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神 -詞牌名

二郎神

詞牌名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唐教坊曲,《樂章集》入“林鍾商”。徐伸詞名《轉調二郎神》。茲以柳詞為定格,一百四字,前後片各五仄韻。結尾倒數第三句第一字是領格,宜用去聲。定格平平仄(韻),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 中文名稱
    二郎神
  • 拼音
    èr láng shén
  • 註音
    ㄦˋ ㄌㄤˊ ㄕㄣˊ

簡介

唐教坊曲,《樂章集》入“林鍾商”。徐伸詞名《轉調二郎神》。茲以柳詞為定格,一百四字,前後片各五仄韻。結尾倒數第三句第一字是領格,宜用去聲。

定格

平平仄(韻),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平仄(韻),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韻)。

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韻)。

經典作品

柳永《二郎神·林鍾商》

炎光謝。過暮雨、芳塵輕灑。乍露冷風清庭戶,爽天如水,玉鉤遙掛。應是星娥嗟久阻,敘舊約、飆輪欲駕。極目處、微雲暗度,耿耿銀河高瀉。

閒雅。須知此景,古今無價。運巧思、穿針樓上女,抬粉面、雲鬟相亞。鈿合金釵私語處,算誰在、回廊影下。願天上人間,佔得歡娛,年年今夜。

【宋】 呂渭老《二郎神·西池舊約》 

【宋】楊無咎《二郎神·清源生辰》

【宋】張孝祥《二郎神·七夕》

【現代】明日天涯《二郎神》(出自《寶蓮燈同人小說人生長恨水長東》)

徘徊久,雲迥出,清寒侵袖。漸寫遍愁思新墨淺,怕寫到,頻寬人瘦。不覺歲華成暗度,算又向,衢塵拜走。漫說起,冰輪皎潔,冷笑傳杯掉首。

然否,哀多于樂,氣橫牛鬥。未必是炎涼諳世味,看慣了,白衣蒼狗。此意誰堪相慰藉,隻天籟,風悲竅吼。問平生悴損,零落如何,沉吟金鏤。

道教神仙

二郎神,又稱:顯聖二郎真君、灌口二郎、二郎真君、灌江神、赤城王、清源妙道真君。是中國民間和道教的神祇人物。民間多認為他是一位與水利、農耕、防止水災有關的神,甚至是水神,有些戲班說二郎神就是戲神老郎神。一般認為二郎神居于四川都江堰市,也類似都江堰市的鄉土神,都江堰有二郎神廟。

二郎神

人物簡介

二郎神楊戩是玉皇大帝的親外甥,曾經力抗天神劈山救母,也曾出手阻撓其外甥沉香救母。楊戩也是中國神話中第一得力之戰神,作為玉帝的外甥,他與玉帝的關系並不好,“聽調不聽宣”便是極度的個性的表現,這與他的對手孫悟空有幾分相似。老版《西遊記》中的楊戩玉皇大帝封楊戩為“英烈昭惠顯聖仁佑王”,道號“清源妙道真君”,但他始終對這個舅舅不理不睬,堅決不在天庭居住,而是在下界受香火,帳前有梅山七聖相伴,麾下一千二百草頭神,對于玉帝是“聽調不聽宣”,就是說隻服從命令,沒事別套近乎。這就是“心高不認天家眷,性傲歸神住灌江。”

楊戩在古典神話中被描述得‘清奇秀氣’,和《封神演義》中的‘扇雲冠,水合服,腰束絲絛,腳登麻鞋’的楊戩並不迥異,隻可能是麻鞋換了錦靴。楊戩也是個高傲之人,“我輸與他,列公不必相助;我贏了他,列公也不必相助。”“隻可惜太上老君不是個磊落之人”,從這兩句話就可看的出來.由于他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戰神,民間對其恭敬之盛,可說是數一數二。有關他的出身傳說之多,在民俗中可是少見的。

生平事跡

儀容清俊貌堂堂,兩耳垂肩目有光。頭戴三山飛鳳帽,身穿一領淡鵝黃。

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腰挎彈弓新月樣,手執三尖兩刃槍。

斧劈桃山曾救母,彈打鋋羅雙鳳凰。力誅八怪聲名遠,義結梅山七聖行。

心高不認天家眷,性傲歸神住灌江。赤城昭惠英靈聖,顯化無邊號二郎。

這首詩是《西遊記》中對于二郎真君的一段描寫,可謂形神兼備,二郎神楊戩的英挺形象歷歷在目,但是,這位號稱為"天界第一戰神"的二郎神究竟是什麽了身世來歷?他是何年何月從何處流傳至今的呢?

首先,從吳承恩寫在《西遊記》裏這首詩來看,至少在明朝中葉,民間對于二郎神的傳說還是耳熟能詳的,因此這詩隻是概括式地一點而過,書中也沒有加以解釋和注解。但時至今日,二郎神的傳說大量已經淹沒不可考了,像詩中所說的"斧劈桃山"尚可知,但"彈打鳳凰"就不知所雲了。焦恩俊版二郎神(20張)

其次,楊戩的出生便是一次出軌的產物,傳說他的母親是玉帝的妹妹,因為羨慕人間恩愛生活偷偷下凡來到人間,結識了一位姓楊的書生名楊君,並與之結為秦晉之好。還生了兒子,就是楊戩。

二郎神有過劈山救母的事跡,但他劈開的山是桃山,用的武器是斧頭。按照《西遊記》裏的說法:二郎神的媽媽是玉帝的妹子,思凡嫁給了凡間一個姓楊的男人,他們的兒子名叫楊戩,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二郎神”。玉帝因為妹妹嫁給凡人,龍顏震怒,就把自己的親妹妹(也就是二郎神的母親)壓在桃山底下。後來二郎神(玉帝的外甥)“斧劈桃山”,這才救出母親。劈山救母也出現了幾個不同的版本。剛開始的"劈山救母"的事跡絕對是關于楊戩的,但後來添枝加葉,以訛傳訛的,就變出了"寶蓮燈"故事。此說是有根據的,因為"二郎斧劈桃山救母"的故事帶著明顯的上古神話色彩,而沉香的故事顯然要時尚的多,形成的時間也較晚。不過,大家比較一下便會發現這兩個故事一脈相承,包括人物關系也是母子、甥舅。

《二郎寶卷》主要演述二郎真君的出身歷史:二郎神的父親楊天佑是上天“金童臨凡”,為確州城內書生。母親雲華仙女戀舊情下凡與楊天佑私配成婚,生下二郎真君,因違犯天條,為花果山孫行者所困,被壓于太山之下。後來,二郎神得到天上鬥牛宮西王母的指點,“擔山趕太陽”,劈山救出母親雲華仙女,反而用太山壓住孫行者。《二郎寶卷》是這樣描繪二郎神劈山救母的:“開山斧,兩刃刀,銀彈金弓;升天帽,蹬雲履,騰雲駕霧;縛妖鎖,斬魔劍,八寶俱全。照妖鏡,照魔王,六賊歸順;三山帽,生殺氣,頂上三光;八寶裝,四條帶,腰中緊系;黃袍上,八爪龍,紫霧騰騰。”(見《二郎寶卷,求簽桂造品第十》)“二郎變化有神通,八裝聖寶緊隨跟,出門先收各牙洽,黃毛童子護吾身。後收七聖為護法,白馬白犬有前因……梅山七位尊神聖,歸依爺上拜兄弟。帥將跟隨常擁護,天地同春成神聖。白馬爺乘神坐驥,白犬神嗷緊跟巡。貫會降妖捉鬼怪,邪崇精靈影無蹤。”(見《二郎寶卷。心猿不動品第十一》)《二郎寶卷》中描繪的二郎神形象與《西遊記》中的二郎神形象極為相似,其中的“各牙治”即“郭壓直”的別寫,則與元明以來二郎神雜劇相同,而“白犬神嗷”又與《封神演義》中“細犬”的“本相”“形如白象”似同出一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