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人權

人權(基本人權或自然權利)是指"人,因其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它主要的含義是: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合乎人權的對待。人權的這種普適性和道義性,是它的兩種基本特征。

按享受權利的主體分,人權包括個人人權和集體人權兩種。前者是指個人依法享有的生命、人身和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的自由平等權利;後者是指作為個人的社會存在方式的集體應該享有的權利,如種族平等權、民族自決權、發展權環境權和平權等。按照權利的內容來劃分,人權包括公民、公權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兩大類。前者是指一些涉及個人的生命、財產、人身自由的權利以及個人作為國家成員自由、平等地參與政治生活方面的權利;後者是指個人作為社會勞動者參與社會、經濟、文化生活方面的權利,如就業、勞動條件、勞動報酬、社會保障、文化教育等權利。總之,人權是涉及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廣泛、全面、有機的權利體系,是人的人身、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諸方面權利的總稱。它既是個人的權利,也是集體的權利。

在當今的國際社會,維護和保障人權是一項基本道義原則。是否合乎保障人權的要求已成為評判一個集體(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經濟上的)優劣的重要標準。但是,在具體實踐的層面上,對于人權的具體定義,以及保障人權的具體方式都存在著相當大的爭議,甚至引發了很嚴重的沖突

  • 中文名稱
    人權
  • 釋    義
    因其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
  • 含義
    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合乎人權的對待
  • 包    括
    基本人權或自然權利

人權立法

人權通常是指普遍的人類權利,不論諸多因素,諸如種族、國籍或宗教。被多數國家認同的人權立法包含如下:

安全的權利:有關禁止犯罪行為,如謀殺、屠殺、酷刑和強奸。

自由的權利:有關自由的範疇,如: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以及宗教信仰的自由[2]。

政治的權利:有關人民的自由參政權,如抗議或入黨。

訴訟的權利:有關防止濫用法律製度,如監禁審訊、秘密審訊和過度懲罰。

平等的權利:有關公民的平等, 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福利(經濟)的權利:有關提供教育和免于遭受嚴重的貧窮和飢餓。

民族的權利:有關群體免受種族屠殺和其建立民族國家之權利。

價值依據

在當今主流社會憲政體製中,憲法一般都將人權明細化和法製化。但是人權作為“人因其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並不是憲法賦予的,憲法的作用僅僅是保障和實現人權的一種手段。在歷史上,也曾有用實證法否定人權的先例,比如法西斯政權為其種族滅絕提供合法的途徑。

馬裏旦說過:“人權的哲學基礎自然法”。

自然法,為獨立于政治上的實在法而存在的正義體系。對它的詮釋與使用在其歷史進程中千差萬別。通常而言,自然法的意義包括道德理論與法學理論,盡管二者的本質在邏輯上互不相幹。 根據自然法的倫理學說,在某種意義上,支配人類行為道德規範,起源于人類的自然本性或和諧的宇宙真理;而依照自然法的法學理論,法律準則的權威,至少部分來自針對那些準則所具道德優勢的思量。 西塞羅納粹“合法”的暴行西塞羅曾說過:“事實上有一種真正的法律-即正確的理性-與自然相適應,他適用于所有的人並且是永恆不變的。……人類用立法來抵消它的做法是不正當的,限製它的作用是任何時候都不被允許的,而要消滅它則是更不可能的……它不會在羅馬立一項規則,而在雅典立另一項規則,也不會今天立一種,明天立一種。有的將是一種永恆不變的法律,任何時期任何民族都必須遵守的法律。”

人權隻是一個抽象的架構,一個曖昧不明的理論模式。不同的時期,不同的階層,不同的文明,不同的人,描繪出了千變萬化的“人權”,並由此展開了曠日持久的爭論。但這並不影響人權作為一種廣為接受的標準。

涉及內容

國際社會對人權的內容和分類存在著很大的分歧,各種理論之間不僅有沖突也有重疊之處。所以本章節將人權的各種元素從錯綜復雜的理論中提取出來分列如下:

盡管對人權的具體認識與實踐互不相同,但是對于一些人權的最基本的內容還是取得了一定的共識。

生命權

生命權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人權,如果無法充分保障人的生命權,那麽一切其它權利都是空中樓閣。無端剝奪人的生命,或者肆意對人施加恐嚇、虐待和折磨,就是用一種非人權的待人方式。[4]任由這種情況發生,個人權利就無從談起。所以一般各國的刑法都將侵害他人生命權的罪行量刑最重。“生命權是一個人之所以被當作人類伙伴所必須享有的權利。”

自由權“

自由權”這個混合體詞語不應存在,“權”已經是個包含了具體的規範,有容許和禁止的條文,而"自由"(Free)是含有無限製無約束性的主觀感性概念性形容詞,把無限(Free)局限于規範性"權"之內是不合邏輯的表達。

財產權

財產權是生命權和自由權的延伸。如果一個人要生存下去、要有能力選擇他喜歡的方式生存下去,一定要有物質作為支持,那麽,對自我勞動的所得進行排他性的佔有,就是生命權與自由權必不可少的保障。“人能夠工作,能夠靠自己的勞動成果生活,並把生活剩餘的錢存起來留給子女或者自己的晚年,這都是人尊嚴的一部分。”財產權看似是一種物權,但其實質為人支配物,即支配自己正當所得的權利。

尊嚴權

尊嚴也是生命權和自由權的合理延伸。如果一個人若無尊嚴,那麽他的生命至多是一種無人格的形式。作為一種基本的人權,尊嚴的價值早在古代就得到普遍的認同,如陶淵明,不為五鬥米折腰等。尊嚴權主要要求人們在社會交往中互敬互愛,文明禮貌。如果一個人的尊嚴權被否認,就意味者人們可以肆無忌憚地羞辱,威脅,騷擾,中傷他,那顯然他就失去了“作為人類”的資格,這無疑是和人權所不容的。

獲助權

獲助權常常和“人道主義”聯系在一起,出現于天災、人禍之後。由于種種不可預知的災禍,人的生命權無時不刻受到威脅。在危難關頭得到伙伴的幫助,是生命權的必要保障。在現代社會中,突發性的災難有時會造成很大的危害,這種時候個體的獲助權就需要一個強大的組織,一般是政府的傾力幫助,這是政府一項重要的公共服務職能。

公正權

人權的普適性必然的要求每一個人都受到公平合理的對待,但現實生活中,經濟權力、政治權力、種族、國籍等,都會不同程度將人劃到不同的等級,那麽人權就變成的有限的,有條件的,甚至成為特權階級的奢侈品了。而公正權是為了將人權平等的擴展到每一個人身上。公正權不僅是人權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人權中其它部分的必要條件。

相關共識

盡管對于人權的具體內容和保障人權的具體方式存在很大的爭議。由于歷史,地理等諸多因素有的國家能花費大量的社會資源去呵護寵物和家畜,但有的國家卻為給兒童提供最低限度的食物,醫葯和教育而掙扎。不僅各國之間的經濟發展水準有天壤之別,在文化傳統方面也往往是千差萬別。這些客觀的事實嚴重的阻礙了人類關于人權在現實層面的共識,而且歷史經驗表明,強製移栽的人權往往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症狀。

為了解決這個難題,當代英國思想家米爾恩提出了“作為最低限度標準的人權”。核心內容主要有兩點,第一,由于社會發展的不平衡性和道德規範的多樣性,得到某種共同體認可的權利,沒有足夠的理由被認為也同樣適用于其他共同體。第二,無論社會發展和道德規範存在多麽大的差異,一些最低限度的人權必須得到所有共同體的一致擁護。總結起來,人權標準是最低的,所以才能成為普遍的;因為是普遍的,所以也隻能是最低的。

在全球化的時代,怎樣通過建設性的對話來溝通和擴大人權方面的國際共識已成為了當今國際社會主要議題之一。不僅在西方文明的架構內思考人權,而且在與西方文明並駕齊驅的其它文明架構內省察人權,已形成一種“文明相容的人權觀”,是緩和並逐步化解矛盾沖突的一條必由之路。

盡管以《維也納宣言和行動綱領》為代表的一系列人權宣言都肯定了人權的特殊性,指出實施人權原則必須考慮國家的特徵和地域特征以及不同歷史、文化和宗教背景。但是社會普遍認同人權仍應有最低限度標準,“貧窮不能做為國家恐怖和酷刑的借口。”

批評意見

對于人權概念的批評之一,主張人權是一種文化的帝國主義。尤其人權的概念在根本上是源自于自由主義的觀點,雖然這種概念在西歐、日本和北美洲被普遍接受,但在其他國家可能不被接受。批評者質疑那些提倡人權的思想家例如約翰·洛克、密爾都是來自西方國家,同時這些西方國家自身也都做出帝國主義行徑。這種論點還舉出宗教來證明文化的霸權主義。然而,一些人也對文化霸權的批評論點提出反對。如:人權概念本身也有部分起源于其他的文明和宗教。人權在實踐上也會與帝國主義的行徑產生沖突,例如人權也能被轉換作為民族自決的理論。

另一種批評則認為人權所主張的權利是具有階層性的,因為各種不同權利之間的關系會互相影響。舉例而言,要保障擔任公職等公權不能不先確立一定的文化和社會條件,例如適當的教育。而後者是否應該被包括作為第一種基本的權利,則仍是爭論的議題所在。

還有一種則批評人權概念是根基于自行訂立的道德觀上。如果這種道德觀隻是個人依據自己喜好而表達的要求,那麽人權就不是客觀的道德原則。美國哲學家Richard Rorty便認為人權隻是根基于人類感情的表達上,而非一種理性的實現(不過,根基于利益理論的基礎,他仍然支持法律上的人權)。Alasdair MacIntyre:人權其實與古代人類對于“獨角獸和女巫的信仰相同”。這種批評與道德相對主義相近,它宣稱道德是個人喜好、沒有客觀標準可衡量道德基準。

馬克思主義則反對西方人權觀中“絕對的”“先驗的”等唯心觀點,認為人權不是從來就是“天賦”的(孫中山持類似觀點),而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馬克思認為西方文明中的“人權”是帶有階級烙印的“特權”。“隻要階級還沒有消滅,任何關于自由和平等的籠統議論都是欺騙自己,或者是欺騙工人,欺騙全體受資本剝削的勞動者,無論怎麽說,都是在維護資產階級的利益。”馬克思主義主張的“人權”,是建立在生產資料公有製上的“人權”,因為隻有消滅了生產資料的私有製才有可能實現任何人之間真正平等,以及“人的解放”。

對于人權的最後一種批評則聚焦于“誰才有責任監督人權”的問題上。人權的概念起源于避免公民遭到國家侵害,也因此可能代表所有人都有責任介入並保護受到侵害的其他人。因此在民族和國籍的區隔上,由于那強調了人們的不同點而不是相同點,可能被人權運動視為是對人權不良的影響,因為那否認了人們天賦的相同權利。其他人則主張國家主權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是國家最先立下了人權的條約保證。在對于國家幹預和使用暴力與某些的爭論議題上,爭論者的主張通常也都與他們對于人權的看法差異有關,例如將人權看作是法律權利抑或是天賦權利、以及他們是屬于世界主義抑或民族主義的立場都有關聯。

相關宣言

世界人權宣言》由1948年12月10日第三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是國際社會第一次就人權作出的世界性宣言,對于指導和促進全人類的人權事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1950年,聯合國大會將每年的12月10日定為“世界人權日”。《世界人權宣言》通過後20周年即1968年,也被聯合國定為“國際人權年”。

《世界人權宣言》

《世界人權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論其種族、膚色、性別語言財產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其他出身、身份。這些權利和自由可分為公民權利和公權以及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兩大類。”其中,公民權利和公權包括:生命權、人身權、不受奴役和酷刑權、人格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權、無罪推定權、財產權、婚姻家庭權、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權、參政權和選舉權等等;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包括:工作權、同工同酬權、休息和定期帶薪休假權、組織和參加工會權、受教育權、社會保障和享受適當生活水準權、參加文化生活權等等。《世界人權宣言》同時規定,權利義務不可分離,個人在享受權利時,應依法尊重他人的權利,並服從道德、公共秩序和普遍福利的需要。

《人權與公民權宣言》,1789年8月26日

雖然存在著對《世界人權宣言》的代表性和時代局限性的質疑,但其作為人類有史以來的一次人權共同宣言,被廣泛認為是國際人權事業的總章程,以下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公權國際公約》是它的兩個重要補充和細化。更為重要的是,這兩個公約將《世界人權宣言》法律化,並構成了《國際人權憲章》,標志著全人類的人權事業進入了有法可依的新階段。

國際公約

《公民權利和公權國際公約》于1966年12月16日第二十一屆聯合國大會通過,並交由各成員國批準。

《公民權利和公權國際公約》規定了公民個人所應享有的權利和基本自由。主要包括: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權利,不得使為奴隸和免于奴役的自由,免受酷刑的自由,法律人格權,司法補救權,不受任意逮捕、拘役或放逐的自由,公正和公開審訊權,無罪推定權,私生活、家庭、住房或通信不受任意幹涉的自由,遷徙自由,享有國籍的權利,婚姻家庭權,財產所有權,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結社和集會的自由,參政權。

《公民權利和公權國際公約》同時也明確了部分權利的有條件性或者絕對性。比如,第四條允許締約國在國家生存受到威脅並且正式宣布社會緊急狀態的情況下,減少原本應承擔的義務,但減少的程度必須是客觀需要前提下的最低限度,而且不得包括純粹基于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或社會出身的理由的歧視。而生命權,人格權等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進行任何形式的限製。第二十八條規定,設立人權事務委員會,負責監督公約的實施。

國際組織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人權觀察

國際特赦組織

無國界記者

自由之家

卡特中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