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承珠

于承珠

于承珠,《散花女俠》女主角,于謙之女,張丹楓的第一位徒弟,第二代「散花女俠」,有著一手絕妙的暗器功夫。

于承珠生命中曾出現過三個男子。第一個是粗豪畢擎天,第二個是儒雅的鐵鏡心,第三個是樸實的葉成林。最終選擇了俠義本色的葉成林。

  • 中文名稱
    于承珠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主要成就
    協助東海義軍抗倭
  • 籍貫
    杭州錢塘

人物簡介

出處: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武林三絕》

綽號:散花女俠

父親:于謙

師父:張丹楓

師母:雲蕾

同門:張玉虎陳石星霍天都沐燕沐璘孟華雲浩

太師祖:玄機逸士

師祖:謝天華

師叔(伯)祖:董岳、潮音和尚、葉盈盈、雲澄

師叔(伯):雲重史定山

師嬸:澹台鏡明

師侄女:雲瑚

丈夫兼同門:葉成林

叔翁:葉宗留

追求者:鐵鏡心、畢擎天

朋友:凌雲鳳、霍天都、鐵鏡心、龍劍虹、陰秀蘭、樊英

暗戀者:沐璘

義兄弟:于冕

武器:「青冥劍」

暗器:金花

武功:百變玄機劍法、玄機掌法、一指禪、羅漢(五行神)拳、小天星掌力、千斤墜、穿花繞樹、八步趕蟬

簡介:于承珠是于謙之女,張丹楓的第一位徒弟,第二代散花女俠,有著一手絕妙的暗器功夫。

在《散花》中,于承珠出場時一身男裝,隻有十六、七歲,一派純真,在長期的江湖歷練和義軍生活中逐浙成長為一代女俠, 同時,也在「大青樹」和「玫瑰花」之間找到了自己的愛情,而鐵鏡心也在幾年後升化了他對于承珠的感情。

出場描寫

雲蕾一想這話也是正理,當下默然不語,淚濕衣衫。于謙緩緩起立,將玻璃窗格推開,意味深長地道:"嗯,天就要亮了。蕾侄,你住在哪兒?"雲蕾道:"我住在客店。"于謙道:"客店人雜,你單身一人,又是女扮男裝,想必諸多不便,不如搬到我這兒吧。我這兒訊息也靈通一些。"雲蕾道:"既然老伯吩咐,侄女兒也不客氣了,待我回去收拾,立刻搬來。"隔房有一個清脆的女孩子的聲音叫道:"爹,你又一晚沒睡覺嗎?"

于謙笑上眉梢,道:"就睡啦。"對雲蕾道:"我的女兒催我睡啦,你快搬行李來吧。我常常因為事忙熬個通宵的,這也沒有什麽,就是冷淡了這個孩子。"雲蕾見他們父女的親愛情狀,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阿公與爸爸。于謙的年歲和十年前的阿公差不多,可阿公對自己卻沒有于謙那樣慈祥。

雲蕾回去結了店帳,搬到于家,于謙的女兒叫做于承珠,今年不過九歲,聰明憐俐,活潑非常,雲蕾改回女裝,承珠直追著她叫姐姐。雲蕾和她甚為相得,自此就在于家住下。雲蕾住到于家,心中還隱藏有一個希望,希望張丹楓會再來會見于謙,可是一連住了半個月,張丹楓卻沒有來過。至于那番王和澹台滅明,也早在雲蕾搬到于家之後的第六天,就因談和失敗而歸國去了。

--《萍蹤俠影錄》第十五回 奸宦弄權 沉冤誰與雪 擂台爭勝 俠士暗飛針

隻見那個騎客隻是一個約摸十六七歲的少年,身材瘦削,相貌清秀之極,羊脂白玉般的臉上兩道淡淡的眉毛。

--《散花女俠》第一回 古道山村 頑童驚俠士 深宵石室 秘詔嚇鏢師

謝幕描寫

到了天山,已是初夏季節,山下的冰雪早已溶解,山坡上披著濃綠的野草,盛開著不知名的野花。

風鳴玉喜道:"天山道沒有我想象的那樣荒涼。"

霍天雲忽道:"咦,師父和師叔都來了。"風鳴玉抬頭一看,隻見一男一女來得快似御風而行,果然是她的師公霍天都和師叔于承珠。

于承珠聽得她報了父仇,大為歡喜,笑道:"我們正等待你們回來呢!師哥,你和他們說吧。"

"你們來得正好!" 霍天都道:"天雲,我正要和你的師叔到石林探望師祖,有兩件事向你交代。"

霍天雲道:"請師父吩咐。" 霍天都道:"第一件,由你繼任掌門;第二件,你們的婚事可要多等一年,待我明年回來,再替你們主持婚禮。"風鳴玉低下了頭,紅暈雙頰。

霍天雲道:"弟子年輕識淺,隻怕擔當不了掌門大位。"

霍天都道:"你年紀雖輕,但學到我的本領卻是最多。更何況武林三絕學你們已佔其二,我已經和你的幾位師兄商量過了,他們都一致擁護你做掌門!"

風鳴玉天真未泯,好奇心起,不禁問道:"什麽叫武林三絕學?"

霍天都道:"你自己都未知道嗎?這是武林中人公認的三大絕學。第一是你家傳的風家快刀;第二是咱們本派的雙劍合璧;第三是上官英傑得自師傳的玉簫點穴功夫。"說至此處,想起一事,笑道:"上官英傑與本門有點小小的過節,但亦早已化解了。我知道他是你們的好朋友,這次我到中原,準備請他和谷飛霞也來天山,與你們一起,料想他會應承。霍風二人無限歡喜。

--《武林三絕》第十二回 恩仇了了

人物點評

綉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好一個"眼波才動被人猜",少女情懷,百般心事,躍然紙上。花樣少女,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最是牽動人腸。

于承珠藝成下山之時,剛剛十七歲,正是花樣年華。自她出師以來,生命中曾有過三個男子。第一個是畢擎天,他是她碰到的第一個年貌、身份、武功俱相當的男人,說白一點,就是適婚對象。但畢擎天外表粗豪,心機深沉,與張丹楓是截然相反的類型,因此于承珠對他毫不動心,甚至有點抗拒、反感。她對畢擎天的情誼,充其量就是在知道他變節投靠朝廷的時候,微微替他惋惜而已。

《散花女俠》小說插圖《散花女俠》小說插圖

鐵鏡心可說是于承珠的初戀情人。鐵境心翩翩公子,瀟灑書生,論氣質是與張丹楓最為相近,更巧的是他與于承珠初遇之時,也像張丹楓當年初遇雲蕾一般,隱瞞武功,戲弄佳人。于承珠女扮男裝的身份,也是給他暗中猜破。于承珠與他相遇,便不由自主為他書生本色傾倒。隻可惜到得後來,相處日久,看多了他的為人處世,才逐漸發現,原來鐵鏡心與師父相似之處,全是表相,實際心胸狹隘,驕傲虛榮,性格軟弱,本質上與張丹楓一點也不像。于是她的目光不知不覺中轉向了葉成林。這葉成林外表質樸木訥,像個鄉下少年一般,與張丹楓無半點相似之處,但于承珠卻發現了他內斂的光華,論武功他不在鐵鏡心之下,論相貌才華他自不如鐵鏡心的溫文爾雅出口成章,然胸懷萬壑,文韜武略藏于胸中,卻從不賣弄。越拿他同鐵鏡心比較,越感到像他這樣才是真英雄本色,鐵鏡心是江南園林中的玫瑰花,葉成林則是雲貴高原上的大青樹;玫瑰花隻向富貴中人盡量展示自己,大青樹卻永遠是默默無言地蔭庇著來往的旅人。外表雖然看不出來,但其實在本質上他卻是最像張丹楓的人!于是一顆芳心,萬縷柔情,悄悄的自鐵鏡心身上移向了葉成林。

隻是這一轉一折之間,卻暗藏了懷春少女不為人知的秘密心情。從她對這三個男子的比較可以看出,于承珠一顆芳心的取向,竟是完全以師父張丹楓為標準。畢擎天半點不像張丹楓,鐵鏡心則是貌似神離,結果都被她摒出心房;隻有葉成林,因與張丹楓一樣有著英雄本色,最終得到了佳人的青睞。由此看來,張丹楓在于承珠的心中佔據了多大的分量,她對師父的心思,是否單純隻當偶像一般仰慕而不摻雜其它情愫,真是惹人遐猜。承珠的心底,對英雄俠義如師父者,可沒有過一絲絲暗藏的愛戀?

在她七歲到十七歲十年間,得師父授業,朝朝暮暮受其熏陶,所思所想、一言一行無不深受張丹楓的影響,敬師父猶如天人一般,即使出道以後,仍對張丹楓傾慕無已,僅聽得旁人出言辱及,便怒不可遏,縱使是對著于她有葬父之恩的畢擎天也忍不住出手攻擊,護師心切。對她而言,師父是完美無缺的,容不得別人一絲侮辱。按說張丹楓不過三十餘歲,與于承珠年齡相距不是很大,平素相處也絕不會端起嚴師的架子,必定是平易近人,于承珠對他的感情可能亦父亦師亦友,但怕不隻單純是晚輩對長輩的孺慕之情,其中可摻有一絲絲的情真暗戀、非份之想,可很難說。但這心意她是絕不敢為外人道的,非但不敢為外人道,而且也絕不敢對自己承認,隻能深埋在心中,恐怕是連一絲一毫都不敢讓自己知道。也因此她下意識裏總是在比較身邊的男子,尋找與張丹楓相似的影子,鐵鏡心憑著與張丹楓相似的外在,闖進了她的心湖,但一旦她發現心上人內在與張丹楓的不同之處時,便失望地放棄了初戀情緣,一縷情意轉而繞上了本質最肖丹楓的葉成林身上。或者說這也是一種退而求其次,明知道世間已不可能再有像張丹楓一樣完美的男人了,于是接受了一個外表氣質雖然不像,但起碼是有著一顆與張丹楓相近的英雄心的人。于承珠畢竟是一個理智的姑娘,對師父的情意隻敢深埋心底,甚至潛意識中也不讓自己知曉,于是免了一場不倫之戀,也免了自己一世傷心。

這般千折百回的心腸,大概也並非梁羽生寫書的本意,隻是隱隱透露出來的信息,有意無意間暗示了這個方向。但梁羽生畢竟是聰明的,他在剛開始發覺這個傾向,于承珠拿張丹楓同畢擎天比較時,便對她的感情設定了一個架構,利用西方心理學家的理論,分析女孩子總是愛慕自己最親近最崇拜的人,在她情竇初開的朦朧意識中,她第一個情人的幻影,常常就是按照她的父親或者她的先生的影子描畫的,來為于承珠的感情定位。但事實是,張丹楓既非于承珠的父親,與她的感情也十分親近,亦師亦友,在這種情況下,小小女孩對偶像的單純仰慕很容易隨著年齡的漸增而不知不覺變質,變為女子對男人的愛戀渴慕。這裏就有一個界限,如果女孩能有足夠理智,收回脫韁的感情,還能找到生命伴侶,皆大歡喜;如果任由感情脫序,則又是一段不倫之戀,或不為人知,輾轉自苦,或自控不能,世所難容。

影視形象

扮演者出處
吳君麗1961年電影《散花女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