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憲法

中華民國憲法

《中華民國憲法》是中華民國的根本法,擁有最高位階的法律權力。其于民國35年(1946年)12月25日經製憲國民大會代表于南京議決通過,民國36年(1947年)1月1日由國民政府公布、同年12月25日施行。內容除前言外,全文共一百七十五條、計分十四章。

  • 中文名稱
    中華民國憲法
  • 發布時間
    1946年12月25日
  • 發布單位
    國民大會

基本簡介

《中華民國憲法》1946年12月25日,國民大會通過。1947 年1月1日由中國南京國民黨政府頒布,計14章 175 條。《中華民國憲法》的基本特點是:以自由平等為標榜,堅持維護國民黨的一黨專製;以“平均地權”、“節製資本”為名,保障封建土地剝削製度和官僚資本的經濟壟斷;以“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國”之名,行國民黨一黨專製和蔣介石個人獨裁之實。

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憲法

製憲沿革

民國初年立憲

中華民國建國時,一切法律製度都還沒有健全,國家仍然處于動亂之中,在這個情況下,孫中山于民國元年(1912年)3月11日公布了《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作為國家的臨時基本法。它在中國歷史中第一次將“主權在民”的思想立入法規。

民國2年(1913年)中華民國第一屆國會提出了《中華民國憲法草案》(又稱天壇草案),這部草案的基礎是臨時約法,其中的規定使當時掌權的袁世凱非常不滿,因此他不讓國會討論這部草案,相反地,他于民國3年(1914年)將國會解散,于5月1日公布了自己的《中華民國約法》(袁記約法)。民國8年(1919年)段祺瑞執政期間提出過一部《中華民國憲法草案》(八年草案),民國12年(1923年)曹錕任中華民國大總統期間公布一部《中華民國憲法》(曹錕憲法),民國14年(1925年)段祺瑞再次執政時又提出過一部《中華民國憲法草案》(十四年草案)。

訓政時期立憲

會議時間參與黨派   內容結果  
憲草起草委員會  1936.5  國民黨  五五憲法草案  
憲政期成會  1940.3  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期成憲草  
憲政實施協進會  1943.11  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  對五五憲草修改意見  
政治協商會議  1946.1  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  政協憲草決議案  
憲草審議委員會  1946.4  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  政協憲草  
製憲國民大會  1946.12  國民黨,民社黨,青年黨  政協憲草小改後正式憲法      

五五憲草

民國17年(1928年)中國國民黨統一中國後于10月3日由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了《訓政綱領》,在民國20年(1931年)5月5日召開的國民大會中通過了《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在這部約法中,三民主義作為國家基本思想和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分立的國家組織方法被確定。這部約法于同年6月1日開始施行。

民國25年(1936年)5月5日國民政府公布了《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五五憲草),這是今天《中華民國憲法》的雛形,它本來應該在預定同年召開之製憲國民大會通過,但大會因日本入侵東北及隔年爆發的抗日戰爭延宕而未能如期召開。

期成憲草

民國27七年(1938年)秋,抗戰期間國民政府為集思廣益,團結力量,在武漢成立政治協商機關國民參政會,參政會依照左舜生張君勱等人意見,成立包括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人士在內的憲政期成會以修改五五憲草。其修正後憲草名為期成憲草。期成憲草的主要變動是增加國民大會議政會,作為國民大會閉會期間的政權機關,憲草逐漸偏向三權分立模式。

民國32年(1943年),因國民黨五屆十一中全會決定戰爭勝利後立即召開製憲國民大會,故國防最高委員會決定成立容納國共兩黨 和民主黨派的憲政實施協進會再度修改五五憲草。因參加者多為國民黨中央委員及國民黨籍參政員等,故對五五憲草修改較小。

內容簡介

民國34年(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政府依據《國民政府建國大綱》著手推進憲政的實施。同年10月10日,執政的中國國民黨與最大的反對黨中國共產黨在重慶協商並簽立“雙十協定”,確定以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黨派平等、地方自治之途徑達到和平民主建國,盡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商討製憲事宜。民國35五年(1946年)1月10日至31日,國民黨8人、共產黨7人、民主同盟9人、青年黨5人、無黨派人士9人等38位代表在重慶召開政治協商會議,通過政府改組案、和平建國綱領案、軍事問題案、國民大會案、協定五五憲草的修改原則12項,並決定組織憲草審議委員會。政協決議案之憲法草案部分依據中共建議和要求,較大幅度修改了五五憲草。依照政協決議,國民大會成為無形機構,立法院直接民選產生,監察院職權擴大,且地方製度稱為聯邦體製,省得製定省憲。因政協憲草遠離孫中山五權憲法理論,因而觸犯了國民黨黨章 並引起國民黨內部較大反彈,隨後的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則提議恢復五五憲草,並因此事釀成了國共之間的嚴重政治摩擦。

政協會議閉幕後,依決議成立憲草審議委員會,經中共代表周恩來和國民黨王世傑推薦,民社黨的張君勱主持起草了這份《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保留了三民主義的基本思想並貫徹政協憲草決議案內容,落實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以及內閣製之民主憲政等精神。憲草期間中共代表與張君勱多次私下協商憲草問題,並在達成一致後再提交審議會審議。但中共因解放區獨立要求地方法官民選問題,以及行政院等問題而對憲草審議委員會四月底的憲法草案仍持保留意見。又加上此時國共軍事沖突擴大,憲草審議工作從此未能繼續。故四月底政協憲草版本為製憲國民大會實際開始審議時之藍本。

憲法內容

按照白哲士(Burgess)之憲法體例分類,中華民國憲法為典型的美系憲法,即憲法主體部分主要由三大部分構成,自由憲章(Constitution of Liberty)即人民權利;政府組織憲章(Constitution of Government)即政府權力製衡機製;以及主權憲章(Constitution of Sovereignty)即規定修憲手續以明確主權在民。另外,中華民國憲法另有地方製度和基本國策章節,以明確國家體製與國家施政原則。

序言與總綱

憲法序言部分言簡意賅,寥寥幾句準確說明了製憲機構(國民大會),製憲權源(全體國民托付),製憲依據(國父遺教),製憲目的(國民福祉),製憲尊嚴(永矢鹹尊)等法律要素。

第一章為總綱,規定國體,國土,民族等國家要素。對于國體,憲法明定國家基于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國家的主權屬于國民全體。憲法對于國民也予以明確定義,即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對于國土,憲法規定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對于國內各民族地位,憲法則規定中國各民族一律平等。最後,總綱將象征自由平等博愛理念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定為國旗以明共和國體。另外,總綱部分裏與憲法草案的重要區別在于憲法沒有提及首都。

值得註意的是, 憲法第一條所列之"三民主義",在緊接的下句得以詮釋,即"民有民治民享",而非孫中山的三民主義,這種表述使得憲法不再拘束于孫中山的理論,更擺脫了憲法中設定國教的尷尬。

人民權利

在憲法學領域,人權包括消極權利(即人身權利)和積極權利(即受益權)。人權保障除了在憲法第二章體現之外,還體現在基本國策部分。

受益權利

受益權利,即國家對國民之義務,並非各國憲法均有,例如美國憲法並無規定受益權利。王世傑認為,人身自由權利屬于個人主義範疇,盛行于自由主義國家;而受益權利屬于社會主義範疇,盛行于福利(社會)主義國家。 中華民國憲法在序言中將“增進人民福利”定為製憲目的之一,其規定的人民受益權利有:

兒童受義務基本教育權利:憲法除了在第二章人民權利部分規定人民有受教育權之外,在第十三章第五節以整節內容專門規定了國家有興辦扶助教育事業之義務。對于公民受基本教育權,憲法規定“六歲至十二歲之學齡兒童,一律受基本教育,免納學費。其貧苦者,由政府供給書籍。已逾學齡未受基本教育之國民,一律受補習教育,免納學費,其書籍亦由政府供給。”憲法還額外規定國民教育經費應優先編列,並要求對從事教育卓有成績的人士提供獎勵,對學行俱優無力升學的學生予以補助。

弱勢群體接受撫恤權利:憲法在第十三章第四節以整節內容保障弱者生存權。如規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製度。人民之老弱殘廢,無力生活,及受非常災害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扶助與救濟。”對于衛生保健事業等國家福利事業也有詳盡規定。

工人階級受國家特別保護權。對于勞工保護,如最低工資,工作時間,工傷保險,及女工童工保護等,均為工人階級權益保護範疇。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具有工作能力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工作機會。”以及 “國家為改良勞工及農民之生活,增進其生產技能,應製定保護勞工及農民之法律,實施保護勞工及農民之政策。婦女兒童從事勞動者,應按其年齡及身體狀態,予以特別之保護。”對于勞資糾紛,憲法則規定“勞資雙方應本協調合作原則,發展生產事業。勞資糾紛之調解與仲裁,以法律定之。”

邊疆地區人民受特別保障權。憲法第十三章第六節邊疆地區部分明定對于邊疆少數民族的教育、文化、交通、水利、衛生,及其他經濟、社會事業,給予特殊保障。

須註意者為:此類受益權利因多規定于憲法第十三章基本國策中,故人民原則上尚無法僅依據這些憲法規定直接向國家請求具體的給付,須待國家製定相關法令設定受益條件與給付內容之後(如涉及國家資源分配重大事項,並應由立法院以法律形式作決定),人民方能依照該實踐憲法基本國策的法令產生具體的權利而能對國家為請求。但國家具有依這些基本國策條款製定法律與施政的義務,而依各基本國策條款的效力不同(見下述“基本國策”),國家如長期不製定法律或健全充實這些製度,則可能會受到程度不一的違憲指摘。

參政權利

憲法還規定了人民的參政權,包括選舉、罷免、創製、復決權。其中創製權指人民為辦一項事業而要求政府立法保障規範之權,而復決權則是人民要求政府修改或廢除法律之權。

應考試服公職之權。此即孫中山所提之直接民權之一考試權。

總之,中華民國憲法既對主要人權採取列舉式保障,又對所有人權採取概括式保障,既有人身權保障又有受益權保障,並規定了人民的參政權

國民大會

憲法第三章為國民大會,其構思來自于孫中山五權憲法中仿效美法等國“憲法會議”和“選舉人團”的精神,將其區別于普通國會,成為行使四權的政權機構。國民大會自五五憲草以來一直是爭論焦點,期成憲草和政協憲草均圍繞國民大會問題激烈爭論。據張君勱助手回憶,最終的憲法實質上是折中方案。憲法之國民大會延長至每六年集會一次,且創製復決兩權須等到全國過半縣行使此權方能生效。聶鑫認為,這兩項手段使得國民大會在行憲初期隻有選舉罷免總統之權,而創製復決權事實上被凍結。

五院政府

五至九章為與美法三權分立憲法相比最具特色的五院(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設定。依據孫中山構想,五院均為政府機關,並非議會;故他構想包括立法院在內的機構均為治權機構,以達到“人民有權”,“政府萬能” 之效果。而實際憲法則依據中共在政協會議上的建議較大幅度修改了孫中山的構想,憲法除了將立法院和監察院變為由人民直選或省議會選舉的國家議會機構外,另增加了行政對立法負責,考試和司法人員任命需經監察院同意之規定;並在總統和五院之間相互有復雜的製衡機製(check-and-balance)防止權力濫用。

國家體製

依據憲法,中華民國為地方自治的非聯邦國家。憲法第十、十一章為中央和地方製度, 憲法對國家和省縣專屬許可權採取列舉式陳述,並規定對于剩餘權凡屬國家之事務由國家處理,凡屬省縣之事務由省縣處理。中央集權、地方分權、中央對地方監督,此即孫中山均權主義。

按照憲法,地方採取省縣自治,蒙古西藏地方自治權另以法律定之,但取消了政協憲草裏中共力主實現的省憲即聯邦體製。

行憲情況

民國36年(1947年)4月,作為看守政府的國民政府改組,容納各黨派參與,並準備行憲。11月21日,全國舉行國大代表選舉。民國37年(1948年)1月舉行立法委員直接選舉和監察委員省議會間接選舉。民國37年(1948年)3月29日,行憲後第一屆國民大會在南京召開第一次會議,並選舉首屆總統與副總統。中華民國政府正式組建。

民國38年(1949年),民國政府在國共內戰失利,撤退至台北。同年2月,中共在大陸的統治區域內發布《關于廢除國民黨的六法全書與確定解放區司法原則的指示》,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後,這部憲法在絕大部分的中國大陸地區現實上失效。但在台灣,它至今維持中華民國的法統,保持著在台澎金馬的法律效力,是中國歷史上施行時間最長的一部憲法。

因民國37年(1948年)內戰擴大,為適應情勢,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一次會議經由修憲程式,在4月18日議決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作為臨時憲法修正案,同年5月10日由國民政府公布施行,此後歷經四次修訂。《臨時條款》在不改動憲法原文的情況下,以增修條文的方式凍結憲法部分條款,補充臨時條款。其內容要點為規定總統在動員戡亂時期,得為緊急處分、設定動員戡亂機構、調整中央政府的行政機構及人事機構、訂頒辦法充實中央民意機構等,此外,並規定總統、副總統連選連任不受憲法連任一次的限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