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是指人民幣能夠跨越國界,在境外流通,成為國際上普遍認可的計價、結算及儲備貨幣的過程。盡管目前人民幣境外的流通並不等于人民幣已經國際化了,但人民幣境外流通的擴大最終必然導致人民幣的國際化,使其成為世界貨幣。
  • 中文名稱
    人民幣國際化
  • 外文名稱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RMB
  • 涵義
    人民幣成為國際上普遍認可的貨幣
  • 相關說明
    人民幣國際化不會引起貨幣戰爭
  • 衡量標準
    自由流通,市場定價

​基本概念

人民幣國際化的含義包括三個方面:

第一,是人民幣現金在境外享有一定的流通度;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是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成為國際各主要金融機構包括中央銀行的投資工具,為此,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市場規模不斷擴大;

第三,是國際貿易中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易要達到一定的比重。這是衡量貨幣包括人民幣國際化的通用標準,其中最主要的是後兩點。

人民幣國際化

發展歷程

  2007年6月

首隻人民幣債券在登入香港,此後內地多家銀行先後多次在香港推行兩年或三年期的人民幣債券,總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人民幣國際化

  2008年7月10日

國務院批準中國人民銀行三定方案,新設立匯率司,其職能包括“根據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

  2008年12月4日

中國與俄羅斯就加快兩國在貿易中改用本國貨幣結算進行了磋商;12日,中國人民銀行和韓國銀行簽署了雙邊貨幣互換協定,兩國通過本幣互換可相互提供規模為1800億元人民幣的短期流動性支持。

  2008年12月25日

國務院決定,將對廣東和長江三角洲地區與港澳地區、廣西和雲南與亞細安的貨物貿易進行人民幣結算試點;此外,中國已與包括蒙古,越南,緬甸等在內的周邊八國簽訂了自主選擇雙邊貨幣結算協定,人民幣區域化的進程大步加快。

  2009年2月8日

中國與馬來西亞簽訂的互換協定規模為800億元人民幣/400億林吉特

  2009年3月9日

央行行長助理郭慶平介紹,國務院已經確認,人民幣跨境結算中心將在香港進行試點。具體的試點方案和辦法目前還在研究,尚未出台。

  2009年3月11日

中國人民銀行和白俄羅斯共和國國家銀行宣布簽署雙邊貨幣互換協定,目的是通過推動雙邊貿易及投資促進兩國經濟成長

  2009年3月23日

中國人民銀行和印度尼西亞銀行宣布簽署雙邊貨幣互換協定,目的是支持雙邊貿易及直接投資以促進經濟成長,並為穩定金融市場提供短期流動性。

  2009年4月2日

中國人民銀行和阿根廷中央銀行簽署雙邊貨幣互換協定。

  2009年7月

六部門發布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管理辦法,我國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正式啓動

  2010年6月

六部門發布《關于擴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地區範圍將擴大至沿海到內地20個省區市,境外結算地擴至所有國家和地區。

  2011年8月

人民銀行8月23日明確表示,河北、山西等11個省的企業可以開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至此,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境內地域範圍擴大至全國。

中國現狀

在周邊國家流通情況

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長期的戰略。人民幣作為支付和結算貨幣已被許多國家所接受,事實上,人民幣在東南亞的許多國家或地區已經成為硬通貨。從近幾年人民幣在周邊國家流通情況及使用範圍可分為三種類型:

第一種,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韓國等國家。人民幣的流通使用主要是伴隨旅遊業的興起而得到發展的。中國每年都有大批旅遊者到這些國家觀光旅遊,因而在這些國家可以用人民幣購買商品的購物店越來越多,可以用人民幣兌換本國貨幣的兌換店和銀行也開始出現。在韓國比較知名的購物商場、酒店、賓館等每日都公布人民幣與在地貨幣、在地貨幣與美元的比價。人民幣同在地貨幣和美元一樣,可以用于支付和結算。在韓國幾乎所有的商業銀行都辦理人民幣與韓幣、人民幣與美元的兌換業務,也可以隨時用人民幣兌換歐元、日元、英鎊等所有的硬通貨。尤其在去年12月29日,中國銀聯宣布,從2005年1月10日起正式開通“銀聯卡”在韓國、泰國、新加坡的受理業務。使持卡人在韓國、泰國和新加坡可以使用“銀聯卡”進行購物消費、也可以在這些國家的取款機上支取一定限額的本國貨幣。從2005年12月開始又在德國、法國、西班牙、比利時、和盧森堡五國率先開通了中國銀聯卡ATM受理業務。這一切,都表明人民幣的國際地位進一步提高,而且使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得到進一步推進。

第二種,在中越、中俄、中朝、中緬、中老等邊境地區。人民幣的流通使用主要是伴隨著邊境貿易、邊民互市貿易、民間貿易和邊境旅遊業的發展而得到發展的。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支付貨幣已經在這些國家中大量使用,並能夠同這些國家的貨幣自由兌換,在一定程度上說,人民幣已經成為一種事實上的區域性貨幣。在朝鮮羅津-先峰自由經濟貿易區的集市貿易市場上,當地的攤主們無論是銷售中國的商品還是朝鮮的地方產品,大都習慣于用人民幣計價結算。人民幣在朝鮮幾乎所有的邊境城市甚至在全境,已經成為人們結算貨款、進行商品交易、當作硬通貨儲備的貨幣之一。在越南、俄羅斯、朝鮮、緬甸等國家大多與旅遊有關的行業、部門以及商品零售業均受理人民幣。並且逐日公布人民幣與本國貨幣的比價。隨著中國與周邊國家、地區經貿往來的進一步擴大以及旅遊業的不斷發展,人民幣的流通和使用範圍也越來越廣,人民幣區域化的範圍也必將進一步擴大,區域性貨幣的地位也將日益鞏固,盡而推進人民幣走向國際化。

第三種,,在中國的香港和澳門地區。由于內地和港澳地區存在著密切的經濟聯系,每年相互探親和旅遊人數日益增多,人民幣的兌換和使用相當普遍。資料顯示,目前在香港已有100多家貨幣兌換店和近20家銀行開辦了人民幣兌換業務。很多賓館、購物商場、尤其是遊人的購物點都報出人民幣與港幣的匯率並直接受理人民幣。由于港幣可以隨時兌換成美元,實際上人民幣也可以隨時通過港幣這個中介兌換成美元。據專家估算,目前在香港流通的人民幣已達700多億元,成為僅次于港幣的流通貨幣,

據國家外匯管理局研究人員調查統計,人民幣每年跨境的流量大約有1000億元,在境外的存量大約是200億元。中國人民幣供給量(M2)約為20000億元,這意味著境外人民幣大約是人民幣總量的1%。由此可見,人民幣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國周邊國家或地區廣泛接受,人民幣國際化處于漸進發展的階段。

晉級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

2013年12月,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發布的報告顯示,2013年10月開始,人民幣已取代歐元,成為第二大常用的國際貿易融資貨幣,僅次于美元[1] 。而人民幣作為全球支付貨幣的排名維持在第12位不變。

根據SWIFT的資料,在傳統貿易融資工具——額度證和托收(Letters of Credit and Collections)的使用中,採用人民幣作為計價及結算貨幣的比率,已由2012年1月的1.89%,增至今年10月的8.66%,市場佔有率排行第二。排行第一位的仍是美元,佔81.08%,而歐元的市場佔有率,則從2012年1月的7.87%降至今年10月的6.64%,排行第三位。其中,最常使用人民幣作為額度證和托收計價貨幣的首五個國家和地區,分別是中國、中國香港、新加坡、德國及澳大利亞。

SWIFT報告還顯示,10月份,人民幣作為全球支付貨幣的排名保持在第12位不變,但人民幣作為全球支付貨幣的市場佔有率有所回落,降至0.84%,此前9月這一水準為0.86%。與此同時,人民幣在國際額度證和托收的市場佔有率上升至8.66%。10月份全球支付貨幣的總金額成長4.6%,但人民幣的成長隻有1.5%。

在非洲的推進尤為迅速

2013年,人民幣國際化在非洲的推進尤為迅速。2012年中非貿易總額接近2000億美元,這為人民幣在非洲的國際化提供了堅實基礎。據統計,中非貿易中採用人民幣結算的非洲國家已從2010年的5個上升到今年1月份的18個。雖然2012年人民幣結算的貿易量僅佔中非貿易量的0.5%,但渣打銀行最近一份報告預計,到2015年採用人民幣結算的中非貿易量將達385億美元,佔中非總貿易量的10%。另外,中非之間的政治互信、非洲對吸引中國投資的積極意願以及非洲外匯儲備多元化的需求,都是推動人民幣在非洲國際化的優勢因素。

所需條件

作為位居全球前三的大經濟體,中國的主權貨幣具有成為國際貨幣的可能性。全球金融危機已從經濟基礎和政府額度兩方面造成美元本位製基礎的松動,給人民幣國際化帶來了機會。但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成功需要三個基本條件:(1)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一條件有賴于中國經濟轉型的成功,以本土消費市場的拓展、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和經濟運行效率的提高為主要特征;

人民幣國際化

(2)具有健全的以保護產權為核心的市場經濟基礎性製度。這涉及政府職能的轉變和相對獨立的立法和司法程式;

(3)建立亞洲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也即本土擁有規模巨大、流動性、安全性和成長性兼具的現代化金融市場體系。

在創造這些基本條件的同時,漸進的人民幣國際化仍可擇機推進:

(1)通過海外銷售渠道的建設和產品質量的提升,增強海外客戶對中國產品的依賴性,同時輔以人民幣貿易融資以推進出口產品的人民幣計價與結算;

(2)快速提升金融服務業的國際化程度。一方面加快金融服務業的對外開放,允許開設更多的外資銀行子公司、外資背景的各類金融機構經營人民幣業務,通過國內金融服務業市場的有序競爭提高市場效率和服務質量;另一方面加快國內金融機構走出去,在亞洲地區的傳統金融業領域搶佔市場份額,提供高效便利的國際化人民幣業務;

(3)加快本土的人民幣官方債券市場的發展,包括中國的國債市場和市政債券市場,以及外國政府和國際機構在中國的債券發行和交易,並增強其市場流動性;

(4)在人民幣資本賬戶開放(最早應在2015年之後)之前穩妥地推進以人民幣QFII和銀行同業拆借為主要形式的市場間接開放。

必然因素

綜述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對外開放程度的提高,人民幣作為交易媒介、儲藏手段和支付手段,在中國周邊國家和港澳地區的使用越來越廣泛,國際化進程逐步加快。究其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穩定的政治格局

中國國內政局一直十分穩定,同時具有較強的世界政治地位,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中國外交戰略十分開放,積極參與國際事務,是負責任的大國。中國還與廣大開發中國家之間存在著廣泛的、多方面的合作關系。這種較強的政治地位可用以加強中國貨幣在國際上的地位,中國人民可以充分利用這個有利條件。

強大的經濟實力

人民幣國際化

強大的經濟實力並保持巨觀經濟穩定是實現貨幣國際化的根本保證。美元歐元等貨幣之所以能夠長期發揮世界貨幣作用,其發行國經濟實力雄厚是最基本的原因。中國的經濟基礎雖然原來比較薄弱,但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較快的發展速度。中國的經濟在過去20年中平均超過世界經濟成長的1.5倍速,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年均成長9.3%,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經濟總量已居開發中國家首位;市場化取向的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初步確立;

開放型經濟迅速發展,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基本形成;科技教育和各項社會事業全面發展。可持續發展能力進一步增強。2006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達18.23萬億元,比上年成長9.9%,位居世界經濟大國的第六位;財政收入突破3萬億元,增加5232億元;2005年進出口貿易總額達到1.42萬億美元,成長23.2%,也列世界第三位。全年實現貿易順差1019億美元;全年實際利用外商直接投資603億美元,在亞洲的比重由1990年的18%上升到65.9%;年末國家外匯儲備額達8188.72億美元,名列世界第二。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儲蓄率不斷提高,從35%提高到40%以上。這種在世界各國中最高的儲蓄率為投資提供了保證,成為經濟成長的一個動力。

健全的金融體系

充當世界貨幣的紙幣。是由其發行國的中央銀行發行、調控,又由整個銀行系統和其他經濟機構支持和運作的。因此,一種紙幣能否勝任世界貨幣職能,其發行國還必須有一個先進的銀行體系。巨觀金融調控能力的強弱很大程度上決定著金融業的穩定,進而影響著本幣對外匯率和幣值的穩定。貨幣國際化後,由于國際上各類大小程度不一的經濟金融危機和動蕩時有發生,使國內經濟金融領域常常面臨著外來的沖擊。從危機發生國的教訓來看,金融危機和動蕩帶給發生國的負面經濟影響是相當巨大的,在短期內難以得到恢復。

為了減弱和及時消化外來的種種沖擊,國際貨幣發行國的巨觀金融管理部門必須具備強有力的巨觀金融調控和監管能力,各種沖擊一旦發生,能夠迅速地通過政策工具的運用予以吸收。而所有這些中國政府正在採取強力措施進行改進。隨著中國人民銀行向世界先進中央銀行的目標邁進,商業銀行不良資產的加速處理,經營管理水準的不斷提高,業務創新能力的顯著增強,一個健全的金融體系正在逐步的形成。

完善的金融市場

實現貨幣國際化最為主要的是要建立功能完善的外匯市場,尤其是離岸金融市場。從1989年5月招商銀行開辦首筆離岸金融業務,至今已有19個年頭,雖然歷經坎坷,但從全國整體的經濟實力和經濟金融環境看,我國目前已具備建立離岸金融中心的條件。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人民幣國際化

(1)中國政治環境穩定,經濟發展迅速,有利于吸引外資的流入。

(2)中國現行法律法規體系已基本能夠滿足離岸金融業務發展的法律環境需要。

(3)建立和發展離岸金融市場的硬體環境已經具備,主要包括完善的基礎設施和相關的金融技術手段。

(4)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的地理位置、時差條件與國際上重要的金融中心營業時間上能夠相互銜接,具備建立離岸金融市場優越的地理條件。

因此,隻要我國建立起相當規模的國際金融市場,成為國際離岸金融業務中心,就為我國參與世界經濟迴圈提供了重要條件和工具,使人民幣國際化更具現實意義。

充足的國際儲備

實現人民幣的國際化,為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兌換要求,要求一國政府必須要有充足的國際儲備,尤其是外匯儲備。根據通行的國際儲備需求理論,充足的外匯儲備一般應維持在進口額的30%左右。中國近年來外匯儲備穩步上升,達到並遠遠超過了同期進口額的30%,為人民幣走向國際化之路提供了可靠的保證。

利弊分析

分析

中國是一個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尤其依賴于資金財富。因此,一旦實現了人民幣國際化,不僅可以減少中國因使用外幣引起的財富流失,而且將為中國利用資金開闢一條新的渠道。但人民幣國際化是一把“雙刃劍”,這就要求仔細分析其中的利弊。

中國社科院重點課題“國際化戰略中的人民幣區域化”報告指出其正面影響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提升中國國際地位,增強中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美元、歐元、日元等貨幣之所以能夠充當國際貨幣,是美國、歐盟、日本經濟實力強大和國際額度地位較高的充分體現。人民幣實現國際化後,中國就擁有了一種世界貨幣的發行和調節權,對全球經濟活動的影響和發言權也將隨之增加。同時,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佔有一席之地,可以改變目前處于被支配的地位,減少國際貨幣體製對中國的不利影響。

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

減少匯價風險,促進中國國際貿易和投資的發展。對外貿易的快速發展使外貿企業持有大量外幣債權和債務。由于貨幣敞口風險較大,匯價波動會對企業經營產生一定影響。人民幣國際化後,對外貿易和投資可以使用本國貨幣計價和結算,企業所面臨的匯率風險也將隨之減小,這可以進一步促進中國對外貿易和投資的發展。同時,也會促進人民幣計價的債券等金融市場的發展。

進一步促進中國邊境貿易的發展。邊境貿易和旅遊等實體經濟發生的人民幣現金的跨境流動,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雙邊交往中結算手段的不足,推動和擴大了雙邊經貿往來,加快了邊境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另外,不少周邊國家是自然資源豐富、市場供應短缺的國家,與中國情況形成鮮明對照。人民幣流出境外,這對于緩解中國自然資源短缺、市場供應過剩有利。

獲得國際鑄幣稅收入。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後最直接、最大的收益就是獲得國際鑄幣稅收入。鑄幣稅是指發行者憑借發行貨幣的特權所獲得的紙幣發行面額與紙幣發行成本之間的差額。在本國發行紙幣,取之于本國用之于本國。而發行世界貨幣則相當于從別國征收鑄幣稅,這種收益基本是無成本的。

目前中國擁有數額較大的外匯儲備,實際是相當于對外國政府的巨額無償貸款,同時還要承擔通貨膨脹稅。人民幣國際化後,中國不僅可以減少因使用外匯引起的財富流失,還可以獲得國際鑄幣稅收入,為中國利用資金開闢一條新的渠道。

報告也同時指出了其產生的三方面的負面影響:

對中國經濟金融穩定產生一定影響。人民幣國際化使中國國內經濟與世界經濟緊密相連,國際金融市場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對中國經濟金融產生一定影響。特別是貨幣國際化後如果本幣的實際匯率與名義匯率出現偏離,或是即期匯率利率與預期匯率、利率出現偏離,都將給國際投資者以套利的機會,刺激短期投機性資本的流動,並可能出現像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產生的“群羊效應”,對中國經濟金融穩定產生一定影響。

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

增加巨觀調控的難度。人民幣國際化後,國際金融市場上將流通一定量的人民幣,其在國際間的流動可能會削弱中央銀行對國內人民幣的控製能力,影響國內巨觀調控政策實施的效果。比如,當國內為控製通貨膨脹而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而提高利率時,國際上流通的人民幣則會擇機而入,增加人民幣的供應量,從而削弱貨幣政策的實施效應。

加大人民幣現金管理和監測的難度。人民幣國際化後,由于對境外人民幣現金需求和流通的監測難度較大,將會加大中央銀行對人民幣現金管理的難度。同時人民幣現金的跨境流動可能會加大一些非法活動如走私、賭博、販毒的出現。伴隨這些非法活動出現的不正常的人民幣現金跨境流動,一方面會影響中國金融市場的穩定,另一方面也會增加反假幣、反洗錢工作的困難。

盡管一國貨幣國際化會給該國帶來種種消極影響,但長遠看,國際化帶來的利益整體上遠遠大于成本。美元、歐元等貨幣的國際化現實說明,擁有了國際貨幣發行權,就意味著製定或修改國際事務處理規則方面的巨大的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

綜合考量

  人民幣國際化利大于弊

在經濟金融日益全球化的今天,掌握一種國際貨幣的發行權對于一國經濟的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一國貨幣充當國際貨幣,不僅可以取得鑄幣稅的收入,還可以部分地參與國際金融資源的配置。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既能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又可以增強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和發言權,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中國要想在全球金融資源的競爭與博弈中佔據一席之地,就必須加入貨幣國際化的角逐中。同時也應該認識到,貨幣國際化也將為本國經濟帶來不確定因素。如何在推進貨幣國際化的進程中,發揮其對本國經濟的有利影響的同時,將不利因素降至最低是一國政府必須認真考慮的事情。可以相信,隻要我們創造條件,堅定信心,發展經濟,增強國力,在不遠的將來,人民幣就一定能夠成為世界人民歡迎和接受的貨幣。

政策製度

根據中國經濟的特點,完全可以採取一種雙軌製、漸進式的人民幣國際化步驟。雙軌製的第一個軌,是在中國境內實行有步驟、漸進式的資本賬戶下可兌換,同時加強中國金融體系效率,其中包括許多措施,如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計畫(QFII)、境內合格機構投資者計畫(QDII),還包括各種有步驟的資金對外開放,如境內資金投資港股,但這種開放是有限製的、定向的。另外,可以考慮邀請海外高質量的企業如蘋果(Apple)、IBM、英特爾到A股發行人民幣債券或股票,使得一部分人民幣兌換成美元流出境外,也由此改進中國公司的治理水準和資本市場的運作效率。

此外,還特別需要大力鼓勵和推動外貿企業與境外貿易伙伴以人民幣結算,為此有必要考慮由中國人民銀行補貼針對外貿企業的人民幣匯率調期服務(Swap contracts),即以比較低的價格提供未來人民幣收入按事先約定的匯率兌換為外幣的服務,其目的就是推動有關企業以人民幣結算。

雙軌製的第二個軌是在境外,主要是在香港。香港完全可以較大力度地擴大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市場的規模,推進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市場,利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不斷擴大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資產的規模以及交易水準,其目的是在境外盡快形成與歐元證券和美元證券抗衡的人民幣金融市場。這種逐步擴大的、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交易,對于在條件成熟時的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將是一個極大的推動。這一措施,也可以在很大程度化解外資進入內地賭人民幣升值的壓力。為此,中國央行可以考慮在香港建立與當地資本市場規模相匹配的人民幣外匯交易市場,但是,這一市場的規模應該受到一定限製,比如,規定參與交易者必須是人民幣證券市場的交易者,而參與交易的額度受其證券市場的交易額度的限製,其目的是使這一市場不會對人民幣政策造成主要的沖擊。

總的說來,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將是歷史性的發展趨勢,但是,人民幣今天完全成為國際貨幣的障礙仍然存在,為了消除這一障礙,可以充分發揮境內、境外兩個市場的作用,在境內逐步改善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的運作效率,逐步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在境外充分運用香港國際金融地位的優勢,盡快擴大人民幣證券市場的規模,使之達到與歐元和美元證券市場相抗衡的格局。一旦條件成熟,人民幣將成為世界上的主要貨幣,與美元、歐元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為了順利實現這一美好前景,今天的政策考慮需要十分謹慎和務實。

人民幣走向國際化的對策選擇

第一,積極創造人民幣國際化的政治、經濟條件。中國經濟必須持續穩定成長並在亞洲地區保持領先地位,繼續保持人民幣幣值的相對穩定,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基礎。同時,加強與周邊國家和地區高層政府間的交流,成為國際經濟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和推動者。從而消除周邊國家和地區對我國的擔心和疑慮。進一步加強與周邊國家和世界各國的直接投資與貿易,改進金融服務,加強對人民幣跨境流通的統計監測,設立人民幣自由兌換試驗區。這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力量。

第二,進一步放寬人民幣出入境限製。建議在中國與越南、寮國、緬甸的邊境毗鄰地區,逐步取消人民幣出入境的政策性限製,使其在有法可依的條件下,推進人民幣成為區域性的國際支付手段和區域性國際儲備資產。 在一些邊境地區取消人民幣出入境的政策性限製,有利于雙邊經濟、貿易往來的進一步發展;有利于出口收匯、出口核銷真實性問題的解決,有利于對"地攤銀行和地下錢庄"行為的遏製,進一步規範邊境貿易結算,從而切實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

第三,設立人民幣自由兌換試驗區。建議選擇對人民幣認同感較高國家接壤的邊境地區,如在廣西、雲南邊境地區實行人民幣特殊管理政策,兩地居民、非居民持有的人民幣資金可通過銀行途徑兌換為可自由兌換貨幣或毗鄰國家貨幣。與此同時,對人民幣兌換、跨境流動、匯率變動情況進行統計監測,以便及時、準確掌握周邊國家和地區接受和使用人民幣的狀況。通過試驗區的運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積累經驗。

第四,國家對人民幣境外流通採取鼓勵和保護政策。一是在對外經濟往來中主動使用人民幣。在條件成熟時,中國企業、事業等單位,在對外貿易和其他經濟往來中可主動使用人民幣。在發展初期可以考慮對願意使用人民幣的外商,在價格等方面酌情給予優惠。二是根據我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的客觀需要,有選擇、分步驟放寬對跨境資本交易活動的限製,將那些對促進經濟成長和提高對外開放水準有積極作用、對消極影響可控的資本項目挑選出來,先行試點,逐步擴大,促進人民幣的國際化。

第五,要進一步解決境外人民幣回流的問題。如果人民幣沒有暢通渠道回流到中國,周邊國家或地區難以將人民幣作為區域儲備貨幣。除了繼續允許在邊境貿易中使用人民幣結算以外,還可以進一步允許我國與周邊國家或地區在一般貿易中使用人民幣結算。另外,可以考慮允許周邊國家用人民幣購買我國政府債券或對我國進行直接投資。這意味著我國不僅把人民幣的使用從邊境貿易推廣到一般貿易和政府債券的交易,而且還可以改進境外居民隻能用外匯才能對我國進行投資的政策。我國已經實現了人民幣在經常項目和部分資本項目的可兌換,人民幣終究要走向可兌換,還將走向國際化,這必將進一步提高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地位,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條件下,中國的發展正在成為世界經濟發展新的推動力量,世界經濟發展也將給中國的發展帶來新的重要機遇,人民幣必將實現國際化。

發展前景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受美國退出寬松貨幣政策和全球外匯投機的影響,許多亞洲國家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紛紛遭遇匯市、股市和債市的連環暴跌,並嚴重沖擊了經濟信心,迫使印度、印尼等國紛紛採取組合措施應對全面沖擊。未受重大沖擊的韓國、泰國等也高度緊張,一時風聲鶴唳,許多人驚呼“亞洲金融風暴又來了”。在此期間,人民幣匯率走勢相當平穩,中國股市、債市也未見有連鎖的不良反應。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前景穩健有序,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將穩步趨好。

  雛形或已形成

在國際匯率市場上,當前美元呈現強勢。正是美元的強勢,從另一方面引發了許多新興經濟體貨幣的下跌。回顧這幾年關于“強勢美元”的論調,已經不難發現當年美元遭遇全球拋售時的險境了。美元指數曾經最低跌破70關口,而美國金融危機又恰在最嚴峻的時刻,“強勢美元”成為美國的依賴,或者說是金融體系的信心所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到了拋售新興貨幣的時候,全球卻並非僅有“強勢美元”。同樣,歐元也經歷了“退出歐元區”的信任危機,但在新興貨幣遭到拋售的時候,歐元卻因歐洲經濟重大轉折而趨穩。加上走勢穩健的人民幣,國際三大貨幣序列的雛形已經越來越清晰。未來全球外匯市場、世界經濟體系必然會反映這種日趨穩定的新格局,因此,強勢美元所反映的全球外匯投機風暴,並非僅僅做多美元、拋售其他貨幣,做多歐元和人民幣同樣具有巨大套利空間。

如果歐元區7月經濟資料沒有那麽好,就不會給予歐盟央行“無需繼續降息”的信心,歐元在全球外匯投機風暴中就可能遭到拋棄,現在盡管仍然存在希臘危機、歐洲經濟反復等諸多不利因素,但歐元沒有遭到大規模做空沖擊卻是事實。相反,歐美日等舊的國際貨幣佇列卻在瓦解。

在全球外匯投機者拋棄新興貨幣之後,對中國可能的沖擊將是在押註做多人民幣,這種投機反映在人民幣對新興貨幣的匯率走勢上,將會拉大人民幣與其他新興貨幣的差距;此外,全球外匯投機嚴重沖擊了中國周邊國家,最終也會考驗人民幣的堅挺程度。這種正反兩個方向的沖擊,正是人民幣形成匯率波動機製的外部條件。整體來看,美、歐、中三大強勢貨幣的格局將逐漸成為全球的共識和匯率波動的方向。

  健全市場雙邊機製

雙邊機製是金融市場的基礎。中國經濟成長的良好前景有力地支持了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並在全球外匯投機風暴中獲得了完善雙邊波動的條件與機遇,這是中國金融市場加快健全與完善雙邊機製的最有利的契機。中國資本市場、特別是證券市場應在這種歷史性機遇下,加快健全與完善雙邊機製,如推出國債期貨、向市場交易者提供債券風險緩釋產品、增信產品等,在股票市場則須盡快豐富多空雙邊的投資工具,加快推出面向整個市場的多空產品,這也是中國資本市場加快改革開放的必要條件。

這樣,從金融市場整體發展前景來看,匯率雙邊波動機製、證券市場多空雙邊機製、資本項目下的雙向流動機製等,與利率市場化等關鍵改革一道,將在一個新的歷史時期內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邁上一個新台階。其最直接的表現就是中國金融市場國際化程度大幅提升、國際地位大幅提高。

匯率雙邊波動機製的一個負面影響就是,人民幣與其他新興貨幣的匯率可能遭遇投機者沖擊,致使出現人民幣對歐元和美元之外的貨幣大幅升值的局面,這在今年人民幣兌日元和韓元中已經表現出來,未來則可能是人民幣對其他新興貨幣大幅升值,同時在國際貿易結算中急劇擴張,並充分考驗境外人民幣回流機製的實效性。

但匯率雙邊波動機製是金融市場改革開放與加快發展的前提之一,同時會倒逼證券市場多空雙邊機製的健全與完善。在全球外匯投機風暴中,人民幣與中國金融市場能獲得的機遇與挑戰都不可復製或重來。不管怎樣,唯有充分把握歷史機遇、充分認識世界經濟體系的深刻變革,才能真正為中國改革和發展找到有效的路徑。如果違背美歐中三大貨幣新格局的演變與發展,歷史的苦果最終會讓畏縮不前者自食。

  改革開放是唯一出路

中國經歷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的高速發展,已經在世界上獲得了許多有利地位,在本次金融危機中,巨觀決策能夠果斷地利用歷史機遇,加快調整經濟結構,不因短暫的經濟下滑而退縮,說明巨觀決策的有效性和連續性得以保持下來,特別是李克強總理鮮明地提出以改革促發展,以開放促發展,對于中國經濟成長年中回穩具有重要的意義,充分地證明了改革開放是唯一出路的歷史論斷。

從世界經濟復甦的進程來看,年中中國和歐洲雙雙強勢回穩或反轉,能夠有力地緩解世界經濟復甦的“尾部風險”,更能夠有效地防御和化解全球外匯投機風暴的無序性,充分地支持了世界經濟向中美歐三大經濟體、三大貨幣的新格局的演變與發展。如果這種發展趨勢與g20機製能夠有效地結合在一起,那麽世界經濟復甦與發展的前景會更好。

結算試點

由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商務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銀監會共同製定的《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管理辦法》日前正式對外公布。此舉標志著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正式啓動,也意味著人民幣國際化邁出了歷史性的一步。《辦法》自2009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上海、廣州、深圳、珠海和東莞五城市率先進行試點工作,境外試點地域暫定為港澳地區和東盟國家。

中國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試點管理的指導思想是在保證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減少製度障礙,適當提供便利,嚴格貿易真實性審核,實行總量控製,穩步推進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辦法》授權央行,可根據巨觀調控、防範系統性風險的需要,對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進行總量調控。據知情人士透露,與《辦法》相配套的實施細則將于近日公布。

《辦法》規定,國家允許指定的、有條件的企業在自願的基礎上以人民幣進行跨境貿易的結算,支持商業銀行為企業提供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服務。被確定為試點地區的上海市、廣州、深圳、珠海和東莞的企業,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可適用《辦法》的規定。

試點企業在使用人民幣結算的出口貿易時,可按照有關規定享受出口貨物退(免)稅政策。此外,為滿足實際要求,試點企業還可以將出口人民幣收入存放境外。

試點企業先由試點地區的省級人民政府負責協調當地有關部門推薦,然後由央行會同財政部、商務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銀監會等有關部門進行審核,最終確定試點企業名單。《辦法》要求,在推薦試點企業時,要核實試點企業及其法定代表人的真實身份,確保試點企業登記註冊實名製,並遵守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各項規定。境內結算銀行可以在境外企業人民幣資金短缺時按照有關規定逐步提供人民幣貿易融資服務。

業內人士指出,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美元、歐元等主要國際結算貨幣匯率大幅波動,中國及周邊國家和地區的企業在使用第三國貨幣進行貿易結算時面臨較大的匯率波動風險。尤其是2005年匯改以來,人民幣持續升值,給出口企業帶來成本壓力。而使用人民幣結算,無疑將規避匯率風險,保護企業的經濟利益。

《辦法》規定,人民幣跨境清算可自由選擇兩條路徑。可通過香港、澳門地區人民幣業務清算行進行人民幣資金的跨境結算和清算;也可通過境內商業銀行代理境外商業銀行進行人民幣資金的跨境結算和清算。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和中國銀行(澳門)有限公司分別為港、澳地區人民幣清算行。

按照規定,境內代理銀行可以依境外參加銀行的要求在限額內購售人民幣;境內代理銀行還可以為在其開有人民幣同業往來賬戶的境外參加銀行提供人民幣賬戶融資,用于滿足賬戶頭寸臨時性需求;港澳人民幣清算行可按央行有關規定從境內銀行間外匯市場、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兌換人民幣和拆借資金,具體的額度、期限等,由央行確定。

央行相關人士表示,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的推出,將擴大清算行的清算業務範圍。清算行可以向經國務院批準納入試點範圍的境外國家和地區,如港澳地區和東盟國家,提供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和清算服務。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