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上將 -美國軍隊最高軍銜

五星上將

美國軍隊最高軍銜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是美國特有軍銜,正式設立于1944年12月,由美國國會批準。五星上將肩章上鑲有五顆星徽,相當于西方其它國家的元帥軍銜。五星上將的晉升基本條件,必須擔任過盟軍戰區指揮官職務,歷年獲此殊榮者均和二次世界大戰有關,包括馬歇爾和艾森豪威爾(先後擔任過歐洲戰區指揮官)、麥克阿瑟(太平洋戰區指揮官)及布萊德雷(地中海戰區指揮官)。美國國會規定,美軍的五星上將軍銜隻在戰時授予,且終生不退役。艾森豪威爾為了競選美國總統,後來放棄了五星上將軍銜,因為美國軍法規定現役軍人不得競選總統。

  • 中文名稱
    五星上將
  • 外文名稱
    General of the Army
  • 國家
    美國
  • 成立時間
    1944年12月14日

​基本簡介

“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是美國特有軍銜,正式設立于1944年12月,由美國國會批準。五星上將肩章上鑲有五顆星徽,相當于西方其它國家的元帥軍銜。五星上將的晉升基本條件,必須擔任過盟軍戰區指揮官職務,歷年獲此殊榮者均和二次世界大戰有關,包括馬歇爾和艾森豪威爾(先後擔任過歐洲戰區指揮官)、麥克阿瑟(太平洋戰區指揮官)及布萊德雷(地中海戰區指揮官)。美國國會規定,美軍的五星上將軍銜隻在戰時授予,且終生不退役。艾森豪威爾為了競選美國總統,後來放棄了五星上將軍銜,因為美國憲法規定現役軍人不得競選總統。

五星上將五星上將

美國海軍原僅有四星上將,由于英、美兩國長期並肩作戰,軍階亦比肩齊觀,其最高軍階稱為(Admiral of the Fleet),一般譯為艦隊司令或統帥,二次大戰時,美國將萊希(台灣地區譯作李海)、金恩、哈爾西、尼米茲四位艦隊司令官亦比照視為「五星上將」。

美國空軍原附屬于陸軍,至二次大戰結束後始正式成為獨立軍種,作為空軍首任司令官的阿諾德曾在空軍還是“陸軍航空兵”時獲得過陸軍五星上將軍銜。有趣的是,1949年5月他又在美國空軍成立2年後授銜為空軍五星上將,成為兼有兩個軍種五星上將的惟一將軍。

至于美國另外四支製服部隊:美國海軍陸戰隊(Marine Corps)、美國海岸警衛隊(Coast Guard)、美國公共衛生局軍官團(PHSCC)以及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軍官團(NOAA Corps),則不設此級軍銜。

稱謂由來

關于為何把美國軍中這一實際最高軍銜稱為五星上將而非元帥說法頗多,台灣很長時間裏一直把五星上將譯為元帥,如麥克阿瑟元帥。較為流行的一種說法是,馬歇爾公開提出如果把他稱作“馬歇爾元帥”[英文中“元帥”(Marshal)一詞同“馬歇爾”的發音剛好相同],就等于在叫“馬歇爾馬歇爾”,其實這個說法是推脫之詞。

馬歇爾對此持否定態度的真正原因,卻是他出于對自己年邁的恩師--約翰·約瑟夫·潘興(Pershing)將軍的景仰之情。他認為像“陸軍五星上將”和“陸軍六星上將”這樣的軍銜可能會貶低潘興將軍所獨有的“陸軍特級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軍銜。他不願自己的軍銜超過綽號“鐵錘”的潘興將軍,他認為潘興才不愧是美國當代最偉大的軍人,如果那樣做,將傷害老將軍的感情。

後來,馬歇爾這樣解剖自己的內心世界:“我一點也不想得到什麽晉升。我不需要這樣。英國方面的陸軍參謀長早已晉升為陸軍元帥了,所以,無論如何都比我的軍銜高。我認為我不需要這個軍階,我不想把這類的議案提交給國會。我隻想到國會去時能穿上幹凈的襯衫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野心。有我現在的軍銜我已經可以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了。但是別人完全曲解了我,有人說我之所以不同意是因為我不喜歡這個軍階的名稱叫法(丘吉爾先生曾就此事給我開過玩笑)。我一點也回憶不起來我曾經有過這方面的意見。”

馬歇爾認為,在戰爭的這個階段晉升軍銜是不必要的,甚至說是令人難堪的。進一步提升他和亨利·哈利·阿諾德(Arnold)將軍的軍銜將使得他們的前輩潘興將軍的軍功得不到合理的褒獎和應有的尊敬,這一點不久就由馬歇爾的一些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同事們表達出來了。潘興戰時的參謀長、退役中將詹姆斯·格思裏·哈博德正在努力四處遊說以扼殺此項動議。由于錯誤地以為馬歇爾將軍也在支持此項議案,哈博德寫信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沃茲沃思說,假如這樣的話,那麽對軍隊的前輩將軍烏利斯·辛普森·格蘭特(Grant,1822年-1885年)、威廉·特庫姆塞·謝爾曼(Sherman,1820年-1891年)、菲利普·亨利·謝裏登(Sheridan,1831年-1888年)和潘興來說就沒有任何公正可言了。不僅如此,他還企圖說服《紐約人》雜志的編輯撰文攻擊該項動議,說現任陸軍參謀長嘗試以貶抑其前任為代價來提高自己的身價。馬歇爾將軍已經開始擔心潘興認為他從前的助手正在失去對他應有的尊敬。

潘興與馬歇爾的關系非比尋常。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潘興就非常賞識馬歇爾。在1938年的春天,78歲高齡的潘興病倒了,馬歇爾前來探望。望著自己最得意的助手,老將軍若有所思地說:“喬治,總有一天,你也會像我一樣當上陸軍特級上將的。”馬歇爾立即滿懷敬意地回答:“美國隻有一個人有資格獲得陸軍特級上將軍銜,那就是潘興將軍。絕不可能再有另一個人!”聽到馬歇爾的肺腑之言,潘興頓時熱淚盈眶:“謝謝你,喬治!”

馬歇爾謙讓軍銜的舉動,贏得了舉國上下的盛譽。美國一位著名的廣播演說家在廣播裏說:“事實證明,這支為自由而戰的偉大軍隊是世界上穿得最棒、伙食最好、待遇最高的軍隊。它的組織、訓練和裝備水準決非出于偶然,而是顯示馬歇爾天才、自強不息以及近乎超人的遠見卓識和領導才能的一塊豐碑。這樣一位軍人是不需要元帥權杖的。”

但提升軍銜是情勢所需。1944年9月中旬,晉升五星上將這個問題又纏擾陸軍部長史汀生和馬歇爾了。由于對海軍一直情有獨鍾的羅斯福總統這次一定想要國會通過這一法案,史汀生也隻好于9月3日表示同意。為了使潘興的朋友們對此不至于過分反感,史汀生和陸軍副參謀長麥克納尼將軍寫出了一份用詞巧妙的決議,他們商議將五星上將軍銜取名為“陸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這樣潘興將軍仍可享有獨一無二的“陸軍特級上將”軍銜。史汀生做出了這個姿態之後,前往沃爾特·裏德醫院,向住在這裏的這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軍事領袖祝賀他的84歲壽辰。翌日,他宣布了他的與國會的新軍銜法案相一致的意見。

此時已到戰爭後期,美國的武裝力量急劇膨脹,最高兵力達到了1200多萬,竟出現了25萬人以上的龐大集團軍和250萬人以上的集團軍群的超大規模兵團組織,需要有更高一級軍銜的指揮官來實施指揮。另外,在與盟軍的聯合行動中,聯軍統帥主要是依據軍銜來確定其地位和權力的。因此,各盟國之間軍銜等級設定的相對統一就顯得十分重要了。于是,在經過一番曲折的立法程式之後,美國參議院于1944年12月11日通過了眾議院的一項法案,同意批準由總統任命4名“陸軍五星上將”和4名“海軍五星上將”。

12月12日,陸軍副參謀長漢迪將軍與海軍商議解決了按軍銜高低進行排位的順序問題。在五星上將中,萊希上將排位第一,馬歇爾第二。然後依次是歐內斯特·金、麥克阿瑟、尼米茲、艾森豪威爾、阿諾德和哈爾西。

總統羅斯福立即授予他們(哈爾西被排除)“五星上將”軍銜,新的上將名單于12月15日在參議院完成了立法和批準的程式。從此,美國正式設立了等同于歐洲盟軍元帥銜的“陸軍五星上將”和“海軍五星上將”軍銜。不過,在當時美國的軍銜體製中,永久最高軍銜隻是中將,因為此時的“四星上將”和“五星上將”都還隻是臨時軍銜。

許多人,包括一些議員在內,對于未授予哈爾西為第四名“海軍五星上將”表示驚異。這是因為當時由于海軍最高指揮官歐內斯特·金上將不願看到哈爾西晉升、而金上將所中意的中太平洋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海軍上將未被晉升,所以延後了第四名“海軍五星上將”的上報。哈爾西在戰爭結束之後才被晉升為“海軍五星上將”

在美國歷史上,被授予五星上將軍銜的高級指揮官總共隻有10名。且隻有陸、海軍有五星上將,海軍陸戰隊的軍銜中沒有這一銜級。空軍方面,由于二戰時美國沒有獨立的空軍,自然就不可能有空軍五星上將,阿諾德當時為陸軍航空兵總司令,與馬歇爾等同時授予陸軍五星上將。有趣的是,1949年5月他又在美國空軍成立2年後授銜為空軍五星上將。成為兼有兩個軍種五星上將的惟一將軍。有的作者,則把阿諾德當成了2個人。

補充說明

在五星上將級別以上,美國歷史上有3人擁有最高的特殊榮譽軍銜:美國首任總統喬治·華盛頓,一戰時期陸軍將領約翰·潘興以及美西戰爭時期海軍將領喬治·杜威。

華盛頓與潘興擁有陸軍最高軍銜,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簡稱General of the Armies(陸軍特級上將),與陸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隻有一字之差,雖然仍有爭議,但普遍上被認為是相當于“6星軍銜”(six star rank),級別高于五星上將。雖然有人認為潘興“事實上授銜還是五星上將”,但實際上潘興的軍銜是由在1919年獨立授予的,與1944年國會通過的五星上將法案無關,更沒有在1944年與另外7人一同受銜,而且潘興本人一直佩戴著四星軍銜。請絕不要混淆army與armies,不存在所謂的“陸軍超級五星上將”的說法。因為嚴格意義上來說,陸海軍“特級上將”屬于特殊的榮譽軍銜,和1944年及之後授銜的五星上將並無關系。

喬治·杜威擁有海軍最高軍銜,Admiral of the Navy(海軍特級上將),同樣被認為相當于“6星軍銜”,高于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于1899年授予。

另外,喬治·華盛頓的這一軍銜是由美國國會于1976年追授的,雖然級別相同但地位上略高于其他兩位。

陸軍、海軍特級上將在上述3人之後再未授予過其他人,國會也為此立法不再授予任何人。

二戰時期曾經有過要求晉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為陸軍特級上將的提案,不過後來不了了之。

由于潘興是根據國會批準授予的特級上將,並且國會立法潘興以後不再授予,所以潘興的特級上將和二戰時期的五星上將是有區別的。

美軍名將

1、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

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George Catlett Marshall),馬歇爾生卒年:1880.12.31—1959.10.16;

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

出生地:賓夕法尼亞州尤寧頓鎮,

逝世地:弗吉尼亞州沃爾特-裏德醫院,

安葬地:弗吉尼亞州邁爾堡;

學校:弗吉尼亞軍事學院;

職務:陸軍參謀長、美國國務卿、國防部長;

軍銜:陸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

夫人:伊莉沙白-科爾斯-卡特、凱瑟琳-布朗;

著作:《馬歇爾報告》;

名言:“真正的偉大的將領能夠克服一切困難;戰鬥,戰役無非是一系列 克服的困難而已。一個真正的將領不論困難如何艱苦,都能夠展現才華,轉敗為勝。”

2、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麥克阿瑟生卒年:1880.1.26——1964.4.3;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出生地:阿肯色州小石城,

逝世地:首都華盛頓沃爾特裏德陸軍醫院

安葬地:弗吉尼亞州諾福克;

學校:美國陸軍軍官學校(西點軍校);

職務:西點軍校校長、駐菲美軍總司令、太平洋西南戰區司令、太平洋盟軍總司令、“聯合國軍”總司令;

軍銜:陸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

夫人:路易斯-布魯克斯、瓊-費爾克洛斯;

著作:《往事的回憶》。

名言:老兵不死,隻會慢慢凋零”(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3、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

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艾森豪威爾生卒年:1890.10.14—1969.3.28,但為了競選美國總統,後來放棄了五星上將軍銜,因為美國憲法規定現役軍人不得競選總統;

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

出生地:德克薩斯州丹尼森,

祖籍:萊茵河地區

逝世地:首都華盛頓沃爾特裏德陸軍醫院,

安葬地:堪薩斯州阿比林城;

學校:美國陸軍軍官學校(西點軍校);

職務:歐洲盟軍遠征軍總司令、美國陸軍參謀長、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盟軍三軍總司令、美國第34屆總統;

軍銜:陸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y);

夫人:瑪麗-吉瓦尼-杜德;著作:《遠征歐洲》、《受命變革》、《締造和平》、《悠閒的話》;

名言:“我不能容忍那些把一切與他們見解不同的人都稱作共產黨的極右分子,我也不能容忍那些高呼我們其餘的人都是殘酷的貪財牟利之徒的極左分子。”

4、亨利·哈利·阿諾德

亨利·哈利·阿諾德(Henry Harley Arnold),綽號:快樂的阿諾德,阿諾德生卒年:1886.6.25—1950.1.15;

亨利·哈利·阿諾德亨利·哈利·阿諾德

出生地:賓夕法尼亞州格拉得溫,

逝世地:加裏福尼亞州索諾瑪市,

安葬地:加裏福尼亞州索諾瑪市;

學校:美國陸軍軍官學校(西點軍校);

職務:陸軍航空兵司令、陸軍副總參謀長、陸軍航空隊司令;

軍銜:空軍五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ir Force);夫人:埃利諾-A-普爾;

著作:《全球使命》、《空戰》;

名言:“卓越的研究工作是保衛國家安全所需的空軍的第一要素。”

5、威廉·丹尼爾·萊希

威廉·丹尼爾·萊希(Willian Daniel Leahy),萊希生卒年:1875.5.6—1959.7.20;

威廉·丹尼爾·萊希威廉·丹尼爾·萊希

出生地:艾奧瓦州漢普頓市,

逝世地:馬裏蘭州貝賽斯達市,

安葬地:馬裏蘭州貝賽斯達市;

學校: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

職務:海軍作戰部長、武裝部隊總司令參謀長、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軍銜: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著作:《身臨其境》。

6、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Ernest Joseph King),金生卒年:1878.11.23—1956.6.25;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出生地:俄亥俄州洛雷恩市,

逝世地:新罕布希爾州樸茨茅斯市;

安葬地:新罕布希爾州樸茨茅斯市;

學校: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

職務:大西洋艦隊司令、海軍總司令、海軍作戰部長、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英美聯合司令部成員;

軍銜: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夫人:瑪蒂;

著作《1941—1945年戰爭中的美國海軍(向海軍部隊的正式報告)》、《金*海軍五星上將》;

名言:“通向勝利的道路是漫長的,日子將是艱苦的。我們要盡已所有作出最大的努力。我們必須盡快擁有大批軍艦和飛機,然後我們大舉反擊,最終贏得勝利。”

7、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切斯特·威廉·尼米茲(Chester William Nimitz),尼米茲生卒年:1885.2.24—1966.2.24;綽號:海上騎士

切斯特·威廉·尼米茲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出生地:德克薩斯州弗雷德裏克堡;

逝世地:加裏福尼亞州伯克利市;

安葬地:加裏福尼亞州伯克利國家公墓;

學校: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

職務:海軍人事局局長、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兼太平洋戰區總司令、海軍作戰部長;

軍銜: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夫人:凱瑟琳-弗裏曼;

著作:《海上力量:海軍史》、《太平洋的勝利:海軍的抗日戰爭》;

名言:“我不贊成先發製人的戰爭。我相信隻要存在任何成功的希望,就必須運用外交手段。和平是可以獲得的,隻要我們具有勇氣、耐心和才智。”

8、小威廉·弗雷德裏克·哈爾西

小威廉·弗雷德裏克·哈爾西(William Frederick Halsey),綽號:蠻牛。

小威廉·弗雷德裏克·哈爾西小威廉·弗雷德裏克·哈爾西

生卒年:1882.10.30—1959.8.16;

出生地:新澤西州伊莉沙白市;

逝世地:加裏福尼亞州舊金山市;

安葬地:加裏福尼亞州舊金山市;

學校: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

職務:太平洋艦隊航母特混艦隊司令、南太平洋戰區最高司令、第3艦隊司令;

軍銜: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夫人:弗朗西絲-庫克-格蘭迪;

著作:《哈爾西海軍上將的故事》。

9、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

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Omar Nelson Bradley,1893.2.12-1981.4.1)

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

1950年晉升為陸軍五星上將。

1915年在西點軍校學習。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任步兵學校校長,後任步兵師師長。

1943年任美國第二軍軍長,在突尼西亞和西西裏作戰。

1944年任駐西歐美國第一集團軍司令。

1944年8月任駐歐洲第十二集團軍群司令。

1947——1949年任美國陸軍參謀長。

1949年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軍事委員會主席。

1953年卸任。

10、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

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Raymond Ames Spruance,1886.7.3-1969.12.23)

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

2001年追授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出生地:馬裏蘭州巴爾的摩市

逝世地:加利福尼亞州

安葬地:舊金山金門國家公墓

學校: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

職務:中太平洋艦隊司令、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軍事學院院長

軍銜:海軍四星上將,2001年追授海軍五星上將(Fleet Admiral);

相關信息

由于眾議員卡爾·文森的阻止,斯普魯恩斯一直未能晉升成為五星上將。國會最終通過了一項前所未有的議案,當中訂明斯普魯恩斯退休後,將維持海軍上將(四星)的薪酬直至逝世。

在2001年7月12號,國會終于通過,並在稍後由小布希總統簽署生效的2492號法案明文通過,已故海軍上將斯普魯恩斯追授fleet Admiral 軍銜,即海軍5星上將!(5 star General 其實是陸軍的說法,海軍對應的軍銜則為fleet Admiral ,之前斯普魯恩斯隻是Admiral。現在才是名正言順的fleet Admiral 這一海軍最高軍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