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井上

丹尼爾·井上

丹尼爾·井上(Daniel Ken Inouye,1924年9月7日-2012年12月17日),日語名井上建(Inouye Ken), 日裔美國人,曾任民主黨籍美國聯邦參議員,代表夏威夷州。井上于1959年成為第一位日裔美國聯邦眾議員,稍後于1963年起開始出任美國聯邦參議員至今,是最資深的聯邦參議員,並為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使他成為美國歷史上官階最高的亞裔政治家。在夏威夷州有著相當崇高的政治聲望。井上也是美國參議院第一位及目前唯一的日裔參議員。2012年12月17日井上因為呼吸系統綜合症死亡,終年88歲。

  • 中文名
    丹尼爾·井上
  • 外文名
    Daniel Ken Inouye
  • 國籍
    日裔美國人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夏威夷州檀香山
  • 出生日期
    1924年9月7日
  • 職業
    美國聯邦參議員

詞語註音

現任

任職期間

1963年1月9

丹尼爾·井上丹尼爾·井上

日—

同州參議員李碩

前任 歐倫·隆

繼任 現任(任期至2011年)

--------------------------------------------------------------------------------

出生 1924年9月7日

夏威夷州檀香山

政黨 民主黨

配偶 瑪格麗特·傈村(已故)

宗教 衛理宗

丹尼爾·井上(Daniel Ken Inouye,1924年9月7日—),日語名井上建(Inouye Ken), 日裔美國人,現任民主黨籍美國聯邦參議員,代表夏威夷州。

井上于1959年成為第一位日裔美國聯邦眾議員,稍後于1963年起開始出任美國聯邦參議員至今,是最資深的聯邦參議員,並為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使他成為美國歷史上官階最高的亞裔政治家。在夏威夷州有著相當崇高的政治聲望。井上也是美國參議院第一位及目前唯一的日裔參議員。

個人履歷

早年經歷

井上的父母親為日本移民,于1924年在夏威夷檀香山生下井上。井上在檀香山一個貧民窟中成長,1941年底,日本攻擊珍珠港時,井上正好在美軍中擔任醫療志工。 六個月後,美軍下令禁止所有日裔美國人在軍中服務,對日裔美國人也百般歧視。井上為了證明其愛國的決心,因而中斷在夏威夷大學醫學院的學業,于1943年加入美軍行列。井上被分配到日裔美國人專屬的442戰鬥連隊,隨同連隊被派往歐洲戰場作戰(該連隊後來成為美國歷史上獲頒勛章最多的連隊之一)。井上在戰場上的表現使他獲頒銅星勛章及傑出服役人員十字勛章。1945年4月,井上在義大利的一場戰役中失去了他的右手臂,而他也因此于2000年獲得象征美國軍事最高榮譽的榮譽勛章。盡管失去了右手臂,但井上仍繼續服役,直到1947年才以上尉軍銜退伍。

由于失去了右手臂,井上被迫放棄成為一名外科醫生的夢想。[1]隨後以退伍軍人身分獲得政府援助而得以復學,于1950年自夏威夷大學政治系畢業,1953年獲得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

從政生涯

1954年,井上獲選為夏威夷準州眾議會議員(當時夏威夷尚未成為美國的一州)。1959年8月21日,夏威夷正式成為美國第50個州,井上獲選為夏威夷州第一位美國聯邦眾議員,並于1960年連任成功。

井上在1962年當選為美國聯邦參議員,為美國史上首位日裔參議員,隨後連任至今。1968年,井上在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發表演說,是第一位在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發表演說的日裔美國人。[1] 1970年代,井上因身為參議院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的一員而受到矚目。1975年至1979年間,井上擔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1987年至1995年及2001年至2003年間,井上擔任參議院印地安事務委員會主席。1987年至1989年間,井上出任伊朗-尼遊軍售醜聞的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

在2004年的選舉中,井上輕松擊敗他的共和黨競選對手坎貝爾·卡瓦索,連續第八次出任聯邦參議員。2005年5月23日,井上與其他13位溫和派議員(7位共和黨、6位民主黨)共同要求民主黨立刻停止對抗訴法庭法官被提名人資格審查的冗長杯葛,以防止共和黨參院領袖提出被稱為“核選擇”的終結辯論動議。在達成協定之後,民主黨議員聲稱隻在“特殊例外狀況”下保留對被提名人的議事杯葛權利,最後三位屬于極端保守派的被提名人傑尼斯·布朗、普莉絲姬拉·歐文、威廉·普萊約都獲得參議院同意任命。井上現為參議院商業、科學及交通委員會主席及預算委員會下的國防小委員會副主席。

2006年5月13日,井上的妻子瑪格麗特·傈村逝世,享年57歲。

逸事

井上曾在電影新小子難纏(The Next Karate Kid)中扮演自己。

井上與前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1996年美國總統選舉共和黨候選人鮑伯·杜爾因為在二戰中受傷後住進同一家軍醫院而結識。杜爾在醫院提及他在戰爭結束後將朝國會議員之路邁進,結果井上比杜爾早一步當上國會議員。盡管兩人分屬不同黨派,但仍然成為莫逆之交。井上與杜爾結識的醫院現已被改名為哈特-杜爾-井上聯邦醫學中心,以紀念井上、杜爾及另一位曾在此住院的參議員菲力普·哈特。

自1969年起,井上成為唯一一位自該州加入聯邦起便出任聯邦國會議員者。

1973年,在參議院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總統理查·尼克森的幕僚所委托的律師約翰·威爾森在私人對話中稱井上為“那個小日本人”(that little Jap),結果因為威爾森忘記將麥克風關掉而使該私人對話為眾人所知。井上對此表示:“我寧可相信這隻是個不幸而已”。[3] [4]

目前為位于加州洛杉磯日本人街(小東京)的在美日本人博物館理事長。

著作

Journey to Washington,1967年

相關條目

斯帕克·松永(en:Spark Matsunaga),1963年至1977年間任夏威夷州聯邦眾議員,1977年至1990年間任夏威夷州聯邦參議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