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說

中行說

中行說(Zhōngháng Yuè)西漢文帝時人,原為宮廷太監,後因陪送公主到匈奴和親而對漢王朝懷恨在心,轉而投靠匈奴,成為單于的重要謀臣。

  • 中文名稱
    中行說
  • 國籍
    漢朝(後叛逃匈奴)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燕地
  • 職業
    大單于顧問
  • 主要成就
    長期為匈奴出謀劃策對抗漢朝漢文帝時期陪同公主和親第一個發動“細菌戰”的軍事顧問
  • 歷史地位
    被稱作“歷史上第一個漢奸”

​人物評價

當時匈奴著名的冒頓單于病死,其子稽粥立,號老上單于。漢文帝鑒于國內不穩,各路諸侯對帝位虎視眈眈,且國力尚未恢復,無力與強大的匈奴進行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隻好繼續與匈奴和親,文帝下令送宗室女去匈奴,並讓太監燕地人中行說作為陪同侍臣一起去。中行說不肯去,被漢廷強行派遣。怨恨之下,他對漢文帝說:"我如果到了匈奴就肯定會威脅漢國。"文帝隻當他在說氣話,也不以為意。沒想到中行說一到了匈奴,果然就立刻歸降,並深受老上單于歡喜、寵信。中行說竭力勸說匈奴不要太看中漢朝衣服食物的精美,增加匈奴對自己食物、器械、風俗的自信心,還教給匈奴人記數方法,從此這些蠻族才知道算數。在中行說的鼓動下,老上單于在給文帝回書中口氣傲慢,對漢朝使臣也威逼利誘,動不動就索要錢物金銀,不給就威脅秋熟後大發兵馬入漢境中踐踏。

中行說

中行說叛逃匈奴後極力破壞漢匈和親,不斷為匈奴出謀劃策,策動襲擊漢朝邊郡和發起戰爭等,因此被稱作歷史上第一個漢奸。武帝14年匈奴入侵以後,匈奴屢犯漢境,但中行說卻生病死了。在死之前中行說建議匈奴對漢軍搞細菌戰。因為他發現一些池塘有病死的馬,羊之後,而這些池塘裏的水就開始有"毒"。士兵食用之後,會中"毒",輕則拉肚子,重則死亡。所以他建議匈奴軍隊,把一些病死的牲畜在經過匈奴巫師詛咒後,埋到漢軍進軍路線的一些水源上遊,漢軍食用後,確實有許多人出象中毒症狀。後來漢軍識破了匈奴人的奸計,對中行說發動的細菌戰有所防備;但若幹年後,漢武帝的愛將霍去病,據說就是食用了這種水源裏的水,生病死了。這也是世界歷史上的第一次細菌戰。

史籍文載

老上稽粥單于初立,文帝復遣宗室公主為單于閼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說傅翁主。說不行,漢強使之。說曰:"必我也,為漢患者。"中行說既至,因降單于,單于愛幸之。後老上單于死,子軍臣單于立,而中行說復事之。

初,匈奴好漢繒絮食物,中行說曰:"匈奴人眾不能當漢之一郡,然所以強者,以衣食異,無仰于漢也。今單于變俗好漢物,漢物不過什二,則匈奴盡歸于漢矣。其得漢繒絮,以馳草棘中,衣袴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漢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于是說教單于左右疏記,以計課其人眾畜物。

漢遺單于書,牘以尺一寸,辭曰"皇帝敬問匈奴大單于無恙",所遺物及言語雲雲。中行說令單于遺漢書以尺二寸牘,及印封皆令廣大長,倨傲其辭曰"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單于敬問漢皇帝無恙",所以遺物言語亦雲雲。漢使或言曰:"匈奴俗賤老。"中行說窮漢使曰:"而漢俗屯戍從軍當發者,其老親豈有不自脫溫厚肥美以齎送飲食行戍乎?"漢使曰:"然。"中行說曰:"匈奴明以戰攻為事,其老弱不能鬥,故以其肥美飲食壯健者,蓋以自為守衛,如此父子各得久相保,何以言匈奴輕老也?"漢使曰:"匈奴父子乃同穹廬而臥。父死,妻其後母;兄弟死,盡取其妻妻之。無冠帶之飾,闕庭之禮。"中行說曰:"匈奴之俗,人食畜肉,飲其汁,衣其皮;畜食草飲水,隨時轉移。故其急則人習騎射,寬則人樂無事,其約束輕,易行也。君臣簡易,一國之政猶一身也。父子兄弟死,取其妻妻之,惡種姓之失也。故匈奴雖亂,必立宗種。今中國雖詳不取其父兄之妻,親屬益疏則相殺,至乃易姓,皆從此類。且禮義之敝,上下交怨望,而室屋之極,生力必屈。夫力耕桑以求衣食,築城郭以自備,故其民急則不習戰功,緩則罷於作業。嗟土室之人,顧無多辭,令喋喋而佔佔佔,冠固何當?"自是之後,漢使欲辯論者,中行說輒曰:"漢使無多言,顧漢所輸匈奴繒絮米糵,令其量中,必善美而己矣,何以為言乎?且所給備善則已;不備,苦惡,則候秋孰,以騎馳蹂而稼穡耳。"日夜教單于候利害處。 --《史記卷百一十·匈奴列傳第五十》

文獻譯文

投匈成王

這以後不久,冒頓死去,他兒子稽粥當了君王,叫做老上單于。

老上稽粥單于剛剛繼位,孝文皇帝又派遣皇族女公主去做單于的閼氏,讓宦官燕國人中行說去當公主的輔佐者。中行說不願去,漢朝強迫他。他說:"一定讓我去,我將成為漢朝的禍患。"中行說到達後,就投降了單于,單于特別寵信他。

最初,匈奴喜歡漢朝的繒絮和食物,中行說說:"匈奴的人口總數,抵不上漢朝的一個郡,然而所以強大的原因,就在于衣食與漢人不同,不必依賴漢朝。如今單于若改變原有風俗而喜歡漢朝的衣物食品,漢朝給的東西不超過其總數的十分之二,那麽匈奴就會完全歸屬于漢朝了。希望把從漢朝得到的繒絮做成衣褲,穿上它在雜草棘叢中騎馬賓士,讓衣褲破裂損壞,以此顯示漢朝的繒絮不如匈奴的旃衣皮襖堅固完美。把從漢朝得來的食物都丟掉,以此顯示它們不如匈奴的乳汁和乳製品方便味美。"于是中行說教單于身邊的人們分條記事的方法,以便核算記錄他們的人口和牲畜的數目。

傲慢對漢

漢朝送給單于的書信,寫在一尺一寸的木札上,開頭文詞是"皇帝恭敬地問候匈奴大單于平安",及寫上所送的東西和要說的話。中行說就讓單于用一尺二寸的木札寫信送給漢朝皇帝,並且把印章和封泥的尺寸都加長加寬加大,把開頭語說得很傲慢:"天地所生、日月所安置的匈奴大單于恭敬地問候漢朝皇帝平安。"再寫上所送東西和要說的話語。

(一個國家在外交中的地位是和本國國力分不開的,匈奴之所以能這樣傲慢,是因為這時匈奴的國力還強盛,漢朝還未從秦末戰亂中恢復過來。)

風俗差異

漢朝使者中有人說:"匈奴風俗輕視老年人。"中行說詰難漢朝使者說:"漢朝風俗,凡有當兵被派去戍守疆土將要出發的,他們的老年父母難道有不省下來暖和的衣物和肥美食品,把它們送給出行者吃穿的嗎?"漢朝使者說:"是這樣。"中行說說:"匈奴人都明確戰爭是重要的事,那些年老體弱的人不能打仗,所以把那些肥美的食品給壯健的人吃喝,這是為了保衛自己,這樣,父親兒子才能長久地相互保護,怎麽可以說匈奴人輕視老年人呢?"

漢朝使者說:"匈奴人父子竟然同在一個氈房睡覺。父親死後,兒子竟以後母做妻子。兄弟死後,活著的兄弟把死者的妻子都娶做自己的妻子。沒有帽子和衣帶等服飾,缺少朝廷禮節。"中行說說:"匈奴的風俗,人人吃牲畜的肉,喝它們的乳汁,用它們的皮做衣服穿;牲畜吃草喝水,隨著時序的推移而轉換地點。所以他們在急迫之時,就人人練習騎馬射箭的本領,在時勢寬松的時候,人們都歡樂無事,他們受到的約束很少,容易做到。君臣關系簡單,一個國家的政治事務,就像一個人的身體一樣,父子和兄弟死了,活著的娶他們的妻子做自己的妻子,這是懼怕種族的消失。所以匈奴雖然倫常混亂,但卻一定要立本族的子孫。如今中國人雖然佯裝正派,不娶他的父兄的妻子做老婆,可是親屬關系卻越來越疏遠,而且相互殘殺,甚至竟改朝易姓,都是由于這類緣故造成的。況且禮義的弊端,使君王臣民之間產生怨恨,而且極力修造宮室房屋,必然使民力耗盡。努力耕田種桑而求得衣食滿足,修築城郭以保衛自己,所以百姓在急迫時不去練習攻戰本領,在寬松時卻又被勞作搞得很疲憊。唉!生活在土石房屋裏的漢人啊,姑且不要多說話,喋喋不休,竊竊私語,戴上帽子,難道還有什麽了不起嗎?"

(從這點可以看出,這時的漢朝對匈奴其實了解並不深,可以說是用中國的眼光去套用匈奴。而太史公司馬遷能對匈奴人的風俗習慣秉筆直書,而不是歪曲或妖魔化,實是難能可貴。)

自此之後,漢朝使者有想辯論的,中行說就說:"漢朝使者不要多說話,隻想著漢朝輸送給匈奴的繒絮,一定要使其數量足,質量好就行了,何必要說話呢!而且供給匈奴的東西一定要齊全美好,如果不齊全,粗劣,那麽等到庄稼成熟時,匈奴就要騎著馬賓士踐踏你們成熟待收的庄稼。"中行說日夜教導單于等待有利的進攻時機和地點。

影視形象

2004年《漢武大帝》陳長海飾中行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