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提斯

亞特蘭提斯

亞特蘭提斯(希臘語:Ἀτλαντὶς νῆσος,英語:Atlantis,法語:Atlantide,意為"Island of Atlas","阿特拉斯的島嶼"),又譯阿特蘭蒂(提)斯,意譯大西洋島大西國大西洲,一傳說中擁有高度文明發展的古老大陸、國家或城邦之名,最早的描述出現于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著作《對話錄》裏,據稱其在公元前一萬年左右被史前大洪水所毀滅。

公元前350年,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對話錄》在古希臘廣泛流傳。在對話錄中,柏拉圖以對話的形式第一次描繪了亞特蘭蒂斯 。2011年時,一支考古隊聲稱他們已找到了亞特蘭蒂斯的位置:在西班牙南部的泥灘之下。 2013年12月,葡萄牙西邊海域發現海底金字塔,疑似亞特蘭蒂斯遺跡。

傳說中亞特蘭蒂斯以海洋之神的子民自居,對大海有著強烈的崇拜,它與利莫裏亞文明(Lemuria)並存于當時的地球,黎穆裏亞文明位于現今澳大利亞東北方向的一塊古大陸上。兩個文明在一萬年前先後沉陷于滅世洪水之中。

  • 中文名稱
    亞特蘭蒂斯(阿特蘭提斯)
  • 國土面積
    40萬平方公裏
  • 英文名稱
    Atlantis
  • 人口數量
    未知
  • 國家領袖
    波塞冬、亞特拉斯
  • 簡稱
    亞蘭
  • 別名
    大西洲
  • 首都
    波賽多尼亞

基本介紹

亞特蘭蒂斯(Atlantis, Ἀτλαντὶς),又譯阿特蘭蒂斯,又稱大西國,在梵蒂岡城國儲存的古代墨西哥著作抄本(即《梵蒂岡城國古抄本》)和存留至今的墨西哥合眾國的印第安文明的作品中,也有過類似的敘述:“地球上曾先後出現過四代人類。第一代人類是一代巨人,他們毀滅于飢餓。第二代人類毀滅于巨大的火災。第三代人類就是猿人,他們毀滅于自相殘殺。後來又出現了第四代人類,即處于‘太陽與水’階段的人類,處于這一階段的人類文明毀滅于巨浪滔天的大洪災。”

亞特蘭提斯亞特蘭提斯

現代科學發現,在大洪災之前,地球上或許真的存在過一片大陸,這片大陸上已有高度發達的文明,在一次全球性的災難中,這片大陸沉沒在大西洋中。而引發這次巨大災難的是大規模的地震,及其之後所產生的海嘯。火山灰導致整個地中海地區數周之內都處于黑暗之中,遠在英國的植物也受到了影響。地震的威力相當于廣島核子彈爆炸威力的4000倍。而近一個世紀以來,考古學家在大西洋底找到的史前文明的遺跡,似乎在印證著這個假說。在民間的說法中,人們把這片陸地叫做“大西洲”,把孕育著史前文明的那個國度叫做“大西國”。其實,科學界早就給這片神秘消失的大陸命名了,那就是沿用了柏拉圖提出的名字:亞特蘭蒂斯。

城市構造

亞特蘭蒂斯的建築成同心圓狀,互相用艦隻分隔開。隨著越來越深入,身份限製也越嚴格。

在圓環內圈是最重要的廟宇和保留地。城市的建築美妙地讓人感受到了音樂的韻味。鍍金的圓屋頂,由于風力和溫度的不同,會發出和諧的聲音。通常是三個音節。對于亞特蘭蒂斯來說,三是它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線條會重復三次,建築群由三組類似的建築組成,三個金字塔組成的塔群。城市的每一層的街道都呈對角線分布,從海濱一角到另一角,在地下還有很多錯綜復雜的地下長廊。

亞特蘭提斯亞特蘭提斯 亞特蘭提斯亞特蘭提斯

亞特蘭蒂斯(亦名大西洲、阿特蘭提斯)首府是波賽多尼亞(亦名海神市)。可以說它代表了大西洲的精粹, 是文化,藝術和工藝水準的集合體現。這是一座紀念碑一樣的城市,是其他國家的典範,是顯示亞特蘭蒂斯的偉大所在。

亞特蘭蒂斯的綜覽。是傳說中的這個城市的經典模式,由一系列浮于海上的同心圓連線成。可以看到,它是如何一層層由低到高排列向中心的。中心部分是大本營,直徑接近2.5千米。

接兩個同心圓層的海洋通道的景觀,從城市內部朝外看去,可以看到城市的另一層:亞特蘭蒂斯的內海區域。而右邊有座燈塔,兩座金屬雕塑支撐著巨大的燈,背景是天空中的三輛飛車。中心城市的一些庄嚴建築。階梯的最高處,雕塑頭上的翅膀顯而易見,在亞特蘭蒂斯的藝術中那代表了生生不息。城市的整體設計極盡可能的體現了各種藝術的巔峰。階梯通向一座綜合院校。

城市中心最輝煌的建築有天文意義。那些金碧輝煌建築在風中會發出和諧的音調。城市的中心地帶。鍍金的音樂圓頂是天象館和其他一些公眾建築。並非所有人都有權進入中心城市到處布滿了巨大的山洞。這是支撐的柱子。仔細看可以看到緊貼入口是金牛座的標志,以及男人和公牛。

這塊祖母綠被精細的雕刻成透明,城市的主要法典寫在上面。翻譯成不同的語言和土語。祖母綠被安放在一個地下房間嚴密看守著,那是亞特蘭蒂斯最神聖的地方。

離開城市不遠的山谷中掩埋著亞特蘭蒂斯的國王。這是個很深的山谷,專用作墓地。那些墓碑上記錄了人的一生。在這裏,不僅埋葬著官員也有藝術家。山谷在山的上面,還有很多已經絕種史前動物

古老傳說

傳說來源

有關亞特蘭蒂斯的傳說,始于古希臘的哲學之祖——柏拉圖。在柏拉圖最晚年的著作《克裏特阿斯》(Critias)和《提邁奧斯》(Timaeus)兩本對話錄中都有提及。

在柏拉圖的提示中,有這樣的話:“在梭倫9000年前左右,海格力斯之柱(直布羅陀海峽

)對面,有一個很大的島,從那裏你們可以去其它的島嶼,那些島嶼的對面,就是海洋包圍著的一整塊陸地,這就是‘亞特蘭蒂斯’王國”。當時亞特蘭蒂斯正要與雅典展開一場大戰,沒想到亞特蘭蒂斯卻突然遭遇到地震和水災,不到一天一夜就完全沒入海底,成為希臘人海路遠行一個噩夢。

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

傳說中,建立亞特蘭蒂斯王國的是海神波塞頓。在一個小島上,有位父母雙亡的少女,波塞頓娶了這位少女並生了五對雙胞胎,于是波塞頓將整座島劃分為10個區,分別讓給10個兒子來統治,並以長子為最高統治者。 因為這個長子叫做“阿特拉斯”(Άτλας),因此稱該國為“亞特蘭蒂斯”王國。

大陸中央的衛城中,有獻給波塞頓和其妻的廟宇及祭祀波塞頓的神殿,這個神殿內部以金、銀、黃銅和象牙裝飾著。亞特蘭蒂斯的海岸設有造船廠,船塢內擠滿著三段槳的軍艦,碼頭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船和商人。亞特蘭蒂斯王國十分富強,除了島嶼本身物產豐富外,來自埃及、敘利亞等地中海地區的貢品也不斷。

10位國王分別在自己的領土握有絕對的權力,各自採行不同的國家組織,彼此間為了保持溝通,每隔五到六年,便在波塞頓神殿齊聚一堂,討論彼此的關系及其統治權力,當協定成立後就割斷飼于波塞頓神殿中的母牛喉部,以其血液在波塞頓神殿的柱子上寫下決議條文,以增添決議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威性。

洪水,亞特蘭蒂斯王國便在一天一夜中沒入海底。

在柏拉圖的亞特蘭蒂斯故事中,還暗示柏拉圖時代以前的希臘,所使用的文字與柏拉圖時代的希臘文字不同。[3]

一些研究柏拉圖哲學的學者對亞特蘭蒂斯的存在抱否定態度,原因:一、他們認為柏拉圖目的是提倡“理想國”的概念,為了讓人更容易明白才會虛構出亞特蘭蒂斯的故事。二、他想勉勵當時腐敗的雅典後裔,所以告訴他們自己的祖先曾與“理想人”(亞特蘭蒂斯人)勇敢奮戰,打敗傳說中的海洋帝國,證明雅典人具有超越全人類的實質與力量。希望借此令腐敗的雅典子孫振奮起來。

名稱來源

傳說中,建立亞特蘭蒂斯王國的是海神波塞冬(Poseidon)。在一個小島上,有位父母雙亡的少女,波塞冬娶了這位少女並生了五對雙胞胎,于是波塞冬將整座島劃分為10個區,分別讓給10個兒子來統治,並以長子為最高統治者。因為這個長子叫做“亞特拉斯”(Atlas),因此稱該國為“亞特蘭蒂斯”王國。

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

而且,在古巴外海發現“能講人話”的 怪物 “魚孩”。

在海邊。(以下對話均用英語)(真實性不可考,但的確有過記載)

魚孩說:“我來自亞特蘭蒂斯,請放了我吧。”

幾百萬年前,亞特蘭蒂斯橫跨非洲和南美州。

後來沉入海底,現有300萬人,他們可以活到300歲,魚尾,腮,鰭,都是後來進化的。

海底由大理石和珊瑚礁構成了一個亮晶晶的城市。

魚孩還說:“為了方便觀察人類,會定期浮出水面,混跡于人群生活,之後。並向他們當地的文化局報告人類文明進展” 。

後來,魚孩被鎖至俄羅斯一處秘密地下研究中心的一個魚缸裏,科學家想方設法讓他講話。但魚孩被囚禁後,再沒說過一句話。

海神傳說

沒有任何事情能像亞特蘭蒂斯大陸之謎那樣長久地挑起人們的幻想。自希臘哲學家柏拉圖首次將此大陸向外介紹以來,人類就被那謎樣的大陸所迷住了。

柏拉圖在《迪邁斯》和《格利迪亞斯》中描繪了亞特蘭蒂斯的全貌。柏拉圖將希臘賢人之一梭羅從埃及祭司那裏所聽到之事寫成了故事介紹給世人。

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

在這個故事中,柏拉圖說,亞特蘭蒂斯是希臘神話海神波塞冬的廣大島嶼。這座島嶼被分割成10份,由波塞頓的5對雙生子共同統治。而長子亞特蘭斯,當然也就是以盟主的身份成為王中之王了。而這座島嶼也以第一代國王亞特蘭斯之名,被稱為亞特蘭蒂斯。

亞特蘭蒂斯島位于“海格力斯之柱”(直布羅陀海峽)的外側,亦即有“真正的海”之意的大西洋中心左右的地方,其面積則比北非和小亞細亞合起來還更寬廣。至于其強大的權力則並不僅限于周邊的大西洋諸島,而是遠達歐洲、非洲及美洲。

亞特蘭蒂斯在其特有的體製下保持著繁榮與富裕,且居住于此的人民也很溫和、賢明,不會沉溺于巨富,凡事以德為尊。可是,隨著時光的逝去,世代的更替,這些崇高的思想也日漸淡薄,終于有一天,軍隊越過直布羅陀海峽,開始侵略他國了。

勇敢地抵抗亞特蘭蒂斯進攻的是古雅典人。雅典人在激戰後,擊退亞特蘭蒂斯軍,保衛了自由。但未知的悲慘命運卻立即發生了。

因為當時爆發了恐怖的地震和洪水,雅典的軍隊僅僅在“悲慘的一晝夜”間就陷入地下,而亞特蘭蒂斯島也沉沒于海中,從地上消失了。這是發生于距今12000年前的事。

柏拉圖做此記述以後,理想之都亞特蘭蒂斯就成了眾人所向往之地。尤其是當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後,就更加加深了柏拉圖所記述之事的可信度。因為在“真正的海”的對面,果真是有“真正的大陸”。許多進入美洲大陸探險的探險家認為,在那裏所看到的就是亞特蘭蒂斯。

柏拉圖的亞特蘭蒂斯預言與埃德加·凱西的預言有些細節非常一致,但也有相異之處。特別是有關亞特蘭蒂斯的滅亡有很明顯的不同。柏拉圖認為,亞特蘭蒂斯的滅亡是在“一日及悲慘的一夜”發生的;而凱西卻認為亞特蘭蒂斯的滅亡是經過前後三次(從時間上來說是公元前50000年至10000年間)大激變所造成的。首先,在公元前50000年時發生了最初的異變。雖失去了大陸的一部分,但還持續著亞特蘭蒂斯的繁榮文明。接著是在公元前15650年所發生的第二次異變。這時大陸被分成數座巨島,人民紛紛遠走他鄉。

在公元前10000年,最後的異變發生了。以超文明為譽的亞特蘭蒂斯,終于經不起如此大的激變而消失了。但是,在第一次、第二次激變後的移民及逃過最後異變大難的亞特蘭蒂斯人,卻廣布在世界各地。亞特蘭蒂斯超文明的遺產渡過了遠海,促使了埃及文明和瑪雅文明的興盛。

古書記載

在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描述中亞特蘭蒂斯是一個美麗、技術先進的島嶼,其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370年。他在書中寫道:亞特蘭蒂斯不僅有華麗的宮殿和神廟,而且有祭祀用的巨大神壇。 柏拉圖在描述中說,亞特蘭蒂斯人擁有的財富多得無法想象。亞特蘭蒂斯人最初誠實善良,具有超凡脫俗的智慧,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亞特蘭蒂斯人的野心開始膨脹,他們開始派出軍隊,征服周邊的國家。

他們的生活也變得越來越腐化,無休止的極盡奢華和道德淪喪,終于激怒了眾神,于是,海神波塞冬一夜之間將地震和洪水降臨在大西島上,亞特蘭蒂斯最終被大海吞沒,從此消失在深不可測的大海之中。

日常生活

這個傳說中的文明,除了對話錄的這些記載,我們幾乎無據可考。雖然從對話錄的記載,我們能推測亞特蘭蒂斯也是因為擁有高度文明,國家富強,反而導致人民的生活開始腐敗,最後整個文明在大災難中消失。世上有一位能追憶起自己前世在亞特蘭蒂斯生活的人──英格麗特·本內特,她的記憶留存在亞特蘭蒂斯時的一些生活事件和社會狀況,可供我們參考,使我們能約略感受亞特蘭蒂斯裏的所謂的高度文明概況,更重要的是提供我們思考為什麽亞特蘭蒂斯會毀滅的線索。 從她的回憶中告訴我們,亞特蘭蒂斯人具有相當高度的科學發展。

能源發電

運用水晶做為能源,當時一顆巨型的水晶便足以供應整個城市的能源需求,而且水晶也配合著葯草與芳香來替人們治療疾病。這些發展的基礎是將精神與物質當做同一性質來看待。英格麗特回憶當時的她是掌管這個水晶的能源祭司,要確保能源發電正常運作,依靠的不是高超的技術,而完全是憑藉著她那顆堅毅的心。亞特蘭蒂斯人對身心的治療也運用了身心合一的概念,以音樂治療耳朵,芳香治愈鼻子,他們強調的是看不見與摸不到的能量或磁場的套用,認為精神不是空泛的,而是確確實實可以改變物質狀態的東西。

交通工具

亞特蘭蒂斯現象圖

在交通工具上,亞特蘭蒂斯人也運用磁能場來驅動類似飛盤的飛行器。使用磁懸浮技術,製造的飛行腳踏車,是常見的交通工具。提到亞特蘭蒂斯,不能不提到念動力。人們可以用意念來控製機器,念動力系統,極大了改變了人們的生產生活。亞特蘭蒂斯人在精神與心靈上的開發著重于整體和諧的宇宙觀,亞特蘭蒂斯人運用心靈高度開發的人,作為訊息傳遞的中繼站,媒介,而不是使用電線電纜,純凈的心靈勝過好幾尺大的盤型天線。而一般的人運用心靈與動物溝通,如與海豚和麒麟做心靈對話更是輕松平常的事。

思想教育

亞特蘭蒂斯人認為萬事萬物都有她存在的價值與對整體的貢獻,但對于心靈高度成長的人,是賦予較崇高的社會地位的。所以相較于現代人對兒童才藝的培養,在亞特蘭蒂斯的社會裏對兒童的教育反而是著重于心靈的成長與開發。對于幼兒的健康成長,仰賴的是心靈培養而不是營養豐富的科學食品。積極向上的想法和振動頻率,是這個學習期間的重點。這使靈魂能夠達到它最高的潛力。

身體和頭腦的振動頻率越高,靈魂的振動頻率就越高。你的內在意識越積極,它就越反映在你外在意識或潛在意識。當兩者和諧一致,也就會帶來積極向上的世界。如果兩者無法一致,人們就會沉迷于貪婪和權力。

學童們透過類似禪修打坐的冥想活動來開發自己的潛能。亞特蘭蒂斯人認為唯有身心一致的提升才能使人類發揮最大的潛能。所以學童的志願不是當官賺錢,反而是想在60歲(亞特蘭蒂斯人一般的壽命可以到200歲)時能成為一位受人尊重的“智者”,因為智者可以為人指點迷津,傳遞天象預知未來,將一切人、事、物導入最和諧、最適當的位置。在這樣一個思想與心靈至上的社會裏,人們對于野蠻粗暴的定義標準要高于我們現代人很多。因為在這樣和諧的世界中肉體侵犯是不會發生的,所以當一個人嘗試去控製他人思想的時候,則被視為禁忌。因為當我們將精神與物質劃為一性時,這樣的行為等同于犯罪。

社會道德

亞特蘭蒂斯人因為過分強調對于個體的尊重,所以認為自己要為自己的心靈成長與提升負責,對于一些野蠻與道德下滑的現象並不會給予懲罰。在當時並無婚姻製度,導致有些亞特蘭蒂斯人在性生活產生雜交的亂象,更有與動物交配等人倫顛倒的變異行為。雖然一般人認為以這種方佗擇動物的人,通常在精神上失去了平衡,被認為是不成熟的,但這樣的行為並不被製止。

在整體道德下滑的情況下,也出現科學家為了名利,以改變宇宙基本元素來調節氣溫凈化空氣等手段嘗試充當上帝。許多的智者都對這些行為所導致的後果提出了警告,無奈多數人對于這樣的預言聽而不聞。

所以在英格麗特·本內特的回憶中,提到在亞特蘭蒂斯的最後一日裏,整個地殼的變動造成了地震、海嘯和火山爆發,人們在呼喊聲與尖叫聲中被火焰吞噬被海水淹沒,整個亞特蘭蒂斯大陸在極短的時間裏消失在海平面上。 從英格麗特﹒本內特的回憶中,不難發現:亞特蘭蒂斯人發展的科技,截然不同于我們這次文明的科學發展方式,甚至對物質的認識與現代科學大異其趣。如同古代中國的科學,走的是另一種發展路線,這種文明遠遠超越現代文明,聽起來像是科幻小說的情節。相較于現代人,亞特蘭蒂斯人心靈的能力是被重視的,甚至具有人體功能,能與動物溝通;現代人重視的是聰明才智,知識的灌輸、傳遞,卻忽視內在力量。像古代中國的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遙視等人體功能都出現在亞特蘭蒂斯人身上,然而現代人卻當做迷信神話。

亞特蘭蒂斯人重視“靈性”與“身體”來發揮人體的全部潛質,這是使他們的文明能高度長期發展而不會產生失衡現象的重要原因。然而發達如亞特蘭蒂斯文明,最後仍免不了被毀滅,更是值得現代人深思!柏拉圖在談到亞特蘭蒂斯的毀滅時,有以下的描述:“海神傳下來的法律使得亞特蘭蒂斯人民世世代代安居樂業,海神的公正更獲得天下人一致的景仰,這些法律是由早期那些國王刻在一根山銅柱上,山銅柱放在島中心那座海神廟裏。”

“可是亞特蘭蒂斯的社會開始腐化了,民間竟崇拜起貪財愛富、好逸惡勞和窮奢極欲的各種偽神。”一向對人性感到悲哀的柏拉圖寫到:“到了聖潔的一念逐漸黯然失色,並且被凡俗魔障掩蓋以致人欲橫流的時候,那些擔不起齊天鴻福的亞特蘭蒂斯人,就起不正當的事來,明眼人都看得出亞特蘭蒂斯人日趨墮落,他們天生的美德逐漸喪失,不過那些盲目的俗人利欲熏心,不明是非還興高採烈自以為得天獨厚。”

從柏拉圖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知道:在古老的時代,亞特蘭蒂斯人是遵循著“海神”的律法生活的,因此他們安居樂業,生活富庶。然而安逸的生活並沒有讓人們更加感謝神的恩惠,反而為了追求更多的欲望滿足,人們崇拜起了“各種偽神”。說各種偽神其實當時隻是統一大部分人信仰上的混亂,方便大家信仰。其實真正的神,不在別處,就是自己的良心。人們開始做不正當而且不道德的事情,不自覺地一步一步走向毀滅,然而人們不知道這樣做的嚴重後果,反而變本加厲的追求利益,還以為是自己的能力了不起。

而從本內特小匯的回憶中我們發現這樣的描述:“在我生活的時代,我們知道亞特蘭蒂斯世界已走到了它的盡頭。我們當中有些人知道這一點,但是大多數人刻意忽略它,或是對此不感興趣。”

“科學研究者在亞特蘭蒂斯的西部工作和生活,科學家對于‘貪婪’自我讓步,為了權利和榮耀而想‘控製’四大元素。我們現在知道,這導致了最終的崩潰。他們以為自己在他人之上,他們妄想扮演上帝,要控製這個星球的基本元素。”少數人做惡犯錯,還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多數人“忽視錯誤”、到“縱容變異”進而“默許邪惡”,當是非不分、對錯模糊時,造成人性的扭曲,形成的社會道德大滑坡,那就是把文明推向了末路。身為現代人的我們,能不能以史為鑒,深深思索我們所發展的實證科學,一味從外在客觀的物質世界去認識生命,而忽視人類內在的本質。當對世界的認識漸漸局限于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如本內特小匯的感嘆:“金錢上的富有變得比我們對工作的成就感……更重要。”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漸漸變成賺錢──滿足物欲,就如同亞特蘭蒂斯的科學家,少數人屈從自身貪婪,舍棄堅守真理,為了權利和榮耀,發展錯誤的科技,破壞了生存環境。我們是不是在重蹈前人覆轍呢?

構成設施

柏拉圖描述的亞特蘭蒂斯很神奇:全島是幾個呈同心圓的陸地,被環狀的運河分隔開。那裏的人們有很高的智商,精通哲學、科技和藝術。但不知道是一場什麽大災難,竟然使一塊大陸一夜之間沉入海底。有專家推斷:或許那正說明亞特蘭蒂斯隻不過是個小島。也有人講,亞特蘭蒂斯是人們記憶中的上古文明的殘留蹤影。

亞特蘭提斯亞特蘭提斯

社會結構

亞特蘭蒂斯的文明十分發達,其社會已經有了明確的階級劃分;人口大約有1200萬;農業的分工也很細致,適宜的氣候使其可以每年收獲兩次;有了系統的文字;已經開始使用貴金屬和合金;遠洋貿易也繁榮至極。

公共設施

傳說中亞特蘭蒂斯擁有大量的公用建築,像波塞冬神殿、寺廟、圓形劇場、競技場、公共浴池等。他們的軍事組織也極為嚴密,國土被分為9萬個軍事區域,每個區域設一名指揮官,負責調度12名戰士、兩匹戰馬、一輛戰車以及所需要的一切供給。

日常生活

這個傳說中的文明,除了對話錄的這些記載,我們幾乎無據可考。雖然從對話錄的記載,我們能推測亞特蘭蒂斯也是因為擁有高度文明,國家富強,反而導致人民的生活開始腐敗,最後整個文明在大災難中消失。世上有一位能追憶起自己前世在亞特蘭蒂斯生活的人──英格麗特·本內特,她的記憶留存在亞特蘭蒂斯時的一些生活事件和社會狀況,可供我們參考,使我們能約略感受亞特蘭蒂斯裏的所謂的高度文明概況,更重要的是提供我們思考為什麽亞特蘭蒂斯會毀滅的線索。從她的回憶中告訴我們,亞特蘭蒂斯人具有相當高度的科學發展。

能源發電

運用水晶做為能源,當時一顆巨型的水晶便足以供應整個城市的能源需求,而且水晶也配合著葯草與芳香來替人們治療疾病。這些發展的基礎是將精神與物質當做同一性質來看待。英格麗特回憶當時的她是掌管這個水晶的能源祭司,要確保能源發電正常運作,依靠的不是高超的技術,而完全是憑藉著她那顆堅毅的心。亞特蘭蒂斯人對身心的治療也運用了身心合一的概念,以音樂治療耳朵,芳香治愈鼻子,他們強調的是看不見與摸不到的能量或磁場的套用,認為精神不是空泛的,而是確確實實可以改變物質狀態的東西。

交通工具

在交通工具上,亞特蘭蒂斯人也運用磁能場來驅動類似飛盤的飛行器。亞特蘭蒂斯人在精神與心靈上的開發著重于整體和諧的宇宙觀,亞特蘭蒂斯人運用心靈高度開發的人,作為訊息傳遞的中繼站,媒介,而不是使用電線電纜,純凈的心靈勝過好幾尺大的盤型天線。而一般的人運用心靈與動物溝通,如與海豚和麒麟做心靈對話更是輕松平常的事。

思想教育

亞特蘭蒂斯人認為萬事萬物都有她存在的價值與對整體的貢獻,但對于心靈高度成長的人,是賦予較崇高的社會地位的。所以相較于現代人對兒童才藝的培養,在亞特蘭蒂斯的社會裏對兒童的教育反而是著重于心靈的成長與開發。對于幼兒的健康成長,仰賴的是心靈培養而不是營養豐富的科學食品。積極向上的想法和振動頻率,是這個學習期間的重點。這使靈魂能夠達到它最高的潛力。

身體和頭腦的振動頻率越高,靈魂的振動頻率就越高。你的內在意識越積極,它就越反映在你外在意識或潛在意識。當兩者和諧一致,也就會帶來積極向上的世界。如果兩者無法一致,人們就會沉迷于貪婪和權力。

學童們透過類似禪修打坐的冥想活動來開發自己的潛能。亞特蘭蒂斯人認為唯有身心一致的提升才能使人類發揮最大的潛能。所以學童的志願不是當官賺錢,反而是想在60歲(亞特蘭蒂斯人一般的壽命可以到200歲)時能成為一位受人尊重的“智者”,因為智者可以為人指點迷津,傳遞天象預知未來,將一切人、事、物導入最和諧、最適當的位置。在這樣一個思想與心靈至上的社會裏,人們對于野蠻粗暴的定義標準要高于我們現代人很多。因為在這樣和諧的世界中肉體侵犯是不會發生的,所以當一個人嘗試去控製他人思想的時候,則被視為禁忌。因為當我們將精神與物質劃為一性時,這樣的行為等同于犯罪。

社會道德

亞特蘭蒂斯人因為過分強調對于個體的尊重,所以認為自己要為自己的心靈成長與提升負責,對于一些野蠻與道德下滑的現象並不會給予懲罰。在當時並無婚姻製度,導致有些亞特蘭蒂斯人在性生活產生雜交的亂象,更有與動物交配等人倫顛倒的變異行為。雖然一般人認為以這種方佗擇動物的人,通常在精神上失去了平衡,被認為是不成熟的,但這樣的行為並不被製止。

在整體道德下滑的情況下,也出現科學家為了名利,以改變宇宙基本元素來調節氣溫凈化空氣等手段嘗試充當上帝。許多的智者都對這些行為所導致的後果提出了警告,無奈多數人對于這樣的預言聽而不聞。

所以在英格麗特·本內特的回憶中,提到在亞特蘭蒂斯的最後一日裏,整個地殼的變動造成了地震、海嘯和火山爆發,人們在呼喊聲與尖叫聲中被火焰吞噬被海水淹沒,整個亞特蘭蒂斯大陸在極短的時間裏消失在海平面上。 從英格麗特﹒本內特的回憶中,不難發現:亞特蘭蒂斯人發展的科技,截然不同于我們這次文明的科學發展方式,甚至對物質的認識與現代科學大異其趣。如同古代中國的科學,走的是另一種發展路線,這種文明遠遠超越現代文明,聽起來像是科幻小說的情節。相較于現代人,亞特蘭蒂斯人心靈的能力是被重視的,甚至具有人體功能,能與動物溝通;現代人重視的是聰明才智,知識的灌輸、傳遞,卻忽視內在力量。像古代中國的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遙視等人體功能都出現在亞特蘭蒂斯人身上,然而現代人卻當做迷信神話。

亞特蘭蒂斯人重視“靈性”與“身體”來發揮人體的全部潛質,這是使他們的文明能高度長期發展而不會產生失衡現象的重要原因。然而發達如亞特蘭蒂斯文明,最後仍免不了被毀滅,更是值得現代人深思!柏拉圖在談到亞特蘭蒂斯的毀滅時,有以下的描述:“海神傳下來的法律使得亞特蘭蒂斯人民世世代代安居樂業,海神的公正更獲得天下人一致的景仰,這些法律是由早期那些國王刻在一根山銅柱上,山銅柱放在島中心那座海神廟裏。”

“可是亞特蘭蒂斯的社會開始腐化了,民間竟崇拜起貪財愛富、好逸惡勞和窮奢極欲的各種偽神。”一向對人性感到悲哀的柏拉圖寫到:“到了聖潔的一念逐漸黯然失色,並且被凡俗魔障掩蓋以致人欲橫流的時候,那些擔不起齊天鴻福的亞特蘭蒂斯人,就起不正當的事來,明眼人都看得出亞特蘭蒂斯人日趨墮落,他們天生的美德逐漸喪失,不過那些盲目的俗人利欲熏心,不明是非還興高採烈自以為得天獨厚。”

從柏拉圖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知道:在古老的時代,亞特蘭蒂斯人是遵循著“海神”的律法生活的,因此他們安居樂業,生活富庶。然而安逸的生活並沒有讓人們更加感謝神的恩惠,反而為了追求更多的欲望滿足,人們崇拜起了“各種偽神”。這些人們開始做不正當而且不道德的事情,不自覺地一步一步走向毀滅,然而人們不知道這樣做的嚴重後果,反而變本加厲的追求利益,還以為是自己的能力了不起。

而從本內特小匯的回憶中我們發現這樣的描述:“在我生活的時代,我們知道亞特蘭蒂斯世界已走到了它的盡頭。我們當中有些人知道這一點,但是大多數人刻意忽略它,或是對此不感興趣。”

“科學研究者在亞特蘭蒂斯的西部工作和生活,科學家對于‘貪婪’自我讓步,為了權利和榮耀而想‘控製’四大元素。我們現在知道,這導致了最終的崩潰。他們以為自己在他人之上,他們妄想扮演上帝,要控製這個星球的基本元素。”少數人做惡犯錯,還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多數人“忽視錯誤”、到“縱容變異”進而“默許邪惡”,當是非不分、對錯模糊時,造成人性的扭曲,形成的社會道德大滑坡,那就是把文明推向了末路。身為現代人的我們,能不能以史為鑒,深深思索我們所發展的實證科學,一味從外在客觀的物質世界去認識生命,而忽視人類內在的本質。當對世界的認識漸漸局限于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如本內特小匯的感嘆:“金錢上的富有變得比我們對工作的成就感……更重要。”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漸漸變成賺錢──滿足物欲,就如同亞特蘭蒂斯的科學家,少數人屈從自身貪婪,舍棄堅守真理,為了權利和榮耀,發展錯誤的科技,破壞了生存環境。我們是不是在重蹈前人覆轍呢?

神秘力量

在亞特蘭蒂斯史前超文明中,最令人註目的科學成就就是能源系統。

埃德加·凱西在這方面留下了十分詳盡的催眠透視記錄。能源系統的中心是磁歐石。它是六面體(橫斷面是六角形)的巨大圓柱體狀的玻璃樣物質,它能吸收陽光,將其轉變為能源。它被設定在波塞迪亞(亞特蘭蒂斯的首都)太陽宮的中央能源所內,創造出20世紀人類尚未了解的“宇宙能源”,將它集中、增強,以不可直視的強光向世界傳播。

亞特蘭蒂斯人不隻有將那光線發展成動力能源的文明,同時他們也能使人體再生及返老還童,這一切致使亞特蘭蒂斯人無憂無慮、快快樂樂地生活于那個天堂裏。(學者們在此有爭議)

而這超文明卻在公元前16000年時突然沉入海底,以磁歐石為中心的能源系統發生爆炸,使地球的地基搖動,巨大的大陸就陸沉了,隻剩下遷移到別處的人們,而亞特蘭蒂斯人則消失了。可是,亞特蘭蒂斯並非真的就此消失,因為這個大陸承擔著不可思議的命運。凱西的催眠透視如此預言:“亞特蘭蒂斯被水淹沒的地域,是在佛羅裏達外海比米尼島附近,人們將會很快在海下世代沉積的泥沙下發現寺院。”“在北大西洋上的佛羅裏達比米尼島的附近,將重新浮出亞特蘭蒂斯,它的一部分會在1968年至1969年之間被發現”凱西在1940年時做下的此預言,當時沒有一個人相信。

不過,就在1968年,確實在比米尼島附近海底發現了兩座石造建築。這就是今天被稱為“比米尼大牆”的海下遺跡。1969年7月,人們又在北比米尼發現了古代希臘樣式的裝飾用大理石圓柱。自此以後,海底部分開始隆起,凱西的預言似乎開始實現了。

理想國度

柏拉圖在他的著作《對話錄》中,記錄著由他的表弟柯裏西亞斯所敘述的亞特蘭蒂斯的故事。柯裏西亞斯是蘇格拉底的門生,他曾在對話中三次強調亞特蘭蒂斯的真實性。柯裏西亞斯說,故事是他的曾祖父從一位希臘詩人索倫(Solon約639-559BC)那兒聽到的。索倫是古希臘七聖人中最睿智的,索倫在一次埃及之旅時,從埃及老祭師處聽到亞特蘭蒂斯之說。對話錄中的記載大意如下:

在地中海西方遙遠的大西洋上,有一個以驚異文明自誇的巨大大陸。大陸上出產無數的黃金與白銀,所有宮殿都由黃金牆根及白銀牆壁的圍牆所圍繞。宮內牆壁也鑲滿黃金,金碧輝煌。在那裏,文明的發展程度令人難以想象。有設備完善的港埠及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它的勢力不隻局限于歐洲,還遠及非洲大陸。上面這幅壁畫發現于阿克羅提裏城中。這座城在3500年前因聖多裏尼火山爆發而遭埋沒,于1967年自火山灰中挖掘出來,似乎描述的是正前往北非貿易的船隊。在一次大地震之後,使它沉落海底,它的文明隨之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柏拉圖在二千年前述說的這個島嶼,令許多人為之向往,但沒有人能提出有力的證據證明亞特蘭蒂斯確實存在過。因為亞特蘭蒂斯消失在一場火山爆發的大地震及洪水之後,亞特蘭蒂斯在頃刻之間便永遠沉入了海底。根據柏拉圖的記述,由于亞特蘭蒂斯的文明程度極高,國勢富強,漸漸社會開始腐化,貪財好富,利欲熏心。遂發動征服世界的戰爭。但遇到強悍的雅典士兵便吃了敗仗。亞特蘭蒂斯這種背棄上帝眷顧的行為,導致天神震怒,因而喚起大自然的力量,消滅了這個罪惡之島。

亞特蘭蒂斯在希臘神話中是海神波塞冬統治的一座廣大島嶼。

希臘神話中說,這座島嶼被分割成10份,由波塞冬的5對雙生子共同統治。長男“亞特拉斯”(Atlas),以盟主的身份成為王中之王。因此這座廣大島嶼被命名為亞特蘭蒂斯。

亞特蘭蒂斯位于“海洛克斯之柱” (直布羅陀海峽)外的大西洋中,面積比北非和小亞細亞合起來還更寬廣。其強大的權力則不僅限于周邊的大西洋諸島,還遠達歐洲、非洲和美洲(真正的大陸)。

亞特蘭蒂斯島的海岸險峻,中央部位卻有寬闊肥沃的平原,在距外海9公裏處是首都波塞多尼亞。這座都市十分富裕繁華,其市中心有王宮和奉祀守護神波塞冬的壯麗神殿。另外,在波塞多尼亞的四周還建有三層的環狀運河。最外側的運河寬500米,可通行大型船隻,這些運河都以寬100米的水陸和外海銜接。

神殿是以黃金、白銀、象牙或如火焰般閃閃發光、名為“歐立哈坎”的金屬裝飾。島上的所有建築物都以當地開鑿的白、黑、紅色的石頭建造,美麗而壯觀。

環狀都市外有寬廣的平原,四周為深30米、寬180米、全長達1800公裏的溝渠所環繞,內側的運河,則以每18公裏縱橫交錯的方式圍繞著,就好象是棋盤的格子一樣的整齊方正。人們就用此水種植谷物和蔬菜,並用運河將產品搬運到消費地區。

在水路和海相接之處有3座港口。港口的附近密集地住著許多居民,從世界各地前來的船隻和商人絡繹不絕地往返于3座巨大港口之間,港口一帶因此而晝夜喧囂不已。

平原被分割成90000個地區,每個地區設有一位指揮官。這位指揮官擔負著調度一輛戰車費用的1\6、馬兩匹、騎兵兩名、輕戰車一台、步兵和駕駛者各一名的義務。除此之外,還能調度12名戰鬥員和4名水兵。若將這些兵力加在一起,那麽亞特蘭蒂斯就能隨時擁有120萬兵員的強大戰鬥力了。

擁有強大國力的亞特蘭蒂斯,終于越過直布羅陀海峽,開始侵略別國了。

勇敢地抵抗亞特蘭蒂斯進攻的是雅典人。雅典人在激戰後,終于擊退了亞特蘭蒂斯軍隊,保障了國家獨立和人民的自由。但未知的悲慘命運立即發生了。

因為當時爆發了恐怖的地震和洪水,雅典的軍隊僅僅在“悲慘的一晝夜”間就陷入地中,而亞特蘭蒂斯也陷沒于海中從地球上永遠消失了。這是發生于距今12000年前的事。

這就是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在《迪邁斯》和《格利迪亞斯》中所描繪的亞特蘭蒂斯的全貌。這就是柏拉圖將希臘賢人之一的梭羅從埃及祭司那裏聽來的故事,寫到自己的書裏介紹給世人的。

地理爭議

立志探索大西國奧秘的嚴肅的研究者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同大西國的地理位置有關。至今,地理爭議點最多的為如下幾處。

克裏特說

亞特蘭蒂斯在克裏特島。因為英國考古學家埃文斯于二次世界大戰前發現了位于克裏特島上的大規模遺跡,而且再加上北方的一個圓環狀小島“錫拉島(又名聖多裏尼/桑多裏尼)”上發現了描繪已成為內海的火山口,以前曾經是一個小島的證據,因此有人懷疑席拉島正是亞特蘭蒂斯傳說的由來,因為據研究,約西元前15世紀(也就是柏拉圖年代的900年前),席拉島上的聖多裏尼火山發生了一次大爆發,爆發導致火山口上建立的文明城市被毀滅,也引發了海嘯,這次火山噴發使得原本仰賴貿易的邁錫尼文明受到了重大打擊,就此一蹶不振。

支持此說的人認為,柏拉圖(亦或是他表弟柯裏提亞斯或最初聽到這故事的希臘人索倫(梭倫))把數位弄錯了,因此整個數位誇大了10倍以上,900年變成了9000年,40000平方裏變成了400000平方裏,所以才變成了這樣的傳說。

南極說

支持此說的人以考古學家兼作家葛雷姆·漢卡克以及蘭斯·弗列裏亞斯為代表。

此說是認為亞特蘭蒂斯應該是在南極半島,並以“地殼滑動說”來解釋亞特蘭蒂斯的毀滅,認為亞特蘭蒂斯不隻是受到了火山等等的災難,緊接而來的是嚴寒,從而導致亞特蘭蒂斯人放棄了自己的故鄉,南極半島隨後也被厚厚的冰層覆蓋。

愛爾蘭說

瑞典地理學家烏爾夫·埃林森于2004年出版的《地理學家眼中的亞特蘭蒂斯:勘探仙境之國》一書中認為,愛爾蘭島即為亞特蘭蒂斯大陸。主要論點來自于柏拉圖所描述的島國大小及地貌與愛爾蘭島極為相似,並且兩者都有巨石墓葬文化。亞特蘭蒂斯沉沒的傳說可能來自于公元前6100年,冰河期結束導致海平面上升,淹沒許多沿岸島嶼。長時間的以訛傳訛將小島的沉沒誇大為毀滅性的災難。

科學的證據

第一次提出亞速爾群島和加那利群島是大西國遺跡這個理論的,是一位名叫阿塔那斯·柯切爾的神甫。那是1665年的事。這位聖職人員的看法是正確的,後來幾個世紀的發現都一一證實了他的構想。

1898年夏,有一條船在布雷斯特同科德角之間敷設電纜。突然間海底電纜發生斷裂,船上的工人馬上投入了緊張的搶修工作。出事地點是北緯47°,巴黎以西西經29°40',在亞速爾群島之前900公裏處,那裏的水深達3100米。在打撈的時候,人們奇怪地看到海底具有陸地山脈的特點,其表面除谷底外沒有淤泥,岩石頂端呈鋒利的尖狀。船員們帶回了一塊岩石,這塊“玄武玻璃”一直儲存在礦業學院。

“玄武玻璃”引起了一位法國地質學家的極大興趣。這位學者就是皮埃爾·泰爾米埃。這塊玄武岩石在水中一直沒有能變硬,而拿到岸上在空氣中它卻堅硬起來了。因此泰爾米埃得出結論:從3100米深水中採來的這塊石頭曾受到過大氣的壓力,因為在這個地方,過去曾同周圍地區一樣一度露出水面;顯然,不久以前發生的地殼激變(這裏的“不久以前”,應該從地質學角度來理解)使這裏下陷了3000米;歐洲同美洲之間有過一塊陸地,這塊陸地在激烈的地質變動時不見了。

地圖的啓示

張遠古南極地圖,打破了沉悶的僵局。

那是上個世紀初,在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庫藏中,發現了一張奇特的古代世界地圖。這張陳舊的古董上面清楚地繪出了整個美洲和南極洲的位置和輪廓,旁邊標註著:“參照古代地圖原本,繪製于14世紀。”

我們知道,直到1492年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人們才知道美洲的存在,美洲人才知道歐亞大陸和非洲大陸的存在。而這14世紀從古人那裏仿製來的世界地圖,竟然畫出了世界大陸、大洋的全貌,而那時人類還沒發明精確的羅盤定位裝置,還無法遠航,甚至還不太清楚地球是圓的!

毫無疑問,該圖的原本是史前一期人類繪製的,而我們這一期人類在十四世紀又重新發現了它,根據它繪製了這張世界地圖。

在嚴格的審視中,學者們發現了一個疑點:這張古地圖上,南極洲的輪廓,和南極大陸有較大的差別,而美洲大陸和美洲的形狀卻幾乎完全一致。為什麽當時的人畫得準美洲,卻畫不準南極洲呢?

這個謎團,直到衛星遙感技術出現了,拍攝到了冰層以下的南極大陸面貌之後,才圓滿地解開。當那張古地圖的研究者,把那張遠古地圖上的南極洲與衛星測繪的冰川下的南極大陸圖樣相比較時,發現二者驚人地一致!也就是說:史前人類繪製的——是沒有冰雪覆蓋的南極洲!這不是在告訴我們——那個時期的南極大陸是一片溫暖的土地嗎?!

人們已經知道:南極洲在幾百萬年以前是一塊溫暖濕潤的大陸。因為南極蘊藏著豐富的煤炭資源,說明那裏幾百萬年以前生長著茂密的森林;在南極洲邊緣也發現的古代陸生動植物的化石,更加肯定了這一點。但是,科學家萬萬沒有料到——這種溫暖的氣候會持續到離現代這麽近的時期!

既然史前那個時期的南極洲是一片生機盎然的世界,那裏一定會有一個人類居住。雖然我們不知道那時人類文明的發達程度,但至少他們已經能準確地繪製世界航海圖。于是,有學者大膽地提出——南極洲是不是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並沒有沉入大西洋,而是被驟然變冷的氣候封存在一英裏厚的冰山下。古人當時不能理解這種巨變,所以誤認為亞特蘭蒂斯墮入了大西洋底?

然而,這個說法並沒有引起多少重視。因為南極大陸在大西洋的對岸,與傳說中亞特蘭蒂斯位置差別太大,而且當時人們實在想不出——什麽能造成南極大陸急劇降溫,以致一個發達的“南極文明”絕滅得沒留下任何痕跡!加之厚厚的冰川遮蓋了地質變遷的記錄,所以認為南極洲是亞特蘭蒂斯的說法,提出不久就擱淺了。

北極凍原啓示

龐大的南極冰川,使學者們探索南極變遷的工作一籌莫展;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北極地區,卻傳來了古代全球氣候巨變的確鑿證據。

19世紀初,在接近北極圈的西伯利亞和跨越北極圈的新西伯利亞半島的永久凍土地帶,發現了大量凍存完整的大型哺乳動物遺骸,越靠近北極圈越多。其中主要是猛獁象,也夾雜著犀牛和河馬等巨獸。這些大家伙都是溫帶的物種,為什麽聚集到一起,跑到北極“自尋死路”?學者們分析它們胃裏的食物時,發現裏邊竟然還有沒來得及消化的溫帶草本植物,儲存得相當完好,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在告訴我們一個驚愕的事實:從它們在溫帶進最後一餐,到集體凍僵在北極,隻用了很短的時間!不然胃裏的食物就被消化得面目全非了。而且它們當年經過了一個“速凍保鮮”的過程,否則巨獸的身體和它們胃裏的食物,就無法完好地儲存到今天!

很明顯,這裏發生過一場氣候巨變的災難,從溫暖的溫帶氣候,驟然變成了極寒的極地氣候。

我們知道,地球大氣層的熱量是相對平衡的,單純的局部的氣候巨變是不存在的,它必然是全球氣候變化的一個縮影。當研究們了解到地球的另一端——南極大陸,原來也是溫暖濕潤溫的氣候的時候,更加肯定了上述判斷。

與南極的氣候巨變遙相呼應,是一場“與地質運動無關”的全球氣候劇烈改變,驟然的降溫使北極地區變成了今天的凍原嗎?還是這歐亞大陸的最北端,原來位于北溫帶,在一場“地質巨變”中向北極滑行了近2000英裏(3218.688公裏),被封凍在今天的位置呢?

不管是哪種情況,結果都表明——當時發生了一場全球性的氣候劇變!而與北極對應的南極也會發生相應的改變。在很短的時間內,把溫暖的南極洲凍成了一個死寂的世界。

這場巨變發生在1.1萬年前。人們鑒定了北極那些凍死的巨獸之後,給出了這個答案。

假說

面對北極那場遠古的浩劫,當時所有的地質學理論都無能為力了。

正當大家一籌莫展之際,地質學家哈普古德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說:地球的岩石外殼漂浮在地幔岩漿上,在特定條件下,能夠整體大角度滑轉。就象有的桔子——皮能相對瓤轉動一樣。

這個滑轉的驅動力,是南北兩極冰川隨地球自轉產生的離心力。這個離心力不對稱,隨著漫長歲月的冰雪堆積聚,不斷加大,增大到一定程度,就能造成岩石圈在地幔岩漿上的大角度滑轉,直到達成新的平衡。

其結果,勢必造成全球氣候的巨變。原來的兩極移出南北極圈,冰川全面崩解融化,吸收了大量的大氣熱能,導致全球降溫,同時海平面上升,近海低地被淹;而對應的一部分溫帶移入南北兩極,氣溫驟降,整片陸地被凍僵;同時,部分赤道地區進入溫帶,相對應的溫帶進入熱帶……還有如影隨形的地震、海嘯等等,簡直令人不寒而傈。

這個假說提出後,學術界一片啞然。沒有人站出來反對,因為事實擺在那裏,沒有再合理的解釋了;也沒人率先出來贊同,因為這個學說太破格、太超出人的常識了,在這裏竟然達成了科學與歷史傳說的吻合!

就在此時,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打破了這個僵局。他寫信給哈普古德教授,贊揚了他富有創造性的思想。而且,這位嚴謹的物理學大師明確地表明了自己的觀點:“我覺得你是對的。”

南極洲就是亞特蘭蒂斯

哈普古德的假說使“南極洲可能是亞特蘭蒂斯”的觀點煥發了生機。根據這一學說,一些學者經過細致的計算,描述了1.1萬年前那場驚心動魄的全球地質災難:

在漫長的歲月中,兩極不對稱的冰山越長越大,它們不均衡的離心力,終于在1.1萬年前,拉轉了岩漿上的地球外殼,把兩極甩出南北極圈。

歐亞大陸板塊的最北端——西伯利亞和新西伯利亞半島,從溫暖的北溫帶沖向北極,數小時內滑行近2000英裏,相對地心轉動近30°,到了今天的位置。氣溫驟然下降至少60℃,原來在溫帶平原上的猛獁象群、犀牛等巨獸,很快被凍死在零下40°以下的酷寒之中。因為隻有這樣的低溫進行速凍,巨獸的軀體才能完好地儲存到下來。

在地球的另一端——南極,原來位于南半球溫暖潮濕的南極大陸——亞特蘭蒂斯,一下被推入了南極圈。因為南極比北極更冷,一個發達的人類文明被凍死了,隨後普降的冰雪在她身上形成的今天的南極冰川。

原來兩極的冰山,被推進溫帶後迅速融化,造成了全球降溫和使海平面的陡然上揚。近海陸地被淹沒,局部出現洪水;由于大陸板塊和大洋板塊整體轉動,造成岩漿的攪動和板塊之間的錯動,全球性的海嘯和局部火山噴發、地震不可避免。

在這場地球的浩劫中,當時的人類文明毀于一旦。幸存下來的人,再也得不到亞特蘭蒂斯的任何訊息,加上當時暴漲的海水吞沒了大片陸地,所以人們誤以為亞特蘭蒂斯覆滅在大西洋之中。

1.1萬年前,各大板塊滑轉的旁證,在中國大陸也能找到:那就是中原地區豐富的大象化石。比如人們熟知的“黃河象”,以及在成都地區發現的“象群化石”。那些大象都是亞熱帶物種,這說明那些地區原來位于亞熱帶,隨著歐亞大陸板塊沖向北極,那裏也從亞熱帶闖進了北溫帶。象群不能適應新的氣候條件,或者死亡或者遷移回亞熱帶,所以很快在中原絕跡了。

在這些一致的“全球性證據”的鼓舞下,一些學者鮮明地提出了:“南極洲就是當年的亞特蘭蒂斯”。

問題並沒有結束

盡管說“南極洲就是亞特蘭蒂斯”的觀點找到了一些證據,但是仍然有它解釋不了的問題。

首先,時間上相差較大。歷史和考古學家發現:關于上一期人類文明結束于大洪水的傳說,全世界500多個古老的民族,各自都有承傳下來的記憶:都是一致的“大洪水”,而且都沒有第二種說法。在中國的語言文化中,把這次人類文明開始的遙遠時間紀元叫做——“洪荒時代”,也是這個意思。而地球岩石圈整體滑轉,雖然會造成全球性的洪水,但是它的時間是1.1萬年前,而各民族祖上流傳下來的記憶是:約6千多年前。

其次,位置上差別太大。亞特蘭蒂斯,是古人描述的在大西洋中間的一塊孤立的大陸,而南極洲在大西洋的彼岸。如果說:在西方位置上看,南極洲的方向和西方人描述的亞特蘭蒂斯在方向上差不多,那麽,在南美洲的位置上看,南極洲就和南美洲人傳說的“在大西洋中的母大陸”,方向差別太大了。而且,如果地殼板塊整體滑轉,各大陸板塊的相對位置應該基本不變。那麽,如果南極洲真是“母大陸”,南美洲人就不會傳說她沉入大西洋了。因為南極洲與南美洲較近,相對位置沒有變。

再者,在所有古老民族的傳說中,都沒有關于大洪水泛濫時,大幅度降溫的說法。那就進一步說明,這次人類的祖先,沒有經歷北極那場全球性的天災。在時間上,兩者本來就是錯開的。但值得註意的是:有的古老民族在世代相傳的記述中,在“經史”中,流傳著兩期甚至三期人類文明更替的記憶:上上次人類文明結束于“驟然降臨的嚴寒”,上一次結束于“大洪水”。這個記憶就與地球板塊滑轉的推斷,在時間和效果上一致了。

莫非像哥倫布為了尋找印度大陸,卻偶然發現了美洲一樣?科學家為了探尋亞特蘭蒂斯,卻找到了更早一期人類文明的遺跡——南極洲?歷史又一次重現了過去陰錯陽差的發現?

這是不是說:1.1萬年前,全球氣候劇變毀滅了以南極文明,幸存下來的人類從“建立‘新’文明”,到後來覆滅于大洪水,隻維持了5000年左右?而亞特蘭蒂斯,是上上次文明的代表?

如果是這樣,亞特蘭蒂斯還在大西洋底沉睡著,依然難覓芳綜。而如果有朝一日,人類能夠開啟一塊南極大陸的冰山,就能發現更早一期人類文明的完整檔案了?

盡管問題似乎越來越多,但人類文明一期一期在天災中更替的演變過程,卻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出來了。

史前文明學說,在對“迷一樣的歷史遺跡”的科學探究中誕生,通過小心謹慎的邏輯論證,突破了傳統舊觀念的架構,漸漸發展起來,以其簡明的推理和有力的歷史事實,贏得了人們的信賴。而人類對史前文明的探究,並不僅僅是為了發現多少文物古跡,了解人類文明新陳代謝的真實歷程,它能揭示許多地球變遷和地質運動的秘密。人類隻有深入地了解這些規律,才可能真正達到與自然的和諧。這對我們人類的生存,有著重要的意義。

考古蹤跡

20世紀60年代以來,在大西洋西部的百慕大海域,以及在巴哈馬群島、佛羅裏達半島等附近海底,都接連發現過轟動全世界的奇跡。

1967年的一天,美國一飛行員在大西洋巴哈馬群島低空飛行時,突然發現在水下幾米深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長方形物體。次年,美國一考察隊在安德羅斯島附近海下發現了一座古代寺廟遺址,長30米、寬25米,呈長方形;在比米尼島附近海下5米處發現了一座平坦的經過加工的岩石大平台。考察隊從而斷定,在遙遠的過去,巴哈馬群島一帶的海底曾是一座用岩石修築的大陸城市。有些科學家還在大西洋底的好幾個地方發現了岩石建築物,其中有防御工事、牆壁、船塢和道路。這些海底建築物的排列和形狀,與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非常一致。科學家根據種種發現加以推測,已經消失了的古代大西洲(國)———亞特蘭蒂斯,可能就沉沒在波濤滾滾的大西洋底。

1968年的一天,在巴哈馬群島的比米尼島附近的大西洋上,幾名潛水員發現一條用巨石鋪設的大路躺在海底。這是一條用長方形和多邊形的平面石頭砌成的大道,石頭的大小和厚度不一,但排列整齊,輪廓鮮明。

20世紀70年代初,一群科學研究人員來到了大西洋的亞速爾群島附近。他們從800米深的海底裏取出了岩心,經過科學鑒定,這個地方在12000年前,確實是一片陸地。用現代科學技術推導出來的結論,竟然同柏拉圖的描述如此驚人的一致!

1974年,前蘇聯的一隻海洋考察船在大西洋下拍攝了8張照片--那是一座宏大的古代人工建築! 1979年,美國和法國的一些科學家使用十分先進的儀器,在百慕大魔鬼三角海底發現了金字塔!塔底邊長約300米,高約200米,塔尖離洋面僅100米,比埃及的金字塔大得多。塔下部有兩個巨大的洞穴,海水以驚人的速度從洞底流過。 1985年,兩位挪威水手在魔鬼三角海區之下發現了一座古城。在他倆拍攝的照片上,有平原、縱橫的大路和街道、圓頂房屋、角鬥場、寺院、河床……。他倆說:絕對不要懷疑,我們發現的是大西洲!和柏拉圖描繪的一模一樣!遺撼的是,百慕大的海底金字塔是用儀器在海面上探測到的,迄今還沒有一位科學家能確證它究竟是不是一座真正的人工建築物,蘇聯人拍下來的海底古建築遺址照片,也沒有人可以證實它就是大西國的遺址。

在古巴近海和陸地,考古界接連有驚人的大發現。 海面科考船聲納掃描的結果更令船上所有的人感到震驚,海底這些白色的巨石方陣排列得非常整齊,整個圖像看起來就是一座被海水突然吞沒的城市廢墟,方圓足足有16平方公裏!按契約負責為古巴勘測領海的加拿大“資深數位化通訊公司”的科學家保羅·溫威格說:“我們現在發現的是一個謎,一個異常難解的謎!大自然肯定不會在海底擺出如此有規則的巨石方陣,但到底是什麽,我們不好下結論。” 溫威格的一位同伴透露說,他們在該海域內發現了8座類似巨型金字塔樣的建築,這8座金字塔在整個廢墟上按軸線分列,分布得十分有規律。至于其它的巨石陣,可以隱隱約約區分出“城市廣場”、“大廈”和“公共設施”之類的東西。

2013年5月9日,巴西和日本在海底發現類似亞特蘭蒂斯的大陸。其位置與柏拉圖所說一樣。但日本認為亞特蘭蒂斯的存在比人類出現要早,應進一步確定。

2013年12月,在大西洋的亞速群島(Azores)海底,漁夫發現有座巨大的金字塔,它有60米高,位于距離葡萄牙首都裏斯本以西、大約1500公裏的海底,就連葡萄牙海軍也加入探勘。

這次發現的地方,是在葡萄牙西邊的亞速群島,亞速群島被認為是位于北美、歐亞以及非洲三塊大陸之間的連線點,一名漁夫以聲納探測法,在特塞拉島和薩歐米格島之間,發現了一座高度有60米、寬達8000米的海底金字塔,它位在海面下40米,四面棱線剛好朝向正東、正西、正南與正北,和吉薩的大金字塔類似,在得知訊息後,葡萄牙海軍也展開探勘,做進一步的研究。

比米尼大牆

羅伯特·布拉什是個飛機駕駛員,同時,他又是一個酷愛海底考古的人。1967年,他曾飛越過百慕大地區巴哈馬群島中的安德羅斯島和比米尼島。在飛行途中,他發現在水面下幾米深的地方有一個長方形的灰色物體,它的幾何圖形十分完整,布拉什立即意識到這是人類的建築物,于是他拍下了不少照片。過不多久,他把這些照片送到了法國人迪米特裏·勒彼科夫手裏。後者原籍為俄國,是專門研究海底攝影的大學者,他發明了許多攝影器材,其中有電子閃光燈。

布拉什的照片引起了勒彼科夫的極大興趣,但沒有使他感到過分的吃驚,因為他自己從飛機上也看到同一海域裏有一個約400米長的長方形的東西,另外,他還見到有一些筆直的線條以及圓形和形狀規則的物體。勒彼科夫帶著布拉什的照片找到了在邁阿密科學博物館工作的朋友曼森·瓦倫丁。曼森·瓦倫丁曾是耶魯大學的教授,同時他又是研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前的美洲文化的專家。他看到照片後,毫不猶豫地當即組織了一支探險隊奔赴現場考察。探險隊乘一架水上飛機在安德羅斯島海域上空來回盤旋搜尋。

在巴哈馬群島的大礁帶,水並不太深,因此水面下隱藏的東西比較容易看清。探測隊的隊員們果然找到了羅伯特·布拉什照片上的那個物體:一道30釐米厚的“牆”,周圍積滿了泥沙,看上去是一座長30米、寬25米的建築物的地基。為了仔細觀察這道“牆”,迪米特裏·勒彼科夫把自己設計的一個航行器交給了一支專門的小組使用。對比米尼島寫過一部材料十分豐富的著作的皮埃爾·卡納克把這個航行器稱做為“M114E”,這是一架名副其實的潛水飛機,配備有廣角鏡自動攝影機。有了這樣的裝備,探索工作才能夠真正順利地進行了。探測工作持續了好幾個月,不少著名人士參加了這項工作,其中有宇航員埃德加·米切爾和法國潛水員雅克·馬約爾。

探測隊在1968年9月2日出發。隊員們發現水底有一片寬闊的由扁平的、長方形或多邊形石塊鋪成的石板地面,這個地面上的石塊每條邊有5米長,厚度從50釐米到150釐米之間不等,估計每塊石頭有25噸重。整個石板地面長70米,寬10米。皮埃爾·卡納克說,這地面似乎是由“大塊大塊的齊整的岩石用一種類似水泥般的東西膠合起來的”。後來,人們給這個規模宏大的建築物起了個名字:“比米尼大牆”。神秘的亞特蘭蒂斯(20張)

迪米特裏·勒彼科夫發表于《另一個世界》雜志第6期上的一篇文章談到1968年9月發現的大牆時寫道:“這道牆的正面十分挺拔,牆上面的石塊砌得十分平整,使整個建築牢固平穩。”

“石塊的內側有一些痕跡,據考證那是工具鑿琢留下的。考古學家們吃驚地看到,這麽多年來,這些牆竟頂住了海浪的侵蝕和颶風暴雨的襲擊。“隨後,一支新的探測小組又發現上層石塊是蓋在4根柱子上的。從此,考古學家們再也沒有懷疑的餘地了,他們發現的肯定是人的建築物。”

後來,人們又進行了多次探測,證實了原先的構想。1971年,探測者們在東牆腳下開了一些洞,發現下面還有一層石塊,是由6公分的水泥澆砌于第一層岩石下。然而,人類使用水泥的歷史才有多少年?!人們自然而然地想到,這可能是一個我們還不知道的高度文明社會留下的遺跡。

1968年以來,人們不斷地在比米尼島一帶發現巨大的石頭建築群靜臥在大洋底下,像是街道、碼頭、倒塌的城牆、門洞……令人吃驚的是,它們的模樣,與英國南部索爾茲伯裏的史前遺跡巨石陣和蒂林特巨石城牆十分相像。

今天雖然已經無法考證這些東西始于何年,但是根據一些長在這些建築上的紅樹根的化石,表明它們至少已經有12000年的歷史。這些海底建築結構嚴密,氣勢雄偉,石砌的街道寬闊平坦,路面由一些長方形或正多邊形的石塊排列成各種圖案。

1967年,美國的“阿呂米諾”號潛水艇在佛羅裏達、喬治亞、南卡羅來納群島沿岸執行任務時,曾發現一條海底馬路。“阿呂米諾”號裝上兩個特殊的輪子之後,就能像汽車賓士在平坦的馬路上一樣前進。1974年,蘇聯的一艘“勇士號”科學考察船,在直布羅陀海峽的外側的大西洋海底,成功地拍攝了8張海底照片。從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除了腐爛的海草外,有海底山脈、古代城堡的牆壁和石頭階梯……這些照片足以證明,這裏曾經是陸地,並且有人類居住過。

同時,美、法科學家在百慕大三角區的西部海域發現了一座巨大的海底金字塔,據測量,它的底邊長300米,高200米,其塔尖距海面100米。研究表明,它比埃及金字塔還要古老。所有這一切均表明,曾經有過一個古代大陸以及文明社會被埋葬在大洋底下。然而這就產生了一個疑問:12000年前,難道人類文明就如此發達了嗎?

在探討這些問題時,學者和探索者們經常提到一個名詞,即亞特蘭蒂斯。

的確,種種跡象表明這些石塊很可能是亞特蘭蒂斯的遺址。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麽亞特蘭蒂斯的文明該是多麽發達。生物學家、人種學家、地質學家、人類學家以及考古學家都告訴我們:從亞速爾群島到百慕大島,人們在大西洋的這部分海底發現有大片大片的陸地深深地埋在水下,可是這些陸地昔日是露出水面的土地。

大西洲文明

沿著北緯30°線尋覓,我們不能不提到距今12000年前于“悲慘的一晝夜”間沉沒于大海中的“亞特蘭蒂斯”大陸,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大西洲”。

傳說中沉沒的大西洲,位于大西洋中心附近。大西洲文明的核心是亞特蘭蒂斯大陸,大陸上有宮殿和奉祝守護神——波塞冬(也就是希臘神話中的海神)的壯麗神殿,所有建築物都以當地開鑿的白、黑、紅色的石頭建造,美麗壯觀。

首都波賽多尼亞的四周,建有雙層環狀陸地和三層環狀運河。在兩處環狀陸地上,還有冷泉和溫泉。除此之外,大陸上還建有造船廠、賽馬場、兵舍、體育館和公園等等。

這就是希臘共和國哲學家柏拉圖在他的名著《克裏特阿斯》和《提邁奧斯》中所描繪的亞特蘭蒂斯景象。從此之後,這座理想之都,成為眾人心目中永世向往的神聖樂土。隨著考古發掘工作的逐步深入,英國學者史考特·艾利歐德指出,亞特蘭蒂斯在當時已經到達人類文明的巔峰期。

很多歷史學家認為亞特蘭蒂斯是一個神話,柏拉圖隻不過借它比喻雅典社會的價值觀,但不少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都希望找到,還它一個真面目。

19世紀中期,美國考古學家德奈利經過畢生努力,出版了他的研究成果《亞特蘭蒂斯——太古的世界》,他也因此而被譽為“科學性的亞特蘭蒂斯學之父”。德奈利一共提出了有關亞特蘭蒂斯大陸的13個綱領。

1、遠古時代大西洋中確有大型島嶼,那是大西洋大陸的一部分;

2、柏拉圖所記述的亞特蘭蒂斯故事的真實性不容懷疑;

3、亞特蘭蒂斯是人類脫離原始生活,形成文明的最初之地;

4、隨著時間的推移,亞特蘭蒂斯人口漸增,于是那裏的人們遷居到了世界各地;

5、聖經《創世紀》中所描述的“伊甸園”,指的就是亞特蘭蒂斯;

6、古代希臘及北歐傳說中的“神”,就是亞特蘭蒂斯的國王、女王及英雄;

7、埃及和秘魯的神話中,有亞特蘭蒂斯崇拜太陽神的遺跡;

8、亞特蘭蒂斯人最古老的殖民地是埃及;

9、歐洲的青銅器技術源自亞特蘭蒂斯;

10、歐洲文字中許多字母的原形,源自亞特蘭蒂斯;

11、亞特蘭蒂斯是塞姆族、印度和歐洲各民族的祖先;

12、12000年前,亞特蘭蒂斯因巨大變動而沉沒于海中;

13、少數居民乘船逃離,留下了上古關于大洪水的傳說。

德奈利的13個綱領,似乎可以回答包括《聖經》記事在內的一大批人類活動的疑問。那麽有關各地人類超文明的記錄也應是可信的了?而且,遠古時人類的相互溝通與交往也是可以被證實的了?

古埃及的許多習俗,都可以在古代墨西哥合眾國找到奇異的“印記”。在瑪雅人的陵墓壁畫中,可以輕易找到與古埃及王陵近似的圖案。這樣的“巧合”不勝枚舉。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這兩個地區的文化和習俗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必然的聯系,這個聯系絕不是簡單的模仿或重復。由于它們相距十分遙遠,我們至今沒有找到他們直接交往的任何有力證據,而且它們還處在不同的歷史時代。但我們有理由相信:它們之間的一系列“巧合”,更像是遠古時代高度文明遺留下來的“印記”!

盡管人們發現了大量證據證明大西洋海底存在這古大陸,但是亞特蘭蒂斯大陸之謎仍未徹底解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