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卅運動

五·卅運動

五卅(sà)運動是一次偉大的民眾性的反帝愛國運動,它大大提高了全國人民的覺悟程度和組織力量,在全國範圍內為北伐戰爭準備了民眾基礎,並將國民革命推向高潮,從而揭開了1925-1927年中國大革命的序幕。正如著名工人運動領袖鄧中夏所說:"五卅運動以後,革命高潮,一瀉汪洋,于是構成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年的中國大革命"。

  • 中文名稱
    五·卅運動
  • 領導者
    中國共產黨
  • 發生時間
    1925年5月30日
  • 性質
    民眾性反帝愛國運動
  • 發生地點
    上海,並席卷全國
  • 參與者
    工人、學生、商人、市民、農民等
  • 運動形式
    罷工、罷市、罷課
  • 導火索
    五卅慘案

運動簡介

五卅(sà)運動,1925年5月30日,震驚中外的五卅運動在上海爆發,並很快席卷全國。五卅運動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民眾性反帝愛國運動,是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以工人階級為主力軍的中國人民反帝革命運動,標志著國民大革命高潮的到來。

運動過程

背景資料

1925年1月,黨的四大提出了無產階級民主革命中的領導權問題,決定加強黨對工農民眾運動的領導。四大以後,革命民眾運動,特別是工人階級反帝鬥爭迅猛發展。

20多萬人在廣州東校場集會聲援上海工人罷工20多萬人在廣州東校場集會聲援上海工人罷工

1925年2月起,上海22家日商紗廠近4萬名工人為反對日本資本家打人和無理開除工人,要求增加工資而先後舉行罷工。中共中央專門組織了領導這次罷工的委員會。

直接導火線

1925年5月15日,上海日商內外棉七廠資本家借口存紗不敷,故意關閉工廠,停發工人工資。工人顧正紅帶領民眾沖進廠內,與資本家論理,要求復工和開工資。日本資本家非但不允,而且向工人開槍射擊,打死顧正紅,打傷工人10餘人,成為"五卅"運動的直接導火線。第二天,中共中央發出第32號通告,緊急要求各地黨組織號召工會等社會團體一致援助上海工人的罷工鬥爭。19日,中共中央又發出第33號通告,決定在全國範圍發動一場反日大運動。28日,中共中央召開緊急會議,決定以反對帝國主義屠殺中國工人為中心口號,發動民眾于30日在上海租界舉行反對帝國主義的遊行示威。同時,為加強工會組織的力量,決定由共產黨人李立三、劉華等主持,成立上海總工會。隨後,劉少奇到達上海,參加上海總工會的指揮工作。

五卅慘案

1925年5月30日上午,上海工人、學生2000多人,分組在公共租界各馬路散發反帝傳單,進行講演,揭露帝國主義槍殺顧正紅、抓捕學生的罪行、反對"四提案"。租界當局大肆拘捕愛國學生。當天下午,僅南京路的老閘捕房就拘捕了100多人。萬餘名憤怒的民眾聚集在老閘捕房門口,高呼"上海是中國人的上海!""打倒帝國主義!""收回外國租界!"等口號,要求立即釋放被捕學生。英國捕頭愛伏生竟調集通班巡捕,公然開槍屠殺手無寸鐵的民眾,打死十三人,重傷數十人,逮捕一百五十餘人。其中捕去學生四十餘人,射殺學生四名,擊傷學生六名,路人受傷者十七名,死了三名。6月1日復槍斃三人,傷十八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五卅慘案"。

全體宣布罷崗

當天深夜,中共中央再次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由瞿秋白蔡和森李立三劉少奇和劉華等組成行動委員會,具體領導這次鬥爭,組織全上海民眾罷工、罷市、罷課,抗議帝國主義屠殺中國人民。帝國主義的屠殺,點燃了中國人民鬱積已久的對帝國主義侵略的仇恨怒火。從6月1日起,上海全市開始了聲勢浩大的反對帝國主義的總罷工、總罷課、總罷市。1925年6月1日到6月10日,帝國主義者又多次開槍,打死打傷民眾數十人。英、美、意、法等國軍艦上的海軍陸戰隊全部上岸,並佔領上海大學、大夏大學等學校。上海人民不懼怕帝國主義的武力鎮壓,相繼有20餘萬工人罷工,5萬多學生罷課,公共租界的商人全體罷市,連租界僱用的中國巡捕也回響號召宣布罷崗。

五卅運動紀念碑五卅運動紀念碑

轉變標志

1925年6月1日,上海總工會成立,李立三任委員長。這標志著上海工人運動從分散的狀態開始轉向集中的有組織的行動。上海工人階級在總工會領導下,成為一支組織嚴密、紀律嚴格的反對帝國主義的主力軍,在鬥爭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6月4日,上海總工會與全國學聯、上海學聯、各馬路商界總聯合會共同組成的上海工商學聯合會宣告成立,上海各界民眾結成了反帝聯合戰線。

熱血日報

為了打破帝國主義的輿論封鎖,推動反帝愛國運動,中共中央于1925年6月4日創辦了《熱血日報》,由瞿秋白任主編。《熱血日報》及時向廣大民眾傳達黨指導運動的方針、政策,揭露帝國主義的罪行。6月5日,中共中央發表《中國共產黨為反抗帝國主義野蠻殘暴的大屠殺告全國民眾書》,指出"全上海和全中國的反抗運動之目標,決不止于懲凶、賠償、道歉等","應認定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推翻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一切特權為其主要目的"。

反帝怒潮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五卅運動的狂飆迅速席卷全國,從工人發展到學生、商人、市民、農民等社會各階層,並從上海發展到全國各地,遍及全國25個省區(當時全國為29個省區),約600━700個縣,各地約有1700萬人直接參加了運動。北京、廣州、南京、重慶、天津、青島、漢口等幾十個大中城市和唐山、焦作、水口山等重要礦區,都舉行了成千上萬人的集會、遊行示威和罷工、罷課、罷市。1925年6月11日,漢口參加遊行示威的民眾行至公共租界時,英國水兵向人群開槍射擊,打死數十人,重傷30餘人。漢口慘案進一步激起全國民眾的憤怒。全國各地到處響起"打倒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撤退外國駐華的海陸空軍"、"為死難同胞報仇"怒吼聲,形成了全國規模的反帝怒潮。

內部分裂

帝國主義在進行武力鎮壓的同時,還採取了更為陰險的從內部分裂統一戰線的策略。他們以增加稅率為誘餌,以停止借款、通匯、航運和電力供應相威脅,逼迫大資產階級勾引整個資產階級退出統一戰線。于是,大資產階級的上海總商會會長虞洽卿首先提出"單獨對英"、"縮小範圍"的口號,將原工商學聯合會提出的17項交涉條件改為13條,刪去了幾項核心條款。6月19日,上海總商會召集76個團體討論開市,並于23日單獨宣布停止罷市。接著,總商會又以停發罷工救濟費的辦法挾製工人復工(各地支援罷工的捐款由總商會經管)。1925年6月21日,北京政府派邢士廉率軍到上海鎮壓。段祺瑞通電"取締煽惑罷工",電令上海戒嚴司令部,解散總工會,通緝該會領袖李立三,並限令各工會一律取消。

公開領導機關

1925年6月7日,上海工、商、學召開聯席會議,成立了上海工商學聯合會,作為"三罷"運動的公開領導機關。會議提出同帝國主義交涉的17項條件。"三罷"開始後,英、美、日等帝國主義國家調集武裝,繼續屠殺民眾,進行武力恫嚇,同時施展種種陰謀分化瓦解工商學聯合陣線。在威脅利誘面前,資產階級由動搖而妥協,于6月26日無條件結束總罷市。而工人階級一直堅持到9月初,通過談判,取得部分經濟要求的勝利後陸續復工。繼上海"三罷"之後,全國各地民眾特別是工人,都紛紛起來參加了這一反帝運動,人數達1200餘萬,其中工人約50萬,成了反帝運動的主力,充分顯示了中國工人階級的偉大力量和作用。

五卅事件委員會

1925年6月19日,上海總商會宣布于6月26日單獨提前開市。總商會另組"五卅事件委員會",將17項交涉條件修改為13條,刪掉取消領事裁判權、撤退英日駐軍、承認工人有組織工會及罷工的自由等項內容。不久,學校開始放暑假,學生紛紛離校。鑒于這種情況,中國共產黨決定改變工人鬥爭的策略,由總罷工改為經濟鬥爭和局部解決。

復工條件

基本資料

1925年8月10日,上海總工會發表宣言,提出9項復工條件:

一、無條件交回上海會審公廨;

二、租界內出版、言論、集會、結社之自由;

三、租界華人須與外人有同等參政權利;

四、承認工人有自由組織工會之權,並承認工會有代表工人之權;

五、工人全體上工,不得因此次罷工開除工人;

六、發給罷工期內工資50%;

七、增加工資15%,工資一律發給大洋;

八、優待工人,尤須改善女工、童工工作條件;

九、賠償死傷學生、工人。

革命高潮

在英、日資本家先後答應"承認中國政府頒布工會條例所組織之工會"、對罷工工人在生活上予以相當之幫助、酌加工資、不得無故開除工人等條件後,各業罷工工人從8月底到9月上旬陸續復工。五卅運動顯示了工人階級的領導力量和革命統一戰線的作用,提高了中國人民的覺悟,標志全國革命高潮的到來。

運動影響

中國人民反帝鬥爭得到了國際革命組織、海外華僑和各國人民的廣泛同情和支援。在莫斯科舉行了50萬人的示威遊行,聲援中國人民的五卅運動,並為中國工人捐款。在世界各地,有近100個國家和地區的華僑舉行集會和發起募捐,聲援五卅運動。1925年6月7日,日本30多個工人團體舉行盛大演講會,決議聲援中國工人團體,同時向日本政府和資本家提出抗議。英國工人階級積極行動,阻止船、艦、車輛運輸軍火到中國。五卅運動成為具有廣泛國際影響的反對帝國主義的鬥爭。五卅運動沉重打擊了帝國主義,對中華民族的覺醒和國民革命運動的發展起了巨大的發展作用,大大提高了中國人民的覺悟,揭開了大革命高潮的序幕。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五卅運動的鬥爭中受到很大鍛煉,培養造就了一大批幹部,黨組織也得到極大發展,在鬥爭實踐中總結了寶貴的經驗,為以後黨領導大規模的民眾鬥爭奠定了基礎。

五卅運動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五卅運動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

相關人物

李立三

(五卅運動領導人之一)

李立三(1899年--1967年)原名李隆郅,1899年11月18日生于湖南省難陵縣陽三石。1925年1月,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海閘北東寶興路254弄28支弄8號召開。李立三出席了大會,並當選為中央委員。2月初,上海滬西區內外八廠發生了日本監工野蠻毆打中國女工,並無故開除了粗紗車間50多個男工的事件,引起工人們的強烈不滿,並舉行了抗議罷工。李立三得知情況後,到內外棉八廠調查。通過廣泛接觸工人,了解到許多日本監工野蠻迫害工人的罪證,向中共上海地方兼區執委作了詳細匯報。黨中央和上海地方兼區執委根據李立三的匯報,決定調上海大學的楊之華、郭伯和、劉華等去閘北潭子灣,與李立三一起組織罷工委員會,領導工人大罷工。李立三堅決執行黨的指示,召開罷工動員大會。他大聲疾呼:"我們中國工人受盡了日本老板的壓迫和虐待,現在要改變這種狀況,隻有罷工這條路。我們這次罷工,一定要同日本老板拼個你死我活。隻要大家團結一心,堅持鬥爭,就一定能使日本老板屈服于我們工人。"

李立三李立三

激情動員

經過李立三的動員,大家情緒振奮而昂揚,一致通過了罷工決議,並推選李立三為罷工委員會主席。1925年2月10日,罷工委員會在閘北潭子灣召開工人民眾大會,李立三身穿蘭布長衫,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說。他歷數了工人的深重苦難,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種種罪行。他的演說激起了廣大工人的極大義憤。工人們高呼:"立即罷工廠'"罷工到底!""不獲勝利不復工!"李立三又說:"我們夜校的課本上,不是有《安源工人俱樂部》這一課麽!安源工人罷工,根據'哀而動人'的鬥爭策略,提出了'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人'的鬥爭口號。大家呼喊的口號,表達了我們的心願和鬥爭決心。但還應該加上一條:'反對東洋人打人!'這個口號既切合實際,又反映了我們工人的迫切要求,更重要的是,我們呼喊著這樣的口號,能煥發我們民族自尊心,能贏得社會各界民眾的同情和支持,工友們,你們贊同這條口號嗎?"整個會場頓時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在李立三等領導下,滬西工人罷工浪潮席卷了11個棉紗廠。1925年2月18日,全市有22個工廠,近4萬工人加入了大罷工行列。二月大罷工堅持了10多天。日本老板仍無誠意,拒不接受工人提出的復工條件。為了激勵工人齊心奮鬥,爭取罷工勝利,李立三又在閘北潭子灣召開第二次工人民眾大會,號召工人團結一致,不獲勝利不罷休。在黨的領導下,這次大罷工堅持了20多天,日本老板不得不請中國商人出面調停,最後簽定了復工協定,日方承認工會,保證不打工人,釋放被捕工人。3月9日,罷工勝利結束。

蔡和森

(五卅運動領導人之一)

蔡和森,湖南省湘鄉縣永豐鎮(今屬雙峰縣)人,1895年生,1913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1920年赴法國勤工儉學,1921年10月,因組織和領導革命鬥爭,被法國當局驅逐出境。12月中旬,經香港來到上海見到了陳獨秀,他匯報了自己對黨的認識和參加革命的決心,同月由陳獨秀批準參加中國共產黨蔡和森入黨後,即留在黨中央工作,較長一段時間是在閘北從事革命活動。1925年5月28日晚上,黨的"四大"中央在閘北寶興路寶興裏一幢舊式的兩間樓房裏舉行緊急會議。出席會議的有陳獨秀、蔡和森李立三、揮代英,以及中共上海地方兼區執委羅亦農、王一飛等。會上,蔡和森全面分析了當前上海工人運動的情勢,提出:"現在要把工人的經濟鬥爭與目前正在蓬勃發展的反帝鬥爭匯合起來,要使工人鬥爭表現明顯的反帝性質,以爭取一切反帝力量的援助。同時也使工人加入總的反帝戰線而成為這一戰線的中堅。"他還提出了5月30日要在租界組織反帝示威遊行的主張。但是,這些主張卻被黨中央總書記陳獨秀指責為"空泛而不切實際"之談,並說:"如果在示威時有三五百人參加,便算是我們的成功。"蔡和森予以反駁:"這是一種犯著近視眼病的觀點","沒有估計到廣大民眾的情緒。假如我們估計到了這些方面的話,則我們的目標決不是動員三五百人,而是動員三五萬人。"最後,會議接受了蔡和森的建議,決定把工人的經濟鬥爭發展成反對帝國主義的政治鬥爭,5月30日在上海租界舉行反帝大示威,抗議帝國主義屠殺中國人民的血腥罪行,抗議帝國主義逮捕、關押和審判愛國學生,反對帝國主義租界當局提出的所謂"四提案"。會後,蔡和森主持召開中共上海各組織負責人和工人、學生代表會議,傳達貫徹黨中央的決議。揭露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罪行,動員大家廣泛組織發動工人、學生和各界民眾5月30日在租界舉行反帝示威大遊行。

蔡和森蔡和森

1925年5月30日下午,蔡和森隨著人群,來到南京路發表演講,散發傳單。他在演講中說:"帝國主義槍殺中國工人顧正紅倒沒有罪?中國工人、學生在自己的國土上聲援被害同胞,反而有罪?遭工部局逮捕、坐牢、判刑,這是什麽世道?哪一國的法律?帝國主義這樣橫行霸道,難道我們中國人能忍受嗎?"蔡和森的演講得到市民熱烈回響,廣大民眾振臂高呼:"打倒帝國主義"、"收回租界"等口號。約在下午4至5時,租界巡捕在浙江路一帶逮捕和毆打演講學生,憤怒的民眾聚集在南京路老閘捕房前,堅決要求釋放被捕學生。英巡捕頭目下令開槍射擊,當場被打死13人,傷者無數,造成震驚中外的"五卅"慘案。

慘案發生後的當天深夜,中共中央又在閘北召開緊急會議,陳獨秀、蔡和森李立三、惲代英等出席會議。會上,蔡和森提出了號召全上海工人罷工、商人罷市、學生罷課,反對帝國主義對中國人民屠殺的策略主張。他說:"總罷課是無問題的,總罷工也可以逐漸實行。現在要用一切力量促成總罷市的實現,要造成上海市民總聯合的反帝大運動。"會議接受了蔡和森的建議。並決定組成由蔡和森李立三、翟秋白參加的黨的行動委員會,直接領導上海政治鬥爭。1925年5月31日,黨在租界又組織了一次大示威。當晚,上海總工會正式成立並發出第一號通令,宣布1925年6月1日實行全市工人總罷工。

在黨的指引下,6月1日,上誨20萬工人大罷工,學生罷課、商人罷市,形成了"三罷"高潮。當晚,中共中央再次舉行會議,蔡和森在會上分析了革命情勢,進一步提出了新的策略主張:"在上海應當馬上成立工商學聯合會,成為這一反帝運動總的公開指揮機構,以鞏固和發展這一運動,進行長期的鬥爭;同時要馬上把運動擴大到全國去。"

1925年6月4日,上海工商學聯合會在閘北成立。6月5日,中共中央發表了蔡和森起草的《為反抗帝國主義野蠻殘暴的大屠殺告全國民眾書》。指出:"五卅"上海事變"完全是政治的","解決之道不在法律而在政治,所以要認定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推翻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一切特權為其主要目的"。並指出:"須將這個鬥爭持續的依靠于全國民眾自身的力量,萬不可依賴和相信政府的交涉而中輟民眾的反抗。"不能"把殘殺之罪轉移于其僱用之巡捕,而反認真正的敵人為'調人"'等。號召全國被壓迫的民眾共同起來反抗此種血腥屠殺。不久,"五卅"運動在全國各大城市蓬勃興起,給帝國主義以沉痛打擊。

蔡和森在"五卅"運動中提出的策略主張,生動地表明了他的遠見卓識以及領導民眾鬥爭的才能。

1925年9月,蔡和森出席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第二次擴大會議。10月,根據黨的指示,蔡和森李立三、向警予等一道從上海赴莫斯科。從此,蔡和森離開了上海。

劉少奇

五卅運動領導人之一)

1925年 5月,中華全國總工會(簡稱全總)副委員長劉少奇受黨和全總委派,從廣州來到上海,籌建"全總上海辦事處"。到上海後,被中共中央派往青島領導日商紗廠的工人罷工。

1925年5月15日,滬西(今普陀區)發生內外棉七廠日本資本家開槍打死罷工工人領袖、共產黨員1925年顧正紅,打傷工人10多人的流血事件。這一事件,成為爆發五卅運動導火線。15日晚至19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地方兼區執委在閘北寶興裏(今寶源裏、通源裏)幾次召開會議,分析政治情勢,決定籌建上海總工會,發動上海人民開展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運動。與此同時,電令劉少奇立即返回上海,參與領導上海工人的罷工鬥爭。

1925年5月30日,上海學生和工人2000多人回響中國共產黨的號召,到上海市中心公共租界進行反帝宣傳和示威。面對群情激昂的學生和工人,租界英國巡捕竟冒天下之大不韙,在南京路老閘巡捕房前開槍進行血腥鎮壓,打死學生、工人13人,打傷幾十人,逮捕100多人,造成震驚中外的"五卅慘案"。當晚,中共中央和上海地方兼區執委在閘北作出決定:把鬥爭擴展到各階層民眾中去,結成反帝聯合陣線,發動上海工人總罷工、學生總罷課、商人總罷市(簡稱"三罷"),聯合起來向帝國主義進攻。5月裏日晚,上海工人代表大會在閘北虯江路46號香山同鄉會廣東會館召開,宣告上海總工會(簡稱上總)成立。經選舉,李立三任上總委員長、劉華任副委員長、劉少奇任總務科長(相當于秘書長),組織和領導全市工人總罷工。

劉少奇劉少奇

上海總工會在反帝風暴中誕生,上海工人階級從此有了自己的組織中心和指揮機關。劉少奇是上總機關的核心人員之一。

劉華

​(五卅運動重要領導人,因此犧牲)

劉華,原名劉熾榮,字劍華,四川省宜賓縣,1899年9月10日(農歷八月初六)出生在一戶佃農家庭。

1917年,劉華18歲,他國小畢業後已兩年。家鄉淪為匪藪,無法在家久居,他跟隨叔父出外謀生,開始了流落他鄉的生活。其間,他做過茶館跑堂,又受孫中山的“實業計畫”影響,曾想籌辦代銷書店或石印所,後在四川陸軍暫編第五師當過幾個月的兵。青年時期的劉華,飽受生活的煎熬,歲月的磨難。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成為劉華人生觀確立的重要契機。劉華正在人生道路上感到茫然無歸的時候,五四運動使他眼前豁然開朗。他給家人信中興奮地說,此時,他接受了兩種嶄新知識,其一是“勞工神聖”的思想,其二是文學革命,提倡白話文的主張。

劉華進入上海大學附中以後,如飢似渴地學習新思想、新知識,探索馬列主義真理。在鄧中夏、瞿秋白等人的教育下,他人校不久就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同年11月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又任上海大學學生會第一、第二屆執行委員,上海大學四川同學會主席。他積極組織同學參加上海大學各種社團,發動和帶領同學投身各項社會活動。他熱心籌辦平民教育,曾任上海大學平民夜校執行委員和教員,幫助工人、學徒學文化,向他們宣傳革命道理。劉華在上海大學得到了迅速的成長。

1925年3月?4月間,日商紗廠資本家破壞二月罷工復工協定事件不斷發生,“日人虐待反變本加厲。日人監工入廠,皆攜帶木棍、手槍,工人偶一不慎,即遭棍擊;罰款之苛,數倍于前”。5月15日,顧正紅帶領內外棉七廠工人反對日商關廠陰謀,據理力爭上工,該廠大班竟開槍屠殺工人,製造顧正紅慘案,顧正紅的犧牲成了五卅運動的直接導火線。

當晚,劉華火急向中共上海地委就顧正紅慘案作了匯報,又趕赴中華書局印刷廠,召集工人積極分子,痛陳顧正紅慘案真相,請求印刷業工人聲援。次日,他根據黨的指示,不顧重病在身,主持內外棉五、七、八、十二等廠罷工工人集會于潭子灣,組成罷工委員會,提出懲辦凶手、承認工會等八項條件。同時積極組建糾察隊、交際隊、講演隊、救濟隊,向各工會、學校、報界、社會團體宣傳日本帝國主義資本家槍殺工人暴行,揭露顧正紅慘案真相,以爭取上海工人、學生、市民、士兵聯合起來進行反帝民族解放鬥爭。劉華的擔子遠遠超過二月大罷工。

五卅慘案發生後當晚,中共中央在上海開會,決定組織行動委員會,建立各階級反帝統一戰線,發動全上海罷市、罷工、罷課,推動全國人民開展反帝運動。同時,決定上海總工會組織公開,領導工人鬥爭。5月31日,上海總工會在閘北天通庵路掛牌,李立三任委員長,劉少奇任總務科長,劉華任副委員長兼第四辦事處(上海總工會公開成立後,滬西工友俱樂部即改名為上海總工會第四辦事處)主任,主要工作在第四辦事處,同時肩負起領導上海數十萬產業工人開展反帝運動。

12月17日,上海總商會宴請軍閥孫傳芳。宴會間,他們進行了一場骯髒的政治交易。日本商團總頭目和英國駐滬副領事齊聲向孫傳芳進言:“劉華是中國勞工運動的領袖,上海屢次罷工皆為其煽動,如不重辦,上海的秩序十分危險。”宴會東道主、上海總商會會長虞洽卿在旁進言:“上海商界甚望司令懲一儆百。”當夜11時許,劉華即遭“秘密槍決,滅屍不宣”。劉華犧牲時年僅26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