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六事件

二·二六事件

二二六事件,是指1936年2月26日發生于日本帝國的一次失敗兵變,日本帝國陸軍的部分"皇道派"青年軍官率領數名士兵對政府及軍方高級成員中的"統製派"意識形態對手與反對者進行刺殺,最終政變遭到撲滅,皇道派因此在軍中影響力削減,而同時增加了日本帝國軍隊主流派領導人對日本政府的政治影響力。二二六事件也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叛亂行動,也是1930年代日本法西斯主義發展的重要事件。

然而叛軍並未成功殺害時任內閣總理大臣岡田啓介和佔領皇居,他們也並未成功爭取到高級將領的支持,加上天皇對于本次政變行動的憤怒等因素,進而導致叛軍無法實現政權的替換,最終于2月29日繳械投降。

有別于先前數次類似的青年軍官刺殺政府要員的從輕發落判例,二二六事件中的主謀起事者多被判處重刑。在歷經一系列的非公開審判後,共有19名叛軍領導人物被處以死刑,另有40人被判處監禁。日本陸軍中的"皇道派"勢力就此衰落,日本國內曾一度流行以刺殺方式達到政治需求的活動也就此終止,軍方對于政府決策的影響力也大增。

  • 中文名稱
    二·二六事件
  • 時間
    1936年
  • 地點
    日本
  • 事件
    1483名陸軍青年官兵反叛

歷史背景

佔據了永田町一帶的士兵佔據了永田町一帶的士兵

226事件的背景相當復雜。大致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日本軍隊內部的鬥爭相當嚴重,對于政治的看法也不同。事件發生的前夕,軍隊內部主要分為“皇道派”與“統製派”。“皇道派”為激進的中級少壯軍官,“統製派”則為軍隊的高階將領。“皇道派”認為,日本天皇已經被“周邊的壞人”所包圍,無法知道民間疾苦,所以必須起來“清君側”,廢除內閣,讓天皇直接成為類似希特勒這種軍事獨裁者。二派的政治看法完全不同,目的卻都是想要將日本進一步轉型為法西斯戰爭機器國家,是對“大正民主時代”精神的一種反製。

在製訂日本全國“統製化”的計畫時,需要軍事以外的政治、經濟知識,因此統製派幕僚曾向官僚、財界和學者求援,逐漸同政界和財界的上層建立了緊密接觸。永田鐵山就是這個接觸網的中心人物。可以說,他就是統製派的核心。

事件起因

“二·二六”事變後臨時作為戒嚴司令部的軍人會館“二·二六”事變後臨時作為戒嚴司令部的軍人會館

自從1934年以後,由于統製派的主張得到日本陸軍大多數中上級軍官的支持,他們在與皇道派的鬥爭中逐漸佔據了上風。1931年12月荒木貞夫就任陸軍大臣後,皇道派的青年軍官曾期待他實施“革新”,荒木也成為這些人的後台。正是由于這樣的人緣,才得以阻止青年軍官卷入血盟團事件和五一五事件;但是在另一方面,這也造成了這些軍官有恃無恐、言行動輒越軌的後果。

1934年1月,荒木貞夫辭職,由林銑十郎大將接任陸軍大臣。他得到宇垣派和南次郎派的支持,把統製派中堅人物永田鐵山提升為軍務局長和少將,這是僅次于陸軍大臣和次長的實權職位。至此,統製派取代皇道派,確立了對陸軍的絕對支配權。

控製了軍部以後,為保持軍隊上下一貫的統製、爭取合法掌握政權,統製派不斷尋找機會打擊皇道派。1934年8月,混入皇道派內部的統製派間諜佐藤勝郎向憲兵隊告發了皇道派軍官的政變陰謀,致使皇道派成員村中孝次、磯部淺一、片岡太郎等人被捕。雖然此後陸軍軍法會議以“證據不足”為由未起訴這些人,但陸軍省還是以“在士官學校散發怪異文書 ”為由免去村中和磯部的職務。皇道派對此極為不滿,認為這是統製派一手製造的陰謀。

統製派打擊皇道派的行動並未就此停止。1935年7月,陸軍大臣林銑十郎借人事調整之機,將一批皇道派軍官轉入預備役,或調離樞要部門、轉任戰地軍官,其中最重要的一項調動就是免去了皇道派頭面人物真崎甚三郎的陸軍教育總監職務。罷免真崎得到了昭和天皇的暗中支持,他長期以來一直不滿真崎對少壯軍官的危險影響,曾在私下表示“我一直希望他提出辭職,但他不幹”、“連常識都沒有”。

真崎下台後,皇道派與統製派的關系進一步惡化。皇道派少壯軍官把矛頭指向了永田鐵山。1935年7月19日,永田事件。

事件經過 

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

策劃永田事件之後,統製派幕僚軍官為了打擊皇道派的囂張氣焰,于1935年12月趁陸軍人事定期調整之際,把第1師團長、鐵桿皇道派成員柳川平助調任台灣駐屯軍司令官,接著又命令駐守東京長達30年之久的第1師團調往滿洲。第1師團是皇道派的大本營,這一決定無異火上澆油,一下子激怒了皇道派的少壯軍官,促使他們加快了“異動”的步伐。

1936年1月,岡田啓介內閣因政友會提出不信任案而倒台,日本政局出現動蕩。同時,第1師團軍法會議開始公審相澤中佐。皇道派少壯軍官錯誤分析了情勢,認為公眾輿論對公審持批評態度,趁此局勢動蕩之際,政變“有九成勝利的把握”。此外,第1師團將在3月開赴滿洲,因此政變必須在2月底之前發動。

為了獲得上層的支持,政變集團骨幹磯部淺一大尉兩次拜會了新上任的陸軍大臣川島義之,從他那裏得來的印象是“突然發生什麽事件的時候,(陸軍上層)不會實行鎮壓”。磯部還拜訪了罷職在家的真崎甚三郎陸軍大將。

發生

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

1936年2月25日,日本東京一場幾十年不遇的大雪將被鮮血染紅。有人向警方告密,說:“駐扎在東京即將調往中國東北的陸軍第一師團一些青年軍官要發動叛亂,刺殺政府要員。”日本當局十分緊張,草木皆兵。首相官邸的門窗用鋼條加固,並安裝了直通警視廳的警報器。

1936年2月25日深夜,天降罕見鵝毛大雪,東京城一片寂靜。26日凌晨5時,香田清貞大尉、安藤輝三大尉、河野壽大尉、野中四郎大尉等9名政變核心軍官帶領千餘名官兵,從駐地武器庫中奪取了步槍、機槍等武器,然後從位于皇宮外西側三宅坂的第1師團駐地出發,踏著厚厚的積雪,分頭去刺殺“天皇周圍的壞人”。

參加政變的士兵來自第1師團的第1步兵聯隊、第3步兵聯隊和近衛師團的第3近衛步兵聯隊。他們的使命是分別刺殺支持裁軍的首相岡田啓介海軍大將、內大臣齋藤實海軍大將和侍從長鈴木貫太郎海軍大將,削減陸軍預算的藏相高橋是清子爵,陸軍教育總監渡邊錠太郎陸軍大將,以及親英美的元老西園寺公望公爵和牧野伸顯伯爵,同時分別佔領首相、陸相官邸和警視廳,使其停止工作機能。

佔領幾處重要設施的計畫在凌晨5時前就順利完成了。政變軍人先是佔領了赤坂的山王飯店,清空了住在這裏的客人,控製了飯店的電話交換台,將此地作為政變指揮本部。接著,政變部隊順利的控製了陸相官邸和霞關的警視廳。在陸相官邸,政變軍人要求川島陸相出來談判,但川島以身患重感冒需要休息為由,答應起床後再進行談判。與此同時,刺殺小分隊也在行動。

高橋和齋藤被殺的同時,渡邊教育總監也被殺死在自家的起居室中,一名少尉還用刀割斷了他的喉嚨。

天亮之後,叛軍的刺殺活動已經全部結束。他們佔領了東京五大報紙的報社、要求各報刊登他們的《崛起宣言書》,在他們所佔領的地區張貼“尊皇討奸”、“七生報國”等標語,並勒令影院劇院關閉、電台停播文娛節目。整個東京籠罩在恐怖之中。

各方態度

陸軍的猶豫

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

政變爆發40分鍾後,天皇侍從武官本庄繁大將就從副官中島鐵藏少將那裏得知出事的訊息,他讓中島立即給天皇的貼身侍從甘露寺受長打電話。甘露寺連忙叫醒尚在睡夢中的裕仁天皇,簡要匯報了局勢突變的情況。裕仁一邊嘟噥說“終于還是幹起來了”,一邊穿上綴有四顆星的陸軍大元帥軍服,起身前往皇宮政務室。

天皇下達的鎮壓命令沒有立即執行,因為由陸軍高級將領組成的軍事參議官會議是由荒木和真崎所操縱的。川島陸相根據參議官會議的決定,先是發了《陸軍大臣告示》,要求政變部隊自行返營,並偽稱“關于崛起之意圖,已上奏筆下,承認諸君的行動是出于謀求顯示國體之誠意”。但是叛亂者堅決要求,在產生新內閣之前不能撤兵。

對于皇道派的叛亂,統製派的幕僚軍官們當然恨不得立即鎮壓而後快,但是由于無法直接調動部隊,他們隻得求助于天皇的最高權威。26日下午,樞密院決定由陸軍宣布戒嚴,進行鎮壓。陸軍雖不願意,但還是在27日凌晨頒布了戒嚴令。東京警備司令官香椎浩平被委任為戒嚴司令官。此外,在外地的第二師團長梅津美治郎和第六師團的谷壽夫、關東軍副參謀長東條英機明確表示了堅決鎮壓的態度。

海軍的態度

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

與陸軍上層心懷鬼胎的觀望態度相反,海軍第一時間內就定下了對政變堅決鎮壓的方針。26日中午12時,聯合艦隊司令高橋三吉向正在土佐沖演習的艦隊發布命令,要第一艦隊進入東京灣,第二艦隊進入大阪灣。當時任海軍軍務局局長的豐田副武咆哮“陸軍沒這個意思的話,就由我們來動手!”。海軍省辦公樓前擺了一地的高壓水龍,以防萬一。海軍陸戰隊奉命加強對海軍各岸上設施,包括海軍領導機關辦公樓和退役高級將領私宅的警戒,另外還打算把天皇接到艦上,以免受陸軍叛兵的挾持。26日下午,橫須賀的第一水雷戰隊把陸戰隊經芝浦送上岸,堆起了沙包工事,擺出準備戰鬥的態勢。

27日一整天,裕仁天皇都是在焦急不安中度過的。此時第一艦隊已經在旗艦“長門”號戰列艦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開進東京灣,各艦都將炮口對準了陸上的叛軍陣地。“長門”號瞄準的是被叛軍佔領的國會議事堂,負責測定標的的第九分隊分隊長長光大尉用測距儀很細心地測出,從“長門”艦到國會議事堂的距離是19000米。加藤隆義統率的第二艦隊也在旗艦“愛宕”號重巡洋艦的帶領下于27日上午9時許抵達大阪灣,開始實施警戒。

天皇的憤怒 雖然海軍已經把艦隊開進了東京灣,但陸軍還是遲遲按兵不動。憤怒的天皇幾次將本庄召開催問:“討伐部隊出發了嗎?”“交上火了嗎?”本庄含含糊糊地答道:“因為居民尚未撤離……”未等他把話說完,天皇便厲聲喝道:“如果陸軍大臣無能為力,朕就親率近衛師團去平定叛亂!快快備馬!”

裕仁天皇的焦急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剛剛獲悉,在弘前第八師團任大隊長的秩父宮 雍仁親王已動身搭乘火車前往東京。秩父宮向來與皇道派軍官來往密切,在思想上傾向與皇道派的主張,並因此與天皇對立,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叛亂發生後,叛軍已公開宣稱“秩父宮是我們的首領”。如果他站到叛軍一邊,情勢將更加難以控製。日本歷史上發生過許多有天皇之弟幹下的篡位之事,多得不勝枚舉,例如神武天皇的後繼者綏靖天皇就是弒兄自立的。為了防止出現這種可怕的情況,宮內省派東京大學著名的右翼歷史教授、曾給秩父宮講過兩年《日本政治史》的平泉澄前去攔截雍仁。他在上越線的水上車站登上雍仁乘坐的火車,一路上向其詳細說明了情況,並懇求秩父宮不可輕舉妄動。秩父宮神色凝重地聽著,一言不發。火車一達到東京上野車站,秩父宮就在大批軍警“護送”下被帶入了皇宮,與叛軍隔離開來。見情勢如此,秩父宮隻好在當天晚上拜謁了哥哥,並做出了服從天皇的保證。

鎮壓

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

1936年2月28日,在天皇的一再催促下,猶豫不決的軍部終于下了鎮壓的決心。陸軍次長杉山元得到天皇同意,發布了<奉敕命令>指示戒嚴司令官迅速使佔據三宅坂的軍官及部下撤離現場,歸復各所屬部隊。奉敕命令隨後正式傳達給第1師團。戒嚴司令部決定29日完成鎮壓的準備工作,並開始討伐叛軍。

參加鎮壓政變的部隊有近衛師團和第一師團各7000人,另外從仙台和宇都宮調來了第2、第14師團所屬部隊6000人,總數近24000人。29日上午,荒木、真崎兩位陸軍大將為避免叛亂部隊遭到武裝鎮壓,前往戒嚴司令部進行交涉,但遭到拒絕,戒嚴部隊參謀石原莞爾將兩名大將趕出了司令部。在他們離開後,香椎司令官再次提出避免“皇軍自相攻擊”,但杉山元堅決不同意,要按天皇敕令以武力討伐。東京街頭的坦克車裝上高音喇叭,不停地廣播NHK著名播音員中村宣讀的《告軍官士兵書》。這份由戒嚴司令部發布的聲明稱:“現在歸復原隊,仍為時不晚;抵抗者全部是逆賊,射殺勿論;你們的父母兄弟在為你們成為國賊而哭泣。”與此同時,飛機在政變部隊上空盤旋撒下《告軍官士兵書》的傳單,勸誘政變部隊回歸營房。

叛軍此時已在嚴冬中堅持了3天,疲憊不堪,士氣消沉。在聽到廣播、拾到傳單後,紛紛脫離了叛軍,返回原部隊。策動叛亂的軍官見大勢已去,也未加以阻攔。這些軍官隨後被戒嚴部隊拘捕,集中到陸軍省大院。關押他們的統治派的軍官岡村寧次預想並期待他們自盡,已讓第一衛戍醫院的護士兵準備好消毒葯水和脫脂棉,還準備了30多口棺材,但叛亂軍官拒絕自盡,想要通過公審來“揭露軍閥的陰謀”。

事件處理

1936年3月9日,組成以廣田弘毅為首相的新內閣1936年3月9日,組成以廣田弘毅為首相的新內閣

陸軍首腦部吸取相澤案件公審的教訓,對政變主謀實施軍法審判,審判過程不公開,不設辯護律師,一審即終判。由于二二六事件直接威脅到了天皇的統治權,因此對叛亂軍官的處置也異乎尋常的嚴厲。

7月5日,軍法會議判處在政變中起領導作用的磯部、香田等17名軍官死刑。有意思的是,宣判裏一點沒有提到謀殺罪,判刑的唯一根據是,這些軍官犯了未經天皇批準而擅自動用皇軍之罪。在幕後支持暴動的北一輝和西田稅,以及砍殺永田的相澤三郎也被處死。其餘的士官和士兵則被免予處分,因為他們隻不過是遵從上級的命令。

這次對政變軍人懲處的嚴厲程度,遠遠超過了此前歷次的處理,明顯的帶有徹底根除皇道派及北一輝影響的意圖。在軍部上層,在寺內壽一主持下,統製派也趁機進行了大規模人事“整肅”。荒木、真崎和川島陸相被解除現役,所有傾向于皇道派思想的軍官均被從陸軍核心部門清除出去。至此,統製派徹底掌握了陸軍實權,確立了對陸軍的絕對控製

事件影響

廣田弘毅廣田弘毅

諷刺的是,皇道派發動政變時所積極追求的目標,例如軍部獨裁、國家政權法西斯化,在政變失敗後反而得以實現。這不僅是因為同屬法西斯派別的統製派牢牢掌握了軍部大權,而且內閣也被以新首相廣田弘毅為首的文官法西斯集團所控製。

對于日本陸軍在二二六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在隨後日本法西斯化中的作用,抱有左派觀點的井上成美海軍大將在日本投降前曾經有過一番很有意思的講話:“陸軍動輒把自己大肆吹噓成什麽‘皇國的中流砥柱’,事實上,正是陸軍……最終把日本拖入了災難。所謂的‘中流砥柱’,就是中國的黃河上有幾塊挺立在河中、頑固阻擋潮流前進的頑石。從這個意思去理解的話,陸軍也不愧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啊!”

二·二六事件發生後,組成了廣田弘毅內閣,這實際上是法西斯軍閥為核心的新內閣,使軍部與財間結成一體。實現了軍財聯袂確立了軍部在內閣的統治地位,從而使日本大大加速了發動全面侵略的戰爭步伐。

相關人物

政府方面

左起:高橋是清與齋藤實左起:高橋是清與齋藤實

岡田啓介:內閣總理大臣、海軍預備役大將。在首相官邸遭到襲擊,2月27日脫逃。

松尾傳蔵:首相秘書官、陸軍預備役大佐。岡田啓介的義弟。在首相官邸被誤認為岡田,受襲身亡。

齋藤實:內大臣、前首相、海軍預備役大將。在私宅受襲身亡。

高橋是清:大藏大臣、原首相。在私宅受襲身亡。

渡邊錠太郎:陸軍大將、軍事參議官兼教育總監。統製派。在私宅受襲身亡。

鈴木貫太郎:侍從長兼樞密顧問官、海軍預備役大將。在侍從長官邸受到襲擊,身負重傷。

牧野伸顯:原內大臣、原外務大臣。在別墅遭到襲擊,脫逃。

後藤文夫:內務大臣、原農林大臣。官邸遭到襲擊,本人外出中,無事。

反叛部隊方面

左起:岡田啓介與松尾傳藏左起:岡田啓介與松尾傳藏

香田清貞:陸軍大尉。死刑。

安藤輝三:陸軍大尉。死刑。

傈原安秀:陸軍中尉。死刑。

野中四郎:陸軍大尉。自殺。

反叛部隊背後關系

西田稅:青年軍官的思想指導者。死刑 。

北一輝:青年軍官的思想影響者,未積極參與反叛計畫。死刑 。

陸軍上層

皇道派

真崎甚三郎:陸軍大將、前教育總監,因幫助反叛被起訴,但判決無罪。

荒木貞夫:陸軍大將。

山下奉文:陸軍少將、軍事調查部長。

戒嚴方

香椎浩平:陸軍中將、東京警備司令官。2月27日、兼任戒嚴司令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