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阿丁頓

亨利·阿丁頓

英國首相(1801~1804)。名醫之子,英國托利黨政治家。1801年繼小威廉·皮特為首相(兼財政大臣)。次年與拿破崙法國締結《亞眠和約》,因此而受到攻擊。1804年其首相職位為小皮特所接替。翌年重新入閣,任樞密院院長。1812~1821年任內政大臣,任內停業執行人身保護法(1817),鎮壓民眾運動,並一手製造了彼得盧廣場血案(1819)。

  • 中文名稱
    亨利·阿丁頓
  • 外文名稱
    Henry Addington
  • 別名
    第一代西德默斯子爵
  • 國籍
    英國
  • 出生地
    倫敦霍爾本
  • 出生日期
    1757年5月30日
  • 逝世日期
    1844年2月15日
  • 職業
    政治家
  • 主要成就
    英國首相兼財政大臣

​簡介

出生 1757年5月30日,倫敦霍爾本

亨利·阿丁頓亨利·阿丁頓

逝世 1844年2月15日,英格蘭薩裏郡列治文

政黨:托利黨

配偶:烏爾蘇拉·瑪麗·哈蒙德(Ursula Mary Hammond)、瑪麗·安妮·湯森閣下(Hon Mary Anne Townsend)

第一代西德默斯子爵亨利·阿丁頓(Henry Addington, 1st Viscount Sidmouth)1757年5月30日-1844年2月15日,醫生之子,英國托利黨政治家,下院議長、英國首相(1801-1804)。內政部長。這個可憐人的首相任期夾在小皮特的兩大任期之間,顯得十分單調和乏味。即使考慮到他本來也不過是個過渡人物,考慮到他是皮特的密友而且比皮特大兩歲。人們隻是說,他一定有一些天資和性格上的長處,否則不會被選為小皮特的傳人。

生平

醫生之子

阿丁頓的父親是安東尼·阿丁頓醫生。他在查塔姆伯爵威廉·皮特晚年曾經為他看過病,並且因為堅信葡萄酒是醫治痛風病的特效葯而出名。他也向患有同樣病的小皮特推薦了這種療法,但是效果不很理想。這位以上的兒子亨利于1751年5月30日出生在倫敦,先後在溫切斯特中學和牛津大學布雷斯諾斯學院讀書,畢業後在倫敦當律師,知道在議會迅速上升的小皮特說服他投身政界。

下院議長

阿丁頓1784年成為德維瑟斯選區的議員,當時他的朋友小威廉·皮特已經是首相。看來,阿丁頓正是這位新首相所需要的可信賴的同志。他可能不是傑出的演說家;的確是這樣,當小皮特把他推到前台輔助議會答辯時,他把這項工作弄得一團糟。但是,他是一些委員會的勤勤懇懇的成員,總是忙著在議會中爭取新的朋友;他也是研究議會程式的學者,人們公認他的見解即使不夠深刻也是很有道理的。總之,他正是適于擔任下院議長的人選。他在1789年真的當上了議長,小皮特之所以選擇他擔任此職,是因為看來他不會利用議長的職位作為晉升的踏腳石。

議長阿丁頓議長阿丁頓

這個選擇是得人心的,議長也是出色的。他的缺點是傲慢自大,講話單調乏味和完全沒有幽默感。他在談論玉米短缺問題時向下院議員大講了一通糠的益處,並慷慨激昂地談起了"熱量的減少,水分的溶解力合胃的碾磨作用。"毫無疑問,他對這些講話的引起的抑製不住的笑聲感到奇怪。在這類情況下,議員們很可能想起了阿丁頓的出身------"查塔姆勛爵的私人醫生的兒子,事實上是查塔姆家的隨從。" 然而,他擔任議長12年之久;在這期間,在這期間,他常常同首相私下交談,同他一起進餐,品嘗它的葡萄酒。

1801年,小皮特下了決心,如果國王不同意以解放天主教徒為部分代價換取同愛爾蘭的議會聯盟,他隻好另找一位新首相了。國王請求阿丁頓使小皮特看到"提出這個問題的危險。"小皮特不肯退讓,于是國王讓這位議長組織一個政府。

和平首相

阿丁頓要求國王物色一個更適合的人選。但是喬治三世不久前剛剛到鄉下去看望過阿丁頓,視察了這位議長統率的一個義勇軍騎兵部隊,因而斷定他正是能領導這個國家的人選,小皮特葉持完全相同的看法:其他任何人都是不能接受的。他保證"堅持不懈地"支持阿丁頓的政府。國王說:"阿丁頓,你拯救了我的國家!"他把裏士滿公園的一所房子給了這位新首相,並從自己的牧場選出七頭牛送給他。

阿丁頓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同法國媾和。這件事他辦的相當不錯,盡管他簽訂割讓馬爾他的協定遭到了猛烈的批評。(但是,事實證明,英國並沒有退出馬爾他,因此使拿破崙得到了抗議的借口。)

然而,阿丁頓必須同自己的一些弱點作鬥爭。他不善于演說,因此議員們不久就開始懷念一年前剛剛使他們厭倦的小皮特的口才。不能否認,他是個置身于趨炎附勢時代和貴族居于支配地位的議會中的中產階級。最後,他不能再指望小皮特的追隨者們不攻擊他。小皮特的年輕門徒中最傑出的人物喬治·坎寧首先不斷地批評和嘲笑了阿丁頓這個醫生的兒子,稱他是"寄人籬下的醫生,"說他住在"梅迪奇的別墅裏。

阿丁頓嘗試說服小皮特回到政府中來,但是沒有成功。小皮特隻肯作為首相回來。阿丁頓派小皮特的朋友梅爾維爾去探聽小皮特的想法。他帶回來的訊息說:"必須有一個公認的,在內閣中居支配地位、而且深得國王信任的名符其實的大臣,因為隻有這樣才不會出現角逐或分權現象。權利必須掌握在稱為首相的人手裏。"這樣,在1803年,在這個問題上最有發言權的那個人闡述了設立首相一職的必要性,于是首相的權利和職責確定下來。

1804年漫畫,小皮特拯救英國踢飛了阿丁頓1804年漫畫,小皮特拯救英國踢飛了阿丁頓

在和平尚能維持時,情況還不錯。阿丁頓在他的預算中把小皮特實行的"大膽專橫的"所得稅減了一半,公眾對這項措施相當滿意。但是,一向靠不住的和平在拿破崙出兵瑞士時遭到破壞。不久就清楚了,同阿瑟·尼維爾·張伯倫在1940年時一樣,阿丁頓不能提供國民所需要的鼓舞和領導。他在宣戰那天發表的演說比往常更加軟弱無力,而且對他來說倒酶的是,小皮特的演說十分出色,以至于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說:"如果德摩斯梯尼在場,他也會贊嘆不已。'格裏維認為,公眾對大臣們越來越沒有信心了,因為他們"作為普通人都是最軟弱,最低下的,更不要說是作為大臣們了。"

在內政部

由于小皮特和福克斯的聯合進攻,政府無法持久。這屆政府于1804年5月10日垮台,小皮特重現掌權了。阿丁頓成了西德默斯子爵,以後還有30年的政治生活。他沒有多久的時間來發泄對小皮特的不滿---他認為,小皮特留給了他一共過分沉重的負擔。因為1806年1月小皮特去世了。阿丁頓在威廉·溫德姆·格倫維爾的"賢良內閣"中當過很短一段時間的掌璽大臣,在斯賓塞·珀西瓦爾手下當過樞密大臣,最後在利物浦勛爵政府中擔任了10年的內政大臣。到1820年喬治四世繼位時,他已經在六屆政府中任職近三十年。坎寧說:"他像天花一樣,每個人一生都必定遇上一次。"

他在內政部的時期,發生了成為加圖結陰謀的驚人事件,陰謀集團企圖借進餐隻機謀害全體內閣成員。陰謀者不夠熟練,但他們的舉動自然會造成極大的驚恐。 在內政部,阿丁頓得到了新的令人不快的名聲。那是發生騷亂和失業的日子,人們對于法國革命的恐怖任然記憶猶新,所有守法的人都惶惶不安。在民怨沸騰的情況下,大臣們都很緊張。另一方面,人們自然認為,對付盧德運動的暴民的措施,彼得盧慘案、中止人身保護法的決定、新聞檢查和稱為六法案的措施都出自負責國內秩序的內政部。其結果是,阿丁頓和他的同時卡斯爾雷子爵一起被列入激進派的仇敵名單:兩隻尋找獵物的禿鷲,兩隻毒蠍藏身于一塊白石頭。他肯定認為這幅畫像不夠公正。他並非有意和任何人造成痛苦。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是個反動分子。

最後歲月

他在85歲去世時是一位忠厚、和善的老紳士。偶爾寫一些無害的詩歌,常常談論他所熟悉的名人。他結過兩次婚;1791年娶的第一個妻子厄休拉·瑪麗·哈德蒙給他生了六個孩子;他在60歲時娶的第二個妻子瑪麗·安·唐森帶給他一筆很可觀的財產。現在,如果還有人記得他。那是因為有這樣嘲笑他的詩句:以小皮特比之阿丁頓,猶如以倫敦比帕丁頓(帕丁頓是倫敦西部一個隻有14萬人的小區),這是命運殘酷的嘲弄,他使一位最普通的首相同一位偉大的首相形成了如此鮮明的對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