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述

亞述

亞述(Assyria)古代西亞奴隸製國家。位于底格裏斯河中遊。公元前三千年代中葉,屬于閃米特族的亞述人在此建立亞述爾城後逐漸形成貴族專製的奴隸製城邦

  • 中文名稱
    亞述
  • 外文名稱
    Assyria
  • 位于
    底格裏斯河中遊
  • 屬于
    閃米特族的亞述人

地理位置

亞述亞述

古代西亞奴隸製國家。位于底格裏斯河中遊。公元前三千年代中葉,屬于閃米特族的亞述人在此建立亞述爾城,後逐漸形成貴族專製的奴隸製城邦。公元前十九到前十八世紀發展成為王 國。版圖南及阿卡德,西達地中海。不久遭外族入侵,國勢削弱。公元前十五世紀復興,建立君主專製,向外擴張,北進亞美尼亞,以至黑海沿岸,西侵敘利亞和腓尼基,南至巴比倫。公元前十一世紀受外族進攻,再度衰落。公元前十世紀,又再興起。公元前八世紀中到前七世紀七十年代新亞述時期版圖北起烏拉爾圖,東南兼及埃蘭,西抵地中海岸,西南到埃及北界,建都尼尼微,形成西亞古代軍事強國。公元前七世紀中葉後,由于統治集團內訌和被征服地區人民反抗,國勢慚衰。公元前612年,為新巴比倫和米提亞聯軍滅亡。由于它的主神、首都和宗教聖城稱作阿淑爾而得名。境內農業發達,盛產各種金屬,且地當古代西亞各國主要商路之上,戰略地位十分重要,這對其以後發展為地跨亞非兩洲的奴隸製大帝國,具有重要意義。

國家概述

亞述(Assyria)是興起于美索不達米亞(即兩河流域,今伊拉克境內幼發拉底河

亞述亞述

格裏斯河之間)的奴隸製國家。公元前8世紀末,亞述逐步強大,先後征服了小亞細亞東部、敘利亞腓尼基巴勒斯坦巴比倫尼亞埃及等地。設都于尼尼微(一說阿淑爾)(今伊拉克摩蘇爾附近)。亞述人在兩河流域歷史上活動時間前後約有二千年。 亞述,由于它的主神、首都和宗教聖城稱作阿淑爾而得名。位于底格裏斯河中遊,新亞述時期版圖北起烏拉爾圖,東南兼及埃蘭,西抵地中海岸,西南到埃及北界。境內農業發達,盛產各種金屬,且地當古代西亞各國主要商路之上,戰略地位十分重要,這對其以後發展為地跨亞非兩洲的奴隸製大帝國,具有重要意義。

在兩河文明的幾千年歷史上,亞述可以說是歷史延續最完整的國家,歷史學家掌握有從大約公元前2000年開始到公元前605年連續的亞述國王名單(參見亞述君主列表)。雖然二千多年之間,亞述有時強大,有時衰落或淪為他國的屬地,但作為獨立的國家和相對獨立的地區的亞述,是一直存在的。直到公元前900前後,亞述國家突然空前強大,成為不可一世的亞述帝國,然後于公元前605年最終滅亡。而亞述國家隨之消失。

國家歷史

興起

亞述最早的居民是胡裏特人,後來閃米特人遷徙而至。兩個民族逐漸融合,

亞述亞述

成為亞述人。古亞述指底格裏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北部地區,東北靠扎格羅斯山,東南以小扎布河為界,西臨敘利亞草原。整個亞述是以亞述城為中心。 他們的後代是今日敘利亞人的始祖。

古亞述時期

作為亞述地區在兩河流域政治舞台上出現,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以前,那時亞述地區已經形成了一些城邦國家。 在埃卜拉(Elba)出土的泥版文中,埃卜拉國王Irkab-Damu(約公元前2450在位)曾宣稱自己打敗了馬裏城和亞述爾城的國王伊布盧裏爾(Iblul-Il)。相對于南部的蘇美爾人或者阿卡德人,亞述是比較落後的地區,阿卡德王國曾經征服亞述,給亞述帶來了先進的文明。公元前2006年獲得獨立,其語言為阿卡德語之亞述方言,文字為楔形文字

古亞述最高機構為阿淑爾城(首都)邦貴族長老會議。公務人員有一年一任的號裏木的名年官(即以其名名其任職之年),管理財政經濟,由抽簽選出。土地為公社所有,定期分配給大家族使用,很少買賣。奴隸較少,社會主要勞動者為承擔公社義務的自由民。中介貿易具有重要意義,部分貴族和商人從事商業和高利貸活動而致富。約公元前2000~前1000年,奴隸製大地產逐漸形成。

烏爾第三王朝滅亡後,兩河流域諸國爭霸,亞述亦是其中之一,亞述國王沙姆希·阿達德一世曾經非常強大,征服不少地區,襲用阿卡德國王的稱號,自稱“天下之王”,然而,隨著巴比倫第一王朝王國的出現,亞述人第一次稱霸的野心被摧毀。此後,亞述地區是巴比倫第一王朝治下一個半獨立的地區。

新亞述時期(亞述帝國時期)

公元前10世紀,亞述進入鐵器時代。鐵器的使用,生產力的提高,為其長期對

亞述亞述

外戰爭提供了充足的兵源和給養。征戰初期以掠奪為目的,以極度凶殘為特色。 自亞述納西拔二世(前883~前859在位)後,亞述遭到被征服地區人民強烈反抗。與烏拉爾圖王國的戰爭也屢遭失敗,許多被征服地區重獲獨立。自沙爾馬內塞爾三世(前858~前824在位)以後,由于經濟衰落、對外戰爭失敗和統治階級內訌,亞述進入危機時期。

約公元前900以後,亞述國家第三次崛起。而且這次崛起,遠比以前影響要大得多,並且建立了歷史上著名的亞述帝國。

亞述帝國興起時,古埃及已經開始衰敗,而兩河流域以及小亞細亞諸強國或者滅亡或者分裂。與此同時,亞述人從赫梯人那裏引進了煉鐵技術,從而大大增強了戰鬥力,建立了一支當時世界上兵種最齊全(包括戰車兵、騎兵、重裝步兵、輕裝步兵、攻城兵、工兵等)、裝備最精良(如當時最強大的攻城武器“投石機”和“攻城錘”)的軍隊。

公元前745年—前727年,亞述國王提革拉·毗列色在位,實行一系列改革,以鞏固中央集權、提高部隊戰鬥力、加強對被征服地區的統治和剝削。改革後重新開始大規模擴張。強大的亞述軍隊擊敗了其勁敵烏拉爾圖,並征服了整個敘ki/%E5%B7%B4%E6%AF%94%E5%80%AB" class=innerlink>巴比倫,進入了全盛時期。此時亞述從中央到地方,已建立起龐大的官僚製度,變為地跨亞、非兩洲的奴隸製大帝國。

亞述人是殘忍的侵略者,他們通過血淋淋的戰爭,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帝國。當新征服一個地區後,他們對當地的新臣民是非常殘酷的。他們的已佔領的土地上樹起碑柱,在碑上刻畫,以炫耀他們充滿血腥的勝利,同時提醒當地居民如果反抗他們的統治,將會產生的嚴重的後果。由于亞述人在戰爭中的行為異常殘暴,猶太人將亞述首都尼尼微稱為“血腥的獅穴”。

鼎盛

公元前722年,薩爾貢二世登基。他原為下級軍官,後因戰功累累得到提升。在他統

亞述亞述

治時期,亞述打敗了以色列埃及,並鎮壓了埃及支持的敘利亞人和腓尼基人的起義。這時亞述帝國進入了鼎盛時期。 辛那赫裏布公元前704年—前681年在位,是薩爾貢二世的長子。他力圖擴張父王的戰果。史稱,他攻克了89座城鎮、820個鄉村,俘獲了7千餘匹馬、11萬頭驢、8萬頭牛、80萬隻羊以及21萬名俘虜

他在位期間,興建了著名的“蓋世無雙皇宮”。其邊長近200米,包括兩座大殿、一幢橢圓形建築物以及一個植物園和一座涼亭。王宮內的浮雕長達3000米,現藏大英博物館

辛那赫裏布之後,伊薩爾哈東(公元前680—前669年在位)成為國王。他在位期間,亞述帝國達到其頂峰。公元前671年,伊薩爾哈東遠征埃及,攻克孟斐斯城。

衰亡

伊薩爾哈東之後繼位的就是赫赫有名的亞述巴尼拔。他興建了巨大豪華的亞述巴尼拔王宮,但他對世界文明史的貢獻在于宮中設定的泥版圖書館。該圖書館收集了當時亞述人所知的全世界各地的書籍,藏有無數楔形文字的泥版,內容包括語言歷史文學宗教醫學天文等各方面的知識,是研究當時歷史寶貴的資料。

公元前612年,新崛起的鄰國新巴比倫王國聯合伊朗高原的米底人攻陷了亞述首都尼尼微。公元前605年,巴比倫

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清掃了亞述的殘部。自此曾在歷史上稱霸一時的亞述帝國徹底滅亡。

亞述衰落有著深刻的歷史原因。首先,亞述是靠武力和軍事建立起來的龐大帝國,很多邊遠地區無法有效統治;其次,亞述人的殘暴統治也激起了被征服民族的反抗;最後,王室內部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也直接導致了帝國衰亡。

國家發展

亞述帝國是世界史上第一個可以稱得起“軍事帝國”的國家。帝國的歷代諸王幾

亞述亞述

乎都是在不斷擴張征伐中度過的,而且其軍事發展的完備堪稱是古代世界最發達的。亞述位于兩河流域北部,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有屬操塞姆語的亞述人以底格裏斯河兩岸的亞述城為中心建立的城邦。當薩爾貢、漢謨拉比強盛時曾表示臣服,但始終保持半獨立地位。隻有在兩河流域南部的強大王權衰微之後,亞述才恢復獨立,自謀發展。

古代亞述的歷史從蘇美爾時期,到亞述帝國連續2000餘年,一般分為古亞述、中亞述和帝國3個階段。古亞述(公元前2000—前1600年)從塞姆人北上定居立國開始,到阿卡德時期,王權才漸強大。到國王沙馬什阿達德一世時(公元前1815—前1783年)開始向外擴張,埃什努那、馬裏皆表示臣服,漢謨拉比在位初年亦曾向亞述表示歸順。但不久亞述被漢謨拉比擊敗,長期偏于兩河北部一隅。中亞述時期(公元前1500—前900年),在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一世時(公元前1114—前1076年)曾頗為強盛,後來又遭亞美尼亞人侵擾,國勢轉衰。直到公元前9世紀初,從亞述納西爾帕二世(公元前883—前859年)開始,亞述才以兩河強國雄姿向帝國跨越。納西爾帕二世率軍曾經藉助吹滿氣的皮囊筏子渡過幼發拉底河進入卡爾赫米什城。其國王桑卡拉繳納了大量貢賦,包括250塔蘭特(1塔蘭特=26.19公斤)的鐵,這表明亞述已進入鐵器時代。鐵的廣泛使用,在軍事上尤為重要,亞述軍隊就是以鐵製武器裝備,又有戰車和騎兵,成為兩河勁旅,所向披靡。

浮雕表明,納西爾帕二世時期亞述出現了攻城器械破城錘。破城錘的設計多種多樣,錘身是根大木梁,頭部包以金屬皮。破城錘罩以用柳條、木材或獸皮製成的構架,藉以保護操作者,破城錘分固定和帶輪可移動的兩種。

為了防止敵人火燒破城錘,要備水預防,或在錘前面掛一塊不易燃燒的幔帳。一幅浮雕上還刻有敵人用鏈環套住錘頭,然後將其吊起的辦法,亞述人以鉤子把鏈環鉤住相抗。破城錘一般

亞述亞述

是吊在器械的鏈子上,由士兵搖動,從地面上直撞城牆。有時還在城牆外側堆起很高的土墩,然後把破城錘推到土墩上向前撞擊城堡上部。古希臘人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就曾利用過堆土墩,用破城錘攻城。

到國王沙爾馬納塞爾三世(公元前858—前824年)時代,他曾多次遠征烏拉爾圖,也曾西征敘利亞,佔領了其首都大馬士革。大馬士革處于從美索不達米亞到腓尼基的各沿海城市和從小亞細亞到阿拉伯腹地的商路交叉點上,因而佔領大馬士革,對亞述的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沙爾馬納塞爾三世還從大馬上革掠奪了大量的鐵,多達5000塔蘭特。大馬士革的鐵是從小亞輸入的,但鐵製品是由在地的匠人製造的。亞述人也從最初的掠奪和輸入鐵,到自己開採並冶煉鐵礦,其冶金匠人所製造的鐵製品質量很高,保證了亞述軍隊的先進性。大約從公元前9—前8世紀開始,亞述軍隊就已逐漸用鐵製的兵器和盔甲武裝起來,這是亞述軍隊裝備上的重大變革。

①亞述軍事的新發展。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死後,其子繼位不到5年,即被另一軍事將領取而代之,進入薩爾貢二世時代(公元前721—前705年)。

從此亞述帝國進入帝國最後一個也是最強大的王朝——薩爾貢王朝。主要包括薩爾貢二世、辛那赫裏布、阿薩爾哈東及阿述爾巴尼拔四王。

從薩爾貢二世時起,亞述的騎兵和步兵有了重大發展。以後,亞述人發明了馬鞍,騎兵沖擊力大大增強,戰車兵的重要地位逐漸被騎兵代替,戰車最後隻有國王乘用。

這時的馬鞍實際隻是一塊簡單的布或皮革,被剪成方形。在馬的腹部兜上一條腹帶,把馬鞍固著在馬背上。馬鞍的發明。可以使騎兵在馬背上更加活動自由,從而不再需要伙伴的幫助就可以獨立作戰了,但這時還沒有馬鐙。

騎兵分兩部分,弓箭手騎兵和矛手騎兵。騎兵的服裝衣著也有了很大變化。騎

亞述亞述

兵全身穿著緊身衣,腰部以下放寬成短裙,後身比前襟要長點。腰部扎一寬腰帶。隻有從肩部稍下部位開始的兩臂露在外面,以便于靈活操作兵器作戰。騎兵下身穿緊身馬褲,外著以用紐帶束緊的靴子或護脛,一般下達膝部。到辛那赫裏布時代還出現了穿有盔甲、皮或氈的褲子以及高護脛或長統靴的騎兵的浮雕畫面。

矛手騎兵手持長矛,矛頭尖小。持矛時,手握矛柄,尖端下斜。與敵對陣時,順手上提,矛尖則上斜對著敵人。弓箭手騎兵配備有圓弧形或角形的弓,長不過4英尺,箭桿不到3英尺。這兩類騎兵都在身體左側斜佩著短劍。但有時矛手騎兵也備有弓箭,一旦長矛折斷或喪失時用弓箭與敵作戰。此時的騎兵由于有了馬鞍,在作戰時,矛手左手持韁,右手持矛作戰;弓箭手則把馬韁放在馬頸上,在馬上雙手自由張弓射箭。這樣就使騎兵有了極大的沖殺力,而且不像戰車兵那樣不能適于復雜地形作戰,因此騎兵在亞述的兵種中逐漸成為位居第一位的兵種。

薩爾貢二世曾經對步兵進行了重大改革。他把步兵分成矛手和弓箭手兩大類,進行專職訓練。在他之前的劍手,這時隻充任國王衛兵。弓箭手又被分為輕弓箭手、次重弓箭手和重弓箭手三類。輕弓箭手束輕裝,不戴頭盔,隻纏束發帶,整個上半身除了掛箭筒的橫帶外,全部裸露在外。下著至膝上部的緊身短褲。他們通常沒有伙伴協助,也不拿盾牌,主要進行立射和跪射。次重弓箭手的裝備介于輕重弓箭手之間,配備有鎖子甲、頭盔和便鞋。鎖子甲可下達膝部。主要採取跪射姿勢,有伙伴持盾跪著掩護。重弓箭手裝備精良,身著長袍,達于腳面。外面再套以鎖子甲,達于腰部。頭戴尖頂盔,腳著便鞋。射箭姿勢主要為立射。其伙伴把一人高的大盾牌立于地上,站在其身後持盾牌保護。重弓箭手尤其在攻城戰中發揮重大作用。矛手,頭戴鳥冠式頭盔,身穿至膝長衣,但外部不罩鎖子甲。右手持矛,左手持圓形盾,與敵展開肉搏戰和攻城戰。

②薩爾貢二世的擴張。薩爾貢二世(公元前721—前705年在位),並非

亞述亞述

王族出身,也非前國王的“合法”繼承人。他在政變中奪權上台,首先穩定亞述的內部局勢,緩和了國內矛盾。此後,薩爾貢二世便開始鎮壓被征服地區人民的起義,繼續向外發動侵略戰爭,他的征服戰爭主要是對南面的巴比倫,西面的敘利亞巴勒斯坦和北面的烏拉爾圖展開的。

當時巴比倫的人民不堪忍受亞述的吞並,梅羅達克·巴拉丹率領的迦勒底人驍勇善戰,以海濱葦塘沼澤地為根據地,和東邊的埃蘭人聯合,成為帝國心腹之患。而埃蘭擁有伊朗和中亞廣大地區,兵強馬壯,也是難對付的角色。就在薩爾貢二世即位第一年,巴比倫就在梅羅達克·巴拉丹領導下宣布獨立。

薩爾貢二世立即出兵征討,但在巴比倫一時並未得逞,巴比倫問題還需在以後時機成熟時解決。同年,即公元前721年,西部又發生叛亂,薩爾貢二世隻好暫時撇開巴比倫,揮師西向,迅速滅亡了以色列國,攻下了其都城撒馬利亞。次年,他又平定大馬士革和南方的拉庇胡城叛亂。

薩爾貢二世鎮壓了西方叛亂後,集中精力對付北方的強有力的對手烏拉爾圖。他也採用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圍攻大馬士革的包抄戰略,先征服烏拉爾圖的同盟者亞述東部的山地人民,再于公元前714年,大舉進攻烏拉爾圖攻入其聖城穆薩西爾,擄走了神像,烏拉爾圖遭到了重大失敗。

到公元前710年,敘利亞、巴勒斯坦和東方扎格羅斯山區大部分在亞述統治之

亞述亞述

下,米底處于依附地位,烏拉爾圖也受重創,元氣大傷,埃蘭內部出現騷亂,無暇外顧亞述進攻巴比倫的時機已經成熟,但薩爾貢二世遭到梅羅達克·巴拉丹率領的巴比倫人和移居巴比倫各部落的頑強抵抗,直到公元前709年,巴比倫才被攻陷。

③辛那赫裏布的武功。到辛那赫裏布時代(公元前704—前681年),亞述的步兵在裝備和組織方面又有重大發展。他把弓箭手分為四類,即重裝弓箭手、次重裝弓箭手、輕裝弓箭手和最輕裝弓箭手。他們都與薩爾貢二世時期的弓箭手不同。重裝弓箭手身穿緊身衣,外罩長至腰部的鎧甲,頭帶尖頂頭盔,下著緊身褲,他由1名或2名著同樣服裝的伙伴伴隨,持巨大的柳條盾掩護他射箭。次重裝弓箭手的服裝隻是略有變化,緊身衣在一側開口,下身著短裙,雙腿裸露。戰鬥時一般兩人一組,沒有盾牌掩護,同時放箭射擊。

輕裝弓箭手不帶頭盔,頭部圍以寬寬的束發帶。身著緊身衣,衣服上有兩條寬頻把衣服束緊分別挎在左肩和右肩上。腰扎寬頻,下著短裙。最輕裝弓箭手頭束發帶,身著條紋緊身衣,衣服前襟短後襟長,從頸部直達膝部,腰扎腰帶。他們難得佩帶劍,隻是身掛箭筒,是“真正”的弓箭手。辛那赫裏布時代的矛手分為重裝矛手和輕裝矛手兩種。重裝矛手頭戴尖頂頭盔,鎧甲長至腰部,並覆蓋住雙臂上部,上身著緊身衣,有一側開口;下身著緊身褲,外罩短裙,還有護脛。他們攜帶金屬製凸面大盾,幾乎可以把整個身體掩蓋起來。長矛比身體略短一點,還在身體右側佩有短劍。重裝矛手人數較少,通常充當國王的衛兵。

輕裝矛手的裝備同矛薩爾貢二世時的長矛手幾乎相同。頭戴鳥冠式頭盔,身穿樸素緊身衣,腰扎寬頻,使用圓形柳條盾。但辛那赫裏布時代的輕裝矛手通常穿著褲子和護脛,手持半圓形

亞述亞述

的凸面柳條盾,而不是圓盾,因而又與薩爾貢二世時期的長矛手有所不同。辛那赫裏布還在工兵和投石手部隊方面的建設上有所進展。工兵部隊真正完完全全地獨立出現在戰爭場面的浮雕中。工兵工作時一般兩人一組,配合行動。所著服裝同重裝矛手相同,隻是手持的不是長矛,而是雙頭斧或手斧。投石手部隊主要利用投石器進行投石攻城工作,他們在攻城時頗具威力。

辛那赫裏布在公元前704年登上王位後,窺測時機企圖重返巴比倫的梅羅達克·巴拉丹在盟國埃蘭的支持下,回到巴比倫,宣布巴比倫恢復獨立。辛那赫裏布絕不容忍迦勒底人和埃蘭控製巴比倫,于是親率大軍,直撲巴比倫。埃蘭分兵一部駐守巴比倫東部屏障庫塔城,把主力部隊及迦勒底、阿拉美亞和阿拉伯等國聯軍布置在東南古城基什,這樣便對進攻巴比倫的亞述軍形成了南北夾擊的鉗形陣勢。辛那赫裏布識破了這一意圖,派精悍部隊一支奔往基什,阻敵主力北上,自己率軍棄巴比倫而不顧,猛攻庫塔,全殲守軍。然後他火速南下基什,增援正在平原上苦戰數倍于己的、即將瓦解的阻擊部隊。一場搏殺,聯軍敗北,亞述軍攻入巴比倫城。巴比倫三度歸屬亞述。

接著在公元前701年,辛那赫裏布又揮師西向,去鎮壓巴勒斯坦和腓尼基的叛亂。公元前700年,辛那赫裏布率軍來到西方時,敘利亞和巴勒斯坦各國國王們聞風而降,隻有猶太國王希西家憑借其強大實力和埃及作後援,決意要與亞述周旋到底。

辛那赫裏布再次採用迂回戰術,先佔猶太的側翼阿什克龍城,擊潰遠來的埃及援兵,再攻佔埃克隆,然後兵分數路圍攻耶路撒冷。這時亞述軍內發生瘟疫,于是和猶太停戰,保全了耶路撒冷。

當辛那赫裏布在西方作戰時,迦勒底人又發動叛亂。為了徹底消滅迦勒底的力量,辛那赫裏布于公元前694年決心遠征在埃蘭的梅羅達克·巴拉丹的餘部。亞述戰士在海軍的配合下,攻佔了

亞述亞述

一些迦勒底殖民點和埃蘭城鎮。可是埃蘭國王哈魯蘇卻率軍攻入了巴比倫。不久,埃蘭發生內亂,辛那赫裏布乘機出兵侵入埃蘭。但頑強的埃蘭人卻聯合阿拉美亞人、迦勒底人和亞述東方的3個行省,組成反亞述聯軍,在公元前691年向亞述殺來。辛那赫裏布率軍在哈魯城迎戰。

銘文以自述形式對辛那赫裏布在哈魯大戰中的行動描述說:敵人“像一群群遮天蔽地的蝗蟲”,“他們腳踏起的塵土,像暴風雨之前的蔽開濃雲”。“我身穿戰袍,戴著王盔——這是我軍勝利的標志;我憤怒地乘著我的戰車,把敵人紛紛撞倒。我一手握阿述爾神給我的弓,一手持尖銳的長矛,高聲大呼,如春雷滾滾。我像雷神一樣咆哮著,怒吼著,抵擋住敵人的攻勢,成功地包圍了敵人。埃蘭軍的‘圖爾坦’(軍隊司令官的稱號——作者)和其他的貴族身佩金劍,手戴閃閃發光的金鐲,我急速殺死他們,像割繩子般砍斷他們的喉嚨和手臂。”銘文聲稱亞述殺傷敵軍150000人。但亞述也傷亡慘重。亞述人未能奪取巴比倫,隻好退軍尼尼微稍作休整。公元前689年,埃蘭發生內亂,辛那赫裏布又乘機攻打巴比倫,亞述第4次佔領巴比倫。

公元前681年,辛那赫裏布被殺死,其子阿薩爾哈東繼承王位,對內實行懷柔統治政策,對外又戰勝米底和埃及等國,使帝國版圖又有擴大。

④帝國的極盛與滅亡。公元前669年,阿薩爾哈東在遠征埃及的途中病死,其子阿述爾巴尼拔(公元前668—前631年)即位。到阿述爾巴尼拔時期,步兵又有新的變化。弓箭手和長矛手都各自

亞述亞述

分類,即輕裝的和重裝的。輕裝弓箭手如同辛那赫裏布時期的輕裝弓箭手,頭束發帶,樸素的緊身衣,寬腰帶和短裙。所不同的隻是他們沒有遮身的垂飾和便鞋。重裝弓箭手也類似于辛那赫裏布時期的重裝弓箭手。長矛手唯一的新裝備是盾。舊式的凸面橢圓盾較少使用,多半使用一種底部平直而頂部呈圓形的盾。輕裝矛手使用同種樣式的盾,隻是不是金屬盾,而是柳條盾。步兵到這時除了長矛手和弓箭手以外,還出現了投擲手、錘矛手和戰斧手。錘矛手和戰斧手的服裝同重裝矛手的服裝完全相同,說明他們已是步兵中的主要兵類。

阿述爾巴尼拔繼承父志,率軍遠征埃及,直搗底比斯城,大肆掠搶並毀滅了這座城市。但到公元前655年,埃及又擺脫亞述控製而獲得獨立。這時亞述盡全力打擊最後一個也是最頑強的敵人埃蘭。幾經征伐,阿述爾巴尼拔終于在公元前639年攻陷埃蘭首都蘇撒,平定了埃蘭全境。至此,亞述帝國達到最大的版圖。擁有西亞全境並暫時佔領埃及,東臨伊朗高原,西抵地中海濱,北達高加索,南接尼羅河,這是世界古代史上空前的大帝國。

但是亞述帝國是建立在軍事征服的基礎上,因而是不穩定的、暫時的。亞述帝國達于極盛之時,同時又是其強弩之末之時。各被征服地區的反亞述鬥爭正積蓄力量準備再起,埃及首先恢復獨立,小亞細亞興起呂底亞王國,尤其是伊朗高原出現了米底人新國家,連續4次反抗亞述的巴比倫迦勒底人也逐漸恢復其實力。因此,阿述爾巴尼拔死後不久,米底人和迦勒底人聯合進攻亞述,帝國急劇衰落。迦勒底人乘機建立巴比倫第六王朝,恢復獨立,並聯合米底人于公元前614年攻克亞述古都亞述,公元前612年奪取亞述新都尼尼微,亞述帝國就此滅亡了,亞述被並入了新巴比倫王國的版圖。

⑤亞述人的軍事特點。亞述帝國歷代諸王都積極奉行窮兵黷武的對外侵略擴張

亞述亞述

的政策,年復一年,無休止地對其周鄰諸國用兵。對亞述統治者來說,打仗就是一切。因此在長期的戰爭中,亞述人形成了自己的軍事特點。奉行侵略擴張政策的亞述,作戰大都採取強大的、閃電式的進攻戰術,快速和突擊成了亞述人軍事戰術的主要內容。亞述軍隊進軍神速,根本不給敵人以戰鬥準備時間,總是竭力進攻,在敵人尚未醒悟的時候,就以果斷、迅猛和突擊結束戰鬥。

在軍事組織上,到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時代,亞述人已放棄了過去的混亂無章的群體作戰,而代之以戰車兵、騎兵、步兵等主力部隊和工兵、輜重兵等輔助部隊協同作戰。協同作戰在舉行龐大的軍事行動中非常重要。亞述軍事發展到辛那赫裏布時代,亞述已開始採用多兵種的密集方陣。在方陣中充分發揮各兵種的作用,裝備最好的部隊布置在前方,以增加進攻的銳勢,把弱兵和沒有完善護衛裝備的部隊部署在後方。方陣不僅在亞述,而且以後在波斯、希臘羅馬的戰爭中都發揮了巨大的功能。

亞述人非常重視軍隊的衣甲武器裝備和工兵、攻城器械的作用。亞述人用兵神速,經常採用閃電戰,這就要求將帥的果斷、士兵的勇敢和衣甲兵器的優良。亞述的常備軍被配備以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鐵製兵器,衣甲也多種多樣,適合任何情形對敵作戰。亞述軍隊之所以所向無敵,與其擁有完善的兵器衣甲裝備有關。尤其值得註意的是,亞述人在建設兵種和衣甲裝備時,多從進攻方面考慮。亞述人建立輜重兵和工兵較早,這是為了適應長年對外戰爭對工兵開路、輜重兵運輸的需要。攻城器械的發達,也是為了能適應攻打敵人城堡的需要。在亞述人的壁畫上,亞述攻城作戰的場面上隻有屬于敵人的雄偉高大的城堡,而不表現自己的,因為亞述人很少重視城防建設,亞述人所想的隻有進攻,沒有準備守城挨打。

亞述人還特別重視野戰營壘和驛道的建設。野戰營壘是臨時性的兵營和堡壘,對亞述軍隊野戰的勝利起重要的保障作用。亞述野戰營壘是後來羅馬野戰營壘的原型。亞述人隻修築臨時性野戰營壘,而很少去修建堅固的城堡,這是基于亞述人要對外擴張隻有實行進攻的軍事思想。但是野戰營壘設計得很

亞述亞述

巧妙,建築牢固。營壘的外緣是橢圓形的圍牆,圍牆的下半部像是用磚砌成,上半部是柵欄。在圍牆的一定間隔內修有監視敵人和意外緊急時防御用的塔樓和雉堞。在圍牆內撐有成排的帳篷。國王的帳篷要稍大一些,並帶有裝飾。帳篷的設計很特殊。中間露天,兩端有半圓形的屋頂覆蓋著。修築野戰營壘由工兵承擔,一旦軍隊撤離,一切設備當即拆除。

亞述人建設驛道,是適應迅速調兵遣將、傳達命令的需要。波斯帝國的驛道製度就是在亞述驛道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擴大的。在亞述,驛道縱橫交錯,十分發達。特別應該註意的是,在亞述有用石塊和磚鋪砌的寬闊道路,若幹路段甚至還鋪上了瀝青,這在世界上還是首創。在驛道的路旁,每隔20公裏建有一個驛站和一眼井。在驛站裏,國王的急使換乘馬匹,不停地把國王的公文從尼尼微送往亞述帝國的各個地區。亞述人還在驛站設定官吏,負責檢查道路的安全,保障使節和信件的往來。驛道的修築和驛站的設定,不僅為軍隊的調遷、輜重的運輸和行政聯系提供了方便,而且也為帝國內從事商業貿易活動提供了便利。

帝國戰爭

①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的軍事改革。公元前745年,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首先選擇弱敵進攻,向南進軍,很快戰勝西帕爾的阿拉米亞人。接著又揮師東進,征服了尼普爾一帶。翌年,他又發動對東方和東南方的遠征,接著揮師南下,直到埃蘭的北部邊境。公元前743年他又調集了亞述軍隊的全部主力,與敘利亞展開了戰鬥。在康馬甘地區,以阿巴德為盟主的北敘利亞各國軍隊以及烏拉爾圖國王薩爾杜裏二世

亞述亞述

率領的大軍為一方,以亞述軍隊為一方,展開了決戰。北敘利亞和烏拉爾圖的軍隊很快戰敗。當薩爾杜裏二世的兵營將受到包圍時,他竟然丟下全部兵營和他的御用戰車,倉促騎一匹快馬惶而逃之。但是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沒有乘勝命令軍隊北擊烏拉爾圖王國,而是在公元前742年,兵鋒轉向西南,包圍了阿巴德城。堅固的阿巴德城直到公元前740年才被攻克。直到公元前735年,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才揮師突入烏拉爾圖。薩爾杜裏二世在一次戰敗後,決定退守首都吐施帕。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包圍並進攻這座城市很久,都沒有攻陷。但是烏拉爾圖王國受到這次打擊以後,隻剩下一座孤城,國勢衰微,再也無力與亞述抗衡。這時,大馬士革國王列村和以色列國王比加結成聯盟,趁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忙于東方和北方戰事,在西方成為反對亞述的主力。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決定摧毀大馬士革。他實行迂回南下包抄大馬士革的戰略,先派兵沿地中海南下佔領阿斯卡隆和加沙,封鎖埃及邊境,迫使追隨列村和比加的以東、摩押、亞捫等地區臣服。公元前733年,以色列國王比加被本國貴族所殺,以色列歸順了亞述。這樣,大馬士革王國的同盟者已全部被剪除,亞述從北、西、南三面包圍了它。

公元前733年,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身穿皇袍,頭戴王冠,宦官在其身後高舉傘蓋,乘坐于有馭者為其駕馭的戰車上,後隨保護他的侍從和衛隊,親率大軍進攻大馬士革。當時,列村處于劣勢,亞述的步兵、騎兵都比他多一倍以上。亞述調到前線的戰車有5000輛,列村隻有2000輛。亞述工兵吹脹皮囊,上鋪木板製成浮橋,讓步兵、騎兵,戰車兵迅速渡過弗爾發爾河,直趨大馬士革城下。列村在近郊平原上應戰。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親自指揮這次戰鬥。亞述的每一戰鬥兵團的兵力配置和佇列如下:5輛戰車在最前面,緊跟的是15名騎兵,隨後是25名重裝步兵,最後是50名輕裝步兵。戰鬥開始後,雙方的戰車和騎兵互相沖擊,大馬士革漸感不敵,開始退卻。大馬士革的弓箭手立即射擊亞述的追兵。亞述方面則命令騎兵和戰車兵讓路,步兵沖了上去。步兵頭戴尖頂頭盔,分別執金屬製凸形圓盾和柳條盾,射來的箭支失去了效力。大馬士革軍戰敗。

亞述亞述

列村隻好退守大馬士革城。

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下令圍城,命令砍掉城郊樹林,築起柵欄,像“把鳥關在籠子裏”一樣嚴密圈住敵軍。列村依杖糧足兵器多,固守城池。亞述圍城達一年之久。公元前732年,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命令工兵製造破城錘,利用破城錘撞擊城牆,一處塔樓和城牆崩塌,亞述士兵攻入城內。雙方在大馬士革城內展開了街巷戰,時間持續一周,大馬士革軍隊才被殲滅。列村也被俘處死。大馬士革王國滅亡了,整個南敘利亞被征服。繼征服大馬士革後,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率軍南征巴比倫王國。公元前729年,巴比倫以同亞述結盟和合並的形式並入亞述帝國。至此,亞述帝國的版圖空前擴大,東達伊朗高原西部,西到地中海邊,南到波斯灣,北到兩河流域上遊,龐大的亞述帝國開始走向極盛。

②各兵種協同作戰。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建立常備軍後,常備軍成為亞述國家的主要支柱,被稱為“王業的樞紐”。除了常備軍外,亞述還設立了近衛隊,專職保護國王。從此,亞述的常備軍分為主力部隊和輔助部隊。主力部隊由步兵(分為重裝和輕裝兩類)、騎兵和戰車兵組成;輔助部隊則主要由工兵和輜重兵組成。戰車兵是最富有特權的兵種,由顯貴高官子弟組成。亞述的戰車兵非常勇猛,常常使敵人聞風喪膽,在作戰中屢顯威力。騎兵是亞述在世界上最先開始大規模使用的兵種,特別在追擊敵人時起重要作用。後來,隨著軍事的發展,騎兵的作用日益重要,已明顯超過了戰車兵。在亞述軍隊中人數最多的當屬步兵。步兵分為重裝和輕裝兩種。在步兵的編製中弓箭手居多。亞述的弓箭手以箭法準確著稱于世,在攻擊戰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亞述軍隊中還第一次出現了輔助部隊。工兵主要從事修築道路,建築普通的橋梁、浮橋、營壘以及建造攻城器械。輜重兵則擔任繁重的運輸軍隊給養任務,他們用馱畜、大車運糧草、兵器,在水路則用木船或皮筏支撐的木筏進行運輸。亞述軍隊一般由國王親自率領出征,下設百人長、五十人長、十人長指揮的支隊。

亞述亞述

閃電戰和突襲是亞述人常用的戰術。亞述軍隊進軍神速,一般盡量不給敵人以戰鬥準備時間,在敵人未醒悟時,利用強攻或計攻結束戰鬥,真應了“兵貴神速”那句古話。在長期的作戰征伐中,亞述軍隊形成了自己的軍製特點:以完全用鐵製兵器武裝起來的常備軍為基礎,戰車兵、騎兵、步兵、工兵和輜重兵等各兵種全面發展,協同作戰,註重戰鬥兵團內部各兵種兵員的合理配置,充分發揮各兵種的功能和作用。

③戰車兵。戰車兵在古代世界是最受尊重的兵種。在亞述,國王出征總是乘著戰車並在戰車上作戰。伴隨國王的高官顯宦也乘戰車作戰,而下級官吏或平民隻能充任騎兵和步兵。最早使用戰車的國家可能是蘇美爾的烏爾城邦,公元前27世紀的烏爾軍旗上就雕有蘇美爾人乘戰車作戰的場面。但沖擊力較強的馬拉戰車大概是從赫梯人和希克索斯人開始的。赫梯人很早就削木作輻,製造馬拉戰車南征北伐,一時橫行小亞細亞。亞述的戰車車體很短,但左右較寬,車廂內可容二、三人,至多四人。其中一人為馭者,其餘為戰士。車廂上可以放置箭筒,便于弓箭手放箭。戰士還配有短劍和長矛。馭者在戰士旁邊,兩手駕車,配合戰士作戰。在三人乘的戰車中,戰士、馭者之外,又出現一名衛士,他左手持盾保衛張弓射箭的戰士,右手持矛或劍,以便擊退隨時可能迫近的敵人。國王和顯貴的戰車有時為四人,馭者和兩名手持盾牌護衛其主人的衛士。戰車兵為了能夠靈活作戰,而且在戰車上又相對比較安全,因此衣甲比較輕便,有時隻穿一件緊身衣,扎緊腰帶即可,有時也著盔甲。鎧甲下達膝部,膝部以下則可有車廂掩護。金屬製頭盔,垂至肩部,保護著後腦、耳朵、頸部甚至頦部。還有的戰士不戴頭盔,隻戴頭巾。亞述的戰車兵相當有威力,在<聖經·以賽亞書>中就說:“他們的箭快利,弓也上了弦,馬蹄硬如堅石,車輪好像旋風。”但我們至今還沒有弄清楚亞述戰車的數量。

④騎兵。在亞述的早期,直至薩爾貢二世時代以前,騎兵的作用和地位都位于戰車兵之後。在亞述,騎兵早就存在,但很少在戰場上使用。在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時,隻有少數騎兵作為傳遞國王敕令的信使,急馳在驛道上。直到薩爾貢二世和辛那赫裏布時代,戰車兵和騎兵的消長才有明顯變化,戰車僅限于國王乘用,而騎兵經常大量出現在戰場上。薩爾貢二世以前,亞述人還沒發明馬鞍和馬鐙,騎兵乘馬沒有鞍子,乘馬時不是讓雙腿自然地垂于馬的兩側,而是彎曲著雙膝緊夾住靠近馬頸的背部,以便在馬背上坐穩,不致由于馬匹的奔跑被顛簸下來。這一時期騎兵的主要武器是弓箭,他們也很可能佩帶劍和盾牌,但在浮雕中

亞述亞述

沒有發現使用這些武器的實例。騎兵一般成雙成對出外行動,一名是弓箭手,另一個是不帶任何進攻武器的伙伴。戰鬥中,弓箭手在奔跑的馬上或馬停下來時向敵人發箭,其伙伴則為之牽引馬,配合弓箭手作戰。隨從衣著簡單,頭戴頭巾,身穿過膝短袖束腰外衣。而弓箭手則要頭戴頭盔,身穿綉花緊身衣,扎著腰帶。由于騎兵的馬上沒有馬鞍,騎兵的沖擊力不強,所以在早期,騎兵的地位和作用遠遜于戰車兵。直到薩爾貢二世時代以後,亞述人發明了馬鞍,騎兵的作用才日益巨大,充分顯示出戰車兵所不具有的沖擊力和機動彈性。

⑤步兵。盡管戰車兵和騎兵沖殺力很強,但是亞述的軍隊仍像大多數國家一樣,步兵是軍隊的主力。步兵按其武器衣甲裝備的變化和發展,在薩爾貢二世時代步兵有了重大改變。在薩爾貢二世以前,劍手、矛手和弓箭手這三類步兵的服裝裝束都幾乎相同。步兵穿一件不到膝部的短緊身衣,腰際扎一條寬腰帶,頭戴金屬製尖頂頭盔,臂、腿、頸、腳,全部裸露,有時步兵會穿一雙簡陋的便鞋。劍手使用一種短而直的劍或匕首,還有柳條盾或凸面形金屬盾。長矛手左手持同樣的盾牌,右手握短矛或標槍。矛手有時除了持矛之外,還攜帶短劍。弓箭手使用圓弧形的弓,長約4英尺。他們還在身體左側懸掛著劍。有時也常常攜帶錘矛。弓箭手被視為步兵中的精華。作戰時,弓箭手成對行動,一人射箭,一個持盾掩護自己和同伴免遭對方投擲物的傷害,同時一手持劍抗擊可能沖上來的敵人。

⑥工兵和輜重兵。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在其軍事改革中,把工兵首次從其它兵種中獨立出來,主要為作戰承擔服務工作,建築營壘、鋪設道路、架設橋梁、建造攻城器械等等。工兵衣甲裝備同矛手相似,但是手操雙頭斧或手斧,而不是長矛。工兵架設臨時性過河橋梁的速度非常快,首先把若幹充滿氣的皮囊連結在一起排擺在水面上,然後在上面鋪設木板或樹枝,製成浮橋,步兵不僅可以安全渡過,騎兵和戰車兵也能通行。亞述人出征,必有輜重車伴隨。亞述軍隊輜重的陸路運輸,主要依靠輜重車,還補充以馱畜。水路運輸輜重,除了利用木船外,可能大量利用皮製氣囊所支撐的木筏。由于亞述帝國連年進行戰爭,用兵頻繁,看來輜重兵的負擔絕不輕松。

軍事

亞述的兵器裝備

①攻擊性兵器。亞述人的攻擊性兵器或叫殺傷性兵器,一般包括矛(或叫槍)、錘矛、劍、斧或手斧、匕首、弓箭及攻城器械破城錘和投石器。亞述人使用的矛主要在作戰時像槍刺一樣用于刺戳,不像希臘人或羅馬人那樣用來投擲刺中敵人。矛主要分短矛和長矛兩種,短矛長5—6英尺,主要用來武裝步兵;長矛為長9—10英尺,主要用來武裝騎兵。這兩種矛的矛柄都是用堅硬的木料製成,矛頭是用鐵或青銅製造的,在今天的大英博物館就存有在尼姆魯德發現的鐵製矛頭。

亞述人的劍短而直,與埃及和波斯的短劍相像。劍柄較短,沒有護手。劍身從柄至

亞述亞述

尖部逐漸變細。各兵種一般都佩有短劍。亞述士兵習慣用它砍殺戰敗敵人的首級;進行肉搏戰時,用這種兵器進行刺戳。錘矛是亞述人的一種獨具特色的兵器。它比較短細,用堅韌的木料或金屬做成。其形式是在一根細長的棒上帶有一個圓形錘,這個棒頂端的圓形錘大概是鐵製的。錘矛桿的下端有皮套或繩索,使用錘矛時把它套在手上不致甩掉。步兵弓箭手在戰鬥中經常攜帶,特別是靠近國王的侍從。然而,這種兵器很少在戰爭場面中見到,直到最晚期的浮雕中才發現雙手揮舞錘矛的士兵。和平時期,錘矛通常為國王的侍從佩帶,有些國王也喜愛用錘矛。在波斯國王薛西斯遠征希臘隊伍中的亞述兵,就曾攜帶有這種“安著鐵頭的木棍”。

戰斧,亞述人最初在戰鬥中也很少使用,隻是到很晚的浮雕中,才發現被描繪作為戰士使用的戰斧。在早期,戰斧可能是用來砍伐樹木的,當工兵出現後,成為工兵的武器。後來,特別是在阿述爾巴尼拔時代,才作為一種戰鬥武器用于作戰。戰斧的斧柄短而斧頭稍大,單手使用,分雙刃和單刃兩種。

亞述國王幾乎都酷愛匕首,每時每刻都佩帶在腰間,但臣民似乎很少攜帶。匕首一般有一個直柄,帶有輕度的凹面。雕鏤有圖案,但是匕首的鞘不像古代中國匕首的鞘,一般沒有裝飾或稍作裝飾。亞述人的弓分為兩種:曲形弓和角形弓。同埃及人和中世紀弓箭手所使用的弓相比,亞述人的弓較短,弓弦的最大長度約有4英尺,而埃及人的弓可長達5英尺。這些弓一般用木料製成,角形弓的整個弓身都一般粗細。曲形弓則從中間到兩端逐漸尖削。兩端都有一個較小的節或紐,接近節或紐處有個缺凹或小溝,以便用來掛置弓弦。弓手要曲身把右膝放在弓的中間內側往下壓,同時兩手握弓的兩端往上拉。當弓的兩端彎到足夠程度時,由站在旁邊的協助者把弦滑過小節進入溝凹處,弦就掛上了。亞述的角形弓比曲形弓小,較少使用,一般用作備用武器。亞述人常把弓挎在肩上,或者放在背後的弓鞘中。弓鞘是箭筒的一部分,弓很大,箭筒隻能容納弓的下半部分,而上半部分則露在外面。步兵和騎兵弓箭手一般把箭筒斜背在背上,以便隨時從右肩上從箭筒中抽出箭支,用來發射。乘戰車的弓箭手則把他們的箭筒掛在戰車的側面。亞述人的箭支在結構上可謂完美無缺,箭桿既細且直,大概是用蘆葦或某種輕而堅韌的木料製成。箭頭是用青銅、鎳、鐵等金屬製成,甚至還在亞述的廢墟中發現了一些石箭頭。為了增加射擊強度,一般在箭頭的中央帶有一條隆起的線。下端中間鏤空,箭桿嵌入其中。箭桿上的V字形槽口和羽毛是後來被仔細地加上去的。箭尾帶有兩道羽翅不像埃及的箭尾由三道組成,末端的槽溝很寬,因為弓弦比較粗壯,這樣可以把箭桿牢固地搭在弓弦上。亞述人拉弓的方式比較特別,拉弓的方向是朝肩部方向,不像一般的向胸方或耳方拉弓。直到後期,亞述人的射箭操作才更加精確。弓箭手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拿著箭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