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 -明朝官員

于謙

于謙(1398年5月13日-1457年2月16日),字廷益,號節庵,漢族,明朝名臣、民族英雄,祖籍考城(今河南省民權縣),浙江杭州府錢塘縣(今浙江省杭州市)人。

永樂十九年(1421年),于謙登辛醜科進士,宣德初授御史,曾隨宣宗鎮壓漢王朱高煦之叛。平叛後,身為御史的于謙因數落朱高煦有功,被宣宗升任巡按江西,頌聲滿道。宣德五年(1430年),以兵部右侍郎巡撫河南、山西。

正統十一年(1446年),進京覲見因不向王振獻媚送禮,引起王振不滿遭其暗地指使其黨羽李錫給他加上對明英宗不滿的罪名下獄論死。後因兩省百姓官吏乃至藩王力請復任。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瓦剌俘獲,他力排南遷之議,堅請固守,進兵部尚書。代宗立,整飭兵備,部署要害,親自督戰,率師二十二萬,列陣北京九門外,破瓦剌之軍。加少保,總督軍務。也先挾英宗逼和,他以社稷為重,君為輕,不許。也先(額森)以無隙可乘,被迫釋放英宗。英宗既歸,仍以和議難恃,擇京軍精銳分十團營操練,又遣兵出關屯守,邊境以安。其時朝野多事,乃獨運征調,悉合機宜,號令明審,片紙行萬裏外無不惕息。他憂國忘身,口不言功,自奉儉約,所居僅蔽風雨,但性固剛直,頗遭眾忌。

天順元年(1457年)英宗復闢,石亨等誣其謀立襄王之子,被殺。成化初,復官賜祭,弘治二年(1489年),謚肅愍。萬歷中,改謚忠肅。有《于忠肅集》。于謙與岳飛、張煌言並稱"西湖三傑"。

  • 中文名稱
    于謙
  • 出生地
    杭州錢塘(今浙江杭州)
  • 稱號
    民族英雄
  • 逝世日期
    1457年2月16日
  • 祖籍
    考城(今河南民權縣)
  • 別名
    廷益,節庵,于少保
  • 信仰
    儒學
  • 出生日期
    1398年5月13日
  • 代表作品
    《石灰吟》《節庵詩文稿》
  • 國籍
    中國(明朝)
  • 謚號
    肅愍,後改忠肅
  • 職業
    兵部侍郎、少保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組織北京保衛戰
    改革軍製

​人物簡介

于謙(1398年5月13日─1457年2月16日),漢族。字廷益,浙江錢塘人,明朝名臣,民族英雄。七歲的時候,有個和尚驚奇于他的相貌,說:“這是將來救世的宰相呀。”八歲時,他穿著紅色衣服,騎馬玩耍。鄰家老者覺得很有趣,戲弄他說:“紅孩兒,騎黑馬遊街。”于謙應聲而答:“赤帝子,斬白蛇當道。”下聯不僅工整,而且還顯露出他非同尋常的氣勢。永樂十九年(1421年),于謙考中了進士。

于謙- 夕陽紅百科 - 中國夕于謙- 夕陽紅百科 - 中國夕

宣德初年(1426),任命于謙為御史。宣德五年升兵部右侍郎,巡撫山西、河南,整飭軍備。正統十三年(1448),升兵部左侍郎。次年秋,明京軍主力在土木堡之戰中潰敗,英宗被俘,蒙古瓦剌軍乘勝進攻京師(今北京)。在此關頭,于謙反對遷都,力主抗戰,升任兵部尚書,率軍擊敗瓦剌軍,取得京師保衛戰的勝利。戰後,他首創團營軍製,加強邊戍,委任名將鎮守。主張以戰求和,多次擊敗瓦剌軍的進攻,迫使其首領也先釋放英宗回朝。景泰八年(1457)正月中旬 ,英宗借奪門之變重登帝位。二十二日,于謙遭誣陷被害。後沉冤昭雪,贈太傅,謚肅愍,又改謚忠肅。遺有《于忠肅集》《于謙集》。

生平經歷

《明史》記載,于謙七歲時,有位僧人認為其奇特,稱他為“日後能夠挽救時局的宰相”。永樂十九年(1421年),于謙登辛醜科進士。宣德初年,授職監察御史。在與明宣宗上奏對答時,言談博雅流暢,宣宗為之傾聽。顧佐擔任都御史時,對屬僚往往非常嚴厲,卻惟獨尊讓于謙,認為他的才華勝過自己。朱高煦謀反時,于謙跟隨宣宗(朱瞻基)親征樂安,朱高煦出城投降,宣宗命于謙口頭列數朱高煦罪狀。于謙嚴詞正氣嚴切,厲聲威嚴激烈。朱高煦趴在地上發抖,稱罪該萬死。宣宗對此十分滿意。大軍班師後,于謙得賞與各位大臣相同。

于謙外出巡按江西,昭雪了被冤枉的幾百個囚犯。他上疏奏報陝西各處官校騷擾百姓,詔令派御史逮捕他們。皇帝知道于謙可以承擔重任,當時剛要增設各部右侍郎為直接派駐省的巡撫,于是親手寫了于謙的名字交給吏部,越級提升為兵部右侍郎,巡撫河南、山西。于謙到任後,輕裝騎馬走遍了所管轄的地區,訪問父老,考察當時各項應該興辦或者革新的事,並立即上疏提出。一年上疏幾次,稍有水旱災害,馬上上報。

于謙_圖片_互動百科于謙_圖片_互動百科

正統六年,于謙上疏說:“現在河南、山西各自儲存了數百萬谷物。請于每年三月,令各府州縣上報缺糧的貧困戶,把谷物分發給他們。先給菽秫,再給黍麥,再次給稻。等秋收後還給官府,而年老有病和貧窮無力的,則免予償還。州縣吏員任滿應該提升時,儲存預備糧達不到指標的,不準離任。並命令監察官員經常稽查視察。”下詔令照此執行。河南靠近黃河的地方,常因水漲沖缺堤岸。于謙令加厚防護堤,計裏數設定亭,亭有亭長,負責督促修繕堤岸。又下令種樹、打井,于是榆樹夾道,路上沒有幹渴的行人。大同單獨遠在邊塞之外,巡按山西的人難于前往,奏請另設御史管理。把鎮守將領私自開墾的田全部收為官屯,用以資助邊防經費。他的威望恩德遍布于各地,在太行山的盜賊都逃跑或隱藏起來。在職九年,升任左侍郎,領二品官的棒祿。

當初,楊士奇、楊榮、楊溥主持朝政,都很重視于謙。于謙所奏請的事,早上上奏章,晚上便得到批準,都是“三楊”主辦的。但于謙每次進說商議國事時,都是空著口袋進去,那些有權勢的人不能不感到失望。到了這時,“三楊”已經去世,太監王振掌權,正好有個姓名和于謙相似的御史,曾經頂撞過王振。于謙入朝,推薦參政王來、孫原貞代替自己。通政使李錫逢迎王振的指使,彈劾于謙因為長期未得晉升而不滿,擅自推舉人代替自己。把他投到法務部門判處死刑,關在獄中三個月。後來王振知道搞錯了,把他放出來,降職為大理寺少卿。山西、河南的官吏和百姓俯伏在宮門前上書,請求于謙留任的人數以千計,周王、晉王等藩王也這樣上言,于是再命于謙為巡撫。當時的山東、陝西流民到河南求食的,有二十餘萬人,于謙請求發放河南、懷慶兩府積儲的粟米救濟。又奏請令布政使年富安撫召集這些人,給他們田、牛和種子,由裏老監督管理。前後在任共十九年,他父母去世時,都讓他回去辦理喪事,不久便起用原職。

正統十三年,于謙被召回京,任兵部左侍郎。第二年秋天,也先大舉進犯,王振挾持皇帝親征。于謙和兵部尚書鄺埜極力勸諫,不聽。鄺埜跟隨皇帝管理軍隊,留于謙主持兵部的工作。待到明英宗在土木堡被俘,京師大為震驚,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麽辦。郕王監國,命令群臣討論作戰和防守的方略。侍講徐(王呈)說星象有變化,應當遷都南京。于謙厲聲說:“主張南遷的,該殺。京師是天下的根本,一搖動則國家大計完了,難道沒有看見宋朝南渡的情況嗎!”郕王肯定了他的說法,防守的決策就這樣定下來了。當時京師最有戰鬥力的部隊、精銳的騎兵都已在土木堡失陷,剩下疲憊的士卒不到十萬,人心震驚惶恐,朝廷上下都沒有堅定的信心。于謙請郕王調南北兩京、河南的備操軍,山東和南京沿海的備倭軍,江北和北京所屬各府的運糧軍,馬上開赴京師,依然策劃部署,人心稍為安定。于謙立即被升為兵部尚書。

郕王暫代皇帝出朝,廷臣們請求將王振滅門九族。而王振的黨羽叫馬順的,便出來斥責言官。于是給事中王囗在明廷上打馬順,大家都跟著他。朝上秩序大亂,衛卒聲勢洶洶。郕王害怕得要起來走開,于謙推開眾人走上前去扶住郕王不要起來,而且告訴郕王宣諭說:“馬順等有罪該死,不予追究。”大家才安定下來。于謙的袍袖因此全部撕裂。退出左腋門,吏部尚書王直握著于謙的手嘆道:“國家正在倚賴你呢,今天雖然一百個工直又有什麽作用!”當時,上下的人都依賴重視于謙,于謙亦毅然把國家的安危視為自己的責任。

于謙

當初,大臣擔憂國家沒有君主,太子年幼,敵寇將至,請皇太後立郕王為皇帝。郕王一再害怕地推辭。于謙大聲說:“我們完全是為國家考慮,不是為個人打算。”郕王于是受命。九月,郕王即帝位為景帝,于謙進去回答問話,情緒激昂地哭著說:“敵寇得意,留住了皇上。必然輕視中國,長驅南下。請命令各邊境的守臣竭力防守遏製。京營士兵的器械快要用完了,需要馬上分道招募民兵,令工部製造器械盔甲。派遣都督孫鏜、衛穎、張輒、張儀、雷通分兵據守九門重要的地方,軍隊駐扎在外城的外面。都御史楊善。給事中王囗亦參與這些事,遷徙外城附近的居民進入城內。儲存在通州的糧食,令官軍自己去支領,用裝足的米作為代價,不把糧食留給敵人。文臣像軒倪這樣的人,應該用為巡撫。武臣像石亨、楊洪柳博這樣的,應該用為將帥。至于軍隊裏面的事情,我自己承擔,沒有成效就判我的罪。”對他的意見,皇帝全都認真地接納了。

十月,敕令于謙提督各營軍馬。而也先挾持著上皇(英宗)攻破紫荊關直入,進窺京師。石亨建議收兵固守使敵兵勞累衰竭。于謙不同意,說:“為什麽向他示弱,使敵人更加輕視我。”馬上分別調遣諸將帶領二十二萬兵士,在九門外擺開陣勢:都督陶瑾在安定門,廣寧伯劉安東直門,武進伯朱瑛朝陽門,都督劉聚西直門,鎮遠侯顧興祖阜成門,都指揮李端正陽門,都督劉得新崇文門,都指揮湯蘆宣城門,而于謙自己和石亨率領副總兵範廣、武興在德勝門外列陣,抵擋也先。把兵部的事交給了侍郎吳寧,把各城門全部關閉,自己親自督戰。下令:臨陣將領不顧部隊先行退卻的,斬將領。軍士不顧將領先退卻的,後隊斬前隊。于是將士知道必定要死戰,都聽命令。副總兵高禮、毛福壽在彰義門北面抵擋敵人,俘虜了一個頭目。皇帝高興,令于謙選精兵聚集在教場,以便調動;再命太監興安、李永昌同于謙一起管理軍務。

當初,也先部隊深入,以為早晚就可以攻下京城,及至見到明朝官軍嚴陣以待,有些喪氣。叛變了的宦官喜寧教唆也先邀明朝大臣迎接上皇,索取黃金和絲織品以萬萬計;又邀于謙及王直、胡氵熒等出城談判。皇帝不準許。也先更加沮喪。庚申,也先部隊窺伺德勝門。于謙令石亨在空屋裏設下埋伏,派幾個騎兵引誘敵人。敵人用一萬騎兵逼近,副總兵範廣發射火葯武器,伏兵一齊起來迎擊。也先的弟弟孛羅,平彰卯那孩被炮打死,也先部隊轉移到西直門,都督孫鏜抵御他,石亨亦分了部分兵力來到,敵寇撤退。副總兵武興在彰義門攻打敵軍,和都督王敬一起挫敗了也先的前鋒。敵軍正要退卻,而幾百個騎著馬的宦官想爭功,沖馬爭著向前。陣腳亂了,武興被亂發的箭射死。寇兵趕到土城,居民爬以屋頂,呼喊著用磚石投擲敵人,喧聲震天。王囗和福壽的援兵趕到,敵軍于是撤退。相持了五天,也先的邀請沒人理他,作戰又失利,知道不可能達到目的,又聽說各地勤工的部隊馬上要開到,恐怕截斷了他的歸路,于是擁著上皇由良鄉向西去。于謙調各將領追擊,到居庸關才回來。評功,加于謙少保、總督軍務。于謙說:“四郊多保壘,是卿大夫的恥辱,怎麽敢求取賞賜功勞呢!”堅決推辭,皇帝不準。于是增兵守真定、保定、涿州、易州等府州,請求用大臣鎮守山西,防止敵寇南侵。

景泰元年三月,總兵朱謙奏稱敵兵三萬圍攻萬全,敕令範廣擔任總兵官抵御他:不久,敵寇退,于謙請求即駐兵居庸關,敵寇來則出關剿殺,敵寇退則回京師駐守。大同參將許貴奏北面有三個人到鎮上,想朝廷派使者講和。于謙說:“以前派指揮季鋒、岳謙前往講和,而也先跟著入寇。接著派通政王復、少卿趙榮,見不到上皇就回來了。顯然,不能依靠和談。況者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從道理上來說也絕不可以講和。萬一和了他要滿足無窮無盡的要求,答應則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困難,不答應又會發生變亂,這情勢也不能講和。許貴是武臣,而這樣恐懼畏縮,怎能敵愾同仇,按法律該處死。”發出文書嚴厲譴責他。從此邊境的將領人人都主張堅守作戰,沒有敢說講和的。

當初,也先諸多要挾,都是由喜寧策劃的。于謙秘密下令鎮守大同的將領抓了喜寧,把他殺了。又給王偉想辦法,讓他引誘殺了間諜田小兒。而且利用間諜實行離間,請求特別釋放了忠勇伯把台家,答應封給爵位,讓他從中想辦法。也先開始有放回上皇的意思,派使者來聯系,京師的戒備才稍稍放松了一點。于謙上言:“南京重地,需要有人加以安撫穩定。中原有很多流民,假如遇上荒年,互相呼應聚集成群,這是很值得擔心的。請敕令內外守備和各處巡撫用心整飭,防患于未然,召回派往內地召募發兵的文武官員和鎮守中宮。”

到了八月,上皇被留在北方已經一年。也先見中國沒有什麽事端,更想講和,使者接連前來,提出把上皇送回。大臣王直等商議派使者前往迎接,皇帝不高興地說:“朕本來不想登大位,當時是被推上來的。”于謙從容地說:“帝位已經定了,不會再有變更,隻是從情理上應該趕快把他接回來罷了。萬一他真有什麽陰謀,我就有話說了。”皇帝看看他便改變了面色說:“聽你的、聽你的。”先後派遣了李實、楊善前往。終于把上皇接了回來,這是于謙的功勞。

上皇已經回來,瓦刺請求朝貢。先前貢使不過百人,正統十三年增加到三千餘人,對給予的賞賜總不滿足,便入侵。”現在又派三千人來朝,于謙請求列兵居庸關以備不測,在京師隆重陳兵,設宴招待。因此說到和議很難依靠,逐條進上安定邊境的三個策略。請求敕令大同、宣府、永平、山海、遼東各路總兵官增修牆準備防御。京兵分別隸屬于五軍營、神機營、三千營,雖然各設有總兵。但不相統一,請求選擇精銳十五萬人,分為十營團操,從此開始了團營的製度。這事記載在《明史·兵志》中。瓦刺入貢,常常攜帶以前擄去的人口來。于謙一定奏請酬勞使者,前後贖回了幾百人。

當初,永樂年中,投降過來的人被安置在京畿附近的很多。也先入侵時,很多成了內應。于謙想分散遣送他們。因為西南有戰事,每次出征,都挑選他們精銳的騎手,從厚資助他們前往,然後再遣送他們的妻子,內患得以平定。楊洪以獨石入衛,八個城都給了敵人。于謙使都督孫安率輕騎兵出龍門關佔據了它,招募百姓屯田,邊戰邊守,八個城得以收復。貴州苗未平定,何文淵建議撤去布使、按察兩司。專設都指揮使司,用大將鎮守。于謙說:“不設兩個司,是放棄了這地方。”建議遂作罷。于謙認為上皇雖然回來了,但國恥未洗雪,正值也先和脫脫不花結怨,請求趁機派大軍,自己前往征討他,以報復從前的仇恨,清除邊患。皇帝不準。

于謙主持兵部工作時,也先的勢力正在擴張,而福建鄧茂七、浙江葉宗留、廣東黃蕭養各自擁有部眾和自封的封號,湖廣、貴州、廣西、瑤、侗、苗、僚到處蜂起作亂,前後的軍隊征集調遣,都是于謙獨自安排。當戰事匆忙急迫,瞬息萬變的時候,于謙眼睛看著手指數著,隨口講述奏章,全都能按照機宜採取正確的方針方法。同事和下屬接受命令,彼此看著都感到驚駭佩服。號令嚴明。雖然是勛臣老將稍有不守法度,立即請聖旨切實責備。一張小字條送到萬裏外,沒有不謹慎小心執行的。他才思的暢通敏捷,考慮的周到仔細,一時沒有人能比得上。他性情淳樸忠厚過人,忘身憂國。上皇雖然回來了,一點也不說自己的功勞。東宮改易以後,景帝命令凡是兼東宮太子宮屬者支取兩份俸祿。諸臣都表示推辭,隻有于謙一再推辭。自己的生活很簡單儉樸,所居住的房子僅僅能夠遮擋風雨。皇帝賜給他西華門的府第,推辭說:“國家多難,臣子怎麽敢自己安居。”堅決推辭,皇帝不準。于是把皇帝前所賞賜的璽書、袍服、銀錠之類,全部封好寫上說明放到那裏,每年去看一看罷了。

皇帝很了解于謙,所議論奏請的事沒有不聽從的。皇帝曾經派使者到真定、河間採擇野菜,去直沽製造魚幹,于謙一說便馬上停止。任用一個人,一定悄悄訪問于謙。于謙實事求是地回答,沒有隱瞞,也不躲避嫌疑怨恨。因此那些不稱職的人都怨恨他,而不像他那樣被皇帝額度的,亦往往嫉妒他。當敵寇剛剛撤退時,都御史羅通立刻上奏章彈劾于謙登記的功勞薄不實在。御史顧(日翟)說于謙太專權,幹預六部的大事奏請實行,好像他就是內閣一樣。于謙根據祖製反駁他們,戶部尚書金濂亦上疏為他爭辯,但指責他的人還是不斷收集他的材料。各御史多次用苛刻的文詞上奏彈劾他,全靠景泰帝力排眾議,加以任有,他才得以盡量實現自己的計畫。

于謙的性格很剛強,遇到有不痛快的事,總是拍著胸脯感嘆說:“這一腔熱血,不知會灑在那裏!”他看不起那些懦怯無能的大臣、勛臣、皇親國戚,因此憎恨他的人更多。又始終不贊成講和,雖然上皇因此能夠回來,但上皇並不滿意。徐(王呈)因為提出遷都南京,受到于謙斥責。這時把名字改為有貞,比較得到提升進用,經常咬牙切齒地恨于謙。石亨本來因為違犯了軍法被削職,是于謙請求皇帝寬恕了他,讓他總理十營兵,但因為害怕于謙不敢放肆,也不喜歡于謙。德勝門一仗的勝利,石亨的功勞並不比于謙大,而得到世襲侯爵,內心有愧,于是上疏推薦于謙的兒子于冕。皇帝下詔讓他到京師,于謙推辭,皇帝不準。于謙說:“國家多事的時候,臣子在道義上不應該顧及個人的恩德。而且石亨身為大將,沒有聽說他舉薦一位隱士,提拔一個兵卒,以補益軍隊國家,而隻是推薦了我的兒子,這能得到公眾的認可嗎?我對于軍功,極力杜絕僥幸,絕對不敢用兒子來濫領功勞。”石亨更是又愧又恨。都督張輒因為征苗時不守律令,被于謙彈劾,和內侍曹吉祥等都一向恨于謙。

景泰八年正月壬午,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貞迎接上皇恢復了帝位,宣諭朝臣以後,立即把于謙和大學士王文逮捕入獄。誣陷于謙等和黃囗製造不軌言論,要另立太子,又和太監王誠、舒良、張永、王勤等策劃迎接冊立襄王的兒子。石亨等拿定這個說法,唆使科道官上奏。都御史蕭維禎審判定罪,坐以謀反,判處死刑。王文忍受不了這種誣陷,急于爭辯,于謙笑著說:“這是石亨他們的意思罷了,分辯有什麽用處?”奏疏上呈後,英宗還有些猶豫,說:“于謙實在是有功勞的。”徐有貞進言說:“不殺于謙,復闢這件事就成了出師無名。”皇帝的主意便拿定了。丙戊改年號為天順,丁亥,把于謙在鬧市處死並棄屍街頭,抄了他的家,家人都被充軍邊疆。遂溪的教諭吾豫說于謙的罪應該滅族,于謙所推薦的各文武大臣都應該處死。刑部堅持原判這才停止了。千戶白琦又請求寫上他的罪行,刻板印刷在全國公布。一時要討好皇帝爭取寵幸的人,全都以于謙作為一個話柄。

于謙自從土木之變以後,發誓不和敵人共生存。經常住在值班的地方,不回家。一向有痰症病,景帝派太監興安、舒良輪流前往探望。聽說他的衣服、用具過于簡單,下詔令宮中造了賜給他,所賜東西甚至連醋菜都有了。又親自到萬歲山,砍竹取汁賜給他。有人說皇帝太過寵愛于謙,興安等說:“他日夜為國分憂,不問家產,如果他去了,讓朝廷到那裏還能找到這樣的人?”到抄家的時候,家裏沒有多餘的錢財,隻有正屋關鎖得嚴嚴實實。開啟來看,都是皇上賜給的蟒袍、劍器。于謙死的那天,陰雲密布,全國的人都認為他是冤枉的。一有個叫朵兒的指揮,本來出自曹吉祥的部下,他把酒潑在于謙死的地方,慟哭。曹吉祥發怒,鞭打他。第二天,他還是照樣潑灑在地表示祭奠。都督同知陳逢被于謙的忠義感動,收斂了他的屍體。過了一年,送回去葬在杭州。陳逵,是六合人。曾被推舉為有將領之才,是從李時勉門下舉薦的。皇太後開始時不知道于謙的死,聽說以後,嘆息哀悼了幾天。英宗也後悔了。

人物逝世

于謙已死,由石亨的黨羽陳汝言任兵部尚書。不到一年,所幹的壞事敗露,貪贓累計巨萬。皇帝召大臣進去看,變了臉色說:“于謙在景泰帝朝受重用,死時沒有多餘的錢財,陳汝言為什麽會有這樣多?”石亨低著頭不能回答。不久邊境有警,皇帝滿面愁容。恭順侯吳瑾在旁邊侍候,進諫說:“如果于謙在,一定不會讓敵人這樣。”皇帝無言以對。這一年,徐有貞被石亨中傷,充軍到金齒口。又過了幾年,石亨亦被捕入獄,死于獄中;曹吉祥謀反,被滅族,于謙事情得以大白。成化初年,將于冕赦免回來,他上疏申訴冤枉,得以恢復于謙的官職,賜祭,誥文裏說:“當國家多難的時候,保衛社稷使沒有危險,獨自堅持公道,被權臣共同嫉妒。先帝在時已經知道他的冤,而朕實在憐惜他的忠誠。”這誥文在全國各地傳頌。弘治二年,採納了給事中孫需的意見,贈給于謙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太傅,謚號肅愍,賜在墓建祠堂,題為“旌功”,由地方有關部門年節拜祭。萬歷中,改謚為忠肅。杭州、河南、山西都是歷代奉拜祭祀不止。

著名詩詞

石灰吟

千錘萬鑿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骨碎身全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這是一首托物言志詩。于謙以石灰作比喻,表達自己為國盡忠,不怕犧牲的意願和堅守高潔情操的決心。

作為詠物詩,若隻是事物的機械實錄而不寄寓作者的深意,那就沒有多大價值。這首詩的價值就在于處處以石灰自喻,詠石灰即是詠自己磊落的襟懷和崇高的人格。

于謙為官廉潔正直,曾平反冤獄,救災賑荒,深受百姓愛戴。明英宗時,瓦剌入侵,英宗被俘。于謙議立景帝,親自率兵固守北京,擊退瓦剌,使人民免遭蒙古貴族再次野蠻統治。但英宗復闢後卻以“謀逆罪”誣殺了這位民族英雄。這首《石灰吟》可以說是于謙生平和人格的真實寫照。

人物影響

于謙主張兵貴在精,將貴謀勇,用兵貴在臨機應變,提倡“將士相習”,“管軍者知軍士之強弱,為兵者知將帥之號令”。所創團營之製,對明朝兵製影響很大。

主要成就

政治

于謙敢于為民請命,嚴懲作奸犯科權貴,而受到排擠打擊。人家當官前呼後擁,盡顯官威;于謙當官便服一套,瘦馬一匹。同僚並不以其為謙虛清廉,卻說他壞了官場規矩。

軍事

于謙主張兵貴在精,將貴謀勇,用兵貴在臨機應變,提倡“將士相習”,“管軍者知軍士之強弱,為兵者知將帥之號令”。所創團營之製,對明朝兵製影響很大。

文學

于謙詩作歸隱情懷的表達與慷慨悲涼的風貌預示了詩壇風氣的轉向。在台閣體流行的高峰期,文人們是忌諱表達激烈的情懷與悲傷的情感的,從而保持了其創作風格的雍容,以便發揮其鳴盛的政治作用。

思想

一、重名節,輕名利

二、重成仁,輕殺身

三、重社稷,輕君王

四、功成身退

人物評價

于謙一生,可謂歷經千錘萬擊,烈火焚燒的磨難。先是參加科舉考試時,以狀元的文才被降到三甲第九十二名,幾乎名落孫山。無它,就因為他不肯對主考官溜須拍馬招致妨恨而已。等到當上官,又因為敢于為民請命,嚴懲作奸犯科權貴,而受到排擠打擊。人家當官前呼後擁,盡顯官威;于謙當官便服一套 瘦馬一匹。同僚並不以其為謙虛清廉,卻說他壞了官場規榘。

于謙

公元1449年,蒙古侵略軍席卷南下,明英宗偏聽全無軍事常識的太監指劃,結果土木堡一戰,明朝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沒,明英宗做了階下囚。訊息傳到京城,有人主張南逃,有人主張投降。危急關頭,于謙挺身而出,痛斥種種逃跑主義投降主義,調集各路兵馬保衛京城。敵方以明英宗為人質,要明朝朝廷投降,否則就殺掉英宗。有人又主張獻城投降以保英宗之命。于謙卻義正詞嚴地質問:到底國家民族重要,還是英宗的個人生命重要?堅決拒絕敵軍最後通牒。于謙帶領22萬大軍,堅守京城,一次又一次打退敵人的進攻。侵略者見死傷慘重撈不到半點油水,又顧慮中原畢竟國大力大,正所謂爛船尚有三斤釘,一個不小心被于謙反攻過來恐怕後果堪虞。就賣個順水人情,在退軍之時將明英宗送回明朝廷。明英宗回朝登位不思于謙抗敵之功,卻恨于謙不聽蒙古兵之勸,幾乎命喪刀下,就找個借口把于謙下獄,隨即斬首,一泄私憤。一直到明英宗死後,明憲宗登位,才為了平息民憤收買人心,下令為于謙落實政策,平反昭雪。生衰死榮,令人握。怪不得民諺說:忠忠直直,終須乞食,奸奸狡狡,朝煎晚炒。

于謙是一個堅持原則·兩袖清風的人,當年明月贊他是明朝第二偉人,他挽救了明朝。他被冤枉致死,沒有人不深感惋惜,就連處死他的明英宗朱祁鎮,最後也後悔不已。在明憲宗朱見深剛剛登基時,就為死去的于謙平冤昭雪。當明英宗被俘後,于謙挺身而出,主持大局,平息混亂。當時的吏部尚書王直事後激動不已,叫住于謙,說道:“今日雖百王直何能為!”于謙一生清廉,死後別無家產,這樣的人,怎麽讓人不心生敬佩。

人物紀念

于謙墓

于謙墓在杭州市三台山。于謙,浙江錢塘人,字遷益,明民族英雄,傑出的政治家和軍事家。永樂年間進士,曾巡撫江西、河南,平反了數百件冤獄。于謙含冤而被子殺害,後來,由于朝野上下不斷為他鳴冤,終于得到昭雪。遺體由他兒子于冕于明弘治年間的《旌功祠碑記》,嘉靖二十年立《族功祠重修碑》等石碑五方。

于謙

北京祠

東城區西裱褙胡同23號,原有門匾書“于忠肅公祠”。成化二年(1466),憲宗皇帝特詔追認復官。將其故宅改為忠節祠。萬歷十八年(1590)時改謚“忠肅”,並在祠中立于謙塑像。清順治年間,像毀,祠也廢。清光緒年間又重建。祠坐北朝南,東為于謙故宅,院內東側建有奎光樓,為兩層小樓。上層為魁星閣,懸“熱血千秋”木匾,正房5間為享堂,硬山合瓦頂,內供于謙塑像。1890年,義和團曾在此設神壇。1976年魁星閣在地震時被震毀,小樓亦被拆除。祠為北京市重點保護文物。

于謙祠

明朝弘治二年(1489),于謙冤案得以平反,孝宗皇帝表彰其為國效忠的功績,賜謚“肅愍”,並在墓旁建祠紀念,取名 “旌功祠”。五百多年來,于謙祠屢毀屢建,現存建築為 清同治 八年重建的舊跡,格局尚屬完整,自91年5月起,先後經四次修繕,至1998年,值于謙誕辰600周年之際,于謙祠重新對外開放。

于謙祠正門于謙祠為傳統型的祠堂建築,白牆灰瓦,朱漆大門,“于忠肅公祠”幾個篆書大字顯得庄嚴肅穆。祠堂共有三進,為前殿、正殿和後殿,前殿與正殿間,有南北廂房各一,廂房北面另有配殿一間,建築面積約900多平方米。庭院裏草木蔥蘢、綠樹成蔭,是一處清幽之所。

于謙故居

于謙故居位于杭州清河坊祠堂巷41號。于謙,杭州人,15歲考中秀才,16歲起就讀于吳山三茅觀,寫下了有名的《石灰吟》,這詩成為他一生為人的寫照。因于謙少上上吳山讀書,至今吳山上尚有“于街”之稱。明成化二年(1466),于謙案昭雪,故宅改建為憐忠祠,以資紀念,巷亦名祠堂巷。如今,故居的忠肅堂、思賢庭、古井已照原貌修繕一新,陳列于謙生平事跡,原有的旗桿石、造像碑等遺物,亦一並展出。于謙故居佔地不大,進們便可看見影壁上刻者于謙的名詩《石灰吟》: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現為杭州市文物保護單位,杭州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人物後代

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陘縣中西部的于家石頭村現有400多戶人家,當地人說,其中大多都姓于,是明代著名政治家、民族英雄于謙的後裔。

于家村是于家鄉政府所在地,建于明朝成化年間,距今約有五百年的歷史。1988年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命名為“于家石頭民俗村”。石頭村是一個環山的小村子,村南面還有一座小山,但海拔並不高。地理位置可謂奇特:小村庄建在一個四面環山,中間不到一平方華裏的小盆地裏。道路在山腳下,蜿蜒曲折好多圈,終于柳暗花明,看到“于家村”三個大字,“不到村口不見村”果然名不虛傳。

當地老人說,800年前先祖于謙遇害後,其子前往冀晉交界娘子關的南峪村隱居,後生有三子。成化年間因生活所迫,于謙之長孫于有道遷居到于家村。于氏先人靠勤勞的雙手,代代開山鑿石,輩輩壘房蓋屋,建造了規劃有序、工藝奇特、粗獷豪放、獨具特色的石頭村落。500年後的今天,于家村已是河北省知名的石頭村旅遊區,石樓石閣,

石房石院,石桌石凳,石磨石碾,石橋石欄,隨處可見。于氏宗祠是一座儲存完好的石頭四合院,宗祠的大院北面(正房)是祠堂,門首懸掛“僾見愾聞”(音ài jiàn xì wén,寓意仿佛看到先祖的身影聽到先祖的嘆息)金字匾額。門口兩邊掛有鐫木楹聯,上書:

基業遠遺祖德恩澤大,藻蘋時薦百世水源香。

于有道有五個兒子,家譜上分為五股,黃緞圍帳製成的家譜上星羅棋布的排列著先逝者姓名。這裏每年會舉行盛況宏大的祭祀活動,吸引了許多中外遊客。

遙想于謙當年以石言志,如今澤被後世,今日于家後人秉先祖遺德,將當年與世隔絕的避難之地,改造成現實的世外桃源,開放的山村。于家村獨特的石頭文化、淳樸的民風已經成為致富的金鑰匙,吸引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許多學生到于家村寫生,畫的是風景,學到的是品德。

于家村的一磚一瓦,一石一木,都仿佛在沉靜中回味著這個村落五百年來的文化積淀,它不僅是一部用石頭抒寫的村落史詩,更是一部用石頭抒寫的家族史詩。

多少年來,于謙是如何被害的卻成了一個千古之謎。于謙後裔于德培老人告訴記者,2008年的2月28日,塘頭于氏後裔到在杭州的“于謙詞墓”進行了祭拜。有人說于謙被害時是被砍頭的,可他卻不認同。從塘頭于氏後人世世相傳得知,他認為當時于謙遇害時卻是被“腰斬”的,而且有遺存為證。在塘頭老街北頭德源橋向東有個“半腰巷”,巷名的來歷于氏老人口口相傳,它是紀念于氏遠祖于謙的悲慘歷史,于謙慘遭奸臣迫害時,是被“腰斬”于北京,所以就把這條老巷取名為“半腰巷”,此巷至今仍存。

人物軼事

于謙,其既殺也,夫人夢公謂曰:“吾被刑,魄雖殊,而魂不亂,獨雙目失明。吾借汝目光將見形于皇帝。”次日,夫人忽喪明。已而,奉天門災,英廟臨視,見公于火光中隱隱閃閃。時夫人方貶次山海關,復夢公曰:“吾已見形于皇帝矣,還汝目光。”未幾,有詔獨貸其夫人,後公家屬自戍所宥還。養子康將以公柩歸葬,徙倚東市, 詩人于謙(15張)見鬻畫者,取視之,則公與夫人像也。蓋天順初,盧太監永亦以奸黨籍沒,尋皆宥還,而內帑誤以公像給永所雲。國朝有三謙,言高廟時餘謙在翰林,宣廟時虞謙都御史,皆名人也。

于肅憫公少有大志,出語不凡,八九歲時,衣紅衣馳馬。有鄰長呼其名戲之曰:“紅孩兒,騎馬遊街。”公應聲曰:“赤帝子,斬蛇當道。”聞者驚異。

于肅憫公幼時,其母梳其發為雙角,日遊鄉校,僧人蘭古春見之,戲曰:“牛頭喜得生龍角。”公即對曰:“狗口何曾出象牙。”僧已驚之。公回對母曰:“今不可梳雙髻矣。”他日,古春又過學館,見于梳成三角之髻,又戲曰:“三角如鼓架。”公又即對曰:“一禿似擂槌。”古春遂語其師曰:“此兒救時之相也。”

于肅憫公為弟子員日,接巡按三司坐一寺中,有指殿中佛曰:“三尊大佛,坐獅坐象坐蓮花。可以為對。”在座者曰:“可令小秀才對。”時于應聲曰:“一介書生,攀鳳攀龍攀桂子。”既對而出寺,眾軍官問:“何對?”于即曰:“兩衛小軍,偷狗偷雞偷莧菜。”一時絕倒。

于肅憫公為諸生時,忽窗外有巨人持一扇乞詩,公醉中即揮筆書曰:“大造乾坤手,重扶社稷時。”其人大驚,悲躍而去,乃鬼也。所遺扇則蕉葉一片耳。

少保高風大節,不在詞華,而其斷簡殘篇,得于煨燼之餘,往往膾炙人口。如“剩喜門庭無賀客,絕勝廚傳有懸魚”。“謝客隻容風入瓦,卷簾時放燕歸粱。”“亦知厚祿慚司馬,且守清齋學太常。”“蕭澀行襄君莫笑,獨留長劍倚青天。”“金鞍玉勒尋芳者,肯信吾廬別有春。”即此可以知其孤介絕俗之操。如“香焚雕盤籠睡鴨,燈輝青瑣散棲鴉。”“風穿疏牖銀燈暗,月轉高城玉漏遲。”“岸幘恥為寒士語,調羹不用腐儒酸。”即此可以知其經略閎典之才。如“天外冥鴻何縹緲?雪中孤鶴太清癯。”“醉來掃地臥花影,閒處倚窗看葯方。”“渭水西風吹鶴發,嚴灘孤月照羊裘”。即此可以知閒雅恬淡之思。其他忠直之氣,獎與古今,如《詠蘇武》則曰“富貴儻來君莫問,丹心報國是男兒。”《送人致仕》則曰:“解組還鄉未白頭,身安意適更何求!”《題十八學士圖》則曰:“都將治世安民策,散作裁冰剪雪詞。”《喜高僉憲病起》則曰:“一團清氣難隨俗,百瓮黃薤足養廉。”此皆直寫胸襟,不當以風雲月露比擬也。

景泰初,于肅憫公監修京城,見石灰,口佔一絕雲:“千槌萬鑿出深山,烈火叢中煉幾番 于謙遺像(2張)。粉骨碎身都不顧,隻留青白在人間。”後以冤被刑,此詩預為之讖雲。少保又《題犬》雲:“護主有恩當食肉,卻銜枯骨惱飢腸。于今多少閒狼虎,無益于民盡食羊。”

于少保先娶董夫人卒,少保悼之詩雲:“世緣情愛總成空,二十餘年一夢中。疏廣未能辭漢主,孟光先已棄梁鴻。燈昏羅幕通宵雨,花謝雕闌驀地風。欲覓音容在何處?九原無路辯西東。”

于司馬謙一日與俞司寇士悅偕其僚佐會坐,司寇侍郎戲司馬侍郎曰:“于公為大司馬,公非少司驢乎?”司馬侍郎即應之曰:“俞公為大司寇,公則少司賊也!”舉坐為之絕倒。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