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軸線

中軸線

中軸線是指對稱圖形、建築等物品的中間線,所有軸對稱的物品過這條線上翻折回重合,很多城市的建築都採用中軸線方法。

  • 中文名稱
    中軸線
  • 外文名稱
    axis;axis of;medial.axis
  • 詞義
    大建築群平面中統率全局的軸線
  • 適用時期
    中國古代
  • 代表建築
    故宮

基本概念

中軸線是指對稱圖形、建築等物品的中間線,所有軸對稱的物品過這條線上翻折回重合。故宮就是一個對稱中心,此外還有成吉思汗陵墓,以及歷代帝王的陵墓,都是軸對稱圖形

北京中軸

北京中軸線是指明清北京城的中軸線,北京的城市規劃具有以宮城為中心左右對稱的特點,很多建築都建築在對稱

中軸線中軸線

軸上,稱為中軸線。北京的中軸線南起永定門,北至德勝門,直線距離長約7.8公裏,是古都北京的中心標志,也是世界上現存最長的城市中軸線。京中都在850多年前北京被稱作京中都,具體指廣安門那個位置。1620年成吉思汗三次攻打京中都,後來忽必列在此基礎上建立了元大都。

中國古代帝王皆自命天子,是以大建九重天庭,“坐北朝南,殿宇接天”,嘗試構建君之權“受命于天”的假象。但是,自元代始,至清朝亡,有33代皇帝辦公、寢居的地方,並不是“正南正北”的朝向———在左右北京城後700餘年的建築格局上,中軸線起著相當重要的作用,然而今天的專家學者發現,它並沒有同子午線重合。“中軸線”申遺,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十二五”文物博物館事業發展規劃。作為世界上現存的最長的城市中軸線,老北京的中軸線已走過近600年的滄桑歲月。其實,我們每個人所親聞、親歷、親為的“中軸線”故事,也都是“中軸線”上一個個令人回味的音符。

軸線偏離

中軸線中軸線

航測專家看北京全景圖,發現有個地方不對勁。

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夔中羽用特製的照相機成功“取”下了北京城的全景圖像。這位空中攝影與遙感專家,曾參與上世紀60年代初幾次著名的軍事偵察,經驗豐富而老到。

面對大型的《北京衛星影像圖》和《北京航空影像圖》,老人感覺有個地方“不對勁”,那一天,夔中羽的視線沿著影像圖上的北京中軸線一路“北上”,腦袋竟不知不覺偏向了左側,這使他感到吃驚。

地圖上的中軸線是“偏的”,“鍾樓偏離約300米”。

“拿地理坐標一印,它(中軸線)偏離子午線兩度十幾分,但不到兩度半。”夔中羽對記者說———在對全景圖做出測量後,他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夔中羽介紹,在精確的地形圖上,中軸線顯示了這種“偏離”:從南端起始點(永定門)開始,向北延伸時開始呈逆時針方向偏離子午線,而終點位置(鍾樓),換算後的實際距離,已經離開子午線約300米!

夔中羽研究員找到那些“製作地圖的人”。參與繪製地圖的專家向他解釋,當初他們嚴格根據實地測量繪製地圖,繪製出來後,也發現中軸線是歪的。他們也很困惑,其間有人曾提議把地圖上的中軸線“正”過來。

在尋訪中,夔中羽進一步了解到,新中國成立初期,為規劃市政建設,北京市的測量專家就已經發現了這種“偏離”,據說,他們曾將這個問題向有關部門做過匯報,但歷史事實無法改動,由于偏差比較小,市民根本感覺不到。

實驗表明,現實中的中軸線的確偏離了子午線。

為了搞清楚現實中的北京中軸線走向,夔中羽做了一個實驗,名曰“立竿見影”。在新增的永定門下,研究員做了一個日晷,立了根2米高的竿子,在永定門朝北的甬路上,貼了條6米長的黑色膠帶。“膠帶的方向就是中軸線的方向,竿子的影子則代表了子午線”。

在查閱了2004年的天文日歷,並將視差改正值、經度改正值計算入內後,實驗報告出爐了:黑色膠帶與影子赫然呈現一個夾角,測量後的角度大致是———2度十幾分!

北京現有的中軸線是沿用元大都時的中軸線。

“當年成吉思汗攻克京中都(今北京)時,將它破壞殆盡,之後,元朝在京中都的基礎上建立了元中都;到了明朝,為防範蒙古人,在元中都基礎上,加建了德勝門一線,而東西城牆則沿用元代的土城,包砌了城牆,中軸線方向未動;清沿用明城,中軸線也未改動,到今天已有730多年。”

中軸線謎局出現不同版本的解讀,一說系“漢人有意為之”。

夔中羽說,擔任“監築”之職的是忽必烈的重臣劉秉忠,一般認為,元代中軸線是由劉和他的學生郭守敬二人主持興建,二人皆為河北邢台人。

鑒于元代實行民族壓迫政策的歷史事實,就有歷史學者提出這樣的觀點:中軸線是漢臣劉秉忠、郭守敬故意弄偏的,也就是他們並沒按照天子的意圖,使影響城市布局的中軸線處于正南正北的子午線上,嘗試以此反抗元朝統治。

對此,有學者提出質疑,因為,上述說法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于是有了第二種看法:可能是建造者採用磁針定位法,造成了技術上的誤差。但是,夔中羽認為這種推理不大令人信服,畢竟劉秉忠和郭守敬在當時是傑出的科學家,他們會採用精度較高的天文測量,而“採用當時就證明誤差極大的磁針定位,可能性不大”。

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是,中軸線可能是由于自然因素的破壞而發生偏斜。

夔中羽驚奇地發現,中軸線遙指元上都遺址。

夔中羽等人繼續量算地圖,進行野外考察。最終他們發現:北京中軸線繼續往北延伸,延長線恰好通過距離北京270多公裏的古開平,即今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的兆奈曼蘇默。

而據當地蒙古史學家介紹,兆奈曼蘇默是元上都遺址所在地。當年忽必烈就是從此地遷都到元大都(今北京)的。而事實上,元世祖忽必烈實行“兩都巡幸製”:冬天在元大都辦公,元大都就是所謂的“冬都”;夏天在元上都辦公,元上都即是“夏都”。

由此,夔中羽研究員認為,中軸線偏離的事實,乃是元代開國皇帝忽必烈有意為之。由于“蒙古帝國”的元代檔案殘缺不堪,因而在具體的考證和推理方面,科學家和史學家仍在艱難地尋找著答案。

沿途景點

從南往北依次為,永定門,前門箭樓,正陽門,中華門,天安門,端門,午門紫禁城神武門,景山,地安門,後門橋,鼓樓鍾樓

這條中軸線的南端永定門起,就有天壇、先農壇,東便門、西便門,崇文門宣武門太廟、社稷壇,東華門、西華門、東直門西直門安定門,德勝門以中軸線為軸對稱分布。

發展方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在中軸線上又陸續擴建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毛主席紀念堂等。奧林匹克公園又選定在北京最具文化特色的中軸線向北延長段上。

2005年國務院批準北京市的整體規劃,確定了“兩軸-兩帶-多中心”的格局。這兩軸一個是南北的中軸,是歷史上的中軸線;東西這條中軸是新形成的,即1949年以後,經過天安門廣場、長安街從西到東的一條中軸線。兩條中軸線構成一個十字構架,東西中軸線代表了當代北京發展的一個脈絡,南北中軸線則印證了北京歷史的一個脈絡。

在最新的城市規劃中,北京的中軸線由北向南包括“時代軸線”、“歷史軸線”和“未來軸線”三部分。中軸線的北端(時代軸線)將以正在建設的奧林匹克公園為中心,形成一個開放的運動休閒文化區。傳統的中軸線(歷史軸線)包括鍾鼓樓、什剎海、皇城、天安門廣場以及復建後的永定門城樓,將形成一個以民俗展覽館、文化紀念中心、民俗大觀園、皇家祭祀文化與民間藝術博物館為中心的“復古區域”。而南中軸(未來軸線)將更多地體現商業和田園氣息,在永定門以南將規劃設施齊全的商業街區,涼水河地區則規劃為博物館、藝術館、圖書館、音樂廳等文化建築聚集地和文化園區。南苑地區規劃為方格網結構,形成博覽、科學、居住三大功能相互滲透的空間。五環路以南的中軸線延長線兩側還將建成寬約1000米的景觀控製區,以綠化為主,預示著豐富的軸線魅力將無限延伸。

故宮軸線

故宮宮殿是沿著一條南北向中軸線排列,三大殿、後三宮、御花園都位于這條中軸線上。並向兩旁展開,南北取直,左右對稱。這條中軸線不僅貫穿在紫禁城內,而且南達永定門,北到鼓樓、鍾樓,貫穿了整個城市,氣魄宏偉,規劃嚴整。

軸線市口

老北京的中軸線北端起點在鍾鼓樓,南端終點在永定門。其中靠近永定門的珠市口,是中軸線上一個重要的街口。

珠市口是從豬市口演化而來的,明朝時這裏隻是買賣生豬的集市。清朝時期,前門地區經濟文化愈加繁榮,乾隆年間更達到高峰。從那時起,原來中軸線北端後門橋一帶的繁華熱鬧,已經被這裏所替代。

從前門樓子前面,由北到南,好幾條重要的胡同,比如東側的布巷子、果子市、蔣家胡同、冰窖斜街,西側的糧食店街、煤市街、王寡婦斜街、陝西巷……南口都是開在珠市口大街上。到了清末民初珠市口以南,天橋、紅橋和萬明路、香廠路一帶才形成陣勢。

陳宗蕃先生所著的<燕都叢考>引<順天時報叢談>中說:“蓋以珠市口大街為經,用以區別雅俗耳。”這話進一步說明,珠市口地理位置的重要,不僅僅是南城一道貧富之分的分水嶺,也是雅俗之分而難以邁過去的一道梁。

中軸線中軸線

那時候,有“道兒北”和“道兒南”的俗稱,隻有老北京人知其含義,這個“道兒”,指的就是珠市口,足見珠市口地位的重要。從清朝到民國,好的店鋪,都在珠市口以北;好的戲園子,也都在珠市口以北。就像現在一般有錢的人,不願意到南城買房子住的心思一樣,那時有錢的主兒,可以到“道兒南”的天壇城根下跑馬踏青,射柳為戲,是斷然不會到“道兒南”的天橋去看戲的,雖然天橋也有不少家戲園子、落子館。《啼笑因緣》裏到天橋聽沈鳳喜唱大鼓書的樊家樹,是落魄窮酸的文人。

同樣,一般在“道兒北”演出的演員,也是不會到“道兒南”去演出的,如果不是被生活所迫,不得不真的到“道兒南”去了,再想回到“道兒北”來,可就難了。民國初,有個叫崔靈芝的,是個秦腔旦角,紅極一時,和梅蘭芳齊名,無奈之中去“道兒南”演出,便再也沒有回到“道兒北”來。相反,如果“道兒南”的演員,要想出名,必須得使出吃奶的勁兒到“道兒北”來演出。珠市口,就是他們鯉魚跳龍門的龍門。當年,侯寶林、新鳳霞、小白玉霜,還有唱河北梆子的李桂雲,一個個從天橋出來,都是必須跳過這道龍門,先得跳到珠市口的開明戲院裏演出,得到認可,方才可以再到“道兒北”的其他劇場裏演出而最後成名。珠市口,當時就這麽“牛”,像如今演員上“春晚”似的,必須得從那裏蘸一次團粉、走一遍油,才能夠把自己像幹炸丸子一樣,炸得一身金黃,抖擻著出名。

從前門樓子正南往南走,是北京城中軸線南端最為重要的一段兒,走一裏來地,遇到的第一個十字路口,便是珠市口。如今的珠市口,最顯著的標志,是坐落在兩廣大街南側的那座哥特式建築的基督教堂,1921年建,原來是和牆磚一樣的灰色,現在被塗抹成鮮艷的葡萄紫。

當初珠市口的十字路口,被人們稱之為“金十字”。一些有錢卻在前門找不到地盤的商家,一些缺錢想找便宜一些地方的商家,便把目光投射到這裏。前門如果像是一頂大禮帽,珠市口就是那帽檐兒。當時,慶仁堂葯鋪,就是把它的分店南慶仁堂開在珠市口十字路口的東側;森泰茶庄老板王子樹也是看中了這塊地盤,特意請清末翰林張海若書寫了牌匾,把茶庄開在了這裏;功德林素菜館,也是這樣的心思,從石頭胡同遷到這裏;開明戲院和第一舞台(現在豐澤園飯庄的位置)選擇在這裏,就更是這樣的心理期冀的效果。

小時候,我家住西打磨廠,穿過興隆街,再穿過大蔣家胡同和冰窖廠,抄近路,斜插過來,就到了珠市口。那時候,在冰窖廠胡同有一副非常有名的門聯:地連珠市口,人在玉壺心。將我所走的路線巧妙地連線起來,玉壺指的就是冰窖廠,那時候,冰窖還在(後來變成了一所國小校),夏天,走在這條胡同裏,常常能夠遇見拉凍的人力車,我們一幫孩子就跟著車後面,撿起路邊的碎磚頭,趁拉車人不註意,用磚頭鑿冰塊下來,當冰棍吃,沒等到吃完,珠市口就到了。

那時候,珠市口東邊的古剎大悲庵已經看不到了,但別具風格的過街樓還在,崇文區文化館和宮燈廠也在那邊;西邊有清華浴池和開明劇院,紀曉嵐的閱微草堂和德壽堂老葯店也在。閱微草堂變成了晉陽飯庄,那時候人小也沒錢,我沒進去過,但我沒少到開明劇院看電影。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孩子小的時候,我還經常帶他到那裏去看電影,並且很有些得意地告訴他,梅蘭芳就是在這裏為印度大詩人泰戈爾演出了《洛神賦》,感動得泰戈爾一塌糊塗,當場在紈扇上題詩贈給了梅蘭芳,好像我自己當時在場親眼看見過的一樣。

我也沒少到那裏的教堂去玩,記得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教堂成為崇文區夜大的教室,作家母國政曾經在那裏任教,我曾經到那裏找過他。後來,教堂改為了綢布店,我也曾經到那裏買過布料。我也曾經到車間大門四敞臨街的宮燈廠,找過當時在那裏工作過後來成為詩人兼畫家的寇宗鄂,也曾經到那座二層小樓的文化館,找過正在辦崇文區內部文學雜志《春雨》的鬱德生。而北國劇裝廠也在珠市口的路南,琳琅滿目的劇裝,鳳冠霞帔,絢爛似錦地輝映在童年和少年的記憶裏。那時候,那一帶文化氣氛很濃,還能看出如陳宗蕃先生所說的這裏所呈現出的一些雅來。

現在,新修的兩廣大街,替代了珠市口。難得保留下來了這所教堂,還有閱微草堂和德壽堂。一條老街,一道逝去的風景,一段流年碎影的回憶。

那天,特意又來到珠市口,中軸線上這條意義非凡的老街,隨日月變遷而變化的痕跡,真是很大。忽然看到一輛公共汽車從身邊駛過,是23路,才想到也有亙年不變的,23路公共汽車就是這不變的一種,像是珠市口老街的一個活化石,打我小時候就穿梭在這條老街上,如今依然如故,幾十年了,和珠市口不離不棄。(肖復興)

珠市口名稱的由來

珠市口位于前門大街南端,正好在中軸線上。原名豬市口,在明代是北京正陽門外有名的買賣生豬的集散地。到了清代,豬市不存在了,其地名遂根據諧音雅化為珠市口。

珠市口以東至崇文門外大街稱珠市口東大街,珠市口以西至騾馬市大街、南新華街、虎坊路的連線處稱珠市口西大街。

世界遺產

北京中軸線申遺計畫表2011年5月19日公布。預計2011年9月前,該項目將入圍《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明年正式沖擊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被稱作北京脊梁的中軸線,南起永定門,北至鍾鼓樓,全長7.8公裏,是六朝古都中心標志,也是世界上現存最長的城市中軸線。這條線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忽必烈興建元大都之初,之後歷代皇城都圍繞著這條軸線規劃設計梁思成先生曾點評:“北京獨有的壯美秩序就由這條中軸線的建立而產生。”

“目前,申遺工作已全面鋪開,專家正在研討論證中軸線的具體範圍、周邊文物修繕項目和環境整治具體細節等,預計六七月份,整體文物管理辦法初稿有望出爐。”市文物局文保處處長王玉偉介紹,“通過中軸線申遺,也將進一步推動北京歷史文化名城整體保護。”

與故宮、十三陵等以單體文物申遺不同,此次中軸線申遺主打“線狀”,串聯了故宮博物院、正陽門、天壇、先農壇等十餘處重量級文物保護單位。自2004年起,每個國家每年隻能申報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因此,將一系列相關文保單位“捆綁”申遺,成為近年來各省市流行的做法。“涉及個體單位與整線文物的管理規劃並行不悖。”王玉偉透露,中軸全線文保單位和周邊環境應是統一和諧的。

除了材料整理匯總,中軸線上的文物古跡也將重煥風姿。其中,中軸線上的大高玄殿、景山壽皇殿建築群中的觀德殿已完成騰退,預計6月正式拉開大修序幕。“這些項目都涉及建築群,因此整體工期將持續三五年,之後有望對外開放。”王玉偉說,“地安門復建工程也正在推進,專家對原地復建、異地復建和復建標志物等意見進行論證。”

另外,即將到來的文化遺產日上,中軸線也將成為最大亮點。屆時,市文物部門將推出“我心中美麗的中軸線”遺產保護系列活動。其中5月20日至6月10日,“我心中美麗的中軸線”有獎征集、“北京中軸線聲音”進社區、“萬人長卷”市民簽名支持中軸線申遺等活動將陸續揭開面紗,市民可登錄市文物局官網了解詳情。[3]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