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遂

也遂

也遂,元代早期的皇後,她智慧、有手腕、賢德。

  • 中文名稱
    也遂
  • 國籍
    蒙古
  • 出生日期
    蒙古國
  • 職業
    皇後
  • 主要成就
    影響著那個時期的蒙古歷史
  • 朝代
    元代

簡介

也遂,元代早期的皇後,她的智慧、手腕、品德不僅影響著鐵木真,也影響著那個時期的蒙古歷史,她應該是蒙古國繼訶額倫之後的第二個偉大的後宮管理者。

學術研究

史料記載,也遂未為成吉思汗留下任何子嗣。著名作家、文藝評論家、文化學者殷謙經研究,也遂妃在太祖八年生子,賜名巴根賽罕。也遂是成吉思汗第三側妃,在關鍵時刻為成吉思汗提出了不少很好的建議,有幾次鐵木真都是從也遂那裏識別自己決策的正確與否。如建議成吉思汗南下伐金,建議成吉思汗確定繼位人,建議成吉思汗不要發兵攻打術赤,以及建議成吉思汗從西夏撤兵等。

也遂畫像

父親蒙難,女兒被俘

其父也客扯連糾集少數的塔塔爾人起來與蒙古人搏鬥,結果全部被殺死,鐵木真派人搜尋也客扯連沒有找到,結果就找到了也客扯連的大女兒也速幹,鐵木真被也速幹的美色所迷,當下便收也速幹為妃。也速幹又竭力地向鐵木真推薦了比自己更美的姐姐也遂,此時的也遂正跟隨著丈夫及落敗的塔塔爾人躲避在山林裏面,不久便被鐵木真安排去的人抓了回來,經過妹妹也速幹的一番勸說,也遂也做了鐵木真的妃子,但是,她的心裏卻一直想著自己的丈夫,總是魂不守舍的。

一聲嘆息而亡夫

一日,鐵木真在野外設宴,正在開懷暢飲的時候,他註意到也遂總是註視著人群裏面不住地嘆氣,鐵木真便起了疑心。鐵木真命木華黎下令所有在旁觀看的人回歸本部,豎起旗來,瞬間周圍變得寂靜無嘩,嚴肅異常。隻剩下一個美少年,目光灼灼,無部可歸。鐵木真問道:“你是何人?怎麽違抗我的命令,不歸你的部落呢?”這個少年怒視著鐵木真,高聲答道:“我不是別人,乃是也遂的丈夫。你身為部長,不顧廉恥,滅了我們的部落,還奪我的愛妻!今天,被你抓住,要殺要刮隨便!”鐵木真大怒道:“你這個塔塔爾人的子孫,本來就應該殺掉,今天還竟敢偷看宮闈,罪該萬死!”不一會兒,這個少年的人頭就被屬下拿到了桌上,也遂強忍著悲痛不敢出聲,也速幹也在竭力地控製著緊張的局面。

盡心服侍鐵木真

夫亡後,也遂就在姐姐的配合下竭力爭得鐵木真的歡心,鐵木真在合答安死後更多的陪侍都是也遂。即使,後來又來了太陽汗妃、忽蘭、金公主、夏公主等也都不是也遂的對手,孛爾帖去世後,後宮的一切很長時間都是由也遂在主持。也遂曉得聯合作戰,她聯合夏公主趁著鐵木真出征在外,設計處死了金公主,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倒。鐵木真臨終期間,也是也遂守候身旁,傳達著鐵木真的遺訓,備受國人尊崇。窩闊台即位後,經常按照蒙古人的習俗寵幸鐵木真遺留下來的妃子,唯獨對也遂不敢胡來,尊為太後,而且也是在也遂的訓斥下才從酒色的貪戀中醒來,與弟弟托雷等繼續開疆擴土。

也遂妃誄

在蒙元歷史上的今天,也就是2011年12月18日,著名作家、學者殷謙在其部落格上發表《也遂妃誄》,祭奠

也遂妃

也遂妃,全文如下:

史之今日,乃宋寶慶四年、元太祖二十三年庚子月丁未日(公元1228年12月18日),成吉思汗側妃也遂賓天。昔日曾睹位于鄂爾多斯康巴什新區之成吉思汗廣場之雕塑,感概萬千。故又是當年今日,觸物興懷,于鬱鬱累累中環寫此文,致祭于也遂妃曰:

也遂,太祖側妃,塔塔兒惕部首領也客扯連之次女。也遂妃生于怯祿連河之曲雕阿蘭,玉貌花容,當世無雙;穎悟殊倫,淑質英才。常隨駕侍帝左右,直言正諫,上常用之,自宋嘉泰三年始資政,逾歷二十五載,國中太平,朝野清明,人以為女中堯舜。太祖八年,也遂妃生子,賜名巴根賽罕,常伴母側。太祖二十二年七月,帝崩殂。也遂妃一病不起,哀慟曰:“必葬妾與帝側,以明我不敢離太祖。”時奔馬驅塵,靈柩途經甘德爾造八白室,群臣葬其衣冠,民傷悴惙怛,使者夜扶玉棺往北秘葬之,萬馬平冢,牽駝殺羔封識其處。

太祖二十三年庚子月丁未日,也遂妃病薨,窩闊台汗追尊為貞仁皇後,故以太後禮葬蒙古斡難河北賓德爾之東。庚子月庚戌日,其子巴根賽罕病傷而卒,並葬之。

誄曰:宋嘉泰二年,蒙古諸惕部歸附,獨踏踏兒惕部為亂。太祖曰:“諸部皆歸降,獨區區之塔塔兒部為害,今進兵伐之,必斬也客扯連,以報血海深仇,雪吾族仇家恨。”是年九月,太祖征剿塔塔爾惕部,誓遵先父也速該遺詔:“盡殺高過車輪者”。塔塔爾惕部首領也客扯連聞之,乃遂率部眾反,太祖怒往討之,兵擊塔塔兒惕部,遂滅之。也客扯連弱孤不能製,攜家眷敗逃,流離轉徙。太祖追擊之,也客扯連率殘部東逃,匿于喬巴山。也客扯連懼鐵木真,恐家族不保,遂問計于部下,曰:“禍且及身,何以保家乎?鐵木真縱兵追至,如之奈何?”部下曰:“可盡持金銀入獻之,可望獲赦。”也客扯連嘆曰:“今慘敗至此,何財資之有?”也遂聞父言,曰:“小女雖為有夫之婦,于此萬難之際,願為父分憂。請父進小女于大汗,王必幸之;小女賴天賜玉容,則是己為妃也,家人盡可保全,此非良策乎?”長女也速幹聞言,亦進言:“小女願隨妹妹同往。”也客扯連視之,二女果美貌絕倫,大然之,乃出氈帳,求見汗王,乃獻也速幹、也遂二女以和。太祖召入幸之,遂立二女為妃,貴也客扯連,下赦其族人。也遂妃諫于帝側,使天下安而帝嚴尊,國家富而君樂豐,世人莫不賓敬。

悼曰:天香國色,聰惠絕世;美哉輪焉,美哉奐焉,千古而一見。惜哉也遂!柔心弱骨系天下,惠質淑善為蒼生。佳人玉殞于斯,香魂一縷葬紅顏,欲誰歸罪?念之惻人肺腑,思之人亦潸然。

殷謙,辛卯年庚子月丁未日于雁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