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孝天皇

仁孝天皇

仁孝天皇(1800年3月26日-1846年2月21日),光格天皇第六皇子,生母為大納言勸修寺經逸之女勸修寺婧子(東京極院)。名叫惠仁,幼名為寬宮。

  • 中文名稱
    仁孝天皇
  • 外文名稱
    仁孝天皇(にんこうてんのう)
  • 出生地
    京都
  • 即    位
     文化14年9月21(1817年10月31日
  • 原    名
     寬宮惠仁親王
  • 皇    居
    京都御所
  • 逝世日期
    弘化3年1月26日(1846年2月21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在位時間
    1817年10月31日-1846年2月21日
  • 國    籍
    日本
  • 年    號
    文化 文政 天保 弘化
  • 主要成就
    恢復了已斷絕了近千年的漢風謚號
    鼓勵學術研究,建立學習所
  • 陵    所
    後月輪陵
  • 職    業
    第120代天皇
  • 出生日期
    寬政12年2月21日(1800年3月16日)
  • 別    名
    寬宮(ゆたのみや) 惠仁(あやひと)

簡介

仁孝天皇仁孝天皇

仁孝天皇(1800年3月26日-1846年2月21日),光格天皇第六皇子,生母為大納言勸修寺經逸之女勸修寺婧子(東京極院)。名叫惠仁,幼名為寬宮。1809年,由中宮欣子內親王(新清和院)收為養子,正式冊封為太子,並於1817年由父皇讓位,成為天皇。他沿襲光格天皇的志向,恢復朝廷儀式,尤其是恢復已斷絕了近千年的漢風謚號,謚其父「光格」二字。此外,他鼓勵學術研究,建立學習所(即今日的學習院)以供公家講學。1846年過世,葬於後月輪陵。

個人檔案

仁孝天皇:第120代天皇

在位期間: 1817年10月31日-1846年2月21日

時代:江戸時代

首都京都

居所:京都御所

諱:恵仁

陵墓:後月輪陵

父親:光格天皇

母親親:勧修寺婧子

中宮:鷹司繁子,鷹司祺子

在位年號:文化、文政、天保、弘化

人生紀略

仁孝天皇,諱惠仁。光格帝第三皇子也。母東京極院藤原氏,贈內大臣經逸女。文化十四年(丁醜)三月,踐祚。

同十月,即位紫宸殿。文政元年(戊寅)夏四月,家齊鑄八銖金,款曰:「二分。」五月,英吉利船一艘來相模浦賀。秋八月,天文方高橋作左衛門等,請禁『佛國歷象篇』、『梵歷策進』等。不聽。二書,僧圓通所著也。

二年(己卯)夏五月,家齊改鑄元字金及四銖金,款以艸文。秋,大有年。鬥米價三十錢。三年(庚辰)秋七月,家齊改鑄文字銀,以艸文為款。是歲,高橋作左衛門,飜譯滿州書及魯西亞書,獻之。家齊賞賜金二枚。四年(辛巳)冬十一月,免松前章廣罪。再為松前城主,鎮東西蝦夷。五年(壬午)春二月,家齊為左大臣,敘從一位。權大納言家慶為內大臣,敘正二位。夏五月,太上天皇幸修學院。靈元帝升遐之後,頹敗百數十年,至是修之。

秋八月,『山陵志』成。初下野人蒲生秀實,有奇節,慨朝典墬地,遍歷諸國以著之。至是刻成。德川齊昭亦慨山陵荒廢,圖其修復,欲先修畝傍山,漸次他陵。因『山陵志』,辨其方位。而其臣桑原信敬,祗役于京師,途次至畝傍山,詢于土人,參于舊記,且以貝原篤信之說可據,始辨『山陵志』之謬,筆之呈齊昭。齊昭乃請興山陵之役。幕府不聽。六年(癸未)春三月,忠良辭關白。左大臣政通為關白。七年(甲申)春,諸國麻疹。秋七月,家齊鑄一銖金,文曰:「一朱。」八月,英吉利船再抵相之浦賀,常之大津。上陸,遂抵薩之寶島,抄掠民家。監吏擊殺其一人,餘皆遁去。上皇幸修學院,觀楓。令群臣奏樂,或賦詩歌。八年(乙酉)春三月,又觀櫻。春秋二幸,後以為例。是歲,家齊令曰: “外夷之船,至海濱者,發炮悉碎之。且漁民竊與夷人,貿易于洋中者,一切禁之。

九年(丙戌)夏四月,上總土寇群起,抄掠所在。五月,江戶盜賊橫行,殺掠路人。家齊命捕之。十年(丁亥)春二月,家齊為太政大臣。源氏,足利氏以來,在軍職,兼太政大臣者,獨家齊而已。十一年(戊子)秋七月,大風水。西海最甚,破屋五萬餘戶,壓死一萬餘人。彥山祠扉,飄至築後松島山。冬十一月,越後地大震。

先是,高橋作左衛門,河邊林右衛門犯國禁,以輿地圖及刀劍,與蘭人。至是發覺,捕而下獄。十二年(己醜)春正月,家齊鑄一朱銀,文曰: “以十六換一兩。 ”三月,江戶大火。冬十一月,磔邪蘇徒六人于大阪。天保元年(庚寅)秋七月,京師地大震。後至明年夏止。是歲,畿內西國之民,詣伊勢神宮者甚眾。浴道豪族,競施輿馬食物。時人號御蔭參。

二年(辛卯)春二月,幕府浚安治川。大阪民爭請奉役,浚海口為一阜。世稱曰: “天保山。 ”夏四月,定送葬及墓碑製。禁庶民名死者以院號及居士。其旺葬儀,請十僧以上,墓碑高逾四尺。錮本多正收,斬其臣伊藤半右衛門等。初正收為長崎奉行也,半右衛門等買妓以為妾。役滿,攜歸。至是發覺,罪逮正收。

三年(壬辰)夏五月,賴襄,歿,年五十三。襄,字子成,號山陽。安藝人。嘗有勤王之志。著『日本政記』 , 『日本外史』 ,明名分大義,大裨益風教。冬十月,家齊鑄二銖金。元祿中,既鑄而廢之,至是復之。是歲,諸國竹實民飢。四年(癸巳)夏六月,奧羽寒如冬,禾稼凋落。冬飢,奧羽最甚。五年(甲午)冬十二月,家齊貸一萬金于宗義,質以賑朝鮮飢及去歲王城災。

德川齊昭謂老中大久保忠殼曰: “昔者大猷公戒長崎奉行曰: 『內地戰爭,彼此勝負,皆一家之幸不幸耳。至失土地人民于夷狄,則日本之辱孰大焉。雖寸尺,以死守之可也。 』夫蝦夷千島,本屬神州之地。其加摸沙土加者,既出于蝦夷方言。則其地亦安知非源豫州所割據。而今魯西亞傲然據其地,千島之多,我僅有久奈志利,擇捉二島。所失之地,何啻一寸一尺,豈非千古之憾哉!然議者皆謂: 『蝦夷之地,瘠鹵不可耕,氣候極寒,陰霧四塞,僅有沿海諸港之可居,而其人愚暗柔弱,不知禮義。得其地而不能生谷殖財,得其人不能施教為治。 』此信尋常迂腐之論耳。誠使偉略雄算如神禹者隨山伐木,溯水得源,直踞其中央,大移封內之民,糞其田,耨其野,以銷其陰霧,變其氣候,則愚者漸智,弱者日強。不出十數年,而宛然為一大國也必矣。鎮撫之算,不可不講;開拓之策,不可不盡也。 “忠殼大驚曰: “往年幕府以松前家微弱不能當折沖之任,徙之于梁川,新置松前奉行,從事鎮撫開拓,既而又還之于松前家。今欲嚴其鎖鑰,則有修往年故事耳。然長崎奉行二員,每難其選。而更置松前奉行,恐乏其人。 “齊昭詰曰: ”昔者東北海路未通,故外患常在長崎。今蝦夷直與魯西亞為陵,則今日之患在松前,而不在長崎也。幕府復置松前奉行鎮之,則社稷之福何加焉。 “不聽。

六年(乙未)夏四月,美濃民蜂起,襲笠松代官野田斧吉。斧吉走駒野。初村民代助賂斧吉,而修笠松閘,不如舊製。既而川漲閘破,漂沒百餘村。斧吉巡視抵新田,次代助家,村民憤怨及之。家齊召斧吉,命大垣藩捕亂民,磔其首謀者。斧吉途自殺。秋九月,家齊鑄大錢,款曰: “天保通寶” 。背曰: “當百” 。削仙石久利封,誅其宰仙石左京等。左京慧詰,為久利父久道所寵。久利兄政美卒,久利為嗣。左京欲殺久利,以己子久太代之。與宇野甚助,岩田靜馬謀,鴆久道,遣刺客刺久利于江戶邸,以邸吏神谷轉知之,欲殺滅口。托國事召之,轉出奔為普化僧,改名友鵞。左京馳人捕之,不得,乃請幕府執之。友鵞就縛,對吏愬冤,白左京逆狀。幕府檻致左京等斬之,梟首于出石。

七年(丙申)春三月,老中松平康任以京姻戚坐罷。家齊徙之于棚倉,井上正春于館林,松平齊厚于濱田。

夏六月,大雨水,寒如冬。人皆服絮衣。諸國麻疹。秋,大飢,東國尤甚。奧羽兩野之民,爭赴江戶者,陸續不絕。米谷愈乏,餓莩愈多。

八年(丁酉)春二月,大阪與力大鹽平八郎作亂。與子格之助,帥黨與百餘人,樹大旗幟,提“救民”二字者,發巨礟燔市街,將迫東西町奉行廳。城代土井利位,及町奉行跡部良弼,堀利堅等,發兵討之。城代與力阪本鉉之助,執銃挺進,狙擊一賊,斷頭貫槍,掀以視之。于是黨與潰散,而未知平八所在。訛言紛紜,物情騷然。賊燹延燒,凡二萬戶,經兩日夜始熸。既而有告平八郎匿靱街染戶者,即遣兵圍之。平八郎父子放火自死。初平八郎為吏,斷妖巫奸髠贓吏之獄,深文嚴酷,遠近不寒而傈,名大著。致仕讀書,教授以居。頻年凶歉,民窮益甚。于是,售所藏書,獲金六百兩,以賑恤窮乏一萬人。上書于跡部良弼,請諭治下富豪出錢谷,以賑貧民。弗聽。于是,忿懣為此舉雲。秋八月,家齊辭大將軍。內大臣家慶為征夷大將軍,兼右大臣。九月,家慶鑄五兩鈑一分銀。

是歲,京師儒者北小路三郎等,設救恤場于三條磧賑飢。自春至冬止。九年(戊戌)春三月,江戶西城災。家慶課諸侯築之。夏五月,甲斐土民蜂起,抄掠郡邑。焚毀豪族。代官西村定太,發銃威之。磔巨魁,餘皆流竄。十年(己亥)春二月,西城成。夏四月,家齊移西城。家齊移西城。辛醜(十二年)春閏正月,遣左近衛大將藤原輔熙,右近衛權中將藤原實愛等,于泉涌寺,奉謚上皇曰光格天皇。自宇多帝停謚法,此典廢者幾六十世,至是復之。 前將軍家齊薨,年六十九。葬寬永寺,賜謚曰文恭院。 二月,停諸商結社,定米油薪炭鹽醬餅果販賣法,以平物價。定婚葬飲膳,僕從雜役製。禁圖書冊子,及兒女所玩泥塑紙鳶飾施五彩。先是,老中水野忠邦,憂松平定信政漸廢弛,屢下節儉令,欲復寬政之舊。至是,嚴禁奢侈。其政煩苛,眾心不服。十三年(壬寅)夏五月,關白政通為太政大臣。家慶廢一銖銀。秋九月,詔安倍晴親,改歷法。賜名曰: “天保歷。 ”冬十月,家慶遣市野茂三郎檢諸國田地。既畢北陸,將抵近江。近江民蜂起,襲其次舍。茂三郎驚怖遁歸。檢地遂寢。

家慶廢文政乙酉之令,用寬政文化之令。德川齊昭建議曰: “封內民俗愚戇,而漁父鹺丁尤甚。曩布攘夷之令,猶恐或眤外人于洋中。今廢其令,則貿易之奸,絕不可防。請循乙酉之令,以全愚戇之民。 “家慶申令: ”行節儉,嚴武備“ 。十四年(癸卯)春二月,見白氣于未申之交。天文家謂之彗星。三月,海南三百裏許兵艦見。家慶命稻葉正守等戍和泉,數旬而去。

弘化元年(甲辰)春三月,荷蘭人來長崎。曰: “方今情勢,不與西洋諸國結盟約為交易,則各國軍艦將來寇。 ”夏五月,家慶幽德川齊昭,禁錮其臣戶田忠敞,藤田彪,鵜殿忠愛等。江戶城災。家慶課諸侯築之。二年(乙巳)春二月,北亞米利加船,送陸奧,阿波漂民來浦賀。漂民去冬洋中遭颶,為彼所救。北亞米利加當我萬治,寬文間,英人開之。至安永五年,各部背英始建國,自號合眾國,奉華盛頓為大統領,因以華盛頓名其都。冬十二月,家慶奉詔建學舍于建春門前。敕賜名學習院,使藤原資善,菅原聰長督之。三年(丙午)春正月廿六日,帝崩,壽四十七。葬弘化陵,謚仁孝天皇。帝性孝謹,好學能和歌。先帝寢疾也,御女輿,潛出宮視疾。及其崩,舉九百年廢典,奉謚追尊焉。

系譜成員

仁孝天皇仁孝天皇

養母は後桃園天皇の第一皇女、光格中宮の欣子內親王(新清和門院)。実母は勧修寺大納言経逸の女、藤原(勧修寺)婧子(東京極院)。正妃は関白鷹司政煕の女、藤原繁子(新皇嘉門院)、繁子沒後はその妹、藤原祺子(新朔平門院)。

中宮 鷹司繁子(新皇嘉門院)(1798-1823)

第一皇子:安仁親王(1820-1821)

第一皇女:慈悲心院宮(1823)

中宮 鷹司祺子(新朔平門院)(1811-1847)

第四皇女:摩尼珠院宮(1829-1831)

典侍 正親町雅子(新待賢門院)(1803-1856)

第二皇子:鎔宮(1825-1826)

第四皇子:統仁親王(孝明天皇)(1831-1866)

第六皇子:節仁親王(第十代桂宮)(1833-1836)

第七皇女:恭宮(1837-1838)

典侍 甘露寺妍子(1806-1851)

第二皇女:成宮(1825-1826)

第三皇女:淑子內親王(第十一代桂宮)(1829-1881)

第三皇子:三宮(1830-1831)

第五皇女:総宮(1832-1833)

第六皇女:経宮(1836)

典侍 橋本経子(1826-1865)

第七皇子:胤宮(1844-1845)

第八皇女:親子內親王(皇女和宮)(1846-1877)

典侍中山績子(1795-1875)

掌侍 今城女春子(1809-1875)

第五皇子:常寂光院宮(1832)

養子多數

歷史評價

幕府開始“天保新政”,以政治力量壓製商品經濟,妄圖挽救行將瓦解的領主經濟。結果事與願違,反而使社會矛盾更加尖銳。與此同時,西南的一些藩國因為採取了比較適應社會發展的改革措施,經濟、軍事得到長足進步,一躍變成強藩。這時的思想界也變得相當活躍,尤其是尊王學說對後來的明治維新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