。

任我行再任教主,野心大盛,意欲吞並武林。令狐沖及恆山弟子,大義凜然,拒不入盟。幸得天眷鴛鴦,“魔”教易主,一場浩劫就此化解,幾十年恩怨盡歸塵土。

人物簡介

背景故事

復姓令狐,單名一個沖字。幼時父母雙亡,被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收為首徒。

衡山派劉正風金盆洗手,同眾人前去福州。

適逢福州福威鏢局大難,岳不群收福威鏢局少鏢頭林平之為徒。

劉正風金盆洗手之際,因勾結魔教長老曲洋,被五岳盟主左冷禪阻撓,慘遭滅門。

機緣巧合,竟得華山前輩風清揚傳獨孤九劍。

令狐沖令狐沖

葯王廟中,使獨孤九劍精妙招數,解救師門,卻被疑心盜得福威鏢局《闢邪劍譜》,連心儀的小師妹亦是如此,一片悲涼。

來到洛陽林平之外祖父家中,幾經周折,《笑傲江湖》曲譜被當作《闢邪劍譜》,為洗脫冤屈,來到洛陽郊外請熟知音律之人辨識。此番相遇,與奏琴之人結緣,更感人間情誼,多日來此處習琴品酒。

從洛陽辭別,卻在途中大受江湖中人殊遇,在五霸岡上與群雄聚會。不知何故,群雄紛紛散去,卻見當日授琴的“婆婆”。

種種糾纏、惡鬥,令狐沖再受重傷,才知這位“婆婆”其實是位年輕姑娘,名叫盈盈,已對自己情愫暗生。

此後輾轉少林寺,承蒙住持願傳《易筋經》治療內傷,又得知已被華山派逐出。令狐沖不願剃度,毅然離去。無意中與魔教向問天聯手,共御正邪強敵,終出虎口,兩人義結金蘭。

再到福建,林平之、小師妹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沖凄涼不已。撞見《闢邪劍譜》被兩位歹人所搶,令狐沖劍殺二人,奪回劍譜,但也受傷頗重。後為師母所救,得知盈盈是魔教任教主千金。劍譜不翼而飛,令狐沖蒙冤不白。

聞恆山派兩位前輩被困,令狐沖前去支援,趕走惡敵。回恆山途中,聞訊盈盈被囚于少林,又得衡山派掌門莫大一番話語,決定解救盈盈。趕赴少林,路遇到群雄聚集,令狐沖當上群雄盟主。上少林後,竟見恆山派掌門遭人毒手,彌留之際,定閒傳掌門于令狐沖。此後群雄被正派中人圍于少林,幾次拼殺,無濟于事。桃谷六仙誤打誤撞,發現少林寺密道,群雄得以脫困。令狐沖為探盈盈下落,重返少林,但見任我行、盈盈、向問天三人為正派好手所攔,為救其出寺,令狐沖不得已與岳不群比試,無意中劍傷岳不群。

令狐沖回恆山接任掌門,遭東方不敗手下暗算。打點恆山一切,令狐沖與盈盈等人趕往黑木崖,一場苦戰,險勝東方不敗,任我行重任教主。

下嵩山,群雄散訖,令狐復與盈盈相聚。

任我行再任教主,野心大勝,意欲吞並武林,以盈盈、生死要挾令狐沖。令狐沖及恆山弟子,大義凜然,拒不入盟。幸得天眷鴛鴦,“魔”教易主,一場浩劫就此化解,幾十年恩怨盡歸塵土。

三年後,令狐沖與任盈盈在梅庄喜結連理,但憑一曲《笑傲江湖》,從此歸隱……

基礎信息

姓名:令狐沖

拼音:Líng hú Chōng

曾化名:風二中、吳天德

性別:男

出場年齡:25歲(新修版23歲)

在兩部小說中出現:金庸《笑傲江湖》、《鹿鼎記》被提起

稱呼:大師兄、沖兒、令狐師兄(新修版中儀琳如此稱呼)、令狐兄弟(向問天如此稱呼)、令狐掌門、令狐老弟(沖虛這樣稱呼他的)、沖哥/沖郎(盈盈這樣稱呼他的)、令狐吳將軍(儀和這樣叫的)、令狐少俠(定閒、定逸這樣稱呼的)、令狐賢侄(劉正風如此稱呼)、另外,令狐沖在鹿鼎記中曾與獨孤求敗被澄觀大師向韋小寶提及,以作為無招勝有招的代表。

師父:岳不群

太師叔:風清揚(授獨孤九劍)

師母:寧中則

初戀:岳靈珊

單戀:儀琳

妻子:任盈盈

岳父:任我行

義兄:向問天

令狐沖令狐沖

門派:華山派首席弟子,恆山派掌門(後傳位給儀清)

性格:豁達、開朗。率性而為,放浪瀟灑,豪放不羈,重情重義,心高氣傲,不懼強橫,有“交友當如令狐沖”之說。

武功:吸星大法,易筋經,五岳劍法,沖靈劍法,獨孤九劍(成名絕技)

武器:劍

師弟妹:岳靈珊勞德諾梁發、施戴子、高根明陸大有英白羅

朋友:藍鳳凰田伯光老頭子祖千秋計無施、黃伯流等

尊敬的人:風清揚、方證、沖虛、任我行、莫大、方生、綠竹翁、岳不群夫婦、定閒師太等

愛好:喝酒、劍術、音樂

稱呼

令狐公子——通用,多見于任盈盈部屬中的邪派群豪。

令狐少俠——通用敬稱。

令狐大俠——多被用于挖苦。《傾心》章任盈盈用來調侃。

大師哥——華山諸師弟師妹。

沖兒——岳不群夫婦、任我行。

沖哥、沖郎——任盈盈專用。

令狐師兄——儀琳等。

令狐兄弟——向問天、任我行

令狐沖令狐沖

令狐老弟——沖虛

令狐賢侄——劉正風,金刀王家。

令狐少君——見用于“婆婆”時期的任盈盈、綠竹翁。

吳將軍——冒名吳天德時,恆山諸尼的稱呼。

令狐吳將軍——儀和大腦混亂的產物。

令狐掌門——出任恆山掌門後的通用稱呼。

掌門師叔、掌門師兄——恆山諸弟子。

大馬猴——任盈盈。

人物特征

相貌外表

令狐沖性格的可愛處,是金庸筆下人物之最,他比楊過多了幾分隨意,比韋小寶多了幾分氣派,比喬峰多了幾分瀟灑。

金庸對令狐沖的外貌是如此描寫的:長方臉蛋,劍眉薄唇。而林平之相貌像他母親,眉清目秀,甚是俊美。主角比配角相貌差上一籌,不太符合滿足讓人們進行幻想的前提,如果改到二、三流武俠小說裏,男主人公多半是帥到天上有地下無,無端就要惹來紅顏知己無數的。但這正是金庸的超凡之處,並不將男主角寫成完美無缺。其他諸如此類的還有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明確提到不如宋青書英俊;天龍八部的段譽,輸給慕容復;射雕英雄傳的郭靖,外貌自然不比楊康。小師妹岳靈珊本來和令狐沖青梅竹馬,情誼深長,即使林平之剛來的幾個月裏,小師妹對令狐沖的含情脈脈也是明顯的,在思過崖似有加深的痕跡;但終究是情郎在後,父綱為先,林平之酷似岳不群的端庄持重、老成內斂吸引了岳靈珊,而令狐沖不僅僅是相貌不如林平之,他的放浪不羈、灑脫過甚反而成了他情場上的最大障礙,為一向崇拜父親威嚴的岳靈珊所不喜,芳心許給了林平之。

令狐沖令狐沖

這一點描寫就很難得,脫離了情俠窠臼,深入人性,刻畫出有個性有痛苦的個人來,而且金庸寫情的筆法也是一絕,轉圜曲迂,筆盡情妙,有情人之間的短怒薄嗔、巧言逗喜,都非常到位,能吸引人看下去,任何一本寫情的名著,具體到情人之間的細節來說,也不過如此了。

成長經歷

令狐沖的成長是從失戀、蒙冤開始的,自從陸猴兒一死,他的人生就被籠罩上了一層陰影。 人生煩難事何其多,相信現實生活中的人都曾有被誤解、被排斥的感受,金庸不僅能以豐富的文史知識入筆,還帶了深厚的生活經驗,他塑造人物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把主人公放到人間煉獄去磨練,經歷各種人情冷暖和世道鬼蜮,並不像其他武俠作品一樣,主人公要麽在一個深山冥谷練成絕世武功後,出來便一帆風順,殺魔頭,報血仇,得美女。金庸即使讓他的主人公得到奇緣,獲得一門武術絕學,也絕對得不到一個一帆風順的人生,在金庸小說裏,武功的成長是一方面,人格的成長又是一方面,這兩方面有時候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令狐沖的獨孤九劍先成,但他的磨難才剛剛開始,而且正是因為他身負獨孤九劍絕學,才一步步受誤解,又由于他的浪子情懷、不屈于人的個性,往往有了委屈不去辨白,這不辨白卻不似黃老邪高傲清絕,而是帶了點自傷自憐自暴自棄的情緒:一面是因為有了失去小師妹之痛,一面是受敬愛的師父誤解之痛,一面又是身上怪傷難以告人並不能痊愈之痛,一面又是正邪之爭看來讓他倍感無聊之故。

令狐沖懷著這四種傷痛,在隨師父去洛陽的途中,嘗盡了辛酸苦楚,非一般人能忍受,從這方面來說,令狐沖的性格幫了他自己的大忙。雖然他始終忘懷不了小師妹,但是本性卻豁達得很,他看清了岳靈珊和林平之相愛的事實後,心下反倒坦然,隻想願岳靈珊過得快活,隻要她快活,即使完全忘掉自己也無所謂。所以他還能跟隨在華山師弟們身後,跌跌撞撞地跟著走,心中隻想著尋回紫霞秘笈,然後在六猴兒墓前自盡便了,這就是令狐沖一個特別的性格特征,試想如果是岳不群和林平之和他易地而處,縱然這兩個人也是心機深遠、忍辱負重的好材料,但卻不會像令狐沖那般豁達,必然會把所受的侮辱和仇恨牢記在心,等到機會爆發。

喜好結交

令狐沖還有個特點,就是開朗隨和,喜歡交友,而且隻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這一點很不容易,首先必須健談、詼諧,有性情,大度,比如開章裏華山派弟子談到大師兄的時候,提到他的“使出師父所授的氣功來,竟不換氣,猶似烏龍取水,把大半葫蘆酒喝得滴酒不剩”,騙慘了一個老叫化。把這個法門搬到酒肉朋友的桌上去,也一定是討人喜歡的,會氣功的人不少,但是令狐沖卻用此來喝酒,真可謂是個性散漫俏皮得緊了。

令狐沖

令狐沖雖然尊敬師父,但是心裏卻自有乾坤,因為他是個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時不時會有散漫之舉,有自己一套待人處事的辦法,不像岳不群的謀構取巧遠遠淹沒了真性情,所以盡管師徒共同生活了十幾年,兩人卻沒有半點相似之處。其實令狐沖和岳不群的矛盾才是貫穿笑傲全書的一條經脈,以他倆為綱,其他的人和情節都是鋪陳和旁衍出的枝幹,比如左冷禪,任我行,東方不敗,都是他倆一個方面的延伸和補充,比如性情和自製,比如正和邪。以這個角度來看,笑傲江湖是一部人性沖突的著作,它表達了兩種有重大分別的人生觀之間的沖突,而且給了一個似明確卻又不明確的結尾。

俠義率真

令狐沖最大的特點是“俠義率真”,給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貴。他從不為世俗禮法所拘,隻要是自己認為對,哪怕世上人皆反對,他也不為所動。他算不上一個成功人士,出身來歷平淡無奇,武功方面雖習得獨孤九劍、吸星大法,危急關頭以此保命殺敵,但大部分時間卻是重傷重病,甚至連一個街邊無賴也打不過。令狐沖絕對沒有古之俠士最為推崇的“為國為民”的想法與傾向,但也仍令人感動,教人敬畏。因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沒有一絲卑劣的地方,他是個最自然的人,從不理會旁人的看法。他痴戀岳靈珊天下知聞,即使在盈盈面前也從不掩飾,愛憎好惡一覽無餘。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諛詞,他縱聲嘲笑,他毫無心機,從來沒有什麽使命感、名利心,沒有任何“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野心。隻須有酒,有音樂,攜所愛之人平平淡淡終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

令狐沖令狐沖

他的俠義精神從不讓人感到他是“救世主”。對儀琳、對恆山派、對向問天救是救了,絕沒有什麽更深一層的目的,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即使對你素不相識、即使對你無甚了解,隻是一見之下便傾心相助,毫不猶豫。正邪不分是令狐沖最大的罪名,亂交魔教主義、邪派人士,甚至為人不恥的採花大盜。但在令狐沖心中“正”、“邪”之分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心中的“正”是品性高潔誠摯、率義情俠之士,至于那些雖表面為正派中人,實則虛偽狡猾、野心勃勃之徒,他從來是不屑、不恥、敬而遠之。他可以結交田伯光,卻忍受不了“青城四秀”,對綠竹翁禮敬有加,卻對金刀王家不理不睬。

直言不諱

令狐沖是典型的巨門星獨座性格,心思細密、耿直明快,喜歡辨析和思考。面對江湖看到不對的人與事,熱血一涌,話語便沖口而出。因為常常直言不諱,而且舌利如刀,難免顯得吹毛求疵而得罪人。有一點機靈,也有一點胡鬧,喜歡一切自由率性的令狐沖,表現出的更多是浪子般的機智與直言。說到此,也不難知道巨門星的令狐沖為什麽會被所謂的“名門正派”排擠的原因。

愛情經歷

令狐沖的愛情之路也是歷經多重困難波折,但最終結局十分圓滿。他最初愛慕與之青梅竹馬的小師妹,但無奈他落花有意而小師妹流水無情。不僅如此,與之一起長大的小師妹竟懷疑他的為人,疑心他吞沒了林家的闢邪劍譜,是他一度萬念俱灰,感到全無生趣,直至他遇到自己生命中的福星——盈盈。

一曲《笑傲江湖》使兩個生命中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最終走到了一起,他們怎麽可以相愛?一個是名門子弟,一個是魔教聖姑,自古正邪不兩立,但他們依舊愛了,這份愛,比世俗男女情愛高了一個層次。在令狐沖生命中最黯淡無光的時刻,在幾乎所有人都拋棄了他的時候,隻有盈盈對他一往情深,不離不棄。為了治愈令狐沖的內傷,她甘願舍棄自己的生命,隻求少林方丈能傳他易筋經神功,挽救他的生命。誠如令狐沖所想“她為了相救自己,甘願舍生,自己一生之中,師友厚待者雖也不少,可沒一個人竟能如此甘願把性命來交托給自己”。但令狐沖畢竟是個痴情的人,對于與岳靈珊那段青梅竹馬的初戀總是難以忘懷,因此初始對盈盈的感覺中總是感激敬重之情居多,更甚者由于盈盈魔教聖姑的身份,內心深處對之竟有些懼怕。如果說盈盈愛上令狐沖是因為他對小師妹的那份痴情,那麽令狐沖最終深深地愛上她同樣是由于她對自己的一片真情。她能想令狐沖所想,急令狐沖所急,是令狐沖的第一知己。最終,在青紗帳外的大路上,在月色溶溶的湖邊,令狐沖終于沉浸在了對幸福的憧憬之中:“若得永遠如此,不再見到武林中的腥風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沒這般快活。”正如作者在後記寫道:“當令狐沖情意緊纏在岳靈珊身上之時,是不得自由的。隻有到了青紗帳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處大車之中,對岳靈珊的痴情終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靈上的解脫。”令狐沖最終得到了屬于自己的那份幸福和真愛,于是我們看到了懸空寺裏的心意相通,華山後洞中的生死與共,朝陽峰上的生離死別,沖盈二人最終成為了彼此間生死相依的愛戀。 央視版《笑傲江湖》中的令狐沖(左)儀琳一直對令狐沖有銘心刻骨的相思。但令狐沖對儀琳並非無情,隻是這情是憐愛,憐惜,是兄妹之情卻非兒女之情。正如他所想“令狐沖聽儀琳這麽說,心下頗覺歉然。她對自己一片痴心,初時還不覺得,後來卻漸漸明白了,但自己確然如她所說,先是喜歡岳家小師妹,後來將一腔情意轉到了盈盈身上。”盈盈愛令狐沖畢竟還有一個圓滿的結局,而儀琳一開始就是一個悲劇。命運、個性註定令狐沖是不會愛她的。就象岳靈珊更願意把大師哥當做玩伴而不當做戀人一樣。在令狐沖心中,從未想過儀琳當做情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覺、情義是不平等的。令狐沖是一個坦率真誠、光明磊落的人。女子少心機,對他不加以懷疑,因此對他了解正確;而有心機的人,用有心機的眼光測度他,于是把他全看錯了。令狐沖重感情多于重面子、重權勢。男人們不明白,不接受,但女性卻深能體會,產生共鳴,對他便更增愛心。

令狐沖令狐沖

令狐沖不是大俠,不是人們常說的大英雄、大豪傑。他是個隱士,是真正出世了。他隻是追求自由,不願受束縛。他愛交朋友,嗜酒如命,愛研習武功、音樂,隻有他才真能“笑傲江湖”。

令狐沖在金庸的心目之中,也是一個和其他人物不同的人。在金庸的小說之中,從來也沒有一個,用了那麽多筆墨寫這個人的性格的。不但在令狐沖的言、行之中,表示他的性格,不但在他人對令狐沖的評語中,表現他的性格,而且還主觀地去寫他的性格。

經典語錄

1.“不瞞田兄說,小弟生平有個嗜好,那是愛賭如命,隻要瞧見了骨牌骰子,連自己姓甚麽也忘記了。可是隻要一見尼姑,這一天就不用賭啦,賭甚麽輸甚麽,當真屢試不爽。不但是我一人,華山派的師兄師弟們個個都是這樣。因此我們華山派弟子,見到恆山派的師伯、師叔、師姊、師妹們,臉上雖然恭恭敬敬,心中卻無不大叫倒酶!”“一見尼姑,逢賭必輸。”

2.“我一生之中,麻煩天天都有,管他娘的,喝酒,喝酒。”

3.“我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十五年前蒙恩師和師母收錄門下,那時小師妹還隻三歲,我比她大得多,常常抱了她出去採野果、捉兔子。我和她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師父師母沒兒子,待我猶似親生兒子一般,小師妹便等于是我的妹子。”

令狐沖令狐沖

4.“我不願作的事,別說是你,便是師父、師娘、五岳盟主、皇帝老子,誰也無法勉強。總之是不去,一萬個不去,十萬個不去。”“就算他真是正人君子,倘若想要殺我,我也不能甘心就戮,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卑鄙無恥的手段,也隻好用上這麽一點半點了。”

5.“弟子自幼孤苦,承蒙師父師娘大恩大德,收留撫養,看待弟子便如親生兒子一般。弟子雖然不肖,卻也決不敢違背師父意旨,有意欺騙師父師娘。”

6.“前輩過獎了,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弟子才能如前輩這般彈奏那《笑傲江湖之曲》。”

7.“眾位朋友,令狐沖一介無名小子,竟承各位……各位如此眷顧,當真……當真無……無法報答……”“眾位朋友,令狐沖和各位初見,須當共飲結交。咱們此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杯酒,算咱們好朋友大伙兒一齊喝了。”

8.“人生在世,會當暢情適意,連酒也不能喝,女人不能想,人家欺到頭上不能還手,還做甚麽人?不如及早死了,來得爽快。”

9.“我本來就沒名譽,管他旁人說甚短長?婆婆,你待我極好,令狐沖可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你此刻身受重傷,我倘若舍你而去,還算是人麽?”“婆婆,你待我這麽好,就算世上再沒別人喜歡我,也……也沒有甚麽。”

10.“大庄主,有一事須當明言。我所以不怕你琴上所發出的無形劍氣,並非由于我內力高強,而是因為晚輩身上實是一無內力之故。”

11.“教主,大哥,我本就身患絕症,命在旦夕,無意中卻學得了教主的神功大法,此後終究無法化解,也不過是回復舊狀而已,那也沒有甚麽。我于自己這條性命早已不怎麽看重,生死有命,且由他去。華山派開派數百年,當有自存之道,未必別人一舉手間便能予以覆滅。今日言盡于此,後會有期。”

12.“胡說八道!我騎馬幾時摔跌過?上個月那該死的畜生作老虎跳,我才從馬背上滑了一滑,摔傷了膀子,那也算不得甚麽。”“你阿麼的,你叫我狗官?你才是狗賊!你們在這裏攔路打劫,本將軍到此,你們還不逃之夭夭,當真無法無天之至!本將軍拿住了你們,送到縣衙門去,每人打五十大板,打得你們屁股開花,每人大叫我的媽啊!”

13.“我怎敢當你是水性女子?你是一位年高德劭、不許我回頭瞧一眼的婆婆。”

14.“晚輩當時也沒想過此事妥與不妥。隻是嵩山派為了脅迫恆山派答允,假扮日月教教眾,劫擄恆山弟子,圍攻定靜師太。所使的手段太過卑鄙。晚輩剛巧遇上此事,心覺不平,是以出手相助。後來嵩山派火燒鑄劍谷,要燒死定閒、定逸兩位師太,那是更加可惡了。晚輩心想,五岳劍派合並之舉倘是美事,嵩山派何不正大光明的與各派掌門商議,卻要幹這鬼鬼祟祟的行徑?”

15.“我雖不屬日月教,跟你卻是生死與共。就算你爹爹見了我,要攆我走,我也是厚了臉皮,死賴活挨。”

16.“你若和任大小姐易地而處,要我死心塌地地愛上你這個老妖怪,可有點不容易!”“是須眉男兒漢也好,是千嬌百媚的姑娘也好,我最討厭的,是男扮女裝的老旦。”

17.“在下沒甚麽好處,勝在用情專一。這位楊君雖然英俊,就可惜太過喜歡拈花惹草,到處留情……”

18.“千秋萬載,萬載千秋,令狐沖是婆婆跟前的一個乖孫子。”“我這就向你告辭。嵩山的大事一了,我便來尋你,自此而後,咱二人也不分開了。”

19.“盈盈,在這世上,我隻有你一人,倘若你我之間也生了甚麽嫌隙,那做人還有甚麽意味?”

20.“若得永遠如此,不再見到武林中的腥風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沒這般活。”

21.“盈盈,救出恆山門人之後,我和你立即拜堂成親,也不必理會甚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你退出武林,封劍隱居,從此不問外事,專生兒子。”

22.“那也沒甚麽大禍臨頭。一個人總要死的,和我愛妻死在一起,那就開心得了。”

23.“第一件,晚輩受恆山派前掌門定閒師太的重托,出任恆山掌門,縱不能光大恆山派門戶,也決不能將恆山一派帶入日月神教,否則將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見定閒師太?這是第一件。第二件乃是私事,我求教主將令愛千金,許配于我為妻。”“承岳父美意,邀小婿加盟貴教,且以高位相授,但小婿是個素來不會守規矩之人,若入了貴教,定然壞了岳父大事。仔細思量,還望岳父收回成議。”“當日在杭州梅庄,以及在少室山腳下雪地之中,岳父曾言及此事。小婿適才嘗過這異種真氣發作為患的滋味,確是猶如身歷萬死。但大丈夫涉足江湖,生死苦樂,原也計較不了這許多。”“恆山派雖然大都是女流之輩,卻也無所畏懼。教主要殺,我們誓死周旋便是。”

倪匡點評

在《笑傲江湖》之中,寫令狐沖性格的地方,隨手翻閱,隨處可見:“……傷的如此厲害,兀自在說笑話。”(207頁)

令狐沖愛說笑話,那是他內心不將任何事情看得嚴重的表現。在令狐沖這樣性格的人看來,天下無不可拿來說笑之事,天塌下來,也可以當被子蓋。

令狐沖令狐沖

“令狐沖于世俗的禮法教條,從來不瞧在眼裏。”(212頁)

“說話不騙人,又有什麽好玩?”(217頁)

令狐沖追求“好玩”,這是真正遊戲人生者才能說的出來的話。

“你就是口齒輕薄,說話沒點正經!”(286頁)

這是岳不群罵令狐沖的話,令狐沖是一個什麽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對他來說,天下根本沒有什麽事是正經的,說話又何必正經,這種想法,世人目之為輕佻,其實是最看的開的想法。

“你這小子……必定是耍無賴,使詭計,蒙混了過去。”這是岳夫人對令狐沖的評語,岳夫人對令狐沖了解甚深,是令狐沖的第一知己。

“大師兄說話行事瘋瘋癲癲。”(295頁)

這是林平之對令狐沖的最早看法,可知令狐沖的言行是如何驚世駭俗了。

“天性放蕩不羈。”(312頁)

“率情任性,不善律己。”(351頁)

“……隻有如此胸襟的大丈夫,才配喝這天下名酒。”(370頁)

這是田伯光贊令狐沖的話。喬峰再喜歡喝酒,不會和田伯光喝酒吧?令狐沖對什麽事都不認真,無所謂,渾然無我,這是最高境界。

風清楊也是令狐沖的知己,一聽令狐沖這樣講,“大喜”:“好,好……大丈夫行事,愛怎樣便怎樣,行雲流水,隨意所之,什麽武林規矩,門派教條,全是放他媽的狗臭屁!”而令狐沖聽了風清楊的話之後:“……這幾句當真說到了他的心坎中去,聽來說不出的痛快。”這一老一少兩人,性情相投,自然一方說出來的話,會打進另一方的心坎中了。

在這裏,有一件事,倒值得提出來一下,令狐沖說:“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卑鄙無恥的手段,也隻好用上這麽一點半點了。”可是,看畢全書,令狐沖連半點卑鄙無恥的手段也沒有用過。

這是一種很值得提出來討論的情形。一個人在思想觀念上認定了某些事是可以做的,並不一定說這個人一定會去做這些事。

什麽事可以做,什麽事不可以做,都是當時社會時代背景下產生的一種約束,有些在某一時期萬萬不能做的事,在時代社會背景改變之下,變得極其普通,人人都在做。能做不能做,那是一種約束,這種約束對性格上不受約束的人來說,“隻是狗屁一樣”。那是對約束的一種反抗,並不一定自己非做不可。如果在思想觀念上,也不能對約束有任何的反抗,那是對人性的侮辱。

令狐沖並沒有在榮辱關頭做過任何卑污之事,後來,在《鹿鼎記》中,韋小寶到是做了一些,韋小寶的作為,完全符合令狐沖的思想觀念,卻至今被讀者非議,真是冤枉之至。

“他知道我性子太過隨便。”(416頁)

“我令狐沖向來不是拘泥不化之人。”(471頁)

“隻是此人從小便十分狡猾。”(496頁)

岳不群始終認為令狐沖“狡猾”,令狐沖固然花樣百出,但樣樣是真,岳不群處處作偽,突然有招架不了之感。

生性開朗,光明磊落

“但願她將我忘的幹幹凈凈,我死之後,她眼淚也不流一滴。”(501頁)

這是令狐沖對岳靈珊的希望,他苦戀岳靈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但倒也看得開,為對方著想,寧願自己“胸中總是酸楚難當”。酸楚難當,並不是令狐沖看不開,而是任何正常人的正常反應。情關,世上若有人能夠勘得破,他早已不是人而是神了。所以令狐沖有時也難免:“……胸口一酸,更無鬥志,當下便想拋下長劍,聽由宰割。”(524頁)

令狐沖本來就不是很有鬥志的人,隨便來,隨便去,無拘、無束,弄個鬥志放在心中,將自己作鬥志的奴隸,所為何來?

“暫受一時委屈,又算得什麽?”(531頁)

令狐沖令狐沖

又有什麽是‘算得什麽’的?有了委屈,連解釋也懶得去解釋,令狐沖之可愛,至于極點。

“令狐沖對這件事其實並不介懷,淡淡的道……”(543頁)

令狐沖輸了錢,叫幾個小無賴打了一頓,打的鼻青臉腫,他一樣不放在心上。

“弟子自知命不久長,一切早已置之度外。”(562頁)

“閣下性情開朗。”這是任大小姐對令狐沖的第一句評語。一個垂死之人,還能給人以“性情開朗”的印象,舍令狐沖外,誰有此能?

“想是因他胸襟豁達之故。”(565頁)

這是綠竹翁的評語。

“令狐沖生性本來開朗。”(567頁) 馬景濤版令狐沖金庸借任盈盈之口說“開朗”,還嫌不足,又用作者主觀之筆再強調一次。

“知他素來生性倔強。”岳不群的評語,“狡猾”之外,還有“倔強”。

“生死置之度外,確是大丈夫本色。”(592頁)

令狐沖自己說了生死置之度外之後,又借平一指的口這樣說。

“每個人到頭來終于要死的,早死幾年,遲死幾年,也沒多大分別?”(624頁)

這是令狐沖自己對生死置之度外的復述,字句不同,意思是完全一樣的。

令狐沖並不是說算就算,而是真的不在乎,將自己的血去給老不死喝。

“他生性倜儻,不拘小節。”(656頁)

這是作者的主觀評語。

“他生性不羈,口沒遮攔。”(719頁)

也是作者的主觀評語。

“心中一蕩,便湊過去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720頁)

真是“不羈”、“不拘小節”之至。這種事,金庸筆下人物,除了令狐沖之外,隻有韋小寶會做,這兩人性格頗有相近之處,韋小寶性格在金庸筆下形成之初,不知金庸有沒有想到過令狐沖?

令狐沖韋小寶兩人性格有相近之處,兩人若能相遇,一定成為莫逆之交,相互之間的每一句話都可以說到對方的心坎中去。但是,韋小寶和令狐沖,又是截然不同的。寫小說,最難是寫兩個性格相近的人而將之寫的截然不同,金庸在令狐沖和韋小寶這兩個人身上,做到了這一點。

“好在他生性豁達。”(734頁)

“我便獨來獨往,卻又怎地?”少林寺的方證大師看得愕然:“這少年竟然如此的泯不畏死。”(746頁)

“他二人均是放蕩不羈之人。”(773頁)

“我這浪跡江湖,素行不端的一介無名小卒。”(1040頁)

令狐沖倒很有自知之明,“素行不端”至于極點也!他對莫大先生也承認“品行不端”(1044頁),可是莫大先生倒還真佩服他,說他自己對著“滿船妙齡尼姑,如花少女”,他自己就“要象你這般守身如玉,那就辦不到。”一個性格隨便的人,放蕩不羈的人,佻達的人也並不是沒有原則的,一樣“有所不為”。莫大先生實在並不了解令狐沖的真正性格,不必佩服,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胡鬧任性,輕浮好酒。”( 66頁)

這又是岳夫人的評語,岳夫人是站在師娘的立場來看小孩子的。令狐沖自己也知道頑童性格頗重,所以感到‘這八字確是的評’。其實這八字,並非令狐沖性格的全部,隻是一部分而已。

“老弟是直性子人,隨隨便便,無可無不可……”。(1233頁)

沖虛道長從他自己的觀點來看令狐沖,又是另外一副景象。

令狐沖

“他為人又是隨隨便便。”(1280頁)

作者的重現描寫,重復沖虛道長的話。

“沖兒任性胡鬧……但他從小光明磊落,決不做偷偷摸摸的事……他這等傲性之人……”(1464頁)

這又是岳夫人對令狐沖的評語。

灑脫豁達,臻于化境

將一部《笑傲江湖》隨手翻閱,並非刻意尋找,對令狐沖的性格,已有這許多。

金庸對令狐沖的性格特別著意刻劃,是有原因。原因是像令狐沖這樣的性格,並不多見。令狐沖真正是灑脫豁達,臻于化境的一種人,這種人在古代社會或許還多些,現在社會,真是少之又少。他任性胡鬧,隻是為了不想受拘束,任何加在他身上的束縛,他都會當作在背的芒刺。他不一定不喜歡這種束縛,但如果一定要他非有這種束縛不可,他就受不了,這種是不羈性格的典型:你讓他去做一件事,他未必去做,如果你不讓他去做,他到非要做來看看。

金庸在《笑傲江湖》的後記中說:“令狐沖是……追求自由和個性解放的隱士。《笑傲江湖》的自由自在,是令狐沖這個人物的追求的目標。”其實,令狐沖這類人物,根本不追求什麽,隻是從心底認為,自由自在應該是人天生的權利,他們不追求,隻是對那種拘束枷鎖,不斷抗拒而已。

令狐沖是這樣性格的一個人,金庸在書中,卻安排了一節,由他來宣讀華山派的七大戒律,宣讀的對象是林平之。

這七大戒律,倒可以拿出來看看,相當有趣,看看宣讀者令狐沖本身,能做到多少:

一、首戒欺師滅祖,(能)不敬尊長。(不能,不能)

二、戒持強欺弱,擅傷無辜。(能)

三、戒奸淫好色,(能)調戲婦女。(不能)

四、戒同門嫉妒,自相殘殺。(能)

五、戒驕傲自大,得罪同道。(不能)

六、戒見利忘義,(能,能)偷竊財物。(不能,不能)

七、戒濫交匪類,勾結妖邪。(不能不能又不能)

《笑傲江湖》第三集的封面,是一條鯰魚,扉頁上的印章是“襟上杭州舊酒痕”。鯰魚是八大山人所繪,文字說明(可能是金庸所加)中說:“圖中之魚寥寥數筆而神態生動,似是在江湖間自在遊蕩。”鯰魚是一種十分有趣的魚,外行給人一種滑稽感。早年在農村生活時,常常捕捉。它十分難捉,魚身上有一種十分滑膩的黏液,捉在手裏,也會被它滑脫。

有時,好不容易雙手將之握緊,急奔離岸,但仍不免被它爭脫,躺在草地上迅速扭動身體,蹦進河水之中。 李亞鵬版令狐沖後來,找到了一個捕捉它的竅門,原來鯰魚十分貪吃,口又大,用普通的鐵絲,彎成魚鉤,隨便放上一些釣餌,甚至一團紅布,就可以將它釣出水來,剖而烹之,皮滑肉細,十分可口。

鯰魚的自在遊蕩也是有限度的,因為它貪吃,有了貪念,自由自在就結束了。

在《笑傲江湖》的後語之中,金庸又說:“充分圓滿的自由根本不可能的。”就是人有欲望之故。即使如令狐沖,也未能做到充分圓滿的自由自在,外來的一切拘束,可以完全置諸不理,生死也可置諸度外,但是來自內心的拘束呢?

今年四五月間,和金庸一起在夏威夷。一日,街頭閒逛,看到一位藝術家在街頭用玻璃在創作,有各種各樣的人像,平衡裝置等等,水準甚高。細觀之後,發現了一件作品,當時就愛不忍釋,由金庸買了下來。

這件藝術品的標題是“心囚”,用玻璃塑造了一個看來極其痛苦、極求解脫的人被困在一張網中。

這張網,其實根本網不住這個人,空隙極大,這個人隨時可以穿網而出。

可是這個人卻像是絲毫不知道可以穿網而出一樣,在網中苦苦掙扎。

這張網,是來自這個人內心的拘束,是一張心網。再不想拘束的人,也突不破這張網,‘解脫一切欲望而得大徹大悟,不是常人之所能。’令狐沖也正好是常人,所以也不能,這是常人的悲哀,和拘束的抗拒力量再大,也無法和自己相抗。

令狐沖已經做得最好了。

他已經讓無數的讀者迷戀。

令狐沖是絕頂人物。

人物武功

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總訣:趨無妄,無妄趨同人。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醜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總計三千餘字)

1. 總訣式是獨孤九劍的根本關鍵,有種種變化,用以體演這篇總訣。

2. 破劍式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門各派的劍法。

3. 破刀式用以破解單刀、雙刀、柳葉刀、鬼頭刀、大砍刀、斬馬刀種種刀法。

4. 破槍式包括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桿、禪杖、方便鏟種種長兵刃之法。

5. 破鞭式破的是鋼鞭、鐵鐧、點穴橛、枴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鐵牌、八角槌、鐵椎等等短兵刃。

6. 破索式破的是長索、軟鞭、三節棍、鏈子槍、鐵鏈、漁網、飛錘流星等等軟兵刃。

7. 破掌式破的是拳腳指掌上的功夫,將長拳短打、擒拿點穴、魔爪虎爪、鐵掌,諸般拳腳功夫盡數包括內在。

8. 破箭式總羅諸般暗器,練這一劍時,須得先學聽風辨器之術,不但要能以一柄長劍擊開敵人發射來的種種暗器,還須借力反打,以敵人射來的暗器反射傷敵。

9. 破氣式方面,風清揚隻是傳以口訣和修習之法,說道:“此式是為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獨孤前輩當年挾此劍橫行天下,欲求一敗而不可得,那是他老人家已將這套劍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同是一門華山劍法,同是一招,使出來時威力強弱大不相同,這獨孤九劍自也一般。你縱然學得了劍法,倘若使出時劍法不純,畢竟還是敵不了當世達人,此刻你已得到了門徑,要想多勝少敗,再苦練二十年,便可和天下英雄一較長短了。”書中並無明言破氣式的原理。

笑傲江湖中,上代華山劍宗達人風清揚傳之于徒孫令狐沖。令狐沖悟得部份獨孤九劍後,瞬即武學實力大大提升,劍術一項上擊敗不少達人。以後,令狐沖在少林寺看到任我行與方證拆掌時,才明白破掌式要20年的時間方能運用自如。此外,令狐沖也未學成破氣式。

易筋經

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武功秘籍。金庸小說在金庸《天龍八部》中庄聚賢就是因為習得易筋經自我療傷排除體內冰寒劇毒,也正是他學習了從一個無名小輩變成一個江湖數一數二的達人。《笑傲江湖》中介紹易筋經神功,乃東土禪宗初祖達摩老祖所創,威力極大,"是以數百年來非其人不傳,非其緣不傳。縱然是少林寺本派出類拔萃的弟子,如無福緣,也不獲傳授。"《笑傲江湖》中令狐沖身中幾股真氣,隻有易筋經能解,但先決條件是必須加入少林。令狐沖寧願身死也不學此經。由于他為江湖立下若幹功勞,方證大師假風清揚之口,將此經傳于令狐沖。

吸星大法

可以吸引他人內功而自己所使用,正邪兩派談及吸星大法無不談虎色變。吸星大法脫胎于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和丁春秋化功大法。吸星大法大部分繼承了化功大法,因而邪多于正,淪為邪派武功。

五岳劍法

令狐沖在思過崖洞中石壁上所學的武功,石壁上的五岳劍法較之五岳派現存的劍法更加精妙絕倫(現存的五岳劍法多是原本劍法的殘招),以及其破招都是魔教十大長老被困時所刻,被令狐沖無意中發現,後又被岳靈珊發現,在五岳派比武中被華山派明示天下。

華山劍法

多為岳不群所授,主要招式有:白雲出岫、有鳳來儀、天紳倒懸、白虹貫日、蒼松迎客、金雁橫空、無邊落木、青山隱隱、古柏森森,另有岳夫人寧中則傳授的“無雙無對、寧氏一劍”。至于威力招式均是稀松平常之至,是令狐沖練成“獨孤九劍”之前所用的主要武功。

生年考證

公元1644年:思宗崇禎皇帝煤山自縊,明亡。同年華山派召開門人大會(1644年)參考《碧血劍》。穆當年已九十高齡了。穆人清的師傅是令狐沖的弟子,以每代約三十年計(按令狐沖歸隱40年後收徒),令狐沖應該比穆人清大80歲左右。這樣,令狐沖的出生年在1474年左右。(鹿鼎記中笑傲江湖被以前朝而提及) 我們再來看一下《笑傲江湖》中的一些細節;

文章開篇為第一年。

第一年春天,滅門,林夫人39歲,屬虎。

第一年,令狐沖出場。令狐沖此時24歲。

第二年夏天,令狐沖被囚。

第三年3月15日,五岳劍派並派。

第三年,日月神教歸還武當書劍。

第六年,沖哥與盈盈成親。

第七年暮春,故事結束。

第一年林夫人39歲屬虎,可以推斷第一年(令狐沖28歲那一年)是蛇年,查萬年歷,結合二,可知當年為公元1497年或1509年。再結合三(1),推斷出這一年為公元1497年。

結論:令狐沖生于公元1469年。

人物賞析

西晉皇族欲向阮籍提親,阮籍大醉三個月,媒人不得與言,廢然而返。令狐沖拒絕當日月教副教主,情形與阮籍相似。隻是令狐沖是正面跟任我行發生沖突,情勢更加驚人。是以《笑傲江湖·拒盟》中任我行與令狐沖的言辭交鋒,是金庸小說中最驚心動魄、最令人回腸蕩氣的一段對話。

令狐沖得上官雲贈“壽比南山,福澤無窮”四字,忍不住嗤一聲冷笑,“委決不下”之心,“突然一片明亮,再無猶豫”,說出兩件事:一是決不能將恆山一派帶入日月教,二是求教主將其女兒盈盈許配給他。而任我行也是非常之人,竟然全部答應,眼看可以兩全其美,令狐沖卻還是拒絕加入日月教,並決心與任我行“誓死周旋”,說得斬釘截鐵,絕無半分轉圜餘地。“一時朝陽峰上,群豪盡皆失色”。

當時任我行掃平五岳劍派,“炙手可熱勢絕倫”,要恆山派全軍覆滅隻是舉手之勞,但他對令狐沖除了威逼,還有利誘,授以高位,視作傳人,許以女兒,答應傳授消除異種真氣的法門,應允保留恆山一派,可謂至矣盡矣,蔑以加矣,即使驚才絕艷如東漢蔡邕,恐怕也要為之感動,會像哭董卓似的要報答“知遇之恩”,令狐沖卻不為所動,原因何在?

綉花》一章中,令狐沖有段內心獨白,“即以當世之士而論,向大哥、上官雲、賈布、童百熊、孤山梅庄中的江南四友,哪一個不是奇材傑出之士,這樣一群豪傑之士,身處威逼之下,每日不得不向一個人跪拜,口中念念有辭,心底暗暗詛咒。言者無恥,受者無禮。其實受者逼人行無恥之事,自己更加無恥。這等屈辱天下英雄,自己又怎能算是英雄好漢?”

推而廣之,屈辱人,自己又怎算是人?令狐沖豈是這樣無恥之徒?“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這二十個字,用在令狐沖身上,是再合適不過了。

書中寫令狐沖,最出彩的兩處,除《拒盟》一段,還有為救儀琳而與田伯光鬥智鬥勇的部分,盡管通過儀琳之口敘述,雖多方照應,技術上尚有可商榷之處,但令狐沖的瀟灑倜儻表現得淋漓盡致。其實令狐沖其人,小聰明是有的,華山面壁後,劍法可算獨步天下,湖底脫困,內功也極其深厚,但他一沒有王重陽的雄才大略,不是統帥之才,二沒有蕭峰的天生豪氣,有時倒與無賴相近,三沒有郭靖的凜然正氣,即使岳不群並派,也有點無可無不可。對華山派還有那一份血誠。

這正是浪子的處境。他雖被開革出派,卻一心夢想重入華山派。浪子總在流浪,卻一心想家,浪子一心想家,卻總在流浪。本文開頭我以阮籍比令狐沖,正因在這一點上,他們也驚人相似。這裏不能不提到嵇康,倒不是《笑傲江湖》之曲與他有關,而是他“非湯武而薄周公”,看似名教的叛徒,實際上是忠實的衛道士,他是時代的浪子,正如令狐沖是“江湖”的浪子。在秩序違背人性時,他們以掙脫和破壞秩序的方法維護理想中的秩序,這是浪子存在的意義。在小說中可以喜劇收場,在現實生活中,隻能以悲劇了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