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粹大妃 -2011年韓國電視劇

仁粹大妃

2011年韓國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仁粹大妃》是韓國JTBC電視台于2011年12月3日起播出的周末劇。由李泰坤執導,鄭夏淵編劇,蔡時那鹹殷晶白成鉉金英浩金美淑全慧彬等領銜主演。

該劇主要講述了朝鮮王朝第九代王成宗的生母、《內訓》一書的作者仁粹大妃的生平。

  • 中文名稱
    仁粹大妃
  • 外文名稱
    인수대비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60集
  • 拍攝地點
    韓國
  • 導    演
    李泰坤
  • 首播時間
    2011年12月3日
  • 類    型
    古裝、宮廷
  • 發行公司
    韓國JTBC電視台
  • 出品時間
    2011
  • 主    演
  • 製片人
    趙俊亨
  • 每集長度
    約60分鍾
  • 編    劇
    鄭夏淵
  • 出品公司
    JTBC、Drama House

​劇情簡介

本劇講述夢想最高權力的仁粹大妃(蔡時那;含恩靜飾)與厄運王妃廢妃尹氏(全慧彬 飾),以及朝鮮王朝第一位大王大妃貞熹王後(金美淑飾),三位女人之間情緣與惡緣的故事。

仁粹大妃

她的愛情變成歷史,歷史把她塑造成"大妃"想脫離女性的身份,很想成為最高權力者的野心已經越超冷靜,可以說有一些冷酷的仁粹大妃;出生在貧苦的家庭,隻身一人到宮裏成為王妃,但因過分的貪念和傲慢的態度而被廢掉的廢妃尹氏;雖然識字不多,但因其人品佳,仁慈的心成為後宮之主的世祖夫人--貞熹王後。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仁粹大妃韓貞(青年)含恩靜
仁粹大妃韓貞(中年)蔡時那
朝鮮德宗(桃源君 李暲)白成鉉
首陽大君(朝鮮世祖 李瑈)金英浩
貞熹王後(桃源君李暲之母)金美淑
朝鮮成宗(者山大君 幼年)崔元弘
朝鮮成宗(者山大君 成年)白成鉉
廢妃尹氏松兒(幼年)陳智熙
廢妃尹氏松兒(青年)全慧彬
讓寧大君
朝鮮世宗全茂松
朝鮮文宗(李珦)鮮于栽德
朝鮮端宗(李弘暐)蔡相宇
定順王後趙貞恩
安平大君
臨瀛大君李昌
朝鮮睿宗盧英學
Kim Won Hee安順王後(青年)
安順王後(中年)李妍杜
恭惠王後
貞顯王後(青年)韓寶貝
高靜敏貞顯王後(中年)
惠嬪楊氏崔智娜
鄭瑤淑貴人鄭氏
昭容嚴氏樸譚熙
姜初熙淑儀權氏
燕山君(幼年)金振宇
金泰賢(陳泰賢)燕山君(成年)
廢妃慎氏洪素熙
昭容張綠水全素敏
月山大君(成年)張熙雄
高允厚齊安大君(成年)
晉城大君(幼年)全俊赫
晉城大君(青年)白承道
龜城君
金宗端韓仁秀
沈陽宏皇甫仁
韓確張勇
桂陽君夫人金佳妍
韓明澮
閔氏李在恩
小妾劉珠熙
權擥金勇熙
洪允成樸正學
金河鈞韓致亨
金喆衡尹弼商
慎承善金承旭
蔡壽姜成民
金圭鐵李賢老
許琛權敏
尹遇朱民秀
尹遘白承煥
嚴自治全仁澤
樸英智田畇
金處善孟相勛
蔡尚宮李德姬
樸尚宮徐美淑
李美淑(不是韓國著名的同名演員)南尚宮
申氏權祺善
薩莫拉(三月)黃孝恩

職員表

導演李泰坤
編劇鄭賀延

角色介紹

"讓我成為王妃吧!"

從小就對權力有著強烈的欲望

在首陽大君身邊一直等待著成為大妃的那一天

她的立場和世界觀將在《仁粹大妃》中為大家展現。

"我不是夫人想要的那種人。"

是劇中唯一一個對權力沒有欲望的人。身材高挑,內心也很溫暖

第一次看見仁粹就一見鍾情

就想和仁粹這樣平平淡淡生活的桃源君

雖然知道仁粹想要什麽樣的丈夫,但是認為自己做不到她想要的那樣。

對著權力有著強烈欲望的首陽

辛酉政變後事實上得到了整個國家

最後除掉年幼的端宗 成功登上寶位

雖然很信任兒媳仁粹大妃,但後來也無視了她覬覦高位的野心

至少我不想讓媳婦變成這樣

雖然不識字但卻能了解他人內心的貞熹王後

雖然對兒媳仁粹大妃抱有警戒心但同時也很倚重她

她,朝鮮最初的王妃,看著丈夫和兒媳展開了權力的鬥爭,心很痛

分集劇情

第1集 首陽起舞 韓貞初露野心

(約當西元1450年) → 文宗登基,群臣祝賀,獎勵謝恩使韓確 → 韓貞隨二姐進宮,四處參觀迷路時巧遇桃源君 → 韓貞看見首陽殿前起舞,大為欣賞 → 回到首陽夫人筵席處,被訓不知天高地厚 → 焰火晚會時,韓貞溜進中殿,獨坐王妃席,初露野心 → 松兒父亡,沒錢辦喪事,蔡尚宮以松兒為條件幫忙 → 韓貞不肯嫁到明朝,上樹抗議 → 韓確拿她沒辦法,同意向首陽大君提親 → 雖然首陽夫人反對,考慮明朝關系首陽答應這門親事 → 韓貞要求先見新郎,不意發現竟然是見過面的桃源君

第2集 花招百出 韓貞嫁了桃源君

(約當西元1450年) → 韓貞桃源君見面後,韓貞說隻是推掉婚事找的藉口,桃源君表示不強求 → 文宗病重,召見金宗瑞托孤 → 首陽進宮求見王,被嚴內官阻擋在外 → 韓貞約桃源君野外相見道歉,後裝腳傷,和桃源君共乘一騎入城 → 蔡尚宮資助松兒母親生活,隨後帶松兒入宮 → 韓貞要求婚前見首陽一面,又上樹讓韓確答應此事 → 韓貞向首陽要求 "讓我成為王妃吧" → 首陽向權參謀表示要成大事 "有三個能為我死的人就足夠了" → 韓貞和桃源君正式舉辦婚禮

第3集 首陽夫人阻合房 婆媳戰爭開始

(約當西元1450年) → 韓貞和桃源君新婚夜,兩人對未來命運各自表達心跡 → 韓貞向父親表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對未來已做好準備 → 蔡尚宮送來王所贈禮品,首陽夫人準備進宮答謝 → 首陽家兩代四人進宮,和金宗瑞各有遇合 → 首陽見王相談融洽,世子對首陽有戒心,但和桃源君親近 → 韓貞隨首陽夫人由惠嬪招待,韓貞幫首陽夫人應對了惠嬪 → 但韓貞要求和桃源君合房的意願,被首陽夫人三番兩次拒絕 → 首陽夫人甚至下令別苑鎖門,不讓桃源君見韓貞,韓貞抗議無效 → 松兒接受小宮女訓練:膽識和寫字,表現突出

第4集 韓貞賭氣回娘家 兩家擔心

(約當西元1450年) → 世子和桃源君練習射箭,世子稱靶子為逆賊的心,桃源君聞之心驚 → 桃源君和世子約定有事時守護世子 → 首陽夫人說不準合房,是避免媳婦頻繁生產成為小老太太或早亡 → "分京"一事,安平大君門庭若市,首陽大君門可羅雀 → 首陽夫人和韓貞點查谷倉,看法意見不合 → 韓貞受不住氣,決定回娘家,首陽夫人也不留她 → 剛回娘家,父親和二姐等家人倒是高興 → 松兒在儀態訓表現出色,幾個小宮女趁蔡尚宮不在毆打松兒 → 松兒對月許願: 要(早得聖恩)重新樹立起家族 → 韓貞父親發現她是賭氣回家,和她二姐都很擔心 → 桃源君和首陽也對韓貞回娘家不歸,大傷腦筋

第5集 世子首陽家避接 文宗病危

→ 世子去首陽家避接,韓貞趁勢回家 → 金宗瑞/安平大君對避接一事大為緊張 → 首陽家招待世子私家食物,嚴內官阻擋未果 → 嚴內官被惠嬪和首陽兩方施壓,瀕臨崩潰 → 文宗和首陽和解托孤 → 讓寧大君訪首陽家,遇韓貞說她嫁錯人了 → 文宗病危,惠嬪/嚴內官把世子鎖在東宮 → 金宗瑞/首陽/安平各有內線通知(嚴/田/?內官) → 金宗瑞進宮守衛,首陽進宮被擋門外

第6集 文宗去世 金宗瑞掌朝廷大權

(約當西元1452年) → 首陽進宮被嚴內官擋於門外 → 韓貞提議桃源君請讓寧大君率宗親進宮聲援 → 惠嬪隻讓金宗瑞和皇甫仁見王假傳遺命 → 金宗瑞讓宗親們進去休息隔天再說 → 金宗瑞/閔信派兵看守首陽/安平住處 → 韓貞主僕酒肉招待士兵,首陽夫人不能理解 → 隔天宗親們見不到王散去,桃源君留下欲見世子 → 桂陽君夫婦向韓確報告宮內發展 → 首陽回家見韓貞以酒肉招待士兵,隻說熱鬧也好 → 桃源君見世子求救首陽 → 松兒在路上遇到匆忙回殿見王的世子 → 文宗去世,世子在靈堂見首陽時說怕金宗瑞

第7集 首陽赴明朝謝恩避禍 韓明澮尋覓明主

(約當西元1452年) → 端宗即位,金宗瑞/皇甫仁掌朝廷大權,安平狼狽為奸,黃票人事 → 首陽使苦肉計,請纓當謝恩使到明朝,金宗瑞和皇甫仁兒子隨行 → 端宗見桃源君訴苦 → 權擥來找首陽夫人要經費招募人才,韓貞回娘家要來珠寶財物資助 → 蔡尚宮來傳旨請桃源君夫婦進宮 → 端宗說要去平壤迎接首陽回國,金宗瑞/皇甫仁大為緊張 → 松兒偷偷觀察端宗,被嚴內官發現處罰 → 安平參謀李賢老去找敬德宮看守韓明澮,邀他為都城見安平 → 韓明澮和安平兩人彼此看不上眼,以不知天意為由離開 → 首陽回國,嚴內官代替迎接,告訴首陽金宗瑞/皇甫仁/安平橫行

第8集 金宗瑞首陽表面和解 各懷鬼胎

(約當西元1453年) → 端宗見首陽家人,說願互視為家人 → 松兒被樸尚宮擰耳朵處罰,韓貞幫她求情免罰 → 權擥要韓明澮見首陽一面,韓明澮不肯 → 松兒被處罰餓昏,自恃甚高稱隻有下賤的人才說謊 → 韓明澮原職位被奪,找權擥說隻好當逆賊了 → 金宗瑞找首陽當山陵總監並為端宗安排娶親 → 金宗瑞評首陽太看重體面,首陽評金宗瑞愚直 → 首陽責安平不能成為金宗瑞的走狗,安平甚怒 → 首陽告訴韓確想殺金宗瑞,除韓確外隻差一人就足夠了 → 首陽約韓明澮佛寺見面,問可否幫忙達成心願

第9集 韓明澮招募武士 金宗瑞按兵不動

(約當西元1453年) → 首陽和韓明澮漸談漸相合,兩人都認為光除金宗瑞不夠 → 首陽要韓明澮幫忙改變天下,韓明澮答應為首陽賣命 → 韓貞見首陽問韓明澮事,桃源君認為不應貪戀王位 → 韓明澮幫首陽找來洪允成/楊汀訓練武士 → 韓明澮向首陽要錢招募人才不果,韓貞後來給金銀幣資助 → 松兒念念端宗相思成疾,臥病躺了一個月,蔡尚宮擔心 → 首陽訓練武士被傳成逆謀,皇甫仁/金宗瑞/安平都知道了 → 韓確希望韓貞達成心願,傾曩相助 → 韓明澮明目張膽在青樓招待眾武士,李賢老來訪 → 韓明澮跟李賢老半真半假說了他的看法,認為金宗瑞沒名分不會動手

第10集 金宗瑞準備動手 首陽蓄勢待發

(約當西元1454-1455年) → 韓貞隨首陽夫人點查谷倉,發現大米短缺,首陽夫人覺得不識字被傭人耍了 → 韓貞叫來任書房棒打該傭人,招說是因為想娶薩莫拉,韓貞繼續假打演戲 → 韓貞夜裏裝不敢獨睡去找首陽夫人,兩人閒聊,韓貞說要每晚教婆婆學一字 → 韓明澮夫人去青樓找丈夫並抓傷他的臉 → 韓明澮跟首陽說完成準備要定起事日子,但金宗瑞要首陽出面對付 → 韓貞建議韓明澮事後要動用儒林以得到民心 → 洪尚宮帶松兒參觀大殿,之後向蔡尚宮要松兒去大殿伺候 → 金宗瑞跟端宗說辦完一件事就告老還鄉,並要惠嬪出宮 → 金宗瑞要兵判閔伸調動守衛人馬,似乎準備動手除首陽 → 首陽將女兒世宣嫁給鄭麟趾兒子,攏絡儒林元老 → 韓明澮打算婚禮日起事,權擥不以為然 → 嚴內官想利用首陽除金宗瑞,但惠嬪不信任首陽 → 端宗遲疑難決,騎馬出宮去首陽家找答案

第11集 桃源君忠孝不能兩全 金宗瑞孤忠愚直

(約當西元1455年) → 端宗夜訪首陽家,問可否約定保護他,首陽遲疑 → 桃源君說誓死保護殿下,兩人相抱痛哭 → 金承珪軍隊包圍首陽家,被嚴內官以大逆之罪逼走 → 金宗瑞見端宗謝罪,並說首陽不能相信,被端宗責備後三拜而出 → 首陽夫人責備桃源君不應在首陽背上插刀 → 蔡尚宮找松兒留她過夜,洪尚宮聽到松兒說她壞話傷心而回 → 桃源君說韓貞 "就像前幾輩子想得到的,至今才能得到" → 韓貞隻說看到桃源君就知他善良心腸好 → 韓貞為首陽女兒出嫁辦嫁妝,回娘家找來珍貴寶物 → 首陽夫人問韓貞桃源君若和首陽對抗到底怎辦,韓貞回說會聽父親的決定 → 桃源君和首陽又為端宗事強烈爭執,桃源君說首陽隻是另一個金宗瑞 → 韓明澮開始寫他的 "殺生簿"

第12集 韓貞懷月山君 首陽準備起事

(約當西元1455年) → 鄭麟趾和首陽議親,批金宗瑞忽視文人獨攬朝政 → 趁著酒意,鄭麟趾對韓確直斥俗仔,賣姐求榮,韓確父女忍之 → 韓確帶來明朝回信說,依首陽之意行之也無不可 → 韓明澮給首陽殺生簿,首陽堅持不能殺安平 → 首陽全家(包括新女婿)見端宗,惠嬪提中殿人選 → 韓貞要回去前惡心欲嘔,在西溫堗休息,松兒伺候 → 安平要金宗瑞先下手為強,金宗瑞說能避免最好 → 韓貞懷孕,桃源君樂極奔告父母 → 首陽準備起事,送韓貞回娘家休養,桂陽君夫人來照顧 → 首陽將起事日告知權擥/韓明澮,並轉知嚴內官

第13集 癸酉靖難 腥風血雨進行中

(約當西元1455年) → 嚴內官得知將起事,要眾內官準備,金演內官通知安平 → 松兒得知後通知蔡尚宮,也算有良心 → 首陽跟家人敬離別之酒,要韓貞一定要活下來 → 首陽夫人和韓貞做必死的準備 → 首陽和任書房主僕兩人單騎到金宗瑞家行刺,紗帽角故意少一邊 → 以安平要圖謀不軌為由,疏忽金宗瑞的防備,任書房手刀連殺金宗瑞父子兩人 → 隨後楊汀一行人沖入,屠殺金宗瑞家人奴僕 → 首陽回射亭後率眾人去大殿,嚴內官拒不開門 → 金宗瑞未死,通知兵判,洪允成知情後,殺掉兵判和報信人 → 首陽未得旨意,想破門而入,被桃源君擋住 → 韓明澮要內官通知眾大臣進宮,命楊汀依殺生簿處理到來的大臣 → 知道金宗瑞未死,韓明澮說已是離弦之箭,無法回頭

第14集 金宗瑞未死 首陽是否篡位遲疑未決

(約當西元1455年) → 韓貞說不知首陽計畫簡陋,和婆婆祈禱上天保佑 → 楊汀依殺生簿殺掉許多到來的大臣,放過安平 → 李賢老知將被殺,問有什麽罪,韓明澮自語說跟錯主人的罪 → 嚴內官和惠嬪發現首陽得勢,直說抓狐狸找來老虎 → 嚴內官放桃源君去見端宗,端宗躲在屏風後哭泣,說難辨忠奸 → 知道金宗瑞未死,韓明澮要首陽做出決斷,去大殿和端宗談判,首陽遲疑未決 → 直到天亮,首陽似已決定放棄,要任書房去跟韓貞說不能遵守約定了,去宗廟祭祖謝罪 → 韓貞說是上天的旨意不用抱歉,知桃源君在守護殿下,心涼道 "真是了不起" → 金宗瑞強烈要求次子帶他去大殿保護殿下,之後被洪達孫/楊汀追上殺死兩人

第15集 首陽當領議政 大權在握

(約當西元1455年) → 韓明澮趕去宗廟見首陽報告金宗瑞已死的訊息 → 首陽親自去看金宗瑞父子,感嘆說金是忠臣隻是輔佐無能的君主 → 桃源君去見端宗,端宗躲於屏風後發抖,驚魂未定 → 嚴內官在首陽壓力下,建議由首陽掌議政府,端宗隻好同意→ 桃源君回家見韓貞說看不慣父親的作法 → 宗親大臣在首陽家議論,讓寧大君建議首陽直接當大王 → 韓確幫忙解釋時,一言不合,讓寧大君打了他一個耳光→ 桃源君說貪戀王位是過欲,獨自騎馬出門 → 首陽讓鄭麟趾/韓確分任左右相

16集: 公布功臣錄 眾人諸多不滿

(約當西元1455年)→ 韓確推辭右相職,首陽請韓貞回娘家勸說→ 韓貞說若推辭反而會視為小氣的人,韓確聽勸進→ 韓明澮編製功臣錄,勸首陽殺安平,首陽同意發配邊疆 → 洪允成/楊汀對功臣錄不滿,韓明澮夫人也對丈夫僅得小官抱怨→ 桃源君外出遲歸,回來後和韓貞有親密鏡頭,韓貞藉機勸他不要和首陽對抗→ 首陽夫人對丈夫寵愛兒媳婦生氣,藉故對韓貞找麻煩→ 首陽夫人找蔡尚宮來教宮中法度,惠嬪交代蔡尚宮監視首陽動靜→ 蔡尚宮藉機要回松兒,並帶她隨行去首陽住處→ 韓貞要松兒講述宮中趣事,並賞她梅花發飾→ 端宗不想娶親,說"不幸的人一人足矣",桃源君勸說生下元子國家才安定

17集: 首陽決定取得王位 韓貞產下一子

(約當西元1455年)→ 韓貞對首陽的真意捉摸不清,回娘家問韓確的看法→ 韓確說首陽沒有退路早晚會稱王,辦端宗親事是掩人耳目→ 經首陽夫人/惠嬪等人多次揀擇,決定人選為定順王後→ 被流放邊疆的安平大君,在江華自縊身亡→ 洪允成/楊汀到首陽家強烈要求首陽稱王→ 首陽幾經考慮後,訪韓明澮說 "把我變成大王吧"→ 韓明澮提出要再編三四個殺生簿及先斬後奏,首陽同意→ 洪尚宮向蔡尚宮要松兒,樸尚宮搧風點火暗示蔡請首陽夫人幫忙→ 韓貞難產,桃源君著急,中殿派大殿御醫和產婆幫忙,產下一子→ 惠嬪代端宗送來衣物祝賀桃源君夫婦得子→ 惠嬪和嚴內官關閉殿門,企圖阻斷首陽和端宗見面→ 田內官/蔡尚宮要松兒秘密前往首陽家報信

18集: 首陽清君側 韓貞獻計除惠嬪

(約當西元1455年)→ 首陽夫人轎子載著松兒進宮答謝,見惠嬪又為端宗稱祖母事吵一架→ 端宗打算下牒讓惠嬪稱大王大妃,都承旨說"不是大妃不能做大王大妃"→ 田內官又要松兒秘密向首陽夫人報信→ 首陽家兩代四人討論惠嬪稱大王大妃一事,韓貞提議讓惠嬪去凈業庵即可→ 桃源君說韓貞一點沒變,要她一起過平凡日子,韓貞說要為兒子鋪路→ 首陽命洪達孫/楊汀以清君側為名,到處搜捕殺害金宗瑞餘黨→ 韓明澮提醒首陽註意安全,遇韓貞要求以後能救他一次,約定會報恩→ 嚴內官練兵,洪允成以司憲府之名要求檢查,一言不合,把嚴內官毒打一頓→ 韓明澮代都承旨見端宗說嚴內官圖謀不軌罪有應得應逐出宮,田內官升為尚膳→ 田內官到首陽家答謝,首陽問起內官人數,韓貞說應該減半→ 韓明澮到首陽家問處理惠嬪事,韓貞提起惠嬪二子豈能當端宗叔父?

19集: 首陽狠招逼人 端宗禪讓王位

(約當西元1455年)→ 韓貞和桂陽君夫人談起首陽父子,韓貞說桃源君性格純潔,有時覺得愧對於他→ 韓明澮到首陽家要他當晚進宮,首陽夫人/韓貞都說應是最後一次了吧→ 首陽要出門時被桃源君攔阻,桃源君說會變成奪取侄子王位的暴君,首陽怒極→ 首陽夫人也怪桃源君,韓貞留下來安慰桃源君說 "做得好"→ 韓明澮接著逮捕錦城大君,嚴刑拷打→ 首陽/左右相議事,首陽要鄭麟趾幫最後一次忙,鄭麟趾隻好答應→ 鄭麟趾/韓確進大殿提禪讓一事,端宗要他門釋放錦城等人,同意隔天禪讓→ 讓寧大君帶頭眾宗親大臣呼千千歲→ 當內官尚宮急著趕製禪讓所需的九章服時,原來韓貞早已替首陽作好一套可用→ 端宗禪讓王位給首陽(是為世祖),還說放下重擔→ 首陽夫人給韓貞谷間鑰匙,說帶海陽進宮,桃源君已婚依例不能進宮居住→ 韓貞有點急了,找桃源君要他向母親道歉求饒,桃源君不肯

20集: 世祖緩立世子 韓明澮反對除端宗

(約當西元1455年)→ 韓確告訴韓貞世祖已同意立桃源君為世子,韓貞暫時放心→ 內官宮女深夜將端宗夫婦送出大殿,移駕昌德宮→ 貞熹(首陽夫人/忠貞娘娘)勸緩立世子,韓貞偷聽被發現→ 惠嬪被送往凈業院出家,蔡尚宮告誡松兒大殿就是起落是非之地→ 世祖警告桃源君不要再擋路,否則斷絕關系,桃源君胸悶頭暈→ 桃源君和韓貞共騎出門,說為了她一定會登上王位,不會再讓她掉眼淚→ 樸尚宮勸蔡尚宮藉中殿換主取得大殿尚宮之位→ 韓確跟世祖提兩個心願: 王位繼承承諾和除掉上王禍根→ 權擥要韓明澮幫忙除上王,韓明澮說難道要世祖成為篡位暴君

21集: 世祖下旨立世子 韓貞初嘗勝果

(約當西元1455-1456年)→ 樸尚宮由蔡尚宮處得知貞熹顧忌讓寧不想動洪尚宮,使人以米湯毒殺洪尚宮→ 貞熹對每天向上王問安表不耐,又因定順話裏帶刺大怒離開→ 韓明澮勸世祖效法唐太宗積德勿除端宗,世祖回說是否尋死,趕他出殿→ 領相鄭麟趾欲奏,世祖已知其意也趕他出殿→ 世祖要桃源君由以上兩事,學會以後繼承王位時多行善事積德行善→ 世祖下旨立桃源君為世子,韓貞為世子嬪(後文改稱仁粹)→ 仁粹生下長女明淑公主,隔年五月世子選妾,仁粹大生醋意→ 端宗復位事件,成三問李鎧等死六臣指世祖逆謀,世祖下令找幕後指使者→ 雷電交加,世子(桃源)再次昏厥病倒,貞熹要世子夫婦出宮休養→ 世祖欲除端宗,大殿幻覺見文宗亡魂

22集: 端宗被罷位 世子病重垂危

(約當西元1456-1457年)→ 貞熹要世子夫婦出宮休養,世子終日讀書度日→ 端宗復位事件,以處死成三問等死六臣及成勝並廢掉集賢殿結案→ 韓確來訪世子夫婦,告訴仁粹出使明朝可能回不來了→ 韓明澮來訪仁粹,仁粹托以月山君,兩人合作關系確立→ 有人密告定順王後之父宋玹壽逆謀,牽連到端宗被罷為魯山君→ 魯山君被送到寧越軟禁,定順被送到凈業院生活→ 仁粹又懷孕,世祖要世子夫婦回宮→ 韓確出使明朝去程在北境吐血不治身亡,仁粹悲痛→ 仁粹產下次子者山,劇中提到松兒當時九歲(虛歲?)→ 世子在大殿見世祖時又暈倒,病勢不輕→ 貞熹找其兄入宮參謀要海陽繼任世子→ 權擥/洪允成等人得貞熹通知相助海陽繼任世子一事→ 世祖找韓明澮要他幫忙守護仁粹

23集: 懿敬世子病逝 仁粹帶二子出宮

(約當西元1457-1467年)→ 世祖來探世子病情,說會守護世孫→ 世子病況稍好外出散步又昏厥,不久即去世→ 讓寧大君及權擥/洪允成等眾大臣都推海陽接任世子→ 韓明澮見勢不佳回避,世祖孤掌難鳴,隻好同意→ 定順父宋玹壽、錦城大君、魯山君(端宗) 先後自縊或被賜死→ 仁粹帶二子出宮回私宅,蔡尚宮帶松兒跟著仁粹生活→ 韓明澮來訪仁粹,沒見到面就離開→ 這期間者山君和松兒一起遊玩,者山君四歲能讀孝經,打雷不懼→ 歲月匆匆十年過,世祖病重提禪讓王位,並邀仁粹帶二子進宮

24集: 仁粹十年後進宮 大殿為之動搖

(約當西元1467年)→ 世祖以輦接仁粹進宮,並要世子出門迎接,以示歉意→ 權擥病重,見韓明澮要他守護世子繼承王位→ 蔡尚宮和松兒將回宮任職,樸尚宮不讓她接近中殿→ 貞熹和她兄弟談仁粹,其弟提到世祖欠仁粹兩樣: 韓確的幫助和月山的世子位→ 仁粹拜托世祖讓堂兄韓致亨進承政院任職→ 松兒將回宮,要者山一輩子不忘她,並順道回生母家探望→ 楊汀回都城抱怨未獲重用,不得其門而入→ 韓明澮任領相,仁粹說是她向世祖舉薦的→ 仁粹拜訪韓明澮請他在禪讓王位後讓月山君入東宮→ 仁粹見世祖提到要讓者山君娶韓明澮的女兒→ 韓明澮慨嘆仁粹這麽快就能讓大殿為之動搖

25集: 者山君娶親 楊汀逼世祖禪讓

(約當西元1467年)→ 貞熹問蔡尚宮仁粹十年間的生活,蔡尚宮答說儉樸,貞熹猶有所疑→ 仁粹要蔡尚宮指導者山成婚禮儀,松兒醋意叢生→ 仁粹見世祖對癸酉事件心虛,安慰說天明地見一點沒錯→ 仁粹趁機提到讓月山當世孫,世祖不以為然→ 者山迎娶行進間不夠庄重,貞熹兄弟都說他不懂事→ 楊汀在慰勞他守外功勞的聚會上,頂撞世祖說該禪讓王位歇息→ 世祖有點惱羞成怒,表示要取御寶禪讓,韓明澮等眾臣都說不可→ 世祖回大殿後說楊汀愚昧無知一定是韓明澮指使→ 仁粹聽聞此事後,直說世祖拔出匕首,要除韓明澮了→ 申叔舟見世祖後,說世祖禪讓已決,和承旨取來御寶→ 世祖卻說隔天起早禪讓,眾臣已知他改變心意

26集: 仁粹救韓明澮 一定要做大妃

(約當西元1467年)→ 韓明澮見世祖談處置楊汀後,已知世祖決心殺他→ 仁粹和韓致亨討論此事,說會救韓明澮→ 仁粹見世祖說兩個兒子沒人保護早晚被殺,世祖同意不殺韓→ 仁粹回程見韓說要守承諾,韓自言說 "一定要做大妃是嗎"→ 韓明澮辭領相職,世祖殺楊汀,說是韓的替死鬼→ 黃首善獲領相職,洪達孫/洪允成分任左右相,但無實權→ 蔡尚宮和松兒來見仁粹求幫忙冠禮資金→ 松兒去見者山君,者山君隻是形式應對 (顧忌夫人?)→ 者山君跟夫人說松兒是被趕出宮時照顧他的人→ 世子嬪產下一子,未聞哭聲,松兒還希望...

27集: 龜城君保護世子 貞熹出招除韓明澮

(約當西元1467年)→ 世祖找龜城君來保護世子,龜城君要求世祖避見仁粹→ 蔡尚宮請樸尚宮送松兒到東宮,樸說世子不喜女色→ 仁粹進宮見不到世祖,去中殿看新生兒,貞熹說她沒好意→ 鹹鏡道李施愛之亂,世祖命龜城君/南怡領軍出征→ 有人密告韓明澮/申叔舟和康孝文聯合逆謀,兩人被捕下獄→ 貞熹見世祖談韓明澮處置,世祖怪貞熹沒善待仁粹→ 貞熹去找仁粹溝通心事,說做個了斷

28集: 世祖準備退位 仁粹得白紙一張

(約當西元1467-1468年)→ 仁粹跟貞熹說她不介意過去的事,隻希望兩個兒子能壽終正寢→ 世子跟世祖提收月山君為養子,世祖說不用再提→ 貞熹要仁粹承諾不再爭世孫之位,仁粹不答,兩人不歡而散→ 世祖跟貞熹說會禪讓王位,但要放了韓明澮→ 仁粹進宮答謝和世祖長談,但提到保護世子的事,意見不一→ 世祖甚至對仁粹說 "可能連你都殺掉"→ 仁粹對來見的韓致亨說想要的很多但什麽都沒得到 還讓公公傷心了→ 韓致亨說已見過世祖,給了一張白紙,仁粹說緊要關頭會用到→ 韓致亨問要不要在上面月山君的名字,仁粹說政治沒有本錢→ 龜城君/南怡平定李施愛之亂,分任領議政/兵判,掌朝廷兵權→ 龜城君/南怡接管議政府,洪達孫/洪允成大表不滿→ 世祖找鄭麟趾/韓明澮話家常,並共飲一壺酒→ 貞熹訓龜城君說進展太慢→ 松兒來仁粹答謝,並帶來宮中糕點,者山找她卻問 "該怎麽對夫人"

29集: 松兒脫離蔡尚宮 世祖殿前昏厥

(約當西元1468年)→ 松兒擁抱者山君,被桂陽君夫人發現,遭笞打處罰→ 仁粹讓者山君夫人回娘家,韓明澮夫人來議論卻不敢開口→ 仁粹透過韓致亨/樸尚宮向中殿要來松兒→ 蔡尚宮失去松兒,對仁粹不滿,投向貞熹陣營→ 世祖召喚老臣向世子效忠,讓世子處理政事→ 世祖去視察世子處理政事,在殿前昏厥→ 龜城君下令派兵看守仁粹及韓明澮住處→ 洪允成/達孫訪韓明澮尋求避禍

30集: 仁粹逃過死劫 世祖病重去世

(約當西元1468年)→ 世祖病重服葯困難,龜城君/南怡/柳子光加強兵力看守仁粹→ 仁粹及韓明澮知道情況危急,尋求解決辦法→ 仁粹派曹書房去訪臨瀛大君默示求救→ 臨瀛大君進宮見王,進言不要再起血腥事件→ 解除士兵看守後,仁粹進宮見王勸及早讓位→ 世祖讓位給海陽大君,群臣呼千歲→ 仁粹和世祖長談,並未如願→ 韓明澮送者山君夫人回仁粹家,松兒醋勁大發→ 韓明澮提及"一張白紙",仁粹表示想以者山君代替月山君→ 蔡尚宮失去松兒,終日喝酒解愁→ 世祖作端宗討命惡夢,病情加重去世→ 仁粹見貞熹,建議國葬都監換人

第31集 貞熹垂簾聽政 仁粹看奏摺

→ 龜城君/南怡認為國葬都監換人是仁粹的離間計,貞熹遲疑未決 → 睿宗請貞熹兄尹士昐,幫忙調解貞熹和仁粹的心結 → 韓致亨引尹士昐見仁粹,仁粹答應進宮見貞熹解釋 → 仁粹見貞熹說大妃是國喪期間大殿的主人,可行內旨決定國事 → 貞熹同意韓明澮為國葬都監,仁粹要韓明澮除掉南怡 → 奏摺堆積如山,都承旨都知道貞熹不識字 → 貞熹才知自討苦吃,請仁粹進宮幫忙看奏摺 → 仁粹想讓松兒伺候者山君,桂陽君夫人說可以小妾名義納入 → 柳子光見風轉舵,求見韓明澮,獻計除南怡 → 仁粹又送者山君夫人回娘家,韓夫人再次發飆不得結果 → 蔡尚宮以酒度日,瀕臨崩潰 → 者山君夫人不在,者山君漸依賴松兒,松兒得其所哉 → 睿宗草蘆守陵痛哭,仁粹去訪並以溫水幫睿宗清洗傷腳 → 睿宗說將立仁粹二子為大君,並請仁粹照顧齊安大君

第32集 仁粹二子成大君 暗鬥未息

(約當西元1469年) → 仁粹幫睿宗清洗傷腳並請田內官送回大殿休息 → 桂陽君夫人要松兒使者山君 "變成大人" → 韓明澮與柳子光向睿宗告狀說南怡北征歌暗示謀反 → 南怡等三十餘人因此逆謀案被處決,龜城君辭領相職 → 仁粹見睿宗明拒暗取提醒二子大君一事,睿宗下教旨 → 貞熹隻好同意此事,但向仁粹說不要想要更多 → 由桂陽君夫人促成,松兒成者山君小妾成定局 → 韓明澮殯殿見睿宗長談,睿宗希望不要再有王位之爭 → 貞熹弟請她下令"禁止奔競",並找來洪允成對付韓明澮 → 洪允成口出狂言,說韓明澮一隻老鼠,並要求當領相 → 韓致亨被派往鹹鏡道當節度使,似乎頗有疑慮 → 睿宗殯殿暈倒,回中宮殿休養,貞熹下令拆草蘆→ 韓明澮殯殿見睿宗長談,睿宗希望不要再有王位之爭

第33集 睿宗病危 貞熹找仁粹進宮

(約當西元1469年) → 高靈君因違反 "禁止奔競" 令,向韓明澮求救 → 韓明澮知道真正目標是自己,進宮見貞熹辭領相及國葬都監職 → 韓致亨由開城趕回見仁粹,並引進一個可信的人(不知其名) → 仁粹說她打算蜿蜒盤旋避免和貞熹對抗,鹹鏡道為預留避難退路 → 洪允成因此而接任領相得意萬分,貞熹說不用見到韓明澮就好 → 月山君和者山君進宮見祖母貞熹,松兒囑咐者山君要得大妃喜歡 → 月山君見貞熹,還是表示因大家都說他壞話所以沒力氣 → 者山君表現較為得體,並獨見睿宗聊天共進晚餐 → 松兒見眾宮女不理她,問初生才知是因蔡尚宮之故,還說是因為嫉妒 → 松兒偷聽回府的者山君夫人談話,被韓明澮小妾逮到,還說 "大君他喜歡我..." → 者山君當晚離開者山君夫人去松兒房間,者山君夫人流淚咳血 → 睿宗當天也病重嘔吐暈倒,貞熹急召她兄弟和議政府大臣進宮 → 貞熹和她兄弟商議後,決定找仁粹進宮,仁粹臉露得意之色

第34集 者山君出線 貞熹計逐仁粹

(約當西元1469年) → 桂陽君夫人阻仁粹進宮,仁粹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尹世昕派暗殺團阻仁粹進宮,但見韓致亨親信尹子明守護隻好罷手 → 眾宗親大臣對由誰繼位意見不一各自表態,貞熹原內定月山過繼接位 → 仁粹為睿宗合目,說會保護齊安大君 → 仁粹見貞熹時說月山是長子不同意過繼接位,者山則可考慮,貞熹怒說她該死的欲望 → 樸尚宮咬耳獻計,貞熹召見眾宗親大臣討論繼位人選時,獨排眾議決定由者山大君接位 → 仁粹得知者山接位,喜極而泣說終於實現夢想 → 眾大臣議論紛紛,並向韓明澮道賀成為國舅,他卻擔心貞熹的真正用意 → 大臣及內官來迎新君,者山態度自若,表示往後大臣見王不必跪奏 → 松兒送葯給者山君夫人吃,還幻想夫人吃葯後吐血! 薩莫拉對松兒有防備之意 → 仁粹進宮見者山,期許他成為比世宗更優秀的大王 → 者山大君接位登基,是為成宗,貞熹/仁粹棚內平坐觀禮 → 在大殿見群臣時,成宗左右分別坐著貞熹/仁粹,貞熹假意說以後由仁粹垂簾聽政 → 臨瀛大君沖入大殿,堅持說仁粹沒當過王妃絕對不能當大妃,仁粹黯然退出 → 田內官也知是樸尚宮出的主意,說大王大妃難道能比殿下長壽? 樸尚宮做錯事了 → 仁粹和成宗相抱痛哭不忍離別,貞熹卻要仁粹當晚就離開大殿

第35集 樸尚宮引狼入室 松兒發威

(約當西元1469年) → 貞熹認定成宗為大行王養子繼位,仁粹出宮回私宅 → 成宗四天不進食抗議,說除早晚問安無事可做 → 尹士昐找韓明澮/申叔舟談貞熹仁粹和解方案 → 尹士昐提讓仁粹稱王妃,韓明澮說得稱大妃,離席說他們須知天高地厚 → 樸尚宮來見仁粹探者山夫人情況,松兒趁機說她和成宗關系親密 → 貞熹面試年輕內人侍候成宗,沒有合適人選 → 樸尚宮告訴貞熹成宗私家有過小妾,說可調教成為貞熹的人 → 初生告訴蔡尚宮說松兒將進宮,蔡尚宮高興說看人很準,初生疑惑 → 樸尚宮派四人大轎來接松兒進宮,薩莫拉羨慕不已 → 成宗見到松兒非常高興,松兒伺候進食,田內官笑顏逐開 → 松兒晉見貞熹說仁粹對她不好,貞熹滿意說要白天黑夜都侍候成宗 → 一出殿門,松兒就以大王大妃的話壓樸尚宮,要內官帶她去大殿 → 樸尚宮驀然警覺到 "我怕是引狼入室了" → 成宗果然在大殿外等松兒,兩人還一起賞月許心願,成宗說讓她當後宮 → 樸尚宮告訴蔡尚宮松兒的事,蔡說要去道歉,樸說蔡真是笨蛋 → 韓明澮見貞熹說冒死晉見,希望貞熹仁粹合作

第36集 申叔舟妙計 中殿仁粹進宮

(約當西元1469年) → 韓明澮見貞熹希望她和仁粹能重修舊好,維護世祖辛苦取得的王權 → 貞熹說韓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提成宗之後的繼承問題 → 韓明澮才知道貞熹希望齊安大君能成為世子 → 樸尚宮幫松兒安排住處,松兒嫌太偏僻,並打了帶路的楊內官一個耳光 → 樸尚宮見她盛氣凌人,隻好勸她別生氣,另行安排大殿附近房間 → 桂陽君夫人進宮見成宗,要他向貞熹母求讓仁粹進宮居住 → 仁粹仍對松兒不滿意,說進宮後會先除掉松兒 → 尹士昐見貞熹說起迎中殿進宮問題,貞熹說等韓明澮來求她 → 姜尚宮告訴松兒中殿將進宮,松兒去找蔡尚宮幫忙 → 蔡尚宮說中殿體弱家族病,會幫松兒實現夢想 → 貞熹垂簾見群臣,眾臣提中殿進宮及仁粹定位問題 → 申叔舟提折衷方案: 尊懿敬世子為大王,仁粹為王妃 → 成宗於會後悲憤怒視貞熹,眾人嚇到,貞熹頭暈回殿歇息 → 仁粹對申叔舟提案並不滿意,對韓明澮冷潮熱諷 → 柳子光又出主意給韓明澮,以龜城君逆謀讓貞熹仁粹同心 → 貞熹找她兄弟商議後,決定先迎中殿和仁粹進宮 → 中殿進宮後,眾人忙著伺候,松兒被冷落晚上獨自落淚

第37集 松兒中殿路啓航 招式百出

(約當西元1469年) → 松兒回生母家,給珠寶財物購置磚瓦房 → 松兒跟她哥哥說,她是當今大王的初戀 (是她單戀吧?) → 松兒托她哥哥去向正房或買或搶族譜,她哥先拒絕後勉強同意 → 松兒回宮後和蔡尚宮商量離間貞熹和仁粹,認為"燈下黑"仁粹不會提防她 → 尹士昐說國事以後貞熹/仁粹/韓明澮和他四個人說了算,仁粹堅持要成宗參與 → 貞熹見成宗說國法勝於母子之情,成宗反駁,貞熹心說 "這該死的倔強" → 松兒警告樸尚宮仁粹當大妃她難逃一死,樸尚宮後說不知自己是否選錯了位置 → 貞熹知松兒得聖恩,是該賞不是該罰 → 成宗去找松兒並藉機去昌德宮見仁粹,母子相見高興又悲傷 → 貞熹找蔡尚宮問起松兒和仁粹的關系,蔡尚宮助松兒一把 → 韓明澮和洪允成/申叔舟等人商議奏請讓仁粹當大妃 → 貞熹找包括仁粹等眾人討論龜城君逆謀一案,洪允成和貞熹言不投機聲言求去 → 仁粹獨排眾議不殺龜城君,說近親宗親所剩不多 → 會後仁粹見成宗說要學其父創造一個正義的國家 → 松兒之兄說已見正房,情況不佳也沒機會提買族譜,松兒耳語說她的秘計 → 仁粹跟韓致亨說她兒子的王位不能染血腥

第38集 仁粹低頭 三上殿選後宮

(約當西元1470-1473年) → 松兒兄找宋內官要求財物支援,說會加倍奉還 → 蔡尚宮跟松兒說已得宋內官承諾,松兒要她以尹世昐為目標 → 貞熹任命新三相尹子雲/金國光/韓伯倫,功臣派退二線 → 尹世昐勸貞熹早日選後宮,提及松兒時,因出身問題遇阻 → 松兒在居處裝病,成宗來時隻好留下照顧,未能向仁粹問安 → 仁粹在昌德宮徹夜等不到人,倍覺失望 → 隔日成宗向貞熹問安時,仁粹也來找貞熹,成宗愧對其母 → 仁粹擺低姿態向貞熹請求原諒,說不求當大妃而是為了讓懿敬入宗廟 → 貞熹要恭惠王後回娘家避接,府夫人氣憤發飆也隻好應命 → 仁粹去私宅見府夫人/恭惠王後安慰,也勸韓明澮忍氣吞聲 → 仁粹回潛邸要月山大君夫婦負責祭祀懿敬王 → 貞熹/仁粹/安順三人一起面試揀擇後宮人選 → 貞熹提到中意松兒時,仁粹說 "那孩子可不行" (身分不值一提) → 松兒回生母家,因未能取得族譜發飆,威脅尋死 → 松兒回宮後要侍女找可裝昏死的葯材,再次發飆摔東西 → 貞熹/仁粹/安順三人討論後宮人選時,仁粹提出尹豪幼女(後來的貞顯?) → 成宗回大殿讀書,松兒躲屏風後,出來相見後並帶成宗溜出大殿私會

第39集 雙方妥協 松兒昌年成後宮

(約當西元1473年) → 仁粹透過韓致亨安排,接見兵曹參知尹壕父女,表示滿意 → 成宗和松兒約定晚上見面,仁粹徹夜盯著成宗讀書,松兒未能如願 → 松兒和正房兄長談判,在族譜上列申氏為繼母,並要申氏去求申叔舟幫忙 → 貞熹接見申叔舟要他推薦松兒,申叔舟隻好答應 → 仁粹和貞熹妥協,同意松兒和尹壕女眷尹昌年(後來的貞顯)為後宮 → 蔡尚宮向松兒道賀成為淑儀娘娘,並說達成了心願 → 松兒大張旗鼓去私家見中殿,造成成宗和仁粹頂嘴,仁粹怒極 → 成宗當晚廳松兒勸去向仁粹陪罪,仁粹熄燭不見,隔日也未能請安 → 貞熹對成宗和仁粹的幾次不合,卻是笑逐顏開

第40集 仁粹如願成大妃 恭惠離世

(約當西元1473-1474年) → 松兒母兄找紅衣法師神祭詛咒中殿,蔡尚宮針刺中殿人偶 → 中殿在私家難受,成宗噩夢驚醒,松兒加以安慰 → 隔日卻見成宗陪中殿回宮向三上殿請安,松兒惶惑 → 松兒蔡尚宮商量時,侍女香兒偷聽被發現,松兒命她安置針刺人偶 → 韓明澮見仁粹長談,提反抗貞熹,仁粹說賢君應傳達及成就夢想 → 中殿接見兩後宮,松兒發現中殿身體仍未康復 → 松兒母兄再次找法師詛咒,香兒夜間去安置針刺人偶 → 松兒穿孝服勸成宗不要再做不孝之子,要讓父入宗廟母為大妃 → 成宗見大臣聲淚俱下說生父入宗廟事,大臣大都贊成,貞熹無法阻擋 → 仁粹順勢成為王大妃,接受道賀,貞熹大為不滿 → 月圓日松兒深夜祈禱,說她願和中殿兩人中一人死亡 → 韓明澮夫婦得知中殿昏厥病危,急忙進宮,中殿已奄奄一息 → 韓明澮抱著中殿離開,成宗不理仁粹勸阻沖出殿外跟中殿道別 → 劇末成宗換小白演,騎馬賓士遙望宮殿,練習射箭

第41集 粹熹壁書大惡鬥 松兒懷孕

(約當西元1475-1476年) → 成宗受製於貞熹垂簾,隻能射箭打獵悠閒度日 → 仁粹以諺文撰寫內訓,成宗問安發現她已長白發 → 松兒茶點招待三位後宮,嚴鄭議論怎未懷孕 → 韓明澮回宮見成宗,久別重逢甚為親切,成宗邀韓當左相 → 三上殿見成宗,提立新中殿 → 松兒要申氏和蔡尚宮找生子秘方 → 貞熹召見四位後宮,怪他們久未懷孕 → 成宗去潛邸見月山大君,月山勸他締造自己夢想中的國家 → 仁粹找人貼匿名壁書,攻擊貞熹垂簾及任用私人 → 領相鄭昌孫命人將匿名壁書燒了,圖掩蓋此事 → 韓致亨命人夜間張貼更多諺文版壁書攻擊貞熹垂簾 → 司憲府開始抓人並要求宋內官三日內查出嫌犯 → 韓明澮見仁粹,勸停止貼壁書,仁粹不同意 → 仁粹見貞熹,兩人口槍舌劍,惡鬥白熱化 → 貞熹仁粹見群臣,貞熹表示將讓仁粹垂簾,仁粹尷尬 → 松兒出現嘔吐懷孕症狀,成宗去探視,貞熹得知後頗為高興

第42集 仁粹難抗大勢 松兒成中殿

(約當西元1476年) → 三上殿接見成宗松兒和三後宮,道賀松兒懷孕 → 貞熹交待為松兒準備產室廳,並說生兒子可立為中殿 → 仁粹出宮見韓明澮長談,韓說貞熹親戚充滿朝野勸仁粹忍耐 → 松兒去看布置的產室廳,說不夠資格想退掉不用 → 蔡尚宮去見貞熹談此事,貞熹提到要升松兒為中殿 → 仁粹見松兒給她一本胎教規則,松兒並沒帶走 → 仁粹去大殿,門外聽見成宗和松兒親密談話,轉身離去 → 松兒當晚未見成宗大為不滿,大殿找不到人,還直闖嚴鄭後宮房間 → 成宗見仁粹長談,仁粹終於答應松兒為中殿一事 → 貞熹不再垂簾,成宗開始親政,提多項改革措施 → 松兒正式升為中殿,乘坐大轎風光到大殿謝恩

第43集 成宗花心 松兒使計防爭寵

(約當西元1476年) → 松兒向貞熹請安後,說人不舒服故意不去見仁粹 → 嚴鄭去向仁粹告狀,仁粹表面上無動於衷 → 仁粹去找松兒教導所編著的內訓一書 → 成宗苦悶喝酒,要初生倒酒並戲弄解悶 → 香兒回報中殿,初生當晚陪成宗就寢,松兒大怒 → 松兒見成宗要求去大殿生活,並要初生伺候 → 嚴鄭找巫師作法詛咒中殿,被松兒兄發現 → 宋內官和松兒母兄去告訴松兒此事,松兒交代宋內官秘計 → 初生伺候松兒入睡,宋內官找人在中殿附近放火

第44集 成宗新政多 燕山君出生

(約當西元1476年) → 初生發現失火,猶豫一下還是叫醒了松兒 → 成宗聞訊急忙趕來,請太醫看松兒及胎兒安否 → 成宗任命新三相及多位官員,其中新人頗多 → 松兒產下兒子燕山君,眾大官(貞敬)夫人道賀 → 初生得不到成宗關心,灰心自縊身亡 → 田內官樸尚宮去向仁粹問安,見昌德宮年久失修 → 田內官見成宗說應親近仁粹,避免不孝 → 成宗成立弘文館,廣開言路,仁粹私贊做得好

第45集 成宗起用新人事 仁粹決定放手

(約當西元1476年) → 松兒故意不去向仁粹請安,卻謊稱仁粹不接受 → 柳子光上書彈劾韓明澮收賄,成宗不理 → 成宗在涼亭和眾儒生喝酒論政,領相奏事不成 → 仁粹見成宗醉酒熟睡,憶起桃源君,決定放手 → 松兒接見三後宮,不滿新收後宮和不知鄭貴人有喜 → 仁粹去見松兒問起內訓一書,松兒愛理不理 → 成宗公布新任司憲府和弘文館人事,大都新人 → 韓明澮見成宗表示將歸隱,勸成宗和仁粹聯手

第46集 仁粹反擊松兒 元子宮外避摺

(約當西元1476年) → 仁粹成宗相談甚歡,松兒想抱元子去請安攪局 → 蔡尚宮勸阻松兒未成,不但被拳腳相加,還被杖責重傷 → 松兒闖入大殿幹擾成宗議事,編藉口說元子整晚發低燒 → 仁粹以御醫說宮中空氣不利元子為由,送元子到宮外避摺 → 松兒再闖入大殿告狀,成宗雖不滿也隻好聽著 → 仁粹說要改善松兒放肆的壞毛病,請成宗裝不知道 → 貞熹問仁粹元子避摺原因,婆媳又大吵一架 → 仁粹命親信調查坡平尹氏在朝為官者的詳情 → 蔡尚宮臨死還見不到松兒一面,在交泰殿前去世 → 隔天松兒去蔡尚宮房間,已人去樓空連屍體都看不到

第47集 仁粹主張廢妃 成宗左右為難

約當西元1477年) → 仁粹以中殿無德打死恩人蔡尚宮為由,要成宗廢妃 → 成宗在三代婆媳間左右為難,避不見面 → 府夫人申氏為松兒找來符咒砒霜,準備陷害鄭貴人 → 松兒 命香兒在交泰殿下淺埋人偶 → 成宗聽昌年勸,去找中殿卻發現疑雲重重 → 松兒解釋符咒用以闢邪,砒霜準備自殺 → 仁粹懷疑砒霜用途,命親信搜查府夫人住處 → 貞熹也命監察尚宮搜查鄭貴人嚴昭容住處 → 仁粹帶著罪證前往大王大妃殿理論

第48集 任士洪妙計 解除廢妃危機

(約當西元1477年) → 大王大妃殿仁粹和貞熹針鋒相對,相持不下 → 仁粹提出尹氏家族佔用科田清單,貞熹仍不示弱 → 松兒向右承旨任士洪求救,對來抓香兒的官兵揮舞刀劍 → 成宗命人幫松兒找來府夫人並帶元子回宮,仁粹表示認輸並威脅離宮 → 成宗聽樸尚宮勸去找仁粹,卻見松兒在奉壽宮前跪席待罪 → 任士洪向成宗提議先降松兒為嬪再予復位的方案,成宗連說妙計 → 仁粹知被唬弄也無可奈何,見四位後宮爭吵意見不一大為不滿 → 松兒找來兄長尹遘,要他利用醫女福實以湯葯讓鄭貴人流產

第49集 貞熹被氣昏倒 松兒加緊害人

(約當西元1477-1479年) → 松兒要尹遘以納醫女福實為妾誘使她幫忙害鄭貴人流產 → 仁粹召見韓明澮要他率先歸還所借的科田,帶動風氣 → 貞熹見成宗質疑歸還科田政策,被成宗反駁昏倒 → 松兒召見四後宮請吃茶,知貞熹昏倒大為吃驚 → 仁粹照顧貞熹病情,兩人初露和解跡象 → 醫女福實提議以益母草茶取代毒葯害鄭貴人 → 仁粹遷往昌慶宮照顧貞熹,松兒暫成王宮內主人 → 三上殿一起出遊泡溫泉,松兒趁機害人 → 鄭貴人流產,成宗大怒下令徹查

第50集 益母草事發 松兒嫉妒鬧事

(約當西元1479年) → 成宗下令徹查內醫院御醫及葯材,並沒查到可疑之處 → 松兒要尹遘把醫女福實關起來,並想對尹昌年不利 → 武官尹子明見成宗說有御醫提及益母草會導致流產,而松兒命醫女給鄭貴人服用 → 成宗要尹子明保密,將親自去問松兒 → 成宗和松兒談話不得要領,松兒問是否問她有意害鄭貴人 → 由於松兒提及仁粹會認定是她做的,兩人大吵一架,成宗不想再見到松兒 → 松兒再次懷孕懷孕,四後宮前來賀喜 → 三上殿回宮出遊溫泉三個月回宮,仁粹安慰成宗說益母草一事忍得好 → 仁粹交待韓致亨和尹子明一定要找到福實查明真相,但尹遘已溺死福實 → 松兒去大殿找成宗,不理內官阻攔闖入,成宗趕她不走,自己離開 → 松兒氣怒流產,仁粹讓元子見松兒一面,旋即後悔多此一舉 → 松兒問樸尚宮如何改善和仁粹及成宗的關系,卻又表示無法做到不嫉妒 → 成宗在尹昌年處喝酒尋歡,松兒闖入,成宗趕她不走,推搡間劃傷龍顏

第51集 仁粹查知成宗傷臉 松兒被廢離宮

(約當西元1479年) → 成宗被抓傷臉後匆忙離開,回到大殿避不見人 → 松兒離開時威脅尹昌年和在場眾內官宮女不得外傳此事 → 松兒想掩飾此事,去見仁粹編故事說成宗酒醉撞門傷臉 → 松兒叫走嚴氏鄭氏,並送他們珠寶企圖封口 → 仁粹去見成宗確認,卻發現臉部抓傷,大怒 → 任士洪勸松兒向貞熹求救,貞熹說幫不上她,松兒憤憤離開 → 朝議時鄭昌孫等老臣提出廢妃,年輕士人及任士洪柳子光反對 → 成宗還在猶豫,仁粹來見堅持廢妃,要求馬上下旨 → 監察尚宮來執行廢妃御命,松兒拿出小刀威脅自殺 → 成宗派宋內官傳話要松兒先去宮外等候,松兒求見元子一面 → 成宗去求仁粹不成,說仁粹冷酷無情、無血無淚、違反天倫 → 松兒對來送行的四個後宮說等元子上位她還會有話說

第52集 仁粹要立新中殿 儒生百姓同情廢妃

(約當西元1479-1480年) → 廢妃私宅有布告文,嚴禁親友來往,並隨時有人監視 → 仁粹向貞熹提要立新中殿,貞熹/安順都說慢慢來 → 儒生聚集請求收回廢妃旨意,百姓也在私宅前為廢妃喊冤 → 仁粹接見尹淑儀之父尹壕和堂兄尹弼商請喝茶,其意甚明 → 成宗下令逮捕請願的官員和儒生,說仁粹該滿意了 → 三上殿接見四後宮,說新中殿由後宮中選取 → 反對廢妃的官員樸叔蓁、任士洪、柳子光等被流放遠地 → 仁粹和元子祖孫相處甚歡,仁粹決定派監察尚宮探視廢妃私宅 → 楊監察尚宮等去訪廢妃私宅,發現缺柴少米生計艱難 → 楊尚宮回宮途中被尹弼商攔下,拉到一旁耳語

第53集 昌年成新中殿 松兒回宮無望

(約當西元1481-1482年) → 嚴氏攔住楊尚宮,嚴鄭謊稱大妃賞跑腿費阻她報實情 → 楊尚宮在仁粹成宗面前編造松兒家倉庫充裕烤肉享樂 → 仁粹選定尹昌年為新中殿(後稱貞顯),要她扮演元子的母親 → 尹弼商鄭昌孫希望韓明澮加入廢掉元子,韓不允走人 → 貞顯求仁粹給廢妃減罪讓她回宮,仁粹不同意 → 韓明澮親自去松兒家門前觀察,發現百姓送魚送米卻被逐離 → 韓明澮見仁粹建議再派人訪廢妃,再做決定,歷史會做出審判 → 松兒變賣戒指簪花準備招待前來的尚宮,希望幫說好話 → 南尚宮給松兒送來唐衣,說是新中殿送的

第54集 廢妃失望狂言 仁粹決定賜死

(約當西元1482-1483年) → 松兒以為唐衣新中殿送的,穿上後打扮好迎接來訪的楊、鄭尚宮 → 仁粹答應成宗若廢妃真心悔改就給以適當的待遇 → 楊尚宮對松兒傳聖旨說隻是來查看生活狀況,松兒大為失望 → 新中殿送來的一盒珠寶賞賜品,被松兒撒一地退回 → 松兒並說要奪走元子需先殺她,否則王宮早晚血雨腥風 → 仁粹得到回報後,決定賜死廢妃,成宗遲不答應 → 仁粹最後要成宗選擇廢元子或賜死廢妃,成宗終於下旨賜死 → 中間穿插說明,貞熹於成宗十四年4月在溫陽行宮病逝 → 廢妃在交代申氏轉告元子為她報仇後,喝下賜死葯身亡

第55集 心生懷疑 燕山追問廢妃罪名

(約當西元1495年) → 燕山君在昌德宮和內官們跳舞作樂,仁粹夜晚讀書聞之不喜 → 仁粹給燕山君強化國防等六道作業,希望他不要跳舞 → 仁粹對和貞顯一起來問安的晉城大君很親切,燕山羨慕 → 燕山找領相盧思慎追問廢妃罪名,領相稱成宗遺命閉口不言 → 廢妃之母兄嫂去找廢妃墳墓祭拜,說即將可以報仇 → 燕山找慎氏之父慎成善再次追問廢妃罪名,終於得到抓傷龍顏的答案 → 燕山找出曾侍候廢妃的金內官,藉打獵追逐以溺斃逼問廢妃實情

第56集 燕山企圖洗脫廢妃罪名 仁粹大怒

(約當西元1495年) → 燕山知道是廢妃之子後,風雨夜跑去向仁粹告饒,仁粹希望燕山成為聖君 → 燕山夫婦去見貞顯請安,並對晉城表示親善,貞顯反而憂心忡忡 → 貞顯帶晉城去見仁粹,說為晉城擔憂,還說見燕山如芒在背,仁粹也表後悔 → 燕山找來任士洪,問如何昭雪廢妃的罪名,並決定找人上書試探仁粹的心意 → 燕山找眾臣討論趙之瑞的奏摺,表面上一笑置之,卻問領相仁粹的反應 → 知道沒反應後,親自去找仁粹問明,卻被痛責,並說再提廢妃絕不輕饒 → 燕山跟任士洪說仁粹緊抓廢妃罪名另有所圖,是為了控製朝廷 → 燕山去任士洪家喝酒,任找來名妓張綠水表演歌舞,燕山看得目迷神搖

第57集 戊午士禍 燕山藉機強化王權

(約當西元1498年) → 柳子光向燕山君提出收入史草的《吊義帝文》影射世祖篡位 → 燕山君調來史草查閱另發現記載世祖醜聞謠傳,大為震怒 → 迅即逮捕金馹孫等人嚴刑拷打,燕山親臨逼問 → 鄭氏嚴氏向仁粹請求離宮居住,仁粹勉強答應 → 韓致亨兩度請示仁粹插手,仁粹以無名目為由緩議 → 燕山見仁粹說史草事並問及罪人之子當殺與否,仁粹欲言又止 → 之後仁粹去大殿溫語向燕山認輸,隻希望他暫時忘掉廢妃等她死後再說 → 齊安大君向燕山提廢妃墳簡陋移置,燕山表面上說不要再提廢妃的事

第58集 血手絹出現 燕山發狂報仇

(約當西元1502-1504年) → 韓致亨見仁粹建議解開燕山罪人之子的枷鎖,仁粹不允 → 韓致亨病重去世,仁粹失去在朝中有力緩沖回旋的左右手 → 燕山和張綠水等深夜跳舞 "安慰" 仁粹的悲傷 → 月山夫人樸氏去阻燕山跳舞,卻被羞辱氣走 → 齊安向燕山提廢妃一事可以當作清政敵的武器 → 齊安設計讓燕山去看廢妃墳,並見到廢妃母兄 → 燕山召廢妃母申氏進宮,鄭氏嚴氏見仁粹求救 → 仁粹想去大殿見燕山,卻被兵士攔阻不能離開昌慶宮 → 申氏拿出儲存二十三年廢妃吐血手絹,燕山見之發狂 → 燕山拿著血手絹去見仁粹質問,仁粹說沒廢元子悔不當初 → 燕山從屏風後抓出鄭氏嚴氏,說害廢妃的人無論死活都要報仇

第59集 燕山殺鄭氏嚴氏報仇 大臣人人自危

(約當西元1504年) → 燕山帶鄭氏嚴氏到義禁府嚴刑拷打,鄭氏破口大罵廢妃 → 領相成俊等朝中大臣人人自危,惶然不知所以 → 燕山找來鄭氏二子安陽君和鳳安君,逼他們棒打罪人 → 燕山帶安陽、鳳安見仁粹說要敬酒,並撞倒仁粹 → 燕山回到刑場殺掉鄭氏嚴氏,仍不肯罷手 → 燕山找來晉城大君說兩人要死一個,逼選喝毒酒 → 晉城要喝毒酒時,燕山喊停並讓南尚宮代喝致死 → 燕山追究大臣責任時,眾人紛紛提議廢妃復位為齊獻王後 → 燕山說一定要仁粹到墳前跪地求饒才算結束

音樂原聲

인수대비 OST Part.1 (JTBC 주말드라마)/ 仁粹大妃 OST Part.1 (JTBC 周末劇)

主演:蔡時那 金美淑 鹹殷晶 金榮浩 白成鉉 全慧彬發行日期:2011.12.23

1. 출 (出)-리사 (Lisa)

播出信息

首播日期:JTBC電視台的跨年大劇,將于2011年12月3日周六9點首播。

相關新聞

韓劇《仁粹大妃》收視大熱 網站檢索語第一

新浪娛樂訊 韓國歷史劇《仁粹大妃》以超過1%的同時段最高收視率順利起航。並在各大網站點擊率位居第一位的《仁粹大妃》成為了又一部人氣歷史劇。

2011年12月5日據韓國收視率調查公司AGB最新發布資料顯示,2011年12月3日與4日播出的JTBC電視台跨年大劇《仁粹大妃》在韓國全國範圍內各創下了1.183%和1.082%的收視率,成為了同時段以及綜編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

而且《仁粹大妃》播放後網路的反應也很熱烈。上升至NAVER等網站檢索語的第1位,在推特等SNS網站上也上載了對此劇的相關好評。

電視劇《仁粹大妃》講述夢想朝鮮最高權力的仁粹大妃與悲運王妃廢妃尹氏,以及朝鮮最初的大王大妃貞熹王後等三名歷史性的女性圍繞權勢展開針鋒相對的權力鬥爭而大受矚目。

另外,同時段播出的TV朝鮮《9點新聞》創下0.781%;ChannelA電視劇《那女人,那男人》創下0.583%;MBN偶像劇《What's up》創下了0.413%的收視率。 bntnews/供稿 金鑫/文 韓劇《仁粹大妃》/截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