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2009年鬥琪導演大陸電視劇

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是北京盛世嘉景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的家庭情感劇,由鬥琪執導,馮遠征、陳沖、劉金山及詠梅領銜主演。

該劇主要講述了田文潔與丈夫賀立群用盡半生積蓄付了一套商品房首付,終于搬出了寄居多年的岳母家。以為搬進新家就能開始幸福生活的夫婦倆,卻沒有想到這恰恰是一連串煩惱的開始。

該劇于2009年8月29日與北京電視台影影片道播出。

  • 中文名
    人到中年
  • 主演
    劉金山,詠梅、丁霄漢
  • 集數
    33
  • 首播時間
    2009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鬥琪
  • 編劇
    顧偉麗
  • 每集長度
    45分

劇情簡介

田文潔與丈夫賀立群用了半生積蓄,購買了一棟新增公寓的樓房,對即將開始的新生活充滿了美好的期待。然而事與願違,搬入新家的第一天,賀母就被大兒子立眾和大兒媳送到了田家,橫眉立目地將賀母擋在了門外。一時間,雙方爭執不斷升級。

文潔的媽媽為了照顧女兒也硬是擠了進來,于是,兩個老太太睡進了主臥,躺在了一張大床上,開始了鬥智、鬥勇、鬥法、相互較量,小吵大鬧,戰事不斷,夫妻之間,婆媳之間,母女之間,母子之間,父女之間,以及兩個老太之間,矛盾重重,爭吵撕扯,攪成了一鍋滾燙的熱粥。春節來臨,合家歡樂,田家卻被哥嫂造的烏煙瘴氣,恰好醫院來電話,讓文潔出診去看一個危重病人,文潔終于逃離了家門。文潔做完手術後才去看母親,然而待她推開門,卻看到母親手抓電話,倒在了地上,永遠地閉上了眼睛,文潔痛悔不已,失聲痛哭。

賀母在田母離去後,看到小兒子可憐的樣子,想到自己未卜的老年生活,突然生出一計,問大兒媳要回了房本,來以此為砝碼,把"養兒防老"的古訓,改成了"以房養老",于是新一輪的奪房大戰開始了。人到中年的故事裏有眼淚,有極度的悲傷,更有暖暖的親情;有激烈的爭執,有撕破臉皮的吵鬧,更有割舍不斷的血脈相連。

分集劇情

第1集

賀立群搬遷新居,可就在他們搬進新居後沒幾天,立群的大哥大嫂就把腳受傷的賀母送過來了。賀母腿摔壞,賀立群的哥哥大賀找出種種理由把賀母推送到賀立群家來住。田母把賀母堵在門口不讓進,引起好大一番爭執。田母氣憤于多年來賀母對大賀一家鞠躬盡瘁,賀家的房子也歸老大住,現在老二賀立群家剛搬新居,大賀夫婦就把年老受傷的賀母送過來添亂,于情于理說不過去,覺得是存心搗亂。田文潔回到新居正趕上賀家人和自己母親吵架白熱化。田文潔見狀讓母親少說兩句,言辭之間,有些不註意態度。眾人面前傷了田母的自尊,田母拂袖而去,感到歉意的田文潔,追上去,安慰母親,可母親還是氣哼哼地走了。送走了賀母,大賀一家三口氣氛及其融洽。尤其是邱東蘭,感到送走了賀母,如同卸下了一個包袱,雖然賀母照顧他們一家人二十年,但當賀母腿受傷後,送到賀立群家她沒有覺得絲毫不妥。隔了幾天,田母逼著賀立群把她接到家裏來住,家裏頓時亂了套。

第2集

田文潔跟同事姜寧抱怨家裏的麻煩事,姜寧告訴田文潔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還告訴文潔兒媳婦和婆婆是永恆的情敵。自己從來沒有動過結婚的念頭,在看看他們這些不成功的例子更是寧缺毋濫。賀立群騎著車來到大賀的燒烤店門,找大賀質問到底是誰出的主意。大賀打岔讓立群陪他喝酒。傍晚大賀一家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到立群家一起吃飯,順道接賀母回家。沒想到賀母對他們說他不住了,要常住立群家。大賀和邱東蘭喜不自勝。賀立群看著已經忙活起來的大賀兩口子,知道大局已定。添添吃相難看地啃著雞翅,她的嘴上和手上油滋麻花的。田母又從廚房中端出兩個新炸出的雞翅,然後在添添跟前坐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添添津津有味地吃著。添添打電話告訴立群說晚上住在姥姥家不回去了,立群借著酒勁在電話裏把添添狂說了一通,文潔看不過去把電話搶了過來,告訴添添一會再給她打電話。為此賀立群大怒,田文潔也火了把盤子摔了。她這一摔,又把大家鎮住了。賀立群裝醉,埋怨母親也捅這馬蜂窩,不巧被田文潔賀母與兒子的對話,這才知道賀立群是在裝醉,田文潔生氣的要回娘家。

第3集

賀立群到醫院給田文潔送飯,勸說田文潔回家。田文潔下班後還是回了娘家,晚飯的時候賀立群來到了田母家,繼續勸說田文潔回家,這回田母倒是很配合幫著立群勸說。吃過晚飯,一家三口回家了。賀母想念孫子,給孫子打電話,沒想到孫子隻顧玩遊戲,沒說幾句就匆匆掛了電話。賀母告訴文潔她要回大賀家住。第二天一早,賀立群就幫賀母收拾東西,準備送母親回大哥家。添添躲在房間裏給姥姥打電話報告好訊息。賀立群背著賀母上樓梯,田文潔拿著輪椅費勁地跟在他們身後。聽著不知從哪傳來的庫通庫通砸牆的聲音。賀立群背著賀母終于上了最後一級台階,但賀立群站住不往前走了,此刻,賀立群和賀母的表情都很錯愕--在他們眼前,大賀家的門口堆著一些磁磚和水泥。田文潔踩著碎磚水泥從外面進來,驚訝地看著大賀家屋裏的情景:客廳裏的家具物品都拿報紙蓋著,幾個灰頭土臉的工人,正在把衛生間的舊馬桶卸下來。

第4集

田母給賀立群打電話說自己家的下水道堵了,讓他給通通,立群進門看到賀母在收拾冰櫃,立群走過來幫她撐著塑膠袋,田母從冰櫃裏把東西一樣樣拿出來放進塑膠袋中。田文潔隻見立群和田母手裏拎著大包小包地進了門,文潔一下子愣住了。田母像主人一般,在客廳裏忙出忙進,收拾著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添添聽見姥姥來了,從自己房間出來和姥姥親昵著。賀母靠在床上一聲不吭地看著田母竄進竄出,往屋裏頭搬東西,她臉上的表情復雜、神色狐疑。當田母把自己的衣物一件件地擺進衣櫥裏時,她的臉色開始變得更難看起來了。餐桌上,一家五口圍在一起吃飯。添添和田母挨在一塊,添添看上去心情很好,不斷地給田母夾菜。田母也不斷地給添添夾菜。賀母被晾在一邊,她知道田母是故意在冷落她,有些氣惱地停下了伸向那盤蝦的筷子。田文潔與賀立群也註意到了賀母的反應,文潔挑了一個大個兒的蝦、立群夾了一塊紅燒魚一塊給賀母。

第5集

田母將一海碗肥厚油膩的豬蹄湯墩在賀母面前,賀母拿起湯咬咬牙準備喝,但還是喝不下,又把碗放下了。賀母沒轍了瞅著那碗湯發愁,田母走過來,把碗舉到她面前,賀母看躲不過去了,隻好接過湯碗捏著鼻子喝下去,之後幹嘔。大賀拉著邱東蘭從自家的燒烤店出來,到了隔壁的一家玻璃門緊鎖的門臉前。玻璃門上貼著張紙,上面寫著兩個字:出租!大賀想把這家店租過來開涮鍋店,被邱東蘭阻攔。賀母跟賀立群抱怨田母做飯油膩又口重,田母對文潔抱怨賀母難伺候。兩個老人把賀立群和田文潔搞的左右為難。大賀為了盤店跟賀立群借錢,賀立群沒有答應。

第6集

田母賀母知道大賀跟賀立群借錢,兩個老人躺在床上為借錢的事鬥嘴。賀立群在單位發愁借不借大賀錢,拿著手機想打又不敢打。同事孟想看出賀立群拿著手機發呆,知道賀立群有事要打電話,但是又不好說,孟想教賀立群發簡訊。大賀知道賀立群不借給他錢,但是還是把賀立群叫到了燒烤吃飯,大賀跟邱東蘭一唱一和的演戲給賀立群看,目的還是想跟賀立群借錢。田母推著賀母去超市採購,給添添買了愛吃的雞翅,田母趁機又買了很多的豬蹄。田文潔為了田母跟賀母累的是精疲力竭。手術前,正要進手術室的田文潔又被患者家屬攔住,二話沒說就把一個信封塞到田文潔的兜裏。因為要進手術室了,田文潔根本沒空還紅包。

第7集

賀立群在學校給大哥打電話讓他在學校對面的銀行等他,準備給錢借給大哥寫了借據和大哥說借錢的事是瞞著文潔的千萬不要說漏了,並說借給他錢後馬上裝修完了把媽接回家去。田文潔在醫院本想把病人家屬給的紅包歸還給人家可是聽到同事要結婚要給出份子最後還是沒有把錢歸還,回家後告之賀立群遭到賀立群的痛斥讓第二天一定把錢還給人家。鄰居開始裝修,建築材料堆到賀立群家門前,田母與包工頭爭吵,賀母幫腔,兩個老太太第一次站到同一戰線。賀立群下班回家,見兩個老太太和不講理的人吵架,與工頭言語不合,動起手來,不光招來了房主馬科,還招來了110。田文潔正好下班回家,馬科一眼認出她是自己的同學,矛盾在無形中化解。當天晚上馬科派人給賀立群家送來了鮮花儀表歉意,一家人對這個當了大老板文潔的同學展開了討論。次日馬科親自帶著禮物到賀家給兩位老太太道歉,兩位老人對其進行了教導。

第8集

姜寧到賀立群家吃飯,姜寧是個老姑娘不結婚二位老太太勸她要早點結婚早點要孩子。馬科對田文潔特別好,原來田文潔是他高中時候的夢中情人,直言不諱的馬科讓賀立群心裏很不痛快。馬科還三天兩頭來田文潔家坐坐,說是來監工的,其實賀立群覺得他是來看他的夢中情人的。馬科嚷嚷著要同學聚會,這讓賀立群心裏更不是滋味,"同學聚會拆散了一對又一對"。他對馬科很有意見,同時,賀母也覺得馬科的確是熱情過分了,經常在賀立群耳邊唧唧咕咕著,弄得賀立群心裏更是沒有著落,田母也勸文潔與馬科保持距離。賀立群和田文潔到大哥賀立從家看看裝修情況在樓下碰的了大哥,一開始大哥隻說裝修下家裏的洗手間,後來連客廳和臥室也一起裝修了,立群和文潔回去後沒好意思把大哥家又多裝修的事情告訴賀母而悶悶不樂。

第9集

大哥賀立眾不敢和賀母說又裝修客廳的事,想讓立群去和母親說一直給立群打電話,立群不接打到立群學校,立群讓同事說自己不在,于是大賀到學校來找立群,哥倆聊了多年來的往事都是滿肚子心酸。大哥出請兩位老太太和賀立群一家子吃飯在吃飯時把事情說了,賀母聽後生氣離開正好碰見馬科在同一個飯館吃飯,馬科主動要送賀母回去,賀母回賀立眾一家暫時住的地方找兒媳婦邱東蘭要自己房的房本,邱東蘭不給並說出了平時賀立眾說的一些對賀母不恭的話,立群聽後憤怒的打了大哥。馬科拉著賀母和立群回到立群家樓下賀母讓立群上樓拿她的行李,老太太要去住旅館,最後在田母和馬科的勸說下賀母又回到了賀立群家。

第10集

晚上兩個老太太聊天,田母為了不打擾賀立群一家三口過小日子出了主意讓賀母到她那裏去住正好也和她是個伴兒,第二天田母把回自己那住的事與立群倆口子說了,倆人不同意可是老太太執意要回去,萬般無奈賀立群把兩位老太太送回了田母家。馬科組織同學聚會文潔邀請姜寧和她一起去,她想把單身的姜寧介紹給同樣是單身的馬科。賀立群大度的同意文潔去參加同學聚會,可是自己在家裏卻忐忑不安門口一有動靜就以為是文潔回來了,最後還是去找文潔把她接回家。賀立群與文潔回家後正想過一個安靜的二人世界這時大哥賀立眾來電話告訴他賀母與田母拉肚子去醫院了讓他馬上來醫院,原來兩位老太太吃了中午的剩包子把肚子吃壞了,正趕上大哥賀立眾夫妻兩個來田母家找賀母問房本的事給碰個正著把兩個老太太送到了醫院。

第11集

老太太拉肚子去了醫院,折騰了賀立群夫妻一整夜。馬科約姜寧去酒吧,誰知倒下去的確是大塊頭馬科,第二天發現自己躺在姜寧家。心裏多少有些美滋滋的。阿麼想辦法討好添添,誰知孫女確不領情,結果讓賀立群大罵了一頓。賀母處處自己搶著幹活不讓田母插手,田母確疑心被搶了功勞。馬科繼續對姜寧展開攻勢,請吃飯找機會套幾乎,還把姜寧帶到了新裝修好的房子,開門見山的表達自己想和姜寧結婚的想法。田母準備賣掉自己的老屋,拿錢來貼補女兒貸款,誰知賀立群夫妻不同意老人的想法。賀立群當初故意買了個不能折疊的沙發就是不希望老太太過來住,誰知偏偏一來就是兩個,這讓他們不能不睡在客廳。

第12集

賀母提醒兒子,田母以後會搬新房住,讓他有個心理準備,但其實是想告訴兒子,千萬別讓這老太太過來。兒子確說出田母想賣房的想法。這更加重了賀母的心思。大賀兩口子的新店開張,邱東蘭喜出望外,因為在這兩口子心裏錢是最親的。二人拎了東西以接老太太回去住為名,千方百計打探老太太的房產證。賀母對大兒子說想賣房。大賀疑心是弟弟出的註意,到學校找賀立群打探訊息。田母每天都接到中介的看房電話,興奮的不停跟賀母念叨。這多少讓賀母感到了心理壓力。賀立群也向母親保證,田老太太不會住在這,以此話來讓母親安心。家裏因為賣房,老人是否在新房住等問題這些日子偶爾會讓賀立群夫妻鬧矛盾。

第13集

將自己的老屋掛牌準備出售,賀母得知後忙去房產公司打聽情況,並在心裏盤算這什麽。學校中孟想的音樂課上有學生故意搗蛋,恰巧被經過的賀立群撞個正著,當孟想回到辦公室看到賀老師正在教育搗蛋學生時,心裏頓生感激之情。賀母回自家,看到有工人出入經打聽才知道,大賀兩口子瞞著她,變賣了老家具,開始了裝修,心中有些傷感。醫院裏高齡產婦向田大夫咨詢孕產知識,並希望田大夫幫助她向自己丈夫隱瞞自己的年齡,原因竟是她太希望為丈夫生下這個孩子。而後孕婦丈夫也主動找田大夫談到此事。文潔被這兩口子的真摯愛情所感動。大賀千方百計哄騙小娥告訴他生意的經營情況,並趁邱東蘭回老家之際,與小娥套近乎,不料被小娥男友撞見,男友聲稱隻要給錢,就不把這事抖摟出去,大賀保證盡快籌錢。無奈隻能挪用裝修款,擅自停掉了家裏的裝修,並請求弟弟幫忙說個謊。

第14集

賀母繼續住在文潔家,兩個老太太彼此相互防備、各自盤算著。田母接到電話,聽說房子有人要買,臉上立刻像盛開的花朵,在賀立群、賀母面前炫耀開來。可沒曾想,老太太的喜悅使得本來就對買不起房子的賀立群來了當頭一棒。隨即宣布說春節大賀全家會在此過年的訊息。大家頓時啞口無言。文潔也對這突然的決定弄的不知所措。馬科到醫院找姜寧,正好文潔碰到,三個人約好晚上一起吃飯,說話過程中,得知二人要結婚,文潔是既驚訝又替他們高興。談話中馬科勸說文潔家裏的事想開些。馬科的話果然很有效果,文潔同意大賀全家一起過年,並與賀立群商量著年夜飯。年夜飯吃的高高興興,但隨後的事情,賀立群一個人刷碗、下水道被大賀弄堵摔倒了添添、邱東蘭與田母吵架、田母掀翻了桌子。鬧的全家不歡而散。等文潔從醫院加班回來,兩個老家又吵了起來,氣得文潔說出了錯話。田母一氣之下回到了老屋。

第15集

田文潔跟隨母親回到老屋,卻被拒之門外。傷心之餘向賀立群發泄。情緒穩定後,二人回老屋看到母親孤獨的裹著床單發抖,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賀立群陪田母吃飯並說了很多交心話,也說出了這麽多年的感激並勸田母不要賣房。賀母一個人留在大屋子裏趕到十分孤獨。文潔醫院的工作繁忙,心疼女兒的田母不忍看到這些,給女兒煲湯送去。看上去已經忘掉了發生的不快。賀母心裏琢磨著最近幾天發生的事,覺得很是過意不去。主動要求自己搬到客廳。田母再次去醫院送飯並送去了寄到老屋添添的信和禮物。下班後文潔去老屋伺候生病的母親。電話中告訴立群,添添可能在談戀愛。立群變回家跟女兒套近乎想了解情況。賀母主動討好孫女卻被堵了回去。

第16集

文潔陪母親在老屋住了一晚,娘倆聊了不少交心話。第二天賀立群帶回個保姆。當文潔接到母親的電話時才知道母親怕給自己增加經濟負擔辭退了保姆,心裏不免有些擔心。還要求母親不舒服就來醫院看病。當老人家再次打電話說自己不舒適之際,恰巧文潔正要上手術台。賀立群電話不通,家裏也是佔線。再次撥通丈夫電話時他答應馬上回去,文潔放心的走向手術台。當文潔回到老屋被眼前場面驚呆了。母親手握電話已經不省人事。雖全力搶救但還是沒能挽回老人的生命。田文潔悲痛萬分,根本接受不了現實。在經過文潔發瘋般的質問後,才知道賀立群去幫別人走不開、家裏電話也是婆婆一直佔線。她更是難以原諒這所有的一切。姐姐飛回國。一起料理後事。在猜疑和質問下姐妹倆大吵。

第17集

文潔一個人孤獨的回到了老屋,看到母親用過的物品不禁痛哭流淚,內心深處對母親的突然去世仍不能原諒自己。她拒絕了賀立群為母親守靈的要求。立群在回家的路上腦海裏浮想出田母對自己的種種關心,不禁黯然淚下。添添把自己鎖在屋裏,腦中不斷閃過與姥姥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文潔兩口子到機場送大姐,在登機之前兩姐妹終于原諒了彼此。賀母被大兒子接回了裝修好的新家,可心急的大賀以幫母親收拾行李為由,借機翻包尋找房產證,不料被母親戳穿。馬科帶姜寧去養老院。這又一次讓姜寧感受到了真正的馬科,十分感動。二人幸福的登記結婚了。田文潔心情稍稍有些恢復,也不再想埋怨丈夫。但當她下班回家,看見父女倆聽著相聲哈哈大笑時,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燒。隨後便摔門離家。

第18集

添添對姥姥的去世表面堅強,但內心確十分痛苦,經常一個人孤獨的流淚,並在網路上對朋友傾訴。賀立群去老屋看文潔,當文潔開啟門才發現,丈夫一直守候在外。大賀夫婦說著賀立群兩夫妻的風涼話,邱東蘭更是刀子嘴一句接一句。正巧賀立群打電話想要回自己借給大哥的錢,大賀忙于應和。賀立群夫婦發現女兒情緒不對。兩口子想辦法開導女兒,想讓她忘記姥姥去世的傷痛,但女兒對他們的要求都拒絕了,最近在學校的表現從學習到心態都很差。文潔在醫院隻要無意中聽到有人提起母親、提起死字,她就會大發雷霆,也是狀況頻頻。馬科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正巧姜寧回家,馬科便匆忙掛斷。

第19集

田母的死打亂了田家的正常生活,田文潔為了讓添添從陰影中走出來,振作精神學習,想了很多辦法。給添添買MP3,並且做好吃的。吃飯的時候添添想起姥姥做的菜,就忍不住埋怨姥姥死是因為阿麼老佔線讓姥姥的求救電話打不進來,恨阿麼來家裏住,恨爸爸媽媽對姥姥不負責任,恨對新家的不好,懷念姥姥的小屋,讓文潔與立群很是不安。賀立群找添添溝通姥姥死的事情,添添覺得自己現在很茫然,對大人的處事很無奈,不知道怎麽面對姥姥的死。姜寧過生日的當天,馬科又是送禮物又是請吃飯。在飯桌上姜寧讓馬科交待他自己過去的感情經歷,說話不留心的馬科,把姜寧氣的當場甩身就走,馬科一人丟在了飯店。立群去找立眾要回自己的錢,立眾不敢給老婆說實話,隻能騙說是立群買墓地沒錢找他們借錢,可大嫂不但不借而且還打電話質問田文潔。不知情的賀立群拿著從馬科手裏借回的錢高興的回家說是把錢取回來了,田文潔覺得立群欺騙了自己。不理立群,立群很是無辜

第20集

邱東蘭拉著賀立眾去找賀立群問借錢的事情,立群礙于面子不好說實話,東蘭更懷疑立群哥倆,並揚言說不還立群的錢,立眾為了引開東蘭的註意力,就說賀母把房本給了立群,房子就歸立群了,他們就沒地住隻能住大街。大賀夫婦回到家裏到處找房本,沒有,就更懷疑是立群想霸佔房子。賀母發現了大賀夫婦的企圖後就找律師咨詢房子的相關問題。買菜的賀母碰見了白阿姨,誇白阿姨有福氣可以住女兒家,賀母告訴白阿姨想把房子變成錢,白阿姨說這樣會得罪兒子和孫子,湊合著過吧,可賀母不贊同,說一定手裏有錢兒子才能孝順。添添的男同學開導添添別因姥姥的去世影響心情,耽誤了學習,要理解父母不容易,添添有些默認。找不到房本的賀立眾問賀立群為什麽拿著房本不放手,賀立群不理解立眾為什麽這麽問,氣得罵立眾是條瘋狗。田文潔過生日這天,賀立群從花店買來花,到醫院來找田文潔,文潔不接受立群的道歉,把立群給賭回去了。

第21集

邱東蘭說賀母晚上睡覺打呼嚕,影響了林林正常睡覺,賀母怕真的影響林林睡覺,就告訴林林如果半夜打呼嚕就把自己叫醒,可林林說自己睡覺很沉,半夜裏給抬走了都不知道,賀母心裏偷著樂,知道是林林向著自己。賀立群發現添添與男同學在走廊裏說悄悄,就告訴了田文潔,兩人懷疑添添早戀。田文潔就找添添談話,嘗試引導添添不許早戀,可又不知道怎麽說。賀母想給復習功課的林林做面片湯,可邱東蘭說吃面片湯會吃傻,二人誰也不讓誰。慪氣的賀母在客廳睡了一休,早晨起來做早飯,邱東蘭又嫌賀母是糟蹋糧食,一氣之下賀母要搬到客廳住,邱東蘭就給買了個行軍床。賀立眾看著賀母老了老了睡那麽一張小床,心裏很是不舒服,可又勸不住賀母。田文潔第二次找添添談話,嘗試說早戀不好,會影響學習,語無倫次的田文潔反而引起添添的不滿。

第22集

田文潔偷看添添的聊天記錄,正好添添進屋看見,說媽媽不尊重自己,使母女的感情再次緊張起來。姜寧給馬科煎煎餅吃,可給煎成了又糊又碎,馬科奉場說好吃,把哭成淚人的姜寧給逗笑了。田文潔夫婦被校長叫到辦公室說添添與男生遞紙條,是早戀現象,要添添停課回家,可田文潔開始替添添說話,批評副校長不了解實情就下結論是不對的,如果不慎重處理就要告到校領導那,田文潔覺得女兒是很懂事的孩子,得知女兒喜歡的歌星要開演唱會,就給買了門票,想陪女兒出去散散心,添添覺得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得知此事的姜寧與賀立群覺得田文潔思想很開放表示支持。林林不讓賀母睡在客廳,並送給賀母靠墊,保證就是將來結婚了也要與阿麼一起過,讓賀母感動的抱著墊子大哭。在咖啡廳裏孟想與老公約會,孟想說要離婚,不想過現在的生活,讓老公很是不理解孟想的想法。

第23集

賀大眾半夜起來了發現賀母沒蓋被子,就過來給蓋被子,賀母就動情的教育賀大眾要學會過日子,賀大眾就問賀母房本在哪放著,這麽一問就引起了賀母的警惕。孟想給賀立群發簡訊,並問起如何處理夫妻兩地分居問題,回答得讓孟想覺得賀立群是很是個好丈夫好父親。賀立群來給賀母送生活費發現了客廳的行軍床很是生氣,在賀母的勸說下才沒發火,賀母讓立群多理解理解文潔,說文潔是個好孩子。白阿姨讓兒媳給哄了出來剛想上樓找賀母說道說道可又碰到了邱東蘭回來就不好意思去了,隻好先躲起來趁邱東蘭走後就偷偷來找賀母,向賀母哭訴兒媳冤枉自己亂打電話,賀母就讓白阿姨給兒子打官司把房子變成錢,可白阿姨不想得罪兒子。姜寧勸田文潔寫個檢查交到院裏,不然可能要停職,可田文潔就是不寫,一時沖動的田文潔就來找副院長,可院長態度很堅決說如果不寫檢查就讓田文潔停職,文潔說停職也不寫轉身就走。

第24集

停職後的田文潔不敢面對賀立群,隻好呆在姜寧家裏,馬科發簡訊讓立群來接田文潔回家。回到家的田文潔躲在衛生間大哭,不想與任何人說話,立群默默的守在門外。停職後的文潔無事可做隻好不停的打掃衛生,收拾家研究做菜。賀母對大賀夫婦說想把房子提前變成現金,讓他哥倆各拿五萬來孝敬自己,大賀夫婦摸不透賀母到底是怎麽想的。姜寧為了讓田文潔散散心就帶她一家人來滑冰場,可意外的碰到馬科的前妻,在賀立群夫婦的掩護下姜寧與馬科前妻沒碰上。賀立群來醫院找姜寧,讓姜寧想辦法怎麽才能讓文潔來醫院上班,最後醫院妥協讓文潔做個簡單的書面檢查,立群不知道怎麽向文潔說檢查的事情。賀母給兩個兒子開家庭會議,如果誰拿出二十五萬房子就歸誰,立群說沒錢買。立群就問賀母到底是怎麽想的,賀母就實話告訴賀立群是為了想教訓教訓大賀夫婦,讓立群幫著演戲,立群不想配合。馬科的前妻生病躺在病床想上馬科多陪會,馬科隻能向姜寧說謊是有顧客要陪不能一起吃飯,可在前妻面前還要裝著。

第25集

姜寧打電話給馬科,說他不按時回家,然後便開車出去,半路碰巧看到馬科正與前妻一起,有說有笑,自己生氣獨自回家,等馬科回家到家,兩人發生矛盾,姜寧得知馬科最近一直在隱瞞自己,便搬出了馬科家回自己家住。文潔找到馬科調解此事。賀立群給家裏的文潔打電話,也說早上遇到姜寧拖著行李回家的事情,其實說今天是他倆20結婚紀念日。晚上在家兩個人燭光晚餐,馬科不請自來,攪亂了美好的氣氛,馬科有自知之明的離開了賀家,賀田二人又繼續晚餐。馬科開車到姜寧家樓下找姜寧,姜寧騙馬科自己不在家,趕走了馬科。馬科獨自去酒吧喝酒解悶。文潔家,立群因陽痿自責,第二天立群在網上查詢陽痿的事情,接到賀母電話說上次賣房的事情,著急立群立眾哥倆開會。賀立眾因賀立群要買賀母的房子的事情火急火燎,但賀母一點不退讓。

第26集

立眾突然覺得不與立群爭房子讓賀母措手不及,找來樓下白阿姨訴說。馬科前妻突然登門讓馬科很不自在,正巧立群又來馬科家,讓馬科借機送走了前妻。立群向馬科借了錢,應了賀母的賣房計畫,這下立眾沒了算盤去找媳婦邱東蘭商量。兩人向賀母服了軟,好好伺候起了賀母。姜寧和馬科前妻碰巧在舞蹈課上遇到,兩人針鋒相對,佔了上風姜寧最終回到了馬科家,算是和好。文潔去學校接添添,遇到了下班的立群和青春靚麗的老師孟想一同出門,文潔稍微有點別扭。立眾夫婦依然對賀母好吃好喝,媳婦邱東蘭還是覺得房子的事情不踏實,立眾讓東蘭拿錢幹脆買下來,東蘭沒了話,將就了。賀母找來了白阿姨聊天,白阿姨提醒賀母千萬不要耳根子軟。

第27集

辦公室,孟想老師正在幫立群挑選給老婆文潔的禮物,讓突然經過的老師引起了誤會。立群文潔兩人去商場買包,由于立群口笨,氣走了文潔。晚上立群來到馬科家聊天,喝了點酒,借酒消愁說起了最近煩心事,說起文潔被院領導處分不寫檢討的事情,立群覺得用實際行動幫助文潔。馬科和姜寧提田文潔的媽媽天母挑選了一塊好墓地帶文潔去看,並說了立群很多好話。晚上,文潔和姜寧聊起男人出軌的事情,並說其立群最近和孟想老師的事情。立群替文潔寫的檢查起了作用,院裏讓文潔復職了,此事讓文潔感動。姜寧剛和馬科愉快的聊完天,無意接了馬科前妻的來電,又讓心情轉好姜寧醋意更濃,和馬科吵了起來,扔了馬科的電話。賀母的賣房計畫成功,立群去還了馬科的錢,順便問怎麽最近馬科沒回家。姜寧去公司找馬科,馬科正在請立群和添添吃飯,借此氣氣姜寧。

第28集

白阿姨被兒媳婦折磨的在家呆不下去,便去找賀母訴苦,在樓下凍了很久終于盼到賀母回家,回到賀母家和賀母沒說幾句就暈倒在沙發上,送去了醫院。馬科終于回家,但是被姜寧反鎖在門外,馬科隔著門說了肺腑之言,便離開了。文潔家立群看著孟老師的彩信約會邀請偷偷高興。白阿姨突然的過世對賀母的打擊很大,情緒一下子低落,和立眾夫婦發起了牢騷。立群興奮的準備著和孟老師的約會,文潔懷疑,立群說是同學聚會。第二天孟老師由于和老公的復合爽了約,立群正在失落中,卻被文潔無意的看到了去"參加同學聚會"立群在一家咖啡廳手捧鮮花獨自等待,文潔轉頭就走,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立群慌了手腳,忙出去追文潔,回到咖啡廳,馬科和姜寧也來了,幫助二人調解此事,文潔泣不成聲,立群啞口無言。

第29集

馬科和姜寧對立群和文潔輪流勸解,毫無好轉之意,愧疚至極的賀立群萬般無奈,向田文潔提出離婚的要求,文潔哭著跑了。賀母家,賀立眾邱東蘭二人還在聊關于白阿姨去世的事情,這時賀母突然大喊,要死在家裏。嚇得立眾一家三口驚慌不已。咖啡廳裏兩個婚姻遇到危機的男人賀立群,馬科在喝酒,在聊天,他們說的是之前發生的點點滴滴,一下子所有的事情都腦後涌了出來。賀立群家,兩個婚姻出現危機的女人田文潔,姜寧也在聊天,姜寧再勸文潔。文潔,賀立群各自回憶著二十年的幸福生活,甜言蜜語,點點滴滴。賀立眾一家三口陪著精神恍惚的賀母一宿沒睡。立群住在了學校的辦公室。馬科回家,姜寧正收拾東西要離開,兩個人聊起文潔和立群的事情,結果又聊回到自己身上,矛盾激化,兩個人直接去把結婚證換成了離婚證。姜寧找到文潔訴說她還是不相信婚姻,結果勾起文潔對何立群的美好回憶,越想越傷心,自責起來。

第30集

賀母出門,經過白阿姨家門口,樓下一群人又在議論人老了不能沒有存錢,讓賀母心情又復雜起來,去了銀行。賀母將一個信封交給了賀林保管,並讓賀林答應一定要等阿麼哪天沒有了,再把他拿出來,兩人抱頭痛哭。賀林對阿麼的舉動莫不著頭腦,給添添打了電話問添添姥姥去世前有什麽異常。立群給學生上完水冰課找到了獨自在酒吧喝酒的馬科,得知了馬科離婚的訊息,立群覺得一定要顛覆自己這我能的人生,馬科也支持立群的想法,還覺得要在金錢上支持他。溜冰場,立群經過溜冰場老板的再三誘惑下終于決定要和溜冰場老板合伙做買賣,教小孩打冰球。立眾發現最近家裏電話費非常多,查了以後才知道是賀母和立群家打的,便去找立群理論,兩人不歡而散。晚上立群打電話到立眾家,告訴立眾最近電話是賀林打給添添的,並讓立眾註意媽最近的情況還說賀母給了賀林一封信。立眾夫婦讓兒子交出那封信,開啟看到興業銀行密碼。兩人千辛萬苦通過密碼拿到了保險櫃裏的東西。在外代溜冰課立群被學校校長遇到,被校長批評並貼出大字報示眾,一氣之下,賀立群辭了職。

第31集

失業的立群跑到了馬科公司,告訴馬科他的宏圖志向,並向馬科借25萬塊錢,馬科聽到立群要經商替立群捏了把汗,希望立群再考慮考慮,盡管如此,還是把錢借給了立群。生意還算不錯的立眾,突然接到訊息,由于私自扣下貨物,被總公司摘牌兒。賀母要去立群家坐坐,賀立群和田文潔趕緊都回到家裏,準備晚飯。賀母的一番話讓立群家三口一頭霧水,覺得有事情了,文潔給了一套家裏鑰匙給賀母,此舉動讓立群感動不已。賀立眾夫婦正在自己飯館吃飯,一個學生進來向他們推銷羊肉,經過嘗試,他們決定從勤工儉學的學生這進這些低價精品羊肉。馬科體檢發現自己有腫瘤便找來文潔商量怎麽辦,讓文潔給找個最好的大夫。馬科來醫院復查,遇到姜寧躲了起來,姜寧告訴了文潔馬科躲著他,還埋怨馬科。馬科找來的律師立了遺囑,繼承人是姜寧。馬科進了手術室,遺囑的檔案被送到了姜寧手裏,姜寧真相大白。姜寧迅速趕到醫院手術室門口回憶起了和馬科的點點滴滴,和文潔抱在一起痛哭。

第32集

手術很成功,姜寧陪伴在馬科身邊,看著馬科姜寧心裏非常高興,在經歷了生與死以後和好如初。賀立眾飯館門口,羊肉到貨了,立眾驗了貨非常高興簽字驗收,小六子看著賀立眾露初的詭異的笑臉。文潔看著病情好轉的馬科,問起了賀立群的情況,馬科告訴文潔,立群現在冰場經營的不錯,情況特別好。文潔默默來到冰場,在遠處看著教溜冰課的賀立群,不自覺想起來這二十年的風風雨雨,微笑的流出了淚水,離開了。正在推銷自羊肉的賀立眾被老婆邱東蘭打斷,羊肉都是做過手腳的,賀立眾打了小六的電話,電話關機,這才知道被騙了。賀立群被要債的人纏住,才知道被溜冰場的合伙人騙了。他來到溜冰場,看著空空的溜冰場,所有學生和家長都來到他面前,要求賀立群退錢。賀立群答應一個禮拜還錢。路上,賀立群開著車又被一輛車莫名攔截,讓他三天內還錢,要不家人裏就有危險,賀立群也傻了眼。

第33集

賀立眾情急之下,來到馬科公司,找馬科,希望給個活幹,馬科給了他機會,讓他將一些小品推銷到幾個超市,如果能辦到,便可以代理。賀立群開著找著騙他的合伙人,想著當時說的多好多好,還有向馬科借錢的一幕幕場景,被趕出公寓,帶添添兜風等等等等。賀立群來到醫院找到田文潔,把給田母的墓地證交給了田文潔,轉身離去,來到馬科辦公室,將被騙的事情告訴馬科,馬科說出了事情的嚴重性,賀立群無奈的走了。在賀立眾的努力下終于有了效果,超市員工出于同情給了他經理家的地址,不曾想這家孩子竟然是弟弟賀立群的學生,有了這層關系,事情一下進展的很順利。賀立群回到家裏,找到文潔,說咱們馬上就辦離婚,說了很多肺腑之言,然後獨自離開了家。第二天,馬科告訴了文潔賀立群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文潔才知道,提出馬上離婚的賀立群是為了保護這個家。文潔找到了正在給人洗車打工的賀立群,決定和賀立群共同承擔。賀立眾千辛萬苦,終于談成了這筆生意,馬科也按照之前說的給了賀立眾代理權,賀立眾良心發現,決定要幫助弟弟賀立群。賀立群一家三口站在之前的大房子裏看著曾經向往的大房子,很坦然,他們覺得賣掉這個大房子,從頭再來。賀立眾辦了酒席,把家裏人請到一起,馬科和姜寧。所有人坐在一起團團圓圓,和和睦睦。

[以上資料參考 ]

演職員表

職員表

[以上資料參考 ]

角色介紹

人到中年

田文潔 | 陳沖

外科醫生,一手是美滿的家庭,一手是成功的事業,外表看似成功,然而內裏卻積壓著不少壓力。父母的贍養問題,子女的教育問題,巨額房貸問題,中年情感危機,事業與家庭的平衡問題,一切讓她既困擾又愧疚。[6]

人到中年

賀立群 | 馮遠征

田文潔的丈夫,一個普通的中學老師,上有老、下有小。他也向往著美好的生活,貸款買了新房子,是一個很老實的人,對生活沒有很高的要求。但是在家庭中,他比較弱勢,妻子的工作比他好。他又是一個老好人,誰都不想得罪。[7]

人到中年

邱東蘭 | 梁丹妮

邱東蘭是個四十五歲、潑辣會算計的中年婦女。雖是家中大嫂,但她卻沒有長者風範,生活中處處盯著小叔子賀立群一家有無便宜可佔。婆婆腿腳剛一出毛病,她便攛掇丈夫將婆婆送到小叔子家,自己霸佔了婆婆的房子;不討婆婆歡心的邱東蘭卻很是伶牙俐齒,每次都能把自己不合時宜的舉動說得合情合理,她的潑辣和得理不讓人也讓家裏人不敢招惹她。[8]

人到中年

姜寧 | 詠梅

是個高學歷、高收入、高品味的白領骨幹精英:她高修養、思想開放又不失傳統;追求時尚、小資情調濃重;尋找自己的Mr. right,她秉承"為婚姻看風水"信條,"閃婚""閃離"的另類婚姻出現在她身上也顯得那麽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9]

人到中年

馬科 | 劉金山

一個離異的單身男人,在高中時曾暗戀過田文潔,後來和他們夫婦成為鄰居之後,他從裏到外地羨慕兩口子安安穩穩的小日子,當田賀二人之間發生爭執的時候,他總是善意地在中間磨著稀泥,為了襯托賀立群的優秀,甚至不惜自貶,也因此成為了賀立群身邊的好兄弟和好朋友。[10]

音樂原聲

名稱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愛的心花于嘉萌、于人于嘉萌于嘉萌主題曲

[以上資料參考 ]

幕後花絮

1.該劇是陳沖從影多年來第二次出演的電視劇。該劇亦是丁霄漢的遺作。

2.由于常年生活在美國,陳沖對國內的演員並不是很了解。和馮遠征搭檔演夫妻,為了了解馮遠征的戲路陳沖特地托朋友從國內帶了很多馮遠征影視作品的光碟。

3.馮遠征稱電視劇《人到中年》最初是先相中了他的夫人梁丹妮,劇組有次和梁丹妮說這個戲的男主角不太好找,梁丹妮立刻就推薦了丈夫馮遠征。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
2009年08日29日北京衛視影視劇頻道
2009年10月09日沈陽影影片道
2009年11月25日山東電視台影影片道

劇集評價

《人到中年》把三代人該有的家庭紛爭都披露了出來,讓觀眾隨著鏡頭走進了家的氛圍中。每個觀眾幾乎都能在這樣一部生活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在這樣一部作品中找到強烈的生活與情感上的共鳴。(新浪評)

該劇細膩地展現了中年人的生活狀態。《人到中年》聚焦中年人負重前行的生活狀態,通過三對夫妻不同的生活,窺探著中年人生活的困惑、壓力、無奈,同時觸及了"閃婚""閃離" 等社會現實,讓觀眾心有戚戚,也給了面臨同樣困惑的人們一些生活指導。(新浪評)

大陸劇《人到中年》劇照大陸劇《人到中年》劇照

《人到中年》中三對夫婦的故事飽含著平凡中年人的辛酸苦辣。劇中有當今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縮影,他們所背負的巨大經濟壓力、對教育孩子的苦惱以及夫妻感情危機都被生動地勾勒出來。更值得關註的是,電視劇《人到中年》真實再現了中年人眼中的親情和愛情。而該劇主人公們的爭吵和煩惱背後,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中年人內心中對生命的感悟。(新浪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