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

西風瘦馬編著的隨筆集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二姐》是西風瘦馬編著的隨筆集。         

  • 中文名稱
    《二姐》
  • 文學體裁
    隨筆集
  • 作品狀態
    已完結
  • 作者
    西風瘦馬

書籍簡介

我家有個二姐,在父母眼裡是個好閨女;在我的眼裡是個好姐姐;在丈夫眼裡她是個好妻子;在兒子眼裡她是個媽媽。好從這裡開始。

內容精選

二姐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

幸運的是,命運之神總是青睞美麗而善良的二姐;幸福的是,當她拿起丘皮特之箭時,好不費力的就射中了她心中的白馬王子——姐夫。

二姐看上二姐夫,不是因為他有錢(況且那時他還沒有錢),而是因為他聽話。他總是戴一幅框線很大的眼鏡,坐在沙發那頭聽母親講二姐的童年。好像在聽名人傳記或明星緋聞。聽到動情之處,總是“嘿嘿”的笑。

就這樣,母親一直講,他一直聽,直到二姐生下外甥女時,因為做飯、洗尿布、哄孩子活太多,而暫時終斷。

二姐長的漂亮,高高的身材和一雙會說話的眼睛。聰慧伶俐,學習成績好。媽媽誇了老師夸,老師誇了鄰居夸。可是,誇來誇去,最終也沒有把她夸進大學的門檻。靠父親的關係,縣醫院當了一名護士。

說是護士,其實也就穿著象大夫一樣的白大褂擦走廊的地板。從東頭擦到西頭,再從西頭擦到東頭。她一進家門,我們都愛喊她:李大夫,下班了。明明不是也不去糾正。開始總是臉紅,慢慢的也就習慣了!

就這樣,李大夫擦地板整整擦了三年,父親才弄了個指標送她正式上了衛生學校。

衛校畢業後,二姐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護士。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父母不說,我們也清楚,二姐就是父母的原始股,她的婚事似乎和我們家的榮辱興衰息息相關。

這時二姐單位里的同事介紹她認識了姐夫,兩人很有緣分,一見鍾情!

可是,意外的事還是發生了。

大熱天,當姐夫提著禮物和一個偌大的西瓜踏進我們的家門時,母親把西瓜摔出十米開外。摑了二姐兩個耳光。

二姐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傷害,鼻子一把淚一把的跑出了家門,三個星期都沒有回家。

我們都清楚,父母不喜歡二姐夫。

父母自然也有他們充足的理由:門不當,戶不對。

翻開二姐夫的簡歷看一看,就會理解父母的心情。

姐夫五歲死了母親,四年級上了三年,就輟學回家,修理地球。九歲就和父親靠著一幅“剃頭挑子”走街串巷。路上肯定少不了饑寒交迫,餐風露宿。

身為國家幹部的父母,認為他“根不紅,苗不正”,政治不過關。當然就做不了他們的女婿。

父母徹底改變對姐夫的看法,開始接納他,是在一九八一年秋天的晚些時候!

一九八一年,那年我十四歲。

由於三歲時得病留下的小兒麻痹後遺症,時時困繞著我的行動自由,給行動帶來不便的同時,自卑感愈來愈重。自尊心隨時隨地都會得到無緣無故的傷害,父母看在眼裡,疼在心上。

父母決定勒緊褲腰帶攢錢,砸鍋賣鐵也要給我治病。拯救一個殘軀的身體和一顆扭曲的心靈。

因為,在姊妹五人中我是長子。長子,在皇帝家裡就是太子。太子就是呼風喚雨的一國之君。他的健康直接關係到江山社稷和國家興衰。關係到家族的榮辱和傳宗接代。在父母眼裡,拯救我就是拯救李氏宗族。因此,手術的成功與否牽動的是父母、姊妹們的心。

那年的秋來的太早。飄零的黃葉鋪滿大地。纏綿的秋雨下了十天十夜還沒有要停的意思。

手術室里失去知覺的我,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任男女醫生隨意擺弄。外邊等待的是父母、二姐、二姐夫四顆懸在空中的心。胸中緊崩的弦,任何微不足道的外力都會使它全線崩潰。手術進行了八個小時,他們的心懸了八個小時。

終於,手術室的門開了,露出護士毫無表情的臉,對我家人說病人需要輸血。

二姐夫幾乎就沒有考慮,跟隨護士來到了化驗室。令人驚奇的是,他的血型型竟和我的血一樣,同屬於AB型。

這樣,姐夫的800cc血輸進了我的體內。我慢慢的醒了過來,他卻慢慢的昏了過去。

三天后,當我徹底醒來時,我發現姐夫還躺在病床上。我哭了!我看見二姐也落淚了。

那時,我們國家還不流行優酪乳,母親卻把一杯熱騰騰的優酪乳端給了二姐夫。我看見晶瑩的淚花在他的眼眶裡轉了好幾圈。他激動的是,自己的身份終於得到了丈母娘大人的認可!

時間是孕育美好事務的肥沃土壤。愛情在二姐、二姐夫兩人的心中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枝繁葉茂。

有付出就有回報!

母親手中的王牌開始出手了。得到母親答應了他們的婚事時,二姐夫幾乎跪在地上放聲高呼:偉大的正確的丈母娘萬歲!萬萬歲!!!

一九八一年的深秋,二姐夫牽著二姐的秀手,走進了婚姻的聖殿。由於手術後不能下床,我沒有參加他們的婚禮!終生遺憾,覺得對不起二姐!

人從學會走路開始,一生中不知要跨多少溝?過多少坎?有時即使在茫茫無邊驚濤駭浪的大江大海之上,會有意想不到的孤帆偏舟,送你到達彼岸風景如畫的桃花源;有時只是深可見底的一池湖水,卻攬住了你的去路,儘管你施盡渾身解數,黔驢技窮,無計可施。而在此時,上帝總是給苦命人以救命的稻草。其實,聰明的大詩人早就預言: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命運,在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又和我過了一招。這一招,幾乎使我丟盔卸甲,一敗塗地;這一招,幾乎使我傾家蕩產,妻離子散;這一招,又是二姐,救我出水火,起死回生!

一九九六年,國家大型建設項目——小浪底水利樞動工興建。公司派我駐小浪底辦事處開展業務。憑著自己的學識、膽識和經驗,以及孜孜以求的敬業精神,終於打動了德國標段的項目經理。他和我公司成功的簽訂了大宗供求協定,每月可以為公司銷售鋼材一萬餘噸,回收資金幾百萬元。自己的成績得到公司老總認可的同時,也給個人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入。 然而,人總是在春風得意之時放縱稟性中原始的惡行。和社會上的不良風氣春風化雨,出入高檔賓館飯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曲解了大詩人“人生得意須進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本意。把自己的血汗錢壓在了賭桌上,而總是滿載而去,空手而歸。短短的一年時間就輸掉了上百萬元。自己的錢輸光了,開始動用經手的公款。年底對賬時,發現賬目有上百萬的缺口時,才恍然大悟!為了得到檢察院的寬大處理,家裡擠出一部分,二姐又拿出買房錢的二十萬,才補齊了欠款,檢察院和上帝才放了我一條生路。

在我們姊妹五人中父母最喜歡二姐,自然也最寵二姐。母親常常夸二姐是《紅樓夢》里的鳳辣子。治家理財,相夫教子,可以和鳳姐相媲美!就是“小氣”了點 .二姐家距我家二百米遠,幾乎每天都要給母親送些蔬菜、水果、糧面油之類的生活必須品。沒進家門就喊:媽!我給你送吃的來了。

其實,買的都是小商販的“貨底子”,都是按“堆”買來的。別人五元錢買一個西瓜,二姐五元可以買一大群西瓜。父母常常誇獎說:還是我們老二會過日子。

二姐這些雕蟲小技,常常把父母孝敬的眉開眼笑,找不著北

二姐是護士,自然擔當起家裡的120.家裡的人有個頭痛腦熱、感冒發燒,撥打她家裡的電話,一撥就通。父母年齡大了,半夜三更,感到身體不適,給她打電話,無論是狂風暴雨的黑夜,還是冰天雪地的寒冬,放下電話,用不了十分鐘,必定趕到。父親前幾次腦出血能得到及時的治療和康復,二姐功不可沒。

為此,大姐、三姐、弟弟和我,在感激二姐之餘,總覺得欠二姐的很多很多。

其實,二姐並沒居功自傲。她覺得孝敬父母就是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二00二年十一月份,天氣剛剛入冬,父親的病又復發了。這一次發病,幾乎使他失去行動的自由和語言表達能力。躺在床上的家父,疼痛難忍,卻無法向大夫表述。滴水不進,只能靠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用藥,維持生命。身上器官的功能衰竭壞死。

看著痛苦不易的家父,我們更是寢食不安。日夜守候在床前,守候著生命垂危的家父。

二姐白天上班,晚上陪在家父的身旁。用熱水為他取暖。水涼了再換,一夜自少要換六七次。換了水,還得為他按摩,這樣能減輕他的痛苦。摸著家父日益瘦弱的身軀,禁不住淚如雨下。

在家父病重期間,二姐付出最多,流淚最多,花錢也最多。

我們清楚,二姐此時也患有症狀不太好的乳腺病。都為她的身體捏一把汗。

可是,二姐從沒有離開過家父半步。

二00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早上六時二十六分,在病床上和死神搏鬥了四十五天的家父停止了呼吸。守在床前的家人失聲痛哭。我拉著家父冰冷的雙手,自言自語:爸,都是兒子不好,沒有太多的錢,沒有讓你住上最好的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

在整理家父的遺物時,發現了他給我寫的一封信。是模仿蘇軾的《浪淘沙?;赤壁懷古》寫的一首《浪淘沙?;潔身自好》:

人生苦短,莫悲嘆,聞雞起舞苦練!為人正派,且莫貪,淡薄人生歡顏!

可是,家父還沒有填完,卻走完了人生之路!

可敬可佩的家父,雖然沒有給我們留下什么值錢的遺產,但他浩然正氣,兩袖清風,正派善良的人格,是我們的精神財富。永遠鞭策激勵著我們的一言一行。

其實,在二姐的性格中,很多東西都是父親人格的在版。

家父喪事剛剛辦完,大姐和千千萬萬下崗工人一樣加入到了下崗的大軍。她才四十多歲,不願呆在家裡等米下鍋,她決定回農村老家搞養殖。二姐提供資金一萬餘元,給她買回兔子幾百隻,她信心百倍的養了幾個月,看著膘肥體壯,活蹦亂跳的小白兔,大姐看到了希望。

然而,橫禍與日月共在,風雲和希望並行。等待出欄兔子,在一夜之間死的所剩無幾。半年來揮汗如雨的果實付之東流,大姐泣不成聲,痛不欲生。二姐則勸她從頭再來

其實,大姐付出的是汗水,二姐失去的是投資。

夜闌人靜,孤枕難眠。我常常這樣想:在人類的情感王國里,愛情、友情、親情之中,最能靠得住的就是親情!當命運把你拋向波濤洶湧,惡浪險灘的大江大海,親情就是定位準確的雷達,對你進行全方位的搜救;當你腹背受敵,四面楚歌之時,親情就是從天而降的援兵,使你衝出突圍,化險為夷!當你生死攸關,進退兩難,走進命運的死胡同時,親情就是牆外的鏇梯,讓你走出困境,死裡逃生。親情使上帝為之動容,上帝才放你一條生路。

母親說二姐是“刀子嘴,豆腐心”。長大了我才明白,意思就是嘴厲害而心底善良。

在我們家裡,二姐就是美國的賴斯,兄弟姐妹之間的矛盾衝突,在她的斡鏇下,總能化干戈為玉帛,握手言歡。

二姐是舒心的,因為她是知足。育有一雙兒女,女兒大學畢業正在讀研,兒子就讀重點高中。姐夫也是遠近有名的小老闆,身價百萬,卻從沒緋聞;苯盈盆滿,卻從不奢侈。常常帶上二姐或開車或徒步,跋山涉水之間,瀏覽祖國的名山大川。

去年,二姐說沒坐過飛機,他就帶著二姐乘坐東航的波音777到上海的南京路一游,回來時帶了很多糖果和幾把雨傘,每家一份。

現在流行下載手機鈴聲,二姐夫也下載了一曲。每當電話響起,總在搖滾樂的伴奏下聽到“夫妻雙雙把家還”的樂曲:

寒窯雖破能壁風雨,夫妻恩愛苦也甜。

每聽到歌聲,二姐的眼裡總是閃著晶瑩的淚光。

五年了!沒見過二姐,十分想念二姐。

出去的那天一定去看一看二姐。

(全文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